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七十八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七十八章

    “林师姐,咱们拿的这宝贝到底是什么啊?”

    玄山之下,高耸陡峭的阶梯直通宗门,自山脚朝上望去,九千九百九十九级巍峨直入云端,取九九归一之意。听着身后师弟妹好奇的询问,林书书捧着自个儿的包袱,拭了拭额角的汗,摇头道:“谁知道呢,花不像花草不像草的,说不得是什么晋升玄气的药材呢!”

    师弟妹们顿时亮起了眼睛。

    方展回头嗤道:“这可是送给宗主的贺礼!”

    “方师兄,别逗了,就算真是提升玄气的,也定比不得咱们宗门这次出世的并蒂果。”

    “可不是,连并蒂果宗主都不放在眼里,这东西他怎会稀罕。”

    “说不得啊,咱们当是宝,宗主只当草啊……”

    林书书回头冷笑一声:“宗主当不当草不要紧,这关键是咱们的一番心意。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送给宗主的贺礼你们也敢想?!”

    她这一说,旁人都不敢再插嘴。林书书和方展不同,方展不过是个天赋不错的师兄,这等人物在这一辈子弟中说多不多,说少也不算少。玄云宗共有主峰五座,五脉弟子千千万,哪一脉里没有个把天才?林书书便不同了,货真价实的天之骄女,父亲可是玄云宗的二长老林寻,他们这群二脉子弟谁不仰仗她的鼻息?

    一路无话,踏着这数不尽的阶梯朝上行着。

    偶尔会碰见上下宗门的师兄弟,他们穿着玄云宗特有的道袍,再有一些衣着华贵的想必就是早到的客人了。

    方展朝上望,其他四座峰头上尽都是五颜六色的华服在晃悠,想都不用想,都是为了并蒂果来的:“离着寿宴那天还有快一个月呢,这些人就迫不及待了!想从玄云宗捞好处……”

    “呦,这不是林师妹么!”

    刺耳的声音哈哈大笑着传过来,一行人立即提高了警惕。

    林书书转过头,对面的三脉山峰上远远可见一行子弟,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其中不善的气息。尤以领头男子为甚,干瘦干瘦的青年,笑容阴鸷,上上下下打量着她不怀好意。

    林书书心下冷笑,面上不露分毫:“张远师兄,可巧。”

    “可不是巧么,咱们才听着客人们聊起万厄山之事,一扭头,就碰见了主人翁!”张远发了话,后面紧跟着有人哈哈大笑:“方师兄,林师姐,可算是给咱们玄云宗长了脸,这事儿都已经传回宗门来咯!”

    “张远,你说什么!”方展一把抽出长剑,遥指对面山峰。

    “说什么,咱们说的是事实,二脉一群傻鸟让那玄王爷耍的团团转,自己傻,还容不得旁人说么?”

    “你们三脉莫要欺人太甚!”

    “手下败将,又想吃一次苦头?!”

    两边一人一句脸红耳赤,兵器都纷纷抽了出来,隔着丛丛山峰剑拔弩张。

    这一变故,让四下里的客人武士们都望了过来,叽叽喳喳指指点点。原来玄云宗内也不是铁板一块儿啊,看这两脉之人脸红脖子粗的,目露杀气恨不得一剑杀了对方,恐怕这宗内的道道……多着呢!

    有识趣的没再多看,赶紧回了自己的客房。也有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指着林书书这一群交头接耳地笑着。听着这些客人们讨论着万厄山一事,林书书羞愤欲死。还没说话,身边方展已经一把扯过了她的包袱。

    “什么被玄王所骗,根本就是以讹传讹,那宝贝,咱们取回来了!”

    “嗤。”张远昂着头从鼻子里喷出个冷哼:“你说是宝贝就是宝贝?”

    方展正要抖开包袱,上方一声沉沉大喝,带着让人振聋发聩的无上修为,猛的响起:

    “你们在干什么!”

    所有人都浑身一僵,下意识地闭上了嘴。上方峰顶转瞬出现了数道身影,当先一名中年男子眉目端正,看着极是憨厚,只双目中盛满了威势,让人不敢小瞧。他冷眼扫过两边山头:“是谁敢在这里喧哗?哪一脉的弟子,还知不知道玄云宗的规矩?”

    这句话落下,张远那边便暗暗叫苦,怎的竟惹来了这个人?方展和林书书这边却是惊喜抬头,眼中掠过丝得意。

    “父亲?”

    “二长老?”

    二长老林寻一愣,随即宠溺地板起脸:“书书,回来了还不赶快上峰,怎的在此吵闹?”

    林书书三两步冲上峰顶,拉住林寻的胳膊,指着张远怒道:“父亲,还不是那三脉的人,竟无端欺侮谩骂我等,口口声声歪曲事实,父亲可要给书书做主。”

    林寻数月未见爱女,自然容不得旁人欺负。当下阴冷了目光睇向张远:“呵,三脉……”

    “二长老,这话可得说明白了些,咱们三脉又如何?”一声软呵呵的笑声,自三脉的峰头上响起。来人身材五短,矮胖的身子肥硕的脸,单看这富态的面貌便是个老好人一般的人物。只一双眯缝眼中奸诈的利光时而闪过,给人并不舒服的阴鸷感。

    “三长老!”

    张远这一路人,当下也来了底气。

    三长老瞪了他一眼,转而直勾勾盯着林寻:“二长老可得给老夫一个交代,咱们三脉到底如何?”

    “你要交代,老夫也想要交代。宗主大寿,宾客齐至,你三脉却在此地生事和小女争吵不休,当真是无法无天了!三长老有这闲心来质问我,不如多费些功夫管管你三脉的子弟,也省的丢尽了我宗的面子!”

    三长老笑的跟弥勒佛似的:“不用你来教训我,张远好歹已是蓝玄巅峰,假以时日,便是未来的紫玄高手。倒是你二脉,至今还没有一个进入蓝玄的吧。二长老有这些闲工夫,不如多花花时间培养培养弟子,省的只有你们不出强者,那才是真正的丢脸啊……”

    事情到了此处,四周的看客们早早就缩回了自己的客房去,再也不敢多听。开玩笑,玄云宗两尊大神斗法,哪有他们能听的道理。眼见着人都走光了,剩下的只有了宗门的子弟,两脉也不顾忌了面子,可了劲儿的戳对方的心窝子。

    林寻顿时黑了脸。

    这句话倒是真的戳中了他的痛处。五峰子弟皆是随机而入,却偏偏到了自己这一脉,天赋皆都平平而已。比如说方展,就已经算是不错的子弟了,却也只是青玄而已,再往上数,几个青玄巅峰,已是尽头。

    而反观其他四脉,尤其是他的死对头三长老,手下的蓝玄高手已经不下十人!

    若非他自己的玄气等级,高过三脉那死胖子,早就被那胖子给压了一头了。可他玄气高,嘴却笨,在这种口舌之争上从来斗不过三脉那奸诈胖子。林寻张了半天嘴,只得一拂衣袖:“走!”

    二脉子弟浩浩荡荡跟着他离开。

    待到人都走光了,三脉那边张远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而哈哈大笑。张远跑上峰头,三长老正远远望着那队人消失,小眯缝眼中神色变幻:“说说,怎么回事。”

    张远不敢怠慢,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个清楚,包括是他挑起了头也没隐去。

    两脉之间的争端早已经白热化,宗主从来不管事,任玄云宗这几个长老四下里斗个你死我活。四脉五脉的长老年轻时候还曾参与,近些年三脉弟子高手辈出,独领风骚,那两脉的长老便缩起了脑袋,不再参与争端。倒是唯有那二脉,和他们水火不容!

    至于一脉,大长老戚云城可是宗主的心腹。

    三长老问:“你是说,他们抢到了宝?”

    后面有弟子嗤笑一声:“抢宝?谁不知道万厄山上他们铩羽而归,还被那玄王爷耍了个团团转。恐怕不过是死鸭子嘴硬罢了!”

    张远却皱起了眉:“回三长老,刚才方展险些都要抖开包袱,照我看,他那神色可不像是在死撑,可能真得了什么也说不定。”

    “得了什么……”

    三长老重复了一遍,像是在思索,随后富态的脸上划过丝阴狠:“这等时候,可不能让他们邀了功去!走,看看去!”

    张远等人面面相觑,没想明白什么叫“这等时候”,眼见着三长老朝着二脉的山头飞去,立即齐刷刷跟了上。

    待到三脉的人也走光了。

    下方少许上下阶梯的玄云宗子弟中,一个毫不出彩的纤瘦少年抬起了头,垂眉,黄脸,面目平平。一旁站着个高个子师兄,愤恨地跺着脚:“那三脉简直欺人太甚!不就是看咱们二脉没有高手么,周平师弟,你也是个天赋好的,年纪轻轻已经是绿玄了,努力修炼,早晚把那三脉给压过一头去!”

    周平转过头,一张丢进人堆儿里就找不出的脸。

    却看的这高个子师兄愣了一下。怎的这周平师弟下山采买一趟,上了个茅房再回来就不一样了?哪里不一样,他还真说不清楚。脸还是那张脸,从前让人看着乏味的五官,今天却像是被什么点亮了。

    高个子师兄挠着头,呆呆望着周平的一双眼,只觉从没见过这么黑这么亮的双瞳!

    他还在发愣,身边周平已经摸着下巴“唔”了一声。

    一路朝着阶梯往上,高个子师兄不断碎碎念着:“周师弟,你听说了没,咱们刚才刚刚上山,好像玄王爷也到了,这会儿就在下面的山脚那里呢……”

    “那玄王爷能把林师姐和方师兄耍了,应该也不是什么好鸟,不知道他会住在哪座峰上,若是在二脉……”

    “不对啊,方师兄说这是旁人编造的,说不得那宝贝还真拿回来了!”

    “周师弟,你怎么看?也不知那宝贝是啥……”

    他自说自话自娱自乐,也不管旁人答不答。终于到了二脉的峰门口,偌大一座练武场映入眼帘,铿鸣的兵器声清脆不绝于耳。高个子师兄还在碎碎念着,一歪头,旁边竟然没了人。他愣愣望着朝前走的周平,急忙唤道:“周师弟,你去哪?那边可是二脉主殿!”

    周平步子一顿,轻声说了句什么,在深秋的风里转瞬飘散了。

    高个子师兄没听清,倒也没再追问,只当这周师弟有事要忙,摇头晃脑转身朝着屋舍的方向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小声嘀咕着:“听错了,肯定是听错了,周师弟从来乖巧,怎么可能说什么‘去看狗咬狗’?”

    待这师兄迷迷糊糊飘远了。

    周平才掏了掏被摧残了一路的耳朵。

    远目望着山峰上一座高大的建筑,一双漆黑的瞳仁里凌厉的金芒幽幽闪现,轻笑而行。

    *

    二脉的主殿大气磅礴,偌大一个厅堂里林寻坐在首席上,望着下面的爱女林书书和方展等回来的弟子。

    再外面,一层层身穿道袍的子弟水泄不通地围着,听说了林书书有宝贝带回来,尽都跑来看起了热闹。二脉里说起来,全部都是林寻的徒子徒孙,这么多年斗下来,什么间谍耳目早就清理了个干净。剩下的,全都是规规矩矩的二脉弟子。

    林寻并未将他们赶走,只问:“说吧,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全大燕都在传,你们一行人去寻宝反倒给玄王爷做了嫁衣!”

    “爹爹,哪里有这样的事,根本就是外面的人以讹传讹。咱们路上在客栈里教训了几个眼高于顶的,他们记下了仇,就胡乱编排着咱们。那宝贝啊,书书可是拿到了。”

    林书书笑着坐到他一边,一来当初在玄王爷面前发过誓,当日的事一笔揭过不再提。二来,也为了自己的面子。万厄山上真正看着那一幕的,不过数百人,剩下的皆是道听途说罢了。她一口咬定没有这回事儿,就不信那些人敢再乱说。

    &n“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林寻狐疑地看她一眼:“不管有没有此事,总归伤及了我宗的面子。”

    “爹爹教训的是。”

    林书书低头应了,乖巧地给父亲递了杯茶,将包袱里花不花草不草的东西拿出来:“爹爹,你快看看,这可是什么提升玄气的好东西?反正书书和方师兄一路上都认不出呢。”

    这一说,所有的目光尽都集中在了这株植物上。

    堂内的不少弟子呼吸急促,外面围着的抻着脖子往里瞧。

    林寻喝茶的动作一顿,双目精光闪烁望着这株植物,他不待说话,门口已经响起三长老软呵呵的笑声:“原来是百叶草!侄女好能耐啊,连百叶草都让你碰上了。”

    门外人流分开,圆滚滚的三长老带着张远一行人大步迈了进来,不客气的直接坐在了椅子上,盯着这百叶草同是目光闪烁。

    张远问道:“三长老,百叶草是什么?”

    三长老端起杯茶啜了口,才啧啧道:“药引。”

    两个字,让林寻面色不明。

    他只当是个普通提升玄气的东西,却根本就没当做一回事。一群凶鸟所守护的,在林书书等弟子眼里是好东西,在他这个玄云宗长老的眼里,却算不得什么。可是没想到,带回的竟是个药引。

    这百叶草旁的没有,若是单独服用的话根本毫无益处。却有一点,不论和提升玄气的天材地宝还是治疗伤势的大补之物一同服用,都能将药效发挥到极致。尤其是治疗滋养的温补之物,若有百叶草一同服用,可说能增加奇效,事半功倍!

    这东西玄云宗并非没有,一些大宗门甚至医术世家里都有不少的存货,不过是寻常之物。

    听完林寻的解释,众人皆失望叹了一声气:“原来根本就不是什么宝贝啊。”

    张远也正要出声嘲笑,三脉的人从来不会放过踩二脉的机会。却忽然双目一凝。原因无他,不论是首席上坐着的二长老林寻,还是他身边的三长老,尽都脸色凝重,不知想到了什么。一片失望叹气声中,三长老抬起头,对他打了个眼色。

    他虽不明白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也立即指向林书书,厉声大喝:“林师妹,我原以为你不过是仗着二长老的庇护跋扈了几分,没想到,竟做出此等偷鸡摸狗之事!”

    林书书一怔:“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不知道么,还在这里假惺惺地演戏!这百叶草分明是我师弟从山下药庄里高价收购来,你却卑鄙地抢了去,还伪装成从万厄山得来。可笑,真真是可笑!”

    林书书冷笑一声,心说这张远竟是想要百叶草。得知这东西没什么用处,她根本不在乎:“你想要直说就好,何必血口喷人。什么破烂东西,你拿去就……”

    “书书,住口!”

    林寻一声厉喝,让她说到一半的话顿住。

    林寻阴冷地盯着下面坐着的三长老,心里明白的镜子一样。这狡猾的胖子,是对百叶草起了念想了。这东西的确是大街货色,可是书书带回来的这只却不同了,年份久矣,可发挥的效果之大,能让所辅助的药材百分百获得吸收!

    若是从前,他也根本不会将这一鸡肋放在眼里。

    可是此时此刻又不同:“三长老,这东西是书书带回来,自然是由我二脉献给宗主。”

    三长老优哉游哉地喝着茶水:“老夫还当你想扣下这东西呢,倒是我误会了?”

    林寻面色难看,若是此时没有这么多人瞧着,若是这死胖子不在,他的确会扣下这东西,改为送个其他什么当寿礼。这会儿这死胖子明明白白的见着了这株百叶草,想扣下,却是没法了:“宗主闭关之际,我怎会扣下这百叶草。倒是三长老你,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哦?那我打的是什么主意,你不妨说出来听听。”

    这软呵呵的笑声,让林寻狠狠咬牙。

    说出来,怎么说?当着这么多子弟的面说宗主闭关根本就不是在修炼,而是在大燕皇宫里受了重伤生死不明?还是说虽然玄天做的隐蔽他却有耳目回复过来,什么万年人参千年灵芝正一碗一碗熬成汤药往里送?或者说这百叶草绝对是玄天此时最需要的东西,他却根本就是觊觎宗主之位想让玄天一死了之完全不愿交上去?

    最后眼见着不得不交,这死胖子便来和他抢这功劳了?

    “哼!”

    满肚子气只得化为一声冷哼:“你分明就是想抢功!”

    “二长老这话,老夫倒是听不懂了。这根本就是我三脉子弟在山下庄子里高价买来的,你家小女抢了这东西不说,此时反倒倒打一耙?此事放到哪里,都没有这样的道理!”

    “放屁!”

    林寻让这三长老的无耻气到脏话都飙了出来,什么长老的风范都丢了个彻底:“这分明是书书在万厄山得来。”

    三长老笑而不语,一边张远已经接上:“二长老,全大燕谁不知道万厄山上的事情经过,此事已经变成了笑柄传遍天下。林师妹丢了我宗门的脸便罢了,此时还以这什么草滥竽充数。本来么,这也不管我三脉的事,不过想充数,用什么不行,非要用我师弟在山下买的药草,此事可就说不过去了。”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这做主殿,嫌弃地撇撇嘴:“莫非是二脉里已经穷到了这等地步,要靠着强盗行为,才凑的出一件寿礼?”

    “哈哈哈哈……”

    三长老一脉,立时跟着哈哈大笑。

    林书书气的眼睛都红了:“张远,我父亲说话,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接?!”

    方展更是抽出剑就冲了上去,却在张远一逼一击之下倒退三步,咣当一声,长剑脱手飞了出去。一众二脉子弟冲了上来,将张远围在中间,他阴鸷地冷笑一声:“怎的,手下败将,一个人打不过,便准备纠结整个二脉上了?”

    二脉子弟正要动手,林寻大喝一声:“还嫌不够丢人?退下!”

    他死死瞪着三长老,一边恨自己这笨嘴说不过这胖子,一边又恨手底下就没个能拿得出手的弟子,哪怕有一个像样的都好,也不会让他次次憋着一肚子火气。手中已经凝结了玄气,纯正的紫色在掌心蕴成一个光球。

    “三长老,你今天要在我二脉胡搅蛮缠,老夫奉陪到底!”

    这一声落下,众人皆是胆战心惊。

    眼见着两个紫玄巅峰的长老剑拔弩张,说不得就要从口舌之争上演到当街火拼的程度,不论是二脉还是三脉的子弟,尽都一头的问号。不是说这百叶草根本就是烂大街的东西么。不是说没什么大用处么,至于争成这样?

    还是说,根本就是不蒸馒头争口气?

    只有两个长老心里明白,这一株意外得来的百叶草,效果大着呢。玄天闭关良久,温补的汤药不断偷偷摸摸送进去,即便谨慎,也闭不过两人的耳目。可到底他是死是活,是重伤不治,还是快要痊愈,这些他们都没有机会知道,只能靠着猜。

    而这株百叶草,便是一个机会。

    若玄天只是伤了,这年份久远的药材能让他尽快恢复。其实谁会去管他恢复不恢复,这根草有没有用,不过是减少玄天对他们的忌惮罢了。两人都有数,若是玄天不是频死,哪怕还剩下一半的功力,他们都绝对不是对手。可若他真的快死了,这更是一个去他闭关处探测虚实的机会,如若属实,也好早做准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备!

    你问准备什么?

    ——夺位呗!

    不想当厨子的裁缝不是好车夫。两脉斗死斗活斗了这么多年,还不就是为了这大燕第一宗门的宗主之位!除了那一脉的大长老戚云城之外,问问这玄山五峰,哪一个不想要玄天的位置?

    所以此时此刻,这一株小小的草,所能带来的效果,可天了去了!

    二长老林寻手中的玄气越积越厚,只这释放出的压力,就能让四周的弟子们呼吸困难。

    三长老缓缓地站起了身,哪怕打不过这老东西,说不得也得为了宗主之位拼上一拼了。

    气氛一瞬如绷紧的弦,所有人都大气儿不敢喘一声。有些境界弱的脸色已经泛了白,大汗哗哗的流。这不是两位长老第一次动手,却是气势最盛的一次。林寻冷笑一声,眼见着一击便要发出去,眼前却忽然出现了一只手,袖子是宗门的弟子服。

    此时这只手,正稳稳端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

    凝窒的气息,就在这一杯茶中被倏然打破。

    林寻转头,不,应该说所有人都望向这手的主人。好一个胆大包天的弟子,两个长老火拼的时候,竟然敢冒着殃及池鱼的生命危险递上一杯茶?落入眼里的主人面貌,却让所有人失望了。

    ——蜡黄的脸,垂下的眉,索然无味的五官,放进人堆儿里扒拉上一年半载都未必能把这人给找出来。倒是唯有一双漆黑的眼睛,清亮逼人透着几分让人心神一震的熠熠神采。

    有觉得眼熟地看上半天,才终于认了出来惊呼道:“周平,是你?”

    二脉弟子周平,家境普通,天赋尚可,面貌寻常,连名字都平平无奇,从来不声不响仿若透明。若非此时一反常态地乖巧捧着杯茶水,笑吟吟站在两个长老的中间,仿若完全没感受到这雷霆般的气势,估计这人是谁早被忘到姥姥家去了。

    周平只笑,在一众目光中笑的眉眼弯弯如月牙。

    “二长老,喝杯茶消消气。”

    周平是乔爷,这个姑娘们看的出来的哈。

    新的情节开始,矛盾介绍铺垫不可少的哇,下一章,男主就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