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二章 小气吧啦

第四十二章 小气吧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二章小气吧啦

    刑部。

    这是一间审讯室。

    不大的幽闭房间,正中一张宽大的桌案后坐着刑部尚书吴大人,四十余岁的年纪,一身官袍裹在中年发福的身体上未免有些紧。四面挂满了血迹斑驳的刑具,面色肃穆的衙役昂首林立,沉沉目光通通锁定在桌案前站着的红衣少年。

    “大胆乔青,你可知罪?”

    乔青环起手臂,铁质的镣铐发出叮当的声响:“在下不知,不如大人先介绍介绍?”

    吴大人盯着对面的犯人,明明戴罪之身立于堂下,偏偏站姿舒适嘴角噙笑,从头到尾都悠然惬意的不像话!他悄悄朝另一侧瞥去,室内靠墙的位置一排宽大的椅子是给听审的大佬准备的,此时玄王爷宫无绝正倚在其中一把内,神色莫测地看着这少年放肆。说他怒?并未,到现在为止不论这少年如何嬉笑随性,他都未发一言。说他喜?那表情看上去又不像那么回事儿。

    吴大人拿不准了王爷的意思,正准备保守起见先罗列出这少年的罪行,却见她摆摆手笑道:“大人不如先给我把椅子,咱们坐下来面对面,在下再好好的听你慢慢介绍。”

    “大胆!”

    “吴大人,你这一吆喝可吓坏了我……”乔青拍拍胸口,笑吟吟的样子哪里像是被吓到了:“我这人胆子小,嗯,玄王爷最是了解。”

    “你和王爷……认识?”心下暗惊。

    “那是啊,大人没听说过么?何止是玄王爷,前些日子在下还和皇上王爷一起在京郊赏景呢!”乔青一脸“老子有人罩,你可小心点”的得瑟表情,看也不看那神色纠结的吴大人,拖着沉重的手脚镣铐一路叮叮当当朝宫无绝走去。一直走到了他的身边,在宫无绝垂目喝茶仿佛没瞧见的淡定中,拖走了他身侧的一把椅子。

    待她一转身,专心喝茶的男人阴影中的长长睫毛微闪动。

    吴大人看看这古怪的玄王爷,再看看拖着椅子大喇喇回到他对面,一屁股舒坦地坐下去的乔青,心里越发的云遮雾罩拿不准主意。偏偏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像是嫌弃这椅子太硬一般皱了皱眉毛,随即大度地点头道:“嗯,你可以开始介绍了。”

    吴大人郁闷了。

    到底你是犯人还是老子是犯人,这副进了自家客厅的样子真是……欠揍啊!

    “咳,有人看见你和兰萧出现在茶楼,后来一同消失不见,这件事有兰公子的随行侍卫作证。另外,据城门的守卫回忆,你曾扛着兰公子出城,一段时间后独自回来,兰公子却并未进城,并且从那之后,便杳无音讯。今日一早,本官接到兰老将军的指派,在城郊搜索后找到了大面积的血迹,并有兰公子的发钗一支。”说到这里,他神色已正,捏着手中一支天青色的发钗:“你怎么解释?”

    乔青瞥了一眼,的确是兰萧的发钗。

    “回大人,在下和兰公子在茶楼偶遇,后一时兴起,同去郊外赏景……大人也知道的,在下一介废物身虚体弱,见兰公子沉浸在郊外美景中便先行回来,至于兰公子……”乔青耸耸肩:“想是觉得那里风景独好,到底留到什么时候,在下却是不知道了!”

    “放肆!”

    吴大人探过身子,紧紧盯着她:“明明有人看到你背着他出去的,还赏景?当本官是三岁稚儿不成?!”

    乔青笑了,这吴大人也不像看上去那么傻么。

    在这压力之下,她靠向椅背,慢悠悠道:“大人,我和皇上都可以赏景,和兰公子又怎么不行?难不成大人的意思是,赏景此事不过是糊弄三岁孩童?啧啧,这话若是皇上听见……”

    一滴冷汗,从吴大人额头滑落。

    他迅速转头看向宫无绝,见他依旧在喝茶,抹了抹汗道:“那兰公子为何没回?他去了哪里?”

    “听说大人的千金名满盛京,尤其去年出嫁的场面……十里红妆,羡煞旁人,直到现在还被盛京的百姓们津津乐道啊……”

    吴大人一时搞不懂她说这些作何,狐疑地点点头,提起自家的闺女不由泛上丝骄傲。乔青唇角一勾,接着忽悠:“听说令婿先前不过是一名贫民书生,还是大人的眼光独到,不在乎门第之见将千金嫁于他,才成就了这么一对美满夫妻。令婿也没让大人失望,成婚之后年跳两级,如今官拜户部左侍郎,和大人同朝为官,真真是一出佳话。”

    听完这一出,一旁宫无绝掀起眼皮觑她一眼,鹰眸中掠过丝好笑的神色。

    吴大人则笑得像朵花,捋着几根小胡须直点头,心想这小子会说话,一番马屁拍得浑身上下都舒坦,端起一侧的茶盏惬意的抿了一口,一抬头,就见对面的乔青微微笑,笑得他浑身慎得慌。

    “那么……大人的千金,昨夜可有行房?”

    “噗——”

    一口茶喷了满桌子,手一抖,几根小胡须瞬间脱离了下巴,疼得胖脸皱成一团:“我哪知道!”

    “那就是了,兰萧去了哪里我哪知道?”乔青继续笑:“老子管他出城难道还管他进城!”

    一旁站着的侍卫尽都低着头,肩膀一抖一抖的,不敢去看吴大人那张青绿青绿的脸。远远望过去,就像桌案后面杵了颗大头菜!张了几次嘴都反驳不出个一二三来,吴大人吞了个苍蝇一样的表情,这才发现了,从这少年进了审讯室开始,从头到尾一切的一切都是由她主导,一句话一个表情就能牵着他逛花园,东拉西扯到了现在屁都没问出一个!

    吴大人苦着脸,让对面窝在椅子里舒服又惬意的乔青气得牙痒痒,活了半辈子,还没这么憋屈过!

    他朝宫无绝瞄去。

    此时的宫无绝随意地靠着椅背,微闭着眼睛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偏偏嘴角微微勾起个几不可察的弧度,这弧度真的很小,若非吴大人这种混官场看人色的老油条,若换了旁人必是不会发现。修长的食指轻轻敲着扶手,忽然那指尖一顿,感觉到有两道火辣辣的视线,停在自己的腰部以下腿部以上。

    宫无绝眯起眼睛,正正对上乔青兴致盎然的目光,暧昧地朝他眨眨眼:王爷最近可举?

    一张俊脸立马黑了。

    宫无绝霍然起身,在这讨厌的小子说出什么让他抓狂的话之前,铁青着一张冰山死人脸,大步朝着审讯室外走去。直到那身影消失在门口,房门“砰”一声关上,在室内带起一股阴森的飓风,他牙缝里挤出来的话才传了进来。

    “押进大牢,择日再审。”

    吴大人扶正了被风吹歪的官帽,惶恐地想着到底自己哪句话得罪了这尊大神,一张大胖脸越发的纠结便秘。挥挥手,乔青便在侍卫的带领下,吹着口哨乐颠颠被押入大牢。

    一路上,乔青口哨吹的震天响,一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想起那男人的表情便浑身舒坦,直看得周遭押解的衙役一头雾水。

    然而直到到了牢房门口,乔青笑不出来了。

    眼前这牢房,在整个刑部大牢的最尽头,昏暗潮湿的不像话,整个单人间内只有一扇连老鼠都爬不出去的小小天窗,从下往上面看去,那圆月都是个一半儿的。腐臭的空气中,那貌似是床的地方连根稻草都无,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墙角一个马桶旁蟑螂排队爬走……

    乔青茫然转头:“这,应该是关押重大要犯的吧?”

    衙役同情地瞥她一眼:“本来你是轮不到这里的,是玄王爷身边的陆峰侍卫亲自来传话要求。哎,好自为之吧!”

    铿——

    牢门关闭。

    望着脚边列队爬过的蟑螂,乔青欲哭无泪,这小气吧啦的男人,报应来得真快啊!

    亲爱的们,除夕快乐哈~

    走过新年的这一天,有你们陪着我,也有我陪着你们,有乔爷,有无绝哥,还有牢房里列队的小强们,话说,有木有很喜感?

    祝愿所有的读者:学业进步,事业高升,四季平安,阖家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