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八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八章

    一方小小的花园,坐落在驿馆的角落里,离着乔青的所在并不算远。

    平日里,这里是极少有人来的。本身就是僻静之地,再加上白头镇内所有人都知道乔青在炼药房内闭关,自然是远离了这片儿地方,生怕一不小心打扰到她影响炼药的成果。就连外面沸沸扬扬的大街上,都以驿馆为中心整日的空出了方圆数十米的清静地。但凡有人经过,都自动自觉的放轻了步子放低了声音。

    也正因为如此,乔青才敢在炼药房内直接冲击中级壁障。

    可是此刻——

    这一方小小花园之内,里里外外围了不少的武者,而远处,众多的凌乱脚步声也纷纷朝着这边赶来……

    这件事还得从头说起。

    自从知道了乔青的身份之后,整个白头镇上,处境最艰难的恐怕就是那庄家大小姐了。不用乔青刻意去做什么,这在路上多番不自量力挑衅侮辱她的庄菲儿,自有众人来排挤。不说别人了,就连庄家的兄弟姐妹们,都对这没分寸的女人厌弃了起来。承受着一片讽刺挖苦的白眼儿,庄菲儿很是过了一段过街老鼠的日子。

    这叫自食其果,就连庄老爷子也只能叹气一声,把她禁足在了房间内,不得外出。

    直到前几天,庄菲儿也领到了一枚三品丹药。

    庄老爷子到底是在意这个孙女的,见她在房内老老实实了一段日子,便心下安慰她有了悔过之心。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说来也巧,这女人性子娇蛮没什么脑子,玄气的天赋倒是还可以,加之庄老爷子的疼爱,从小被他亲自教导着,少走了不少的弯路。二十出头的年纪,已是蓝玄巅峰,这在大陆上也算是个勉强数得上的天才了。原本就在晋阶的上下,服下丹药,庄菲儿不但一举晋升了紫玄,更是就着药性的发挥数日内突飞猛进离着紫玄巅峰,也只差一线了!

    这样的进境,怎么能不让庄老爷子惊喜?

    当下,叮嘱警告了几句,禁足令就撤了去。

    庄菲儿自不是个安生的,往哪儿一戳,都洋洋得意恨不得在自己脑门贴上“紫玄巅峰”四个大字!她这修为在白头镇里其实算不得什么,不过配上小小年纪,就完全不同了!翼州大陆以武为尊,之前的那些挖苦讽刺,渐渐变成了半真半假的称赞之声。

    这么一来,这傻逼还能找着北?

    于是在今天——

    无紫非杏两人给剩下的少许武者发完了丹药之后,正巧得瑟到了那处的庄菲儿,便眼尖地看见了另一炉“多余”的丹药。

    庄家大小姐想的好啊,她吃了一颗都能得到这样的效果,既然有了剩余还不如再给她一颗。说不得一举突破了知玄,还能再进一步,再进一步!明面上,她的实力提升了,也能在接下来的战局中多出一份力不是?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偏偏碰上了乔青的两个丫头,连眼角都没分给她一厘米,抱着药炉便走了……

    无视!

    绝对的无视!

    被追捧了几日的庄菲儿,就这么在大街上傻傻愣了一会儿,立刻怒从心起,就要追上理论。

    这一追,便追到了驿馆之内。

    小花园里,无紫正正将那一炉丹药,也就是乔青专门给玄云宗众人开小灶的四品丹,交给了乔文武。非杏见两人你侬我侬,便笑嘻嘻打趣了两句,准备离开。这正正一转身,便看见了门口红着眼睛死死盯着那一炉丹药的庄菲儿。

    紧跟着——

    一声尖锐的咒骂,杀猪一般冲天而起:“四品丹!好你个贱蹄子,竟然敢偷藏四品丹药!”

    于是便造就了如今的一幕。

    被“四品丹”三个字吸引着闻声而来的武者,眨眼功夫,便将小花园给围了个水泄不通。庄老爷子拨开人群,眼见着庄菲儿往花园正中央一横,摆出一副“你这贱蹄子要是不解释清楚今天就别想走”的架势,泼妇一样拦住了满目不耐的无紫非杏和乔文武,不由心下一惊,大喝出声:“菲儿,你又在闹什么!”

    “爷爷你来的正好!”庄菲儿瞪一眼无紫,往乔文武怀里的炼药炉里一指:“不是菲儿胡闹,爷爷你也看见了,这贱婢偷藏了一炉四品丹,在这倒贴男人呢!”

    “你说什么?!”

    乔文武一步迈出,冷冷盯着这女人:“嘴里放干净点儿,再让我听见你污言秽语,别怪本宗不客气!”

    这一宗之主的架势,让庄菲儿微微一缩。看着无紫眼中一抹甜蜜毫不掩饰,她不由更加的恨了起来!要天赋有天赋,要容貌有容貌,论起家世庄家虽算不得多显赫,却怎么也轮不到一个贱婢在她头上作威作福!庄菲儿朝庄老爷子的身边挪了挪,顿时有了底气:“敢做还不敢承认?本姑娘刚才亲耳听见的!”

    “庄姑娘,你听见了什么?”

    “是啊,快说啊……”

    众人催促着,庄菲儿洋洋得意:“本姑娘亲耳听见,这个贱……”她指着无紫,话没说完,被乔文武冷厉的一眼吓得赶忙改了口:“……这个女人,说什么‘公子还没出关,这些四品丹你先拿去分给宗里的弟子们,小心些,别让人看见了……’怎么,你们不承认?!”

    四下里顿时响起一片议论声。

    交头接耳,指指点点,目光全部落到了无紫的身上。

    无紫皱起眉来,这话的确是她说的。本来么,公子给玄云宗单独开小灶,无可厚非,可换了旁人却不一定不会暗暗嫉妒。是以她让文武小心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引起些乱七八糟的误会。可:“那你可听见了下一句?”

    下一句?

    庄菲儿目光闪烁:“什……什么下一句?”

    果然!无紫和非杏对视一眼,这女人玄气低,怕被她们发现一直站在院子的外面,只七七八八听了那么一半,便断章取义来生幺蛾子了。见两人冷嗤一声不言语,庄菲儿立刻便认定了这是无中生有:“少在这里垂死挣扎了,我看根本就没有什么下一句!当着这么多英雄的面,你们还想措辞狡辩不成?”

    乔文武还没动,身边无紫已经走了出来。

    他愣了一下,看着这道窈窕的背影,忽然笑了起来。

    是啊,他倾心了足有十年的女子,永远都不需要男人的羽翼!她可以柔柔撒娇,也可以巧笑嫣然,可正事之前,不用庇护不用攀附,绝对当的起一片天!乔文武静静望着无紫的背影,也只有这样的无紫,才能站在家主的身边,左膀右臂,如虎添翼!

    此刻的无紫,并不知道他的想法。

    她也根本懒得理会庄菲儿那脑残,任那女人张牙舞爪,只转向了一片质疑的目光:“诸位,其实今日之事,说来也简单,不过是个误会罢了。庄姑娘年纪尚轻,只听了前半句便冲动了起来,也可以理解。小婢的后半句是——小心些,别让人看见了;至于你的可是五品丹,公子让我晚些时候再去拿呢——想来各位也明白了,不必小婢多加解释。”

    “你胡说!”庄菲儿狠狠瞪着她。

    “庄姑娘,这件事小婢已解释清楚,若再有什么疑问,不妨待到公子出关,姑娘可亲自向公子问个明白。”

    亲自问乔青?

    庄菲儿敢么?

    她眸子顿时闪烁了起来,不知所措地看向了庄老爷子,再看看乔文武怀里的炼药炉,明显还对那四品丹药有想法。这副模样,顿时让众人皱起眉来。同一时间,无紫看向四下里若有所思的众人,一一福了一礼:“今天这件事乃是小婢处理不当,引起了大家的误会,先向众位英雄致歉了。”

    七年前的无紫,能以大燕名姬的身份把乔云双对比成土鸡;七年后的她,就能让庄菲儿一秒钟变鹌鹑!这婉约有礼落落大方的一举,顿时让众人连连点头了起来:“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姑娘乃是乔公子的人,如此不是折煞我等了么。”

    “公子常常教导奴婢,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今日这一场乃是奴婢的过失,自不敢言过饰非,推卸责任。这一礼,是奴婢应当的,不然公子出关后,也定要教训奴婢的。”无紫又是一笑,明如壁“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上明珠,艳光四射。

    一边非杏默默低头,乔文武专心看药炉,屋顶上洛四项七双双抬头望青天,从人群后远远走过来正正听见这句话的忘尘,差点儿没一跟头栽地上。连一向淡定的他都如此了,更不用说宫琳琅姑苏让等其他人,直接扶墙……

    姥姥的个天啊!

    这脸不红心不跳一个字都不颤抖的一句话,无紫你是怎么以如此淡定的口吻优雅的姿态说出来的?

    众人只想冲上去掐着这被乔青带坏了的姑娘,仰天问上一句:“把你家卑鄙无耻阴险腹黑没下限的公子说的这么人品端方,你良心就不亏么?”

    天知道,无紫亏心的嘴角都快笑僵了。

    了解乔青的自然把刚才那段话当屁放了,可到底只是少数。大多数人纷纷面色憧憬了起来,乔爷果真是乔爷啊,用人之道,御下有方。再看无紫这般气质,谁还会相信,能说出方才那一番话的人,会是个偷主子丹药倒贴男人的女子?庄老爷子叹一口气:“老夫代不懂事的孙女,给姑娘赔礼了。”

    “庄老爷子万万不可,小婢人微言轻,承不起老爷子致歉。”

    “哎……”

    这么比上一比,庄老爷子头发都白了几根。千言万语,满腹无奈,也只能化作一声叹息了。这你来我往的,让莫名其妙的庄菲儿脸都绿了:“你少在这里装蒜!你糊弄的了别人可糊弄不了本小姐!误会?你倒是把误会解释个清楚啊!”

    “菲儿,还不住口!”

    “爷爷……”

    “我让你住口!”

    庄菲儿满面扭曲,怎么都想不到,证据确凿爷爷相信的还是外人。她的眼中盛上了恨意,本就不算聪明的女人早已经被嫉恨冲昏了头脑,自然不晓得,开始众人赶来,只是乍然听见了“四品丹”,下意识的反应。可到底都不是傻子,仔细思忖一会儿,也就明白了过来。

    一来,玄云宗是乔青的手下,有此待遇也是常理。

    二来,想想看吧,谁又能在那个人的眼皮子底下偷丹药呢?

    如此看着乔文武怀中的炼药炉,众人虽然目光艳羡,倒也不至胡搅蛮缠。唯有那庄菲儿,怒极失了理智,一片不满厌恶的目光似乎又让她回到了开始那段被人挖苦的日子。她的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就是把遇见乔青以来的一切委屈一切憋屈全部一丝不落地奉还给那乔青的丫头!

    她要让她死!

    庄菲儿掌心泛紫,犹如毒蛇一般骤然偷袭向无紫!

    这一掌,庄老爷子只顾得暗自神伤,众人只顾得默默艳羡,是以还真的没人发觉。可一早就对她有所警惕的无紫又怎会没发现?眼中一丝轻蔑毫不掩饰,身为乔青的丫头,这辈子就只有她家公子能在头上作威作福,什么时候轮的上这么个傻鸟女人?

    这片刻功夫,庄菲儿狠毒的一掌已经来了!

    她的眼中扭曲着快意,眼见着就要偷袭上无紫的心口,眼前一闪,却听耳边重重一声:

    啪——

    脸颊犹如被烧灼一般的痛楚,庄菲儿倒卷而去。

    待到庄老爷子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不成器的孙女已经撞上了花园内的假山,轰隆一声巨响,狠狠摔了下去。发髻歪歪扭扭挂在脑袋上,她喷出的鲜血落在碎石上,倒影着脸颊一个猩红的五指印,高高肿起了一大片:“菲儿?!”

    庄老爷子赶忙去扶。

    庄菲儿却被踩了尾巴一样尖叫着:“别过来!”

    这尖锐的嗓音,杀猪似的刺耳,让人纷纷皱眉。庄老爷子完全愣住了,见她看着自己满脸的仇,满目的恨,一字一字犹如刀子一样扎在这老人的心上:“我没有你这样的爷爷!你再也不是我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爷爷!本姑娘不姓庄!从此以后,再也不是你庄家的人!”

    老爷子摇晃一下,像是老了几十岁。

    庄菲儿却是看也不看他,趔趄着从乱石里爬起来,眼中的恶毒之色犹如厉鬼附身。

    她走了。

    在庄老爷子不可置信的悲哀之下,在所有人懒得搭理的厌烦之下,在无紫非杏杀她都嫌掉价的无视之下,庄菲儿一步一摇晃地走出了院子,犹如一只斗败的母鸡,落魄难当,怨气四溢。

    无紫和非杏跟了乔青多年,自然也沾染上一些她的脾性。诸如对这种连当对手都不够格的炮灰路人甲,乔青骨子里的傲气让她不屑杀之,而不是赶尽杀绝。此刻的两人并不知道,这根本连入眼都让她们不屑的女人,一番胡闹,险些令她们还在炼药房内冲击中级的公子丧命!

    而这一出,也让这两个姑娘悔恨难当。

    从此之后——

    由两个婢女,真真正正蜕变成了两把锋利剑刃,于乔青之手,所向披靡!

    后话暂且不表,只说这一场闹剧结束,众人只觉得心力交瘁,被那庄菲儿烦扰地满心烦躁。经过这么长时间,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非杏客套地把众人驱离驿馆,无紫则遵照着之前的吩咐,准备去炼药房内寻乔青。

    越是接近炼药房,越是无端端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

    无紫狐疑地加快了步子,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直到门口,她以极轻的声音敲了一下门:“公子?”

    这样的声音,不至打扰到里面的人。她们一向如此,若是没有回话,则表示还在炼药中,两人就会悄声离去。可是这一次,房内老半天没有一丝儿的声音传出来,无紫却怎么也挪不动腿离开,心跳如鼓,心神不宁。

    和乔青这么多年的感情,这样的感觉只在她危难之时曾经出现过。俏丽的面容一丝丝沉了下来,拿定主意,试探性地轻轻一推房门。

    轰——

    汹涌的玄气自门缝中逼面而来!

    无紫断线风筝一般倒卷出去,半空中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却知道能造成这样效果的,能让公子不顾一切对她出手的,一定是了不得的大事儿!浑身散了架一般没有了一丝的力气,眼见着就要砸落地面,无紫使出吃奶的力气一个翻身,拼着骨头都要碎裂的疼痛,让自己死死忍着不发出任何一丁点儿声音!

    空气中不断有气流朝着这边移动。

    ——是察觉到房间内自门缝透出的玄气波动,而惊觉赶来的老祖等人!

    一道道人影落到炼药房外,乔文武赶忙扶住脸色白的纸一样满面冷汗的无紫,众人将目光惊疑不定地投向这门缝中,不断有汹涌的玄气一丝丝透出。这像是主人家毫无意识地玄气四溢,带着淡淡的金色,没有章法地从门缝中泄漏出来。

    随着老祖的面色凝重。

    他走上前,运起一片玄气屏障,抵挡着门缝中散出的余波小心一推——

    终于,里面的情景映入了所有人惊悚的眼帘——

    偌大的一间炼药室内,药炉满地滚,药材碎屑飞,被后方盘膝而坐的红衣人影体内不断汹涌出的玄气,搅的一片狼藉!而乔青呢,发丝在身后无风鼓荡,面色呈现着诡异的黑青之色,皮肤的表层一波波鼓胀扭曲了起来,显得极为骇人!

    这,是走火入魔的征兆!

    话说,今天被我妈突袭扑倒,压去相亲!

    OH,苦逼的噩梦的一天~

    PS:庄菲儿后头还有戏。

    再PS:明天,不万更,便成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