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十三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十三章

    轰隆——

    云层中电闪雷鸣,那层层黑云中的雷电终于蓄积至一个极为浓郁骇人的程度。

    在一片屏息名目静谧的几乎死寂的气氛中,可怕的雷劫犹如三道锋利的银刀,劈开云层撕裂天地轰然砸到了老祖上方的保护罩上!这最后一击,也是最强一击,雷霆万钧,几乎震破了众人耳膜!不少弟子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

    “老祖!”

    “老祖,快闪开!”

    就连柳天华都迈出一步,急急地规劝着明明已经力竭却犹自不动的老祖:“老祖,乔小友说的不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老祖,这七品丹以后还有机会。可您要是……”

    “您是我柳宗的依靠啊!”

    一片七嘴八舌的规劝声中,老祖的脸色再白,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之色。可终究是来不及了——咔嚓,咔嚓,早已变得无限惨淡的保护罩,在这三道雷劫的最强一击下苟延残喘着,发出了一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终于颤动着哗啦啦碎裂为一片片消散无踪。

    老祖就这么毫无遮挡地暴露在了雷劫之下。

    而那足有碗口粗壮的三道惊雷,犹在下落!

    第一道——噗,老祖全身战栗着明显遭到重创,他猛喷一口鲜血,四下里的家具摆设轰然四裂,片片木屑砖石飞上半空,哗啦啦将他埋在了里面。一阵烧焦的恶臭从内传出。不待众人尖叫出声,第二道紧跟着落下——这一道是冲着炼药炉而去,老祖从瓦砾冲爬出疯狂护住了炼药炉,此刻的他已辨不出了本来面目,他再喷一口血,整个人奄奄一息。

    可天道,从来不会给你喘息的机会。

    眼见着第三道雷劫也来了,这最为强劲的一击之下,那七品丹药必毁无疑!老祖也将魂飞魄散!柳天华怔怔倒退两步,罗长老老眼含泪,弟子们骇哭出声:“不——老祖——”

    就是现在!

    自这雷劫开始便看准了时机伺机而动的乔青,如一道流星倏然冲了出去,在半空中擦出一线耀眼的红光,直奔雷劫而去!

    “天啊!”

    “那是谁?疯了么?!”

    “是乔公子啊,她要干什么!”

    哄乱的尖叫声中,甚至连她身边的凤无绝都没反应过来,乔青已然进入了雷劫的攻击范围。只要一进入那区域,便被天道默认为雷劫的承受者,任谁都不会例外。

    凤无绝猛的攥起了拳,该死的!该死的!她到底要干什么!他血红的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着雷劫之下乔青的一举一动,克制住自己冲上去的念头,心中不断默念着:“相信她,相信她,她不会去送死!”去他妈的不会送死!那是雷劫!是身为玄尊的柳宗老祖都挡不住的雷劫,而她,比起那老家伙低了整整三阶!

    忘尘的手心渗出了丝丝汗液,他从来波动不大的情绪在这一刻仿佛提到了嗓子眼儿。

    罗长老先是一喜,在看清了那人后又是一声叹息,不过多一具尸体罢了。

    柳天华紧张地望着里面的情形,心底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也许,也许这小怪物,真的有办法呢?

    这一刻说时迟,那时快。

    这一刻犹如电光石火,千钧一发。

    这一刻所有的视线都不离乔青,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她的身上。众人的心思各异,担忧,恼恨,无奈,期待,或者认为她不自量力的一声嗤笑。不论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都紧紧盯着那一道红衣身影,盯着那刹那落到了她头顶上方的骇人惊雷。

    轰隆隆——

    似乎是感受到了有一个小小人类竟敢来挑战它的威严,那道雷电蓦地暴动了起来,狠狠朝着下方劈下!

    毫无悬念,轰然砸到了透着一股子狠劲儿的乔青头顶。

    ——她赌对了!

    没错,赌。方才乔青脑中急转,不由想到了体内那走吞噬一路的金色火焰。如果说她和忘尘同出一族,那是不是说明她体内的火在最初形成的时候,和忘尘那玄火是一个等级。而后来经历了二次觉醒,又意外吞噬了那苔藓中的玄气,火焰便发生了异变,晋升为了柳天华口中的地级。再到如今,吞噬了忘尘体内的一点火种,又一次晋升到了地级与天级之间。

    这一切,只是乔青的猜测,全无根据。

    可即便这样,够了!

    富贵险中求,乔青从不否认自己是个赌徒,她一路走来的莫大机遇,哪一次不是在莫大的艰难困境生死存亡中相携而来。这一次,她就以自己体内的火焰可以吞噬雷电,来赌一把这七品丹!成,则火焰进阶,七品丹存。不成……咳,乔青一扭头,便看见了凤无绝那睚眦欲裂恨不得一巴掌把她拍墙上抠都抠不下来的黑脸……

    乔青望天,这个事儿还是忽略吧。

    和她的淡定相比较,站在外面的人已经全懵了。

    雷劫消失,黑云散去,天际中绽放出一线日光。一线到一面,终于整个柳宗破开了阴霾,重新回到了天光大亮之中,给人一种劫后余生的敞亮。可四下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说话。他们眼睁睁看着在那雷劫一劈之下犹自毫发无伤的红衣身影,一个个惊骇欲绝差点儿把眼珠子都给甩出来。

    “有……有没有搞错?”

    “我眼花了吧,一定是眼花了。”

    “没事儿?她没事儿?被雷劈了竟然没事儿?!这是天道的力量,这属于天地法则啊!天啊,是不是作弊啊,来个雷劈死我吧……”

    一片傻眼的死寂之后,轰然爆发出了匪夷所思的大片惊呼。

    柳天华先是望望那边狼狈的不成样子的老祖,再看看衣衫鲜亮毫发无伤的乔青,不由咂着嘴巴感叹了一句,果然是个小怪物,人比人气死个人。不对,老祖!柳天华飞快地冲上前,一把扶起奄奄一息的老祖:“老祖,老祖,你怎么样?”

    这句话像是提醒了四下里的众人。

    长老弟子们一拥而上,这个时候还记得绕开乔青三尺远偷偷飘给她一个“偶像啊”的狂热眼神,看的乔青摸了摸鼻子,哭笑不得。趁着众人关切着老祖的伤势,她专心感受起了体内的变化。

    刚才那一刻,雷电相击,游走周身的火焰仿佛发出了一声饥渴的欢呼,全部不受控制地聚集了上来,将灌入天灵盖中的雷电尽数吸收。这三重雷劫的最后一击,威力自然不可小觑,而其内含着的力量更是恐怖,让她刚刚稳定了玄王初级的境界,咻一下,蹿到了玄王高级。一跃两级,十全大补丸都没这么爽的。

    乔青舔了舔嘴唇:“这样的好处,拿命拼也值了。”

    “是么。”阴丝丝的声音响在身后。

    乔青虎躯一震。

    还来不及反应,她已经再一次变身了一根倒栽葱,被凤无绝夹在腋下飞快离开了这众人聚集之地。

    等到这边一众长老们给气若游丝的老祖喂下一粒又一粒的丹药,抬着他去治疗了。柳天华这才松下一口气,再找那救命恩人,已经没了影子。他一眼瞧见邪中天和凤太后两人眼中的凝重,顿时明白了过来——雷劫,不只有丹劫,每个修炼者在成为神阶的那一步,也会遭受到天道的考验。而这一步,通常是无数大能者陨落的根源,拦住了多少惊才绝艳之人?

    而乔青,不论是不是吞噬雷电,只这单单不怕雷劫一事,一旦在她拥有绝对的自保能力之前传出大陆……

    无疑,会是她的灭顶之灾!

    柳天华一抬手,无数弟子纷纷静了下来。听这从来笑呵呵没什么脾气的宗主,以一种万分严厉的目光扫过他们,郑重下令:“今日之事,不准向柳宗之外任何人透露哪怕一个字!柳宗所有的弟子,今后也不许再提起,今天,什么都没发生!有违者……”

    柳天华冷目吐出:“斩立决!”

    嘶——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柳宗的刑堂从来宽松,别说斩首,连杖刑都算是极重极重的责罚了。众人虽不明就里,也大抵明白了此事的重要性,纷纷低下头保证:“宗主,放心吧,乔公子是咱们柳宗的恩人,我等绝不会置乔公子的安危于不顾。”

    “没错,今天的事儿,谁要是说出去,我第一个和他拼命!”

    “咦?今天发生了什么么?”

    七嘴八舌的声音中,凤太后和邪中天朝柳天华点了点头,大步离开了。

    弟子们纷纷散去,柳天华还站在原地,仰头望着天空中的明媚日光,好像刚才发生的不过一场大梦。半晌,他摇摇头:“啧,雷劫啊,那小祖宗真正吓死人不偿命……”

    此刻,柳天华口中的小祖宗,正被凤无绝揪着领子狠狠压在了桌子上。

    咣当一声,桌角撞的她后腰生疼。乔青呲牙咧嘴地吸了口气:“不会怜香惜玉啊靠!”

    凤无绝眼中飞快浮上一抹心疼,转瞬便被滔天怒浪给取代:“怜香惜玉?你自己都不怜惜自己,我凭什么?”

    乔青心虚地勾上他脖子:“凭你是爷男人。”

    “少跟我来这套!”凤无绝一把拍开她的手。

    天知道,刚才这该死的冲过去的时候,他险些魂飞魄散!为了这事儿他们闹过多少次别扭,每次都答应的好好,一扭头,全忘去了爪哇国。他连她一根头发丝儿都不舍得碰,可她倒好,一次又一次的拿着自己的小命去拼!凤无绝让她气的脸色发白,连手都在微微颤抖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咬着牙冷笑道:“用肉身……去抗雷劫,乔公子真是好大的本事!”

    他这副模样,在气恨中,还有一些对于自己的无力。

    心底泛起一股子心疼,乔青烦躁地抓抓头发:“我错了。”

    她认错态度实在太良好,良好的和从前一次次一模一样,偏生看不出一点诚心。凤无绝几乎要让她给气笑了,一种更黑更沉的目光瞪视着她:“你错了?你错在哪了?”

    “唔……”乔青眨眨眼,心说还来提问的:“一,不该拿小命冒险。二,那雷劫成功,一旦这件事泄露出去,会引来有心人的觊觎和嫉恨。”

    凤无绝这次是真笑了,原来还知道有一有二,可自己清楚就是不干。他无力地叹口气:“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今天这一赌,一旦输了,就是个……”他像是用了全身的力气,才吐出了后面的字:“……死的下场!你又知不知道,一旦……你师傅怎么办,你二伯怎么办,忘尘怎么办,奶奶怎么办,大白怎么办……”

    他一口气数出一大堆,连那只肥猫都给扯出来了,就是不提自己。

    乔青心下叫糟,用错了战略。眼见着后面还不知道要蹦出多少个名字,她立马迎上去,堵上他的嘴!双唇相接,凤无绝明显一颤。他的唇冰凉冰凉如同三九严寒中浸染的雪,带着后怕的情绪让乔青更心虚了起来:“怎么不说你?”

    “谁跟你嬉皮笑脸!”

    话是这么说,可脸上的厉色也总算褪去了一些。片刻后,忍不住又柔和了一点,再柔和一点。乔青暗暗松一口气,果然,永远都是美人计比较靠谱。她一脸无辜:“刚才那种情况,总不能眼见着七品丹化成渣子。”

    “废了又怎么样?”还能比命重要。

    乔青靠上他肩头:“那黑翼巨龙的兽丹,是黑暗属性。”换句话说,是为你量身定做的。

    凤无绝一怔。

    他是真的怔住了,即便原本就有少许猜测,可真的听见乔青说出来,心底的震撼不是不大的。这七品丹,实则对于普通的玄气修炼者没有多大意义,可对他来说,却是最好的补药。换个方面想,如果今天换了是他,但凡有一点可能性他会去赌么?答案是会。归根究底,他也不是个小心翼翼前怕狼后畏虎的人。或者可以说,他根本就是一个和乔青一样的赌徒,胆子比天大,魄力比海深!

    可放到这该死的身上,他便关心则乱了。

    他没漏看乔青眼底那一抹狡猾诡诈之色,狐狸一样。这该死的,明知道她在演戏,明知道下一次再有这样的情况,她肯定也是二话不说又去赌一把。可听着她这可怜巴巴的语气,他却再也说不出苛责的话了。

    太子爷心中的憋闷和恼恨,全数化作了一句无力的叹息。

    ——他娘的,这世上还有比乔青更操蛋的主么?

    眼见这人顺了毛,乔青立马打蛇随棍上:“腰疼。”

    凤无绝白她一眼,明知道她是装的,手已经不受控制地揉上去了:“这个地方?”

    乔青嗷嗷叫着,要多夸张就有多夸张:“就是这儿,刚才磕桌子上撞的,嘶,疼死了!”脸色一转,又换成一副无辜又委屈的神色,羊羔一样:“你还凶老子,我小命都差点儿没了,你不安慰还对爷发脾气。老子容易么我——嘶,你轻点,轻点!”

    凤无绝果然放轻了动作,手底下是小心翼翼的温柔,面上却是咬牙切齿。他凤无绝这辈子,算是被这该死的给吃定了!一边将手上的动作放的轻一点,再轻一点,一边恨恨道:“活该!”

    ——危险解除。

    乔青吹一声口哨,伸手挑起他下巴:“美人儿,把爷的腰伤了,要怎么补偿?”

    凤无绝睇着她,眸色渐渐幽暗下来。

    乔青似笑非笑,一挑眉,一转眸,媚眼如丝,轻佻多情:“把爷伺候舒坦了,今天就原谅……”

    话音没落,她被人一把抱起,丢上了床榻。乔青被丢的七荤八素,还没反应过来,身上一重,凤无绝猛扑了上来。熟悉的气息包围着她,熟悉的手掌顺藤摸瓜覆上了她胸前,乔青倒抽一口冷气:“你干嘛。”

    凤无绝一边扯她衣服,一边笑:“伺候乔爷。”

    乔青眨眨眼,舔嘴唇:“唔,不要大意的开始吧。”

    哪怕早已经习惯了这女人的爷们做派,这一刻凤无绝也不由得哭笑不得,在他彪悍的媳妇眼里,矜持什么的那就是个屁。他谨遵乔青指令,绝不大意的开始了动作。练习了那么多次,太子爷再也不是脱个衣服都要脱半天的生手了,眨眼的功夫把乔青剥了个干净。

    地面上一件件的衣衫重叠着飘落。

    凤无绝眸色更暗,染上两团澎湃的小火苗,狼血沸腾,心脏跳动,犹如擂鼓!长发垂榻,海藻一般散了满枕,那精致的身子比例好的冒泡,不盈一握的腰肢舞动着似蛇,结实,柔韧,有力,漂亮!

    凤无绝看的头昏眼花,几乎要窒息!

    床板开始有规律的摇动起来,乔青的每一个根骨头都在叫着爽,混合着她无耻的淫声浪语,刺激的太子爷绷的死疼死疼,几乎要缴械投降!万语千言在喉间汇聚成一个“干”字,除此之外,真正没什么好说的了。

    汗水,喘息,律动……

    小小的房间内,原本还冷萧的气氛,立时变的无比火热。刚才的惊惧,恼怒,全部化为这一场天崩地裂的欢愉!一片万分激烈的摇床声中,走到了门口的忘尘步子一顿,耳根微微红了起来。他转过身大步朝着反方向返回,一个箭步蹿了个无影无踪,好像后面在有鬼追!

    他自然不知道——

    在他走后,那房间忽然传出一声猛拍床板儿的咆哮:“上面!老子要上面!”

    “你腰疼。”

    “……靠!”

    ……

    接下来的日子。

    柳宗内所有人都仿佛忘记了当日那一场雷劫一般,闭口不提。对于这件事,乔青除了心下赞一句柳天华上道外,也算是放了心。待到老祖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小半月时间了。那一枚黑暗属性的七品丹,老祖肉疼不已地交了出来,眼巴巴看着凤无绝嘎嘣嘎嘣吞了消化去了。

    七品丹,在翼州大陆,可说是第一次出世。自然了,这要忽略掉深不可测的三圣门。可不管怎么说,一枚七品丹药,若是放到大陆上,绝对能引起一场不可预估的大战!乔青看他虽然肉疼,唧唧歪歪个没完,可到底也没有过河拆桥的意思,倒是对这老家伙的说一不二升起了几分好感。

    而凤无绝消化晋阶的这个时间,乔青便和老祖学起了炼药术。

    “笨!”

    老祖横眉竖目瞪着她再一次炼废了的一炉药渣,气的吹胡子瞪眼:“老夫说过一万次,感知!用感知!全副心神放在这炼药炉内,感知着里面材料的变化控制住火候……”

    耳边絮絮叨叨,乔青几乎会背了。

    &nbs“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可重点是,她的那火在上次雷劫中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一来,已经晋升到了离着天级只差一线,想是天级实在太难,接连两次的吸收都没让它冲上去。二来,也是让乔青最头疼的,那金色的火焰中似乎蕴含上了雷电的力量,有银色的雷光不时噼啪一闪。

    炼药,需要静心静神,火候温和。而那股力量却掺杂了雷电的狂暴,常常不受控制。

    乔青瞪着眼前噼噼啪啪的火焰,很有些头疼。

    一边站着的柳天华更疼,疼的肠子都快青了。原本答应了乔青那四个条件,其中那第三条,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可谁知道这个祖宗,破坏力简直惊人,一炉子一炉子的材料,全让她炼成了垃圾。上次他说的话里的确是夸大了些,柳宗还不至于在那七品丹药下被扫荡一空。可这些日子算下来,真的就离着空荡荡不远了。

    柳天华欲哭无泪,一个大嘴巴子甩上来:“让你嘴贱,让你嘴贱。”

    乔青摊手,表示同情。

    一边忘尘拍拍她肩头:“无妨,谁也没想到这火会发生变异的。”

    他话音没落,老祖已经冷哼一声,大步走了出去:“不用狡辩,你还是考虑清楚再说吧。炼药,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学的!”

    这话,可说极为不客气了,几乎就是在间接指责乔青没天分。忘尘担忧地看她一眼,却见她根本没当回事儿,只皱着眉毛思索解决的办法,不由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一扯,静静退了出去。

    待到只剩下了柳天华,乔青忽然从身上取出一个灰扑扑的丸子:“柳宗主,这玩意儿我一早得了,今儿才想起来。你给我看看,到底是属于什么品阶的丹药。”

    柳天华正要出去的步子一停,退回来瞅了瞅:“残丹?”

    “对。”

    “我想起来了,可是万宝楼的那个?”

    当日柳天华虽不在,可到底也有柳宗的长老在那边的,一切和丹药有关的事宜回来自然汇报过。乔青也不瞒他,点了点头,柳天华却没接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残丹,不到成丹的那一刻,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属于什么品阶。”

    “唔。”乔青沉吟片刻:“那要是直接炼呢?”

    柳天华以一种“求您了别冲动行么”的目光,看她半晌。看的乔青开始磨起了牙,才干笑一声,解释道:“小友啊,我给你打个比方。如果这残丹是五品,那么则最起码需要四品炼药师,才能让它成丹。哪怕是三品,都必然会成丹失败,最终报废。”

    “怪不得当日没人去竞拍。”

    “是了,不知残丹的品阶,若是低等的,则花了冤枉银子。若是高等的,只去请炼药师回来成丹的钱,都是一笔想不到的大数目!可惜啊,若是老祖没有受伤,倒是可以帮你这个忙。不过……”他搓搓手:“你要是敢赌这残丹是六品以下,本宗倒是也不介意……”

    乔青摆摆手:“得了,我胆子小。”

    柳天华一噎,你胆子小?天底下就没你这么大的胆子,要是再大点儿,连天也得包了去!

    待他悻悻然走了,乔青将残丹收了起来,重新研究起自己这火焰——说到底,还是不熟练的原因,无法随心所欲地控制住里面的狂暴因子。若要用它来炼药,只能一遍一遍的练习试验,增强和这火的磨合度。

    乔青叹息一声:“练吧。”

    十次不行,一百次。百次不行,一千次。千次不行不是还有万次么。一个破火,一个破炼药术,还真难上天了不成?嘴角噙起抹狂肆的弧度,乔青眯起眼睛,噗,掌心升起一股金银两色的火焰,映衬着她眼中的灼灼之芒。

    她这一次又一次的练习,自然不知道,房外的老祖暗暗点了点头,吹着胡子溜溜达达地走了。

    功夫不怕有心人。

    更何况,乔青从来都是一股子拧巴脾气,大麻花一样的。越是不行,她越是卯上了一股子劲儿,跟这火飙上了!耐心?她从来有,当年能在乔家潜伏十年之久,能扣着那废物名声一背十年,比耐心,乔青不怕任何人。

    乔青闷在炼药房内,几乎足不出户。

    炼药炉爆炸了,再寻一个。药材成渣了,再要一波。

    柳宗所有的弟子每日都能听见她所在的炼药房里轰轰轰的声音,甚至有几次,炼药炉的爆炸,把她整个人染成了一片青黑之色,连碗都不用直接就可以去要饭了。这副模样,可乐坏了柳宗的一众弟子们。

    “吆,乔公子,又爆了啊?”

    “哈哈哈,乔公子,没想到你也有搞不定的事儿啊。”

    自然,这些都只是善意的哄笑。可随着一日日过去,看着乔青灰头土脸地爬出来,又一脸狠劲儿地走回去,这哄笑渐渐消失了,没有人再笑的出来,转变为了一种钦佩之色。相应的,她对于火的控制,也一日比一日熟练,一日比一日得心应手。

    一月,两月,三月……

    终于在三月之后——

    柳天华默默飘过乔青的炼药房外,咂嘴:“怎么这都四五天了,也没听见里面有爆炸的声音?”

    房门吱呀一声开启,走出了里面灰头土脸头发散乱的红衣人。众弟子嗷一声蹦开她三尺远,看了半天,才认出这叫花子一样的人,竟然是乔公子?罗长老探着脑袋往里瞧,忽然睁大了眼睛:“你你你……”

    柳天华也跟上去,眼前所见,一片凌乱的炼药房内,正中一张巨大的石桌,其上炼药炉是柳宗弟子所有,极为常见。而真正让他们惊讶的是,炼药炉内,此刻正躺着一枚晶莹剔透的丹药。只从那形状和气味,他们这些眼光老辣之人,便能一眼认出。

    ——二品丹!

    众弟子目瞪口呆,还回不过神:“宗主,你是说……二品?”

    不怪他们见了鬼一样,能炼制出二品丹,不管成功率有多少,那都是名副其实的二品炼药师!这个成果,相当于柳宗呆了三五年的弟子才能达到的程度。而那些小弟子们,还大多都只是一品炼药师而已。可乔青……这才几个月?

    柳天华倒是并不意外。

    乔青的问题,只出现在火内不受控制的狂暴力量上。一旦这狂暴能掌握好,那她手中的,便是所有炼药师们垂涎欲滴的地火啊!尤其是离着天火还只差了那么一线。别忘了,她原本就是赫赫有名的大夫,对于每一种药材的药性把握如数家珍。这硬件条件摆在这里,若是不进步神速,那都奇了怪了!

    可即便早有预料,柳天华也不由啧啧称奇:“这小怪物,啧啧,果真是天生就该吃炼药这碗饭的!”

    他话落,耳边风声呼啸,炼药房内大门砰一声紧闭。

    柳天华茫然:“刚才是……”

    乔青!是出来了一趟回房去洗澡换衣服的乔青,一趟之后,又再一次冲回了炼药房内,乒呤乓啷的开始了起来。他摸摸鼻子:“本宗也去炼药了,照着这个速度,没个几年,本宗说不定都要被超过。”

    柳天华走了,后方目瞪口呆的弟子们终于回过神。

    “妈的,走走走,咱们也炼药去,可不能被乔公子比下去!”

    “没错,炼药去!”

    存着看热闹的心的弟子们,被乔青这么一刺激,纷纷呼啦啦散了个干净。乔青此刻正沉浸在二品丹药出炉的喜悦中,并不知道,她这三个月的闭关,竟然给柳宗带起了一股热情高涨的炼药狂潮,直乐的柳天华和长老们合不拢嘴。

    她凝定心神,再一次从药篓中取出一株株需要的材料,投入到继续的炼药中。

    这一炼,又是半年光景。

    时光如梭,秋去冬来,春意渐生。

    当枯枝发出新条,大地被春风吹绿,棉衣脱下换上薄衫之际,乔青和凤无绝同时结束了闭关,走出了各自的房间。

    而离开柳宗的日子,也到了。

    柳宗之外,那一片春意盎然的山谷口,乔青呼吸着久违的幽香空气,不免对这里也有那么几分不舍。一边柳宗老祖哀怨的目光一下一下的瞅着她,恨不能冲上来掐着她的脖子问一问,你这该死的小混蛋,来我宗门一次竟然将老夫最疼爱的徒弟都给拐跑了!

    乔青摸摸鼻子:“老祖,三年后在下还会回来的。”眼见着老祖瞪着她虎视眈眈,她又接了一句:“你徒弟也跟我一起回来。”

    老祖这才满意了少许:“忘尘,记得回来看师傅啊。”

    忘尘冷漠的眸子里,染上丝丝暖意:“是。”

    乔青没想到,她这次离开,忘尘竟会要同她一起走。不过这样的要求,她自然不会拒绝,先不说这人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她的至亲,就说她和忘尘这些日子来,越来越熟络,那种贴心的感觉可不是假的。

    柳宗老祖倒也没拦着,忘尘在柳宗十一年,几乎足不出户,把整个人给封闭了起来,也是时候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再说了,跟着这个小混蛋小怪物,也总不会吃了亏让人欺负了去不是?

    相较于老祖的郁闷和不舍,唯一亢奋非常的恐怕就是柳天华了。

    这老东西笑的跟个大茶壶一样,可把这煞星祖宗给送走了,嘴上说着“再见”,心里想着最好再也不要见。乔青也懒得揭穿他那点儿阴暗的小心思,和众人一一告别,便上了马车。后面闭关结束修为晋升了一大截的凤无绝紧跟媳妇脚步,掀开帘子走了上去。

    柳天华和老祖对视一眼,不由摇了摇头。

    乔青是个小怪物,谁能说这凤无绝不是怪物呢。

    那七品丹药虽然稀有,可依照老祖的预计,能让凤无绝晋升整整一阶都算他天赋高了。老祖不问世事,对于凤无绝也不算了解,只觉得这男人来了柳宗后一直不声不响,也不似乔青那般惊天动地干了不少人神共愤瞎掉人半条命的事儿。却没想到,这凤家小子的天赋全不下于那小怪物!吸收了七品丹药,闭关不到一年,竟然也到了玄王中级!

    一想起当时这凤家小子出关的情景,老祖就郁闷。

    他这辈子,还没这么丢人过,指着这小子半天没说出话,差点儿一口气提不上来,吓得厥过去。

    老祖怎么想,凤无绝全不知道,九个月没见乔青,他早迫不及待蹦上马车和他家媳妇你侬我侬去了。

    后面凤太后和邪中天早就在这地方呆腻歪了,天天盼着离开。这会儿也是心情颇好,说了几句寒暄的话和众人挥手告别。值得一提的是,玄苦大师这些日子也没闲着,以一副得道高僧的姿态行着无耻强盗的勾当,从柳天华那老狐狸手里骗了一把一把的丹药,将失去的玄气补回来了大半,总算让柳天华认识到了这得道高僧的真面目!

    马车终于驶出谷口。

    远远地,柳宗众人望着渐行渐远的马车,直到看不见了影子。

    柳天华一扭头,便看见了躲在远处一棵树下,咬着下唇眼中含泪的柳依依。这姑娘自从凤无绝来了,便没再在乔青的眼前出现过,独自黯然神伤。

    柳天华走过去,摸摸爱女的头发。还没说话,柳依依已经靠上来呜咽了起来:“爹,我知道的,依依知道的,乔公子那样的人,不该是依依肖想的……”

    一边老祖走上来,许是忘尘离开了,这老家伙也多多少少带了点儿离愁别绪,不似从前那么难相处:“成了,别哭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再说不是三年后的药典上又能见着了么,那小子答应了来参加,就肯定会来!你要是喜欢,老夫给你把那乔家小子抢过来!”嗯,这个主意好,把那乔青抢到柳宗来,当了我柳宗的“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女婿,忘尘也就跑不了了。

    柳依依破涕为笑,赶忙摆手道:“老祖可别开玩笑了,她和凤太子才是一对儿呢……只有那样的人,才配得上乔公子……”

    老祖撇撇嘴,恨铁不成钢地走了。

    后面柳天华和柳依依还站在远处。

    这小姑娘眼圈儿红红,遥望着早已经不见了马车影子的车辙,浅笑道:“爹,三年之后,乔大哥会是什么样子呢?”

    柳天华眯着眼睛,不见往日里的嬉笑,倒是带着一股子年月的睿智。若是没算错的话,再有不到四年的时间,就该是三圣门出世的日子了吧。唐门已灭,七国也不再平衡,到时候那三圣门必会有所动作!

    而到时候……

    柳天华遥望着春光明媚的日空,山雨欲来,此刻也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他心里升起一种预感,那神秘莫测的三圣门和乔青,总有一日,要正面对上!他为这预感叹息一声:“这平静悠然的日子,过不了几年咯!”

    “爹,你说什么?”

    柳依依听不懂,柳天华也不再解释。

    两人就这么静静站着,直到日落西山,才大步朝着柳宗内走去。

    三年后啊,那样的人物会到达一个什么样的高度呢?这个问题,就连他都期待不已,也完全预料不到!他只知道,不论是那乔家小子,还是凤家的小子,三年后再出现,都绝对会给翼州大陆的所有人——一个惊喜!

    夕阳西下,拉长了这一对父女悠然的影子。

    也拉长了远方朝着鸣凤缓缓行去的马车倒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