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五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五章

    宁静的小院里,一声大笑轰然爆发出来。

    “哈哈,你也有今天,真是佛祖显灵啊!”玄苦望着看似笑意悠然实则眸子冷厉的乔青,幸灾乐祸地嘀咕着。

    乔青拿眼斜他:“佛祖要是显灵,第一个把你这孽畜收走。”

    他无所谓地捡了个樱桃叼嘴里,凑上来:“照你这么说,应该是柳宗有人盯上你了。”

    乔青更无所谓,不管是不是盯上她了,不管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柳宗肯定比她着急。她正要说话,就见玄苦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啧啧有声:“我说你这丫头可怪的很,这什么体质,往哪一戳都有一箩筐的麻烦事儿。”

    “没办法……”乔青摊手:“天生就不是个平凡命。”

    玄苦给她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啊呸!”

    乔青原地一跃,躲开直射过来的樱桃核。

    走到她身后的邪中天就没这么好命了,他正张口说着“注意素质啊”,那个“啊”字还没落,张大的嘴巴里正正飞进来一个细细小小的樱桃核。邪中天那张妖孽的脸顿时铁青铁青地扭曲了起来,扶着树干就是一阵干呕,快把自己吐成海参了:“你这是什么表情!”

    本着出家人不打诳语的原则,玄苦中肯地表达了自己的情绪:“哈哈哈哈……”

    他捶着桌子大笑不止,又一下子噎住。感受到邪中天身上的杀气,他老老实实闭上了嘴。开玩笑,现在他的玄气只有从前的一半,对上这老妖孽还不给揍个万紫千红?玄苦赶忙竖起手掌,老神棍一秒钟变高僧:“邪施主,淡定,淡定。”

    邪中天扭头,朝他温柔一笑:“蛋你大爷的腚。”

    玄苦撒腿就跑!

    邪中天提腿就追!

    一阵风样的,夹杂着邪中天的干呕声和玄苦的哇哇大叫,两人已经你追我赶的不见了影子。凤太后鄙夷地远目两人消失的方向,她年轻时候绝对没有跟这两个人有过一腿!绝对没有!老太太默默捂住脸,咬牙切齿:“这俩二货。”

    乔青忍俊不禁,靠着椅子伸个懒腰。

    初秋的天气不错,不算烈的日头照的浑身暖洋洋的,空气中飘荡着清幽的药香,连带着之前那些憋屈的鸟气都渐渐消散了。她闭上眼睛,听老太太坐到身边,忽然道:“咱们来的这一路上,那柳天华态度不错,不似另有目的。”

    乔青睁开眼:“我知道。”

    “嗯?”

    “奶奶不就是想说,这一切都是那柳宗老祖搞的鬼么。”乔青笑吟吟地望着她,眼里是洞察一切的睿智:“其实奶奶用不着担心,以那老祖宗的修为,若是有歹意,直接杀了就好,何必弄这些弯弯绕绕的。”

    凤太后意外地瞧她一眼。

    若是换了旁人,被那老祖这么对待,还不得吓慌了神。她一直都知道孙媳妇心思深,可淡定到这种地步,实在是不像个十八岁的丫头。老太太挑起一边眉毛:“那你说,他是什么目的?”

    “奶奶这是考我呢?”

    乔青把玩着手里的两柄飞刀,飞刀相碰,在静谧的院子里发出萧瑟的一声铿鸣,带着无边的冷意。她向后靠着,抱着双臂慵懒地笑了笑:“只怕那老祖,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呢。”

    这也正是凤太后的猜测。那老祖宗是个什么级别的高手?真要动什么歹心思,至于费上这么大的功夫么。想来想去,八成是有用的上乔青的地方。说白了,就是他有求于人:“哼,那老家伙这是拉不下脸了。”

    “没办法,形势比人强。”

    “你倒是看的开。”

    “不是我看的开,是我看的明白。”乔青哈哈一笑:“这就是翼州大陆的规矩么,以武为尊!”

    谁的拳头大谁就是有道理的那方。那老头一个绝顶高手,又是柳宗这一大宗门的老祖,自然不能巴巴地弯着腰来求一个十八岁的小子,哪怕是以利益交换谈条件都是下了他的面子。于是就弄出这一出——欲扬先抑——要用她,先打压她!——你不是要学炼药么,我就让你一根皮毛都学不到。等到你慌了,乱了,寸步难行了。到时候我不论想让你干什么,都不必再求,而是高高在上的吩咐。

    乔青屈指一弹。

    铿——

    一柄飞刀破空而去,直入远方一棵粗壮的树干上。

    枝叶震颤,纷纷扬扬落下大片大片枯黄的叶。扑扑簌簌中,乔青殷红的嘴角邪邪一勾,可惜他们看错了人。哪怕她一穷二白,对上这大宗门,只要手里捏着对方的软肋,她就有本事撕下他们一块肉!

    漆黑的眼中,一抹金芒一闪而逝。她轻笑着:“耽误了老子多少天,总得让他们连本带利全吐出来!”

    凤太后看着她,渐渐笑弯了眼睛。真正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种脾气,太合她胃口了!凤太后正乐呵着,就听乔青站起来,一边伸展着一边沉吟道:“不过我倒是不知道,有什么地方能让那老东西瞧上。又有什么事,是那老东西都办不到的。”

    “不外乎那么几样……”

    “血脉?地火?医术?大白?”

    乔青一样一样数下去,提起大白,不由得想起一直睡到了现在的肥猫。那猫简直堪比蛇类冬眠,怎么叫都不醒,她甚至试过用炸的香酥焦黄的小鱼干引诱它,那贪吃的猫只皱了皱鼻子,就翻了个身继续睡。连眼皮子都没提过一下:“反正闲来无事,我去藏书阁里研究研究,看看有没有关于睚眦的记载。”

    乔青站起身,又是一顿:“咳,奶奶,那个,鸣凤有消息么?”

    老太太一脸暧昧:“你是问鸣凤啊,还是问鸣凤的人啊?”

    乔青望天:“您挑着答。”

    她挑来挑去,其实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没有消息。想起这一茬,老太太嘎吱嘎吱磨起了牙,恨不能一拐杖敲死那混账小子。就连她都没想到,那臭小子竟是真的和乔青飙上了,这一个半月,别说只言片语了,连根鸽子毛都没有。

    见凤太后的表情,乔青已经明白过来。她点点头笑吟吟出了院子,嗯,她没生气,绝对没生气。乔青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笑意慵懒,步子悠然,怎么看怎么个风流倜傥。

    可去往藏书阁的路上,所有的柳宗弟子都脑后一凉,脸色一白,汗毛一竖。远远看着她走过来,离着八丈远就一个趔趄集体开溜了。

    ——哎呀妈呀,有杀气!

    ……

    柳宗弟子却不知道,整个鸣凤太子府里,已经被杀气笼罩了半个月。

    一行人回去鸣凤半月时间,倾盆大雨也下了半月。凤无绝的脸比老天还黑,练武场里可怜的十八般兵器集体被太子爷给练了个粉碎。任是谁见了他,那都赶紧绕路生怕被这股恐怖的气场给殃及了池鱼。太子府里老翁婆子们求爷爷告奶奶,总算菩萨显灵,让太子爷今天出了一趟门。

    嗯,凤无绝是去公主府。

    七国比武大会之前,凤无双生了个小女儿。

    算算日子,已经三个多月了。三个月的小姑娘包裹在小毯子里,露出粉白粉白的小脸儿和短短肉肉的小手。卫十六笑的跟个包子似的,抱着自家闺女展示给太子爷看:

    “瞧瞧,瞧瞧,我闺女美不?”

    “跟无双太像了,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来,闺女,叫爹,让你舅舅听听,他现在正情场失意呢!”

    凤无绝看着他这副得瑟样,就气的牙疼。失意个屁,没那混小子整天气他,他现在舒坦着呢!凤无绝打死不承认这一个多月每天都让乔青给恨的牙根痒痒,更不承认他天天眼巴巴地望着陆言,让手里没收到任何信鸽的陆言天天做噩梦。

    卫十六还在没完没了地得瑟。

    凤无绝开始后悔今天走这一遭了。

    听着那边小外甥女依依呀呀的小声音,再听着卫十六上下嘴皮子一碰满满的得意洋洋,凤无绝恨不得甩袖就走人。这些话,他早已经听了一千八百遍。每次来,每次听。凤无绝黑着脸绕过这聒噪的男人,现在这时候,谁也别来刺激他。

    “无绝,过来。”

    凤无双正坐在桌旁,淡笑着看门外的男人和女儿。见他走到门口,招了招手。她的声音依旧冷,四个字,平平板板没什么起伏。可他就是能听出和从前的不同,整个人多了几分柔和的气韵。凤无双支着面颊,看着黑脸的胞弟轻扯嘴角:“我觉得,夜袭是个好主意。”

    “嗯?”凤无绝拉开她身边的椅子坐下。

    “就是说,你去搞个突袭,趁着晚上霸王硬上弓。”

    “哎呦,夜袭啊?”不等他说话,卫十六再一次贱贱地晃了进来,拖长了音调说。凤无双接过他怀里的闺女,卫十六喝下口茶水,不慌不忙吐出下一句:“借他个胆子他都不敢。”

    凤无双摇摇头:“无绝是对乔青太在乎,不愿意这么干。”

    卫十六紧跟媳妇脚步:“对,反正都是不可能。”

    凤无双想了想,淡淡吐出一个事实:“那忘尘公子是柳宗的么?”

    “这件事知道的可不多。”卫十六给他闺女擦着口水,十足地幸灾乐祸:“听说那忘尘,长的喂……啧啧,跟乔青都有一拼。”

    “而且琴艺也好。”

    “听说乔青的琴艺也不错。”

    “啧,都是美男,背景也都好,天赋也都不错,还都会弹琴,那岂不是很有共同语言?”

    “唔……”

    凤无双拖长了尾音意味深长地应了一声,以一种“一顶绿帽子”的目光,怜悯地瞥了一眼凤无绝。

    太子爷深呼吸了一口气,无端端地也觉得脑门上一重,像是落下来了个什么。听着这夫妻两人一唱一和,他压着心底的各种情绪,坚决不在这两人面前露出一丁点马脚。凤无绝揉了揉太阳穴,斜了他姐一眼:“要是乔青只凭着这个就能看上那忘尘,那智商就跟你怀孕时候一个样了。”

    鸣凤大公主,一向以冷漠睿智著称。

    可自从怀了孕,生理上的原因反应是越来越慢了。一听这话,板着那张冷清的脸想回句什么,想了半天硬是没想到。眼见着自家亲爱的媳妇被鄙视了,卫十六立即反唇相讥:“其实乔青和无双的智商差不了多少,造成事情结果不同的,是你和我的智商差异。”

    凤无绝挑了挑眉。

    一个是一家三口,一个是孤家寡人。事实在眼前,没的反驳:“你们叫我来,是为了跟我讨论我媳妇的爬墙问题?”

    卫十六犹不解恨,又笑眯眯的,轻轻的,砰砰补上了两箭,正中七寸:“诶?你哪来的媳妇?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你媳妇早几个月前就把你踹了,现在正在隔着你十万八千里的柳宗呢。”

    眉毛挑到一半的太子爷,顿时内伤了……

    一人对付两个,怎么算怎么吃亏。凤无绝在这个时候,是多么的想念那嘴巴狠毒的混小子啊。要是乔青在这,哼哼,太子爷已经可以预见到他媳妇把这两人完败的情景。望着那边腻腻歪歪秀恩爱的夫妻俩,再多的蛋都疼不出他的忧伤。

    内伤颇重的男人绿着脸阴森森的滚了。

    后面夫妻俩齐刷刷扭头看着他耷拉着双肩的背影,对视一笑。

    “这下总该去了吧?”

    “唔,别看他在那装淡定,心里早翻腾开了。”

    “啧啧啧,凤无绝也有这一天啊。一个忘尘公子就能让他火急火燎的,这醋劲儿大的。”卫十六托着下巴笑眯眯,扭头道:“别想这么多了,伤神,你现在还是得好好休息。想吃什么?我去做。甜的,咸的,清淡的?”

    “……”

    将公主府的一切抛在了后面,凤无绝一出门,挥挥手,让陆言牵着马自己回去。他就在凰城街市上沉吟着走着,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脚下泥泞,身边不断有人带着水汽奔走而过。凤无绝自然不知道,他那冷冰冰的表情下,掩饰不住某种类似于迷途大狗的烦躁,而且是,越来越烦躁。

    忘尘公子,忘尘公子,这名字在他脑子里飘过来,又飘过去……

    他猛的顿住步子:“陆峰。”

    身为贴身暗卫的陆峰立即出现在眼前:“爷?”

    “太子妃有消息没有。”

    爷你一天问三百遍:“回爷,没、没有。”

    凤无绝轻轻一勾唇,看的陆峰一个激灵,缩了缩脖子。

    凤无绝决定了,是的,他要改策略。冷战什么的根本就是隔靴搔痒,那没心没肺的小子在柳宗谁知道过的有多快活。他坚决不是去柳宗看乔青,也坚决不是去杜绝那什么公子,他更不是去和解的。那没良心的混小子,老子是去收拾她的!这一决定之后,他的心一瞬间飞扬了起来。一切小情绪都变的无比美妙,就连上空淅沥沥下着的小雨都似乎清朗了。

    凤无绝忽略掉这些,整理好他的表情,让一双鹰眸阴森森地眯起了起来:“备马!”

    “爷,上哪去?”

    “去收拾你家太子妃!”

    “……”

    陆峰一个趔趄,险些眼前一黑栽地上。几个暗卫们双手捂住脸,仰头望望天。爷,你真的这么觉得么,到底是谁收拾了谁,这个有待考量啊!自然了,不论是谁收拾谁,陆言都飞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快把马给牵了过来。

    啪——

    翻身上马,踏着地面四溅的水花雄赳赳气昂昂的启程了,去往收拾乔青的路上。

    而此时此刻,乔青对于这些还全然不知情。

    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他正过着“敌不动我不动”的悠闲日子。

    每日里去藏书阁翻翻典籍,闲来无事顺手烤两只被忘尘公子吸引去的傻鸟,再没事就顺着整个柳宗转悠转悠。反正这里空气好,环境佳,当时免费出游也不错。总结下来这日子,就是看书、烧烤、散步,舒舒坦坦。只不过这舒坦中到底也有些不如意。按照她的想法,这么长时间不见,凤无绝早该巴巴地赶来了。可那男人竟是吃了秤铁了心!

    随着她和凤无绝冷战的时间一日一日的过,乔青的脸色也一日比一日臭。

    这看在柳天华的眼睛里,也让他一日比一日焦躁。

    乔青这个人,是他见过的最不好糊弄的人,没有之一。两人相处说起来真心算不得多,可就这么几面和马车上的一月时间,就足够柳天华这只老狐狸将她看个八九不离十。在他的眼里,这十八岁的小子胸有沟壑比起他们这些活了上百岁的人也不遑多让。更烦人的是,那份敏锐和洞察力,不用别人露出马脚,露出个马毛她就恨不得能想出个三四五六。

    柳天华急了,看着兀自淡定不听劝告的老祖宗,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