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章

    这空间裂缝一出来,众人纷纷抻着脖子往里瞧。如果说有人能撕裂空间到达这里,是不是说明,他们也有救了?心里不自禁地泛上了喜意,这么一想,望着那裂缝越发的急迫。

    人未见,声先至:“我的个娘啊,猫施主,您这小牙口还挺利!”

    这声音……

    玄苦?呃……好像又不对。

    所有人面面相觑,玄苦大师的声音他们自不会听错,只不过……那得道高僧的语气怎么会这么……这么……还来不及想出一个词套在印象中那飘渺无痕的大师身上,只见裂缝中人影一闪,一个穿着女人一群的怪人走了出来。他的背上还托着个什么人,像是已经昏迷了,只有满头雪白的青丝流泻下来。

    这是:“玄苦大师?”

    有人发出了一声怪叫。

    紧跟着众人使劲儿的揉着眼睛。即便是这等情况之下,也不妨碍他们被眼前的得道高僧所颠覆。大师讪讪地望着一众嘴角抽搐的围观人群,面色一肃,庄严道:“阿弥陀佛。”

    四个字——

    仿佛伴随着钟鼓清鸣,古刹幽寂,青烟袅袅。

    如有一股清风拂面让在场所有人慌乱又惶急的情绪一振!再看向那一身衣裙的怪人,却是怎么看怎么宝光肃穆了。啧啧,太狭隘了!大师别说是穿着女装,哪怕是变成了女人,那也不能掩盖住他那颗佛气悯人的心……

    眼见着忽悠住了众人,玄苦咧嘴一笑。

    后面一个推力,他猛的一个趔趄,下意识飘到舌尖的三字经死死让他憋了回去。这一趔趄,也总算是把裂缝的出口处给让了出来,露出了紧随其后的红衣少年。

    这少年嘴角噙笑,红衣飘然,怀中还抱着一只雪白的大猫。

    ——正是乔青!

    可她一出现,在场之人尽是瞳孔一缩,不可置信地死死盯着她。先不说方才龙主死前的那些话,他们几乎已经确定了乔青必死,可她不但和玄苦从里面安全的出来了。还……他们看见了什么,那感知力一遍一遍地扫了过去,得到的答案却是和最初一致:玄宗高级!

    她她她……

    她半个多月前还只是个小小玄师吧?

    她她她……

    她不但没死,还三级蹦一样一跃过了玄师境界进入玄宗?

    她她她……

    她进入玄宗就罢了,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的招呼都不打一声蹿到了高级?

    她她她……

    众人嘴角抽搐眼皮狂跳,已经连惊讶都无力了。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怪物,对上这种人,心脏不好的都得给吓的厥过去。真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邪中天和凤太后等人激动万分,可还来不及叙旧,只见一道通身被黑气笼罩的人影疯狂朝着那边射去!

    他速度太快,一瞬已经跃至了乔青等人的身前,玄苦心头一跳,一种如临大敌的危险感觉猛蹿了起来!这如临大敌,并非对于这个人,而是他周身萦绕着的黑气!那就像是克星一般的黑气,让他来不及思索就着方才的趔趄猛的打了个滚。他可不像乔青一样不止玄气恢复还一瞬大进,此刻的实力只有从前的一半而已。

    他飞快逃离开冲过来的人影,同时回头朝着乔青大喝:

    “小心!”

    “快闪开啊!”

    “避开,避开,他入魔了!”

    无数的声音杂乱且异口同声。他们迫切地死死盯着还站在原地的乔青和飞射过去的凤无绝。这乔青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离开这里的契机,此时见着凤无绝冲了过去,生怕她像方才那条巨龙一样,被那黑气给腐蚀个干净!就连邪中天和凤太后,都紧张到了骨头里,两人紧紧盯着那边。

    然而出乎意料的——

    凤无绝冲到乔青的身前,倏然不动了。

    可这一切,就似是刻在了他骨子里的本能!是的,本能,看见乔青飞冲而来是本能。怕身上的黑气伤害到她一丝一毫也是本能。凤无绝就这么定定站在她咫尺之外,没有焦距的血红的眼死死盯着她,却似乎是只看着她,刚才那魔性奔腾的男人就被奇异的安抚了。

    可他不动。

    一动不动,一眨不眨。

    让人松下一口气的同时又吊起了一颗心。他要干什么?

    眼见着乔青也呆呆站在他对面。万俟流云忍不住出声:“乔青小友,快闪开啊!”

    乔青却仿佛没听见一般,她也怔怔看着眼前的凤无绝,脸上那种自如的笑意缓缓消失了。这还是凤无绝么?血红的眸、诡异的图腾、沉黑的气、笼罩在一片漆黑中犹如魔鬼之人还是那个他熟悉的男人么?他的眸光毫无焦距,一片冰冷的暗红中紧紧盯着她。他的脸上渐渐掠过痛苦挣扎的神色,那黑气一瞬蹿高,在他周身萦绕着,眉心的图腾疯狂的扭曲了起来。

    血光滔天,戾气翻涌!

    周遭的人越加紧张起来,不由自主想要离着凤无绝远一步,再远一步。

    乔青却进了一步!

    她的手,倏然穿过了黑气,落到了他的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脸上。众人跟着瞳孔一缩,这不是找死么!这乔青简直是疯了,她可知道刚才连那黑翼巨龙,都被这黑气给腐蚀成了龙皮!果然,只见她周身一颤,似是那黑气也给她造成了极大的痛苦!可她方才消失的笑容又绽了开来。那是独属于她的表情,邪气的,慵懒的,张扬的。

    “啧啧,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了。”

    她几乎麻木的手掌感觉到掌心下的面容一僵。

    凤无绝的眼里好像染上了温度,可那温度一起,又被更盛的血光给淹没了去!

    ——他一瞬清明,一瞬麻木,像是在压抑着什么挣扎着什么。

    乔青继续笑,懒洋洋的视线不离凤无绝的双目。四周不时有波纹样的裂缝出现又消失,后方房屋坍塌响起一片哗啦哗啦的声音,脚下的大地还在震动,头顶已经变成了一片漆黑。她的手掌沿着他的眉骨一点点向下移动,细细描摹着他的五官。仿佛眼前的人并非那入了魔的妖邪之物,而是像以往无数次的肌肤相亲,嬉笑怒骂。

    周遭一片震荡之声。

    周遭又似一片寂静无声。

    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了这两个人,那团团旁观着他们的各色人物全部模糊了下来。

    眼中,只剩下了对方的眸。

    渐渐地,凤无绝剧烈地颤抖着,眼里血光和清明飞快地变换着……

    倏然——

    衣袍鼓动,发丝狂飞!周遭叫嚣着疯狂着张牙舞爪的黑气挣扎到了极点,仿佛遭遇极强烈的排斥……巨大的狂风向着四周席卷,将不少人掀翻在地。众人一退再退,直到退到了安全范围,忽见凤无绝浑身一震,那黑气一瞬凝结为一股黑色的藤蔓,攀附在他四周扭曲着。仿佛终于耗尽了生命,偃旗息鼓地颤栗着朝他的眉心聚拢而去……

    片刻之后,再见时,他眸色已经恢复如初,暗红褪了个干净。

    所有人都跟着松了一口气。

    乔青亦是,她双目不离,看到凤无绝的眉心那个图腾虽未消失,总也寂静了下来。

    终于虚软道:“妈的,你吓死老子……”

    话音未落,抚摸着凤无绝脸庞的手腕被人一把捏住,朝前一拉。另有一只手箍紧了她的后脑,疯狂地把她压了上前!乔青的话音就这么被凤无绝给堵了个结结实实!双唇相接,凤无绝恶狠狠地吸允着她,对于刚才的一切他脑中存在了清清楚楚的记忆。现在,此刻,他什么都不想探究,什么都不愿了解,眼中只剩下了这在他身前在他怀中的该死的人!

    这段时日来的思念和担忧几乎要逼疯了他!

    刚才骤然听见这小子的死几乎要折磨死他!

    带着痛意和酥麻之感由着双唇清清楚楚传递到了乔青的心里,一切的情绪,被她一丝不差地接收。凤无绝将无限的怨念和思念化为这一吻,不,这已经不算是一吻。这是啃噬,这是撕咬,这是恨不得把乔青拆吃入腹的疯狂!

    玄苦哎呦一声扭过了头:“阿弥陀佛,施主们,非礼勿视。”

    施主们纷纷抽了抽嘴角,心说这还真是缠绵起来不要命。也不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头上那片天都快要塌了,你们还亲?众人这么想着,心里焦急万分,可谁也没有出言打断他们,刚才那一幕他们看的清清楚楚,要说不感动不震动绝对是假的。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而这两个人,却完美的诠释了何为同甘共苦不离不弃。

    可是左等右等……

    “咳。”

    “咳咳。”

    “咳咳咳!”

    等到众人开始纷纷咳嗽起来,恨不得冲上去一人拉住一个给分开。万俟流云等几个老牌宗主们摇了摇头,齐齐朝着笑眯眯的凤太后打眼色,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赶紧的。凤太后假装没看见,她孙子和孙媳妇正缠绵呢,你们瞎起什么哄!

    老太太看的不亦乐乎,好像已经看见了曾孙子蹦蹦跳跳朝她欢呼着跑来。

    万俟流云等人齐刷刷翻个白眼,你就是想破了脑子,你曾孙子一时半刻也蹦不出来。啊呸,不对,两个男人你曾孙子是根本就没戏!这么一想,他们又是一顿,这还真不一定,这两个小怪物一个进一趟龙脉连蹦三级,一个入了魔还能清醒过来,要说能生出个曾孙子来,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万俟流云等人摸着下巴挤眉弄眼。

    他们赶忙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给掐灭,走上前去正要提醒提醒那两人还是出去要紧。倏然,变色大变!

    “小心!”

    “住手,尔敢!”

    “这两个不要脸的混蛋!”

    众人齐齐厉吼,只见一直停了手不再激斗的破天和柳生,竟是不约而同趁着凤无绝魔气消散的一瞬齐齐动手!

    两人方才的打斗皆受了重伤,自问碰上那种状态下的凤无绝也要避其锋芒。眼见着此时他沉迷在和乔青的拥吻中。这两个人竟然不管不顾自己的身份也不在乎起他们的岁数对一个二十余岁的小辈下了杀手!凤太后、邪中天、万俟流云等人齐齐一冲而上!

    然而差距毕竟还在。

    破天一个虚晃避过几人的拦截,柳生却是让他们截住了。

    “魔修,去死吧!”

    眼见着破天眸中阴冷大盛,一掌对着凤无绝的天灵盖猛然拍下,凤太后几人眼中布满了血丝。那一掌,若是压了下去凤无绝必死无疑!三寸、两寸、一寸,乔青睚眦欲裂,电光石火,却见那一掌离着他天灵咫尺距离,怎么都不动了……

    这变故来的太突然。

    这停止也来的太突然。

    破天的身体还在半空之中,那一掌还悬浮在凤无绝的头顶,每个人的表情还是惊骇欲绝,时间空间却像是发生了静止。即便是破天都大惊失色地感受着自己怎么都再也动不了一下的身体。柳生等人停止了动作,呆呆望着这边。

    头顶漆黑的天幕上,一片虚影渐渐扩散而来。

    莫大的威压让在场所有人都顿感呼吸困难。对于他们来说,这感觉远远小于破天。众人勉强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庞然大物升起于半空,开始还只是一个球一样的身体,它渐渐鼓胀起来,一丝一丝,一点点,弥漫到了整个天际。众人不由得想起方才那巨龙,原本已经将他们对比的无限渺小的黑翼巨龙,此时若是和这东西比上一比,根本就是蜉蝣撼树的差距!

    那白色的球体越来越大……

    直到遮天蔽日的程度之后,所有人都大张着嘴认出了它的身份。

    “大白!”

    “睚眦!”

    没错,它是大白,也不是大白。通身在一片纯白的光芒之下,那满身绒毛此刻化为坚硬的鳞片重重,覆盖周身。原本那肉球样的暹罗猫恢复了本体,又和本身的样貌有了少许的出入。豺首、豹身、口衔宝剑,怒目而视,威风凛凛。透着一股子远古的苍凉和正义之气。

    睚眦,克煞一切邪恶的化身。

    ——就是这油奸耍滑的肥猫?

    看见这大白本体的一瞬,乔青的心里就升起一股违和感。她不能接受地将大白的过往一一呈现,这肥猫总说自己是龙,可不是龙,传说中“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的睚眦,货真价实的龙二子!那黑翼巨龙一丁点微末的龙族血脉,怪不得大白嗤之以鼻。当日玄云宗上,那些药人身体中的黑气剥离,而普通人却全然没有受到影响,正是因为它的本性,克煞邪恶!

    而那时候,它还仅仅只是一个本体的虚影……

    &nb“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乔青用了很短的时间,便崩溃的接受了这一颠覆的现实,甚至还有功夫懊恼了一下,自己的男人貌似身体里有些了不得的魔性,自己的肥猫又是个了不得的正义化身。难怪大白对着旁人都装可爱,换了凤无绝这里从来都没一个好脸色了。

    啧啧,猫和男人如此对立,乔青顿感压力很大。

    她小小嫌弃地抬头看了一眼上方的庞然大物,这肥猫,要不要找个机会丢了呢……

    正在半空中耀武扬威接受着万人崇敬的大白,忽觉脑后一凉,瞪着那双足有黑翼巨龙十个大的眼睛四下里扫一扫。若是它知道乔青竟然敢嫌弃它,竟然敢有这样的想法,非得吐出嘴里的剑一剑戳死这没良心的不可!

    相较于乔青的小嫌弃。

    她却不知道,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仰望着天空中大白的本体瑟瑟发抖。龙!真正的龙!并非各种分流支脉,而是远古龙祖的二子!想想看吧,连只有那么一丁点龙族血脉的黑翼巨龙,都能笑傲整个翼州,换了纯正血统的睚眦……这样的玄兽,不不不,哪里是玄兽,说它是神兽都侮辱了它,他们竟然有幸看见?!

    若说方才破天还仅仅不能动弹而已,那么此刻,他就似堕入了冰窖之中,从心底发出一阵阵颤抖的冷意。

    他修炼的功法乃是最为阴寒之气。

    这也是当日乔青一提起偷袭唐嫣之人的古怪,柳生就能下意识脱口而出他名字的原因。而这阴寒的东西,多多少少便带了邪气,睚眦,正是他的克星!怎么会这样,连他们那片地方都绝不会出现的神兽,竟然在这下等之地,竟然在那个叫乔青的微末小子手里?!

    破天几乎要吓破了胆子!

    破天几乎要被嫉妒烧灼了神智!

    然而他一个字都说不出,他一动都不能动。他眼睁睁仰望着头顶的睚眦,眼见它口中一吐,成千上万的小剑带着不可言说的庞大力量朝着下方四面八方密密麻麻如倾盆大雨爆射而下……

    而其中的一把,正正对准了他的胸膛!

    漫天飞剑!

    众人惊呆着发出一声声尖叫,生怕这睚眦无差别攻击到他们。然而那剑就仿佛长了眼睛,恰到好处的避开了一个个六宗之人,又恰到好处的没有放过任何一个侍龙窟的残余!侍龙窟中人疯狂的逃散着,却无一例外当胸一剑!

    一片凄厉惨叫之中,血沫滔天喷涌。

    不论何种修为,哪怕是破天和柳生,都在这剑雨之下穿胸而亡!

    寂静。

    诡异的寂静。

    惨叫之后只余下了一道道粗重的呼吸声,所有人都愣愣仰望着上空,脸上写满了惊叹和狂热之色。然而大白做完了这些,紧跟着一剑划开了空间,将空气中撕裂开一个巨大的口子,犹如一个黑洞般的空间裂缝后,渐渐显现出侍龙窟外剑峰的景貌。

    “出口!”

    “天啊,终于不用死了!”

    “哈哈哈哈,有出口了,快出去,快!”

    一片乱嗡嗡的惊喜声中,大白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飞快的缩小,犹如憋了气的气球般瞬间变化为了一只猫的大小,轰一下落了下来。

    乔青飞冲而上,一把接住了它。

    众人将视线全部转移到她的身上,羡慕嫉妒恨毫不掩饰。乔青却来不及管这些,大白一落到怀里,她就感觉出了问题。此刻它全身冰凉,连呼吸都渐渐弱了下来,就好像当日在晖城受到的那致命一击。

    乔青心下一沉,地面忽然发出了剧烈的震颤。

    轰隆隆——

    轰隆隆——

    地动山摇中,天空一片黑白之色犹如闪电闪烁着,空气中已经发生了扭曲,众人飞快扭头看去,后方那些房屋坍塌之处已经变成了一片漆黑的洞口,而那外面,连接着的正是诡谲黑洞!砖石瓦砾树木草屑疯狂地被那黑洞吸了进去,而那洞口依旧在不断扩大着,像是巨兽张开的口,要将一切吞吃入腹……

    众人摇摇晃晃朝着出口狂奔而去:“快!这次真的要塌了!快!”

    在死亡的阴影之前,什么道义全部丢到了九霄云外,鸣凤之人看着那些争前恐后的混蛋发出一声声咬牙切齿的大骂。所有人都朝着那一个房门大小的出口拥堵而去。乔青正要走,余光瞥见地上散落的一个碗口大的小球,其上冒着淡淡的黑气。

    正是黑翼巨龙的兽丹!

    刚才凤无绝入魔之时没人敢动,后面发生的一切又太过混乱,反倒所有人都把这兽丹给忘了。乔青看了一眼出口,又看了眼那飞快逼来的黑洞,眼中一抹果决闪过,富贵险中求!她跌跌撞撞跑到那龙皮旁,将地面上滚落的兽丹捡了起来。余光看见龙皮周围一个女人的尸体,上面正倍受大白青睐地插了两把小剑,乔青眸子一闪,忍不住啼笑皆非。

    果真是睚眦,这女子,正是晖城青楼里那素儿姑娘。

    一片混乱中,眼见着黑洞逼近!

    乔青的手腕被人一把拉住,她正要动手,感受到熟悉的气息之后放松下来。紧跟着就是一个倒翻,她被咬牙切齿的男人不由分说夹在了腋下,朝着出口处飞奔而去。

    靠!不就是贪了点便宜么,至于得到这种待遇?

    乔青咬着牙嘀咕了一句,凤无绝一路势如破竹冲出了出口。眼前天光大亮,乔青不适应地眯起了眼睛,透过出口可见后方还有数人飞快奔来,却被逼近的黑洞转瞬吞噬。他们惊恐地张大了嘴巴不甘地吸入黑洞,一闪,这出口消失无踪……

    乔青还没来得及发出点感慨,已经整个人被狠狠丢在了地上。

    她疼的呲牙咧嘴瞪向居高临下的凤无绝,他眉心的图腾依旧存在,在日光下看,乔青才算看了个清楚,这图腾犹如一片藤蔓,正中一抹竖立的赤红,就如缠绕在藤蔓中的一把利剑!这图腾的存在,让本就深沉冰冷的他,多了几分邪异的气质。可此时此刻,凤无绝正怒意翻涌地回瞪着她,恨不得一口吞了她的凶狠。

    乔青眨眨眼,知道这是一切安全,这男人兴师问罪来了。

    正要说点什么,却见凤无绝冷嗤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她三步远,坐在一棵大树下休憩了起来。乔青瞪着这人,刚才在里面抱着老子亲个半死的人,不是你怎么的?靠!

    眼见着凤无绝闭目调息打死不看她。

    她一身反骨也醒了过来,不就是老子是个女人没告诉你么,不就是联合了你的手下和朋友忽悠了你一把么,不就是用了色诱的手段弄晕了你么,不就是丢下你跑来侍龙窟犯险了么……乔青这么“不就是”了半天,渐渐心虚起来了,越是想下去,越觉得自己不怎么是个东西。她一眼一眼瞥过去,眼见着凤无绝头不抬眼不睁,一咬牙,也邪佞着转过了身。

    待她一转身,凤无绝倏然睁开了眼。

    他黑漆漆的脸对着乔青的背,恨不得一把拧下她脑袋!乔青为了给他下套伪装成女人,这只让他头顶冒了冒烟就过去了。他真正生气的,还是她孤身犯险跑到侍龙窟来的所作所为。只想着方才得知乔青死了的时候,他心里那种巨大的痛,凤无绝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他怕了,真的怕了,不给这小子真正的教训,让她知道以后收敛起来,这样的问题还会不断出现……

    ——于是乎,这两人的想法再一次偏差了,真正是牛头对马嘴。

    乔青和凤无绝各自生着闷气,倒也没引起旁人的注意。

    现在所有活下来的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纷纷寻了这剑峰内的空地调息着,更有不少人激动到哭了出来,也有少数的人,将目光对准了乔青,其内含着隐晦的贪婪之色。这就是这些玄气修炼者的本性,从大宗门里出来的,究竟还有几个善茬?即便她方才救了他们的性命,也不妨碍他们对神龙睚眦含有觊觎之心。

    “咳——”

    一声轻咳,从邪中天口中发出。

    他冷眼扫过这些贪婪的六宗弟子,摇着扇子轻轻笑了起来。

    一对上这看似妖孽和气实则森冷非常的目光,那些人齐齐一震,眼中贪婪转为惧怕缩起了脖子。该死的,竟然忘了还有邪中天!剑峰之外一时无人说话,几个宗主倒是还有理智,暗暗瞪了手下不安分的弟子一眼。

    那个人,可是他们能打主意的?没看一整个侍龙窟都被她玩死了么?即便不知道他们去的时候侍龙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晓得那柳生破天到底是什么人,可透过少许蛛丝马迹,他们这些人精也大抵知道,里面最终变成那样,皆是乔青的手段。而现在想了个通透之后,不由心底泛起股冷意,恐怕当日灭了唐门的人也并非侍龙窟吧……

    万俟流云等人悄悄朝凤无绝扫了去。

    凤无绝倏然睁开眼。

    他们又赶忙别开了目光,啧啧,一把年纪了让一个小辈给忽悠了去。一个乔青,一个凤无绝,拿着高手和六宗当枪使,生生把他们给忽悠的团团转。还险些连命都给搭在了里边。

    想到这里,六宗宗主齐刷刷飘上了冷汗。

    从今往后,这两人的画像一定得传阅给所有的弟子,见之绕道啊……

    眼见他们想了个明白,邪中天这才满意地哼了一声,跑到乔青身边去。眼见着她给大白喂下无数的药丸,邪中天皱了皱眉,抓过大白毛茸茸的爪子把了把脉:“还活着。”

    乔青当然知道它还活着,可身体里一点异常都没有,却生生变成了一个沉睡不醒的状态。凤太后和玄苦也走了过来,研究起大白的状态,又过了片刻,万俟流云带着万象岛几个宗主也来了,柳宗的宗主是个看上去笑眯眯的中年人:“乔青小友,不妨试试本宗的丹药?”

    “多谢柳宗主。”

    乔青接过丹药问也不问喂给了大白。这个时候,他们上赶着巴结还来不及,断然不会做出对大白有损的事来。那柳宗主诧异地看了她一眼,随即摸着山羊胡点了点头,自动解释道:“这丹药,乃是本宗亲手炼制,对玄兽的恢复有大用。只不过小友的玄兽……”他摇头笑笑:“睚眦乃是上古血脉,等级太高,这丹药有没有用处就不得而知了。”

    他这么说,乔青却明白,这柳天华亲自炼制的东西,定然是好物。

    果不其然,片刻功夫,大白缓缓睁开了眼睛。可不待乔青欣喜,它只在她怀里艰难地翻了个身,喵呜一声,又睡了过去。乔青皱起了眉毛,不用担心?这是什么意思?邪中天也听了个明白,想了想道:“大白这么多年从未现过本体,也许这是后遗症呢?”

    “沉睡?”

    “唔,本公子猜的。”

    乔青垂眸思索,这也有可能,越是高贵的血脉强悍的技能,用出最强一击恐怕需要的力量越大。按照大白这种性子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若有能连柳生和破天都秒杀的能耐,一早就得瑟蹦跶开了,怎么可能还一路吃着亏。就连上次晖城受了那么重的伤,它都硬是咬牙挺了过来。只能说,现出本体对它而言,或许现在还不足以承受。

    乔青点点头:“不知道要睡多久。”

    “小友这倒不必担心,想来你和睚眦之间也是有所感应的,好与不好自然明白的很。”柳天华呵呵笑着打破了凝重的气氛,随后又道:“不知小友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可愿去我柳宗一趟?”

    乔青这才抬起头,认真打量起了这男人。看上去笑眯眯极为好相处,眉宇间却总带了一股子奸诈的意味。乔青懒洋洋一笑,慢悠悠问:“柳宗主这是什么意思?”

    “小友莫要误会,只不过本宗看你玄气里……”他说到这里顿住,笑呵呵跳过接着道:“想来会对炼药一途,有点兴趣的。小友七国比武夺冠,还有到各宗学习一年的机会,若是有兴趣,我柳宗敞开大门无上欢迎。”

    乔青眉心一跳,连那两个“族人”都看不出她身体里的玄气,这柳天华竟是看出来了。他这话,无非是看透了她玄气中的火焰,才问是否对炼药有兴趣。乔青能猜到他的想法,早在鸣凤大婚的时候,柳宗也没少来使了绊子,眼见着唐门和侍龙窟都被她玩死了,这柳天华自然要修补修补之前的关系。刚才送来丹药是一,这里邀她前去是二。

    乔青笑了笑,她原本也有这想法,现在柳天华自动提出来,那更好:“如此,在下便回去考虑一二。”

    “好好好。”

    柳天华圆满完成任务,又回去方才的地方整合起柳宗的弟子。其他几个宗主见没什么能帮上的,又有人捷足先登,纷纷心里大骂着柳天华奸诈,说了几句客套话退回去了。

    终于清静下来,乔青这才站了起来。

    她明显感觉到那边的凤无绝周身一僵,乔青嘴角一勾,慢悠悠走到他身前。凤无绝头不抬眼不睁,心里却已经撒了欢的跑开了,正想着若是她态度好些就立马捡了这台阶下,然后回去再好好的教训她!这么想着,凤无绝睁开眼睛,勉强掀了掀眼皮,摆出一副大爷的模样。

    还没说话,却见乔青微微一笑,过去了。

    只给太子爷留下了一阵清冷的香风……

    不去看后面凤无绝的脸色,乔青乐颠颠地眯起了眼睛,笑的像只狐狸。她径自走到玄苦那边,观察起了沈天衣的情况。早在三人逃跑的时候,乔青便把身上的药一股脑全喂给了沈天衣,他性命是保住了,也不过是太过虚弱而已。可那双手……

    乔青低下头,看着被玄苦放置在树干前倚着的沈天衣。

    他发丝自然的垂下,衣服褶皱稍显狼狈,可那面容上倒是并未有任何的不甘和痛苦,更像是淡淡的睡着了。双手放置于前,那双焦黑的枯骨让乔青眼里发酸。沈天衣要的,她给不了。可这人却给了她太多……

    乔青不由回想起他那三个字:“坚持住。”

    短短三个字,现在回荡在脑海中,依旧是清晰震撼,带着毫不退缩的坚韧。乔青闭上眼,一滴眼泪落了下去。再睁开时,正正对上沈天衣缓缓睁开的眼睛。沈天衣的目光,落在他的胳膊上,手臂上一滴泪晶莹剔透地落在上面。沈天衣轻轻笑起来:“朋友,自然是上刀山下火海。”

    他不说“我自愿”,也不说“你不必愧疚”,而是摆出了朋友。

    直到这等时候,也不愿乔青担负上一丁点的负罪和包袱。

    乔青点点头:“是,朋友!”

    沈天衣微歪着头,静静看着她,笑了。这笑很真,他是真的满足,他甚至可以想象,乔青这样的人一生或许也没有几次落泪,有这么一次是为了他,的确满足了。乔青跟着笑起来,也没多说什么。沈天衣一转眸光,和远远的凤无绝对了个正着,那人一眨不眨望着这边,应该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两个男人之间,或许不用太多的言语。

    一个眼神,就够了。

    沈天衣从他深沉的目光里读出了他的意思,凤无绝不说谢,说谢是对他这付出的亵渎。他也没有任何可怜和怜悯,这种情绪沈天衣不需要,如果当时换了他在场,他自问也可以毫不犹豫的做到。可那时的人是沈天衣,只从这结果,便能看出他对她的心,或者丝毫不比自己少。凤无绝清楚地表达出他的意思,不论今后有什么事,一句话,他凤无绝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待凤无绝若无其事地转过了头。

    “放心,这伤并非没的治,很多天材地宝都能治疗肉体上的伤患。你知道的,我背景很硬,这些东西寻的来。”

    说着,朝乔青眨眨眼。

    乔青在他身边坐下,一手搭着他肩膀,哥俩好的姿态:“这倒是,那以后爷就靠你罩着了!”

    对于沈天衣的背景,乔青已经有了猜测。即便没说的清晰,也算是明了的秘密了。见她这么说,沈天衣的眼中掠过丝黯然之色。两人又聊了几句,期间沈天衣一直带着几分挣扎之色,乔青看见了,没问。

    片刻后,他终于似是下定决心,开口提醒道:“乔青,你要提防……”

    话音没落:“乔小友,既然已经安全,我等便告辞了。”

    万俟流云等人走了过来,这么一段时间,那边的弟子们大抵都整合好了,分成一块块的区域列好了队。像是要出发的样子。乔青站起身朝他们抱了抱拳,柳天华又提了去柳宗的事,寒暄片刻,乔青笑道:“诸位宗主慢走。”

    就在这时:“想走?!”

    轰——

    一股莫大的威压倏然笼罩了下来!

    众人脸色剧变,乱纷纷靠到了一起。凤无绝也飞快站起身,走到乔青的附近警惕地仰头看去。头顶三道人影站在剑峰之巅,冷冷俯视着他们。那威压,虽比不得柳生破天那些人,倒是比起龙主等人还要强了不少。只视线遥遥一相接,在场的人均都双眸一痛,脑中嗡一声响。

    随即,便听那三人中为首一个冷冷嗤道:

    “……恐怕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