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二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二章

    玄尊,距离成神,一步之遥。

    &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nbsp;这一步,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机缘够,悟性好,不乏有人一步登天,从此长生!

    同样的,千万年来在那不可抗衡的恐怖雷劫之下,就此陨落,含恨而终的也是多如牛毛。可不管怎么说,能到玄尊这一阶,这几乎让普通人连听都没听过的一阶,无一不是世间佼佼之辈。

    他们之中,有的追求那更高的境界加入了三圣门一心修炼,有的向往自由穿梭于市井山野之间隐姓埋名,也有如柳宗老祖隐匿于宗门之后不问世事……这似乎是一个约定俗成。一旦逾矩,以至高的修为搅乱了世俗界,便会被天道无情抹杀!

    自然,天道也是有漏子可钻的。

    人千辛万苦修炼到这一阶,总不至于稍有行差踏错都要降下责罚。于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偶尔打打擦边球,天道也睁一眼闭一眼了——就如那神秘莫测的三圣门,他们动不了翼州,不代表下面的附属组织侍龙窟动不了。

    这些,是乔青晋阶玄帝的时候,方呈现在脑海的大陆秘辛。

    她皱着眉毛,看向因这玄尊的突如其来,而变的混乱不堪的广场:“柳宗得罪人了?”

    “这怎么可能?”柳天华怪叫一声:“光炼药都来不及了,谁有那闲工夫。再说了,这该死的搅局的人可是玄尊,就他妈是个傻子也不可能得罪这样的高手,吃饱了撑的,找死么?——我说,不会是冲着你来的吧?玄尊,玄尊……你不是说,那北塔尔雪山上搞鬼的也是玄尊么,有没有这么巧?”

    “是一个人。”点点头。

    柳天华顿时找到了罪魁祸首:“无妄之灾啊!”

    乔青翻个白眼:“冲我来,或者冲鸣凤来,都用不着跑柳宗撒野。”

    “这倒也是……”

    “说不定你这儿,有让人觊觎的东西呢。”

    乔青随口说的一句话,却让柳天华面色大变。只不过这神色,她并未注意到。只因后方升起一阵玄气波动——柳宗老祖,动了!

    老祖霍然出手,如一道利箭直冲人群中某一方向而去:“哼,装神弄鬼!”

    同一时间,人群之后一道诡丽身影腾空而起。两人对掌一接,四下里就似是发生了静止,无风,无声,可二人同时面色一肃。所有人都怔怔望着这两道身影,看不懂这高手之间的交锋,直到一阵狂风乍起,众人纷纷眯起了眼睛。

    再睁开时,二人已各自倒退数丈远,落了下来。

    这下子,这一直隐匿着的玄尊高手,终于映入了众人视野。

    乔青“啧”一声:“有点儿眼熟。”

    柳天华扭头问:“认识?”

    “想不起。”刚才这人在人群里,她已经觉得那一闪而过的背影很眼熟。可这会儿看着那和老祖遥遥对峙着的女子,年纪大约二十来岁,红色的衣袍宽大的在风中鼓荡,可见里面包裹着的凹凸有致的身材。那张美艳的脸孔,散发着一种骨子里的魅惑。乔青越是看,眉毛皱的就越紧:“看着这人,我心里发毛。”

    柳天华没在意,看着一个玄尊高手,是个人都心里发毛。

    可凤无绝却上心了,他拧着眉头:“是熟。”

    “你也觉得?”

    凤无绝耸耸肩,鹰眸里的神色愈加的冷:“你不觉得么,看她的姿势,打扮,还有那种笑容,有没有很像一个人。”

    像一个人?这句话,像是提醒了席位上的众人,不论柳天华,万俟流云,还是当局者迷的乔青,都同时瞳孔一缩!像,的确是像!怪不得方才觉得这人古怪,原来是一身装束和她的气质完全不搭。这明明是个风韵十足的火辣美人,偏偏穿着这么不合衬的一身红衣;明明眼角眉梢都含情带媚,偏偏摆出一副悠然邪气的模样;明明满身的女子风情,偏偏双臂环胸故作潇洒……

    乔青眨眨眼,不自觉地又摸上自己的脸颊:“难道说,老子的风流倜傥,已经传到玄尊那一波里去了?”

    砰——

    众人齐齐绝倒。

    万俟流云等人苦笑不得,心说这乔公子,果真还是这么无耻啊。

    凤无绝眼中的冷意这才退了下来,扯了扯嘴角,笑道:“画虎不成反类犬。”

    这倒是没错。万俟流云等人看看那女人,再看看乔青,这气质里的感觉学是学不出的,反倒弄了个东施效颦不伦不类。眼见着几人连连点头,乔青又得瑟起来了,太子爷沉默半晌,补充:“壁虎。”

    噗——

    又是一阵幸灾乐祸的哄笑声。

    乔青气的差点儿没去咬他。

    上方这一番欢乐的小气氛,直看的下方那些半死不活的来宾一头雾水。他们是不是也太不知死?没见着高台上还有两个玄尊在对峙么?就算是六大宗门的宗主长老,跟玄尊比起来,也完全不是一招之合的好么。

    其实方才一交手,也许他们修为低看不清楚,柳天华这些人却是看了个大概。老祖和这玄尊女子,大抵是个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否则,也不会静静站在台上,半天不说话了。

    那女子恐怕也明白。

    她余光扫过上方乔青的方向,眼中划过一抹异色。一转眸,咯咯娇笑了起来:“柳宗老鬼,你这是干什么?”

    老祖皱眉望着她:“你是何人?”

    “你管我是什么“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人,这药典举行之前可就说明了,诚邀天下炼药师观礼。”

    老祖眉头皱的更紧:“你是炼药师?”

    “怎么,只许你柳宗有炼药师,大陆上就不能有神秘高手么?”她一扬下颔,倨傲道:“不妨告诉你,本姑娘不只是炼药师,还是个五品炼药师!”

    哗——

    五品!

    这什么概念?整个翼州大陆的已知五品炼药师,也只有柳天华一人。

    柳天华他们齐齐皱了皱眉,却不是因为这个品阶。而是那女人的自称“本姑娘”。能到玄尊的高手,怎么想也不会是个小姑娘,这女人别看看着年轻,实则眼里也透着一种世故之色,说不得就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妖婆。众人几乎已经猜到了她的来历,老祖死死盯着她:“你究竟是何人?”

    “本姑娘已经说过了,我是一名五品炼药师。柳宗老鬼,你这话我可就听不明白了,除了柳宗之外,就不允有闲散炼药师,突破五品的境界不成?”

    “既然姑娘乃是炼药师,那柳宗自然是扫榻相迎。不过,此刻我宗长老正在炼药,药典举行到一半,还请姑娘退回位置上,静静观看。”柳天华站起身。

    这话一落,那女子又咯咯笑了起来。

    花枝乱颤的模样,配上这一身装束,怎么瞧怎么古怪的很:“本姑娘来观礼,观的不痛快!我这个人啊,有不如意的就是要说,谁来挡着都没用。就算是这老鬼出来……”她又抱起双臂,四下里悠闲地踱起了步,每路过一个长老的身边,就是轻蔑的一笑:“……也改变不了柳宗炼药师宗门名不副实的事实!”

    “你说什么?!”

    “敢污蔑我柳宗的声誉,玄尊了不起么!”

    “我们长老是四品炼药师,那都是实实在在的,天下皆知。你口说无凭,哼,谁知道是不是信口雌黄。”

    不少柳宗弟子,都怒气冲冲地叫喊了出来。哪怕是在这女子的一眼下浑身发抖,都硬着头皮死死挺着。那女子眼睛一亮,像是等的就是这一句:“这有什么所谓,不如就比上一比。若你柳宗赢了,名声自然会赚去,本姑娘也愿意当众给你们道歉。”

    “比就比,怕你不成?!”

    “没错,让你知道知道,我柳宗炼药术的厉害!”

    有弟子想都不想,就被刺激地叫嚣起来。

    柳天华根本是连拒绝的时间都没有。看着那女人的得意,他脸色愈加的难看:“柳宗的炼药术,从来都不用旁人的认可。是非公道,自在人心。姑娘,你若是愿意继续观礼,请退下这高台。若是不愿,柳宗也不会强留……”

    “柳宗主此话差矣。”

    柳天华说到一半,忽闻一道熟悉的声音加了进来:“若让本长老看,这主意倒是不错。”

    这从广场外走进来的人,正是出去了数个时辰的秋如玉!

    “秋长老这是何意?”

    “柳宗主既然问了,本长老就说说我的想法。柳宗主莫要怪我多事才好。这药典,一来,自是为了弘扬炼药之术,这想必在座各位都清楚,柳宗为了炼药这一道,真正是用心良苦。”说到用心良苦,秋如玉眼中一抹讽刺:“二来,也是为了让炼药师们互相学习切磋,如今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柳宗又为何放弃了呢?总不会是怕了吧。”

    台下的众人早已经按捺不住。

    他们原本以为,这玄尊是来找麻烦的,最后必将闹到个大开杀戒无法收场。可没想到,这女人只是要求比一比炼药术,这可就比先前的猜想要好办多了。众人只怕柳宗不答应,这女人一怒之下,再闹出什么幺蛾子。玄尊高手的怒火,谁敢承担?

    不少人欲要张口帮衬,思量了思量,又闭上了嘴。可他们不说,却碍不住明显是那女人帮手的人,隐藏在人群的各个地方煽风点火。

    “是啊,柳宗主,总不会是怕了吧?”

    “不如就这么办,两边来一场切磋,也让我等开开眼界!”

    “柳宗既邀请咱们来,那自是要宾至如归才是。看了这近十个时辰的炼药,真正无趣了。”

    顿时,刚才还在犹豫的人,有了这些人的打头阵,也纷纷叫喊了起来。这场面,几乎要控制不住了。柳天华站着没出声,只觉焦头烂额。那红衣女人又对一边打了个眼色,一直等着的顾尚顿时站了起来:“若是要比,顾某也愿上场切磋一二。”

    顾尚呵呵笑着,一副老好人的模样:“顾某不才,可这等炼药师的盛会,高手的切磋,又怎么能少了顾某?”

    乔青眯起了眼睛。

    她看向那嘴角冷笑的女人,那女人从一出现,就表现的有些娇蛮跋扈,甚至说话不怎么经脑子的树敌。可实则绝对精明的很,从头到尾,对自己的身份避而不答,一口咬住炼药师这一职模糊重点。后又两句话激将到下方弟子们答应比试,再到此刻,这顾尚,恐怕她也许了什么好处吧。

    只是……

    如此大费周章,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柳宗里,到底有什么值得一个玄尊高手觊觎?

    乔青正想到这里,就见老祖和柳天华对视一眼,同时在眸子里掠过同样的意思。

    ——比!

    举办这药典,虽说为了柳宗是其中目的之一,可更多的,还是希望能够带起炼药师这一职业。让这一从远古流传到现在已经衰败的职业,不会在百年乃至几十年后,从此湮灭。若是一场比试,能带动起这职业的重新繁荣,那么柳宗少许面子又算得什么?!哪怕是输了,又他妈怎么样!

    这神情,落到乔青的眼里,让她微笑了起来。别看柳宗在六大宗门中,不声不响,极少招惹麻烦。可若说到血性,这个宗门,给她的印象倒是最好。柳天华无奈叹了口气:“好,既然诸位皆有此请,那本宗也不推辞了。”

    “慢着!”

    红衣女人一摆手:“既然要比,咱们就得说说彩头。”

    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心知,重头戏来了!几乎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听她道:“对于柳宗来说,是大宗门,不论输赢,诸位这药典都被炒到了顶点,获益良多。可我们这不起眼的闲散炼药师,又有什么好处?这比,总不能白比,你说是不是,柳宗主?”

    “说吧,你是何目的?”

    她目的达到了一半,也不再绕圈子,花枝招展地走了出来,眸子倏然冷厉:“听说柳宗守着个传承之地,本姑娘极有兴趣呢。”

    柳天华瞳孔一缩:“你……你怎么……”

    “本姑娘是怎么知道,就不关你柳宗主的事了。只是这传承之地,你柳宗霸占了这许多年,你们吃肉,也总得让旁人喝点儿汤吧?”

    传承之地……

    这个说法,几乎没有人知道。

    当下,四下里纷纷窃窃私语了起来,众人全部看向柳天华,求一个说法。尤以那些闲散炼药师们为甚,只这四个字听着,就是不寻常的地方!乔青对忘尘勾勾手指:“什么地方?”

    忘尘走过来,小声在她耳边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过宗门内倒是有一个传闻。”

    “说来听听。”

    “相传数千年前,柳宗的开山祖师爷,便是在一个葬墓里发现了一位高人的尸身。祖师爷意外获得了高人留下的传承,学成之后,成为了一名炼药师,于是在那葬墓的地界上开办了柳宗,日日夜夜守护着恩师之墓。相传祖师爷曾说,那位高人的传承之巨,他也只学到了其中皮毛。这些据说是后来的某一位宗主,在祖师爷的日记上发现。”

    “你是说,现在再进去,依旧能获得传承?”

    “不一定。”忘尘摇摇头。

    “什么意思?”

    “后来,大概是两千年前,炼药这一途渐渐便没落了。那位得到了日记的宗主,如获至宝,想了极多的方法让弟子进去,希望也能够获得传承。最终的确是进去了,几乎每一辈,都有天资聪颖的弟子试图去接受传承。包括师傅和天华,他们两人也曾经进去过。可他们出来说,那只是一个墓穴而已。”

    “没有传承了么。”

    “不是没有,是不被认可。历经两千年,真正能得到那位高人的认可,并获得传承之人,只有三个。”

    “三个?”

    对于这个结果,乔青不是不意外的。算算吧,两千年,几乎每隔十几年就会有一批人进去,这数目之巨再和那三个做做对比,实在太吓人了。而这个秘密,这女人竟然会知道!

    不只乔青意外,柳天华更是神色巨震,那个墓穴,就在老祖居住的那一片竹林的尽头。老祖到达玄尊,却始终不离开柳宗,也是为了守护那位高人的墓穴。可如今,竟然被有心人发现了,还将此事昭告了天下!

    看看在场这些炼药师吧,一个个眼中精芒四射,纷纷走了出来。

    “在下不才,也愿参加。”

    “还有我!”

    “我也参加……”

    “柳宗主,你柳宗霸占了这么一个好地方,几千年了!口口声声嚷着要将炼药术发明光大,你们就是这么干的么?!我们也不强迫你交出来,只要这次比试赢了,让我们进去接受传承,此事就此作罢了。”

    “没错!怪不得柳宗能当上炼药师的第一大宗门呢,原来有这么个好地方。”

    柳天华的眸子越来越冷,这些人也许知道自己赢的几率甚小,可能让人成为大宗门的开山祖师爷的传承,这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他们心里打着的小九九,他通通看的清楚!利益之前,那种贪婪自私的本性再一次暴露了出来。

    ——炼药途中,越是高品阶的丹药,越容易出现问题。尤其五品之上,那是有丹劫诞生的!说不定那些高手们累死累活地炼了五品丹,反倒都被劈死了呢?说不定四品丹没炼完,又都爆炸了呢?

    到时候,还怕捡不了漏子?

    柳天华环视一周,那红衣玄尊嘴角噙笑,魅惑动人。秋如玉神色不明,阴冷莫名。顾尚则是满目贪婪。众人兴致勃勃,摩拳擦掌,纷纷在广场外叫嚣着。看着他看着柳宗的眼神,完全像是看一块儿肥肉!他的脸上浮现着苦笑,怎么也没想到,这一个药典竟然会演变至此!这就是他们想要扶持的炼药师们,这些人就是……

    这个时候,不答应已经不行了。

    柳天华迈出一步,一咬牙道:“好,那我柳宗,就由本……”

    “柳宗主,你不会是想自己上场吧?呵,方才还扬言什么是非公道自在人心呢,这一个小小的切磋比试,竟然要劳烦宗主大人出手?难不成,柳宗真的无人了么?”红衣女子捂着红唇,笑弯了腰。

    他能迈出这一步,就早已经预见了这一结果。被天下人嗤笑柳宗无人又如何?祖师爷的传承,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在外人的手里!不能落在这些心怀不轨的人手里!一丝丝的可能,他都不敢冒。

    柳天华老脸泛红,正要辩驳——

    却听一声清越的笑声,先他响了起来:“柳宗自然不是无人。”

    众人被这声音一震,纷纷扭头看去,果然看见了慢悠悠走上高台的乔青。她噙着一抹说不出的悠然笑容,眼中却是一片森凉。众人全部说不出话,不知是被这消息给炸的,还是被她这威压给吓的。眼见那乔青笑吟吟走到了红衣女子的对面,两人就这么站着,不由让在场所有人,又都浮现出了脑中的那句话:画虎不成反类犬。

    女子脸色一僵。

    乔青明显感觉到了她的敌意。

    她细细看着这个女人,直到现在,才能确定,她易容了!好一个精妙的易容术!这女子此刻正抱着双臂,乔青轻笑一声,也环胸而立,她顿时犹如被烫了一样把手松了下来,脸上呈现出一种羞愤之色:“你……你凭什么代表柳宗?”

    柳天华立即走了出来,满目的感动和喜意:“乔公子曾在我柳宗学艺一年,可算是柳宗的外围弟子。”

    &nb“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那女子眸子连闪,像是在估算她的炼药术品阶。乔青直接无视了她,环视一周还没回过神的众人:“柳宗就由乔某出战!诸位,想必没意见吧?”她一顿,慵懒的视线终于在一圈后,落回了红衣女子的身上。以一种笃定的,蔑视的,说不出是讥是讽还是敬仰的语气,慢吞吞道:

    “想必你也没意见了——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