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六十八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六十八章

    怀里被塞了满满的十几本书卷,纸质低劣,画工粗糙,封皮上一朵盛开的菊花,连个题字都没有。却被这丫头以布帛包的极为小心,宝贝一样献了上来。

    “灵儿一路上在小书贩手里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据说可是珍藏本!”

    兰萧探过来个脑袋,他自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一听珍藏本瞬时来了兴致。乔青很大方的分了他一本,顺便也给了无紫非杏一人一本,大白探出小肥爪子也偷了一本,四人一猫倚着牛车同时翻开,反应却是决然不同。

    无紫非杏叹为观止,看的是津津有味,不时交头接耳讨论上一番。

    大白两只肥爪子捂着眼睛,从毛绒绒的白毛缝隙里看的猫眼锃亮。

    乔青摸着下巴评头论足,朝小丫头点头赞一句:“不错。”

    祈灵托着腮乐不可支。

    一根手指伸过来,颤巍巍指着她。兰萧秀逸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你你你……你们你们……斯斯斯斯文扫地!”

    小丫头撇撇嘴:“不识货。”

    “嗯,甭理他。”乔青点头呼应,眨眨眼,抬起头:“不过,你的这珍藏本画的是……”

    无紫非杏也抬起头:“有点眼熟啊?”

    大白仰起猫脸:“喵呜?”

    祈灵越加得意,大眼睛亮闪闪:“那,这一本,我给它取名为《王爷和鬼医不得不说的故事》;还有这一本哦,画的最是传神,《同居六日之香艳版》;对了,这本灵儿喜欢,书名取的真真销魂——《不如不遇修罗色》,道尽了一对不容世俗所接受的痴男怨男一见钟情纠结摇摆走投无路进退维谷之后毅然决然选择断袖分桃的伟大情事!”

    乔青眉骨跳了两下。

    捏着手里这一本香艳如骨的插画本,两个男人,一个面戴修罗鬼面,一个身着四爪蟒袍,正以凡人所不能理解的高难度扭曲姿势进行着某种对于植物菊花的深入探讨:“你确定不是伟大性事?”

    祈灵捂着嘴笑不停:“吴大哥,你真有意思,这些东西我大哥只看了一眼便跳脚了。”

    乔青随手翻着,她自然不似这里的人羞涩,不过……越是翻,越是不乐意。看到最后一本一张绝美的脸顿时臭了。兰萧的脸也是臭的,见她表情不善总算好了少许,还算有点儿廉耻之心。无紫非杏对视一眼,虽然不知道自家公子生什么闷气,不过肯定不是兰萧那么的理想主义。让她们相信一向无耻的公子有廉耻之心?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兰萧板着张唇红齿白的脸,正要继续对祈灵进行说教。

    便见乔青皱着眉毛冷哼一声,极其不满:“凭什么这穿蟒袍的在上面?”

    “你你你……你说什么?”

    备受打击的少年已经让这群人给气磕巴了:“这这这……这不是重点!”

    乔青一扬眉,冷着脸瞥他一眼,这怎么可能不是重点?不信邪的再翻了一遍,每一本都是如此。她对这断袖春宫没什么意见,哪怕她是主角都无所谓,但是关键每一本她都被压在下面,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老子啊?

    忽然,她耳尖微动,黑眸一转,落到远方一片微微晃动的草丛。再在四周留有把守却完没发现的武士身上扫了一圈,转头问:“你听见有声音没?”

    回答她的,是兰萧的脑门磕向车板。

    砰——

    他没听见有别的声音,却真真实实听见了自己三观碎一地的声音。瞧着乔青理直气壮的模样,白眼一翻,气晕了。

    无紫非杏一齐向晕倒的兰萧致以了最崇高的慰问,可怜见的,都让公子给折磨成什么样了。

    “吴大哥,你想看……”祈灵无视了兰萧,半张着嘴巴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撼中:“修罗鬼医在上,玄王爷在下?”

    乔青眨眨眼,觉得这逻辑不太对,她可不想看宫无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绝被她压在下面!但是既然这民间香艳春宫已经有了,那必须是她在上宫无绝在下!尊严问题不容挑衅!脑中转了几圈,乔青勉为其难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

    “嘶……”

    祈灵倒抽一口冷气,盯着乔青半天,怎么也没想到两人之间的关系是这么的,这么的……颠覆。小丫头弄不懂了,在她的认识里这吴大哥就是玄王爷,哪有人喜欢被旁人压的?只能说,这是……真爱啊!祈灵挠挠头:“虽然灵儿很崇拜修罗鬼医,但是更崇拜吴大哥,还以为吴大哥喜欢这一种呢。被压的也有,灵儿没拿出来罢了。”

    眸子一弯,乔青笑眯眯揉她的头发:“哦?崇拜修罗鬼医什么?”

    两人一猫仰头望天,公子又开始自恋了。

    “可多着呢,灵儿跟大哥一到这大燕的地界,就听了好多修罗鬼医的传说。大燕的人也太不老实,明明满大街都是穿红衣服的,崇拜她崇拜的不得了,偏偏嘴上还不承认。”小丫头撇撇嘴,乐颠颠地勾住乔青的胳膊:“还有啊,前些日子不是闹出来了一个谋害皇上的罪名么,以灵儿看根本是那玄云宗陷害。修罗鬼医那么骄傲的人,哪会想要什么皇位啊,后来果然那罪名不了了之了。对了对了,这些天听说不知有多少人去盛京刺杀她,之前的全无声无息被她解决掉了,后面这一波一波的,根本连她的影子都没瞧见。”

    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乔青听的很舒坦。

    小丫头神秘兮兮伸出一根手指:“失踪了!”

    “失踪了?”

    “是啊,修罗鬼医先失踪,几天之后玄王爷也失踪了!不过吴大哥在这里,灵儿知道你的下落,可那修罗鬼医到底去了何处,就根本没人知道了!”

    乔青一挑眉梢:“你说玄王爷也失踪了?”

    祈灵抓头:“玄王爷不就是吴大哥你么,修罗鬼医走了几天之后,你就从玄王府离开了啊。”

    宫无绝在她走后几天也走了?乔青摸着下巴,按理说从盛京到玄云宗本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到现在为止,离着那六十大寿还有三个月呢,他就是走两步退一步都赶的上。这么早出门干嘛?

    某个少年自然想不到,宫无绝是来逮她的。

    她只思索了一瞬,便丢去一边,兴许那人是有事儿呢。失不失踪的,关她鸟事儿:“还有玄王爷被压的,拿出来瞧瞧?”

    祈灵小麻雀一样飞回马车,靠近的时候踮起脚尖,像是生怕把车内睡了的祈风吵醒。乔青摇摇头,那祈风可是紫玄,发现不了才叫奇怪了。一扫远处那窸窸窣窣的草丛,对无紫非杏吩咐了几句,顺便把晕了的兰萧一脚踢下去,抓过毛绒绒的大白放到头底下当枕头。

    不一会儿,祈灵抱着另一个宝贝样的包袱回了来。

    跑到近前,看着远方一片草丛处溜达着的无紫和非杏:“吴大哥,无紫非杏姐姐去哪?”

    “她们俩睡不着,在附近走走。”

    祈灵也没多想:“修罗鬼医在上面的比较少,那,就这三本,吴大哥若是喜欢灵儿便送你了。灵儿得赶紧回去了,大哥刚才差点要醒了,若是他醒来瞧不见我,会骂人的。”

    乔青翻开看看,很满意,揣进衣服里。

    待到祈灵走了,乔青一扫那边,无紫非杏正晕倒在草丛边。

    ……

    朝阳从地平线下跳跃起来,染红了一线天上漫天云霞,下方的车队稀稀拉拉起了床,准备继续赶路。

    却发现,乔青不见了。

    那辆牛车还好好的躺在那里,一旁兰萧摔得五体投地至今未醒,倒是另外的三人一猫,不见了踪迹。祈灵昨夜睡得晚,起床的时候还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一见眼前这情况瞬间清醒了过来:“大哥,吴大哥是不是被山匪抓走了!”

    抓走了?祈风耸耸肩,是自动跟着山匪走了还差不多。昨夜他在马车中便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人数不多,稀稀拉拉三四个人,以他猜测不过是先来探探路的小贼,并未放在心上。这会儿那少年便不见了……以她的能耐,莫说只是几个探路小贼,就是整个寨子里的山匪,若非她自己愿意,又能奈她何?

    一旁祈灵皱着眉毛急的团团转。

    这时候,兰萧终于迷迷糊糊醒了过来。

    一眼瞧见四下里围着满满的人,他爬起来,红着脸:“诸位,可是有事?”

    “睡睡睡!吴大哥都被山匪抓走了你还睡!”祈灵扯着他胳膊一通摇晃:“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你一点都没察觉么?”

    兰萧一个高蹦开,口中连连念着“男女授受不亲”,在祈灵恨不得敲烂他脑袋的张牙舞爪下,终于想了起来:“我不知道,昨晚晕过去之后,一觉睡到了现在。唔,怎么睡的这么沉……”

    祈风更肯定了他的猜测,估计那少年离开前点了他的睡穴。

    “怎么办啊大哥,山匪穷凶极恶,吴大哥势单力薄,怎么对付那成群的山匪。咱们去找她吧!”

    “不行!”

    走过来的卓大小姐想也不想断然拒绝。她们一行车队上可是送给玄云宗宗主的寿礼,若是出了什么岔子谁来负责?虽然不知那些山匪为何会抓个穷酸小子而放过了这一行车队,但是躲过一劫总是好的:“祈公子,对方有多少人马谁也不清楚,若是贸然去救,非但找不到那穷……那吴公子,反倒会连累了咱们。”

    “谁说要你去了?”

    祈灵冷笑一声,她是天真,可不是傻。多少女人打着她大哥的主意,这些年可见的多了。

    卓大小姐被刺了一句,难堪的攥起了腰间的鞭子。该死的小丫头,等她当上了她的嫂嫂,定要好好教训她:“若是祈公子去救人,咱们怎会抛开同伴独自前行?灵儿妹妹这话可见外了……”

    “少攀亲沾故了,谁是你妹妹!”

    祈灵斜着眼睛看她,一点儿面子都不留。

    卓大小姐在这目光下一瞬心惊。一直以为这丫头片子傻乎乎的没点儿本事,这一眼过来她也有点招架不住。她却不知道,祈灵再天真,也是她所不能想象的家族里出来的千金。平日里调皮那是当着喜欢的人,对上外人,这贵家千金的气势又怎是她这小家族能比的。

    卓大小姐看向祈风,见他丝毫要呵斥祈灵的表现都没有。死死压住把这贱丫头撕成碎片的冲动,赔上笑脸:“我的意思是说,哪怕救人,也该从长计议。省的为了一个人,而牺牲了无辜的大家。”

    “从长计议?”

    “是了,从长计议,若我说,不如咱们先走出这一线天,待到安全离开之后再带齐人马折返救人。”

    “嗤……”

    “嗤……”

    两声嗤笑同时响起,一个属于救人心切的祈灵,一个属于向来唯诺的兰萧。

    虽然两人都对乔青有信心,那紫玄的等级可不是吹出来的,但是山匪的人数究竟有多少,山寨里会不会有机关,又有没有受到暗算,这还真不好说。她一个人再强,又如何能对付得了成群的恶棍。此时听见这冠冕堂皇的推托,同时冷笑一声。祈灵拉住祈风:“大哥,莫要和她多说,咱们快去找吴大哥。”

    祈风叹气,最是拿这个妹妹没办法:“你知道山匪的老窝在哪里?”

    “祈公子,老奴可能知道。”

    老管家走出来,卓大小姐一愣,勃然大怒:“七叔!”

    他却不理,只道:“这一线天附近有个黑风寨,已经是多年之前的事儿了,当时朝廷加大剿匪力度,这附近的寨子尽都零零散散的解散了,留下了黑风寨独大。那寨子三面环山,易守难攻,位置极为隐蔽,朝廷下了大功夫才剿灭了所有的山匪。就这么一直太平到近几年,前些日子又开始有人在此地被劫,想来那些新来的山匪若要扎寨,最有可能的便是扎在了当年的旧址上。”

    祈风点点头:“那便如此,劳烦管家带我等上山看看。卓姑娘便和众人留在此地稍候。”

    卓大小姐原本一肚子的火气,听见祈风发了话,勉为其难点了点头。

    老管家带着祈风祈灵和两人的一众武士手下,后面再跟着个被乔青丢下的兰萧,便上了山。

    其实这倒是兰萧冤枉她了。

    乔青被兰震庭交代了不准让兔子掉毛,这种闯狼窝的事儿她便直接把兰萧给留了下来。反正有祈风等人在,待他跟着出去了一线天,她这边也解决了山匪,到时候自会汇合。乔青打算的很好,却没想到祈灵会拽着她哥哥上山来寻,更没想到祈风也有点好奇她到底意欲为何,一来二去便集体上了山。

    以至于,她正被五花大绑抬上山的时候,便听见了后面跟上来的动静。

    “嘿嘿,没想到下山探探那些人的路子,能绑到这么水灵的两个妹子!”

    牙齿漏风的汉子推着辆破板车上往上走,一旁还跟着四个小弟,板车上躺着的正是被绑成了粽子一样的乔青和无紫非杏。三人被一路推着,晒着懒洋洋的晨曦,险些都要睡着了。

    “虎头,你眼瞎了吧?妹子算啥,这漂亮的少年卖给兔爷馆儿,金子银子可数不尽!”

    “是是,大哥,这少年可真是美啊……”

    虎头吸着哈喇子伸出狼爪,想掐一掐乔青的脸,睡着的少年忽然翻了个身。这一掐掐了空,他正要继续,被大哥一把拍下来:“要死了!还没上山就敢动,忘了大当家的吩咐了?山下的货都是大家的,你这会儿碰了,小心一会儿受刑!”

    虎头立马缩回了手,想起大当家的玄气和手段,再不敢放肆。

    一路上也只得过过嘴瘾。

    乔青阖眸听着,倒是对那大当家起了点儿兴致,听上去像是个赏罚分明之人。掀起点儿眼皮瞧了瞧,狭窄的山道蜿蜒而上,这会儿才走了有三分之一,干脆真的闭上眼睛睡起觉来。

    不知过去多久,板车一个颠簸,乔青悠悠转醒。

    乱哄哄的划拳喝酒声钻入耳朵,让刚刚起床的她还处于迷茫中回不过神。天已经擦黑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山壁包围中的巨大山寨,从门口一眼扫进去,偌大的广场足有百丈见方,每隔数米便架起一个高高的垛台,手持兵弩的山贼双目炯炯守卫着,倒是训练有素。

    虎头等人没把她醒来当回事,直接对迎上来的人说:“大当家在哪?咱们掳了三个人!”

    “人?什么人?”

    那人一扫还躺着的无紫非杏,和半支着身子姿态慵懒的乔青,眼睛瞬间亮了:“正好,大当家的正犒劳兄弟们呢,推进去推进去,说不准当家一个高兴,便赏给咱们了!”

    “好咧!”

    几个人乐呵呵的推着板儿车往前走,后面的人笑骂着:“格老子的,老子咋没这么好的运气!”

    板车一直推到尽头处,灯火通明的一个大殿,在外面就闻到了浓郁的酒气,乱哄哄的划拳声笑骂声吵的刚刚睡醒的乔青一头懵。几个人一进去,场内便静了下来。

    “大当家,咱们掳来了三个人!”

    “推进来看看!”

    这声音沉厚带着股煞气。乔青打量一周近十张摆满了山珍海味的桌子,上百人的山寨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此时全都直着眼望着板车上的她们三人。唯有一个男人,半倚着硕大的椅子,手持酒壶掀起点儿眼皮懒洋洋的觑过来。

    乔青险些要吹一声口哨,好个狼一样的男人!

    那人极高极壮,只围了块斑驳的虎皮,露出肌理蓬勃的肩头。浓眉,高鼻,深眼,带着点儿异族人的气质,由眉间至下颔斜亘着一条深深的疤痕,非但掩不住英俊的眉目,反倒添了几分野性的气质。

    满殿人吸着哈喇子无声无息,眼中灼灼绽放着兴奋的光芒。

    唯有他,眉峰皱起,双目寒厉如刃,笑的极其危险:“这就是你们掳回来的人?”

    着重强调了“掳”这一字。

    既然人家已经发现了,乔青也不装,直接玄气一震,震碎了周身绑成粽子一样的麻绳,大大方方走下了板车。旁边虎头等人一愣,见这牢固的麻绳就这么棉花一样被震的七零八落,再看这不急不缓毫不担忧的姿态,心下大惊也知闯了大祸,赶忙退到一边跪下。

    无紫非杏也跟着站起来。

    男人嗤笑一声:“还有头顶的朋友,也下来吧。”

    轻拂衣袂的声音划过,祈风带着祈灵等人从屋顶落下来。他们在路上便发现了乔青,见只是几个小贼,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乔青是故意被掳来的。一路并未出声,悄无声息的跟着摸了进来,想着看乔青准备怎么做,便一齐匿到了屋顶上。

    没想到,这男人竟然发现了!

    乔青也意外,这男人倒是敏锐,当初在万厄山,连她都没能第一时间察觉出祈风的气息。

    有意思!

    一行人站在大殿正中央,四面山匪立马抄起家伙将他们团团包围,如临大敌。祈灵拉着她的袖子,有些怕的缩了缩脖子。乔青拍拍她的手,安抚下小丫头紧张的情绪。一边祈风看的大翻白眼,他和这小子同样的玄气等级好么,自家妹子竟然有危险了先找个外人。

    “阁下等人硬闯山寨,意欲为何?”

    男人笑的随意,白亮的牙像是野兽的利齿。

    乔青四下里看看,当日老管家曾说有不少人失去了踪迹,再结合一路上虎头等人的谈话,这些人应该都被留在了寨子里,等着找个时间卖出去,或者赎回去:“被掳走的人呢?”

    祈风一愣,心说传言果然不可尽信,一直听闻修罗鬼医邪肆狷狂,根本不将人命放在心上。当日万厄山亦是如此,她并未表现出对夺宝之人丁点的怜悯。这会儿竟然是为了救人独闯山寨?

    这念头一起,祈风大摇其头,靠,怎么可能!

    那男人也是一愣:“你来救人?”

    他也不介意,随手一挥,便有手下去了后堂,片刻的功夫之后,一行被五花大绑的人拉了上来。这群人有的刚被关来,有的已经呆了几日,一听说有人来救,像是见了救星一样的喊着。

    “我是航城李家的大少爷,阁下若救我出去,李家定当答谢!”

    “救救我们啊,我们是茂城刘家的人!”

    “我是四方城……”

    一个个锦衣玉食的老爷少爷们第一时间报出了自家的名讳,轰轰吵嚷着被那大当家一眼看的咽了下去。

    &nbs“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乔青掏掏耳朵,听那男人狂野大笑。他走下大椅,站起的身姿显得更是高。乔青估摸了一下,以她这等颀长的身形和这囚狼站在一起,恐怕只达他胸口。一高一矮,越来越近,乔青只抱起手臂仰头瞧他,分毫没有低人一等之态。

    囚狼站定在她前方一米处,一伸手:“想救人,还得问过我囚狼手中的枪!”

    有人递上了他的武器,一把极长的银枪。

    他接过来,随手舞了个枪花,枪点地,萦绕着蓝中带紫的光芒。

    乔青皱皱眉,一边祈风侧着头像是在思索,两人对视一眼,皆没想到这男人竟是处于蓝玄巅峰。囚狼……完全陌生的一个名字,在大陆上没有任何的记载,二十多岁的蓝玄巅峰,天赋可说直逼姑苏让。乔青没见过翼州四大公子的另外三人,但是可以肯定,姑苏让绝不是玄气最低的一个,也就是说,这男人除去毫无所知的身家背景,单看玄气,足以位列其中。

    而他,竟是龟缩在大燕一个小小的山寨里打家劫舍……

    祈风靠近她:“不好对付。”

    乔青点点头,的确是。这囚狼一握上银枪,气势完全变了,周身散发着一种身经百战的炙热战意。若是碰见玄气低微者,只这战意就能让人心惊退却。只看周围这些山匪,此刻已经汗流浃背,在这股气势之下险些站不住脚,一个个崇拜的望着他们的大当家。

    更不用说另一边的肉票了,白着脸抖着腿差点晕过去。

    “你不会是真来救人的吧?”

    乔青没回答,只朝祈风打了个眼色,他会意,拉着一脸担忧的祈灵和兰萧退到后方。

    祈灵直拧麻花辫:“大哥,吴大哥能行么,这人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祈风也不确定,最起码,如果是他和这囚狼战一场,并不能保证完胜。像他们这种家族里的人,大多玄气深厚,对战经验不足。他胜在玄气,这囚狼以胜在经验。而乔青……祈风不确定她是否身经百战,却是知道,她只在前一阵子此突破了紫玄,真要说起来,在玄气的深厚上比他还要稍弱一筹。

    “五五之数吧。”

    “那怎么办,大哥你去帮帮吴大哥吧?”

    小丫头急的快要哭了,这对话落入乔青耳里,让她心头一暖。回头对祈灵眨了眨眼睛,从衣兜里掏出个肉鼓鼓的球,丢过去。祈灵下意识的接住,才发现是大白。这货一路钻在乔青衣服里,这会儿好像是醒了,掀着眼皮瞅一瞅四周情况,看见自己窝着的位置,猫眼瞬间亮了。

    大白在祈灵的胸口拱啊拱……

    乔青翻个白眼,这好色的贱猫。

    回过头,朝囚狼一扬下颔,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囚狼挑起浓眉,刀刃一般的眼中迸射出凛然的寒芒,冷声不屑:“你要单独和我对打?”

    乔青谦和微笑:“不是对打,是我揍你。”

    ……

    一阵的沉默之后,四周爆发出哄堂大笑:“大当家,给这黄口小儿个颜色瞧……”

    叫嚣声还没完,大笑声全部梗在了嗓子眼儿里,张大的嘴巴足以塞下去一个鸭蛋。众人揉着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场景,只觉得自己在白日做梦!

    现在的情况是:

    囚狼趴在地上,面色铁青。

    乔青坐在他的背上,翘着二郎腿,环视一周笑眯眯:“兵器可以放下了,大家都是斯文人,坐下来好好聊聊。”

    丁玲桄榔……

    手中武器的落地声一声接着一声,胆子小的险些一屁股坐地上。听着这一招撂倒他们蓝玄巅峰大当家的少年笑语晏晏口称自己是斯文人……你坐是坐下了,可你坐的是哪里?望着乖乖趴在地上,连反击的能力都没有的囚狼,众人只觉心口狂跳,浑身战栗。

    乔青拍拍囚狼的头,就像刚才拍祈灵一样温柔:“现在,咱们可以谈谈了?”

    “你使诈!”

    囚狼咬牙切齿吼出一句,方才那一瞬,他承认这少年玄气惊人,但是导致一招败北的原因还是因为她下了毒——在他根本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下了毒!他一枪击出的瞬间,手臂酸软无力,被这少年一招缴械,一脚踢翻,一屁股坐下。

    妈的!

    他囚狼这一辈子就没这么郁闷过!

    哪怕当年没有力量的时候,被人凌辱被人欺,那段黑暗到地狱的日子里,他心中燃烧的是恨。却不像现在,简直被这少年笑吟吟的样子气到吐血!郁闷,极端的郁闷。囚狼正要再骂,便听乔青一巴掌拍上他脑袋,像是教训一只暴躁的大狗:“安静点儿,老子今天被喳喳的心烦。”

    “噗——”

    祈灵忍不住喷笑出声,跑上来举着双臂欢呼:“吴大哥,你太厉害了!”

    兰萧和祈风一齐扭过头,为祈灵这逻辑深深汗颜,这小子明明是下了毒,卑鄙无耻啊,竟然也能得到欢呼?

    乔青眯着眼睛望向以爪子死死勾住祈灵胸口,眯着猫眼舒坦的拱来拱去的大白,大白一哆嗦,两爪瞬时松开,呈直线型坠落地面。砰一声,摔了个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吴大哥?”

    囚狼开始没想过这人的身份,此时听祈灵唤出口,思索到近些时日来疯传的那个人。皱眉问:“吴大哥……吴?吴珏?你就是那个化名吴珏的玄王爷?”

    乔青不回话,祈灵已经笑嘻嘻满面自豪:“没错,吴大哥就是玄王爷!哼,哪怕吴大哥不用毒,你也赢不了!”

    四周那群肉票们也有近几日才被绑上寨子的,自然也听说过那万厄山上卑鄙无耻的玄王爷。还有没停过万厄山的,全大燕谁不知道一字并肩王?这会儿全都激动了起来:“玄王爷,原来是玄王爷啊!玄王爷救命啊!”

    祈风兰萧无紫非杏,再一次扭过了头。

    这小子,又一次把屎盆子给扣人脑门上了。

    “哼,没想到大燕堂堂一字并肩王,竟会干出此等卑鄙之事!”

    听着囚狼的咬牙切齿,乔青垂下眸子,冷笑一声:“囚狼,老子刚才还敬你是条汉子,你倒是自己先扇自己一巴掌。输了就是输了,少他妈给老子找借口,我就是下毒,我就是使诈,有本事你也下一个给老子瞧瞧,你也使个诈看看我能不能上当!”

    囚狼一噎,到口的反驳正要说出,却又咽了下去。

    他本来便不是会使诈的人,这少年一毒下来他连发觉都没有,这难道不是实力么……换一个方面说,就这少年的玄气,紫玄,根本他就望尘莫及。越是想,脸色越是红,囚狼半天没说话,终于颓然的自嘲道:“好,是我囚狼技不如人,这些人,你带走吧。”

    乔青眨眨眼:“谁说我要救人了?”

    囚狼一愣,山匪们也愣住,四周欢呼求救声顿时寂灭下来。祈风摇摇头,果然,修罗鬼医什么时候有这么好心的时候了?然而听完了乔青下半句,他险些眼前一黑栽下去。他想了一万种可能,就是没想到这小子是想黑吃黑!

    &nbsp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乔青大喇喇一挥手,吩咐一众山匪:“这些日子掳走的财物,交出来吧。”

    囚狼哭笑不得:“堂堂玄王爷,还差这么几个银子不成?”

    乔青理所当然:“老子差不差钱关你屁事?”

    言外之意,我摆明了就是要抢劫,你管我有钱没钱。

    旁边的肉票们简直要哭了:“玄王爷……那我等……”

    “唔,你们啊……”乔青摸着下巴思索着,黑眸骨碌一滚,在众人战战兢兢的郁闷中,片刻后道:“一个人头十万两银子,想必以诸位的身价,也不算埋汰了各位。哦?航城李家的大少爷?茂城刘家的人?四方城……”

    乔青一个个数过去,数一个,那些人的脸就黑上一分,一个个猪肝杵在那里,恨不能咬掉了自己的舌头。嘴贱啊嘴贱,刚才急着报什么名讳!有人弱弱问出声:“王爷,那我等被掳走的准备送去玄云宗的贺礼……”

    “那是囚狼劫走的,关我什么事儿?不过嘛……如果你们要让我帮忙讨回来,这劳务费……”

    “不必,不必,多谢玄王爷美意,我等不敢劳烦王爷大驾。”

    囚狼劫走的?你当咱们耳朵是聋的么,没听见你正在黑吃黑?一个人头就要十万两,更不用说那劳务费了,她又怎么肯吃亏?众人嘴上说着客套话,心里恨不能把这宫无绝给千刀万剐了。什么狗屁的生人勿近,什么狗屁的冷酷如冰,简直就是个小人!

    祈风为那真正的玄王爷狠狠捏了一把汗,也不知那兄弟怎么得罪了这小子,竟然被她这么个整法。他笑着摇摇头,警告自己千万别招惹上这么个腹黑的人。幸好灵儿和她关系不错,幸好,幸好啊。

    兰萧那三观,已经在碎一地的情况下,再一次被乔青踩成了渣子,小风一吹,化成粉末打着卷儿飘走了。

    一边的老管家七叔,更是在乔青一招撂倒囚狼的时候,脸上的汗就刷刷往下流。前些日子万厄山的事儿,他自然也听说了。到了这会儿,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下了这山寨就走,哪怕大小姐不走也要死死拉着她走,可不能因为大小姐的无知,让卓家的一切毁于一旦。

    各种心思都在转着。

    囚狼趴在乔青屁股底下苦笑一声,一挥手:“去,把最近掳劫的财物全部取出。”

    立即有手下溜溜的去了。

    这等待的功夫,乔青吩咐无紫非杏给一众肉票写好了借条,十万两一个人头,一个都不能少。这才让人放走了脸色难看的肉票们。待所有人都走了,囚狼忍不住好奇问道:“你都没让他们发誓,没有天地法则的约束,就不怕他们不守承诺?”

    乔青阴测测一笑,囚狼瞬间悟了。

    不守承诺?谁敢对这样的人违诺?碰上这少年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囚狼趴在地上,忽然好心情的想着,最好他的那些仇家哪天不长眼招惹上她,到时候一定是比死还要惨的地狱!唔,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想着,便听乔青忽然问道:“谁都敢劫?”

    “这天底下,还没我囚狼不敢干的事儿!”

    他高昂着头,深邃的轮廓如刀锋利刃,一句狂言吐出来霸气铮铮。若非此时正被人坐着后背,趴在地上十分狼狈的话,当真是一个响当当的汉子!乔青很满意,看向那管家七叔:“多谢阁下带他们上山寻我。”

    这句话,就是逐客令了。

    七叔一把年纪,便知道这少年有要事要说了。他早已经想着要赶快下山,不管是什么事,知道的越少则活的越久:“玄王爷安然无恙,老奴便先行下山去了。恐怕王爷还有要事要办,卓家的车队不敢耽搁王爷,老奴偕同大小姐会先行离去。”

    乔青点点头,朝掳她上山的虎头吩咐:“送七叔安全下山。”

    “是!”

    虎头赶忙应了,屁颠屁颠护送着七叔下山,走到门口,愣了。一回头,见所有的兄弟都鄙夷地看着他,顿时泪流满面。喂,你又不是大当家,我干嘛这么听话啊。

    说归这么说,还真是不敢耽搁,待他送走了七叔。乔青才笑眯眯问囚狼:“玄云宗的人呢?也敢劫?”

    兰萧脑后一凉。

    祈风汗毛倒竖。

    囚狼皱皱眉,想起万厄山的事儿,听说其中便有玄云宗的一支历练队伍。他只当这玄王爷因为要去玄云宗贺寿,先前与他们结了仇怨,这会儿便想让他放过那支队伍,以此化解之前的争执。囚狼叹口气,别说是玄云宗的人,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他照样敢抢。但此时人在屋檐下,只能低头:“可以,我卖你这个面子,保玄云宗那支队伍安全过一线天。”

    “NO,NO,NO……”

    乔青竖起根手指摇一摇:“我不只要你劫,还要你往死里劫,给老子好好的演上一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