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八十九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八十九章

    这一声软软糯糯甜到人心里去的声音,简直惊悚到让满场人都说不出话了。那方才还猖獗又狠戾的少年,这会儿直接从狮虎凶兽变身温柔小白兔,还有比这更颠覆的么?

    &n“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邪中天翻翻桃花眼满脸的不爽,那死丫头,对着老子从来就没这么甜过!

    宫无绝右眼皮开始跳。

    该死,竟然忘了这一茬!他不声不响将一个回信传回鸣凤,完全没料到会发生这些突然状况,四个月前更是料不到老太太会直接杀过来。如果一切顺其自然,他自有办法将乔青忽悠回去成亲,可是现在,老太太来的突然——他完全忘了关于成亲什么的,这小子还被蒙在鼓里!

    很好,只看她明明气的脸都绿了,硬是绷出个眉眼弯弯笑靥如花,很明显,事情大条了。

    乔青不管他心里怎么想,只笑吟吟迎上了老太太,勾住她一边胳膊吩咐道:“奶奶站了这么久,可是累了?来人,去搬椅子来!”

    “是!”

    立即有弟子高声应了,一溜小跑上山搬椅子。

    跑到一半,弟子挠着头一脸郁闷,干嘛这么听这险些端了玄云宗的罪魁祸首的话。不听?靠,那是小命不想要了。小片刻功夫,弟子搬着大椅子回了来,乔青亲自接过,给凤太后放好,乖巧道:“奶奶,坐下歇会儿。”

    凤太后乐的合不拢嘴,那和蔼可亲的眉目不禁让人怀疑,这还是刚才对着亲孙子都下了狠手的彪悍老太太?她拉着乔青的手,冷飕飕瞪一眼宫无绝:“幸好老人家还有孙媳妇!”

    “奶奶可别气坏了身子。”

    乖乖巧巧的少年直接伏在她腿边盘膝坐下:“无绝虽在大燕多年,也不是不念着奶奶的。每年都会回去鸣凤,还不是因为怕奶奶想孙子……”

    “哼,念着我?”

    “您不在身边,自然是不知道的,无绝他走了多少年,就念着您多少年呢。”

    在场之人,唯一的一个感觉就是——狠!

    宫琳琅低着头只想把脑袋给塞裤裆里去。这一招狠的,听着是在安慰,字字句句不忘提醒老太太这孙子跑到了大燕来。果然,老太太又是一声冷哼,板着脸就瞪过去。要是眼神可以杀人,罗刹太子爷恐怕这会儿已经死去又活来,活来再死去了……

    宫无绝却是勾了勾嘴角,眼中掠过抹笑意,兀自沉浸在两个字里:无绝。

    这小子还是第一次这么简练又亲昵地唤着这俩字,虽然出发点有点儿阴险,但总归也是个进步。嗯,宫无绝很满意。听老太太拐杖敲的咣咣响:“你不用帮他说话,这小子从来不省心,生来就是要气死我老太婆的!”

    “奶奶,他小时候就不省心啊?”

    乔青仰起脸,一脸好奇,眉毛一挑,鼻子一皱,黑锃锃的眸子闪着奸诈的小光芒。

    这模样,瞬间煞到了老人家。凤太后哈哈大笑,中气十足:“可不是,这小子,你别看他现在板着脸一副生人勿近的冰山样,小时候长的可水灵,啧啧,那粉面团子一样的小脸儿,偏偏要板出个小大人的样儿。谁见了不想捏上两下?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喂,可了劲儿的围着他转,走到哪,后面都有一排尾巴跟着。一个不注意,就让人抢去轮番抱着亲上两口!”

    噗——

    众人低着头死死忍着笑,一边悄悄用眼角瞄着黑脸的男人。

    想象着缩小了无数倍的宫无绝,一岁?或者两岁?板着脸的小屁孩被一群大姑大婶儿的围攻,那场面……就连乔青都忍不住挑了挑眉毛,憋着笑朝宫无绝递去个挑衅的小眼风。

    宫无绝开始磨牙。

    奶奶还不放过他,忆起了当年说的眉飞色舞兴致勃勃:“再长大一点儿,可皮,三岁那年上树捅马蜂窝,最后被马蜂蛰了一头包……”

    “真的啊?”

    “可不是!三岁的小娃才多大一点儿啊,皮猴子似的,流着鼻涕抱着头满皇宫里边儿蹿。后边儿就跟着一大群马蜂,蹿到哪,就跟到哪!”

    “哈哈哈哈,奶奶,继续继续,还有什么?”

    玄山脚下,众人一个个都跟得了帕金森一样,肩膀一抖一抖,憋笑憋的抽风似的。偏偏那耳朵不怕死的竖的老长老长,罗刹太子爷的儿时糗事,过了这村可再没这店了。瞧瞧玄王爷那张俊脸,已经不能用黑来形容了。这要是大晚上的,估计竖在眼前都分辨不出来。

    宫无绝无奈扶额,这两人明显是故意的。乔青是因为什么很明显,而奶奶,以他的估计,到了这个时候,老太太也该看出端倪了。这是在顺水推舟的生气呢。偏偏一个是自己的亲奶奶,一个是自己的心上人,还真是一点辙都没有。

    宫琳琅拍拍他的肩头,这要是真娶回去,啧啧,乐子可大了。

    “奶奶,这里风大,咱们有话回屋说。回去我给您沏茶去!”

    “好!喝喝孙媳妇茶!”

    乔青见差不多了,再下去估计这玄云宗都要被炸毛的男人给灭口。尤其是凤太后,可不是个容得糊弄的人。她将笑眯眯的凤太后搀起来,一老一少亲亲热热的朝山山走,直接把玄云宗当成了自家的后花园,连问都没问主人家一声。

    后面林寻几个长老跟便秘似的,对视几眼,赶紧招手吩咐道:“还不去收拾收拾!”

    立即有弟子跑在两人前面,上山给收拾房间去了。

    剩下的宾客们,本来还想着赶紧离开,这会儿反倒不走了。开玩笑,修罗鬼医摇身一变,成了鸣凤老太后的孙媳妇,这一出大戏祖上冒青烟了都不一定能碰着,死都要留下看个痛快啊!

    宫琳琅摇摇头,拍着胸口心有余悸:“真有些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

    宫无绝苦笑一声,遥遥望着那亲亲密密的两人:“后面的事儿,才叫麻烦。”

    这话一落,凤太后走上山的步子便是一顿:“都在那杵着干什么,还不跟上来。”

    大燕皇帝欲哭无泪,立马溜溜的跟上。后面邪中天摇着扇子兴味盎然,宫无绝带着陆家四个暗卫紧跟其后。直到那一老一少走的远远了,还能听见亲亲热热的说笑声。

    “真的啊,奶奶,您不是骗我吧?”

    “啧,骗你干什么,他小时候的糗事儿多了去了!说上一天一夜都未必能说完!”

    “哈哈哈哈,那么大还尿床啊……”

    咔嚓——

    紧跟着,稀里哗啦——

    某男一颗心被狠狠补了一枪,哗哗啦啦碎了一地,小风一卷,化为粉末悠悠扬扬飘走了……

    *

    房间里,众人落座。

    却不是满山宾客所预想中的和乐融融。

    偌大一个殿堂中,此时已经没了外人。上首两个位置,凤太后和邪中天一人占据一隅,再下面,宫无绝、乔青、宫琳琅、囚狼、无紫非杏、陆家暗卫,洋洋洒洒坐下去。祈风和兰萧等人倒是没跟上来,今日带兵的人是兰震庭,一老一少四月没见,叙旧去了。至于祈灵倒是好奇,却被祈风给揪着领子提走了,想也知道他们有话要说,这种场合自然避了开去。

    最后一个座位上,蜷缩着无精打采的大白。那可以克煞药人的技能,像是也耗费了它的力气,这会儿缩成一个毛茸茸的篮球,软塌塌窝在那里。

    满堂噤若寒蝉,一丝声音都无。

    凤太后脸上的笑渐渐沉了下来。她活了这一把年纪,若说刚开始还没搞清楚状况,那么后来的一切要是还没发现端倪,也就妄为鸣凤彪悍的老太后了!

    杀气腾腾的目光扫过一周,宫琳琅几人低着头连连咳嗽。唯有三个人还算镇定。第一,邪中天,这个镇定很正常。第二,宫无绝,对上自家奶奶的怒气他面容沉定,不动如山。第三,便是乔青。凤太后看了半晌,那红衣少年坐在下面,手边端了杯茶水悠然的喝着,在她这威慑十足的目光之下,嘴角竟还能噙着抹从容自如的笑。

    胆色过人,是个人物!

    尤其在刚才那种情况,还能配合着演了这一出戏,在大庭广众之下保住了鸣凤和她老人家的面子,是个玲珑剔透之人。

    可惜——公的!

    老太太拐杖一敲:“说,怎么回事!”

    邪中天摇晃着扇子风流倜傥:“本公子也想知道,怎么回事。”

    两尊大神发了话,一众视线全部朝宫无绝看了去。他一笑,站起身,走到凤太后身前。

    “我要娶她。”

    四个字,简简单单,直截了当!

    老太太眼前一黑,亏得这十年在鸣凤后宫修身养性,否则这会儿早一拐杖敲死眼前这不孝孙了。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察到那红衣小子喝茶的手一抖,明显也在状况外被这一句话给惊了一下。很好,这就说明,不是那小子勾引无绝,根本就是自家孙子一厢情愿!这么一想,又有些不爽起来,护短本性瞬间爆发,自家孙子哪方面不是一等一的,竟然还敢不愿意!

    乔青见她神色,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果然是那男人的亲奶奶,都是一样的脾气,当自己天王老子。

    “你要娶她?”老太太回过神来。

    “是。”

    “你……简直荒唐!”一声含怒大喝,刀剑样的视线朝宫无绝射过去,又恢复了犀利的模样。偏偏这目光宫无绝对了二十几年,早已经免疫。他一脸淡定,也不解释,却能让人感觉到他的决心。老太太不由神色又古怪起来。一眼一眼看着乔青。

    宫无绝知道她在想什么:“您别看了,她是男人。”

    “男……男……”从来钢铁一般彪悍的凤太后也被气磕巴了:“你简直要气死老太婆!你还知道她是男人!鸣凤多少女子你不愿意成婚,跑到这大燕来,最后挑来选去竟然敢给我选了个男人?你魔怔了不成,一个男人,美死了也是带把的!”

    宫无绝心想,他还能不知道乔青是个带把的不成。正巧,前阵子才研究过带把的怎么那啥……

    这一想,思绪又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凤太后气的哆嗦:“宫琳琅——”

    宫琳琅的头都快插地下了。

    “陆峰——”

    陆峰四人白着脸闭着眼装死尸。

    “邪中天——”

    “嘿,你的家务事,叫本公子干嘛?”

    邪中天摇着扇子看戏正乐呵,凤太后冷笑一声:“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那是,本公子的徒弟自然好,不好你家孙子也看不上不是。”

    他顺水推舟,一点儿不好意思都没有。凤太后一扭头:“呸!”喷了他一脸口水星子。

    邪中天气的跳脚,这黑山老妖婆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副死样子!堂堂一太后,搞得跟市井流氓一样,简直拉低本公子的水准。他一把抹了去:“说归说,可别动口,本公子倒是不介意跟你再打一架!”

    两人从去了地壑,发现了下面的端倪,便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奈何这两个人,向来是不对付的,玄气方面又是旗鼓相当,再加上当年的某些恩怨,这一路上也没少打上几架。凤太后的回复还是:“呸!你倒是试试,老子怕你不成!”

    邪中天继续擦脸,我不试,谁给我把伞。

    他深呼吸两下,不再跟这黑山老妖婆斗嘴,转过头,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宫无绝:“好小子,凤家也就出了个你,有胆色,有眼光!”

    宫无绝一拂袖,顺着杆子就爬上去了:“多谢师父支持。”改口改的特利索。

    “谁是你师父?!不对,谁支持你了!”

    邪中天一噎,气的大翻白眼,刺溜一下就蹿到乔青身边儿了,勾住她脖子咬耳朵:“徒弟啊,你上哪去招惹了这么一个腹黑的货啊!果然是凤家的种,一家子都黑心黑肝奸诈的要命!”

    柳眉意外一挑,乔青不由想起来当日皇宫里这两人初见时的情景。貌似这不着调的,跟鸣凤有点恩怨啊?再联系到刚才这情景,啧啧,内情很丰富啊……邪中天哼一声,一把展开扇子,遮住半边瑰丽妖孽的脸不解释。到了这会儿,这楼已经完全的歪了,老太太一敲拐杖,咣当一声响,硬生生给扯了回来:“凤无绝,我再问你一遍,你知道她是男人,也要娶?”

    宫无绝,哦不,这会儿应该是凤无绝了。

    他定定看着自家奶奶:“是,男人也娶。”

    老太太沉默半晌,垂下的眸子让人看不出她的想法。一直过了良久,忽然再次开声:“死人也娶?”

    这话一落下,殿内瞬间低下了气压。

    沉重的气压漫延的殿内一片窒息。凤太后霍然抬头,骇人的气势毫不掩饰的压向乔青!乔青瞬间皱起眉,心里也升上了几分火气。这老太太也太不讲理,你孙子看上个男人,你不去教育自家孙子,却要去杀别人。乔青此时完全忘了,当初凤无绝和邪中天皇宫初见的时候,他师傅也曾经如此以势压人来着……

    明明这几个人,都是一样的护短,一样的不讲理。

    乔青调动起周身玄气抵挡着这压力。凤无绝心下一沉,知道她奶奶是真的动了杀心。而这杀心,要压,就要压的彻底!他面不改色,甚至笑了笑,本就英俊的面容更是让人移不开眼:“奶奶,您只管杀。”

    乔青咬牙,这没良心的!

    凤太后也意外:“哦?”

    “反正……”凤无绝耸耸肩,棱角分明的唇缓缓抿成一条直线,一字一字,坚决如铁:“她生是你凤家的人,死是你凤家的鬼!”

    乔青没坐稳,椅子抖了两下。

    邪中天、囚狼、无紫非杏等人齐刷刷转头看向她。她垂下眸子,浓密的长睫遮挡了眼底的情绪,一边抵抗着凤太后的压力,一边磨着牙在心底骂,什么叫你凤家的鬼,要是,也得你是老子的鬼!乔家的!

    凤无绝嘴角一勾,迎着老太太的目光,一瞬不离。

    末了,又笑着补充了一句:“唯一的鬼。”

    这话说的不清不楚,可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乔青将是他凤无绝唯一的太子妃,哪怕是死了,那个位置也不会有其他人坐上去。在场的人也都知道,他说到做到!乔青身上的压力骤松,她端起个茶盏在手里无意识地摩挲着。凤太后怒极反笑,朝她看去:“小子,你怎么说?”

    乔青喝了口茶,摆手道:“我命硬,不容易死。”

    凤太后轻轻笑起来。

    这笑里有三分怒,倒是还有七分旁人听不明白的东西。他看了乔青半晌,又看了看凤无绝,这坚定的模样,拆是肯定拆不了了。这小子,从小决定的事,没有一个人能更改。她一直不明白,自家好好的孙子怎么就看中了一个男人。到底看中的是什么,这会儿才算了解了。这完全就是另一个凤无绝!不论表面如何,这两个孩子的性子却是一模一样,一样的狂妄,一样的自负:“好好好!一个两个翅膀都够硬!”

    乔青撇撇嘴,谁跟他一样。

    她这才抬起头,看的却是凤无绝:“不过我倒是很好奇,老子什么时候说要嫁了?”

    凤无绝看向她,两人目光一对,过了片刻,还是乔青先别过眼。听他笑道:“我要娶,是我的事儿。你嫁不嫁,是你的事儿。”

    他这话中,无端端的多了几分笃定,好像这事儿已经胜券在握跑不掉了。乔青嗤一声,鬼知道他哪来的这信心。她站起身,扯住眼睛看来看去好奇又亢奋的邪中天朝外走,走到门口处,再抱起大白,撇嘴道:“要娶,也该是老子娶。”

    凤无绝继续笑:“你若愿意,那我嫁。”

    砰!

    前面乔青一个趔趄,后面凤太后拍案而起:“放屁!老子的孙子怎么能嫁人?!”

    宫无绝转身,一挑剑眉:“那就不嫁,我娶她。”

    凤太后冷哼一声,让他给气笑了。摆摆手:“滚出去,看着就碍眼。”

    ……

    这会儿,乔青已经扯着邪中天迈出殿门。门口离着老远不时有人走来走去,步子很快,假装路过。偏偏那眼睛不住的朝着殿里面瞄,一副好奇的要死的样子。乔青翻白眼:“那男人疯了,竟然说要娶老子。”

    “这小子有种,我看不错。”邪中天笑眯眯勾着她肩头,乔青眼睛再翻:“有种的多了去了,是个男人就有种。”

    他挑着桃花眼笑笑,意味深长。

    “少来这种阴阳怪气的模样。”乔青被看的不自在,一脚踹过去。他哈哈笑着躲开,无耻的大叫:“欺师灭祖啊!欺师灭祖啊……”

    乔青扶额,这不着调的,丢人丢到玄云宗来了。

    待她抱着大白转身大步走了,邪中天才吊儿郎当打开扇子,无紫非杏凑上来:“谷主,凤太后怎么最后不反对了?”

    邪中天撇撇嘴:“那黑山老妖婆,我怎么知道。”

    其实后来,半夏谷的高矮胖瘦四长老也问过这问题:“难道是要让少主去磨一磨那凤太子的性子?”

    邪中天奇怪:“凤无绝的性子还用磨?”

    四长老想了想:“凤太子是要做大事的人。各方面都没的说,从来一帆风顺高人一等,但也难免会年轻气盛,过刚易折。”

    邪中天只笑了笑,摇摇头,高深莫测:“那凤家小子年轻,却不气盛,看着似乎一言决断,实则在意见有分歧的时候,是绝对能听的进劝谏的人。一个肚子里十八条弯弯,连肠子都是黑的,哪里需要担心。凤太后也明白这些,越是这样,越不能硬着来。她以为凤无绝不过一时新鲜,真娶回去了,男人和男人那有什么搞头,几次下来估计也就明白了。”

    “那谷主,你怎么也不反对?”

    “嘿,没看着你们少主跟凤家小子呆了一阵子,开始有人气儿了么。”

    四长老为这评价皱了皱眉,最见不得有人说乔青的不好:“少主性子是邪了点儿,可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邪中天纳闷:“她那哪是不讲道理,那根本就是不给你讲道理的时间!”

    被光阴打磨过的男人,身上自有一股敏锐的洞察力。这不是偏激凌厉的少年可比,表面如何暂且不说,这种沉淀,是由年年岁岁日日月月一分一分积累而来。后来过了很久很久,就连四长老也不得不说,谷主那一双桃花眼,认真起来,总是能看进人的魂魄去。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此时,邪中天一句不知道,敷衍了一脑门问号的无紫非杏,哼着小曲儿朝外走。临走之前,还回头提醒了句:“别怪谷主不仗义,你们也赶快溜,这里可危险。”

    那道玫红色的身影,飘飘然不见了影儿。

    无紫非杏还在对视着:“什么危险?”

    这话方落,轰——

    后方一声巨响。

    无紫非杏抱头一跃,同样数到身影朝着四面八方不同的方向跃去。众人齐齐摔了个大马趴,七荤八素地爬起来,此时,已经有众多玄云宗子弟都被这声音给引了来。二长老三长老施展轻功就赶到:“发生了什么事儿!怎么回……”

    说到一半的话,变成了张成O形的嘴。

    只见方才还经历了一场谈判的玄云宗大殿,此时完全化为了一堆齑粉。

    手持龙首拐杖的老太太精神抖擞地走出来。

    面对一众被石化在原地的人,发泄了满心怒气之后浑身舒坦的老太太一摆手,嫌弃道:“房子质量太差,换间。”

    众:“……”

    *

    经过那日之后,接下来的日子里,玄云宗包括还留在山上的一众宾客,终于体会到了这鸣凤老太后的彪悍。从那以后,整座玄云宗剩下的还完好无损的殿堂是越来越少,时不时一声轰隆隆巨响,伴随着某个彪悍老太太的爽快又矫健的走出来,便会有一座大殿化为齑粉。

    就这么过了数天之后。

    林寻等人只差抱着乔青的大腿哭爹喊娘:“乔公子喂,在这么下去,咱玄云宗就可以跟翼州大陆说再见了啊!”

    乔青望天,好吧,虽然说这玄云宗交给了乔文武,也就等于交给了乔家,更是等于直接交到了她的手里。可那凤太后一根拐杖打遍天下无敌手,她又有什么办法?于是,乔青就找上了唯一一个能跟老太太打个平手的邪中天。

    邪中天一蹦三丈远,一“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脸的敬谢不敏:“只怕我去了,又是一场仗要打,到时候……你懂的。”

    乔青耸耸肩,好吧,到时候,这两尊大神打在一起,玄云宗就真的可以拜拜了。邪中天凑上来:“其实你比本公子有办法的,换个女装,叫声奶奶,那老太婆还不立马阵亡!”

    乔青“切”一声,转了话题:“对了,我一直要问你那蛇形组织的事儿。”

    说起这个,邪中天立马想溜。

    乔青一把逮住他:“不能说?”

    桃花眼闪来闪去闪啊闪,他四下里到处看,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乔青等了半天,这人死死闭着嘴就是不肯吐出一句半字,她便明白,那组织,恐怕是她现在还不能碰的。之前解决了凤太后的当日,她便去玄天的书房查探了一下,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干净的像是一间方方建好的书房。这只能说,有人神不知鬼不觉销毁了里面一切的东西。

    并且是,在邪中天和凤太后在这里的时候。

    这蛇形组织几乎无孔不入,恐怕直到现在,玄云宗内部也不知隐藏着几个组织里的人。而乔青相信,这绝不单单属于玄云宗一家之事,恐怕七国七宗门,每一家都隐着不少。就如祈风,明显和蛇形组织是有过节的,可这过节貌似和他的宗门有关,并不方便透露。乔青也没再多问,只更确定了一点,这么一个庞大到让她咋舌的组织,却不在大陆人所知晓的七国七宗之内。

    乔青窝进沙发里,垂下的发丝遮挡了她的表情:“我只问你一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但是现在还不能说。”

    邪中天沉默半响,叹口气:“是,你现在要和他们对抗,还太早。”

    “凤太后也知道?”

    “那玄天便是故意引我们两人前来,他想脱离那个组织,自作聪明以为我二人会对那组织出手。却不知,这个组织从来都不是秘密,只是以他的能耐,还不足以知道罢了。”

    乔青敏感的抓住重点:“他为何以为你们两人会出手?”除非,都和这组织有仇!

    邪中天咳嗽一声,又开始扯皮:“啊,今天天气不错,不知道外面那几个小家伙怎么样了。”

    他指的是囚狼祈风等人。

    那并蒂果的根须,乔青用了一半,还留下了一半。即便身体里的能量支撑她到了知玄,还有大部分都没有发挥出余热。只等着日后每次修炼的时候,一点点扩散在身体里,修炼的速度也会比从前快上不少。剩下的那一半,她用较为温和的药材辅助,分散了其中狂暴的能量,给了囚狼等人服用。这会儿,他们正在外面打坐……

    轰——

    一声巨响。

    哦不,应该说,是数声巨响,不约而同的同时响起。

    紧跟着,颜色各异的光柱冲天而去。绿色、青色、蓝色、紫色,四种颜色炫目的交织着,将整座玄山上空染的绚烂一片。晋阶的天地异象惊动了玄山上的众多宾客,几乎每个人不论在干什么,都放下了手头的事儿纷纷跑出了屋外。众人驻足仰首,朝着那一道道光柱望去——

    “我的妈呀!”

    “怎么这么多,这么多人同时晋阶?”

    “老子不是在做梦吧,没听说晋阶还能组着团儿一起晋的啊?”

    众人揉着眼睛很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在这巨大的刺激之下简直就要瞪着眼睛晕过去。这哪里是升级,简直是升天!升天都没这么爽的!可不论再怎么看,那些光柱依旧交织着亘于天地间。有想到了什么的人立即发出了一声大叫:“是修罗鬼医!一定是她,跟并蒂果有关!”

    恍然大悟的声音中,含着赤裸裸的羡慕嫉妒恨。

    晋阶,是每一个玄气修炼者梦寐以求的事。可是对于此刻来说,却仿佛变的无比的容易。有人拍着大腿连连叹气:“太好命了,太好命了,老子怎么就不认识修罗鬼医呢!”

    林寻和三长老也站在人群之中,两人对视一眼,苦笑了一声。

    没办法,他们修炼了一辈子才是紫玄巅峰,这会儿亲眼看着这些小辈们,一个个的或者后来居上,或者直接就超越了过去,能不觉得刺激么?看着这些年轻一辈的人,不禁有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慨。

    感慨之后,又是一丝安慰。

    他们对于那宗主之位,是绝对不敢再想了,可是这一阵子也难免寝不安枕。那修罗鬼医可不是个好相与的,说是长老的位置保留不变,可万一食言而肥……不过,一个能将天地灵物分享出来的人,应该不至于对他们赶尽杀绝吧。

    另一方面来说,将玄云宗交给一个这样的人,应该也可以放心了。

    乔青和邪中天走出殿门。

    宫琳琅,囚狼,祈风,祈灵,兰萧,乔文武,无紫非杏,洛四项七,就连陆家那四个暗卫乔青都没吝啬。门口凤太后也被这组着团儿的晋阶给吸引了来。遥遥站在外面看着乔青点了点头,眼里掠过丝满意的光。乔青一扭头,老太太立即变了脸,从鼻子里喷出个冷哼,瞪她一眼别过眼去。

    乔青摸摸鼻子,看凤无绝——你奶奶这倔脾气,啧啧。

    凤无绝摊手,转了话题:“你的境界巩固了?”

    “唔。”乔青一挑眉:“和你一样,知玄初级。”

    到了知玄,超越了彩虹等级,玄气的分别便更细了些。不再只有笼统的一个阶层,更分出了上中下三个等级。她和凤无绝现在,都是知玄初级,若是打起来,她不用毒,可说旗鼓相当。

    一阵扑棱翅膀的声音传来,小凤凰落到了他肩头。乔青嘶一声:“这小家伙长大了不少啊!”

    只几天不见,个头大了足足一圈儿。小凤凰咬着爪子,扭头到处看了看,好像在找什么。乔青眨眨眼,难不成这傻鸟大了点儿,准备找大白生死斗了?那肥猫休息了好多天,直到现在,还萎靡不振的,每天蜷成个球儿缩在床上睡大觉。哪怕是戳戳它的猫脸,它也只会掀起一点眼皮瞅你一眼,高贵冷艳地翻个身,继续睡。

    “乔大哥,灵儿是绿玄咯!”

    光柱散去,众人从晋阶中醒了过来,一身清爽地感受着身体里充足又浓郁的玄气。宫琳琅和囚狼都入了紫玄,祈风紫玄巅峰,祈灵平日里修炼最不上心,刚刚升为绿玄,兰萧青玄,乔文武青玄,剩下无紫非杏他们都进入了蓝玄。

    祈灵小麻雀一样开心地跑过来,乔青伸手摸了摸她脑袋。

    同样的,也没有人和她说谢谢,就如上次他们以命相护之时。只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了。几人叽叽喳喳说笑了两句,祈灵扯着她的袖子摇来摇去:“乔大哥,灵儿和哥哥快要走了。”

    乔青给了她一个爆栗:“又不是见不到了,哭丧着小脸儿干什么。”

    祈灵捂着脑袋吐吐舌头:“也是,等到明年七宗比武,乔大哥也会去的吧?”

    “比武?”

    “乔大哥,你不会是不知道吧?”

    祈灵睁大了眼睛,乔青咳嗽一声,望天。她还真的不知道,所以说,那什么玄云宗的藏书阁,真要找个时间去翻一翻,了解一下这个大陆才是。祈灵噗一声捂着嘴巴笑,祈风给她解释:“其实说是七宗比武,也只在其他六国里面兴盛而已。玄云宗近些年,已经很少会去了,去也是随便意思意思,毕竟实力摆在这里。”

    乔青“唔”一声,怪不得在大燕没怎么听说了。

    “在其他六国,这三年一次的比武可是一个盛典!大燕从前没人去,是因为没有高手,这次玄云宗换了宗主,想必是要去亮相一下的。”

    乔青想了想:“嗯,那么到时候咱们比武上见!”

    祈灵一声欢呼,苦闷的小脸儿终于放晴。兰萧红着脸看她一眼。凤无绝忽然道:“我也走了,回去鸣凤。”

    乔青一怔,若说刚才祈灵说要走,她只是不舍了一下。那么这会儿,心里却好像空了一瞬的感觉。嗯,估计是没人斗嘴没人切磋了!某个少年坚决不承认其实她是有点舍不得凤无绝的:“成,比武大会上见!”

    凤无绝却笑了笑,看她神色整个人都舒坦了起来。

    “不用比武大会,过阵子鸣凤就能见了。”

    乔青嗤他一下,她就纳闷儿了,这男人到底哪来的自信,她去个屁鸣凤啊!那边大风大雪极北之地,去受冻还要看那老太太的脸色:“喂,你这叫妄想症,有病得治,真的。”

    凤无绝只朝她耸耸肩,明显的胸有成竹不再多说。

    乔青也很快将这个抛去脑后。

    晚上众人聚餐过后。

    翌日,祈风祈灵,凤无绝一行人,便收拾好了东西站在了玄山脚下。

    一行行的马车队伍依次排开,到了这会儿,才真有了点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的感觉。祈灵哭红了一双眼睛,死死抱着乔青的胳膊。祈风等了半天,实在忍不住了,提着她后领子就给丢进了马车。乔青和祈风对视一眼,一击掌!

    啪——

    “一年后见!”

    队伍浩浩荡荡离去,乔青挥挥手,猛然落入一个怀抱。她也没推,人都要走了,给抱一个貌似没什么问题吧。嗯,就是这样。过了良久良久,直到老太太看不过眼连声咳嗽的时候,凤无绝放开她。

    乔青咳嗽一声,眼睛闪啊闪,一拳击在他肩头:“好兄弟!”

    某个男人的满腔热血,就这么被一盆冷水浇了个哇凉。谁要跟你当兄弟!他狠狠剜了乔青一眼,某货望天抄手吹小调。这调子悠扬又欢快,好像巴不得他赶紧滚蛋这辈子再也不要再见。

    凤无绝气的咬牙,瞬间俯下身,堵上了那张嘟起的红唇!

    “我靠!这个劲爆!”

    陆峰四人忍不住爆出一阵欢呼。眼见着老太太绿了脸,赶紧低头缩脖子努力降低存在感。

    乔青瞪大眼,随即又缓缓眯起,危险的目光锃亮锃亮,抬手就要揍人!

    电光石火,眼见着一拳距离他只有咫尺,凤无绝趁最后机会狠狠亲了一口。在中招之前一个后空翻,黑袍翻卷帅气非凡落到了马上!凤无绝回头看她一眼,马鞭在半空划过一个欢乐的圆弧。

    马声嘶鸣,卷起阵阵风沙。

    整个玄山脚下,乔青的磨牙声中混合着某男渐行渐远的猖狂大笑,轰轰回荡着:

    “媳妇,鸣凤见!”

    这一卷最后一章。明天开新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