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九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九章

    这来人自然就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儿准备来收拾他媳妇的太子爷。

    凤无绝死不愿意承认,刚才柳天华带他往这边来的一路上,他的小心情飞扬着几乎要飘到天上去。即便不承认,他也知道,这一段日子的思念几乎要折磨死了他,连带着要收拾乔青的心,也随着一步步靠近她而消失殆尽,只剩下了将乔青揉进骨血里拆吃入腹的欲望。

    不过——

    好么,他看见了什么?

    这该死的混小子给了他一个什么样的惊喜?

    凤无绝幽暗的眸子在床榻前站起来的男人身上停驻……

    忘尘正对着他,眼里却只有乔青的影子。他那么静静地站着,怀中抱着一把残琴,像一株安静又笔直的树。身后窗外一排挺拔的翠竹,默默地黯然失色,全部成为了衬托忘尘的一副布景。

    阔叶轻响,青绿相间,一室旖旎。

    ——自然了,如果这旖旎的另一方不是“他的人,他的乔青,他的太子妃”的话。

    凤无绝让这副画面给戳的眼疼,好你个乔青!捉贼拿赃捉奸拿双,你真是给了老子好大一个惊喜!

    这一切落在柳宗老祖的眼里不过是个眨眼功夫,他甚至都没搞明白门口这突如其来的器宇轩昂的年轻人的身份。就见他脸色狠狠一变,嘴角狠狠一抽,眉毛狠狠一跳,青筋狠狠一蹦!

    然后咬牙切齿地低低骂了一句脏话,咬着后槽牙朝那乔青小子腾腾而去。

    乔青此刻,脸上的表情极为古怪。

    刚才和忘尘目光一交汇,她竟有一种电火相击的感觉,淡淡的熟悉而亲切感沿着血脉游走周身。搞什么,难道老子真对这人一见钟情了?这种诡异的感觉就连她都开始怀疑起来,这忘尘到底和自己有什么样的关系,上辈子的情人?

    正想着,腰际被一只手猛的勾住。

    她条件反射,出手回击。

    那手像是早已经料到,一个巧劲把她挥出的拳头给压了下来。反手一转,轻飘飘拉开了她的五指熟稔地扣在一起。随后,便有一道宠溺笑声从她头顶响起:“调皮。”

    乔青虎躯一震。

    怎么搞的,今天耳朵长歪了么?她傻不愣登地抬头上望,正正对上凤无绝青黑中笑意盈盈的俊脸,那笑直接笑出了她一身的汗毛倒竖。乔青眨眨眼:“你怎么来了?”

    你当然不想我来!凤无绝心下翻腾,面上那笑更宠溺,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想你了。”

    想你了想你了想你了……

    三个字在脑中颠来倒去,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乔青一脸惊悚,这男人来就来了,她幻想过无数种可能性,比方说杀气腾腾,比方说怒目而视,比方说冷言冷语,可这种明明不想笑却笑的跟朵花一样的阴阳怪气儿是怎么回事?试探性地抽了抽他掌心的手,换来更紧的十指相扣。好吧,她放弃:“那个,什么时候来的?”

    在你跟奸夫眉目传情的时候!凤无绝的余光一寸不离对面死盯着乔青的男人,哪个犄角旮旯里蹦出来的,知道乔青是有主的没有:“新……朋友?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不介绍介绍么?”

    乔青琢磨了两遍这“朋友”二字,总觉得里面透着点不明不白的歧义。

    尤其是,这真的是眼前这冰山男会说的话么?她有些接受不能地看回忘尘,只一眼,她悲催的手就遭到了某个男人无情的蹂躏,嘶,疼死了!乔青呲牙咧嘴地抽了口冷气,瞄一眼鹰眸弯弯如月牙的凤无绝,顿时明白了过来,唔,有点酸啊……

    凤无绝还就是酸到底了:“不方便介绍?”

    乔青暗暗磨了磨牙,这哪是方便不方便的事儿,而是她和忘尘都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还没人给他们俩互相介绍介绍呢。可关键是,面对凤无绝的醋意,连她自己都有点心虚,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对忘尘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最起码,绝对不止于一个普通的只见过两面的陌生人。

    ——妈的,这都是什么操蛋的事儿!

    乔青拿眼睛死命斜老祖。

    老祖正一头问号地站在那,不,应该说,自从凤无绝这一出现,他和门外的柳天华就开始装死。这气氛,也太像正室捉了小三的奸了。眼见着乔青一眼一眼朝他猛打眼色——你徒弟的火不想治了?

    老家伙撇撇嘴,认命被威胁地走上来:“呃……这是忘尘,”再看向凤无绝:“这是……?”

    乔青望天:“嗯,这是凤无绝。”

    凤无绝继续笑,小刀子一样的眼神儿猛戳她。

    她叹气,补充:“咳,我男人。”

    噗——

    门口看热闹的柳天华一口口水喷老远。乔小友,你真的不觉得刚才这话,很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么?柳宗老祖更是一副被雷劈了的模样,他几乎不理世俗事,也就自然不晓得一年前闹的沸沸扬扬的男男大婚。这会儿嘴角抽搐着哭笑不得,果然是他老了么,什么时候断袖都可以光明正大了?

    不管旁人是什么反应,太子爷却是满意了。

    这谁是正谁是偏必须得有个名分,外面的小花小草哪里有家花香……啊呸!意识到自己想了些什么的男人立马黑了脸,该死的,他都被乔青给气魔怔了!但是不得不说,乔青这一句话的确取悦了心情阴暗的他。凤无绝扭头朝忘尘点头致意,良好的素养和君子翩翩的风度掩饰不住身为正室的优越感:

    “忘尘公子,久仰大名。”

    “……”

    忘尘连眼角都没分给这径自得瑟的男人一毫厘,只一眨不眨盯着乔青的脸,细细描摹着她的五官。清冷的气质中透了几分执着的疑惑,他甚至朝前走了两步,手微微一动,像是想抬起触碰她。

    “忘尘公子!”凤无绝脸上的笑消失了,他挡住乔青,冷峻地宣告所有权:“这么盯着在下的内人,未免有失礼数。”

    柳宗老祖只觉得,这一天的刺激比以往一辈子都要多。

    柳天华看乐子不怕事儿大,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摸下巴。

    乔青默默捂住脸,随这男人怎么说去吧。

    而忘尘呢,他终于将视线投放到了凤无绝的身上,以一种检验的目光打量着他。片刻垂下眼,怀中的琴抱的更紧了些。

    他道:“送客。”

    嘶——

    说话了?老祖倒抽一口冷气,这倔强又沉默的小子,可是在好几年之后才对他说话的。当年他可没少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对着这小子的冷脸,而即便是现在,他同他的对话最多也不超过五个字。更不用说别人了,柳天华甚至没有超过两个字的待遇。

    可这会儿,忘尘竟然对着外人说话了?

    还一说就是俩?

    如果说,能用忘尘句子里的字数来衡量重要程度的话,柳天华悲催的想,他完败了!他看一眼同样一脸郁闷的老祖——输给一个只见了一面的小子,老祖这会儿估计很暴躁啊。老祖的确很暴躁,他不爽地哼哼了声,也知道今天这火焰的事儿是谈不成了。遵循着爱徒的旨意送客,他高高在上地下令道:“两位……”

    不等他话说完,凤无绝已经搂上乔青肩头,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回去吧?”

    他根本就巴不得现在就走!立刻,马上,一秒钟都不浪费!

    真是幼稚啊幼稚!你要是不使劲儿捏着我的肩,这句宠溺还有点可信度。乔青心里腹诽着,被他看似亲密无间实则威胁十足地劫持了出去。临着出了门,她又回头看了忘尘一眼——

    墨色的面具遮不住周身的风华,他站在那里,眼睛低垂,只得一把残琴为伴。犹如清冷高崖最顶端的一抹积雪,永恒,亘古,孤冷……又寂寞。

    肩头又是一疼,凤无绝的声音咬牙切齿响在他头顶:“该死的,把你的视线收回来!”

    乔青老老实实收回视线。

    “乔小友,凤太子,本宗送你们。”柳天华眼见着没戏可看,失落又惋惜,正要和两人同路想着有没有漏了的乐子可捡,乔青已经一眼看穿他,对待这人,她可没了好脾气,冷飕飕地睇一眼:“柳宗主,不必麻烦。”

    柳天华讪讪一笑,没敢跟。

    ……

    这一路上,乔青都在打量着凤无绝的神色,啧,脸有点臭,眉有点皱。要说凤无绝来了柳宗,她心里不欢喜是不可能的,还多少有点小得意。尤其是这男人一来先兜头喝了一盆子醋,乔青狐狸一样眯起了眼睛,笑眯眯勾上他胳膊。

    凤无绝瞬间甩开她,狠瞪一眼:“好好走路。”

    她碰了个硬钉子,踢踢踏踏地跟在一边:“喂,差不多行了啊,你都威胁了老子一上“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午了。”

    凤无绝冷嗤一声:“你要是不心虚,至于被我威胁么。”

    这才是他真正生气的点。乔青是什么脾气?没理都要争三分呢,何况是占着理的时候?可她刚才小媳妇一样退让又退让,分明是心虚到了极致的表现!尤其这会儿,一句话后这小子竟然没反驳,而是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凤无绝第一次这么恨自己了解她至此,该死的,她和那忘尘到底是个什么关系!该死的,这才分开多点儿的时间!该死的,他怎么就这么晚才来柳宗!他一肚子恼火,越想脸色越臭:

    “回去再收拾你!”

    “唔,收拾……”

    乔青咂着嘴巴想着这“收拾”,吹了声暧昧的口哨,嘀咕一声:“还不知道谁收拾谁呢。”

    凤无绝气的甩袖就走。

    乔青笑眯眯跟在后面。

    院子里,凤太后邪中天玄苦大师和陆言四人都在里面,见着两人回来纷纷迎了上来。尤其是凤太后,笑的眼睛都快成一条缝了,这混小子戳在鸣凤半月,总算是开窍了:“哼,舍得来了?”

    邪中天摇着扇子横在一棵树干上:“吆,无绝,来堵人啊?堵的真寸!”

    玄苦坐在树下鼓掌:“真寸!真有技术含量!”

    可不是有技术含量怎么的。

    太子爷听着这个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来的时候那两人正含情脉脉呢,要是再晚一步,说不得都得你侬我侬了,再晚呢,翻云覆雨?凤无绝立马掐死脑子里不断飘上来的让他几乎要疯了的画面,这么一想,脸色又黑了两分。

    他冷睨着乔青:“你不觉得需要解释解释?”

    乔青耸耸肩,一脸真诚:“爷都不认识他。”

    乔青这话真心是大实话,比珍珠还要真。可落在亲眼看见了那诡异一幕的凤无绝耳朵里,无异于变成了知错不改满口胡言睁眼说瞎话被逮个正着还妄想着狡辩:“他眼珠子都快粘你身上扒都扒不下来了。”

    “那我不也一样么。”

    “……你还敢说!”

    听着乔青那小声嘀咕,凤无绝就气的头疼,可不是么,忘尘盯着她看,她又何尝不是盯着忘尘看个没玩没了。刚才走的时候,她还回头“依依不舍”地又瞅了一眼,还被他抓了个现形。凤无绝揉着突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从未有过的无力感让他思维都跟着脱了轨:

    “乔青,你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

    乔青霍然扭头,脸上泛起了冷意:“你什么意思?”

    她因为有小小的心虚,尤其这男人大老远地找来了柳宗,她心里欢喜,还一路好声好气的。可乔青到底不是个好脾气的人,这会儿听凤无绝这话,好像从头到尾她仗着这男人的爱干了多么了不得的事儿一样,又好像从头到尾都只有他一个人在付出。

    乔青也犯起了倔:“没错,老子就仗着这一点,有种的你别让爷仗。”

    “你说的?”凤无绝冷冷盯着她,眼睛里都布上了血丝。

    “还想再听一遍,爷不介意再说一回。”

    “乔青,话出了口,你别后悔!”

    凤无绝这句一出口,反倒有些后悔了。若她真的下了死心又怎么样?凤无绝的眉眼发颤,他这辈子,只要一对上这小子,就是不淡定,就是没办法。可这些日子的憋屈和恼恨萦绕在心头,堵的他连呼吸都困难。

    他梗着这股子气,反倒神色越来越冷,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她,等她给一个说法。

    乔青也一样,死死盯着凤无绝,目光越发的冷。

    眼见着气氛越来越僵,不明就里的凤太后几人都懵了,齐齐叹了口气。

    这就是传说中的旁观者清了。这两人都是强硬的脾气,凤无绝在为着她迁就,乔青也在为他改变。都想让对方安安心心站在身边,前方风刀霜剑,自有自己去挡。可他们也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说到底,没学会怎么同另一个放在心尖儿上的人相处。说到底,骨子里都是横行霸道的主儿。什么时候真正拿着热脸去贴人的冷屁股过?

    对凤无绝来说,乔青是独一份儿!

    对于乔青,凤无绝又何尝不是?

    两人目光相对,谁也不让分毫,皆是从未有过的气恼。

    凤太后立即一人给倒了一杯茶:“不像话了啊,来,都喝杯茶把火气儿给歇了。”

    乔青一杯茶咕咚咕咚喝完,凤无绝亦然。这会儿两人都没注意,若是平时这老太太怎会是这种态度,直接抄起拐杖来帮着孙媳妇揍孙子出气了,还会一人倒一杯茶充当和事老?

    ——果真是一个两个都气懵了。

    初秋时分,这热腾腾的茶水没消了火气,反倒上了肝火。他们扭头不搭理对方,心里都憋着一肚子鸟气和酸意。邪中天凉丝丝地摇着扇子,插一句嘴:“在这吵个什么劲,无绝,上,把她干到下不了床,这死……小子就老实了。”

    乔青:“……”

    这个吃里扒外的孽畜!

    凤无绝眉眼一动,这貌似是个不错的主意。

    乔青狠瞪他一眼,还没来得及说出更伤人的话,门口捧着并蒂果晒太阳的项七和洛四走了进来。一眼看见凤无绝来了,皆是诧异一挑眉。天知道这两人冷战,公子心情不好,遭殃的可是他们。连带着大白都被剃成秃子了,并蒂果也可怜巴巴地栽在土里边儿。

    两人狐疑地瞅瞅这气氛,就知道又吵架了。

    项七把一个劲儿朝外蹦跶的并蒂果摁回花盆里,呲着小虎牙好奇:“前些日子不是还老惦记着太子爷呢么,一天问好几遍有没有消息。”

    洛四皱眉,纠错:“好几十遍。”

    前辈们一同回过头来,集体朝两人竖起了大拇指,少年,正中红心,干得好!两个少年一脸迷茫,一点儿也不知道自己无形中把主子给黑了个底儿掉,即将面临今后整整数年“见一次揍一次”的小鞋生涯。

    乔青:“……”

    这一群吃里扒外的孽畜!

    眼见着乔青开始磨牙,孽畜们一哄而散。

    无疑,相比于尴尬又别扭的乔青,凤无绝完全被取悦了。他感觉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又从嗓子里被人一把推回了腹中,砸得他胸口疼。他咳嗽一声,用眼角瞄了乔青一眼,就听已经跑到了门口的陆言抻着脖子探进来,不怕死道:“爷,您就别装了。这一路上恨不得自己长了一百八十条腿,连着几天几夜没休息地赶过来,这会儿梗什么啊。”

    凤无绝抓起桌上的空茶杯就丢出去。

    咣当——

    陆言抱头鼠窜。

    院子里只剩下了同样被揭穿地乔青和凤无绝。两人看对方一眼,目光一接触,同时等着对方先说点什么。等了半天,又发现对方皆是木桩子一样杵在那里,不由纷纷恼恨地一声冷哼。

    甩袖,走人。

    砰——

    砰——

    不约而同的关门声,震的房顶都颤了三颤,几只逃过了乔青魔爪的鸟儿扑棱棱惊飞逃窜。

    院子里恢复了宁静,可房内的两人却不平静。乔青一脚踢翻了凳子,觉得不爽,抄起没了毛的大白在手里狠狠蹂躏了一顿。这肥猫只知道睡觉也不反抗,她没了兴致,把大白扔回猫窝里。她踢踢踏踏地上了床,仰头倒了下去。

    寂静的房间里,回荡着她嘎吱嘎吱的磨牙声。

    乔青烦躁地扯过被子,蒙着头,一边咒骂着凤无绝,一边强迫自己睡了过去……

    隐约间——

    眼前画面支离破碎地旋转着,这些并不属于她,而是她记忆中关于这身体的原主的经历——它们属于六岁之前的乔青。那清冷中带着淡淡哀愁的女子,那温暖深沉对她们母女无限包容的男人,那血光滔天的一夜,那源源不断围追堵截而来的侍龙窟中人,那笼罩在黑斗篷中的罪魁祸首,那老槐树下八小姐扭曲又恶毒的脸,那从天而降陪伴她至今的“十八岁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妖孽……

    一些久远的记忆不断从脑海中飘荡出来。

    岁月漫长,时间能够冲淡一切。然而有些事,有些人,存在在记忆的最深处,哪怕不是自己亲身经历,随着时间的越来越久远,当初的那一幕幕,会比从前更加清晰。就似一幅画,本来只有寥寥数笔,却有人拿了墨,在为那画添润上色。

    乔青想,六岁之前的记忆就如这幅画。

    ——到得如今,反倒格外的鲜活。

    不管她承不承认,她是她坚持中那个属于现代的乔青,也是潜意识里重生翼州的乔青。

    画面再转——

    树下美人,烧焦的气味,忘尘死死抱琴抵挡痛苦的呻吟。

    画面继续——

    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从男子的痛苦转变为女子的娇媚如春。大燕玄王府中凤无绝站在池水里肌理分明的身材,那肩,那胸,那腰,那臀,那鸟……

    乔青猛然惊醒过来!

    跐溜一声,吸回了流到下巴的哈拉子。

    靠!有没有搞错?她竟然梦见了凤无绝?还是裸体的!想起梦中那个画面,那让人垂涎欲滴的倒三角,那晶莹水珠顺着肌理起伏缓缓流下,那通身在淡淡灯火下小麦色的皮肤……乔青浑身都在发烫,一种从让她无语的某处传来的酥麻感,沿着四肢百骸游走全身,让她浑身都失了力气。

    她这才发现,刚才梦中那浅浅呻吟,竟是从她自己口中溢出的?

    很好,乔青已经可以确定,她中招了。

    更能确定,这招是下在了刚才奶奶递来的茶水里。

    还可以确定的是,这招是上次烛龙事件之后,奶奶从她这里亲手顺走的。

    浑身的燥热让她扯了扯衣领,深深吸了一口气。乔青欲哭无泪,奶奶啊,你拿着我的东西来对付我,你怎么好意思啊?

    窗外天色已经黯淡下来,她这一睡,竟然睡了一整个下午。初秋的蝉鸣还在垂死挣扎地叫着,叫的她越来越烦躁。脑子里赤身肉搏的限制级画面一幕一幕飘来飘去……她伸出舌头,润了润干燥的唇,爬下床从桌上捞过茶壶咕咚咕咚直接往嘴里灌下去。直到灌了个干净,也没缓解一丁点体内的燥热。

    可不是么,她修罗鬼医亲手研制出来的药,有那么好解?

    乔青揉了揉太阳穴,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一扭头,正正看见了镜子里自己此时的模样。双颊嫣红,黑眸浸水,额头上两个清晰的大字:

    ——左边我,右边要。

    这真他妈的是个难搞的问题啊。

    到底是现在就冲出去踹开凤无绝的房门进去干了他呢还是干了他呢还是干了他呢?

    只要一想起上午那男人的死态度,就有点抗拒这想法。可再一想不去的结果是什么?连续做三天的春梦?做到肾亏空虚蛋都疼?她飞快摇了摇头,何必委屈自己?乔青猥琐地摸着下巴,或者在柳宗里逮一个小弟子……

    靠!明明有个合法的男人可以睡,凭什么要在这受这憋屈。

    老子今天不睡了你,就难平我这口鸟气!

    乔青霍然站起身,用力之猛,动作之坚决,让身后的椅子咣当一下被带倒。

    推开房门,迎面而来的初秋夜风吹散了身体里万蚁啃噬的热意,可风一停,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加剧烈的一波燥意和难耐!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蝉鸣声衰弱又孜孜不倦地挣扎响彻,乔青的感知放出去,除了隔壁房间里有呼吸之外,院子里一个人都没。

    想来凤太后干完了坏事儿早溜了。

    乔青撇撇嘴,以一种一往无前的爷们气势大步走到了凤无绝的房门口。

    她咬着后槽牙,死死盯着那扇门,一脸的凶残之色。

    伸腿,踹!

    砰——

    随着房门的开启,房内比她好不了多少的凤无绝也在她的眼前暴露了下来。

    凤无绝想是也刚刚睡醒,一脸的迷茫和难耐之色,坐在桌前干着和她刚才一样的事儿,猛灌水。一整壶的冷茶水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听见声音,凤无绝扭头看过来。

    一见对方,两人同时舔了舔嘴唇。

    尤其是乔青,看着凤无绝唇边缓缓流下的一滴茶水,心里已经火烧火燎地想冲进去把那茶水连带着他整个人给吞了。这目光凶猛无比,让凤无绝愣了一下。他的定力明显比乔青要好上一些,或者说,他那杯茶水里的药力比她要轻。这男人脸色泛红,喉节上下滚动着,眼中也升起了淡淡的血丝。理智却清晰的很。

    他脸上的惊喜之色一闪而逝,屁股也立即抬了起来。

    可一瞬间,想是忆起了上午的不快,又生生压了下来。硬是摆出一副大爷样的表情,皱着眉头冷冷问:“你来干嘛。”

    吆喝?敢嫌弃老子?乔青一咧嘴,月光下露出森森白牙。

    她笑:“干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