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五章 故人可好

第三十五章 故人可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五章&nb“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故人可好

    这极其霸气护短的一句话说出来,在场的人神色各异。

    宫琳琅即便不知眼前是谁,却从他的称呼中知晓了几件事:第一,这看上去风骚又妖孽的小白脸,绝不是目之所见的年纪。第二,他认识宫无绝,并了解他的另一个身份。第三,他来头不小。

    不待说话,他脸色骤僵。

    只因邪中天冷笑着吐出一句:“敢动老子的人,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准备!”

    紧跟着,像是印证了这句话的真伪,方圆十丈之内被一股强大的玄气瞬间锁定。宫琳琅脸色苍白,皇家暗卫汗如雨下,人人僵在原地使出吃奶的力气愣是动不了一根手指头。风声湮灭,树叶静止,一切像是发生了定格,而远方十丈之外却像是另一个空间,侍卫巡逻的声音清晰的传入耳内,将周身的压力衬到极致。

    最可怕的是,竟都没有人看见他是如何出手,单看他一边和红衣少年嬉笑怒骂,一边不动声色造成了这样恐怖的效果,心中俱都升起股说不清的骇然!

    强大如斯,到底是什么人?!

    宫琳琅顶着压力堪堪朝着宫无绝看去。

    他是此时唯一一个面色如常之人,一双鹰眸迸发出桀骜的寒光,薄唇紧抿,身姿笔直,气势上霸道挺拔的不输分毫,然而额上渗出的细密汗珠显示着他的处境,和在场的所有人一样。

    宫无绝咬住牙关,平稳的嗓音依稀可辨抵挡的艰辛:“半夏谷一别十年,前辈风采依旧。”

    邪中天深深地看着他,在他压力之下还能维持住风度的年轻人,这辈子只有两个。一个是整天欺师灭祖让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的乔青,另一个,便是眼前这明明中了毒的小子。

    臭屁地冷哼一声,算是回答。

    一转头,对上自家爱徒瞬间和蔼可亲:“小兔崽子,说吧,想怎么样随便提,就是想拆了这座皇宫,老子也给你撑腰!”

    瞧着他桃花眼亮晶晶一副“你应了吧应了吧老子好久没揍人拳头好痒痒”的小期待,乔青忍不住想摸摸他屁股后面,说不准真能揪出根毛茸茸的大尾巴。环视一周尤其对上宫琳琅肉疼的神色只觉解恨非常,憋了一晚上的鸟气瞬间消散无踪。

    啧啧啧,有靠山的感觉就是好啊!

    她看着宫无绝,在后者凌厉的眼风下笑眯眯一挑眉,搭上邪中天肩头,狐假虎威十足无耻:“何必跟这些小辈计较。”

    在场的人脸都绿了。

    邪中天却是哈哈大笑,话不多说,一挥袖。

    压力消失,周遭暗卫脚下一软,险些摔到地上。

    宫无绝微一摇晃,稳住身形,黑袍在夜风中浮动,再是狼狈也有让人心折的气度。邪中天再一次将目光投放到他身上,不得不撇嘴赞一句:“那老妖婆有你这么个孙子,坟头该冒青烟了。”

    刚刚站稳的宫琳琅差点再摔倒。

    刚才从宫无绝的回应他已经猜出这人的身份,这会儿自然也猜得出他口中的老妖婆是谁,先不说那老太太整日里一哭二闹三上吊精神头十足不出意外最少再活几十年,就说他这语气中的痛心疾首,好像在惋惜凤家没断子绝孙一般,这赞赏……靠!缺德不缺德。

    果然不愧是邪中天,人如其名——乖张邪佞,张狂比天!

    然而下一秒,他就知道,方才这邪佞还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在宫无绝毫不动气的一声“前辈谬赞”之后,邪中天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直接拉过乔青咬起了耳朵:“你看这小子,背景雄厚,天赋之高,进步之快,不过十年的时间玄气突飞猛进已经到了这等地步。偏偏不骄不躁,沉得住气,心思难测……”

    “停。”乔青一脚踹过去,阻止了他继续长他人志气,这男人的难搞她何尝不知道:“这些不用你说,爷清楚的很,想说啥利索点。”

    “要不老子现在出手,把这小子捻灭在萌芽状态?”

    邪中天跳开躲过一脚,又跳回来,手中变出把骨扇一本正经地摇了起来。说完,还以扇骨在脖颈上一比划,让四周众人眼皮狂跳,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嚣张的最高境界。这两人摆出副悄悄话的姿态,偏偏说出的话声音没小上一分,一字不漏传入了他们耳际,真是想不听都不行。这明目张胆的姿态,简直把他们当成透明人。

    喂,你们要杀的人就在眼前好么?

    而那处于话题中心的人,却自始至终连眸色都没变上一变,端的是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乔青眯起漆黑如夜的眸子,此时天色渐渐亮起来,一片灰蒙蒙中唯有她瞳眸黑而亮,让人不敢逼视。灭了这男人?这主意,不得不说,真是太他妈合胃口了!乔青摸着下巴开始思索这提议的可行性……

    “怎么样?这种劲敌可留不得啊。”

    &nb“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你是为了让凤家断子绝孙吧……”被这句慢条斯理的话毫不客气的戳穿,某无良师傅干笑两声,听他家爱徒好奇问道:“十年前,他去过半夏谷?”

    一直没有任何反应的宫无绝,直到这句话响起,一张脸瞬间黑了下来,整个人的气息森冷非常。不过聊的热切的两人完全没注意,邪中天古怪的瞧她一眼:“你不知道?”

    “我该知道?”

    看着眼前这一脸无辜的神色,邪中天嘴角忽然一抽,一抽之后再一抽,确认了她是真的不记得之后,足足抽搐了接近一分钟才恢复正常。他再朝宫无绝看去,终于发现了他的反常,然而这咬牙切齿很明显只是对于半夏谷,并非针对在场的某个人。还以为这两人今夜这么剑拔弩张是因为当年那件事,结果……搞了半天都没认出来?

    好吧,也许不是没认出来,是他家的徒弟太过奇葩,上不了她心的人根本就如过眼云烟,干了什么事一转头早抛到脑后了。邪中天不得不感叹,如果不是因为当年那件事,今天两人还一副杀父仇人的模样,那真是……天生的冤家啊。

    恶趣味瞬间升起来,他笑得一脸高深莫测:“嗯,去是去过,呆了一会儿就走了。”

    乔青狐疑地皱皱眉,便不疑有他,正要说话,却听宫无绝咬牙切齿的声音响了起来:“前辈,不知故人可好?”

    说到故人二字,乔青只觉阴冷非常,这俩字他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副恨不得抽筋拔骨再鞭尸的怒意。即便跟自己没啥关系,她也不由得打了个抖。邪中天摇着扇子瞄她一眼,见她一脸事不关己,越发觉得有趣:“好,好得很。”

    “她在哪?”一字一嘣。

    宫无绝一眨不眨地盯着邪中天,想从他吊儿郎当的神色中看出点什么,身后陆峰陆言吞了吞口水,那件事他们这些从小便跟着主子的自然知道。两人缩着脖子同样执着地看着邪中天,只等他一个答案。

    一片寂静中……

    “阿嚏——”

    一声巨大的喷嚏。

    乔青吸吸鼻子,这男人属什么的,大夏天让四周变得这么冷。鬼知道明明是剑拔弩张抢乐谱,怎么到最后演变成了讨伐大会?不过很明显,宫无绝对那“故人”的兴趣远远超过了手中这半方曲谱,这对她有利无害。乔青为那可怜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的“故人”默哀一秒钟,也不知是谁这么倒霉,惹上这么个煞神。看着一众吸引来的视线,摆手道:“没事,你们继……”

    话没说完,一阵极轻极轻的脚步声,顺着风儿从远方慈宁宫传了来。

    这脚步如猫,带着点鬼鬼祟祟,紧跟着慈宁宫的大门再次开启一线,闪出一道身着宫女服侍的女子……

    有姑娘早就看出来了,咱男主两次见女主的时候,都有觉得她面熟。

    这里揭开一点点,男主另有身份,两人早就发生过什么。

    再有,想问我当年有什么过节的姑娘,这里一起给回答了,短时间之内还不揭晓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