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三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三章

    “跑!快跑啊!”

    “我不想死啊,怎么办,怎么办?”

    “乔爷大人大量,饶了我们吧,饶我们一条狗命吧……”

    四散逃逸的数百弟子,全部在沈天衣的一挥袖中,定在了原地,张着大嘴哭号着,求饶着。随着这原本最少也需要十天半月才能完全破开的护岛大阵,在所有人的眼前犹如一面破碎的镜子般,片片碎裂!整个万象岛上一片惊慌,任是谁都知道,接下来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海浪惊天,黑涛狂卷,这些声音被淹没在了大阵破碎的余波中。

    直到一切平息。

    乔青才和凤无绝,带着后方数万人等,凌空飞渡过重新平如镜面的死亡之海,落到了万象岛的岸边。那白发男子站在前方,微笑望着他们,眼中是一片朦胧的暖意,再无冰冷之色。

    乔青低低笑了起来,接上他方才说的话:“回来就好。”

    没有多余的询问,也没有繁琐的叙旧,只这么四个字,让沈天衣嘴角的笑意更浓。他转向了人群中的华留香,在一片各色的衣衫之中,华留香的那袭紫衣永远是最出挑的。这吊儿郎当地走出来,直到到了沈天衣的面前,砰的一声,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地兄弟式的拥抱:“妈的,老子以为你死了!”

    如果说沈天衣这不得已而为之的几年中,唯一一个感觉到愧疚的,就要属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了。可三圣门主疑心太重,一直对他存有怀疑,身边的那些人中少不了他的耳目和探子,很多时候,他也只能身不由己。

    就要脱口而出的对不起,在听见了华留香微微哽咽的一句话后,就这么憋了回去。

    对不起,需要对朋友说么?他摇着头失笑了起来:“好兄弟。”

    “好兄弟!”

    这样一个拥抱,并不让人感觉酸腐,反而那一月白,一炫紫,明明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两种气质,相拥散发出的兄弟情朋友义,让所有人都含笑感动着。华留香抹去眼角不争气的湿意,松开一拳捶上沈天衣的肩头:“靠!搞这么煽情干嘛,老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看着这不着调的货一脸的不自在,众人哈哈大笑。

    接下来,沈天衣一个一个和众人叙旧,玄苦,邪中天,柳天华,忘尘,囚狼,甚至和他并没有什么交集的姑苏让宫琳琅万俟风等人,也都轻松惬意地寒暄了几句。这些人,曾经的相处并不算多,可尽都为了一个乔青聚在了一起,多了一种若有若无的感情。沈天衣享受着这种二十余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比起从前的飘渺如仙,多了不少的人气儿。

    这中间,值得一提的是玄苦。

    老神棍和沈天衣之间是走过命的交情,是以那日白头原上,他最失望,骂的也最狠。自从知道了真相之后,这神棍很是沉寂了一段时间,连和邪中天斗嘴都没了滋味,整日里怏里怏气的。这次终于逮着机会,可以对这个忍辱负重的清润男子说声抱歉:“阿弥陀佛……”

    话音没完,沈天衣已经笑着扭过头,走向了凤无绝。

    徒留准备了满腔热情的玄苦大师,瞪着眼睛鼓着腮,差点儿蹦起来破口大骂:“啊,这个小子,从前可没有这么讨厌!”

    身后怨念缭绕,沈天衣直接无视。

    他一步一步走上去,和凤无绝相对而立,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凤兄,多谢。”

    没头没脑的话,凤无绝却听明白了。这多谢包含了太多,诸如柳宗里他及时制止的那一句要挟,诸如这段时日他带人在大陆上的搜寻,诸如从头到尾他对乔青的陪伴——啧,真是难办啊,这没回来的时候他也付出了不少担心,这一回来,怎么又开始酸溜溜的牙根儿痒痒呢……

    太子爷咂了咂嘴,挑着眉毛看向沈天衣伸出的手,没动弹。

    沈天衣也不尴尬,只这么将手晾在那里。经过了这么些时间,他似乎想通了太多,从前的笑容中多少还有几分苦涩,如今却是一片豁达坦然。沈天衣玩味地朝一旁眨巴着眼睛抬头望天的乔青瞥去一眼,再瞥一眼,又瞥一眼……

    四下里顿时就静了下来。

    一众人看似平静的很,实则心里边儿早就开始了洪湖水浪打浪……

    两只耳朵伸的老长老长,两只眼睛亮的幽绿幽绿,浑身上下都冒着一种名为“八卦”的气息。好家伙,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啊!瞧瞧,沈天衣那是对乔爷不死心啊,再瞧瞧,凤太子明显不买他的账啊!

    就在所有人都激动着以为这两个男人会打起来的时候——

    啪——

    一声脆响。

    凤无绝的手掌,拍上了沈天衣的:“欢迎回来。”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交锋了一个只有对方才明白的小眼神儿,噼里啪啦火花一闪,双双笑了起来。

    这这这……

    这是个什么意思?

    冲冠一怒为断袖呢?龙争虎斗你死我活呢?哪怕你们当着乔爷的面不好太过激烈,冷言冷语明朝暗讽也总该有的吧?……靠!剧情不是这么演的啊喂!一众人面面相觑,终于叹息一声垂头耷拉眼,无语地接受了情敌变身哥俩好的事实。

    正望着天的乔青,鬼鬼祟祟瞄这两人一眼。

    凤无绝和沈天衣同时看过来,四只眼睛望向她。

    “啊,咳,哈哈,”乔青干笑两声,四下里到处瞄着,啪的一声,把哆哆嗦嗦的顾尚大师打了个满头金星:“他妈的,老子忍你很久了!”

    众:“切……”

    等着看热闹再次失望的众人发出一声齐刷刷的起哄,连凤无绝和沈天衣都一齐扭过了头去,不去看这货转移注意力的拙劣行径。可怜的顾大师,这绝对是无妄之灾啊!

    顾尚完全被这一下给打懵了,天知道他刚才也有滋有味地看着戏呢。

    此刻,紧张惊惧重回心头!

    他爬着两步跪倒乔青脚下:“乔公子,乔爷,您大人大量,原谅小的,原谅小的!”

    这懦弱的模样顿时引来周遭一片鄙夷之声。翼州大陆,重武者精神。虽说经过了这几万年之后,这四个字早已经变成了一句狗屁,公平,公正,坚毅,等一系列的美德早已经消失不见。但是明面上,这样的怯懦表现自然遭到了众人唾弃:“好一个五品炼药师,真真是让咱们开了眼界。”

    “顾大师,你当初不是眼睛长在头顶上么?”

    “哼,真是丢尽了武者的脸!”

    一声声唾骂指责中,顾尚只惨白着脸不断扯着乔青的袍脚。自乔青成为了六品炼药师之后,自得知了他的靠山红药的死讯之后,这顾尚就见天的处于担惊受怕之中。从前的那些傲气那些笑面老好人的嘴脸早就被磨了个精光。此刻哪怕是万人唾弃,只要能留下一条命来,又有什么关系?

    顾尚几乎要嚎啕大哭。

    这种模样,不由让乔青想起了第一次见这顾大师的情景,高高在上,众相追捧。这个炼药大师,已经把自己毁了,即便是活了下来,从今以后,这样的心境也将让他再无进益!这样的经历也会让他受尽谩骂!顾尚连仅剩的十年时间,也活不了。而没了他的顾家,没落已经是毫无疑问的了:“我要你的玄火。”

    顾尚先是一惊,随后大喜:“乔爷,乔爷您的意思是……”

    乔青一皱眉,他立即抖上一抖,再不敢怠慢:“小的不知道怎么把玄火取出来,乔爷动手吧,只要留下小的一条狗命。”

    指尖触上他的天灵,随着乔青汹涌灼热的玄气逼入顾尚的经脉,他全身颤抖着,天级火的威力即便乔青刻意收敛,也让顾尚大汗淋漓脸色惨白。直到他感觉体内的玄火被霍然吸出,出现在了乔青收回的指尖,顾尚一口血喷出来,奄奄一息地倒了下去。

    乔青看他一眼:““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还不滚。”

    立刻有顾家的人哆哆嗦嗦跑了上来,驾起这瘫软如泥的家主,跑了个没影儿。

    乔青并未直接吸收这玄火,天级火再次吸收,不知道会不会产生一些其他的反应和改变,她需要一个安逸的环境做这件事。指尖上一抹稍显黯淡的火焰跳跃着,乔青取出一个瓷瓶,盛了进去。

    砰——

    瓷瓶碎裂,那玄火颤抖着化为丝丝缕缕的火苗,竟是在寒风中逃逸了起来。

    乔青眨眨眼:“有灵智?”

    “不是灵智,是天地奇物的本能。”柳天华解释完一句,一挥袖,这在风中散开的火苗顿时聚拢在一起:“我说乔爷啊,有点儿常识好不好,哪怕是烛火柴火那等凡火,往普通的瓷瓶里装也会出问题。更何况是异火?!”他取出一个乳白色的透明瓷瓶,日光之下,这瓶身散发着莹润的光芒,细细的瓶颈处透着丝丝寒气:“这是寒玉瓶,你收着吧,以后再碰上异火,便能用这个装。”

    果然,玄火落入瓶中,安安稳稳躺在了里面。

    乔青一挑眉,接了过来:“天级火也可以?”

    柳天华给她的回答,只有一个大大的白眼儿。好吧,很明显,天级火那玩意儿已经不是普通的异火了。乔青将瓷瓶揣进了怀里,再看向如今剩下的几百个弟子,这些大部分都不是万象岛的精英弟子,修为只算是平常水平。此刻尽都哆哆嗦嗦地等着她一个判决。

    小虾小鱼倒也没必要赶尽杀绝:“你们可以走了。”

    众人一愣,紧跟着满面喜色,哭号着伏拜了一阵子,通通散了去。

    唯有一个人,躲在人群之中,迈出的步子被乔青锁定住,一动也不能动:“吴奇,你觉得自己有走的资格么?”

    吴奇原本的窃喜,顿时僵住。乔青散开了威压,他颤抖着扭过头来,惨白的脸上竟是盛满了一种扭曲的惊喜:“乔爷还记得在下?!”

    连顾尚在她面前,都以“小的”自称,这吴奇也不知是自卑的过了头产生了变异还是怎么的。废话不多说,乔青一挥袖,这平平无奇却引起了整个翼州大乱的小人物,已然气绝!

    唯一剩下的,就只有孙重华了。

    想是知道乔青必不会放过他,他也没做出顾尚的那般姿态,满身阴柔地站在那里,倒是在惧怕中带了那么点儿说不出的底气。乔青一挑眉,尚未明白他这副底气是哪来的,孙重华已经迫不及待地吼了出来:“乔青,你不能杀我!”

    “哦?”

    “你还不知道吧,本宗的身上有祖师爷留下的神识印记!”

    神识印记,类似于命牌那一类的东西。只不过更为高级罢了。当某人死去,若是普通的命牌,最多是个碎裂的模样,让关注着那人的人知晓他的生死。而神识印记,却是神阶高手以神识在这人身体里留下的一个记号,除非有修为更高的神阶高手抹去,否则一旦这人死去,那神阶便会透过神识,感应到他死前的一幕。

    ——哪怕只有数秒时间,也足够记下乔青的模样了。

    这个消息,不由让众人齐齐皱起了眉毛。翼州大陆的玄气浓度,并不适合神阶以上的高手修炼。除非是如三圣门主那般,守着一个三圣门称王称霸并不想要再探高峰的人。而一旦到达神阶,如乔青,凤无绝,沈天衣,他们这种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必将去往东大陆!

    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并且,这时间绝不会太久。

    一旦被那人知晓了自己一手创建的万象岛,竟被乔青给覆灭了……

    “你说的,可是孙耀山?”邪中天和玄苦对视一眼,说出了这个让众人陌生的名字。孙重华却是霍然一颤,猛的抬起头来:“你怎么知道祖师爷的名讳?!”

    乔青倒是并不意外,她只问:“很牛逼?”

    “在东大陆多牛逼倒是算不上,不过对于一点儿靠山都没有就去了的你们,一手捏死还是可以的。”邪中天摇着扇子撇撇嘴,这副模样不由让乔青猜测,貌似这坑爹师傅来头不小啊?见她神色,邪中天立即瞪圆了桃花眼:“你别指望本公子,我百多年没回去,早已经……”他苦笑一声,顿在这里。

    “你也是东大陆的人?!”孙重华眸子闪烁,死死盯着邪中天,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很好,既然如此,你就该知道祖师爷的性子,他睚眦必报,尤其记仇!一手阵法更是无人能及,可不是如今三圣门主那种初入神阶!乔青,你可想清楚了,要不要为了一时冲动,而让以后遭受到无穷无尽的追杀!得罪一个高手的下场,你恐怕比本宗清楚的多。”

    乔青看向邪中天。

    他点点头:“这倒是没错,那老小子不是个什么好鸟,为人极为阴毒且锱铢必较。仇人不少,每次都以阵法逃了命,百多年前倒是还活的好好的。”

    见乔青皱眉思索了起来,孙重华顿时笃定了她的惧怕!他挺直了腰板儿,眼中的一抹狠意和觊觎一闪而过,自以为遮掩良好:“若是不想在东大陆寸步难行,本宗劝你……”

    话音没落:“不——!”

    一声不可置信的嘶吼,让孙重华瞪大了不甘的眼睛,他死也没想到,乔青竟然会毫不犹豫对他出手!孙重华直挺挺向后倒去,那一双涣散的瞳孔之中,传递出临死前的疯狂的恶毒——乔青!祖师爷会让你不得好死!

    砰——

    随着他气绝倒地。

    整个万象岛上顿时被一种极为森冷的气息所弥漫了开来!

    几乎所有人都是脚下一僵,颤栗了起来。这种气息,似乎隔着千山万水隔着死亡之海隔着两个大陆准确地逼到了乔青的身上,心头一动,乔青缓缓抬起头,看向一片虚无的死海天空。好像和一双阴毒的眼睛就这么遥遥一对!

    乔青脸色一白,调动起体内的天级火,这种心悸的感觉顿时散了去。

    她斜斜勾起了嘴角,似笑非笑地对着那一片虚无,遥遥抱了抱拳:“承让。”

    这两个字,自然传不到那孙耀山的耳朵,可是她笃定对方能看见自己的口形。岛上的气息一瞬间更加森冷了起来,甚至有修为低的发出了此起彼伏的闷哼声。乔青面色不变,短短的时间很快过去,那感觉不甘地消散了……

    众人齐齐呼出一口劫后余生的大气。

    再看向乔青的目光,简直是哭笑不得:“乔爷啊,这么锻炼心脏的事儿,以后可不能再干了啊。”

    乔青哈哈大笑着摸摸鼻子。

    她承认那孙耀山不是现在的她能抵挡的,只是一束遥远的目光,就让她险些扛不住。不过,那又怎么样呢?如果一个未知的对手,就会让她放过一个心存歹意的小人,那她也就不是乔青了!她去不去东大陆,那还另说。哪怕是去,待到她成为了神阶,鹿死谁手,还是未知数!看着地上圆睁着眼睛死不瞑目的孙重华,精致的面容顿时浮现上一股子匪气:“老子能把万象岛玩儿残,就有这个魄力玩儿残你们的祖宗!”

    “好!”

    “哈哈,乔爷果真是纯爷们!”

    “不错,那老家伙不知道几千岁了,哪里能跟乔爷相提并论!只要给乔爷时间,那些狗日的神阶高手早晚都得趴下!”

    解决了万象岛和护岛大阵,众人心情都放松了下来。看着那道傲然而立的红衣身影,不由纷纷自心底产生一种敬畏的情绪——这样一个无畏高手敢和神阶叫板的男子,也难怪会吸引到另外两个同样强悍的男人目光了……

    不由自主的,众人看向凤无绝和沈天衣。

    二人一个黑,一个白,截然不同的气质,却是相同的强悍,此刻尽都望着那红衣身影眉目含笑:“走吧乔爷,该去玩儿残三圣门了。”

    真正是同时,真正是异口同声。

    说完他们两人先愣了,古怪地看一眼对方,神色各异地咳嗽一声:“英雄所见略同。”

    靠!又是同时。

    凤无绝和沈天衣各自一个激灵,闭口不言了。

    乔青笑眯眯打个响指:“走,开路的杀去三圣门!”

    她这豪言壮语说是说出来了,可真正到了死亡之海的边缘处,问题来了。以她,凤无绝,沈天衣,老祖,四个玄尊的能耐自然可以直接过海。可换了后面那些人呢?

    据沈天衣说,死亡之海中危险莫测,越是往深海行去,越是杀机四伏!

    偌大的一片海域,前前后后几乎一个模样,极容易迷失方向,有沈天衣带路,这个倒是暂且可以安心。可深海中风暴难测,怒涛汹涌,空间乱流遍布,若是再碰上乱流狂潮,几乎每一秒钟都会有数百个或大或小的空间乱流闪烁在身边……

    这样的情况下,若是用飞的,自然更危险了。

    邪中天虽曾言过死海之危,可他到底不如沈天衣清楚,是以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还以为只要小心着些有高手照应着些,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呢。如今这清润的嗓音凝重吐出了种种问题,众人才意识到,之前想的似乎简单了。

    “这可怎么办?”

    “妈的,刚搞完一个护岛大阵,又摊上了这样的事儿。”

    “怪不得从来没人知道三圣门的所在了,这样的一片海域,真正是藏身的好地方。”

    讨论声声之中,众人对着这如镜光滑的漆黑海面,犯了难。正当这时,后方忽闻轰隆之声,那是无数人的脚步交叠在一起,越逼越近的声音!乔青扭头看去,只见足有千人多的队伍正朝着这边赶来,而更后面,是一艘艘被举起的巨大船只!

    乔青眸子一亮,真正是想睡觉了有人送枕头啊:“万俟宗主。”

    来人正是万俟流云:“乔爷,久违了。”

    乔青眨眨眼,这称呼从万俟流云口中说出来,让她愣了一下。她却不知道,这段时日白头原上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儿早已经一丝不差地传遍了大陆!其中尤以两件事为甚,一个是她这柳宗祖师叔的称呼,一个便是镇上武者的集体提升,可是让那些没参与战斗的人嫉红了一双眼。

    万俟流云只打眼儿一瞧,嘴角便抽搐了起来。

    好家伙,果然是六品炼药师!曾经和他打过交道的这会儿竟都提升了不止一个层次!这是给数万人集体换了血了啊……万俟流云眼角狂跳,只恨自己没那眼力价,竟然还没自家儿子看的长远。看着万俟风提升的修为,他一片惋惜中好歹掺了那么丝老怀大慰,好在现在还不晚:“乔爷,老夫得知你欲征伐三圣门,厚着脸皮帮忙来了。”

    当日万俟宗门和姑苏宗门,在沈天衣带着三圣门支援之后,便集体撤出了白头原。乔青倒是没介意,开始来帮忙已是道义,后面为了整个宗门的安危,退出也是无可厚非:“万俟宗主说的哪里话,欢迎还来不及。”

    “惭愧,惭愧啊。”

    “父亲,都是自己人,没必要再说这些。”万俟风走了出来,看着自家老爹的演技,不由摇了摇头——论起演戏来,谁能比的上那小变态,你这连我都看的出来,快别丢人了。

    万俟流云暗瞪他一眼:“对了,还有姑苏宗主,让老夫带来了他的支援。哈哈,姑苏宗主那人啊,没老夫脸皮厚,说什么也不敢直接过来面对你们,只用了这些时日,打造出了这十艘大船,但望能解乔爷一时之困。”

    姑苏宗门作为这天下之财,能有那么点儿小道消息,倒也不奇怪。

    乔青点点头:“那就多谢了。”

    万俟流云笑着道了几声客气,又在人群中找了找:“不知姑苏公子可在?”

    “万俟宗主。”姑苏让走了出来,气质雅韵,温润如春风,笑语道:“可是家父有什么话,让您交代于我?”

    万俟宗门和姑苏宗门一向交好,是以两人之间虽是敬称,倒是有些像叔侄了。万俟流云和姑苏让说话的功夫,乔青也正被一个许久不见的小姑娘缠着,万俟灵。这姑娘的身边还跟着兰萧,乍然见到这两人的组合,乔青意味深长地“唔”了一声,正要调侃两句,沈天衣走了过来:“乔青,天色不早了,还是先出发。”

    的确,天已经暗了下来,快要入夜了。

    对于死亡之海,没有人比沈天衣更清楚,见他这么建议,乔青也不急着追问,直接素手一挥:“上船!”

    当下,众人便将船只推入了海面上。

    这次万俟流云并未带着整个宗门前来,想必也是怕这一着押错宝,只带了长老们和精英弟子。这倒是正和乔青的心意,若是什么虾兵蟹将全来了,反倒在对阵高手的时候拖了后腿。有了他们的支援,己方的战斗力又提升了一阶,再加上这巨大的船只,眼前的困境也解决了。待到众人有条不紊地上了船,缓缓驶入死亡之海……

    船桅上飘扬的旗帜也在海风中猎猎鼓荡了起来。

    那是一个“乔”字。

    耀眼的金色草书,龙飞凤舞地绣在巨大的黑色旗面上,只远远一看,就威赫十足!分属于十艘大船上的数万人,齐齐遥望着那一个凌厉无匹的“乔”,不由在心里期待——

    五日之后,三圣门一役。

    乔爷又将书写出一笔怎样的光辉?

    话说今天很厚道哇~木有卡住结尾哇~

    话说这一章,我肿么写出了一种要NP的赶脚,AND凤无绝和沈天衣要耽美的赶脚又是怎么一回事?

    必须要强调:一对一,不NP!

    还要强调:是乔青和凤无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