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四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四章

    乔青步子一顿。

    这琴声,大概是她听过的最为美妙之音。穿透过幽静的林子,一声接着一声犹如清冷的流水,顺着耳际潺潺浇灌入心田脑海,让人不由自主的清明透彻了起来。眼前这绿意葱葱似乎变成了一篇极静极静的冰雪高崖,画卷唯美,却透着说不尽的冷。

    乔青意外地挑了挑眉毛:“好琴。”

    “嘘,乔公子,那个人弹琴的时候,最忌有人打扰。”

    柳依依轻扯她的衣袖,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也不知是怕扰了那弹琴之人,还是扰了这清妙之音。乔青又驻足听了小片刻,这琴声中没有那等穿透了年岁的苍凉,绝不属于那活了不知多少年岁的柳宗老祖宗。乔青眨眨眼:“他怎么在这里?”

    “他?”

    “弹琴之人。”

    柳依依张大了嘴:“乔公子,难道你认识……”

    “不认识。”乔青懒懒一笑:“翼州四大公子之一,就算不认识,也听说过他的大名——琴痴,忘尘公子。”

    “只听琴音就辨别出尘公子的身份,依依佩服。”柳依依连连点头:“是了,很久以前就听说,乔公子当初在那大燕的……”没想起来烟雨楼的名字,跳过去:“为那无紫姑娘伴奏,可是一鸣惊人!”见乔青莞尔一笑,柳依依又歪着头问:“不知道乔公子的琴,和尘公子比起来,哪个更胜一筹呢?”

    乔青不置可否。这琴不琴的,她可没兴趣拉那个人出来比比。尤其听着这琴声里的冷,想必那人目下无尘的很。她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又问了一遍:“忘尘公子怎么在这儿?”

    “乔公子有所不知,尘公子啊,可是老祖的亲传弟子。”

    “唔?”那忘尘公子名字响亮,却从来没听过他属于哪个宗门,没想到竟然是柳宗的人,这地位还不低呢:“这倒是第一次听说。”

    话落,便没什么兴趣自顾自去了藏书阁。

    柳宗的藏书阁,不过三层八角小楼,掩映在一片绿意中露出尖尖的一角,别有韵味。门口两个小弟子正陶醉地听着琴曲,连乔青和柳依依进去了都没发觉。柳依依想也知道乔青要找的是哪一类书,把她往二楼引:“应该所有宗门的藏书阁都是差不多的吧,一楼是对于翼州的概述,七国风貌,风土人情,名人志什么的。”

    乔青跟着上了二层:“那二楼呢?”

    “二层是关于炼药的一些概述,炼药炉,材料,火焰,丹药等级,炼药师等级。三层就更细致一些了,还有一些大陆上广为流传的丹方。乔公子可以先在二层看看,等到过些日子有了基础,再来研究三楼的东西。”

    乔青点头应了。

    宽阔的二层内,日光敞亮,书架排排。

    她停在一个书架前,随手抽出一本翻阅着。

    毕竟在柳宗,她能呆的时间只有一年。等到明天从基础一点点学起,未免浪费时间。乔青就准备借着这一日,将一些大概的东西了解一二。一目十行地浏览下来,一本一本看的飞快。耳边琴声冷冷萧萧地流淌着,让浮躁的心也一丝丝静了下来。原本还抱着个功利的目的在看,渐渐地,也沉入到这炼药的世界里,津津有味了起来。

    一旁柳依依开始还看的入迷,自然了,这入迷不是看书,而是看乔青。看她斜斜靠着架子,眉目低垂,侧影精致,越是看,心跳就越发的快。不过时间长了,这姑娘也看的视觉疲劳,渐渐无聊了起来。

    她仰头打了一个哈欠。

    乔青回过头来:“你先回去吧。”

    “乔公子见笑了,这地方我从来不来的。我啊,一看书就困……”柳依依不好意思地红了脸:“是不是打扰你了?”

    “无妨,我随便看看而已,不必陪着。”

    这姑娘,不由让乔青想到了万俟灵。柳依依又坚持了两句,见她真的不用人陪,也不再多说,如蒙大赦一般地蹬蹬蹬下了楼:“那依依就先回去了,乔公子,明天见。”

    终于这藏书阁只剩下了乔青一人。

    日光淡淡,透过窗格照射进来。本就幽静的藏书阁内,只余翻书的声音沙沙作响。

    待到乔青掩下书卷,长长呼出一口气,窗外的日头已经西下,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漆黑一片。她伸个懒腰将书插回架子里,一边沉吟着方才看到的内容,一边循着记忆朝外走去。

    方方一走到那分叉口,乔青便是一声口哨。此刻琴声早已停了,可这片林子枝头上稀稀疏疏落了众多的鸟,各种各类,不一而足。这些鸟类像是还沉浸在方才的琴声中,雕像一样静静落在枝头。

    “传闻那忘尘一琴唤百鸟,啧,这么灵异的事儿竟然是真的。”

    乔青摸着下巴舔了舔嘴唇,不知这柳宗有没有不让打鸟的规矩?

    哗啦啦——

    众鸟惊翅而起,纷纷扑棱着飞了个无影无踪。

    正要提步的乔青动作一顿,四下里看了看。她将感知力缓缓扩散出去,明明感知到四周没有任何的异常,可她就是能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探究十足地打量着自己,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肆无忌惮。

    这是一种直觉。

    乔青再一次放出感知。片刻后,嘴角一提,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皮,不再耽搁沿着小路悠然走远。

    待到那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寂静无人的林子里一前一后显现出两道身影。站在前面的老者眯着精光内敛的眼睛,睇着乔青消失的方向:“就是她?”

    后方柳天华微微躬身,毕恭毕敬:“回老祖,正是。”

    &n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bsp;“哼,好个敏锐的小子。”

    “老祖,此人万不得已,绝不能得罪。不如……”柳天华话音没落,那老祖宗摆摆手,并不往心里去:“不过是个十八岁的毛头小子罢了,难不成,还要让老夫我亲自去求她不成?”

    “可是……”

    “不必说了,就这么决定。”

    这里的一切,乔青自然不知道。

    她回去院落的时候,凤太后三人已经睡了。桌上给她留了菜,乔青心下一暖,简单的用了,便回去房内休息了起来。

    翌日清早,乔青准时出现在了柳宗的炼药大殿上。

    一方不见尽头的大殿,密密麻麻聚拢着无数柳宗的弟子,个人眼前一方炼药炉,各色各样应有尽有。炼药炉旁,桌案上摆满了各色材料。乔青对这些并不陌生,作为大夫,这些药材她常年打着交道。

    可换做炼药明显有所不同。

    只见最前方一个弟子一拍桌案,左边数种药材以不同的顺序飞进炉中。一瞬间,火焰噼啪作响,煅烧出一团团墨色的液体。液体于火焰中流动着,反射出幽幽光泽。那弟子聚精会神地盯着一刻不敢放松,额上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不多时,液体渐渐变了色,凝结为一颗细小的灰白色药丸,其上渗出各种颜色的粗劣杂质。

    他脸色一喜,运起玄气震开这些杂质。同时屈指一弹,右边的数株药草亦是一并入了炉。

    乔青正看得认真。

    忽听他身边一个长老大喝一声:“退!”

    想都来不及想,附近的弟子们飞快退后数十米。也就是这话音一落的功夫,轰——一声巨响,炼药炉霍然爆开,火焰药汁四溅喷射着,化为一片滚滚浓烟。那弟子呆坐在地上,脸色灰败:“又……又失败了。”

    乔青挑了挑眉毛,在炼药这一道上,恐怕她要学的太多了。

    “乔小友来了?”

    那长老看见她,远远走了过来。乔青环视一周,方才这一小插曲后,各个弟子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专注于个人的炼药去了。好像这种爆炸根本就是家常便饭,兴不起他们的一丁点情绪。倒是这长老的一句话,让殿内出现了一瞬静谧,众人齐刷刷朝着门口看了过来,又神色古怪地生生低下了头去。

    乔青勾了勾唇,这等态度倒是和昨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不再多想,看向眼前这笑眯眯的长老,昨日已经见过:“罗长老,在下来叨扰了。”

    “哈哈哈……无妨无妨,乔小友随意,尽管参观。”

    “参观?”

    乔青眯起了眼睛,老子是来学炼药的,参观?爷就这么好打发:“罗长老说笑了。”

    罗长老一惊,心说这乔青十八岁的年纪,竟能让他这老家伙都感觉到了一点凉意。他打着哈哈干笑两声:“诶,莫急,这一口也吃不成个胖子。小友初来乍到,先看上几天,大概对于炼药的基础熟悉一些了,再开始学习才……”

    乔青微微一笑:“对于炼药,在下已经熟悉了。”

    “乔小友这话,未免太过托大!”罗长老板起了脸,原先对于老祖的吩咐还有些内疚。此刻看她竟敢大言不惭说出熟悉二字,不免冷笑了声:“炼药一途博大精深,火,顺序,药材辨识,炼药师的品阶,丹药的品阶……林林总总,小友竟敢说已经熟悉了?”

    “在下敢说,自然是真的。”

    “小友,这话还是想好了再说,以免贻笑大方!”

    罗长老脸色更冷,说话也不客气了。乔青依旧是笑,不喜不怒。她昨日一天的功夫,就是为了今天少了这些麻烦。果不其然,若是没有一整天泡在那藏书阁里,恐怕这一年时间里,倒有小半要用来“参观”了。尤其是今日不论长老还是弟子,态度和昨天差了十万八千里,全都透着一股子古怪。乔青垂下眸子,按理说这次是柳天华亲自邀请她来,决计不该是这种藏着掖着生怕她学到一丁点东西的态度。

    脑中不期然地浮现出昨夜的情景。

    乔青心下冷笑,缓缓抱起了双臂:“罗长老若是不信,倒也不妨考较一二。”

    “好!”

    罗长老怒喝一声。

    殿内缓缓地静了下来,不少弟子们哗啦啦朝这边探着脑袋,脸上浮现出了“乔公子纯爷们”的狂热表情。可附近的长老扫过一周,他们又纷纷郁闷地扭过了头。只留下一只只伸的老长的耳朵,悄悄关注着这边的动静。尤其是柳依依,在长老们的瞪视下愤愤然做了个鬼脸。

    “乔小友,那老夫就随便问上几个问题。”

    “长老请。”

    “既然要成为炼药师,不得不知晓的是,炼药师的品阶。”

    炼药师这一职业,虽然稀少,等级制度却分明——由低到高,共分九品。

    柳宗宗主柳天华,便是一个五品炼药师。往下了数,整个柳宗里面只有长老们在四品左右,弟子们大多只是一品二品。至于大陆上的闲散炼药师们,恐怕和柳宗的弟子一个水平,初窥炼药门径而已。而炼药一途,越是往上,晋升越是困难。依照这个推测,估计那柳宗老祖宗,也不过六品至七品之间。这一切,除了昨日在藏书阁看到的,还有她闲来无事和柳依依聊到的。

    乔青笑着把答案说出来。

    那罗长老淡淡点了点头,脸色也好了一些:“乔小友果然有所准备。那下一题,丹药的品阶。”

    “同样的,一至九品。”

    “五品至九品丹药,可有何不同?”

    “五品丹药以上,便有可能引至丹劫,按照丹药的品质不同,丹劫的效果亦是不同。更有传闻,九品丹药的诞生,可引来九重丹劫紫霄神雷,丹劫过后,药可化形。”

    罗长老是怎么都没想到,乔青连这个都知道。看看殿内的弟子们吧,一个个张大了嘴跟一群二百五似的,明显是第一次听说。这些学习了数载甚至数十载的弟子,竟然还没个门外汉懂的多!几个长老面上无光,咳嗽一声,狠狠瞪向殿内弟子们。而同样的,不由对乔青另眼相看了起来。他们对视一眼,眸中尽是一片惋惜之色。

    不知道老祖到底搞什么鬼,这样的好苗子啊,哎……

    “咳,那炼药的顺序?”

    “备材、点炉、入药、……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糅合、提炼、祛杂、……控温、成丹,”一口气数十个名词吐出来,乔青看着脸色越发尴尬和郁闷的罗长老,邪邪一笑:“最后一步,将成型的丹药和药性融为一体。”

    罗长老无语地磨了磨牙,一定要难住她才行,否则哪里还有光明正大糊弄她的理由。他随手抓起身边一个弟子准备的药材:“乔小友,接下来是辨药。”

    乔青笑的更开心了:“罗长老莫不是忘了我的身份?”

    “什么身份?”

    他一问完,立马反应了过来。靠!修罗鬼医!他拿着药草的药性去考验一个全大陆顶尖的大夫,这不是自己找抽么!望着眼前慵懒挑眉的红衣少年,罗长老这辈子就没这么郁闷过,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他看向其他的长老挤眉弄眼,众人纷纷垂下头回给他一副“死道友不死贫道”状。

    气氛仿佛僵持了下来。

    一方,是优哉游哉等着的乔青,把他们的后路全部给封死了。

    一方,是无可奈何拖着的长老,上有老祖宗的命令不能违背。

    直到柳天华笑呵呵的声音,远远地传过来打破了僵局:“哈哈哈,老罗啊,既然乔小友已经掌握了炼药的一部分基础,那就直接让小友自行试验吧。”柳天华迈着慢悠悠的步子,老狐狸一样笑着走到了近前:“来人,去准备一份基础药材。”

    待有弟子躬身应了。

    柳天华转向乔青:“乔小友,你大可放心在这研究着,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不懂的就找弟子和长老们,我柳宗定不私藏!小友,如此可满意?”

    乔青看着柳天华,不说满意,也不说不满。

    其实众人都明白,这话基本上算是另一种冠冕堂皇的敷衍了。试验?炼药师是这么好当的?炼药术是这么好学的?要是只凭着试验就能试出本事来,他们柳宗就可以去卖红薯了。而不懂的直接去问,那更是屁话一句了,所有的弟子和他们都接到了老祖的命令,坚决不能传授给乔青任何炼药的门道。哪怕是问,一句不知道,你能咬我啊?

    他们明白,乔青就更明白了。可学的是柳宗的看家本事,人家教你,那是交情,不教也是应该。乔青还不至于本末倒置地耍无赖。

    她垂下眼睛低低笑起来:“自然是满意的,如此,便多谢柳宗主了。”

    天知道,这笑声听在柳天华的耳朵里,让他从头到脚一阵凉快。他可没忘了侍龙窟是怎么玩完的。柳天华想着回去定要和老祖再商量商量,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又寒暄了两句,赶忙走了。后面几个长老们紧跟他的脚步,也立马脚底抹油。众多弟子纷纷扭过了头去,生怕被乔青的目光扫到。

    眼见着一副炼药炉一排药草全部送到了眼前。

    乔青忽然出声叫住他:“柳宗主。”

    走到了门口的柳天华,背脊一僵:“乔小友,可还有不解的?”

    乔青摇摇头,天光之下她发丝微垂,从柳天华的角度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听她含着几分凉意几分笑意的声音,慢吞吞地飘了过来:“没有。不过在下有句话想提醒柳宗主,哦,自然了,柳宗主想必对这道理明白的很——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如此,乔青就不多此一举了……宗主慢走。”

    柳天华健步如飞。

    乔青冷笑一声,扫一眼炼药炉,大步朝着居住的院落走去。

    亲爱的们久等了,看见大家的留言了,谢谢姑娘们关心。

    22号拆线,拆线之前,更新不太方便。最近两天的字数不会太多,我尽量能多写就多写,不断更是可以保证的~

    &nbsp“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最后,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