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六十三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六十三章

    天色蒙蒙亮。

    初秋的清早泛了冷意,露珠在鱼肚白的灰暗中滚落树梢,映射着城门口排得老长的进出城队伍。赶早的百姓拢了拢衣襟:“官爷,还没到时辰呢?”

    官兵们打着哈欠看了看天色:“等等吧,还有一刻钟。”

    “开城门,开门!”

    一声粗着嗓子的大吼出自于城内遥遥而来的马匹队伍,清早空荡荡的街道上,最前一匹骏马,乌青着眼圈的朱行健高坐其上。官兵远远一瞧,立马弓着身子迎上来:“原来是朱大人,大人这是要去哪儿啊?”

    “本官出城办事,开门。”掏出块腰牌,给官兵看了看。

    两个官兵立即连连点头,看他一身官服明显是公务在身,后面一行人尽都远行打扮。不敢得罪了吏部左侍郎,两人点头哈腰道:“是,大人,不差这一刻钟了,您给皇上办事儿咱们岂敢耽搁。”一扬手,朝城门处打了个手势:“开城门!”

    城门开启,百姓们连连欢呼。

    朱行健打个哈欠,一脸的不耐烦。

    后面的仆从笑着安慰:“老爷,皇上临时委派也是好的。您这一趟出去啊,等到回来的时候,正好那罪臣乔青就……”手刀在脖子上一比划:“到时候老爷也能睡的安枕了。”

    “谁知道那小子死不死得了!”

    “老爷这话说的,再有四日时间就斩首了,怎的死不了?”仆从这么说,心里也犯着嘀咕,明明是要斩首了,可哪里有个要斩首的样子?就连他一个仆从都看出来了问题,真真是搞不懂。但愿这一趟回来,那人已经了结了,否则老爷啊这辈子都别想睡个安生觉咯:“城门开了,可以启程了。”

    朱行健打马前行,一旁的百姓也不敢抢,都站在一边儿老老实实的等着。

    直到到了城门口,他一勒马缰,转头看着一边百姓中的两个女子。仆从也跟着看过去,两旁一排排的百姓中,天气虽带了点儿寒意,还不至于要套上秋装。这两个女子像是极怕冷,帽兜罩住大半个额,微垂着头看不清面容。只那露出的小半个脸,也是一等一的佳人了!仆从暧昧的眨眨眼:“老爷可是……”

    朱行健摇摇头,这两个女人,有点儿面熟。

    他仔细想了想,也没想到在哪里见过,只觉得这两人特意低调,看上去极是古怪。尤其是他一出现,便垂着头再也没抬起过,像是生怕被他发现。朱行健一路想着:“算了,走吧。”

    马匹队伍终于出了城门,行远了。

    百姓来来往往穿梭如流,一辆极为低调的马车从城门口驶进来,外观看上去并未有什么不寻常,普通的木材,灰色帷幔。官兵正要去查,一只苍老的手撩开帘子递出个腰牌。官兵退下,马车进了城。那两个女子垂着头行到马车前方,悄悄钻了进去。

    马车继续前行。

    清早的盛京开始陆陆续续多起了人。

    待到穿越了整个京畿,从方才那道城门,出了另外一个城门后,一路沿着光秃秃的小道弯弯绕绕的行驶着,一直到远远能听见军营里将士的操练声,马车才算停了下来。车帘一掀,两个女子率先跳下,终于从帽兜里抬起头,一个娇俏明媚,一个温婉可人,正是无紫和非杏。

    “委屈四长老们一路周居劳顿。”

    “嗯。”

    四个迥然不同的老头缓缓钻了出来,青衣大褂,胡子花白,鹤发鸡皮,却是一高一矮一胖一瘦极好辨认。放在一起难免古怪的让人发笑,却又诡异的合衬,一身仙风道骨的气质,就连捋着胡子的动作都一个频率:“你们公子呢?”

    非杏躬了躬身:“公子如今尚不方便来迎接四长老,有玄云宗的人暗中监视着,请长老们恕罪。”

    四人齐齐哼了一声:“倒是好大的架子!”

    “不敢,四长老远道而来,公子自不会怠慢。只不过如今玄云宗处处紧逼,公子也是迫不得已。还请长老们跟随奴婢入宫,一切待宫中见了公子再议。”

    “且慢。”

    四个长老同时一抬手:“还是在这里先说清楚了好,那乔青信中所说,可是属实?”

    “自是属实,万不敢欺瞒长老。我家公子乃是修罗鬼医,想必四长老也了解,那玄云宗想以巫蛊之道陷害公子,没成想太过托大,那东西到了公子的手里反倒寻出了蛛丝马迹成为一道良方!”无紫嘴角一勾,带着丝与有荣焉的傲然之色。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高矮长老语态不明:“哦?”

    胖瘦长老暗含嘲讽:“若我等消息不错,你家公子如今自身都难保。那东西应该不在你家公子的手里吧,大燕皇帝怎会将那蛊虫交给一个暗害他之人?”

    “四长老有所不知,皇上和公子看似反目,实则不过是演了一出戏而已。玄云宗野心太大,早已让皇室如鲠在喉,而两人将计就计,明着是判决公子十日后斩首,实则却是要用这十日时间放松那玄云宗警惕,从而……”听出他话中讥讽,非杏却不怒,四下里看看确定了没人,才凑到四长老的耳边,用一种病不高却足以让所有人听到的声音,恰到好处的解释了一番。

    四长老先挑眉听着,到最后面色越来越古怪,直到非杏说完,四个历经世事的老人皆不约而同露出一副赞赏的表情。那高长老捋着胡子哼笑一声:“诡计多端!”

    四人的脸色稍霁,昂着头一副眼高于顶的模样:“我等来的路上,倒是也听说了那乔青在皇宫里的所为,这等大摇大摆的出入皇宫,没想到竟是瞒天过海之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啊……”

    见四人总算松了口,无紫非杏呼出一口大气,像是如释重负:“奴婢代公子感激长老们相助。”

    “相助就免了吧,莫要说的这么好听。若非因为那蛊虫,我等也不会走这一趟。”

    “是。”无紫非杏好脾气的笑着:“能得半夏谷四长老出山,奴婢们感激不尽。”

    “走吧。”

    四人发了话,无紫非杏点点头在前面带路,一路踏着干枯的地面寻到了一口硕大的古井前。里面已经干涸,望下去黑黝黝一个深洞,正是当日跟踪韩太后寻到的那条地道。一头是此处,连接京郊军营和一处毁掉的兵器作坊,另一头便在皇宫里。

    “四长老,这便是通往皇宫的地道。如今玄云宗在各处密切监视着,只能委屈长老们从此处入宫。”无紫当先跳了下去给四人带路,四人倒是也没说什么,原地一跃,纷纷跳了下去。

    最后留下非杏殿后,四下里看了看,像是在确定四周无人,才消失在古井内。

    待一切恢复平静。

    远远一片草丛中缓缓露出两个男人的影子,正是去而复返的朱行健主仆。

    朱行健半天没说话,那仆从小声问道:“老爷,幸亏你半路上察觉不对又折了回来。这可怎么办,那乔青太也奸猾,原来明着是和皇上演戏,暗着竟有别的准备!还有那刚才的四人,竟是半夏谷的四大长老……”

    “天赐良机!”

    仆从一愣,观察着朱行健,见他一攥拳头,绷起条条青筋,说不上是惧怕还是兴奋。

    刚刚那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女人说话声音压的虽低,他却听得七七八八明了了一个大概,只是可惜那关键时刻却又断断续续,只听到蛊虫,药人,玄云宗之类的词语。朱行健眯着眼睛盯着几人消失的洞口,眼中精光闪烁。乔青这些天毫无动静,这本也不像她的行事作风,如今只听方才那只言片语,他就可以肯定那乔青定然在暗自操作一项极大的阴谋,而这个阴谋和她的罪名甚至和玄云宗有关!如果将此事报告给玄云宗……

    仆从恍然大悟:“老爷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让少爷转入内院?是了是了,外院子弟总归隔着一层,这确是天赐良机,一旦能进入玄云宗的内院,少爷从此前途无量啊!可是……这岂不是会得罪了皇上?”

    朱行健冷哼一声:“皇上也太过不自量力,竟会想要对付玄云宗,那样一个庞然大物岂是说动就动的?”

    “老爷,这等话可不能乱说。”

    朱行健看他一眼:“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

    “是,老爷,奴才定不会……呃……老……”仆从说到一半,张着大嘴猛然倒了下去。

    老子只相信死人不会乱说!朱行健站起身,望着那口古井,想到方才所听的一切,嘴角勾起个阴厉的弧度。乔青,你可曾想到自己计划的一切都会被老子破坏?想要研制出药人,玄云宗必杀你!

    *

    “阿嚏!”

    连着打了一路喷嚏的乔青,摸摸滚烫的耳朵:“难道伤风了?”

    后面跟着的陆言探过脑袋:“说不定有人在想你呢?”

    “唔。”乔青摸着下巴,觉得这也不无可能,眼风四下里一扫,皇宫里的小丫鬟们尽都低着头思春状。乔青笑眯眯拍了拍陆言的肩:“嗯,应该是有人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老子。哎,人帅没的医啊!”

    陆言抚额,他真的只是随便一说。

    一转头,看见和乔青手腕相连的他家主子,脑袋死死的扭到一边,偏偏那耳朵尖儿泛着点古怪的红色。陆言眨眨眼,对号入座以至于心虚无限的宫无绝瞬间瞪过来,他立即低下头不敢再看。

    宫无绝以拳抵唇,咳嗽一声,一晃铁链,拉着乔青继续往前走。

    两人这是例行的每日宫中一晃悠,正准备往太医院的方向去。一路走着,乔青和宫无绝依旧不说话,宫无绝还沉浸在自己的纠结里,乔青是压根儿就懒得搭理他。这冷战的沉默气氛一直到陆峰顶不住了,悄悄凑上来:“乔公子,其实有个事儿属下一直没想明白。”

    “唔?”

    “当日,你要和皇上将计就计,但是也总该查一查啊,怎么皇上就直接给定了罪呢!”

    “查什么?”

    “当然是查线索啊,指不定查出了什么,当下就把此事给了了,也不用麻烦这许多日。”

    宫无绝这三个手下,陆言最有谋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陆羽最为狡猾,大抵什么偷鸡摸狗的事儿他都有一手。陆峰则身手过人,坦率耿直。乔青朝陆言扬扬下颔,那意思——这么低智商的事儿,你搞定。

    陆言接到命令,瞬间扇子一张,摇晃道:“查不得。”

    陆峰挑眉:“为何?”

    “你还记得那两张药方么,上面清清楚楚多了两味药,乔公子说不是她开的,可那字迹根本无从分辨。后来咱们又暗中验过,除去字迹之外,连墨汁都是一模一样的。一旦往下查去,扯出了这两张药方,就是乔公子加害皇上的再一个证据。除了药方之外呢,玄云宗可会还有其他的准备,这一查,只会让乔公子的罪名落实的更彻底。玄云宗既然要动,就不会没有准备的动,只说那盒子吧,谁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到公子床下的,根本神不知鬼不觉。”

    陆峰也不笨,只是想问题没有陆言一弯三绕,这会儿立即明白过来:“就是说,那玄天既然做了,就肯定不会留下纰漏。哪怕是查,也只会再一线连着一线查出更多对乔公子不利的东西。反倒不如不查,直接以当初那一方盒子定下乔公子谋害皇上的罪名。这些天让他们越来越摸不透,才会临时做出一些准备不够充分的动作。”

    “孺子可教。”

    “那他们如果没有动作呢?”

    “那更简单了,他们没有动作,就下个套子引他们动作。再不济,只要将那蛊虫推翻,乔公子不就脱罪了笨!”

    陆言一扇柄敲到陆峰脑袋上,他隽秀的脸刷一下通红。乔青笑笑,从两人的交流想到了项七和洛四,想来玄云宗为了引她去,那俩蠢货应该暂时无恙的吧。

    说话间,已经走到太医院的门口。

    早都习惯了她这时间的老太医们,这个时候反倒一个劲儿的朝门口望,见乔青又来了,又是害怕又是好笑。这乔公子还真真是胆大包天,再有个几日都要斩首了,也不急,就每天来皇宫瞎溜达。经过这几日乔青来串门子,反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倒不像一开始他们那么惧她。倒是那些贵族子弟,眼见着时间差不多了,都一个个抢着找下了不在太医院的工作,集体溜走了。

    “玄王爷,乔公子。”老太医们打着招呼。

    乔青大摇大摆的走进去:“诸位今日可好?”还不待老太医们说话,乔青接着一屁股坐下:“有什么不开心的一定说出来,让老子开心开心。”

    老太医一噎,还是这招人恨的性子啊!

    宫无绝在一边坐下,乔青扭头不看他,随手顺了一方桌案上的点心,一边吃一边笑眯眯问:“说说,今天皇宫里有什么喜事儿,我看你们一个个红光满面。”

    “咱们太医院能有什么喜事儿,最大的喜事儿就是皇上的身体了。”

    “好了?”

    “可不是,咱们的方子还是那个方子,皇上都小恙了多少时日了,一直不见好转。反倒这几天不知怎么的,一天比一天好,啧啧,尤其是今天,那红光满面的,脉象也完全平稳了,先皇保佑啊!”

    老太医说的一脸虔诚,乔青撇撇嘴,就宫琳琅那群狂送免死金牌的祖宗,估计也保佑不出什么好鸟。一眼瞧见站在侧门的田宣,想是站了有好一会儿了,捧着一叠药方若有所思。见乔青招手,笑着迎了上来:“院首大人。”

    整个太医院都改了口,也只有他还坚持着叫她院首大人。

    “坐,最近还习惯?”

    田宣看一眼她身旁坐着的宫无绝,像是没敢坐下,站着回道:“是,习惯多了。”

    “你这人啊,估计不习惯也不会说出来的,那群小子没再欺负你吧?”乔青往嘴里塞了块儿糕点,味道不错,吃的眯起了眼睛像朵花一样。宫无绝皱眉看着笑的春风满面的少年,再看看她面前的田宣,不爽的咳嗽了声:“走了。”

    乔青抬头:“上哪去?”

    宫无绝四下里看看,见不少人都好奇的望着他,一对上他的目光立即低着头满桌子忙活,不过那耳朵却是一个个伸的老长。宫无绝冷冷对她打了个眼色,乔青恍然大悟,回头朝田宣道:“过两天再聊。”

    宫无绝逮着她就走。

    直到两人走远了,老太医们才抬起了脸,摇摇头:“还过两天呢,再过两天都好斩首了。”

    “你觉得没,乔公子倒是一点儿都不紧张啊。”

    “这倒是,有点儿有恃无恐的感觉,难道玄王爷会保她?”

    “诶,那两人往哪里去的?连着好几天都是往那边走,那方向不是出宫的啊……”

    众人皆探着脖子往那瞧,见两人远远走去了冷宫的方向,那边少有人烟冷冷清清大晚上的往那种荒僻地方去干嘛?几人对视着挤眉弄眼一脸惊悚:“不会是去打野战吧?啧啧啧,没想到啊,竟然这么重口味。”

    老太医们奸笑着缩回了脑袋,徒留田宣望着那个方向,久久站着。

    这一章好多伏笔,内容太多,想不到名字了,算鸟。

    明天乔青就出宫了,开始写盛京外面的事儿,哦也,终于可以换个场景了,我很哈皮~

    吼一嗓子,明天万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