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六十五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六十五章

    虽然满眼晃荡着山寨版很让人无语,但是另一个问题也算是解决了。

    乔青极富阿Q精神的想,这下子也不用换衣服了,哪怕她光明正大的站在玄云宗的眼前,高声大吼着“老子是修罗鬼医你们来杀啊来啊”,恐怕换来的也只有一个不屑的白眼儿而已。

    这算不算是出师大捷?

    想着想着便在客栈硬邦邦的床板儿上睡了过去,睡前的唯一一个想法就是:还是乔府的床铺软啊,嗯,宫无绝那张也不错。

    乔青这一觉,一直睡到天擦黑。

    之前在马车上一路颠簸都未睡好,到达四方城的时候又是大中午,待到她晚上睡醒迷瞪瞪的望着外面漆黑的夜,才意识到,时差倒了。她用了十分钟的时间让自己从起床懵中清醒过来,这才出声唤道:“非杏。”

    非杏端着水盆走进来:“公子,已经丑时了。”

    “这么晚了,客栈还有东西吃么。”

    乔青一边净面,一边咕哝着。非杏望了望天,公子这个时候起床,不是应该先问问兰萧少爷么,没良心啊没良心:“有的,最近这条路客流量可大的很,客栈都变成通宵营业了。不过公子还是别下去了,奴婢一会儿去吩咐小二,就在房里吃吧。”

    “唔?”

    乔青从面巾中仰起脸,挑眉询问。

    “也不知怎么的,晚上的时候陆陆续续涌进来极多的武士,四方城里的客栈一下子便爆满了,不少人在底下就着个旮旯过夜呢。现在楼下满满的都是提刀带剑的武士,那气氛……”非杏想了想,这么形容:“剑拔弩张的。”

    乔青一愣,这么奇怪?

    若说都是去往玄云宗,四方城客栈爆满也情有可原。可明明中午的时候还有空房,到了晚上便供不应求到要打地铺了?除非是什么原因让住在这里的房客中午退了房,晚上又不得已再回了来……

    “是够奇怪的,兰萧少爷晚上醒了一趟,还准备下楼去用膳呢。刚走到楼梯口,就吓的兔子一样逃回房了。”

    乔青撇撇嘴,洗漱完毕,一身清爽。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看看去。”

    站在二楼的长廊上,终于感同身受了非杏的形容,剑拔弩张。她倚着廊栏往外瞧,楼下一个大厅里灯火通明,桌子椅子几乎满座,这么看下去乌压压一片的脑袋瓜子。剩下还有不少人倚着墙根儿打坐休息,然而这么多人,却没有一丁点的声音。不论是吃饭的,过夜的,尽都手不离剑警惕的盯着四方,仿佛一有不对就要抽剑跃起拼个你死我活。

    小二小心翼翼在堂内穿梭着,忽然碗盘碰到桌面带起声颤巍巍的脆响。

    响声一起,所有握住剑柄的手都是一紧。

    尤其是小二身前的两个男人,一个八字胡,贼眉鼠眼,一个刀疤脸,凶神恶煞。那刀疤脸连剑都抽了出来,霍然起身如临大敌。明晃晃的剑芒反射在大堂内,小二噗通一声跪下,连连磕头满脑门的大汗:“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刀疤脸扫过四周,看向一众投射来的鄙夷目光,脸上挂不住了,一脚踹在小二胸前:“滚,笨手笨脚!”

    “谢谢大爷不杀之恩,谢谢大爷。”

    那小二朝后一仰,一屁股坐到地上,什么也不顾赶忙爬起来捂着胸口朝后堂跑。堂内再次恢复静寂。那刀疤脸刚刚坐下,剑锋还没归鞘,便听一声阴险的嗤笑自旁边响起:“胆子这么小就莫要留下了,夹着尾巴回去也省的一不小心送了命!”

    堂内四周皆有人哈哈笑出声。

    刀疤脸举着剑一指说话的人:“你说什么!”

    那人也摸上手边的兵器:“说你胆小如鼠一点响动吓的尿都要流出来了,熊包德行还不如早些回家搂着媳妇热炕头去,留下也不过是两手空空,说不得一条小命便喂了万厄山的凶兽!”

    “你找死!”

    刀疤脸举着剑就冲了上去,那人不慌不忙只见绿光一闪,他便轰然倒在了地上。

    “绿玄!”

    “是绿玄!”

    四周响起不少惊呼,再看那说话之人已带上浓浓忌惮。八字胡男人大惊失色,冲上去扶起只剩下一口气儿的同伴,却不敢出手,撂下一句狠话趔趔趄趄的跑了。

    堂内一时无声。

    众人垂眸思索着,有的面露难色,有的脸色凝重。极久极久的沉默后,有几个人从地上坐了起来,收拾好细软垂头丧气地出了客栈。倒是还有一部分挣扎了片刻,便被眼中的一丝贪婪之色给压了下来。之前那男人收起武器得意一声冷哼,环顾四周还留下的人扔出一句不屑:“不自量力。”

    “呵,好大的口气!”

    客栈之外,伴随着这句挑衅的狂言,稀稀拉拉的脚步声远远传了进来。

    所有人回头看去,映入眼帘的便是一队年轻的男女,乍一看足有十几人之多,尽是绫罗绸缎华衣美服。走在前面的一双男女,女的相貌明丽,一身百碟穿花裙层层叠叠,脸上带着点矜骄之色。男的高昂着头,眼睛不离之前动手的绿玄男子,射出一波又一波的挑衅轻蔑。

    绿玄男子皱起了眉头:“你是何人?”

    他却并不理睬,带着人大步走了进来,寻了个正好空出来的桌子,殷勤的让身边女子坐下:“这等粗陋地方委屈师妹了。”

    女子巧笑嫣然,款款坐了下去:“脏是脏了点,出门在外也没那么多讲究。”

    旁边众人纷纷落座,瞧着两人恭维着调侃:“方师兄对林师姐真是好啊,郎有情妾有意,可要羡煞咱们了。”

    那林师姐眼中掠过丝厌恶,捂着嘴笑道:“你们可莫要乱说,若是被旁人听见可要误会了,方师兄从来仁厚,对大家都是好的。这一路上全靠了方师兄保护咱们,否则啊,你们一个两个都要成了凶兽的腹中餐呢!”

    一旁的少女们吐着舌头不敢多说。

    那方师兄也仿佛看不出女子的推托,反倒以为这是赞赏,昂着头越发春风得意。一群人就这么聊了起来,旁边的绿玄男子挂不住了面子,再吼一句:“你们是什么人?”

    “哼,我是什么人?”方师兄这才看向了他:“你还不配知道!”

    “噗——”

    一声喷笑由角落里响起。

    方师兄霍然扭头,除了他之外,客栈里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这笑声吸引去。原因无他,本来这群人看上去便不怎么好惹,言语间高人一等,像是大宗门里出来万厄山历练的子弟。尤其是那被唤作方师兄的人,对着那绿玄男子都是满满的不屑,可见是有真本事的。众人摸不清他们的身份,没有人胆敢插言。

    而这声笑,无疑是对那方师兄的挑衅。

    客栈里的一方角落,大亮的灯光正是个死角,那里幽幽暗暗看不太清晰,可见三人围桌而坐。正对着他们的是两个丫鬟打扮的女子,一个低着头默默扒饭,另一个一脸茶水仰头发出一声哀怨的大吼:“公子!”

    对面貌似是公子的红衣男子,笑嘻嘻把丫鬟脸上的茶叶梗子给摘掉:“误会,误会。”

    正是乔青主仆。

    乔青一边给无紫擦脸,一边高声招呼小二:“再上一桌。”

    那小二原本是极怕的,不知怎的被这红衣公子一唤,含着笑意的嗓音瞬间打破了紧绷的气氛,点头哈腰屁颠屁颠的便去了。乔青背对着众人,看不清她的模样,方师兄冰冷的目光带着怒意射过来:“你笑什么?”

    被喷了一头一脸茶叶的无紫,自然是不敢跟乔青发脾气的。一肚子郁闷没处发泄,直接扭头劈头盖脸的骂过去:“脑子有病吧我家主子笑什么关你屁事啊以为自己是谁呢什么都想管我家公子房事和不和谐用不用也跟你报备啊连个女人都搞不定了还管这管那的管的倒是多一个大男人娘们唧唧的闲着没事儿逮着人就问人笑什么咱们笑什么跟你有半毛钱关系没有啊这不犯贱找骂呢么……”

    乔青抚额。

    非杏喷饭。

    听着无紫一句一句不带换气儿不带重复的机关枪一样的破口大骂,把后面那方师兄骂的脸都绿了,满堂宾客听的瞠目结舌,禁不住两人一起憋着笑。果然是无紫啊,暴力女人。

    终于,一炷香的时间之后。

    无紫深深深呼吸了一口,咂了咂嘴巴骂舒坦了,又恢复成笑靥如花:“诶,这小二怎么还没上菜呢,公子饿不饿,奴婢再去催催吧。”

    乔青甚至听见了眼珠子脱眶而出满地骨碌滚的声音。

    方师兄那张脸,何止是绿了,他刚才完全被这丫鬟的泼辣给骂懵了。以他方展的身份从来让人追捧,何时受到过这样的羞辱。反应过来一张脸赤橙黄绿青蓝紫难看的不成样子。唯有一句,回荡在耳朵边儿上:连个女人都搞不定了。这绝对是戳中了他的心窝子,他追求师妹林书书多年,万事捧在手心上从来好脸儿相迎,她虽待他也算和善,却从来没给过一句准话。

    方展拍案而起。

    还不待说话,一边林书书已经冷哼一声:“小小奴婢竟敢如此放肆!这位公子,贵家的下人也太没教养,说不得,本姑娘便要帮着公子教训教训了!”

    话音没落,一道绿色的玄气便倏然射了过来。

    “绿玄!”

    “又是绿玄!”

    一边响起阵阵大呼,这一小小客栈里,竟然卧虎藏龙有两个绿玄。再想着这女子换那男人为师兄,岂不是那男子的玄气更加深厚?开始的绿玄男子更是感同深切,这女子的玄气比他还要精纯上几分,暗叹着幸亏有那不知死活的三个主仆先给探了路,否则今日可要危险了。

    这一切的思绪只在眨眼间,待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瞬间张大了嘴巴。

    所有人此时都是一样的表情,目瞪口呆。

    刚才那道玄气射过去,竟是到得那三主仆的跟前儿无声无息的便……消失了?不错,消失,谁都没看见那三人有何动作,玄气却好似外强中干一样,在一瞬间蔫蔫巴巴的消散了。

    高手!

    有人霍然起身,骇然的望着那三个主仆。

    “怎……怎么会……”林书书茫然四顾,她刚才那道玄气完无留手,本就是为了取那嘴贱的丫头性命!却怎会变成这样?她不信邪的再次发出一道玄气,同方才一样,眼看着她全力而出的玄气到了那方桌子之前,再一次化为了泡影。

    最诡异的是,那三个主仆竟是连动都没动。

    红衣男子悠哉喝茶。

    两个丫鬟不屑冷笑。

    林书书猛然看向身边的方展:“师兄……”

    这一声唤,缠缠绵绵娇娇柔柔让乔青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集体阵亡。

    那方展更是连魂儿都掉了,什么都顾不得只想着替师妹讨回这场子:“怪不得胆敢如此肆无忌惮,原来竟是有两把刷子!”

    话落,出招。

    青色的玄气却未引起轰动,有了方才那一诡异的场景在先,众人也只叹了一声果然这男人更是强悍。而同样的,这道玄气亦是在桌案前无声消散。乔青放下茶盏,倒是有点意外这方师兄的天赋,当时乔文武回乔家的时候,只是个绿玄就狂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这男人不过二十岁的样子能达到青玄,倒是有狂妄的资本。

    她摸着下巴终于回过了头,目光定在那林书书的身上,十五六岁的样貌的确清丽明艳,不过眼中的小心计太过明显:“姑娘不是要帮着在下教训教训丫头么,唔,这两个丫头也的确是不懂事,是该要管教管教了。姑娘请便,在下绝不阻拦。”

    乔青说着,素手一扬,一个“请”的姿势表达了极为诚挚的意愿。

    在场的人不由发出一阵闷笑。

    这男子也太阴险,明知道对方已经出手了三次,根本就碰不得她们一根汗毛,此时说出这种话岂不是让人郁闷死。

    林书书还沉浸在乔青的面容中,那昏暗的客栈一角,红衣男子转过头的一眼,她便整个人处于震撼之下,好个俊美男子!然而听完了她的话,又见她看着自己根本就没有其他男人呈现出的痴迷,反倒是一丝不屑闪过,便整个人羞愤欲死。方展将林书书护在身后,四下里看着,忽然抱起拳头高喝道:“在下玄云宗方展,不知是哪位前辈在此,可否卖玄云宗一个薄面。”

    林书书一愣,也瞬间反应了过来。

    师兄在玄云宗可说是年轻一辈中的天才人物,这男子根本不可能压得过他,至于那两个贱丫头,就更没有可能了。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周围隐藏了一个高人。而这个高人不知为何,竟会在刚才出手帮了她们一把。

    林书书也抱拳问道:“在下玄云宗林书书,家父乃是玄云宗长老林寻,不知前辈能否卖家父一个薄面,小女在此感激不尽。”

    “霍……”

    一阵抽气声此起彼伏。

    竟然是玄云宗的人!难怪这两个年轻男女都是高手了。

    唯一没有惊讶的便是乔青了,早在他们进入客栈的时候,乔青便推测出了这些人的身份。玄云宗的人,身上都有着一股子高高在上不知天高地厚的德行,见谁都用鼻孔看人。她冷笑一声,看着依然在抱拳问向半空的两个傻鸟,忽然嘴角斜斜一勾……

    这阴险的笑容一出现,无紫和非杏就集体向那群玄云宗的人投去了一个慰问目光,兄弟姐妹们,一路走好吧!

    “玄云宗……”

    半空中果然回复了一声低沉的呢喃,这声音非远非近,因为压的极低倒是像一个老者发出,似是在思索。方展立即惊喜的四处看:“是是是,我等乃是玄云宗子弟,前辈可是识得我宗长老?”

    他问完,顺便朝“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着乔青阴狠的飞去一眼,只要确定不是这主仆三人,他就完全没了顾忌,定要让这不知死活的三人受到教训!但是另一方面,还要确认这前辈高人和她们没有关系。

    “长老……哼,就是玄天亲至,也得喊老夫一声爷爷!”

    方展一惊,和同样大惊失色的林书书对视一眼,一旁玄云宗的子弟们捂着嘴巴不可置信。宗主亲至也要唤一声爷爷?他们不敢确定这是真是伪,若是真的,那此人该是有多强?可若是假的……先不说这前辈说话底气十足,就说人家一个隐世高人,至于拿他们耍乐子么。

    方展朝半空中行了一个大礼:“见过前辈。”

    “嗯,玄天那孙子近来可好?”

    无紫非杏死死掐着自己的大腿,两张俏脸憋的通红通红,看着自家主子一边喝茶一边极其淡定的唤人家宗主孙子,再看看玄云宗那些子弟吃了屎的表情,敢怒不敢言,半信半疑完全一头雾水。方展顶着一张紫气东来的脸,抽搐着嘴角不敢怠慢:“是,前辈,宗主一切都好,多谢前辈挂念。”

    “嗯,如此甚好,老夫出山不久,今日路经此地,一来得知那孙子一切都好,了了老夫的一宗心事。二来,今日巧遇故人之后,顺手帮了一把,老夫心怀大慰啊!”

    这声音狂笑起来,几句话也让在场的人听了个明白,那孙子,指的自然是玄云宗宗主了。而那故人之后,恐怕就是旁边角落里那主仆三人。方展恨恨然的握起了拳头,如此一来,岂不是没了教训那小子的机会。然而这声音再一转:“听说万厄山上出了点什么麻烦……”

    “是,前辈,我等本是入山历练,没成想每次走到一处山腹里,都会遭遇一群凶兽的袭击。这群凶兽为鸟,力量极为强大,它们分出一部分疯狂的袭击我等,剩下一部分盘桓在一处山壁上。几次试探之下,我等斗胆猜测这些鸟群定然是在守护什么东西。正奉宗主大寿,便想取了那东西为宗主贺寿来着。可是不知为何,这个消息竟然突然走漏。如今留在四方城的……”他扫了一圈客栈内的众人:“尽都是为了此物。”

    “哦?那这么说,你们也不知那物为何?”

    “我等绝不敢蒙骗前辈。”

    “原来如此,可惜啊,老夫明日清早便要离开,否则倒是可以和你们一同走上一趟……既然那万厄山如此凶险,不若你们便带上我这故人之后一程吧……吴家小子……”

    乔青立即起身,满面恭敬,演技之好让无紫非杏连连翻白眼:“小子单名一个珏字。”

    “好,你玄气不精,切不可单独行动,便跟着玄云宗一道过万厄山吧。”

    “是。”

    一个字之后,半空中便没了声音。

    等了良久之后,想是那前辈已经离开了,方展等人才齐齐松下一口气。

    乔青转向他们:“多谢阁下带路了。”

    “哼,莫要给咱们添麻烦便好!”

    那方展先是不忿冷哼,本来那群凶鸟便极难对付,更何况还有满城人都在打着那不知是什么的主意。那前辈方才又透露出此人玄气低微,竟然要带上这么个脓包!方展越是想,便越是烦躁,忽然一抬头,看见眼前这小子一张弱不禁风的脸,眼中一抹精光迅速划过。既然那前辈明日便启程出发,那么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带着这小子过了万厄山,也算是完成了那前辈的交代。

    吴家……大燕之中,并未有姓吴的大宗门大家族。那前辈既然比宗主的辈分还要高上许多,想来年纪定然过百,恐怕这吴家早已落没了。想到这里,方展便换上了笑脸:“好说,不知吴公子祖上……”

    乔青暗笑一声,脸上悲悲戚戚:“哎,莫要再提了。”

    果然如此!

    方展和林书书对视一眼,交流了一个同样的意思,既然没有了后台,那还不是一切都是他们说了算。到时候一旦出了山,寻个没人的地方……神不知鬼不觉便是那前辈以后问起,也无从查证。

    林书书笑靥如花分毫看不出心底的嫉恨:“吴大哥,方才是一场误会,真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呢!吴大哥是前辈的故人之后,前辈和我们宗主也有些交情,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吴公子上去休息一下吧,待到明日清早,我等一同出发。”

    一场插曲很快结束,从剑拔弩张到得后来,乔青和这方展称兄道弟各怀心思,最后还是被方展等人热络的送回了房间。下面的人不免羡慕这姓吴的小子好命,竟然靠上了玄云宗这等大树。倒是也有聪明的,默默为这小子同情了一把,按照那方展和林书书之前的所为,不过丫头一句话便想置人于死地,恐怕这吴家小子活不了多久咯!

    而此时此刻,众人或羡慕或嫉妒的三个人,正窝在房间里面哈哈大笑。

    无紫和非杏抱着脑袋险些要学大白打滚,公子这一招可真是高啊,不但轻描淡写的将那万厄山的事问了个清清楚楚,还骗得他们一同带路进山。到时候……两人嘻嘻哈哈的对视一眼,已经预见到那群人的悲惨下场了。

    “公子,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啊?”

    乔青走到床前,一把提溜起鸠占鹊巢的大白,整个人仰了进去。想来玄云宗的人是不敢欺骗那劳什子前辈的,既然他们说不知道,那恐怕是真的不知道了。之前便疑惑这些人是因为什么又折返了回来,可是一个个讳莫如深的样子,她便顺势这么打探一二。如果说都是为了这个东西才留下的,那便解释的通了。

    万厄山上凶兽众多,恐怕那些人得知了这个消息,白日里已经试过对付那群凶鸟。可惜无功而返又不愿放弃那群鸟守护的东西,晚上自然没人敢呆在凶兽环绕的山中,便全部回返了来,造成了四方城内客栈爆满的情况。若是说,一早便知道了是什么,恐怕还有人掂量掂量值不值得,问题就出在那东西究竟为何,众人全不知情。越是如此,便越是会把它联想的珍贵非凡。

    至于玄云宗那伙人,一行人的实力在她看来只能说马马虎虎,但是在这四方城里却算是拔了尖儿的,尤其是人数众多。结果却连那群凶鸟守护的东西是什么都没看见,只能说,那群鸟的力量很强。如果她自己去,对上一个两个自然不怕,怕就怕这一群的凶鸟冲上来,到时候左右开弓极为麻烦。

    现在正好,有这一群炮灰开路。

    眼中一抹奸诈的光闪过,乔青笑眯眯抓着大白枕在脑后当猫肉枕头。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众人早早便等在了客栈门口。

    已经有不少急着捷足先登的天没亮就出发了,玄云宗的人也急着走,可惜一早答应了那个前辈,只有呆在这里等那姓吴的小子。乔青这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方展连续敲了几次门,就在最后差点要暴跳如雷破门而入之时,那门终于开了。

    乔青精神奕奕的走出来:“方公子,你也起的这么早啊。”

    方展险些一口血喷出来,只看这小子的面色,就知道昨天睡的有多好!难为他们在客栈外面等了整整一上午。这该死的小子,等过了万厄山有你的好果子吃:“吴公子,若是你耽误了我等寻宝的大事儿,便是有那前辈撑腰,我等也不会放过你!”

    乔青微微一笑,丁点都不担心:“在下虽然玄气低微,但是眼力尚可。这四方城内恐怕阁下这支队伍才是最强的一支,剩下的人不是散修便是三三两两的结伴,阁下又有何好怕?有人去探探路,不是更好么。”

    走上来的林书书心下一惊。

    她盯着这张俊美的脸几乎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她嘴里说出。这人笑吟吟的表示让那些人去探路,让她心下倏地凉了下来。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他们的计划能成功么。林书书升起个不好的预感,可别赔了夫人又折兵,可再想一想,此人玄气低微是事实,那前辈说的绝不会有错。

    不管什么样的心机,在绝对的武力值面前,一切都是空谈!

    乔青扫过她的脸,心下冷笑一声。昨晚那绿玄虽然狂妄,但是有句话说对了,不自量力。那群人被贪婪冲昏了头脑,哪怕没有玄云宗的人,他们也定然会一拥而上:“走吧。”

    众人启程出发。

    并未乘坐马车,一路步行上山。

    山林中路不难走,但是马车行进的声音会引来凶兽的袭击。乔青带着昨天睡了一整夜完全一头雾水的兰萧,后面跟着无紫非杏,完全无视了前面急的抓瞎的玄云宗众人,一路晃晃悠悠欣赏着景色。

    兰萧扯扯她的衣摆:“不是说山中尽是凶兽么?怎么走了这大半天……”

    乔青也奇怪的很,走了这半天,别说凶兽了,连只野鸡都没看见。一路上静悄悄的,只有脚底踩过枯枝的声音,静的人心里发毛。这哪是什么凶兽遍布危险丛生的万厄山?可是偏偏地面上,不时可见凶兽曾经行过的痕迹,就好像这些原本生活在此地的凶兽,远远看见他们来了,都躲了起来一般。

    乔青正皱眉想着,便见兰萧盯着她半天。那目光……就仿佛看见了一只披着人皮的顶级凶兽。

    乔青摸摸鼻子:“干嘛?”

    兰萧瞄一眼前面的人,小小声弱弱道:“是不是你凶名在外,连凶兽都被你吓跑了?”

    后面无紫非杏捂嘴笑,乔青的回答只有一个字:“滚!”

    两人斗着嘴,尽都没注意到怀里的大白仰头打了个哈欠,露出嘴巴里两排尖利的小牙齿,森森得意。

    “吴公子……”

    前面方展冷着脸喊一声,乔青立即微笑扭头:“走走走,咱们快一些,我好像已经听见有人打斗的声音了。”

    方展不屑的嗤笑,听见有人打斗的声音?你以为自己是紫玄么,这里距离那鸟群之地尚有大半个时辰的路程,就连他都没听见任何的声音。方展懒得再理这人,一路上的不顺眼加上今早的耽搁和昨夜结下的仇,他已经打定主意一旦得到了那个东西,待到翻过这万厄山就将这四个人杀了!

    这阴狠落入乔青的眼里,她垂下眸子轻笑一声,扯着兰萧跟了上去。

    小半个时辰后,方展等人也听见了远远的打斗声微弱传来。空气中开始弥漫了血腥的味道,挥之不散,可是奇怪的,竟然一路走着还真没看见一头凶兽,和他们之前在万厄山中历练的情况截然不同。方展心下一沉,只怕是这血腥气将凶兽都引到了那方,到时候可更难对付了。

    众人加快了步子。

    渐渐的,让人作呕的血腥气息已经浓郁到极致,打斗声,惊呼声,惨叫声,撕扯声,声声清晰的听入耳里。直到转过一个山坳,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开阔的一个山腹里,终于一切都映入乔青眼帘。

    方圆足有百丈的一大片空地,两侧是高耸入云的山壁,而一侧的山壁上,一群硕大的鸟类徘徊在某个洞穴前。这鸟群足足有数十只之多,每一只都足有半人小,瘦骨嶙峋的尖利爪子呈灿金色,烈日下闪烁着极为凶悍的厉芒。还有另一群数十只,正在和空地上的近百个人厮缠着,鸟翅一扇,便是一股猛烈的腥风,鸟爪一抓,便有一声凄厉的惨叫。

    这鸟群的力量大概单只可在黄玄上下,可禁不住多。这些人互相之间存有芥蒂,和鸟对抗的时候还要防备着有人偷袭,而鸟群却极为默契,一时将这些赶来的武士们打的如山倒。尤其不知什么原因,她们一到,这些鸟就仿佛整个发疯了一般,越打越是疯狂。就连上面的那些都尖叫着俯冲下来,冲入了战局。

    地面上已经叠起了十几具尸体,更不用说那些残肢断臂,满地血红。

    方展二话不说带着人冲了上去。

    后面还有诸多的武士源源不断的到达,尽都红着眼睛一扫那鸟群方才栖息之地,贪婪大吼着冲了进去。

    乔青隐在后面,狐疑的四下里看看:“有没有觉得古怪?”

    无紫非杏点点头:“公子是说,这些鸟不来袭击咱们?”两人一指前方,那些杀红了眼睛的鸟在人群中疯狂的扫虐着,偏偏他们后退的这里竟然没有一只上来,的确是古怪,古怪的连两人都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家主子是一只披着人皮的顶级凶兽了。

    乔青瞪过去,两人立即干笑着望天。

    不管这些鸟是怎么想的,既然没有人来袭击她们,她更乐得轻松。她抬头看向之前鸟类栖息的那里,极高极高的山壁上,有一片黑漆漆的地方,像是一个洞穴口,恐怕这群鸟守护的东西便在里面。

    “这些鸟是什么品种?”

    提起这个,乔青瞬间弯起了眼睛,清亮清亮的黑眸笑成了一双月牙:“金足鸟!”

    兰萧眨眨眼:“什么东西?”

    “一种翼州大陆上极为罕见的鸟群,此鸟凶残暴戾,以人肉为啖。鸟胆可入药,并且是绝好的药!”乔青非常之欢脱,这绝对是意外收获了,不论那东西是什么,只得到这一大群的鸟胆,都做梦也会笑。

    这副仿佛已经看到了无数的鸟胆朝着她哗啦哗啦飞过来,乖乖飞进她的药炉里的猥琐表情,让兰萧弱弱抖着腿,一针戳破她的美梦:“这么多的鸟群,这些人根本招架不住,怎么要鸟胆?上上上天有……”

    乔青从梦中醒来,一巴掌拍他脑门上。

    兰萧瞬间闭了嘴。

    &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nbsp;她满意的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环视一周,摸着下巴笑的神秘又奸诈,鸟群是多,但是人不也多么……

    时间缓缓的过去。

    方展等人陷入在艰难的战斗里,身边一声一声的惨叫,早就把乔青给忘到了脑后。眼看着在场的人越来越少,方展一边杀着,一边大喝一声:“莫要再各自为政!咱们先一起解决了这些凶兽,到时候再凭着真本事夺宝!”

    一边有人出声质疑:“若是你们偷袭又怎么办?”

    这话倒是真的,这里的人全是为了那东西而来,每一个都是对手都是敌人。让敌人团结一心,这简直就是屁话!然而这问话刚刚落地,那喊出声的人惨叫一声倒在了血泊里,因为分心脖子上被鸟爪一抓毙命。在场的人一瞬心凉,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吞着唾沫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对付群鸟。

    “你们看见了,再这么打下去,咱们都要死!”

    林书书射出一道玄气,迎上一片硕大的鸟翅,被腥风扇的蹬蹬退后两步:“我等是玄云宗之人,玄云宗的威望你们还信不过么!不管是谁,只要敢在打斗中偷袭,便是和我们玄云宗作对!”

    众人沉默了一阵子,只有打斗的声音和风声呜呜作响。

    片刻后,有人大喝一声:“好!”

    “杀!先杀了这些凶兽!”

    “杀啊!一起杀!解决了这些凶兽,咱们再各凭本事!”

    一阵阵的呐喊声过后,倒也没人再对身边的人偷袭动手。本来么,都是为了朝玄云宗而去,若非半路知道了这件事,也不会都聚集在这里。可那东西到底是什么,还真是没人知道,恐怕即便是得到,也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运气。可剩下的人若是东西没得到先得罪了玄云宗那可不划算了。众人心里一瞬转过这许多,尽皆都达成了协议。

    一致对外之后,战局稍稍有所松动,不再像方才的一边倒。可是这些鸟也越来越疯狂,所有的鸟的注意力都被下方这群外来者给吸引,哪怕是在上面洞口盘旋的鸟,尽都俯冲了下来。

    白热化的战斗。

    时间缓缓的过去,地上的鸟尸也越来越多。

    整个地面已经完全被血泊所覆盖。方展等人越打越是激动,凶兽没有智慧,一切行动只凭本能,它们越是疯狂,就代表着守护的那个东西越是珍贵!一众人忍不住将贪婪的目光朝着山壁上的洞口望去。

    这一望,齐齐一个愣怔。

    “那上面……”

    “那是……我的天,那是什么!”

    方展狐疑的一皱眉,即便正在和一只金足鸟缠斗着,也忍不住朝上望去。一眼过去,那双目迅速瞪大,头发都快要炸了起来。反应过来的一瞬猛然喷出了一口浓血。紧跟着一只鸟翅霍然扇来,他倒飞出去三丈远,直到轰然砸上了山壁才滑落下来。

    方展躺在地上,险些当场气晕了过去。

    他嘴里喷着血,睚眦欲裂发出了一声疯狂的怒吼:“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