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十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十章

    乔青这一笑,先笑掉了凤无绝的半条魂儿。

    药力作用之下,她自认为的凶残之色其实没剩下多点儿,反倒不自觉地透出了一些缱绻妖娆的味道。两个字缓缓又软软地从齿间溢出,让房内的男人虎躯一震!

    凤无绝望着她。

    红衣人儿没骨头样的倚着门扉,白皙肤色上晕染着并不算明显的嫣红。这点睛之笔的一点风流艳色,在月色下更衬她与生俱来的那一点妖气。发丝在夜风下垂荡,好像那细细的发梢儿一根根全撩拨在了他的心里。

    ——痒,让他受不了的痒!

    他下意识地捞过茶壶想灌一口,却发现里面已经空空如也。

    凤无绝口干舌燥:“咳……什么?”

    乔青伸出舌尖,舔了舔发烫的嘴唇,这个动作再次换来对面男人的喉结滚动。乔青低低一笑:“什么耳朵,就俩字都听不明白。”

    她大步走了进来。这调侃凤无绝连回嘴的心思都没有,看着她一步步靠近忽然觉得如坐针毡。后方房门砰一声关上,屋内静谧又透着不同寻常的热。这热透过空气钻进骨头里,烧灼着让他几欲疯狂!

    乔青又给他添了一把火。

    她走到近前,勾住他的脖子,邪笑着俯下身:“我说……”炙热的呼吸喷吐到耳畔,让凤无绝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全张开了,所有的汗毛从耳廓开始一根根排队起立,每一根都在叫嚣着有危险!然后他便听见乔青几乎挨着他的耳朵,湿濡的舌尖轻咬着耳垂:“我说干你。”

    凤无绝浑身僵硬。

    乔青无耻的在他周身点火。

    舌尖沿着耳廓游走着,指尖所过,便带起一阵滚烫的颤栗!她自认调情手段良好,可终于反应过来的凤无绝,却被这无耻行径稳稳踩中了雷区。凤无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绝一把抓住她点火的手腕,反身一压,将她压在了桌子上。

    两人隔着薄薄的衣衫紧紧相贴,这一接触又是周身一颤。身下的人细颈后仰,青丝满地,双目迷离,这一切无不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发疯!让他发狂!他做梦都想着这一天,可不该是现在,不该是在冷战两月且大吵一架之后……

    他死死绷着为数不多的理智,双目泛红:“乔青!别用你这套东西来糊弄我!”

    “唔。”乔青随口应着,揪住他猛的一扯,啄上他上下滚动的喉结,轻轻一嘬。

    “嘶——”

    凤无绝倒抽一口气。

    热,更热,无边欲望的火海烧灼着他!

    这么一点时间,他额上已经见了汗,双目更红,闪烁着两簇熊熊火焰。可是那脸却是黑的,包公一样死死瞪着她。乔青吸允着他的锁骨,偏生在他发出一声低喘的时刻蔫儿坏的一嘬即离,指尖拉开自己的衣襟,大喇喇扯开,一丢……

    衣如红浪,带起一阵说不尽的旖旎。

    乔青只着中衣,露出一片雪白的锁骨,这近在咫尺的距离之下,她身上火热的幽香飘入鼻端,却是对他最毒的毒药!凤无绝的理智所剩无几,连眉眼都在发颤!乔青双手支着桌案,双腿和腰际却继续朝他贴着,严丝合缝地靠在一起。感受到某处硬物抵着腹部,乔青低低一笑,嗓音暗哑,极尽性感。

    凤无绝的脸色更黑了。

    在他猩红的瞪视下,乔青风流入骨地眼波微眯:“凤无绝,从了爷吧?”

    “你……”打死他都想不到,在自己表达了虽然不算很坚决但好歹也是抗议的前提下,这该死的竟然还不断撩拨他!这是霸王硬上弓!

    凤无绝磨着牙:“你无耻!”

    接下来,乔青就告诉了他,什么叫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她一勾他精壮的腰,另一只手猛的探了进去,倏然握住了“他”!凤无绝被刺激的难以言喻,几乎要爆体而亡!乔青舔了舔嘴唇,咬住他耳朵轻轻问:“刺激么?”

    刺激!绝对的刺激!

    小腹处一阵阵可耻的抽疼,凤无绝只想生吞活剥了她,将她吃了骨头都不剩!他被刺激的本能发作,双目猩红猩红地眯了起来,眸色一层层幽暗,迸射出灼灼欲火!看她半眨着微挑的眼睛,溢出水波盈盈,荡漾在他本已经波涛汹涌的心里。

    凤无绝低咒一声,去他妈的理智!

    这个时候还理智,就他妈不是男人!

    他一把抱起乔青冲进内室,狠狠丢到了床上。

    室内气息更灼热,床榻上的两人激烈拥吻着,不是往日的温玉软香,不是暧昧的低语动情,而是一种赤裸裸的侵略!不容抗拒,不容退缩,带着血腥的味道,带着人性的本能。每一寸肌肤都在呐喊着,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只恨不得不管不顾,立刻马上一秒钟都不耽误必须开战!

    可前提是……

    谁在上?谁在下?

    体内的药力发作到极致,乔青和凤无绝早已经在这一阵阵的刺激下失去了理智。两人喘息着,拥吻着,大汗淋漓着,撕扯着对方碍事的衣服,一件件的衣物在半空中飘落,那床幔内却越来越热!

    火热,炙热,更热……

    这是两个“男人”的争锋。

    这是两个“爷们”的较量。

    你争我夺的对垒中,凤无绝和乔青不断调换着上方的位置,发丝纠缠在一起,两个人都发了狠!直到乔青的衣衫终于被扯了个干干净净,留下了一个束胸。凤无绝还来不及想她闲着没事儿戴这么个玩意儿干嘛,便条件反射地用上玄气一把给震了个粉碎!

    布条漫天飘飞中,终于坦诚相见。

    于是——

    凤无绝懵了。

    那双鹰眸中出现了一种名为呆滞的情绪,他傻不拉几地呆呆望着乔青胸前的那两坨——嗯,不算巨大,但是很美。在匀称的身形中比例说不出的好,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一片柔软的雪白中一抹嫣红闪瞎了他的眼!凤无绝甚至看了看自己的手,跟那两坨比较了一下,似乎为他量身定做一般,刚好一手能掌握。

    呃,等等,好像不太对……

    凤无绝摇了摇头,嗯,理智尚在。

    凤无绝眨了眨眼,嗯,还没消失。

    他缓缓伸出了一根手指,想戳一下辨认辨认那两坨的真伪。刚一碰上,在乔青轻轻一声呻吟之下,他被烫了一样飞快缩回了手!刚才那温热又绵软的触感,是……是真的吧?

    凤无绝想,现在如果给他一个镜子,他看起来一定笨死了!可眼前这是个什么情况?意外惊喜么?他傻乎乎地看看还在他身上无耻作乱的乔青,想看看她下面的部位。可这小子……呃……反正她现在似乎根本就没时间管自己,也貌似根本就没有给自己解释的意思。他的脑中几乎空白:“咳,”他咳嗽一声,这太大的意外之下,让他连之前正在干什么都忘了:“乔……”他吞了吞口水,迫切需要一个说法:“这个……”

    ——妈的,这笨嘴!

    凤无绝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床柱上。

    乔青却管不了那么多,趁着这男人愣神儿的功夫,她猛的翻身跨坐到他身上,抢占了有利地形,然后向下一坐!

    “……靠!”

    乔青倒抽一口冷气,疼死她了!她狠狠瞪一眼还在发呆的凤无绝,呲牙咧嘴地咒骂:“妈的疼死爷了!”

    凤无绝:“……”

    太子爷泪流满面,这真的是个女人么?

    这想法一出现,便被巨大的惊喜和恼恨给弥漫了下来,凤无绝咬牙切齿气的脑仁儿一鼓一鼓的疼——好你个乔青,有你的!乔青却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她猛然动了起来。疯狂的快感将一切情绪和思虑取而代之,脑子里什么真的假的男的女的喜的恨的伴随着乔青的起起伏伏,伴随着床板的嘎吱作响,一切都消失了。

    凤无绝只觉得神魂都在颤抖!

    他知道,身上这人,是他欲望的解药,是他灵魂的期盼,是他最热切的渴望。

    夜色很美,在院子里投下一地斑斓。枝桠上衰弱的蝉鸣在此刻似乎不再让人焦躁,更似是情人之间的呢喃如同夏虫缠绵缭绕在月色中。微风拂过枝叶,沙沙声轻响着,将一波波的暧昧低吟都烧了起来……

    一夜旖旎,很快天亮。

    出外溜达了一整夜的凤太后等人,结伴回来了。

    一听见房内那嘎吱嘎吱的声音,老太太笑的嘴都合不拢,眯着月牙一样的眼睛一脸奸诈又满足之色。仿佛那房里再嘎吱上一会儿,她曾孙子就能蹦蹦跳跳从里面开门出来:“啧啧啧,一整夜啊,果真是年轻人,血气方刚。”

    邪中天打了个哈欠,斜她一眼:“里头的又不是你,你在这激动个什么劲。”

    “呸!”老太太呸他一脸口水。

    邪中天抹了一把脸,咂着嘴巴无语道:“谁借本公子一把伞。”

    “阿弥陀佛。”玄苦竖掌于前,从身上诡异的摸出一把油纸伞,默默从他身边飘过:“邪施主,一千两银子,诚谢惠顾。”

    邪中天回给他的只有一个字:“滚!”

    这三个老家伙嬉笑怒骂了一阵子,终于敌不过困意,顶着黑眼圈准备回房补眠。却听门口陆言咬着嘴唇万分激动:“爷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陆非三人泪流满面:“不容易啊!”

    项七呲着小虎牙:“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谁在上谁在下……”

    这话一落,陆言四人齐齐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他,那意思——这还用说么?

    竟敢瞧不起自家主子?!项七大怒蹦高,正要为乔青辩驳上两句,坚决捍卫自家主子的尊严。就听四人纷纷摸下巴,以一种肯定坚定又笃定的语气,齐声道:“肯定是太子妃啊!”

    砰——

    邪中天一个趔趄,一头实落落地栽了门上。那丫头的爷们果然已经深入人心了?他揉了揉肿起个包的脑门,哈哈大笑着进了房。好好好,当年斗不过你凤家老鬼,现在本公子的徒弟可治的你凤家小子服服帖帖!

    邪中天这一觉睡得是格外的香,做梦都要笑醒。等到一觉好眠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日落时分。摸着空空如也的肚子他晃悠出门,一眼望见院子门口,眉毛倏然一动。

    ——好一个清冷无双的年轻人!

    那院门,正有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戳在外面。怀中抱着一把残琴,低头垂目,一动不动,仿佛一个浮雕。头顶落叶飞旋,全部成为了他的陪衬,周身三寸之地似是自成一个空间,任谁都插入不进。

    正是忘尘。

    邪中天看了片刻,问一直守在房外的陆言:“什么人?”

    陆言耸耸肩:“不晓得,早晨您进房他就来了,一直站在那里。问他话也不回……”说起就郁闷,他好生好气儿的去询问,请人家进院子来坐,那人不动不闻根本当他是空气:“不过应该是柳宗的人,有弟子经过附近都给他行礼。”

    邪中天摇晃着走过去:“吆,找人啊?”

    忘尘:“……”

    邪中天摸摸鼻子:“找谁啊?”

    忘尘:“……”

    邪中天皱皱眉毛:“找乔青?”

    忘尘终于睁开了眼,抚摸着残琴抬起了头。这下子,陆言几人纷纷瞪大了眼,不会吧,他们跟这人说了一上午的话,那人根本不搭理。这邪中天去了三句话就让他有了反应?邪中天笑笑:“我是她师傅。”

    果然——

    忘尘眼里的冷漠,染上了一丁点的温度。他望向不断有床板吱呀声传出的房间:“找她。”

    邪中天贱笑了两声,一脸的暧昧:“她现在可忙着!”忙着收拾那凤家小子。

    忘尘再一次垂下头:“何时出来。”

    此刻柳天华和老祖不在这里,否则定会因为他这四个字大吃一惊。邪中天自不知道这青年惜字如金的作风,没怎么当回事儿,摇着扇子得意道:“谁知道呢,本公子的徒弟雄风大震,持久度自然不一般。陆言,跟他说说,你们太子妃——”

    “上得了朝堂。”陆言抚掌大赞。

    “打得过流氓。”陆峰连连称奇。

    “迷得住色狼。”陆羽啧啧有声。

    “镇得住大床。”陆非击节赞叹。

    这一人一句的话音刚落,房内倏然一道声音传了出来,让四人皆是一呆。他们掏着耳朵面面相觑,没听错么?那句咬牙切齿的低低咒骂,那软绵绵虚塌塌明显被累惨了的蔫了吧唧的沙哑嗓音。

    是是是……是他们的全能太子妃?

    陆言四人齐齐望天:“唔,难道是困的?竟然都出现幻听了。”

    邪中天却是泪流满面,徒弟啊,怎么到头来还是躲不过被凤家人欺负的命运啊……他正郁闷着,却见身边一棍子敲不出一个屁戳在外面一整天仿佛脚下生了根的男人动了!这一句委屈低咒之后,忘尘猛的抬起了头,双目中迸射出危险的寒芒直冲乔青的房门而去!

    “你干嘛?”邪中天飞快拦住他,现在冲进去是准备看活春宫么?口味也太重了吧!

    忘尘不言不语,直接跟他动起手来。

    他修为比邪中天差了不是一截半截,可出手狠辣毫不退缩,薄唇紧抿大有神挡杀神佛挡弑佛的执着!邪中天不明他身份,并未下死手,尤其是他总感觉出,这人似乎以为那丫头在里面被人欺负了?想去救人找回场子?

    外面乒乒乓乓的打斗声不绝于耳。

    房内嘎吱嘎吱的摇床声连绵不绝。

    只不过此刻,不得不说,邪中天真相了。

    乔青一个大意失荆州,竟被回过神来伺机而动的凤无绝翻身压倒,夺取了上方有利位置。不待乔青反扑,这男人飞快动了起来,将作战节奏掌握的极其熟练,可想而知,方才乔青在上的那几场,他没少在爽快中汲取经验。此刻,有力的节奏感伴随着他的动作,倏如和风细雨,忽如狂风骤雨,深入浅出,变幻莫测,让乔青一颗争上位的心跟着渐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渐沉沦……

    所以说,男人对于这一方面,总有一些得天独厚的天赋。

    随着时间缓缓过去,一次,两次,三次。乔青的脑子里只剩下了一句话翻滚来翻滚去:“娘的,见过猛的,没见过这么猛的。”

    她可耻地爽了。

    凤无绝却恼她分神:“专心点儿。”

    还要怎么专心?老子也没翻跟头啊。张口反驳的话语被凤无绝飞快俯下身吞没到唇齿间,身下动作再快,让早已至白热化的战况愈发激烈!乔青爽的都快要飙泪了!她双腿紧紧攀着凤无绝精壮的腰,配合着他的律动,千言万语立刻在喉间汇聚成了放肆张狂毫不矜持的疯狂呻吟……

    发丝纠缠在一起。

    汗水混合在一起。

    炙热的温度越升越高,几乎要融化了这小小房间。

    就连他都不得不说,有个纯爷们的媳妇真真是不同寻常。换了别的女人,就算他没有经验,也有常识好么,哪一个不是娇娇滴滴含羞带怯?就他的太子妃世上独一份儿,不但要争上位,这叫的,连他都汗颜。还时不时地发出几句淫声浪语调戏调戏他,胆大程度绝无仅有。

    什么,你问具体调戏的内容?

    咳,这闺房里的吴侬软语,怎么能为外人道也!

    ……

    这一场大战,两人都是体力充沛,不知疲倦之人,几乎要战到天荒地老。待到终于结束的时候,房外的天色再一次暗了下来。两人同时仰倒在床上大汗淋漓,疯狂的喘着气,就连呼出的气息都是滚烫滚烫的。

    乔青歪头看一眼肌理分明的男人,汗珠泛在周身带着一种致命的性感。滚过去,勾起他下巴:“嗯,表现不错。”

    这爷们表情,爷们做派,爷们的审视,到底是夫妻之间的床笫之事,还是你跑到青楼里来嫖人了?

    凤无绝让她给气笑了,咬着牙:“乔青?”

    “唔?”

    “乔公子?”

    他嗓音危险,一副准备秋后算账的模样。乔青勾上他脖子,趴在他肩头笑:“我可从来没说过自己不是女人。”想了想,的确没说过,瞬间有了底气:“嗯,所以从头到尾都是你的臆测。”

    凤无绝气的想啃了她,这该死的瞒的他好苦!尤其是,陆言四人那一群二货,和姑苏让那损友,竟然帮着她一块儿骗!太子爷想到这里,一口啃在她肩头,换来她一声嗷嗷大叫:“你这是恼羞成怒!”

    到底是没舍得用力,咬完了沿着齿印轻吻了一圈儿。

    乔青哈哈大笑,活动了活动酸软的胳膊,托着腮瞧他:“真猛。”

    凤无绝也笑:“彼此彼此。”

    “那下回再切磋?”

    这主意不错。凤无绝眯眼回看她。这一看,眸子再一次变的幽暗起来。乔青半趴着,双眼朦胧,目色迷离,长发汗湿了一半黏在身上,一半垂在床榻间,极致的黑和莹润的白交相辉映,偶有嫣红艳色于发丝间的阴影处一晃,是让人心惊肉跳的吸引!吃了二十几年素的太子爷,总算是茹了回肉,还一来就是肥瘦相间的大块儿红烧肉,自己把自己装盘儿送到他眼前儿了,这滋味,怎一个满足了得?

    乔青一见他这食髓知味的表情,立马朝后退:“我靠我靠,你不会是又要来吧?”

    他逮住她一只脚踝,扑上来,把她压在身下。相接的触感柔软又韧性的出奇,让他心里也软得一塌糊涂,看着她笑的妖媚,笑的死猪不怕开水烫,恨不得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给了她的,恨不得她能长得小一点、再小一点,像个珠子一样被他捧在手心里,日夜相携。

    这么一想,他一皱眉,免不了要老生常谈:“我上次以为你……”

    乔青知道,两人为了这事儿冷战了两个月,总要拿出来说的。而且上次他以为自己死了,竟然入了魔,那种心痛和打击可想而知。她翻个身,整个人挂在凤无绝身上,把玩着他的头发丝:“唔,下次我注意。”

    凤无绝叹气,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个混蛋,哪怕拿着杆子把田给捅出个窟窿,他都不忍心苛责的。从先不忍心,现在就更不忍了。不管乔青是男人还是女人,总也还是那个乔青,那个修罗鬼医,那个乔公子,总也不会躲在他身后任他遮风挡雨。

    怕她冷,他扯过锦被盖在浮上,将她包的严严实实。

    乔青笑弯了眼睛:“外面什么声音,乒呤乓啷的。”

    “不管它,睡一会儿。”

    “那啥,忘尘那个人,我真不认识。”忽然想起这一茬,还是解释解释的好。

    “唔。”愿意解释,好兆头。

    “我就见过他两次,第一次还是他昏倒的时候。昨天是第二次,除了知道他体内有火,后来又被剥夺了,丧失了记忆,也曾经玄气尽废,是柳宗老祖捡来的……”乔青掰着手指数一条,凤无绝的脸色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一层。眼见着这人要被醋淹死,她赶忙闭眼装死:“除此之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凤无绝咬着后槽牙一把把被子给蒙了上:“你还想知道什么?你把人家底儿都给摸透了!”

    被子里,传出乔青的哇哇大叫:“还来?不是睡觉么!”

    “我看你精神不错!”

    “……凤无绝,你无耻!”

    接下来,自然又是再一次酣战。

    一夜好眠。

    翌日乔青醒来的时候,全身酸痛不已,脸色跟翻了肚儿的死鱼一样,肚子里也是咕噜咕噜直叫唤。她低低磨了磨牙,发现枕边已经没了人,她身上换了新衣,还带着少许沐浴的味道。

    乔青嘀咕一声:“算你表现好。”

    吱呀——

    凤无绝端着早膳走进来,热腾腾的粥,配了两个小菜。见她醒了,先过来揉了揉她头发:“下来用饭。”

    乔青耍赖,在床上打滚:“老子累死了。”

    凤无绝看她一眼,低低笑着走过来,舀了一勺极尽珍惜地喂她,那眼神儿腻的,几乎要黏在她身上了。这几百万瓦的目光,就连她都有点扛不住,摸摸鼻子抢过来下了床:“恶心死了,我怕了你。”

    吃饱喝足的太子爷一切好脾气:“对了,昨天晚上你问的那个声音。”

    乔青拿着勺子在粥里百无聊赖地搅着,闻言抬头问:“怎么了?”

    “是忘尘。”

    “忘尘?打起来了?和谁?”

    乔青立即站了起来。凤无绝给她夹了一筷子小菜,瞪她一眼:“先吃完饭再出去,不差这一点儿时间。听我慢慢说。”

    “你说。”

    “他和你师傅打了整整一晚上。别担心,你师傅没下狠手,让着他呢。”他清早出去,正好碰见外面焦头烂额的邪中天,已经对忘尘无语了。尤其那小子百毒不侵,给他撒迷药都没用。两人打了一夜,直到他出了门,没想到两句话却让忘尘静了下来。到了这个时候,凤无绝自然能看出来,他和乔青之间恐怕有点什么奇异的关系,也没吃醋,将这一切说了,又道:“本来清早想叫你的,他说不用,就站在外面等。一会儿用过早膳,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现在还在外面?”

    “嗯,你师傅已经走了,陆言四个和他都在外面。”

    乔青一边听,一边飞快把粥喝完了。那速度,风卷残云一样,即便是不吃醋,也碍不着凤无绝心里有点儿发酸。竟然对那人这么紧张。乔青斜着眼睛笑眯眯戏谑地望他一眼,他咳嗽一声,扭过头:“走吧,出去看看,听说已经等了两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