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十七章 保护

第五十七章 保护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十七章保护

    这是一张内容很全面的圣旨。

    前面大概用了百分之五十的屁话来褒奖了乔青压下谋逆之事的功劳,后面百分之四十九点九作为总结,大肆夸赞了乔青此人的仁义礼智信,让人越听越是五雷轰顶,这圣旨中所说的五好青年是她么?

    乔青也稀奇,直到顾公公那张快嘴不带换气儿不带停顿念了足足五分钟,终于念到了最后这百分之零点一的主要内容上。

    “院首?”

    “是了乔家主,皇上隆恩浩荡,任命您为太医院院首,七日后准时上任。”生怕她不要一样,顾公公一把将圣旨塞进她怀里,塞完了连退十步,退离到安全范围之外。

    乔青捏着圣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顾公公开始抖。

    地上三声叩首谢主隆恩之后,乔伯岚带着一众人站了起来:“恭喜家主,贺喜家主!”

    乔青哭笑不得:“好事儿?”

    “自然是好事儿!”

    乔伯岚正想解释,转念一想家主不可能不知道这其中的曲折。这三日来乔家看似风光,实则每一个人都在战战兢兢,一来当日的谋逆之事他们也算是帮凶,二来这新任家主和从前的比起来,明显更危险了不知多少倍。皇上会如何对待乔家?这真不好说。而这一举,无异于在放过了他们的同时表达了对于家主的信任:“有……有问题么?”

    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啊!太医院院首意味着什么,晨聚昏散,准时点卯,她看起来很像乖乖上班的公务员么?宫琳琅不可能不了解她的性子,却偏偏下了这么一道圣旨。白玉般的五指捏着下巴摩挲着,乔青笑眯眯:“顾公公啊,你家主子胆儿也太肥,不怕老子哪天一个不爽了全皇宫都玩儿完么……”

    “老奴没听见!”

    &“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顾公公立马捂上了耳朵,在眼前阴森森的笑容下,一张白面老脸拧巴成一朵菊花:“乔大人,您就别为难老奴了,奴才只是个传话的。您要是奇怪啊,不如直接去问问皇上,其他的话奴才不知大局也不好乱说。对了,皇上还命奴才嘱咐您一句,这些天啊您小心着点……”言尽于此,一边后退一边摆手:“乔大人,七日后见。”

    顾公公撒腿儿就跑。

    乔青仰头望天,她才是受害者好么,跑个屁!

    “家主,那您究竟……”

    一扬手,把这道古怪的圣旨垃圾一样丢掉,留下一众呼天抢地叠罗汉一般去接的众人,扬长而去:“七天后再说吧。”

    不用七天,这件事当晚就已经传遍了盛京的贵族圈子。

    天子脚下没有捂得住的秘密。

    一道圣旨,乔青不在意,却有甚多的人都竖起了耳朵。

    有人认为,这是皇上对乔青的无上信任,乔青是什么人?敢把这样的人放在皇宫太医院中,这不是等同于把小命都交待到了她手上么?连带着,原本还处在忐忑不定中的乔家也跟着水涨船高,不但恢复了从前御医世家的荣宠,更有扶摇直上九万里的趋势。啧啧啧,皇上就是皇上,这等胆识真真让人佩服!

    以上属于太平党。

    有了太平党,自然也有阴谋党。

    这一部分人认为,这是皇上对乔青的忌惮。君王惯用的手法,朕捧着你,越捧越高,捧到足够高的地方你功高盖主了你飘飘然不知道姓什么了,老子让你摔个粉身碎骨!看似的荣耀蛰伏着潜藏的危机,任你逍遥不如放到皇宫里来,每天在朕的眼前儿蹦跶,有错好抓,无错监视,还能蹦得出朕的手掌心么?

    两党人士暗暗争论着,却得不出个所以然来。

    可是不管怎么说,这一纸圣旨,再一次将乔青推上了盛京的风口浪尖。

    “公子,你怎么看?”

    乔青避过茂密的枝桠,回头:“什么怎么看?”

    “公子啊,咱们说了这半天,你都没听见哪!这两种说法你觉得哪种是对的,那皇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

    “管他是个什么意思,靠,这该死的破林子怎么这么多草!”在林子里转悠了小半个时辰的少年愤愤然踢出一脚,眼前大片大片的枝桠荒草瞬间化为粉末。乔青这才满意了:“宫琳琅不是个小气的人,他有智谋,却无阴谋,有心机,却无城府。相较于那两种说法,我倒是更偏向于……”

    无紫非杏好奇:“什么?”

    乔青望天:“可能闲的蛋疼找点乐子。”

    两人瞬间脚一软,栽进了脏兮兮的泥巴里。无紫非杏趴着捶地:“文雅啊文雅!”

    “这种娘们儿唧唧的东西,爷要来干嘛?”乔青打个哈欠,继续大步走,徒留后面两人满身泥巴嗷嗷捶地。这两天她一直专注于乔心蓉的病症,今天是最后一天,再针灸一次喝下一味药便好了。说来也巧,这味平时极生僻的药草偏偏府里没了库存,盛京的药材店也都不是没有就卖光了:“明天宫玉要斩首了吧?”

    “是,明日午时。”

    无紫非杏爬起来跟上:“你何苦亲自来,又不是多么稀奇的东西,吩咐个旁人不就行了。”

    说起这个,乔青就郁闷了:“爷闲啊!”

    这两天,乔青闲的快长毛了。除了乔心蓉的事儿还能占点儿功夫外,她还真是没事儿可干。走马上任还有五天,想象中的玄云宗的报复也没来。乔青虽不愿此时和玄云宗正面交锋,可她一手毁了那些药人,却不见对方有何动静。整个盛京乃至大燕都静的稀奇,静的诡异!静的她都有点惶恐了:“天啊,来个人给爷玩玩啊!”

    哀怨的鬼哭狼嚎在寂静的林子里回荡,青天白日的无紫非杏齐刷刷打了个寒颤。

    两人翻白眼:“你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的,这鸟不拉屎的地儿……”

    话没说完,双双张大了嘴巴。

    还真有!

    何止一个,一来来俩!

    乔青顺着看过去,前方一个小山坡上正有一蓝一青两道身影,咕噜咕噜朝下滚着。直到滚下了林子,咣当一声撞上了树干,才双双闷哼一声,七荤八素的爬起来。衣服上沾满了土灰和草屑,两人都狼狈的不像样子,蓝衣人不过少年,青衣人三十岁的样子,摇摇头哭笑不得的郁闷:“兰小兄弟,没伤着吧?”

    蓝衣少年红着脸低着头:“田……田大哥,都是在下……在下的错。”

    青衣人拍拍他的肩:“没关系,人没事儿就成,兰小兄弟莫要介怀。咱们还是先看看这是哪里,想想怎么离开吧。”

    这脑袋都要垂进灰扑扑的衣领子里的蓝衣少年,自然就是兰萧无疑。那田大哥一说,他才想起来样的四处看看,这一看就越过田大哥的肩头,看到了对面抱着手臂满脸笑意的乔青。兰萧兔子一样跳开,随即古怪的摇摇头:“莫不是近日来日日梦魇,竟梦到这可怕之人……阿弥陀佛……”念起经来。

    乔青刚要挥起打招呼的手,又放下了。听着后面两个丫头的喷笑,暗暗磨着牙,好你个兰萧,老子把你从宫玉手里救出来,你就这么报答老子!

    乔青扬眉微笑:“真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兰萧大惊失色,原本还红扑扑的脸瞬间白了。冲到那田大哥身前伸臂一拦,如临大敌抖啊抖:“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我我我我不会让你伤害田大哥的!上上上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不可再随随随意杀人……”可怜的兰萧,碰上乔青几次她都在杀人,已经条件反射了。

    那田大哥一愣,转过头来,眼中一抹赞叹划过:“小兄弟有礼,在下姓田名宣,初至盛京不慎迷了路。小兄弟貌似和兰小兄弟认识?若是方便的话,可否告知在下如何出这林子。”

    乔青这才舒坦了几分。看这人面目儒雅,举止有礼,纡尊降贵的回道:“跟着我走吧,一会儿我带你们出去。”

    两人这番寒暄,反倒让兰萧狐疑起来,弱弱问:“不杀他?”

    乔青一咧嘴,露出白牙森森。

    兰萧立即闭嘴。

    靠,这人真贱,不威胁都不行。乔青唾弃一声率先前行。

    三人的一行变成了五人,无紫非杏跟着她,兰萧小媳妇一样躲在最后面。田宣则是个极为大方有礼之人,走上最前,将林子里的枝枝桠桠一路拨开,让众人方便前行。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上个几句,乔青便发现这人通天晓地满腹经纶,不论什么都能说出个一二,像是一个饱学儒士。有趣的是,甚至连医药之道都深有研究:“你是大夫?”

    “算是,在下本在清平县里教书,家父便是县城里唯一的一个大夫。时间久了耳濡目染也学到一二,后来家父逝去,在下也常帮乡里看诊。”他转向无紫非杏:“姑娘,竹篓让在下帮忙背着吧。”

    两人对他也极有好感:“多谢。”

    田宣接过竹篓背上,扫一眼她一身红衣:“小兄弟,你莫非也是那修罗鬼医的崇拜者?”

    “哦?”

    “在下从清平县一路而来,各个城镇上都无端多起了这红衣男子,听说都是那修罗鬼医的崇拜者。尤其最近这几日,可风靡大燕着呢。”他笑着摇摇头:“若是有机会,在下倒是想见见那修罗鬼医,不知是何等风采!”

    后面兰萧小小声咕哝一句:“杀人不眨眼的风采。”

    乔青斜他一眼,兰萧立即闭眼装死。

    她耸耸肩,无所谓道:“有机会的。”

    “小兄弟可抬举在下了,那修罗鬼医可是乔府的新任家主,盛京贵胄,在下区区一介大夫,哪有可能相见?”

    田宣说着,忽而眼睛一亮,几步冲到一棵茂密的参天大树之下。粗壮的树干底正有一小片不起眼的小草,合在诸多野草之中,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同。他手法娴熟的将这一小片儿草摘下来:“小兄弟,你要找的可是这个?”

    乔青走上去,赞赏的看他一眼:“多谢。太医院这些日子在招收学徒,你倒是可以去试试。”

    田宣汗颜道:“在下一介县城里的大夫,岂敢妄想。”

    乔青稀奇:“兰家小少爷的朋友,竟然不敢妄想?”

    田宣一愣,思索了一番,恍然大悟道:“原来是兰老将军的……田某失敬。小兄弟你可误会了,我二人是在灵隐寺中偶遇,兰小兄弟通晓佛理,在下也对禅之一道略知一二,就这么结识为友。”他说着失敬,脸上却是不卑不亢的神色,并未因此而卑微上一分,也没为此而得意上一点,乔青再对此人添了几分好感。听他笑着道:“兰小兄弟,可莫要怪田某高攀了。”

    白白净净的一张脸又急的红扑扑的,娇娇弱弱摆手道:“不不不不敢……”

    四人都让他给逗乐了,乔青翻个大大的白眼,兰震庭那老东西的基因得变个几变,才能变异出这么一个小子。

    “走吧,带你们俩出去。”

    乔青话音刚落,远处响起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少爷,少爷!”

    兰府的护卫们急忙跑上来,见兰萧除了脏点儿外并无受伤,齐齐松了口气:“少爷可急死奴才们了,从灵隐寺一路找了来,老爷大发脾气,险些把灵隐寺给掀了!少爷可是又迷路了?快跟咱们回去吧,老爷还等着呢。”

    乔青见有人来了,也不再多呆:“那我先走了,你们一道儿。”

    兰府护卫转头一看,差点没原地蹦起来:“你你你你你……”

    乔青撇撇嘴,兰家的人怎么都这个德行。懒得多说,在一众惊恐的结巴声中,接过田宣手中的竹篓,带着无紫非杏先离开了。待到这红衣身影消失,兰府的护卫把自家少爷从头到脚轮流检查了一遍,确定的确没缺胳膊少腿儿之后,才算松了口气,胆战心惊地道:“走走走吧少爷,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旁边田宣一脸的莫名其妙:“唔,也忘了问问那小兄弟,姓什名谁了。”

    *

    乔青回到府里,直接去了乔心蓉院子。

    她已经可以下床了,经过三日的针灸,身体渐渐好了起来,剩下的则需要长年累月的静养和调理。只是那人依旧空洞,呆呆站在窗前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乔青走进门,将熬好的汤药搁到桌上:“喝了。”

    乔心蓉不回头。

    乔青轻笑一声:“老子要留下的人,阎王都抢不走!我可不会什么怜香惜玉,你最好自己喝,别让我摁着你灌下去。”

    乔心蓉这才转身,不发一言僵硬的喝掉,随即又回到窗前默默站着。

    “明天中午带你去看斩首。”乔青甩手走人,门口无紫非杏有些不赞同的叹了口气:“公子,若是她真的不喝,你还真给她灌下去么……哎,这个女人好可怜的。”

    乔青抱着手臂冷笑:“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什么狗屁的可怜,韩太后处心积虑十几年的计划一朝丧,宫玉做了一辈子的美梦化为泡影,他们俩可不可怜?活死人一样麻木活着最终尸骨无存的药人,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乔云双,被全家人出卖死后连个棺材都没有的老子爹妈,跛着腿整整被人嘲笑十年的二伯,这些人可不可怜?你走出盛京看看,贫民区里瘦骨如柴生下来就没吃过饱饭的孩子,前两天那只皇宫门口怕的浑身哆嗦该死跑不了的大黄狗,一个个的全他妈比她可怜!一辈子锦衣玉食受了那么点儿罪就寻死觅活的,自以为自己全天下最惨,搞笑,被迫害妄想症啊!自己都不可怜自己,老子可怜她干嘛!走人,回去吃晚饭,饿死老子了。”

    无紫非杏对视一眼,总觉得这话有点歪理邪说,不过仔细想想又挑不出任何错处。

    两人赶忙小跑着跟上,笑嘻嘻问:“公子,原来你知道那只大黄狗受伤了啊!”

    乔青一噎,靠,说漏嘴了。

    一巴掌拍在俩丫头脑袋上:“你家公子最可怜了,没爹没妈有个师傅还是个不着调的,对着一乔府的血海仇人装了十年孙子,还得让人戳着脊梁骨骂废物……走走走,赶紧回去做饭去,可得好好安慰安慰你家可怜的公子。”

    三人嘻嘻闹闹的一路跑远了。

    房间里的乔心蓉依旧不动,只是那背脊一僵,干涸了许多年再也落不下的眼泪,悄然滑落。

    ……

    第二天中午,乔青奔进乔心蓉的院子,看见的只有在房里团团转的乔伯岚夫妇。大夫人趴在床上嚎啕大哭,乔伯岚六神无主满面愁容,一见她进门,便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样:“家主……”

    “人失踪了?”

    “是啊家主,整个乔府都找遍了,丫头说她早晨喝过药后就坐着没动,不过出去准备个午膳的时候,再回来就不见了。这都好些会儿了,也不知去了哪里。心蓉啊,她会不会做傻事啊!”

    乔青挑挑眉:“你刚才说,她早晨喝过药……”

    大夫人一愣,这才反应了过来。平日里她从来不会主动喝药,哪一次不是家主来了一声冷笑威胁着才勉强灌了下去:“柳儿,柳儿!”

    “是,夫人。”

    “小姐早晨怎么喝的药?”

    “是……是小姐自己喝的,奴婢端来了汤药,还想着是不是要去请家主……谁知道小姐也不说话,自己端起来喝光了。”

    乔青看了看天色,嘴角一勾:“行了,你们也不必找了,顶多一个时辰之后,她自会回来。”

    “家主,你……你知道心蓉去了哪里……”大夫人还想问,乔伯岚已经拉住了她:“是,心蓉就拜托家主了。”

    乔青出了乔府,直奔午门斩首之地。

    等她到了的时候,正好是午时三刻。围观的人群被圈在栅栏之外,指指点点的唾骂着场内的一方高台。血迹斑驳的高台上,韩太后和宫玉等一干党羽正跪在那里,两人微微颤抖着说不上是惊惶还是认命。

    乔青扫一眼监斩官,熟人,刑部尚书吴大人。

    吴大人擦了擦脑门的汗,抽出身前台子上签筒里的令牌:“午时三刻,行刑!”

    令牌落地,刽子手扬起寒亮的大刀。

    一直微微颤抖的宫玉,忽然就挣扎着要爬起来:“我不想死,不想死……母后,我不想死……朕是皇上,是皇上!谁敢斩朕?朕抄了你们全家!”宫玉被刽子手摁住,身上五花大绑死死挣扎着:“我要见皇兄,让我见皇兄——是你!——乔青!是你!”

    一声尖叫,所有人顺着宫玉猩红的眼睛望过来。

    乔青站在人群里,朝他扬了扬眉:“玉王爷,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这无疑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瞬间,刷的一声,四周以光的速度再无一人。以乔青为中心,方圆三十步之内空空如也,所有的围观百姓都挤挤攘攘的推搡在一边。乔青眨眨眼,比轻功还快。宫玉疯了一样要冲起来,这一变故让刽子手一时愣住,听他声嘶力竭的大喊着:“乔青——本王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你等着——本王定会变成厉鬼向你索命!”

    这副样子,披头散发,双眼猩红,面白如鬼,狰狞的可不是像厉鬼一样!所有人都在这嘶吼中心头一颤,甚至不敢再抬头朝刑台上望过去。唯有乔青,她轻轻笑着,直视宫玉满面不屑。

    “你活着都斗不过爷,爷还怕你死?”

    宫玉一下子瘫倒在地,又哭又笑。

    吴大人大喝一声:“行刑!”

    狰狞的刀光烈日下一闪,恶毒的咒骂便被切断在脖颈处。台子上的脑袋咕噜噜四下里滚着,宫玉睁着的眼睛即便死了还瞪着望向乔青的方向,乔青却再也不看一眼,在阵阵百姓的抽气声中,开始寻找那个颓败百合一般的女子。

    黑眸一凝,望向远处人群中怔怔站着的乔心蓉,她一动不动,双拳紧握,整个人在不由自已的轻颤着。

    刑台上的尸首正被人处理着,人群在她的身边穿梭如流,她依旧站在那里。直到百姓渐渐的都离开,空气中的血腥味犹如挥之不散,她忽然红着眼攥着拳头发出了一声泄愤似的尖叫。她疯狂的冲上前,冲到侍卫正在抬走的宫玉的尸体前,侍卫要拦,却被一只手悠然截住。一见手的主人,侍卫顿时哆嗦着退下了。一把刀适时的送到呆立着的乔心蓉手里,她想也不想扛着刀就往上砍,一边砍一边歇斯底里的尖叫着……

    这尖叫中滔天的恨,怨,委屈,让人惊惧的同时为之一酸。

    乔青默默的退下去。

    无紫非杏叹气道:“想必她受到过莫大的伤害和折磨,咱们听着,心里都难受呢——公子,你去哪啊?咱们不等乔心蓉了么?”

    乔青悠然的向前走,两人回头看一眼乔心蓉,她已经砍的累了,一头一脸的血,瘫倒在地上又哭又笑。这应该是将心理淤积的都发泄出来了吧?二人蹦蹦跳跳的跟上去:“公子啊,其实你也是可怜她的吧?你昨天那么说是故意的吧?你今天是特意来……”

    “你家公子是来看斩首的!”

    “切,真别扭,干了好事儿还不愿意承认,公子啊……”

    “哪那么多废话,再叽歪老子把你们卖了!”

    两人对视一眼:“无紫啊你说,就公子这个臭脾气,咱们俩如果走了,她可怎么办啊?——可不是,算了,非杏,咱们大人有大量,原谅公子了。”

    乔青:“&@#*!%¥#!”

    *

    今日对太医院来说,是一个大日子。

    原因无他,新任院首走马上任。一大早,天都没亮,所有的太医学徒文书小童就连丫鬟小厮都默默站在了太医院门口。垂首而立,恭敬相迎。可这一等,就等到了日上三竿,一众胡子大把的老太医们腿都站酸了,愣是不敢挪下地方,生怕自己一动碰上那修罗鬼医驾临,到时候……众人挥去脑中可怕的想法,死死撑着立正站好。

    终于,午膳时间都过了之后,乔青来了。

    甚至连官服都没换,乔青睡足了懒觉一身清爽,晃晃悠悠的进了太医院署。

    “参见院首!”

    一挥手:“都散了吧。”

    直到那红色的身影再晃悠进她的独立房室,俗称办公室,砰一声关上门里面没了声响,众人才一屁股瘫倒在地上。

    “就……就这样?”

    “呸!这样才好呢,你还想怎么样!能保住一条小命都是烧了高香了!”

    房门打开:“对了,本官补个午觉,没事儿莫要打扰。”

    砰——

    房门关闭。

    所有人都拍着胸口面面相觑,谁敢打扰你,最好你这一个午觉睡到下午,咱们安安稳稳一天无忧。年老的太医挥挥手,让众人散了各自去忙各自的,还千叮咛万嘱咐千万轻手轻脚莫要出一丁点声音吵着那尊神午睡。

    乔青很满意,这一觉睡到下午下班的时间。

    一出门,再一次看见整整齐齐守在门口大气儿不敢喘的众人:“今天表现不错,继续努力。”

    这就是太医院首走马上任的第一天。

    一天下来,舒舒坦坦过她的日子,和从前没有任何的分别,只不过换了个地儿而已。累了睡睡觉,醒了无聊打打苍蝇,可是一天她忍了,两天她忍了,到了第三天第四天,乔青忍不了了。这日子也太过清闲!谁能受得了天天打苍蝇!一道玄气随手而出,办公室的大门轰然爆开,烟雾散去,露出了外面目瞪口呆的众人。

    乔青走出去:“你们,貌似很忙?”

    “也……也……也不算很忙……”

    乔青坐下:“你们,貌似很忙?”

    众人互相看一眼,闹不准这院首什么意思:“回院首,咱们稍微……稍微有点忙。”

    乔青微笑:“稍微啊……”

    “很忙!”有聪明人立即跟上:“咱们非常忙!院首,太医院里的工作之多,几乎要忙不过来了。西宫的娘娘们诸多小恙,皇上这两天也龙体微恙,甚至连玄王爷都染上了呕吐恶疾。咱们都在等着院首安排!”

    乔青孺子可教的瞥他一眼:“那本官就帮帮你们吧,皇上和玄……算了,只把皇上的事儿交给本官了,剩下的你们自己看着办。”正好去问问宫琳琅,给她弄上个什么狗屁的官职什么意思。至于宫无绝那个男人,她可不想没事儿去招惹——添堵。

    乔青接过一份卷宗,翻“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开。眨眨眼,再眨眨眼:“面白心慌?彻夜难眠?茶饭不思?唉声叹气?自我怀疑?疑似心理受挫之疾?”她合上卷宗:“找个人跟本官一块儿去。”

    所有人都一蹦三丈远,最后露出了角落里傻傻站着的一个男人。眉目清俊儒雅,望着乔青目瞪口呆回不过神:“你……你就是……”

    “放肆!竟敢对院首无礼!”

    一道狐假虎威的大喝声响起,来自于另一侧的一个年轻男子,这正是这一次招来的太医院学徒。年轻男子的身边数个人不怀好意地瞪着对面的男人,冷笑,讥嘲,得意,各种神色落到了乔青的眼里,大概明白了过来。他们大部分都是来自于有官阶的家族,今日才进入了太医院,而对面那个人则是十天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田宣。

    昨天她有看过学徒答卷的情况,这田宣基本功极是扎实,是这次招生中最为优异之人。

    其实本来田宣是兰萧推荐而来,众人即便不服气也没有办法,可是今天一看,竟是一身青布衣裳,带着点下贱平民的寒酸。他们这才起了疑,多番试探之下,这人竟也不掩饰自己的来历。一个乡县小镇上的土包子,顿时便让这些家世尚可的天之骄子们怒了,什么东西,原来根本就没有后台,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忽悠了那兰家小公子引荐,兔子不拉屎的破地方出来的,也敢抢了他们的第一名!

    一向自认是贵族的人,输在了一个下贱的平民手里,自然是不服气的。于是便有了此时这一幕,想让田宣在乔青面前出丑,甚至获罪,更甚者哪怕是死了又如何?

    田宣还处于巨大的震惊中。

    他愣在原地傻不愣登的样子,再一次让那些贵族子弟嗤笑出声,土包子就是土包子:“大人,这田宣太过放肆,初入太医院竟敢不用尊称,实乃对大人的不敬!”

    乔青扫一眼说话之人:“所以呢?”

    那人一时愣住,也不知如何回答,难道说,所以大人一定要惩罚他么?他自然不会这么傻,说出这话,如果让修罗鬼医知道自己拿他当枪使,死的就是自己了:“大人,小人也不过是一时激愤,大人如何处置小人不敢置喙。”

    乔青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就退下吧。”

    “可是田宣……”那人不甘心,还想再说,乔青已经轻轻笑起来,真当老子是傻子怎么:“退下吧。”

    “是。”

    说话的人默默退到了一边,拿不准她的心思不敢再言。不过却把这件事通通归咎到了角落里杵着的男人身上,该死的平民,以后有你的苦头吃!一众人恨恨地瞪着他,田宣终于回过了神:“大人,小人愿协助大人诊脉。”

    乔青点点头,一边走一边道:“跟着吧。”

    他立即收拾了桌上的卷宗,再拿了必备的药箱,跟了上去。

    两人一路走出太医院,身边田宣都在观察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乔青转头看他:“没想到修罗鬼医是这样子的?”

    田宣尴尬的笑笑:“小人的确没想到您就是……当日还以为您是修罗鬼医的崇拜者。”

    “无妨,是兰萧给你推荐来的?”

    “是,小人那日听了大人的建议,回去之后几番心痒难耐,便主动去请兰公子代为引荐。”田宣也不隐瞒,说的坦坦荡荡。乔青仿佛随口问道:“清平县在哪里,倒是并未听说。”

    “回大人,清平县不过是个小地方,大人自然不知道。不过小人说一个地方,大人便明白那处的位置了。剑峰,咱大燕第一高峰之下,再向东百里地,便是清平县的位置。”

    “剑峰?”乔青来了兴趣,她正准备找个日子去剑峰探上一探,最好能直接把九叶鸩兰取回来,到时候二伯需要的药材便差不多了,只剩下了从无踪迹的金缠蛛:“说说看,那里的概况。”

    “大人也对剑峰感兴趣?”

    “你说‘也’?”

    “是这样的,清平县离着剑峰极近,甚至可以说咱们县里的就是长在剑峰之下。不过那里常年阴寒,咱们乡里皆不敢往那处去,更不用说登山了,几乎是人踪全无的。可是前些日子,小人从县里出发的时候,倒是有个怪事,不少玄云宗的武者来县里打听,目的地就是那剑峰。”田宣清清楚楚的说完,乔青忽然一把拽住他,他一脸的不明所以,听乔青道:“跟着我别动!”

    随即,目光转向远方大片云遮雾罩般的树荫中,清亮的目光陡然寒厉了起来!

    “你们跟了老子十天了!”

    微风拂过,树荫簌簌抖动。

    乔青嗤笑一声,很好,不现身么。手中玄气聚积,一射,轰!巨大的声响中,那方树荫丛丛爆开,叶片四散间,十数个身着黑衣之人狼狈的飞出,这些人就地一滚,灰头土脸的分开两拨站好。见乔青冷笑着杀气升腾,赶忙掏出怀中的牌子:“乔公子,且慢,咱们是皇家暗卫。”

    素手一顿,的确是皇家暗卫的令牌,也就是说,他们属于宫琳琅。

    另一拨人中走出个首领样的男人,极其瘦小,透着股狡猾劲儿:“乔公子,属下陆羽。”

    “宫无绝?”

    “是。”陆羽抹了把额上的汗,真不知道主子咋想的,就这样的人还需要保护么?他们刚才险些全军覆没!这什么差事,回去得跟主“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子商量涨银子:“乔公子,咱们收到主子的命令来保护公子,至于皇家暗卫那边,若非公子方才出手,咱们都是没察觉的。此事公子还是去问主子为好,具体的属下并不知情。”

    那边皇家暗卫亦是点点头。

    “你们主子在哪?”

    两拨人同时指向御书房的方向,毫不犹豫的把自家主子给卖了。陆羽还笑嘻嘻的嘱咐着:“乔公子快去,主子已经来了多时,公子再不过去说不定一会儿都走了。”

    乔青翻个白眼,这什么手下。

    一挥手,两拨人同时消失不见,不过乔青能感觉到,他们还隐藏在四周。两个主子下的命令是保护,哪怕被发现了也得继续执行。乔青扯着被刚才那一击吓得脸色有点青白的田宣向御书房走去。其实早在十天之前,她便发现了这群人,一开始还以为是来刺杀的仇人或者玄云宗的报复,随后才觉得奇怪,他们不远不近的跟着,不管是她吃饭睡觉,总能感觉这些人在附近。而上茅房洗澡的时候他们又会自动消失,有这么体贴的刺客么?

    她按兵不动,看看这群人想做什么。

    这一等,就足足等了有十日,终于在今天,乔青出手了。

    “大人?”

    身边田宣的一声轻唤,乔青回过神来,已经扯着他到了御书房门口。顾公公迎上来:“乔大人,正好您来了,玄王爷也在里面呢。这些天啊,两位主子都有些不适,也不知怎么的,您正好给瞧瞧。”

    乔青点点头,顾公公正要进去通报。

    御书房内,已经缓缓走出了两道身影。两人不似平日那边并肩,互相隔着八丈远,轻声聊着些什么。感受到门口有人,同时抬起头来。宫琳琅一见她,便叫道:“你可算是来了,老子有个消息告诉你。”

    乔青挑挑眉:“我也正想问,皇家暗卫是怎么回事。”

    “那好,一件事儿,进来再说。”

    乔青是相信宫琳琅的,对宫无绝也是一样,这两个人并不是疑心重的人。这种感觉说不清楚,明明带着点似是而非的不对头关系,可是宫无绝两人给她的感觉,绝不是卑鄙龌龊的人,嘴上说一套,实际做一套。既然那群暗卫名为保护,她信了。恐怕这里面有什么她还不知道的事儿。乔青正要迈步,便感觉到一道不怎么友好的视线。

    视线的目的地正落在自己的手上。

    狐疑一抬头,便对上了宫无绝晦暗不明的神色,他那么站着,如一株挺拔的松柏昂然而立,微风浮动中,黑色的衣摆荡出凌厉的弧度。那双从来犀利如鹰的眼眸正微微眯着,以自己都不知道的锐利目光,咻咻飞出了一把一把的小刀子,直射对面的乔青。

    哦不,应该说是乔青的手。

    再明确一些,是乔青正拽着田宣袖子的手。

    吃醋神马的最有爱了~

    元宵节快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