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五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五章

    “乱流狂潮!”

    “乱流狂潮!”

    乔青和沈天衣异口同声。

    就连沈天衣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乌鸦嘴。乱流狂潮这个东西,是死亡之海上最为恐怖的杀机!可出现的频率极低极低,有时候一年半载都碰不上个一次两次。却没想到,真真就是这么巧!真真就是在他们去往三圣门的这几日里,就好死不死地碰见了!

    与此同时,船上的众人也看见那密密麻麻的空间乱流了,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是瞳孔一缩,脸色惨白了下来!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空间乱流几乎数不清了数量,那一闪一闪逼近此处的速度更是飞快!

    “老天……”

    “我、我、我不想死……”

    “我不怕死,可我不愿意就这么死!他妈的,三圣门还没杀过去,要死在空间乱流里,老子不甘心啊……”

    各种各样的声音,震惊,惧怕,不甘,几乎将整个死亡之海给笼罩了起来。一旦那玩意儿接近了这里,不要说是几万人,哪怕几十万人都难逃被卷入的厄运!

    乔青眸子一闪,厉声大喝:“退!快退!”

    她当然不是让这几万人用飞的离开这里,所幸那姑苏宗门的二十个玄宗舵手也不是傻的,第一时间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个时候,就看出了这二十个舵手的经验和应变能力,船只飞快调转船头沿着原路返回,在浪涛汹涌的高低起伏中,施展出最快的速度!

    乱流狂潮这样逆天的杀机,定然是有时限的,一旦能在时限之内躲避过去,他们也就得救了。

    此刻,真正是争分夺秒,生死时速!

    可是……

    不够!

    依然不够!

    这样的速度,比起后方追逼而来的乱流狂潮,依旧慢了很多。那些密密麻麻的杀机无声无息地逼近着他们,将之间的距离一刻不停地缩短,缩短,再缩短。乔青素手一动,一股淡金色的气流笼罩在大船的四周,以玄气推进着大船的行进:“全部施展玄气,助船快行!”

    这一声命令,清越中不带一丝一毫的颤动。

    几乎是立刻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看向了甲板上的红衣身影。

    她眸子凝重,双眉微蹙,可那面色却是淡定如古井无波,无端端地,就让人浮躁惶惶的心沉定了下来。乔青又是一声大喝,众人齐齐反应了过来,一时之间,各色玄气笼罩在大船下方,将船只的速度推助到最快!

    这个时候,就看出了这一群人的凝聚力。

    这从翼州天南地北赶往白头镇的一群人,早在一开始根本毫无章法,可经历了这许多次的共患难,乔青已成为了他们心中的精神支柱。似乎只要那个人在,就没什么好担心。渐渐地,焦躁的声音消失了,整个死亡之海上只有黑涛澎湃的声音,哗啦啦地响彻着……

    凤无绝从舱室出来,看见的就是在乔青的带领下,恢复了镇定的数万人。

    他二话不说,施展玄气加入到推动之中:“只期望在狂潮的时限之内,能躲过一劫吧。”

    可哪里有那么容易?即便是已经快到了极致的速度,比起后方的乱流狂潮,依旧欠了那么一丝。更遑论他们一心前行,便无暇顾及周遭那些时而出现的单个乱流。没个几分钟,便有人被突如其来的裂缝卷入,惨叫一声张牙舞爪地消失在了无边乱流之中……

    众人的脸色更加凝重,几乎人人自危!

    一分,一秒。

    时间在这一刻变的无比漫长,可危机却丝毫没有解除!

    已经有分属十艘大船上的近百人被乱流吸入了,空间乱流,没有人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怎么形成。异空间的坍塌,通常会伴随着它们的出现;高手的交锋碰撞,也会引起空间震动出现这个玩意儿;甚至大陆上有少数艰险之地,都是因为这东西的存在,才变得荒无人烟闻者惊惧!

    然而每个人都知道的是——

    被卷入其中,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是悔恨陨落,永世不得超生!

    “啊——”一声稚嫩的尖叫,响在乔青所在的船上,是林怅!乔青霍然扭头,看见的,便是被吸入裂缝中的八岁孩童!那裂缝中一片黝黑,便如一张巨兽张大的口,欲将林怅吞吃入腹!身边柳依依下意识地一把拉住了他!吸力太猛,柳依依一个前趔,跟着朝里面卷去!

    “姐姐,快放手!”

    “小怅,抓紧了!别松开!”

    柳依依只说完这句,便整个人卷入了里面,只有一条腿还落在外面。柳天华睚眦欲裂,飞快抓住了她挣扎地腿,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这空间乱流的恐怖,他好歹也是玄王高手,可是在这吸力之中,竟是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臂淹没进乱流之中……

    这一刻,只出现在眨眼之间。

    电光石火,就在柳天华都要被吞没的一瞬,后方一股巨大的拉力扯住了他!是乔青,她玄尊中级的修为施展到极致,体内玄气运转,猛力一拉!

    砰砰砰砰——

    四道身影被扯出乱流跌落甲板的声响。

    乔青摔了个七荤八素,被凤无绝扶了起来,有些脱力的感觉。好在林怅,柳依依,柳天华,三人都被救出来了。同一时间,她再看那缝隙,巨兽的大口已经不甘地闭合了起来,一切都仿佛没有发生一般,只有三人惨白的脸色证明了方才的一出生死危机!

    柳依依和林怅眸子通红,还在后怕地颤抖着。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柳天华心疼地揽过爱女和爱徒,转过头,对乔青重重一点下颔:“多谢乔爷。”

    乔青却似乎陷入了某种思绪里。

    她眸子一闪,定定注视着已经变成了一片虚无的那处,脑中似乎有什么破土而出:“所有人集合过来!快!”

    众人纷纷一愣,却见她脸色微有发白,可是面上的神色却是精神大振!那双漆黑的眸子那么亮,让人不由自主就选择了相信。九艘大船上的数万人,几乎在第一时间弃掉了自己的船,凌空飞渡了过来。原本还显得极为空旷的这一艘船只,立刻被挤的满满,几乎没有了落脚的地方。

    同一时间,失去了舵手的那九艘船。

    在他们的视野倒退中,迅速被乱流狂潮所吞没……

    众人纷纷扭过头来,不再看那让人心悸的一幕,听乔青清亮的嗓音响彻在死亡之海上每个人的耳中:“从现在开始,拉紧你身边的人,一刻都不要放松!哪怕乱流狂潮就在眼前,哪怕你身边的人已经被卷了进去……”乔青的视线所过每一张熟悉的面孔,红唇轻启,带着不容置疑不容拒绝的力量:“也不能放手!”

    静。

    非常之静。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身边人被卷入,也不可放手,不可独自逃命,那岂不是要跟着送死?

    唯有看见了方才那一幕的人,脑中一转,似乎明白了过来。乔青可以以玄尊中级的修为将三人救出,那也就是说,哪怕是被卷入了里面,一时半刻还是有生还的可能的。那么如果这数万人一个拉着一个死死不松手,难道那缝隙能一次性吞吃这么多么?它有那么大的胃口么?!

    只要能保证所有人齐心协力,说不得,这就是他们的生机!

    可到底大多数人都反应不过来,再相信她,也不由有人忐忑地问出了声:“乔爷,为何……”

    “没有时间解释那么多!”乔青定定望着前方,乱流狂潮已经离着大船不足百丈了,看似是极远极远的距离,可是想想那玩意儿的速度吧——不足百丈,也不过是分分钟的时间:“你们若是信我,就这么办!”

    这个时候,除了相信她,还能相信谁?

    看着乔青坚毅的面容,几乎所有人都摒弃了心下的惊乱,一咬牙,一跺脚:“好!”

    “信乔爷的!”

    “乔爷放心,咱们既然答应了,就绝对按照你说的办!”

    他们却不知道,乔青这个方法,真正是险中求胜——从前的人哪里会有数万人同时碰上乱流狂潮,也哪里会有人被卷入其中的时候,周遭不是惊惶四散赶紧逃命?

    是以当乱流狂潮,在几分钟之后追逼上了他们的这艘大船,密密麻麻犹如蝗虫过境一般闪现在他们的周遭之时,众人紧闭着眼睛遵循着乔青的命令死死不松手,竟是真的躲过了一劫!

    一秒,两秒,三秒。

    渐渐有人睁开眼睛,看着这些或大或小的缝隙近在眼前,却无法将数万人的重量吞吃其中的时候,脸上的惊喜真是溢于言表!

    可是,世事无常,总有意外。

    来不及欢呼,来不及雀跃,就连乔青都没有发现——她的身上正有一枚玉佩和一枚玉珠,在这一刻,在她衣衫地遮蔽之下,暗暗绽放出了微弱的莹白光芒。同一时间,那些或大或小的空间乱流就似是被他们的行为激怒了,在所有人瞪大的惊骇瞳孔中,竟是一丝丝融合在了一起!

    这几乎是前所未有之事!

    这几乎是匪夷所思的画面!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越来越多的空间乱流缓慢移动着,扭曲着,融合着,最终在所有人的眼前凝聚为了一个无比巨大几乎横亘在天地间的骇人黑洞!那其中所蕴含着的让人心悸的恐怖吸力,直叫乔青瞪着眼睛狂抽一口冷气:“我靠,我靠!这他妈的是作弊啊靠!”

    乔青只来得及发出这一句跳脚的破口大骂,便连带着几万人一起,一同被卷入了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巨大黑洞之中……

    ……

    “门主,属下有事请奏。”

    三圣门中,七圣使齐齐跪地,恭敬非常。片刻之后,石门轰隆开启,走出了闭关数日疗伤的三圣门主:“你们最好真的有事!”

    门主脸色难看,正在疗伤的关键阶段,又被这一群蠢货给惊扰。好在他收功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俯视着七圣使,见他们诚惶诚恐,冷冷道:“还不快说!”

    “是,门主,咱们将您的决定传给了那边,已经有了回音。”

    “哦?她怎么说?”

    “那位说——一个百年不送,倒也没什么。只不过还吩咐了另外一件事,让门主将五年前的事查探清楚,为何东大陆过来的四个人,竟会齐齐陨落?说是那边对此事极为重视,只等族长出关了。那位似乎对翼州的族人,极为担心,让门主查明此人身份,尽快回禀于她!”

    “呵,”门主嘲讽一笑:“她是怕叶落雪还有后人吧。”

    七圣使讷讷不言,当年的事儿他们都清楚,三圣门将此事交代给侍龙窟,却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漏网之鱼!片刻之后,有人小心翼翼地斟酌问道:“门主,那族人极有可能——就是乔青!”

    “不是极有可能,此人非她莫属!”提起乔青,门主的脸色更是阴戾了起来。这段日子,他一边疗伤,一边将从前的事儿细细串联了一番。怪只怪那该死的天道,三圣门百年才可出世一次,竟让那乔青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地蹦跶了这么久!此事,沈天衣定然早就知晓:“如实回禀过去。”

    “可是……”如此一来,定会让那人责问三圣门办事不力。

    “没有什么可是,你以为咱们瞒得过那位么“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属下思虑不周,门主恕罪。”

    七圣使正要退下,忽闻眼前的男人迫不及待地道了一句:“等等——”他们重新跪下来,听他轻快的步子在石门前踱来踱去,略带兴奋的嗓音哈哈大笑了起来:“乔青,乔青……哈哈哈,天助我也!去,告诉那个女人,就说乔青正带人攻打三圣门,本主重伤,招架不住!”

    七圣使尚没反应过来。

    门主重伤是事实,虚身被毁,他修为大退恐怕也只得个玄尊高级的程度。这种伤势若要恢复,没个三年五载怕是不能。可即便如此,屹立翼州足有万年的三圣门也不是那些游勇散兵能动了根基的。他们悄悄抬起头来,见门主脸上那种扭曲的兴奋,忽然双目齐齐一亮:“门主,您的意思是……”

    “哈哈哈哈,不错!帮她做事那么久,也该收点儿利息了。”

    “门主英明!”

    七圣使高声大喝,随后步子轻快地退了下去。那人和凤无绝晋升玄尊中级,身后又有大批的追随者,一旦战事一起,三圣门也会承受不小的伤亡损失。而如今,只要将这消息传到东大陆,定有那边的高手前来相助!

    到时候……

    只怕那些不自量力的蝼蚁,会在对方的挥手之间,全部倾覆!

    门主站在空旷的石门之前,脸上的笑容愈加的大了起来。他站了良久,待到日落西山,正志得意满地准备回去,后方又是一阵急促地脚步声。门主心情不错,扭头看着一脸兴奋的来人:“门主,大喜事,大大的喜事啊!”

    “哦?”

    “那数万蝼蚁,竟在死亡之海上遇见了乱流狂潮!”

    接下来的话,已经不必这人汇报了,碰见了乱流狂潮,又岂会不全军覆没?

    听见这样的消息,门主的脸色却没变好,反而一瞬阴戾了下来,七圣使这会儿定然已将消息传了过去,他所期待地,可不是那乔青凤无绝沈天衣三个让他锥心泣血的人如此轻易地被空间乱流吞没陨落——他要看着这三个天才,在无比强大的对手面前面如死灰,心境全毁,修为被废,死无葬身之地!

    门主负手而立,越来越阴冷的脸色,在夜幕初升中阴森可怖!

    轰——

    他一拂袖,身前汇报之人生生倒飞而出!

    那人血流如注,脸上还保持着兴奋的笑容,就这么没了生息。

    “乔青,凤无绝,沈天衣……”门主看也不看那被他一袖杀死的手下,只心情郁卒地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人名:“死的这么便宜,算你们好运气!”

    门主自然不知晓,在他口中已经笃定了死讯的乔青众人,此刻非但没死,还齐齐落入了一个让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的地方。正是这个地方,让三圣门在五日之后,被乔青“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等人犹如天降奇兵一般打了个措手不及,真真正正地陷入了覆灭之境!

    这是一个地宫。

    一个不知存在于翼州何处的地下宫殿。

    此刻,偌大的方圆千百丈不止的地宫广场上,数万人依次并列昏迷在地,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墙壁上镶嵌着足有拳头大的珍贵夜明珠,散发着明亮的光泽,和昏迷的人群中那一抹红色身影的衣襟下,一方玉佩一枚玉珠的淡淡莹润之光,一闪一闪,照相辉映。

    时间渐渐过去。

    白色荧光在黯淡下来的一瞬,乔青的手指微微一动,睁开了眼睛。

    神思尚未回流,她下意识地揉着太阳穴撑起手臂坐了起来,感知一扫,察觉到密密麻麻躺着的人只是昏迷了,放下了心来。乔青四下里望着,目光还有少许的呆滞:“这什么地方?”

    “不知道。”一边凤无绝的声音传来。

    这些人中,修为最高的莫过于她和凤无绝了,尽是玄尊中级,自然也是两人先醒。乔青的一只手还和凤无绝的紧紧相握,她扭头看去,嘴角顿时弯了起来:“你醒了?咱们这都没死,算不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祸害遗千年,你这样的,阎王可不收。”

    “那你们岂不是,全跟着老子占了便宜?”乔青眨眨眼,就着紧握的手,把凤无绝拉了起来。

    两人并肩而立,一起打量起了四周。这看起来极为陌生的地方,却是富丽堂皇,透着一股子厚重的底蕴之感。乔青这种骄奢淫逸的人,平日里吃的用的自然都是最好,只打眼儿一瞧,便知道不论是汉白玉的精贵地砖、黄金堆砌的耀眼墙壁,顶天立地的雕花八面棱柱、还是五步一颗的夜明珠,都决计不是凡品!

    “好家伙,咱们不会是误打误撞,进了个地下宝藏吧?”话虽这么说,警惕却丝毫没放松。

    只因她看见了这地宫之中的七扇大门。七扇由数百丈高不见顶的天花板,一直延续到地面的落地玉石门,这不由让她想到了五年前的七国比武大会,那一座试炼之塔。谁知道从这门里进去,会不会又碰上什么恶心的玩意儿——诸如鸡吧状的烛龙。

    乔青打了个寒颤:“老子留下心理阴影了。”

    凤无绝一挑眉:“这么长时间,我还没给你治好?”

    “唔……”顿时就回味起了昨夜的一场销魂蚀骨,某个无耻的女人舔舔嘴唇,在自家男人的下身猥琐地扫了一眼。凤无绝一瞪眼,她仰头望天花板:“等不等他们?”

    这不着调的转移话题的功力见长。凤无绝知道她的意思,环视一周,有些修为较低的昏迷的程度很深:“先不等了,不说要等到什么时候,太过浪费时间。若是有危险,你我二人还应付的来,换了这么多人未免顾及不上。”

    “成,咱们先探探去。”

    “走哪一扇?”

    话音一落,一道清润的嗓音插了进来:“正中第一扇。”

    两人扭头看去,果不其然,比他们修为略低一线的沈天衣,也醒了。同时沈天衣的身边,老祖亦睁开了眼睛。沈天衣正望着他口中所说的那一扇玉石门,下颔一点:“这里。”

    乔青眨眨眼:“你看出什么了?”

    沈天衣站起身,微微一笑,优雅如仙:“直觉。”

    好吧,预言师的直觉,甩她三条街不止!乔青敏感地发现这人说出直觉二字,貌似有点儿傲娇啊:“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有人气儿了。”她没什么意见地耸耸肩:“我们三人去探,老祖留下殿后,可行?”

    老祖点点头:“小心。”

    如此,三人便朝着沈天衣所说的那扇门走了去。

    这广场实在太大了,三人方方才醒来,身上还稍有脱力,是以也没急着飞过去,而是在数万个躺尸中踩着缝隙一路走去。乔青还顺便拎起了一个人,凤无绝和沈天衣好奇回头,便见她手中拎拖把一样拽着衣领子且整个身体在地上一路扫出一条灰尘痕迹的可怜人,不是那俘虏莫圣使,又是谁?

    两人一齐挑眉。

    乔青哈哈一笑:“带个炮灰,有危险就把他丢出去。”

    这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无耻之徒!凤无绝和沈天衣同时在心里嘀咕着,脸上却是笑意甚浓,顺便一人顺手拎起一个俘虏,学着乔青的样子拖曳在身后。后面老祖看的目瞪口呆,你说凤太子就罢了,能和乔青那样的凑一对,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那仙人一样的沈公子,啥时候也学坏了呢?

    乔青就好像背后长眼,空着的一只手挥一挥:“你忘了是谁把三圣门主那老东西,给玩儿残了的?”

    老祖恍然大悟:“好吧,三个蛇鼠一窝,都不是好鸟!”

    三人却没功夫和他耍贫嘴了,此刻已经走到了玉石堆砌的高门之前。三人对视一眼,凤无绝伸出手,掌心抵在门上试探性一推。没费多大力气的,这大门便轰隆隆开启了,自动向着里侧滑行开……

    一种千年甚至万年人迹罕至的古老味道,逼面而来!

    随着大门的完全开启,映入三人眼帘的,便是一条长长的甬道,这甬道虽长,却亮,宽阔足有十丈不止,一眼便望得见千丈之外的尽头——尽头无路!凭白设置了这七扇大门,他们可不相信里面没有猫腻。也就是说,重头戏,应该都在这一条甬道上了。

    乔青的手中灌注上玄气,把可怜的莫圣使霍然丢出!

    砰——

    千丈之外尽头处的墙壁上,莫圣使实落落地撞了个头破血流。

    凤无绝和沈天衣一齐扭过头去,不忍再看。这曾经也是三圣门里独霸一方的八大圣使之一,竟然落到了这么个田地。真正是你招惹谁不好,惹上这女土匪,倒霉催的。

    女土匪狐疑一挑眉:“没机关?”

    凤无绝的目光定在两侧墙壁上:“看——”

    因为方才那广场的四周墙壁上,皆雕刻着一些古朴的花样,是以一进门虽感觉两侧有异,也没在意。这会儿凤无绝一提醒,才发现墙壁上雕刻的图样,竟是一方方画卷样的东西,有人,有景,有物,一幅一幅栩栩如生!似乎连在一起,能形成一个故事。

    知道了没机关,三人便轻松迈开了步子。

    轰隆隆——

    后方的玉石大门自动闭合。

    他们完全被墙壁上雕刻的图案所吸引了。

    越是看,就越是惊奇,就越是匪夷所思!直到一路踱步到了甬道的尽头,将这几十幅画卷看了个通透明白,也连成了一个古老的故事,三人尽皆明白了此处是什么地方。甚至不需面色古怪的沈天衣解释缘由,便明白了一直萦绕在心头的些许疑问:

    三圣门维系七国平衡的原因;

    诛杀七国比武大会优胜者的原因;

    乔青和那个势力莫名结下仇怨的原因;

    沈天衣一路保她生怕她被三圣门知晓的原因;

    传承墓穴中那神秘前辈叛出三圣门和第三个问题的原因;

    似乎一切的谜团,一切的茫然,一切的一切,都在这雕刻着三圣门中所不为人知的秘密的甬道上——全部迎刃而解,豁然开朗!

    手里还有年会票的姑娘们,统统打劫!

    交票还是交内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