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六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六章

    雪白的发,月白的衣。

    他站在地牢门口,负手而立,沉静如古井无波。

    “主子!”

    地牢内有凌乱的脚步声传出,两个趔趄的黑衣人架着华留香狂奔而出。

    没错,架着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

    此刻的华留香几乎步不能行,那件紫色的衣衫上布满了鞭抽火烙的痕迹,一条锁链自琵琶骨贯穿儿过,脚下拖曳出两条猩红的血痕。

    他惨白着脸色扶上白发男子的肩,堪堪站稳了身形。就这么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立刻引起了一阵凶猛的咳嗽,从皮肤里穿出的铁链摇晃着,结了痂的狰狞伤口又渗出了腐臭的血:“你可以再晚一点儿,到时候直接领我尸体走人。”

    男子终于睁开了眼。

    这一双眼睛中,布满了冰冷和不耐之色!

    五个字,犹如犹如沁过了冰雪,让人不寒而栗:“没有下一次。”

    华留香明显和他极为熟稔,撇撇嘴吊儿郎当问:“再有下次怎么样?”

    “你自生自灭。”

    “真是不可爱啊,还是以前好点儿,老子就不信下次我再让人给逮了,你还能见死不救不成?”

    华留香嘀咕着。

    男子一皱眉,让了开。

    他顿时一个趔趄,几乎要把肺管儿扭成蝴蝶结的剧烈咳嗽,让脸色泛起了不正常的红晕。脚下飞快聚积起一滩鲜血,华留香抬头就要开骂,对上的,却是那嘴角一抹冰冷的讥嘲。——不知是讥他口中的“以前”,还是嘲他的不自量力。

    华留香愣愣看着自己顿在半空的手,露出一丝苦涩的笑。他怎么就忘了,这早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人!华留香苦笑道:“……属下逾矩。”

    男子不再看他。

    眼中倒映着身前一片厮杀缠斗的身影。

    柳宗留守的长老弟子加起来四十余人,和寥寥几个的黑衣人形成鲜明对比。加上这男子和进入地牢的两个,满打满算也不过来看十人。可的确全是高手!悄无声息摸进了处于山谷尽头处的地牢,更顺利救出了华留香。若非一开始便身中剧毒又被陷阱所绊,华留香必定会被神不知鬼不觉得救走,这四十多柳宗之人也将必死无疑!

    可即便如此,他们也尽皆受了伤。

    一个柳宗长老眼见华留香出来了,顿时怒喝一声:“华留香,牢里的……”

    “死了。”华留香明显心情不佳,不愿多说。

    “你……你身为六大宗门之人,勾结外人……”

    话没说完,华留香就是一声冷笑。身上的各种用刑痕迹昭示着他的不屑。

    对待混进大宗门里的奸细,这种刑罚实在太正常不过,那长老见他冥顽不灵,豁然冲了上去:“想办法拿下华留香和那白头发的!”

    话音一落,远方似乎有衣袂摩擦声破风而来……

    众弟子纷纷大喜。

    擒贼先擒王,之前他们也想过先解决那白发男子,可每次一靠近,黑衣人便飞快退到他身前,将他护的纹丝不漏。这会儿眼见着人都救出来了,那边又明显来了后援,士气便提了起来:“没错,别让他们跑了!”

    “杀!”

    众弟子们大喝出声,拼上了全力。

    一时兵器交接声,玄气碰撞声,场面进入了白热化,那些黑衣人顿时吃力,不少在围攻下受了伤。

    “主子,小心——”黑衣人中一个猛扑而上,击飞了了冲到白发男子身前的弟子,后面露出空门,被人一剑刺中后心。

    他一口血喷出来,急道:“主子,快走!您先走,我们留下断后!”

    白发男子面色不变:“走。”

    华留香大惊:“他们怎么办?”

    白发男子一皱眉,眼中是绝对的麻木,仿佛这些个黑衣人根本不是他的手下。那些猩红的鲜血吃痛的闷哼,全然引不起他一丁点表情。

    怎么会这样?

    终于赶到的乔青,看见的就是这样冷血的一幕。

    对于华留香,她曾有过无数种猜测,包括他和三圣门的关系。布下这个陷阱,正是为了证实她的想法。可她从未想过,引来的背后之人……

    “……天衣?”

    巨大的改变,让乔青一时不敢相信。和从前没有什么不同的沈天衣,却又有了那么明显的天差地别。

    那是一种漠然。

    若说从前他周身萦绕着的,是优雅飘渺若谪仙的无上风姿。那么此刻,便犹如一具冰冷麻木的行尸走肉!

    ——没有情绪,不需感情,无视生命,每一寸雪白的发丝都透着拒人千里的冷漠!

    乔青眸子发酸,终于明白了红药那些话的意思。

    她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撼中,回不过神。沈天衣却目不斜视飞快腾起,仿佛根本没听见。就连那两字之后紧紧抿住的唇角,也只有华留香一怔中看见了。华留香紧随其后,面色复杂中带着少许猜疑……

    “想走?没那么容易!”

    老祖的大喝倏然从远方响起。

    第一个字还像是离着极远,待到最后一字落下,已然拦在了沈天衣之前。这就是玄尊高手的速度,已近瞬移。老祖不知来人是谁,问也不问,一掌直逼他心口而去!

    “少主——”红影一闪,决绝扑向了沈天衣,竟是早已在高台上昏迷的红药!

    红药先前已受重伤,这堪比毫发无伤的玄尊巅峰速度,几乎耗尽了她的修为。汹涌的掌风正中她后心,老祖的一击可是好相与的?大口大口的血雾如泉喷涌,半空中,红药伸出手,想抓住沈天衣,最终抓住的只有一片衣角。

    红药扑了个空,跟着轰然摔了下来。

    落叶飞溅,尘土漫天,她跌在地上,努力抬起头想看他一眼。奈何——那视线中的白发男子,眼中没有一丝的柔情蜜意,甚至连感激都无!

    沈天衣冷漠地睇着她:“功不抵过。”

    红药哈哈大笑了起来,嘴里不断涌出的血,让她无比的狰狞:“好!好!好一个功不抵过!她——”红药一指乔青:“她害你至此,我不过想为你报仇!”

    雪山雪崩,便是她报仇的第一步。私自离开三圣门,利用沈天衣安插在柳宗那神秘一堂内的奸细,送上了冰山雪莲的丹方。再散步到各大宗门和势力中,引起所有人对鸣凤的猜忌。第二步,便是那吴奇了。

    “我——”她微晃的手还捏着方才沈天衣为不让她碰触自断的一角布料,死死捏着,连青筋都崩了出来:“我是为了救你!为了救你,为了解开封印,孤身深入柳宗的传承之地!我……我进不去啊……那老匹夫死都死了,却连死都不让三圣门的人进去……”这就是她找上顾尚同盟的原因:“哈哈哈……可是我得到了什么,我救你,她害你,她用从你那得到的残丹赢了我!哈哈哈……功不抵过,功不抵过,我得到了什么……”

    红药的大笑一顿,眼神渐渐迷离了起来:“不,我得到了,这四年,我救你,护你,陪你,怜你……”

    每说一个词,她就平静一分。

    想起这四年的时光,哪怕这男人的眼里从来也没有她,哪怕她恨不得食其肉饮起血却要屈辱地学着那乔青的一颦一笑,去争取他偶尔一顿的目光……

    红药的嘴角牵起妖娆动人的笑,可是和这笑容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她的模样——红药在衰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衰老!

    发丝变白,皱纹加深,一道道沟壑出现在皮肤上,极为恐怖。

    在场的人早已停止了打斗,黑衣人飞快退到了沈天衣的身后。柳天华万俟流云等人跟在后面到了。

    几人瞳孔一缩:“采阳补阴!”

    通常高手大限将至,并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除非那人修炼的路走的是阴损歹毒那一挂,便会在最终自食其果,受到天道的惩罚——比如采阳补阴,通过与武者交合汲取他们的修为和生命力。

    所有人都别过去了眼,满面厌恶之色。

    红药犹在追忆着,鸡皮鹤发的面容上,呈现出如少女般的梦幻笑容。声音越来越小,虚弱到连呼吸都困难:“……也好,为你死了,你才能记住我,恨我都好……只是可惜,我救不了你——”倏然,她一顿,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的转向乔青。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红药疯狂地大叫道:“你要救他——救他——进入传承之地,得到……得到……”

    “得到什么?”乔青上前一步,飞快问。

    没有人注意到,听着她这急切的一问,沈天衣放在身侧的手微微一颤。红药不断呕着血,她想要爬起来,死死盯着乔青努力说出什么,可终究是没说完,瞳孔涣散了开,倒了下去。

    直到呼吸全无,毫无焦距的眼睛都还看着乔青。

    ——死不瞑目。

    红药死了,可沈天衣和华留香还在!

    由始至终,沈天衣对她没有分毫动容。他负手站着,任老祖将毫不掩饰的杀意锁定住他,忽然笑了。沈天衣转向乔青和凤无绝:“两位,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足有四年了。

    可四年之后的重逢,她当做朋友,她当做知己,当做同生共死有着过命交情的生死之交,还是从前的那个么?还是那个在危难关头死死摁住她不断说着“坚持住”的沈天衣么?

    乔青看着他,寻不到一丁点熟悉的痕迹。

    手上忽然一暖,是凤无绝!

    他的手微有薄茧,并不细腻,却有着共历风雨共经磨蚀之后无限的温柔,包裹住了她的手。紧紧的,带着安慰,带着包容,带着支持。乔青嘴角一勾:“天衣,别来无恙。”

    沈天衣的目光,在这一双交握的手上一顿,嘴角的笑容渐渐讥诮了起来——似是对从前的自己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也似是对她。可乔青敏感的发现,他的眸子里有着其他的情绪。不待深究,已经消失不见。

    “四年不见,一见面就是这样的情况……”沈天衣的沉默只有片刻,终于不再踌躇,环视一周,着重在老祖的身上一顿。

    他正要说话——

    凤无绝已经先他一步:“的确不是叙旧的好时候,沈兄,叙旧的话,以后有机会。”

    沈天衣眸子微闪,玩味道:“以后?”

    这句话中,透出了太多的意思,最起码也是,沈天衣今日不会死。老祖柳天华等人顿时大惊失色,凤无绝这是要保他!柳天华最明白这人的身份,三圣门少主!今日这仇怨不管怎么说都结下了,更何况从红药死前的话中和沈天衣表现出的状态,他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人!原本他们都以为会保沈天衣一命的人是乔青,却没想到,会是凤无绝!

    “凤太子?”

    “太子爷,不可!”

    几乎是异口同声。

    他们同时看向凤无绝,却俱是一愣。

    那一身黑衣的男人就这么淡淡地站着,一只手稳稳地扣住了乔青的,一只手背在身后。并不算大的风中,那沉沉如墨的衣摆微微翻动着,额间一抹图腾,为他深沉而英俊的面容添了几分魅惑、几分凌厉。

    他没有看他们,只目光不明的注视着沈天衣,可其中散发出的一种不容置疑的决断,让他们只是一眼,便不由自主地屈从服从,不敢违逆,也不愿违逆……

    柳天华和万俟流云是最先反应过来的。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说不出的惊诧!

    一直以来,凤无绝都是以“修罗鬼医的男人”这样的身份,留在他们的脑海里。似乎从有了乔青开始,他们就忘了,或者说下意识的忽视了,这个男人的天赋同样的高,在乔青吸收雷电之前,似乎还隐隐胜了她一筹。他们也忘了,他是一名玄帝高手,稳超老牌强者凤太后,直追绝顶高手柳宗老祖!他们更忘了,这个男人当年的名声——鸣凤继承人,罗刹太子爷,也曾是翼州大陆上年轻一代中的第一人!

    而现在,他不是不再强悍,只是把这强悍收敛了起来。一切以乔青的意愿为意愿,以乔青的想法为想法,作为一个百分百支持者的身份存在着——从一把锋芒绝世的无上宝剑,变成了一柄剑鞘,包容着同样锋芒毕露的乔青。

    柳天华叹息一声:“沈公子贵人事忙,柳宗便不强留了,请。”

    老祖也是一声叹息,他玄气高,却碍于天道不敢强管世俗界的事。哎,活了一把年纪,竟然也被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子给摄住……老咯。

    沈天衣深深看了凤无绝一眼,没再对他身边的乔青投去任何的目光,冷笑道:“如此,那便后会有期。”

    话落,在众人的视野中,带着华留香大步离开。

    直到他们的身影看不见了。

    柳天华等人也各自回去了,后面那些先前拼死战斗的长老弟子们,齐齐别过了眼睛,满心不甘地跟了上去。

    还留在那里的,只有乔青,凤无绝,忘尘,和老祖。

    秋如玉本想说点什么,但看他们明显有话要说,便急匆匆地先回了去。回到房间的第一件事,便是给万象岛岛主孙重华去了一只信鸽。秋如玉已经意识到,之前的一切恐怕全部是那死去的红药搞的鬼,华留香也的确是奸细!那么她的那些耸人听闻的猜测,就要全部推翻了。

    “好在吴奇他们走了不久,不然和一个六品炼药师为敌,万象岛就麻烦了。”秋如玉看着半空中扑腾着翅膀渐渐飞远的信鸽,直到终于看不见了,才松了一口气,走回了房内。

    她自然不知道,那信鸽在飞出柳宗的一瞬,已经落入了另一个人的手里,也永远没有被孙重华见到的一日——世事通常就是这么奇妙——风起于青萍之末,一只小小的信鸽,一个几句话的消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人物,他们凑在一起,却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此刻,一切还在按照既定的轨道行走着。

    除了得到信鸽的这个人,或许谁都不会料到,接下来的一切,竟发生的那么突然。

    沈天衣取下信鸽脚上的纸条,并不拆开火漆,手一动,便化为了一片飞灰。他的目光顿在自己已经愈合的手,区区烧伤,三圣门中便有治疗的天地灵物,这会儿早已恢复如初。这只鸽子,被他攥在手里,五指一点一点收拢,直到奄奄一息,睁着不通世事情的眼睛懵懂又惶惶地望着他……

    他不知怎么就松开了手。

    鸽子立即试探性地扑扇了几下翅膀,逃也似的无影无踪。

    沈天衣看着自己平伸的手掌,良久良久,直到后面华留香吊儿郎当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我以为你会杀了它。”

    他转过头,客栈不大的房间内,华留香斜斜靠着门框,不知已经站了多久,看了多久。换了一身干净的紫衣,身上穿骨的锁链已经取了下来。他的脸色在暗光里看不清楚,唯有一双眼睛极亮,充满了探究之色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沈天衣任他看,从窗边走到桌前:“一只畜生而已。”

    华留香注定失望了:“你就是这点不好,从小到大,我从来看不出你在想什么。”

    沈天衣淡淡喝了口茶:“做好你的本分。”

    华留香自顾自走了进来。他步子很慢,走一下就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直到走到沈天衣的对面,坐下。也同样给自己倒了杯茶:“主子应该不介意吧。”

    “你不必激怒我。”

    “天衣。”

    “……”

    他不说话,也不回答,华留香耸耸肩,嘶嘶吸着气得疼:“妈的,那些老东西下手真狠!咱俩认识有快二十年了吧……”也不指望对面的人会给他反应,华留香一口喝光了茶水,将杯子在手里眼花缭乱闲不住地把玩着,自顾回忆:“三圣门那地方,啧,真他妈不是人呆的。诶,我就奇了怪了,他们到底上哪去网罗回去了那么多天赋异禀的孩子?不对,不对,我这些年最奇怪的,是你到底是个什么怪物,那么小的时候就知道四处施恩,明明都是对手都是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玄气天赋不是最高的,硬是撑到了最后,成了什么劳什子少主……”

    “说完了?”

    “没有,还没说到重点。”华留香豁然抬头:“你真的被封印了?”

    “出去。”

    华留香失笑,果然,永远别想看清他心里的想法:“说完这句我就走——所有人都知道你被封印了,所有人都是亲眼看着的,没有人会不相信。绝情弃爱,行尸走肉,三圣门的秘法万年来就没出过错!看看你这几年干了什么,原来只是一个挂名少主,如今已经是圣门里的第二把手,除了那老家伙之外没人不怕你,当年联手封印了你七情六欲的几个长老,死都变成了最好的解脱!就连我都信了——可今天,我忽然奇怪了,天衣,你的心思从来比旁人多一窍,从你六岁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他的话音豁然顿住。

    沈天衣的手,毫无预兆地掐住了他的脖子,眼中的森然和狠戾,犹如地狱幽魂不带丝毫从前的感情!真的是不带丝毫,那种冰冷,那种无情,找不到一丁点四年前的沈天衣的影子。

    华留香感觉到毫不掩饰的杀意,他的呼吸渐渐困难,脸上泛起了紫色,连瞳孔都渐渐涣散了下来。

    他听见了死亡的丧钟……

    也听见沈天衣一字一字极为缓慢地说在他耳边,让他如堕冰窖:“这是最后一次,不要再挑战我的底线!出去。”

    他凌空飞起,重重摔向了房外的墙面。砰的一声,五脏六腑都像是移了位。华留香一时爬不起来,包扎好的伤口又开始不要钱的往外喷血了。他爬了几次,终于趔趔趄趄地爬了起来,大喘着气靠在墙壁上。自始至终,沈天衣就坐在房内看着他,犹如看一只不自量力的蝼蚁。

    华留香捂着胸口,止不住的血从指缝中落下来,很快衣衫都被染红。

    “你杀了我我还是要说——天衣,不管你有没有被封印,我的命是你救下的。这辈子,你当我是朋友,我就是沈天衣的朋友;你当我是属下,我就只是三圣门少主的属下。”他说完这句,一掌狠狠拍在自己的伤口上!

    一声吃痛的闷哼之后:“主子,属下知罪!”

    直到华留香奄奄一息地离开了。

    沈天衣都没有再看他一眼,冷漠的气息萦绕在房间内,萦绕在他的周身。似乎连他手中的茶水,都渐渐冰冻了下来。片刻后,沈天衣走到床边,合衣躺了下去。

    月光从窗格中照射进来,拂过窗纱,拂过床榻,拂过那闭目沉睡的冰冷之人,拂过桌面上一只变了形的茶盏……

    同样的月光,不同于那房中的森冷,照射在柳宗内的一湾湖泊上,泛着柔和的明光。

    乔青捏着一根柳条,百无聊赖地撩着水,每撩一下,就有一只被惊起的青蛙呱呱叫着跳上岸边,一蹦一蹦地逃走了。看着那成群结队蹦远了青蛙,乔青低低笑了起来。

    凤无绝一推她脑门:“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弱智儿童欢乐多?”

    “唔。”

    乔青眨眨眼,哈哈笑着一勾凤无绝下巴,流氓大老爷调戏良家小媳妇一样:“呦,嫌弃老子啊?”

    小媳妇一巴掌拍开她的手,撇嘴:“就你这样的,谁娶谁嫌弃。”

    “哼哼,”大老爷哼哼狞笑着,狼爪又伸出去:“小娘子,你生是老子的人,死也是老子的鬼,身子都给了爷,还敢有想法?”

    这无比和谐的调情小戏码,乔青演的很上瘾,凤无绝看的很欢乐。可惜远处响起一阵脚步声,几个柳宗弟子结伴走到这里。忽然他们一顿,看清了这边的画面,尤其是看见凤无绝,纷纷又掉头走远了……

    乔青叹口气,靠上他肩头:“你看,谁才是弱智儿童?”

    “我。”太子爷认错态度良好。

    “你也知道啊,你说你今天干嘛那么傻,这事儿一个下午都传遍了。各种添油加醋的版本,那叫个精彩绝伦,你听不听,我立刻就能给你复述出三五十个。哎,柳宗的正憋屈呢,看见你恨不得咬死。”

    凤无绝自然知道,不用乔青复述,他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柳宗拼死拼活重伤了那么多人,甚至牢内看守的弟子死了几个,那罪魁祸首却被他一句话放走了,不痛不痒。这事儿换了谁,恐怕都不会不存下埋怨。凤无绝摸摸乔青的头:“无所谓,什么样的话没听过。”

    乔青不由想起他小时候带着罗刹面具,天下人皆传他生而不详,克母,貌丑。顿时心疼的不行:“算了,以后跟着爷混,爷罩着你。”

    凤无绝笑:“都生是爷的人,死是爷的鬼了,不跟爷混还能去哪。”

    她也跟着笑,两人一时都不说话,听着耳边青蛙呱呱,看着这一湾湖泊上泠泠的光,气氛静谧又美好。过了好一会儿,乔青在他肩头上蹭蹭,撒娇一样的。她什么都没说,凤无绝却感觉到了无数的情绪,心疼,感激,爱。

    ——是啊,他都看出来了,乔青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今天这样的情况,不管是谁都知道,神不知鬼不觉解决到沈天衣,或者监禁起来留到以后作为一个筹码,都明智过放他走!凤无绝自然更清楚,他甚至一瞬间有过幽禁沈天衣的念头。和醋意无关,只不过作为可能迟早会对上的三圣门少主,沈天衣的作用,极大。

    可到底,这念头只升起了一瞬,便被他抹杀了。

    后来呢,放沈天衣走,也不是为了表现大度,而是看到了那人眼中的算计!是的,算计,他赶在沈天衣以从前的恩情相要挟之前,主动说出了那句话。在看到那抹算计的一瞬间,就连他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更何况乔青呢?

    朋友,知己,恩情,义气,患难与共,生死相交……

    当这一切都变成了四年后的一场保全自己的算计,凤无绝想,乔青必定会答应,然后放他走,更有可能一命换了一命从此和他两不相欠。再见时,他们是敌人是对手是陌路,再也不是让他凤无绝感觉到威胁和醋意的蓝颜知己!

    这样多好?

    可若是成了真的,这恐怕会是她心里永远的一块儿缺失……

    既然已经说开了,他扭过头,见乔青只有少许的不快,不由笑道:“其实你是信他的吧。”

    “原本是……”乔青实话实说,和这个男人,她没有任何不能说的。她问心无愧,也知道他会无条件相信自己,想到这,她歪头看他,笑了。

    凤无绝一挑眉——笑什么?

    乔青吧唧亲他一口,神秘地摇摇头。没说出口的话是,碰见你真好啊……

    未免某人得瑟,乔青把这庆幸感和小幸福给吞回肚子里。她接着道:“原本我是信的,即便在他想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观察到他的神色,有点古怪。可是……”

    “因为老祖的话?”凤无绝接上。

    沈天衣等人相继离开之后,老祖和忘尘留了下来,说的是关于他们赶往地牢的路上,非杏对他说出的消息。老祖对忘尘没的说,那种师徒间的爱护之情,甚至比某些亲情更可贵。非杏也就没瞒着他,小倌儿馆里抓回来的那些,正巧在那个时候招供的。

    他们只是些小人物,知道的也只有皮毛。不过只这皮毛,已经够说明问题了:“真没想到,当年忘尘的事,也和三圣门有关。”

    乔青苦笑着点点头,说不难过是假的,毕竟沈天衣,她真正当做朋友!那些小倌儿知道的,无外乎他们隶属于某一个组织,目的是敛财和收集消息。当年的忘尘实在太过漂亮,即便过去了多少年,依旧有人还记得。他,便是当初的负责人小头目给送进来的。

    也就是说,这个组织,就是让忘尘失忆废玄气的罪魁祸首。

    而当初的小头目也早就被调走了,新调来的负责人,便是于三年前上岗。

    非常巧,华留香。

    乔青站起身,随手捡了一颗石子丢出去。在湖面上连连跳了几跳,激起一圈圈细小的涟漪:“有了今天这个事儿,我实在不敢说,当年的事沈天衣不知道,或者没参与。”

    凤无绝跟着站起来,搭着她肩头:“当年他还小。”

    乔青没说话。

    凤无绝接着道:“那传承之地,你还是会去。”

    所以说,他永远是最了解她的人。乔青嘴角一勾,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未知了,眼见也未必是实,耳听也未必为真,若是从前那一切,只因为今天这一件事和一个不确定的猜测就全部抹杀了,那这友情也太过脆弱。很多事,她是属于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哪怕是真的被伤了,她乔青要的是干脆利索快刀斩乱麻!

    可在这之前,在沈天衣还没做出任何伤害她或者她身边人的事之前,在这一切都没有得到证实之前,她选择相信朋友!

    在猜疑中摇摆,那是对感情的亵渎!

    想通了这一些,乔青长啸一声,空寂的湖面回荡着她豁然开朗的回音。凤无绝站在一边笑看着她,知道这一整天,她其实是心里有些沉的,只不过没必要表现出来。而现在,才是真真正正地想开了:“什么时候去?”

    “你说呢?”

    “不容易啊,这是知道征求意见了?”

    “大爷这不是怕把你自己留下,面对那些人的冷脸么。有爷在,还能罩着你。”

    凤无绝咂了咂嘴,瞧瞧,瞧瞧,咱家媳妇这觉悟,是一般人能比的么?换了谁家的不是小鸟依人藏男人后头去,他家的独一份儿!他一把搂住乔青的小细腰,捏了两下:“大爷,奴家都为你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乔青吓得一哆嗦:“所以咧?”

    太子爷一脸严肃:“肉偿吧?”

    乔青望了会儿天,嗯,这家伙从什么时候开始,练就了这么牛逼的一个本事——可以无时无刻不极其自然的把任何一件严肃的事情转到那事儿上,转的太他妈自然了!乔青翻白眼:“说正经的呢!”

    凤无绝无辜,他求欢求的多正经啊……

    乔青瞪眼,瞪了半天,无语拱手:“佩服佩服。”

    凤无绝谦虚:“哪里哪里。”

    “嗯,就这里吧。”完全不给某个男人反应的时间,乔青嗷一声扑了上去。漆黑的眸子刷刷放着光,闪烁着如狼似虎的小兽性!凤无绝完全被她给弄懵了,睁着眼睛虎了吧唧的任她扑倒,上下其手,为所欲为!

    直到他衣服都快被扒了。

    凤无绝顿时瞪起了眼,一把抓住她的手:“这里?”

    乔青眯着眼睛,趴在他身上,被中途叫停极其不爽。闻言,她环视一周,爷们得理所当然:“幕天,席地,良辰,美景,打野战——有意见?”

    没意见!

    太没意见了!

    再说了,看她媳妇那满眼危险的光,一脸的欲求不满,凤无绝以人格发誓,但凡他要是敢有一点儿意见,乔青都能霸王硬上弓把他给办了!关键是霸王硬上弓听起来很不错,可他是“弓”这个事儿就不大美妙了。于是太子爷万分识相又顺水推舟地一把摁倒了“霸王”:“好主意!”

    乔青被满地小石头硌的腰疼:“嘶——”一声吃痛的吸气才发出了一个音节,就被凤无绝吞没在了唇齿间。于是霸王怒了——弓想逆袭,这还得了?

    于是霸王反扑,于是弓再次逆袭,于是这一湾湖泊之外幕天席地的两个人果真对着一片良辰美景打起了野战。别误会,是真的打,直到远处再一次响起了脚步声,一个多时辰都过去了,两人竟然还处在争上位的阶段没入戏!

    凤无绝低咒一声,一把捞起被自己扒的只剩一件中衣的乔青给丢进了湖里。噗通——漫天的湖水兜头淹没,水不冰,带着春末夏初的清凉,沁心入骨的舒服。可这绝对不妨碍从水里钻出来的乔青黑了脸:“搞什么你?”

    凤无绝耳尖微动,卯足了一千二百万倍的警惕心,一双鹰眸跟俩探照灯似的,刷刷刷地扫射。耳边的脚步声似乎只是路过,拐了个弯就离开了。凤无绝吐出一口长长的大气,乔青气的简直想骂娘,这该死的见鬼的翼州大陆,老子连个脚趾头都没露,你这是瞎紧张个什么劲!

    凤无绝自然不能理解他家媳妇这无所谓的模样,没露那就能看了?这什么道理?谁看一眼,挖谁眼珠:“咳,你都脱的只剩中衣了。”自然,语调很委屈。

    乔青默默看水里飘来飘去的鱼。

    “只剩中衣了。”弱弱强调一遍。

    好吧,她应该理解原住民的不开化。那啥的过程中被男人丢湖里这么操蛋的事儿可以忽略不提了。乔青深深叹口气,尝试着沟通:“你看,其实中衣也没啥大不了,该露的不该露的咱全藏着……”

    凤无绝黑脸:“该死,什么是该露的!”

    乔青立马闭嘴,跳过这一段:“……哪怕让人碰见都没什么,嗯,随便一个借口就忽悠过去了。比如……”一时半刻还真想不出什么借口,但是眼看着自家男人直勾勾地盯着她貌似很有求知欲,乔青自然顶也得顶上一个:“嗯,比如角色扮演什么的,童话,嗯,就是这样。”

    太子爷的确是直勾勾地盯着她。

    不过乔青是真心误会了。

    他那哪里是什么求知欲,狼欲还差不多!太子爷的一对眼珠都看绿了!

    湿了的中衣包裹在凹凸有致的身段儿上,那叫个紧身,那叫个贴身,那叫个一览无余。乔青貌似这几年长开了,虽然还不至于波涛汹涌,但是明显那弧度有所提升。白色的中衣,褪去了她往日的妖异,更多的是一种他极少见的纯挚素朴之感,再加上湿哒哒的出水慵懒相,发丝打着卷儿一丛一丛浮在水面,偏生乔青还没反应过来。这种不自知的诱惑,让他鼻端一热,差点喷出血!

    等等,她说什么?

    童话?童话是这个样的?招人招成这样可真够呛的!成人童话么?!

    凤无绝连头发都快竖起来,乔青要是再反应不过来就妄为霸王了。她低头看看自己,挑着眉毛吹声口哨,刻意地挺了挺胸。看凤无绝吞一声口水,声音大的她在湖里都听见了。乔青慢吞吞伸手,笑吟吟的模样,慵懒的动作,解衣扣。一粒,一粒,又一粒:“唔,湿成这样,不如直接脱了吧……”

    太子爷啥都不说了,果断跳湖!

    这真正是太他妈美妙的一出童话了!

    昨天在机场呆了一天,哇啦哇啦的太吵了,一直觉得头晕。晚上又晚点,然后坐大巴,找酒店,拖着行李,到了酒店都九点了,头疼的不行。于是发了个请假公告,连原因都来不及写。

    今天跟大家解释一下。

    顺便求表扬,于是云南之行的第一天果断宅在酒店里码字。我真心连门都没出啊,真心吃的都是酒店餐啊,真心用IPAD和朋友的苹果换着码字都快哭了啊……

    还有关于分段。

    不知道为毛,码完上传,都是没分段的,可能系统的问题。密密麻麻一大堆。我从头到尾一段段分的,要是还有某漏了的,对话放在了一起的问题,姑娘们谅解一下。还有标点,破折号和省略号改不了,这个要等回去之后再修改了。

    如果姑娘们看着不舒服,先说声抱歉哈。

    &nb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sp;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