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六十二章 对比

第六十二章 对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六十二章对比

    静悄悄的房间里。

    宫无绝盯着桌子上的肥猫和桌案后的少年,还在判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断这究竟是幻是真,整个人如老僧入定,看上去十分的淡定。天知道他现在心里有多毛,乔青来找他干什么?难道她知道了?身侧的手猛然攥起,又觉得不可能。如果知道了不应该是这种反应。宫无绝想过乔青一万个反应,是鄙夷,是抗拒,是疏远?反正绝对不会这么淡定。

    再说,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出对她的心意。这心意连他自己都还不甚确定,她怎么会知道?宫无绝放下了心,深深反思着前段时间的表现,除了有点阴晴不定外,一切隐藏的很好。

    那么也就是说,乔青应该不会是因为此事来找他?

    他心如乱麻的思索着,面色却是不变。

    少年已经再次发号施令:“关门。”

    宫无绝转身关门。

    房门关闭的一瞬只想剁了自己这贱手,这么听话干嘛!

    “噗……”

    那门一关上,外面的草丛里就钻出三个脑袋,陆峰挠着头一脸便秘,他看见什么了?看见什么了?竟然乔公子一句关门,自家从来大爷一样的主子就溜溜的去了,那门关的那个顺畅,那个毫无阻碍,那个屁颠儿屁颠儿:“主子竟然这么听话……”

    陆言使劲儿低头拔草:“耻辱啊耻辱,莫大的耻辱!”

    陆羽仰天思考:“咱不能让乔公子这么压着爷!”

    陆峰陆言一起歪头,眨眨眼:“你要去找她单挑?”

    “哦不,我是说以后这种事儿应该主动接手,去给乔公子端茶递水开门关门……不能压着爷,压着咱们好了,嗯,就是这个意思。”

    “……”

    三人对视一眼,同时仰头望天,泪流满面,这玄王府都让那乔公子给欺负成啥样了!爷啊,争口气啊!

    宫无绝很争气,最起码表面上是的。

    自关上那扇门之后,他便面对着房门背对着乔青,充分表现出一种不想搭理身后人的模样。自然了,其实是陷入在自己复杂的心理活动中,不知道该以一个什么样的姿态面对她。冷着脸?他这五天的阴郁和焦躁早在看见乔青找来的一瞬,便如蔫了吧唧的干麦子被欢乐的小雨水充分滋养。笑脸相迎?靠,面子里子都没了!

    “咳。”

    后面乔青终于等的不耐烦,咳嗽一声作为催促。

    宫无绝努力沉下心来,让僵硬的表情也随之沉稳,大步走到桌案的对面坐下。

    他不是个沉不住气的人,反之,在认识乔青之前不论什么样的时刻,哪怕命在旦夕他也能气定神闲。甚至可以说,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能让他变色,除了她,除了对面这翘着二郎腿盯他看的小子。清亮的目光里带着点儿玩味,宫无绝只当看不见。鹰眸眯着专心致志盯着桌案,好像看一只傻猫打滚儿是个多么有趣的事儿。

    看的全神贯注,一丝不苟。

    谈判这种事,谁先开口便落了下风。

    被某个男人评价为傻猫但是自认为很优雅的大白圆滚滚的身子一顿,嫌弃的朝他喵呜一声,翻了个身子以屁股对着他,坚决展现出一只阳春白雪的猫科动物对没格调的下里巴人的深深鄙视。

    宫无绝自然不会跟一只傻猫去较劲儿。

    他憋着一股劲儿等对面的乔青先说话。

    乔青先说了:“三个事儿。”

    宫无绝很淡定:“嗯。”

    “第一,这五天的虚张声势也差不多了,皇宫里每天去蹦跶的老子开始烦。”其实单纯去蹦跶倒不怎么烦,烦就烦在跟她凑一对儿的人整天板着个杀父仇人的脸,谁看着能痛快:“整个大燕的人都在这事儿中处于云里雾里闹不清了状况,想必玄云宗也是如此。据我猜测,这种不按照玄天规划的游戏方向走的情况,他很快就要沉不住气。”

    宫无绝有些傻眼。

    她说正事儿?

    他自己纠结了半天心理建设了半天她怎么能这么淡定这么理所当然的和他谈起了正事儿!

    那么又该谈什么?膝盖上的大手猛然攥了起来,宫无绝搞不清楚了心里那一团乱麻。既怕乔青看出来,又为她看不出来而带了点儿失落,宫无绝咬着牙绷住自己的表情,不让乔青发现一丁点儿问题。

    对面的男人半天没有回应。

    乔青皱眉抬起头,就见宫无绝的脸色有点儿黑。

    她已经连续看了五天的这张仿佛欠了他千八百万两银子的臭脸,现在完全免疫。你不跟老子说话,爷还懒得搭理你呢:“刚才说的是第一个事儿,下面说第二个。”

    “嗯。”

    嗯个屁,乔青心底狠狠的嗤一声,面上低着头饶有兴致的对大白进行着每日一蹂躏,在大白嗷嗷叫的不爽中,她终于爽快了少许。嗓音淡淡一副公事公办其他的别跟老子瞎扯淡的模样,又给宫无绝最近反复纠结挣扎在那件事儿中的玻璃心来了致命一击:“洛四和项七半月前去追击失踪的乔雨,应该是往玄云宗的方向。但是已经有十天没传递回任何消息。上次你们说双生果我便有起疑。四天前无紫给两人飞鸽传书,连续十只鸽子都没有飞回来,还有沿路上半夏谷的据点,都没见到两人的踪迹。”

    轻重缓急,宫无绝还是分的清楚的:“你是说,被玄云宗……”

    “百分之八十可能性。”

    乔青沉下脸点点头,项七看着爱玩却绝不会耽误正事儿,更何况还有个一向沉稳的洛四。如果只是追击乔雨不可能一路上没收到关于双生果的风声。而那连续十只都联络不到他们的鸽子,就更是说明绝对出问题了。而在这个节骨眼上,她想不到除了玄云宗外还有其他的可能性:“当日无紫和非杏说玄云宗送来帖子的时候说,很笃定我会去,我还想不明白他到底凭什么。现在明白了,说不定两人一出盛京便被人盯上了。”

    宫无绝皱了皱眉,看向对面少年。

    她嘴角微勾出一抹冷厉的弧度。这种笑,他直觉不喜欢,就如当日医术大考后高台上提起乔伯渊夫妇时一般,那种森冷的凉薄的笑,让他整个人透着股疏离的气息。乔青这么说便表示,玄云宗她会去。之前几次鄙夷她怕死没道义,实则说归说,宫无绝也知道乔青不去才是最好的选择,聪明人绝不会选择送死。

    而这一趟,将面临着一路上多少的麻烦和到达那里之后无尽的危机……

    一颗心骤然沉下去,宫无绝却不会反对。

    这个小子看着似是羔羊一般的好脾气,决定的事儿谁又能更改?他倒是想反对,凭什么。知道她也不是那么冷血无情,最起码对待手下和自己人也能付出真心。这对他说不上是安慰还是其他什么,宫无绝忍不住的想,如果今天这人不是项七和洛四,而换成自己呢?他自然不会问这种自找没趣的问题让自己郁闷,他都能想象的到,乔青必然是一脸莫名其妙:你死你活干老子屁事儿?

    宫无绝随手端起杯昨夜的冷茶啜了一口。

    就是这种“干你屁事”,和那天的“不相关的人”,这种感觉真他妈让人不爽!

    “继续。”

    “嗯,最后一件事儿,便是因为前面两件,玄云宗能等,老子也能等。本来玄天想玩游戏,老子不介意陪他玩上一把……”乔青扯了扯大白的尾巴,在一声抗议的喵呜中倒吊着它提溜到腿上,一把摁住想要挣扎的脑袋:“这会儿项七和洛四却未必能等了。我选择主动出击,这边的事儿赶紧了了,去救人。”

    “主动出击?”

    “是,玄天想玩游戏,可以。不过要怎么玩,在哪里玩,什么样的游戏规则……由老子定!”

    宫无绝点头,也习惯了乔青的嚣张。

    然后剑眉一蹙,问:“完了?”

    乔青耸耸肩,两人现在绑在一起,有个若有似无的合作关系,对手皆是那该死的玄云宗,她当然要来跟盟友知会一声:“无紫非杏那边,我已经通知两人做准备了,其他的你看着办。”

    说完了便起身朝外走。

    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直到走到门口,房门打开的一瞬,感觉后面的宫无绝气息骤然冷了下来,危险的声音又问:“你说完了?”

    乔青回头,倚着门框吹一声口哨:“吆,玄王爷这是愿意跟小的说点别的了?”

    这种嘲弄的语气让宫无绝咬牙切齿。

    他承认他就是想找麻烦,他就是看这小子不顺眼,该死的不顺眼!最好一辈子都别再看着她!偏偏这五天他过的浑浑噩噩,想要整理的越发乱成一团,她却还没事人一样的舒坦自在,不因为他的改变产生丁点的不同。

    宫无绝想到这里,端着茶盏一口灌下了剩下的冷茶:“别忘了关门。”

    乔青瞄一眼那人貌似是恼羞成怒的情绪,明显的感觉出那人心情不知为何再一次臭了起来。不过谁心情好呢,你不想搭理老子的时候老子就得滚远,你想了老子还得腆着脸凑上来?搞笑,当自己谁,以为全天下都你鸣凤呢,上哪你都太子爷?

    “遵太子爷令!”

    乔青大摇大摆的走出去,宫无绝心情不好了,她心情顺便变好了不少,果然有对比才有进步啊。

    房门一闭。

    砰——

    摔破茶盏的声音狠狠在房内响起。

    今儿大姨妈驾到。肚子疼,腰酸,电脑前面根本坐不住,我昨天因为删了几千字,算起来是写了十五个小时,电脑前面从早晨九点坐到晚上12点。

    今儿这报应就来了,大姨妈前所未有的疼。断断续续的写了一下午,写一点床上躺一会儿,实在只能发三千了。

    最后,原谅我的厚颜无耻吧,捂脸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