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七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七章

    翼州大陆,仿佛在一夜之间变了天。

    平衡了足有千万年之久的七国局势,终于在唐门的一夕覆灭之中被打破。

    据少数生还者称,当夜甚至没人看见是何人出手,方方回到唐门的门主唐枭,连带着数名重量级长老,在下轿的一瞬灰飞烟灭!一丛丛的骨灰被大风无情的卷走。风迷人眼,那一瞬,似有两道人影如烟离去……

    静止不过三秒。

    唐门群龙无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门中弟子慌不择路,在这惊天的手段之下,纷纷朝着四面八方疏散而去。然而,从来固若金汤的翼州之蜀,竟是早已陷入了某神秘势力的天罗地网!这神秘势力来的突然,将颓乱不堪的唐门重重包围。

    接下来,一面倒的杀戮持续了整整一夜。

    当日出东方——

    两条消息顺着血腥之气弥漫到整个大陆,其一,唐门从此覆灭,大陆上唯余六大宗门。其二,此神秘势力疑似侍龙窟。

    这下子,六大宗门人人自危!

    ……

    砰——

    一声脆响,茶盏四分五裂,倾泻一地青黄的茶汤。

    唐嫣扶着桌案摇摇欲坠,惨白惨白的脸上冷汗密布,怔怔望着前来传话的人:“什……什么?”

    失了一只手臂的奴伯站在房门口,一边袖管儿空荡荡的飘着,本就佝偻的身形显得更加诡异。他说完这些正要离开,袖子被人一把拽住。唐嫣疯了一样抓着他,胸腹处的鲜血因为激动又渗了出来。她浑然不觉,只瞪着血红的眼:“你刚才说什么?你骗我的是不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唐姑娘!”

    奴伯霍然挥开她。

    她跌倒在地,发髻散乱歪歪扭扭垂了下来,口中失魂地呢喃着:“这不是真的……我父亲……唐门……不会的,唐门是七大宗门,怎会有人能做到如此?不会的……”颠来倒去的话倏然一顿,她豁的抬头,死死盯着奴伯:“谁干的?”

    奴伯冷笑一声,心里也暗暗点了下头。

    他刚才没忘了把大陆上流传的两个消息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就是想看看这唐嫣会有什么反应。没想到这从前温室花朵一样的女人,遭逢巨变,倒也没被冲昏了头脑:“自不是我侍龙窟。”

    “谁干的?”

    “唐姑娘,你说呢?”

    唐嫣咬牙切齿:“鸣凤?”

    这两字吐出,她又是一顿。不对,鸣凤虽说是翼州第一大国,却决然没有将唐门整个掀翻的能耐——连人影都没露就杀了她父亲和数位长老,凤太后可能么?恐怕连龙主都做不到!可除了鸣凤,她想不到任何人!唐嫣抓着垂落的发髻,疯了一样撕扯着:“是谁?是谁?谁有这样的本事?谁要害我唐门……”

    她猛的爬起来,夺门往外冲。

    奴伯一挥空荡荡的袖管儿,唐嫣定住,听他立于身后的诘问:“唐姑娘可是要去寻两位大人?”

    “我、要、报、仇!”

    “呵,报仇?”

    她一字一顿从牙缝里挤出来,每一个字都像是带着血。可听在奴伯的耳朵里面,却仿佛一个笑话。他嗤笑一声,不由得想起那和她一般年纪的少年。同样是女子,同样十七的年纪,同样天赋高受人追捧。可这唐嫣再是成长,总归输在了起点上。这等心智,差的太远:“若是老夫,此时就绝不会做这等傻事。”

    唐嫣霍然扭头:“你什么意思?”

    奴伯迎着她血红的眼:“那两位大人对你戒心未消。”

    “哼,你以为我怕死么?哪怕是死,哪怕他们事后查出真相绝不饶我,我也要为唐门报仇!”

    “最怕你仇报不了,命也保不住。”

    唐嫣一顿。

    奴伯摇摇头,又道:“此等时候,你不该多生事端。让那两人为你报仇,万一引出了你在唐门的身世,到时候可是得不偿失。多说多错多做多错的道理你应该明白,现在关键的是,把你血脉的身份保住,跟着他们回去族里。将来,还怕没有报仇的时候?”

    她平静下来,整个身子都撑在门框上:“那姓柳的天性多疑,根本不会带我回去。”

    “此一时,彼一时。”

    唐嫣抬头看她,眼中尽是迷茫。

    这些日子在房内养伤,那日的一剑戳的太重,胸腹破裂,险些丧命。因为乔青的出现,唐嫣几乎不敢出房门,生怕招惹出别的事端暴露了身份。自然也就不知道这些天侍龙窟的变化。此时她听奴伯的意思,扭头看向外面,以前总感觉静的诡异的侍龙窟里,此时透着一股子焦躁的气氛,像是出了什么事儿。

    半晌,她捂着血流不止的胸腹,咬唇道:“求奴伯指点。”

    “老夫就给你透个话。”奴伯的眼里的闪过丝晦涩不明的光:“那乔青三人进入了此地的龙脉,若让他们毁去了那里,这处异空间将不复存在。”

    唐嫣大惊失色:“您怎么不阻止他们?”

    阻止?那断龙石一落下,那处根本进不去!可同样的,进不去,她们三人也出不来。若是那三人死在里面自然最好,可万一他们侥幸没死,狗急跳墙存了同归于尽的心,那这侍龙窟便完了。奴伯心里闪过这些,也不回答她,接着道:“明日一早,侍龙窟便举窟搬迁。到时候,那两位大人也会出发回去族里。”

    “您是说……”

    “不错,算你运气好。”

    奴伯一句肯定落下,她又举棋不定了。走么,鸣凤没灭,乔青未死,唐门尸骨未寒,就这么走了,让她怎能甘心!可不走,不走又能做什么?唐嫣思索片刻,奴伯却已经不耐了,心下笑了声“妇人之仁”便要拂袖离开。唐嫣快速喊住他,到底还是先怀疑道:“你又为何帮我?”

    奴伯背对着她的脸上,一脸扭曲的恨意。

    空荡荡的袖管儿垂在一边,那日被断龙石生生碾断了手臂的疼又浮上心口。想到唐嫣即将取代那乔青的身份,回去她的族里认祖归宗身份扶摇直上,今后说不得还会重新回来此地,将鸣凤、朝凤寺全部毁于一旦,奴伯又笑了。他没回答,佝偻着阴森的背脊走了出去,将后方面色变来变去的唐嫣丢在了那里。

    他一边走,一边思索着大陆上疯传的那两条消息。

    唐门被灭实则是在数日之前,依照侍龙窟的消息网这么久才传了回来,该是有人刻意将此事给压下了。尤其是关于神秘组织是侍龙窟的猜测,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翼州,也定然有人在其中煽风点火制造谣言。天知道,侍龙窟现在自顾不暇,那龙脉之内的三人不知如何,哪里有功夫去做这等事!

    奴伯不知道。

    乔青却是知道,伴随着她的修为正以一种不可想象的速度飞速被吸走。她的人,也正和沈天衣朝着那处诡异之地飞快地临近!

    穿过一座座相连的钟乳洞窟,身上的苔藓越勒越紧,几乎要陷入了皮肉里。不知过了有多久的时间,乔青感觉到她的修为已经退到了蓝玄的时候,终于,眼前天色一亮,头顶不再是重重石壁的抵挡。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际:“苔施主,想来你是一定没有蛋的吧?不必自卑,佛祖有云,众生皆平等……”

    这个时候,乔青还有功夫翻了个白眼。

    这里是一处开阔的寒潭,潭水正中一方巨大的石头被苔藓严丝合缝地包裹着,那种娇嫩欲滴的翠绿不断蠕动。而上面,喋喋不休的玄苦正被无数苔藓勒在上面。正越过湖面飞快向着那方大石逼近的乔青和沈天衣对视一眼,倏然齐齐发力!

    嚓、嚓、嚓——

    苔藓应声而断。

    碎尸万段的绿色粉末飘到潭水上,不待它们重新凝结在一起,乔青和沈天衣凌空一跃,落回后方的潭水边。

    同一时间,看见了两人的玄苦松了口气,周身一震,身上的苔藓同方才一样齐刷刷断裂在水中。他点水而来,身姿轻盈在潭水中点开一圈圈悠然的涟漪,足下似是生了佛莲万端。飘渺的气质,庄严的面容,额间一点朱砂时隐时现,端的是佛光宝相。

    自然,那要忽略了他嘴里的哇哇大叫:“我靠这东西绝对是母的,趁我尿尿的时候偷袭,老子快被这玩意儿给吸干了!”

    乔青:“……”

    沈天衣:“……”

    ——这是个多么幻灭的场景。

    乔青和沈天衣失笑摇头,倏然,她大喝一声:“小心!”

    话音未落,只见整个寒潭中无数条拧成了藤蔓的苔藓破水而出!

    那处寒潭,那正中的石头,明显就是这些苔藓的大本营了。看见了这里的一瞬,乔青和沈天衣几乎都明白了这东西的由来。龙脉,即是一个支撑点。而这块儿大石,想必便是整个侍龙窟的支撑点!这里的玄气最为浓郁,这些苔藓由最初的普通植物,在玄气的浸染之下渐渐有了灵智。就似当初的并蒂果,由灵脉而生。

    而大抵什么样的地方,就能产生什么样的灵物。

    也就是寻常所说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侍龙窟这等阴寒之地,养出的灵物也必然带着邪气。随着长年久月,这支撑了一整个侍龙窟的玄气,渐渐的消弱。苔藓不但反客为主蚕食了大石中的玄气,取代它成为了整个异空间的支撑点,更将这整个龙脉吸取一空!

    而这里面的玄气毕竟有限。

    &nbsp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他们这三个外来人,就是这些干枯了的苔藓最好的养分!

    乔青和沈天衣修为倒退,回到了蓝玄,玄苦也好不到哪里去,此时只得玄师修为。越是接近寒潭的苔藓,比起覆盖出去的那些,实力明显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咻咻咻——苔藓抽打在空气中,一条条飞速旋转着如鞭子样抽了过来。

    同时乔青和沈天衣也不好过。

    &nbs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p;潭边地面开裂,一点点绿色渗了出来,随即这绿越来越大,如蜘蛛网一般蔓延着。眨眼,已经爬到乔青的脚边飞快缠绕上她的脚踝。

    乔青拔地而起:“去那边!”

    三人心里都明白,若想出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斩断大石上的苔藓。水潭上空,不断有密密麻麻犹如跗骨之蛆样的东西缠绕过来。玄气不断飞射,苔藓不断碎裂,又有更多的不知凡几的不断前赴后继!

    这些东西不知疲累,乔青三人却已经力竭……

    不知过了有多久,龙脉中的时间仿佛格外的慢。

    而外面,一夜时间转瞬即逝。

    唐嫣望着稍稍亮起的天色,心里七上八下跳动如鼓。她说不清这种感觉,好像有种大难临头之危。身边不断有侍龙窟中人丛丛来去,整个异空间内遍布着一种焦躁的情绪。她缓缓抚摸上胸腹处的伤口,静静等在柳生二人的房外。

    吱呀——

    柳生和汉子走了出来。

    一眼看见她,柳生并未言语,汉子点了点头:“很好,那龙主应该已经吩咐过了。”

    “是,”唐嫣微微躬身:“大人,不知我族究竟在何处,又需要几日能到?”

    “几日?”即将离开这下等的地方,汉子心情大好:“哪里是几日,若是只有我二人,半年之间应该能到。不过再加上个你嘛,”汉子鄙夷地瞥了她一眼,这种实力,回去也受不到任何的重用:“运气好的话,一年半载吧。”

    “大人说‘运气’?”

    “嘿,咱们降落的地方随机,我二人还要先……”汉子话到一半,柳生不耐打断:“行了。”他警告性看了唐嫣一眼,唐嫣立即垂下头不敢再问,柳生冷冷道:“什么该你知道,自然告诉你。不该问的,莫要打听。”

    唐嫣咬住唇角,压下心底的屈辱:“多谢大人教诲。”

    一字落下,柳生和汉子大步向外走去。

    唐嫣站在原地,死死盯着他们的身影。

    柳生一顿:“还不跟上?”

    “是。”

    对于这唐门小公主,一生受到的屈辱一个来自乔青,一个便是来自这两个人。什么族人,他们根本就没有拿她当过人!等她去了那个地方,等她得到了乔青的一切,身份,族人,血脉,她不会比任何人差!她有手段,有智慧,有天赋,总有一天她会回来!总有一天……唐嫣握住拳,脸上的神色一点点变得狰狞,将前方那两个背影一丝丝记在心里。

    什么柳生,什么乔青,你们都会为自己的所为付出代价!

    我会——

    唐嫣这心思还没转完——

    一切结束了!

    柳生霍然扭头,瞳孔飞快收缩,看见的,就是大张着嘴巴死死瞪圆了眼睛一脸不甘的唐嫣。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没见身上有任何的伤口,可柳生知道,她周身的骨头和血肉都被震了个粉碎!唐嫣脑中留下的唯一一副画面,便是突兀出现和柳生汉子打在一起的两个黑色斗篷人。柳生和汉子一边打一边大怒失色:“是你们?!”

    这两个人,自然就是破天和周老。

    他们先是在大陆上打探了消息,乔青说的话,他们并非全然相信。然而得到的一切,跟乔青口中几乎没有出入。确认了那唐门唐嫣便是要寻找灭口的小女娃,从七煌城赶到唐门之时,正是唐枭等人到达之际。

    一击必杀。

    再沿着乔青留下的印记一路寻到了这里。

    他们一路进入侍龙窟内,并未引起任何人的发现,有意收敛气息之下,就连柳生两人也不知他们的到来。此刻,两人不知这早一步找到这女娃的柳生是不是知道了当年的内情。他们不言不语一拂袖击杀了唐嫣,打定主意要将这二人灭口于此!绝不能让他们回去,绝不能让他们带着当年的真相回去!

    二人越打越疾,端的狠辣!

    柳生和汉子心里有一万个疑问,一个普普通通的族人为何引起了这两人的杀机?他们古怪地看一眼唐嫣,唐嫣依旧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瞪圆了的眼睛中倒影着那黑斗篷的影子。这两人,其中一个给她极冷极阴寒的感觉,她不由自主在脑中浮现出了一个名字:破天。

    原来,那乔青不是心口胡诌……

    原来,柳生口中的破天真的来了这里……

    原来,由始至终她根本早已经在乔青的算计内……

    临死之前,在看到了破天的一瞬,一切都仿佛明了了,一切都似乎福至心灵地在心中清晰起来。唐嫣想笑,满心满肺的不甘和嫉妒让她想放声大笑出来,她使劲儿张了张嘴,那从喉咙深处憋出的犹如母鸡的咯咯声只发出了一个音节,这细微的动作已经让她全身早已经化了粉的血肉轰然散开……

    轰——

    唐嫣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爆发出一声犹如厉鬼的不甘嘶嚎:

    “我不甘心……”

    唐嫣这一声嘶嚎,没有对打斗中的四人造成一丁点的影响。对于他们来说,这蝼蚁一样的唐嫣本不需要在意。而在这侍龙窟的龙脉内,因为力竭被那些苔藓缚住的乔青,也正咬着牙一字一顿:“老子不甘心!”

    她周身缠绕着密密麻麻的苔藓。

    身边,是如她一般被缚住的玄苦和沈天衣。

    三人被吸附在寒潭正中的大石上,随着苔藓的清脆欲滴,他们脸色越来越白,身体中的玄气越来越少。乔青感觉到,这玄气已经由蓝玄降至了橙玄。橙玄,她七岁时的境界。十年努力一朝丧,乔青怎么能甘心?!

    玄苦的声音虚弱:“玄气没了,境界还在。”

    是的,玄气没了,曾经攀登过高峰的心境和体悟仍在。只要能出去,将玄气一点点重新修炼回来,将不会再有瓶颈期和冲刺期。就如乔青,只要不是被吸的干干净净一丝不剩,哪怕只有头发丝一样的一丁点,再往上修炼,到达玄师三五年的时间足以。可三五年,足够改变太多的事情,而这前提也是——出去。

    乔青扯了扯嘴角,没说话。

    一边沈天衣的情况,比两人糟糕的多,不断发出压抑的低咳声。

    乔青扭头看他一眼,这动作,在苔藓的覆盖之下,万分艰难。只动了这么一下,苔藓再紧,在身上勒出一道道血痕,乔青甚至感觉到,仿佛有一些顺着她的血肉钻了进去。剧烈的痛楚在周身蔓延着,可见表皮之下有翠绿的什么在游走着,一路吸收着她的玄气。这痛楚,远非常人可以承受,乔青却只看了一眼,淡淡转过了眸子,冷笑道:“这是准备吃了老子?”

    她一顿。

    不对!

    她细细的感受着,这些苔藓钻入了身体中,想来是要加快玄气的蚕食速度。然而它们像是遇见了什么值得惧怕的东西,飞快地蠕动了出来。乔青眸子一闪,是血!

    自从血脉觉醒之后,乔青尝试过调动身体里的那一线犹如发丝的金,却极难。运气好了,那一线可以凝聚出一丝金色的火星,只不过这概率实在是太低太低。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这血脉之力依旧不能随心所欲的调动。此刻,乔青凝聚心神感受着经脉中游走的发丝,用尽全身的力气一点一点将它凝结在一起……

    苔藓出现了骚动。

    它们在她的身体上难耐地蠕动着,乔青这一动作,像是刺激了它们。吸食她玄气的速度加到了最快,最疯狂!

    玄苦和沈天衣也发现了这里的问题。连带着两人身上苔藓也越来越快,扭曲着钻入他们的皮肤血肉之中。比起乔青,两人则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苔藓在表皮之下游走,似一条墨绿的经脉一鼓一鼓地蠕动着。玄苦和沈天衣脸色苍白,额上渗出了豆大的汗。

    沈天衣一声痛苦的呻吟,让乔青凝结血脉的动作一散。

    他咬着牙发出一声虚弱的气音:“不用管我!”

    吸食的速度飞快!

    乔青感觉到身体里的玄气在以疯狂的速度流失着,橙玄巅峰,橙玄,赤玄巅峰,赤玄……一旦被吸个干净,乔青知道,她这辈子将再也没有修炼玄气的可能!乔青睚眦欲裂,双眼中遍布了血丝,感受着那最后一丝玄气一点点流失的一瞬,巨大的不甘和恨意弥漫全身,就似当日凤无绝为她挡住万针掼体一般……

    “啊——”

    ……

    这一声嘶吼,乔青和龙脉外的汉子同时发出。

    那汉子全身鼓涨成了一个球体,再大,更大,整个人连头发都炸了起来,双目血红盛着破釜沉舟之色!他死死盯着周老和破天,满目疯狂!周老和破天大惊失色:“他要自爆!”

    “疯了,他疯了!”

    周老一句呢喃,一旦这汉子自爆,必定会拉着他们两个同归于尽!飞快看向柳生,见他盯着汉子眼中闪过一抹不忍,却并未出声阻止。吸着气吐出一句嘶吼:“疯子,那群人果然都是疯子,都他妈是疯子!跑,快跑!”

    周老和破天同时飞奔。

    那汉子却狞笑着扑了上来。

    刚才他和柳生百般询问,这两人都打定了主意三缄其口,出手狠辣毫不留情。两族之间,已经多年没有动乱,汉子甚至可以肯定,那唐嫣恐怕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族人,这里面,一定有内情。周老和破天的修为比起两人还要高上那么一点,打了这么长时间,四人皆是身受重伤,眼见着再这么纠缠下去,必定是个“死”的下场。汉子当机立断,以自己的性命拉着他们同归于尽。

    这样,柳生便有机会回去族里。

    这样,那“内情”才不会被埋葬在这里。

    汉子死死扯着两人不放:“哈哈哈,老子跟你们拼了!”

    三人在半空中扭打着,柳生远远退开,以玄气施展起一个屏障。看着关键时刻死命扯对方后腿的周老和破天。这两人一边和汉子交着手企图脱开他的钳制,一边妄图将他往对方的身边引让对方吸引火力方便自己逃脱。柳生眼中划过丝轻蔑,大夫人怎会有这种族人……

    大夫人……

    柳生一顿,脑中有什么一闪,却并未抓住。

    他定定看着那边的情况,这里的动静太大,哪怕四人施展了领域,依然引起了准备今日转移的侍龙窟的注意。龙主带着奴伯等人飞快冲了过来,一眼见到这等情形,齐齐顿住大惊失色。这种等级的自爆,他们必将跟着陪葬!他们一丝都不敢朝前靠近,飞快转身撤离。

    “龙主,怎么办?”

    “跑!快跑!快出去……”

    脚步声,推搡声,惊呼声,打斗声,各种各样乱糟糟的声音中,整个侍龙窟内一片混乱!

    然而,使出吃奶的力气朝外撤离的侍龙窟人,却在行到了一半收到了另一个噩耗。

    “龙主,外面被人包围了!”

    “什……什么人?”

    到了这个时候,龙主已经没了分寸,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太多了。柳生等人的忽然降临,唐嫣和乔青的血脉,龙脉被闯入,侍龙窟撤离,还有现在这不知何处来的两个人引起的自爆。龙主阴沉着脸色恨不得杀了这送来再一个噩耗的手下:“说!”

    “是……是六宗之人!”

    “放屁!”

    &n“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砰——

    龙主冷笑着,他坚决不信这种可能。六宗之人?这些人千万年来在侍龙窟的威压之下,岂敢如此?他一拂袖,那人轰然飞了出去。他摔到地上,又爬起来,哆哆嗦嗦不住磕头。

    “龙主,是真的,这些人忽然出现,万象岛正在破开外面的幻阵!”

    “属下不敢欺瞒龙主,带头的人,正是鸣凤太子,凤无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