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九章 医术天才

第四十九章 医术天才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九章医术天才

    第二考,辨识。

    这一考比起上一考的答卷更为直观,每个人各会被分配一碗汤药,或者是治病良方,或者是穿肠剧毒,需要考生凭借着对汤药的观察,颜色、气味、浓稠度等来辨识出药中成分。当然了,如果你胆子够大不怕被毒死,尝一口也没人会拦着。

    乔伯岚带着小厮将一碗碗汤药送到每人的案前。

    到了最后一个乔青,他神色复杂地看她一眼,说不清是叹息还是迷惘。

    老家主的极多做法他都不甚认同,就比如要传位给文武,在他看来,文武还不足以担当大任,即便是他的儿子。再比如他的爱女心蓉,为了乔家牺牲甚多,如今还躺在那凄冷的小院缠绵病榻。又或者眼前这乔家的废物,他能揣测到父亲的意思,却实在是不能理解,都是乔家人,为何要如此难为这小小少年?

    小厮将汤药摆在案桌上,乔伯岚伸出想拍拍乔青肩头的手收了回来,目光落在汤药,徒留一声轻叹:“好自为之吧。”

    这怜悯,乔青不需要,心意她却受了。

    汤药冒着热气静静躺在案上,漆黑的眸子一凝,嘴角勾起抹斜斜的弧度。若说前一考对于她还是幼儿园的水准,那么这碗汤药的困难程度,连她都要击节赞叹!她的爷爷啊,为了不让她如愿,真真是下了大功夫!

    她抬起头,正对上那道苍老又森冷的目光。

    乔延荣笃定冷笑,别过眼对着高台道:“你们眼前的汤药,是由大伯在百草方里随机抽取,再任意分排给每个人的,有难有易,全靠造化了。从现在开始,直到午时,都是第二考的时间。谁能先辨识出汤药中的成分,便可率先答题,午时整二考结束。”

    这一声令下,台上诸人纷纷端起碗来观察着,片刻的功夫便能看出差距。有的欣喜若狂自信满满,有的愁眉不展叹气连连,有的恍然大悟庆幸声声,这种种神色不一而足。

    “嘿,那小子好像搞不定啊?”

    宫琳琅倚着靠背悄声笑道。远远地,乔青的表情不似轻松,一手支着面颊趴在桌案上,一双眼睛半睁半闭直勾勾盯着那碗药,竟然连闻都不去闻上一下,仿佛就这么盯啊盯,里面的药材就能自己一个个蹦出来给她答案一样:“这么无精打采的样子,倒是少见。”

    宫无绝也看见了,淡淡啜了口茶:“估计是困了。”

    宫琳琅屁股一滑,赶紧稳住:“困了?你怎么知道?”

    宫无绝一愣,端着茶盏半天没回神。他怎么知道?他能说自己就是这么觉得么,那又为何说的这般肯定?像是了解了那小子绝不会因为这等事被难住一般……他远远望过去,随即剑眉蹙了蹙,从来这小子在他面前都是活蹦乱跳张牙舞爪的,就连安静的时候也肯定是在为阴人做准备,如今看着这种蔫不拉几的模样,反倒不习惯了。

    “猜的。”

    “你倒是会猜,不如你来猜猜,我现在正在想什么?”

    瞧着宫琳琅满脸的戏谑,宫无绝淡淡一眼扫过去,大燕皇帝顿时没骨气的仰头望天。姑苏让在一边摇头暗笑,这个活宝,放荡不羁,风流洒脱,从来不怕天不怕地,唯独对无绝打怵:“你是不是对她太自信?乔延荣现在是一身轻松,这还不能说明问题?”

    宫无绝敛下眸子,乔延荣正和韩太后有一句没一句的寒暄着,先前的震惊和担忧在这一考开始之后全部消散,只剩下眉目间掌握一切的家主风范。不时戚长老插进一句讽刺,他不软不硬的回上半句,注意力完全从考场上转移,想是对自己的布置格外笃定。看到这副情景,他不由暗暗扯起了嘴角,不是他太自信,是乔延荣太低估那小子,估计这老东西想破了脑子都不会想到,这在他心里不过是在医术上天赋略高之人,会有另一个让人心惊的身份!

    两人也想到了那个身份,对视一眼摇摇头。

    宫琳琅轻轻松松将看热闹的目光投放到其他人身上了,一边欣赏着高台上的千般神色,一边嘴里还嘀嘀咕咕着:“那小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怪胎,若让乔家这些牛气哄哄自以为是的知道修罗鬼医就是她,还不得齐刷刷去跳河自尽。”

    这么一说,三人都笑起来。

    他们知道的时候会不会跳河自尽,这还是后面的事,如今这高台上就有这么四个人,同时霍然起身。

    “老家主,我有答案了!”

    异口同声,随即一愣看向对方,暗骂怎么不早起个一时半刻,竟让这三个把风头给分了去!这四人,分别是乔文武,乔云双,乔雨,乔邱。

    乔延荣满意的点点头,还没说话,韩太后率先笑道:“这就是乔雨吧?”

    乔雨立即上前一步,矮身福了一礼:“是,太后娘娘。”

    两人本非第一次见面,原本乔云双是内定的玉王妃,对于宫玉来说,美貌侍女多如过江之鲫,到底王妃的位置给谁,还真是无所谓。乔雨钻的就是这个空子,前日单独进宫和韩太后面谈过一次,便将这王妃之位强取豪夺了来。而此时,两个女人便像是初识一般,见礼,寒暄,互捧,韩太后越看这新媳妇,就越是满意。

    “嗯,不错,是个好孩子。”

    “太后娘娘谬赞了。”

    这情形,恨红了乔云双的一双明眸。

    她再怎么不屑那个位置,却也容不得别人横插一脚!

    “七妹妹,五姐本来还替你担忧呢,没成想这第二考你的表现真真让人惊讶。我说这些时日总也瞧不见你,还以为是去干什么七拐八弯的事儿了呢,竟是瞒着五姐。原来是躲在房中下苦功夫啊!不如就从你先开始说,让咱们都瞧瞧七妹妹的进步,也算起了个好头。”这番话明朝暗讽,一则指责乔雨夺她妃位的小人行径,二来将她往日的平平表现又提了出来。乔云双满目阴冷,她就不相信,这从来不论玄气还是医术都平庸之极的人,会突然一跃千里!

    乔雨冷觑她一眼,福身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爷爷,乔雨这碗汤药共由八味药草煎制而成,麻黄,芍药,细辛,干姜,甘草炙,桂枝,半夏,五味子。”

    噗——

    乔云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花枝乱颤夸张之极:“七妹妹,我就说怎么忽然……原来是运气这样好,抽到了小青龙汤啊!”

    乔雨的确是聪明人,故意遮掩了方药的名称不提,将八味药草一一说出。若是不懂行的听见,也能给忽悠忽悠,可乔云双一提这方药名,顿时让人啼笑皆非起来,观众席上笑声一片,说不上是羡慕她运好,还是鄙夷她没能耐。

    小青龙汤,便是寻常百姓都知道,是极为常用的风寒方子。

    在乔家的医术大考里,能随机抽到这样的题目,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各种各样的目光朝乔雨聚去,让她捏紧了帕子,硬生生扯出个笑容:“乔雨的运气的确是好,可是爷爷也说了,考核中有难有易,皆是大伯随意分配的。若是让乔雨选,自然也希望有一道难题,能让乔雨迎难而上……没办法,运气也是考核的一部分啊。”

    韩太后本来难看的脸色,在这未来媳妇的应变能力之下好了少许,点头赞道:“不错,不管怎么说,这题是答对了。这一页就揭过去吧,下一个。”

    乔云双狠狠瞪去一眼,不甘心的一昂头:“爷爷,云双的这碗汤药,内有西河柳,荆芥穗,干葛,蝉蜕,薄荷叶,鼠粘子,知母,玄参,甘草,麦门冬,竹叶,共十一味药材。是为竹叶柳蒡汤,主治痧疹初起,透发不出。”

    从头到尾,说得清清楚楚。

    说完,在一片赞扬声中偷偷瞧着姑苏让,白皙的面颊飞上霞红。

    “正看你呢!”

    姑苏让想当没看见,奈何身边宫琳琅百般提醒,瞪了好友一眼后,他对乔云双远远点了点头,翼州四大公子的温润教养展现的淋漓尽致。乔云双立即咬唇臻首,白玉样的颈子如天鹅般美好,心花怒放的沉浸在这一点头中了。

    “啧啧,也太容易满足了。她爹倒是有点能耐,当年一举把四公子给拉下马,间接害了人家个家破人亡,同是兄弟,能下这种狠手……也怪不得乔延荣那老东西今天当众宣布家主传位之事,多半是在防着乔伯封呢。可惜生了个女儿蠢的要死,看上谁不好偏偏对你这面热心冷的动心!”

    面热心冷,姑苏让倒没表现出反对。以他的家世府中这等勾心斗角之事更是多如牛毛,能风风光光活下来的必然不是真如表面这般,从头到内都温润儒雅:“老老实实当你的观众!”

    那什么大考谁愿意看?没见着不少人都打起了哈欠么?百无聊赖的支着脑袋:“我这不是正在观赏‘神女有意襄王无情’的戏码么……”

    “从现在开始,到二考结束,你若能不发一言,一万两!”

    “三万两!”摸着下巴讨价还价。

    “两万两!”

    宫琳琅瞬间两眼放光:成交!

    宫无绝嫌弃的瞥他一眼,好歹一皇帝,怎么就偏生是这么个守财奴德行!

    几人说说笑笑间,台上乔文武已经回答完毕,他分到的是一碗毒汤,较为生僻之毒,虽然名字没说出来,但里面的毒草说的丁点不差。本来这辨识便是分辨药草,所以也是满分。乔延荣笑的合不拢嘴:“乔邱,到你了。”

    “老家主,想来这段时间过去,大家都已经有答案了,乔邱不才,愿把这回答的时间留给其他兄弟姐妹。”

    在场的人都明白,乔邱此举明着是发扬精神让其他人先说,暗了根本就是想压轴。他是第一个站出来的,本就抢了风头,待到所有人说完之后他再来一场压轴表演,那这第二考几乎就可以算是他的个人场了。只看他自信的望着桌案上的汤药,众人心里暗暗猜测,那药必然不一般。

    乔延荣眸子暗了暗,倒也没反对。

    一直等到日头移到了正中,所有人都已经回答完毕了,成绩或好或差倒也都差强人意,毕竟是御医世家出来的,再差也不会丢了面子。眼见着午时将至,乔邱这才意气风发的站了出来。

    “老家主,诸位,我这一碗是血府逐瘀汤!”

    这话一出,乔府的人皆明白了,怪不得他一直这么个了不得的神色,这血府逐瘀汤,的确是今天所有的考核里最难的:“主活血祛瘀,行气止痛。共有当归,生地,桃仁,红花,枳壳,赤芍,柴胡,甘草,桔梗,川芎,牛膝,十一味基础药材。而这碗中还加了其他三味辅助药草……”

    哗!

    一片惊诧声。

    就连观众席上对医术本不了解的众人,也大概明白这其中的难度。基础的汤药比之更为容易,只要有本事断定出这方剂是何,便都能倒背如流。可辅助药材是煎药者按照方子酌情添加的,但凡不违背药理,避开“十八反十九畏”,便皆可添加。而天下间药材千千万,煎制成汤剂后众多材料混在一起,连这都能辨识出来,不可说这乔邱在医术方面,有大才!

    乔邱环顾四周,自信非常。

    “其一,丹参,可排脓通络。”

    “其二,牛黄,可清热解毒。”

    “其三,艾叶,可散寒止血。”

    “好!”

    三答过后,乔伯岚抚掌大赞。

    他这一门心思扑在医术上的,见到这种后起之秀极是欣慰,无关什么考核什么家主,纯粹是在医术上的见猎心喜。便是乔文武回答之时,也没见他有任何举动,这一声好,无疑是将乔邱的答案推了又推,推到了一个至高点!有他这么一推,观众席上不论了解的不了解的,皆先入为主的赞叹起来。

    乔延荣也淡淡点头,比起乔文武的回答虽不热情,倒也看得出满意了。

    他深深看了乔邱一眼,别有深意:“很好,乔邱,今日这一考你的成绩最是优异。大考结束之后,你就莫要回去了,把父母也接过来,以后便留在主宅协助家主吧。”

    这是所有旁系子弟的梦想,也是他们参加医术大考的共同目的!旁系子弟们欢呼着,与有荣焉的送上艳羡恭喜,乔邱紧紧攥着拳,极是淡定的谢了恩。如果说一日之前,他的目的还只是留在主宅的话,到了今天,他看中的便是那乔家家主的无上地位!乔邱深深呼吸了一把,这等被人追捧的感觉飘飘然仿若云端……

    “这老东西倒是狡猾。”

    宫无绝轻嗤一声,刚才乔延荣的言外之意很明显,我已经给你一个进入主宅的机会,已是天大的恩赐,要你协助家主,则表示那家主之位不是你能肖想的!他朝乔邱看去,那人紧紧握着拳,脸色十足的挣扎,在大片大片的称颂之中面颊都是红的。

    已经踏上了云端,谁还愿意重回泥沼?

    “唔唔唔唔唔唔……”宫琳琅道。

    宫无绝斜眼瞧他:“说话!”

    宫琳琅指指姑苏让,比出个“二”的手指,暗示自己不能说话,眉开眼笑的继续“唔唔”。那意思:他若是一意孤行,一个旁系子弟即便今天能得到家主之位,今后死于意外也太容易了!乔延荣可不是个什么慈悲人。

    宫无绝点点头。

    “唔唔唔唔唔唔?”你也这么认为?

    宫无绝拍拍好友肩膀,一脸赞成:“是,你的确很二。”

    宫琳琅:“……”

    就在宫琳琅欲哭无泪的时候,一声意外的冷哼响彻会场:“不见得吧!”

    满场寂静。

    众人面面相觑,皆不明白那戚长老和乔老家主之间发生了什么,貌似刚入场的时候两人还有说有笑,忽然之间便好像互不顺眼的较起了劲,很有几分剑拔弩张。

    方才一片赞扬声中,韩太后正在大赞乔家小辈人才辈出,即便到了乔延荣这个年纪,表面上多么淡定,眼中也不由泛上了喜意。这喜意落在了戚长老的眼里,越发的不是个滋味,这不仅仅是因为韩太后。乔延荣在他看来不过是个御医世家的家主,一个老匹夫而已,竟也妄想和玄云宗攀大?每每想起昨夜的刺杀他就心头恼火。

    忍了一整个上午的他,终于忍不住了,便突然说出了这句意外又尖锐的叫嚣。

    乔延荣冷冷笑道:“哦?那戚长老是什么意思?我乔家的小辈难以入长老之眼?”

    “倒也并非如此,乔家大多数的孩子的确非池中鱼,不过嘛……”戚长老也笑,这笑却有几分阴险挖苦之感:“一个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最为出名和深入人心的不用本长老说大家也知道,这不还有个闷头睡大觉的么!”

    他说着,一指!

    所有人都随着这一指看过去。

    那指尖的目的地一张让人记忆犹新的大椅子,来自于原本的玄王爷屁股底下。此时上面窝着个红衣少年,咬着那支绝品狼毫的笔杆呼呼大睡,一条晶莹剔透的哈拉子要掉不掉的挂在嘴角……头顶姑苏让那扇扇子的小厮还在一下一下卖力的扇着,凉风习习中眼皮狂跳,那少年睡的更加惬意。

    “哈哈哈哈……”

    满堂哄笑声中,戚长老笑着摇摇头:“这闻名海外的废物,再一次让本长老大开眼界啊!乔家……乔家啊……教导有方,教导有方啊!”

    乔延荣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乔青!”

    一声怒喝,震耳欲聋。乔青翻个身,露出半张被压的满满印子的绝美面颊……继续睡。

    “乔青!”

    乔延荣呼呼喘气,小厮都快要吓尿了,手软脚软的推推她:“九公子,九公子,快醒醒啊!”

    万众瞩目之中,乔青揉揉眼睛终于睁开了惺忪睡眼,伸起的懒腰可见这一觉睡得不错,满足咂咂嘴嘟囔道:“考完了?可以吃午饭了?”

    “噗——”

    喷笑声此起彼伏,简直要把这广场给掀翻了。

    “哈哈哈哈……”

    “大考也能睡着,真是朵奇葩啊!”

    “我说乔家小九,你刚刚是不是做梦梦见鸡腿了?”

    乔延荣拍案而起,巨大的轰响中,桌案被他拍的震了一震。场上的笑声渐渐弱下来,所有人都憋着笑不敢在这等时候触他霉头,肩头一抖一抖的,匪夷所思地望着那闷头睡大觉的奇葩,暗叹着这小子要倒霉了。

    乔青还一副状况外的样子,眼睛半睁不闭一脸无辜又茫然就像是方方出生的孩童。望着满场刷刷放光的目光,准确的找到了远远捂着额头嘴角抽搐的宫无绝:“还没到点吃饭么?”

    宫无绝默默扭过头。

    他上次在牢里已经见过这小子刚睡醒的模样,那娇娇弱弱恐怕让人卖了都不知道,哪里还有他印象中那阴险狂肆又狠戾妖邪的模样?不过这茫然时间也短,估计一会儿这小子自己就醒了。

    乔青的确是快要清醒了,四下里看看一眼对上乔延荣阴冷的眸子,心下便明白了大半。靠,这狗屁大考无聊的一腿儿,昨夜又忙着偷袭乔延荣和戚长老,身上的内伤还没痊愈呢,老子不睡觉都对不起自己!

    还没说话,已经有人先了一步:“九弟,医术大考你都能睡着,五姐真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么片刻的功夫,她已经完全的清醒了,往椅背上一仰,稍显凌乱的发丝荡在颈边,又恢复了那妖异风流的气质:“好说。”

    又是一阵笑声,这乔家小九也不知是真的不懂,还是脸皮厚过城墙,竟听不出这是挖苦么?乔云双冷笑一声,缓缓走上前来,执起她桌案上的药碗:“这么久过去,想必你这考核根本就不懂才睡着的吧?”

    这么一说,大家都明了。

    肯定就是因为不懂,照这么说,上一考她获得了满分,还真的是因为乔文武的教导么?临时抱佛脚也能得满分,狗屎运啊!

    乔青似笑非笑的一扫她手中的药碗,已经猜到了她要干什么:“所以呢?”

    “要五姐帮你么?”今日这场子风头全被那该死的旁系乔邱给抢去了,对于一向将自己堪比凤凰般骄傲的她如何能受得了?若是能再回答出一个乔九的题目,也算是找回了场子。

    素手一扬,做了个请的姿态:“有劳。”

    乔云双更是满意,满面笑容靠上去闻了闻,忽然,那笑就僵住,再嗅了一次,整个眉峰都颦了起来……她又浅浅嗅了几次,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古怪,越来越尴尬,时间缓缓的过去,这场面不可谓不让人好奇。渐渐的有人低低讨论了起来,难道这乔九抽到了什么难题?

    “五小姐,不如还是让乔邱来试试吧!”

    乔邱大步走过来,鄙夷的看了眼咬着唇瓣的乔云双,乔云双恨恨的把药碗递上去:“好!本小姐就看看你怎么辨识!可莫要辨不出来,徒增笑料!”

    接过药碗,乔邱丁点都不在意。在医术方面,他若认了第二,这整个高台上谁敢说第一?乔伯岚眉眼一跳,正要阻止他,“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却在乔延荣森冷的目光下硬生生止住,满面犹豫。乔邱靠近药碗,鼻尖药味萦绕,微苦中含着丝甜味,煞是好闻。他的脸却在这迷蒙味道中一下子变了,扭曲的跟倭瓜一样。他似不确认般的又朝碗里凑了凑,不断的深深闻下去……

    随即,在所有人的视线中,那张脸竟然一寸一寸渐渐黑了下去!

    由额头蔓延两颊、下巴、脖颈……

    哗!

    满堂宾客霍然起身。

    有人怪叫一声:“中毒了!他中毒了!”

    乔邱依旧站着,双目渐渐迷失了神采,随着脸部变黑之后双唇也跟着泛上褐色。乔云双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庆幸她没有乔邱自负,几次没闻出后便果断没有再继续。她豁然看向窝在椅子中一点惊讶都无的乔青,尖声道:“是你!你早就知道是不是!你早就知道!”

    这一声尖叫,尖锐的炸开在每一个人的耳膜,仿佛点醒了什么。

    他们惊诧地朝着乔青看过去,见那少年似笑非笑,一双漆黑幽深如古井的眼睛中看不出丝毫的神色,惊诧没有,害怕没有,仿佛在说:是你们争着抢着要闻的。她明显一早就猜到了会是这样的结局!

    心中倏然冰凉冰凉,一股寒气从心间沿着四肢百骸,直直蔓延到脚底。

    这就是那个废物么?

    这真的是个废物么?

    乔青把玩着狼毫,淡淡一笑,却让在场的人毛骨悚然,听她慢悠悠提醒道:“冥露,在迷幻中致死的十大奇毒之一,若是再不救,这乔邱……”

    全场震惊!

    众人不由自主站了起来,脸上骇然如纸。十大奇毒?!

    若是没有解药,这乔邱必死!可是,现在他们想的却远非如此,在场皆是达官贵人谁的心里不是回肠百转,一瞬间就想到了其中的猫腻。为何一个乔家的医术大考中,会出现这样的剧毒?哪怕乔伯岚在方剂大全中不巧抽到了,又如何会真的端了上来?而更巧的是,就偏偏分给了上一场的满分之人,最后,在乔云双和乔邱要闻的时候,那乔老家主为何不阻止?!

    这其中的事,一瞬就被想了个通透。

    “伯岚,快救人!”

    这个时候,乔延荣不说话也不成了,他的本意的确是想让乔青死,哪怕乔青不死,也会因为这个毒而得不到这一场的满分。他也的确想让乔邱死,这一切都可以解释成意外!哪怕在他们死后众人心里明白,人都死了,又有什么大不了?哪个家族不是如此,勾心斗角算计深深。可是没想到那乔青不只认出了这毒,还从头到尾没闻上一下,更是在方才一举说出此毒的名字,将矛头转到了他的身上!乔延荣大恨,既恨且惊,他压根就没想到过,这乔九竟能认出十大奇毒之一的冥露!

    只得连连催促道:“伯岚,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救人,拿解药!”

    乔伯岚这才从震惊中回神,飞速冲出广场。

    片刻后冲回来给已经奄奄一息还处于陶醉中的乔邱喂下解药。

    乔邱被一副担架抬了下去,性命虽然保住了,但是十大奇毒可是好相与的?这毒在体内走了一遭不养上个三五日都下不了床。也就是说,第三场的考核,他无法参加了。这虽然不是乔延荣的初衷,但是殊途同归。

    剩下的,便唯有一个——乔青!

    此时,这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明了,一瞬间,神色各异的目光遥遥落到了高台上窝在椅子里的红衣少年身上。眼见着午时将至,二考即将结束,没有人认为,她可以说出冥露中的药材。好吧,也许有的人心中有少许期待,这个从来被称之为废物的少年,能给众人一个惊喜?毕竟她可是认出了冥露啊。可是这希望实在太过渺茫,十大奇毒,就这么一个十六岁的小子,能知道配方?!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她如果真说出来,那才是见了鬼了!

    “九弟,别以为中间发生了乔邱的事,你这考核就能糊弄过去了!”寂静的广场上,揣摩出家主意思的乔雨,率先将这事挑起了头:“二考的规矩便是辨识出药材,你辨识不出,则算是弃权了。”

    乔延荣投去一个满意目光,施施然的坐回了椅子:“小九,考核就是考核,无规矩不成方圆,你若答不出,那么老夫也……”

    “环蛇。”

    两个字,斩金断玉。

    如此清晰的响在广场上空,也响在乔延荣的耳际,让他没说完的话倏地顿住。

    天穹日光之下,乔青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眸光如萤尽是成竹在胸的睥睨:“马桑子,黄萸根,苍耳,朱蛤,天南星,红芒蛛……”

    每一个词从那红艳艳的唇中吐出,乔延荣的脸色就苍白一分,随着她一气呵成已经念出了七七四十九个药草,乔延荣的老脸已经惨白如纸,霍然跌坐到了椅子上。他知道,这是冥露的药方!他费尽千辛万苦几乎算不出用了多少人力物力才寻来的药方!而如今,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被她轻描淡写眼眸半闭的悠然吐出……

    这可是十大奇毒啊!

    此时此刻,什么家主,什么废物,全部被他抛在了脑后,唯有乔青的嗓音在耳边轰轰回荡。只看乔延荣的神色,在场的人便明白了个一清二楚,然而明白归明白,心下的震惊已无法形容!

    翼州大陆千万年的历史,只有十毒可称奇,足以说明这毒的珍稀之极!而这只有十六岁的少年,竟然真的知晓?!还真的见了鬼了。这清朗宛如美玉琼珠的声音,还在寂静的广场上回荡,一个接着一个,不犹豫,不思索,轻轻缓缓悠然随意,仿佛完全不知道给在场之人造成了怎样的震撼。

    不论这乔九在玄气上如何,谁都知道,医术上的成就她可称前无古人。这整整蛰伏了十六年的废物,在这一刻,终于让人见识到了她的本事。

    废物?不,这是一个医术天才!

    如今的他们并不知道,在今天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还会受到怎样的刺激,怎样的震撼。

    乔青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一鸣惊人,一飞冲天!

    他们更不知道,在未来的时候,这少年会成长到怎样让人无法匹及只可仰望的高度。此时,每一个人的目光,都锁在那妖异少年的身上……看她黑发如墨,看她眼眸似星,看她朱唇若樱,看她红衣似火。看她在这万众瞩目之下,第一次,绽放出如同墨空冷钻一般的耀眼光泽,无双风华!

    ……

    直到最后两个药草被念出,足有九九八十一个名字的药方终于揭晓,场上顿时发出一声不约而同吐气声。宫无绝大刀阔斧的坐着,剑眉一挑,白眼一翻,嘴角勾起个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弧度,这小子,耍帅!

    乔青懒洋洋觑回去:有本事你也帅一个啊?

    眼风一飞过去,便不再看那人的表情,拍拍手站了起来,表情无辜的可恨:“爷爷,不知小九的回答对是不对,不知这第二考小九过是没过?”

    砰砰砰!

    一阵连连绝倒的声音,哎呦哎呦在场内响起。

    观众席上七倒八歪,众人爬起来忍不住为这少年深深汗颜了一把,你丫把十大奇毒都整出来了,还问过没过,这不是埋汰人么?啧啧啧,瞧瞧乔老家主那张脸,刚才还是惨白惨白的,这会儿就变成了锃绿锃绿。

    乔延荣深深的看着她,仿佛一瞬间老了几十岁,一句话四个字颤抖的吐出像是用尽了一生的力气。

    “乔九,满分!”

    *

    四个字,宣布了第二考的结束。

    乔青舒舒坦坦的在众人仰望之下,走下了高台。

    问她去哪里?

    吃饭时间到!

    医术大考一共三场,前面两场上午,最后一场定在下午,总不至于要给每个达官贵人一人发一个包子继续等在看台上。

    乔青圆满的奔向自己的小院,那里无紫非杏定然已经备下了可口的饭菜,还有时时耍贱的大白等着她去蹂躏。乔青的心情非常好,红衣悠然荡离,全然不顾满场尚且处于震撼之中的观众们。

    乔延荣摇摇晃晃着在戚长老幸灾乐祸的目光和满场人各异的神色中站起身,硬撑着道:“寒舍备下了酒水,酒菜微薄,诸位莫要嫌弃才是,有请移驾。”

    众人还沉浸在方才那一幕之中,随意的应和了几句,便三三两两的转移了阵地。

    “那小子,今天完全是他的个人专场了!”

    宫琳琅撇撇嘴,在众人簇拥之下向外走着,宫无绝垂下眸子,心想今天才刚开始,后面才是真正的风云暗涌,指不定这小子还要搞出什么大动作。脑中思绪翻飞着,耳边姑苏让的疑问,悠然传了过来:“无绝,有个问题我倒是奇怪的很。”

    “唔?”

    姑苏让微微一笑,朗若清风:“乔青方方醒来之时,怎么第一个看向的……”

    宫琳琅瞬间接上:“是你!”

    两双四只眼睛,一双戏谑,一双还是戏谑,好像他和那小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一样。宫无绝挑挑剑眉,忽然觉得那小子是故意的,他不是想让人误会么,想让她成为众矢之的么。好啊,爷就将计就计,看看你怎么在这两个好友的面前开脱?宫无绝瞬间黑了脸:“别说那小子是个男人,哪怕是女人,老子也敬而远之!”

    “切,你见了女人就像见了鬼,尤其是你家老太太和她塞给你后院的那一堆,这事儿谁不知道。”

    两人摇摇头率先走了,那表情,死活笃定了他和那小子之间有什么!

    靠!难得向来修养良好的宫无绝,也不由在心里爆了句粗口。某人并不知道,这句在此时笃定非常的话,在以后会成为两个好友笑话他一辈子的笑柄!每次提起来,宫无绝就忍不住深深叹息,话不能乱说啊……

    当然,这是后话。

    此时的宫无绝,只顶着一张黑漆漆的脸,万分嫌弃的大步走出了广场。

    直到场中陆陆续续的空了下来,唯一还剩下的,便是高座之上的宫玉。他挥挥手,眼前立即出现了一道黑影,悄声吩咐了几句,那黑影消失,宫玉依旧独自坐着,手中捏着乔青第一考时所答的卷子,眼中复杂又痴迷的盯着上面的字。嗤啦一声,这纸卷化为片屑,漫天飘洒……

    这一坐,便坐到了一个时辰之后。

    众人返来,陆续回到座位,所说所聊的依旧是那乔家的废物,哦不,如今不能称之为废物了,该说乔家的医术天才。关于今日这一幕废物大翻身的对话嗡嗡响彻在乔府的每一个地方,相信用不了多久,整个盛京乃至大燕都将如此。

    谁都清楚,只要乔青第三场发挥不失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常,这乔家的家主之位,便非她莫属了!

    然而没有人想的到,直到众人全部就位,太阳西斜,未时已至。

    咣——

    一声锣鸣响起,第三场考核终于开始之时,那家主之位已经半握在了手中的少年,在万众期待之下,竟是仿佛在这乔府凭空消失了!

    她没有出现。

    这万更,简直脱我一层皮啊!

    推荐好友文:

    《纨绔医仙》作者逍遥奈何。

    嗯,不介意NP的娃可以去看看,玄幻文,美男多多,大饱眼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