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章

    东洲大陆的格局,极为有趣。

    由西向东,呈一种阶梯式的格局有序分布。

    最西边的死亡之海外,乃是一片偌大的荒芜贫瘠之地,鸟兽无踪,杳无人烟。再向东边,一片茂密的森林过去,就到了散修的聚集地“迷幻之域”。自迷幻之域开始,几乎每隔十万里便有一处凶兽遍布之地,或山、或海、或林,不一而足。然而相同的是,这每一个凶兽遍布的险地,都似乎是一条无形的阶梯,将东西两边以势力的强弱分隔开来。

    越往东,则越强!

    如此一级一级递增过去,直到这东洲大陆的最东面,便是属于四大氏族的领地了。

    而乔青,在哪呢?

    时间距离着如意令的发布,已然过去了一月之久。春末夏初的时节,正值日上中天,午后时分。繁华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两侧赌坊酒肆人声鼎沸,青楼茶馆络绎不绝。无处不飘荡的饭菜香气中,掺杂着浓烈的汗水味道,让这一方地域充斥着一种奇异的生机!——如沸腾的开水炸了锅子,热气,热浪,热火朝天!

    而这一片滚滚喧嚣之中——

    正有那么一间铺子,古怪的安静,极不和谐。

    “让开!快让开!”大街上一行几人飞快朝着这铺子跑来,最前方一个汉子背着个虚弱女子,一路嘀嗒嘀嗒着漆黑的鲜血从她白皙的小腿上蜿蜒而下。这样的情况,却没引起四下里任何一个人的注目,只淡淡瞥了一眼,便各行其是。仿佛这真正是再正常不过的画面了:“到了,到了!快敲门!”

    汉子一声大吼,后面一个粗布青年率先冲了上去,急匆匆拍起门来:“凤神医,凤神医?”

    接连几声,里面一片安静。

    那汉子愈加急躁,一脚正要踹门,粗布青年一把拦住了他:“你疯了!”

    “我是疯了!他妈的我疯了!”那汉子疯狂地挣脱开青年,怎会不明白他的意思?

    这家没有门头的一方铺面,乃是一个月之前才在杀域开张的。这个地方,乃是散修的聚集地,可真要说起来,那是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比如曾经声名赫赫的高手,厌弃了争名逐利来此隐居;比如满身杀孽的魔修,仇家无数来此藏身;再比如一些犯了错的贵家子弟,被家族贬谪来此放逐。

    又或者是里面那凤神医,背景不明来历成谜……

    “人家是神医,咱们就是散修;人家牛逼,咱们活该被人欺负!老子知道惹不起这人,可今天,那凤九要是不出来,老子就是死,也要拉着他为我媳妇陪葬!”感受到身后女子气息越来越弱,汉子睚眦欲裂,一脚踹上了木门,发出砰一声巨响。

    粗布青年顿时眉头大皱,一咬牙:“你要死,可别拉着我!”

    话落,竟是拂袖而去。

    那汉子冷眼盯着:“你要走,也把玄石放下!”

    青年步子一顿,冷笑道:“凭什么?”

    “她弄成这样,到底是为了谁?要不是你非要加入神剑门,让我夫妻帮你凑齐一百玄石,她会被凶兽所伤?”

    “笑话,她修为不济,关我什么事?”

    这两个方才还一路同行的人,此刻竟是面红耳赤了起来。而跟着他们过来的一直没说话的另一个小个子男人,这个时候也跳了出来:“没错,咱们四个人去猎杀凶兽,说好了平分,你想独吞?”

    眼见着对方三人,那粗布青年犹豫片刻,狠狠扯下腰间一个布袋,拿出自己的那份儿,剩下的一把丢了过去,满目不甘。

    哗啦——

    装满了玄石的布袋散落在铺子门口,小个子男人冲上去就要捡,却见一只脚先他一步,踩住了那布袋口!男人仰头看去,原来这铺子竟是不知何时敞开了门,而踩着那布袋的红衣人斜斜倚着门框打了个哈欠,这悠然的姿态,明显已经看了良久。

    “神医凤九?!”

    “神医凤九?!”

    汉子和小个子异口同声。

    这走出之人,单看面貌真正不算出彩,顶了天能给她扣上个“眉清目秀”,可那双眼睛却是抓人——乍一看来,极黑,极亮,似是掬了漫天的星子,让人眼前一晃,沉溺其中!可再细细地看,又似乎不是那么回事儿,一个哈欠打的眼里雾蒙蒙的,浑身没骨头一样,带着满满烂泥扶不上墙的慵懒:“阁下……可是神医凤九?”

    汉子狐疑地又问了一句,越看越不肯定了。

    红衣人却不搭理他,脚尖一挑,地上的布袋便凌空飞起,几乎让人看不清的速度,又飘飘扬扬地落回了地面。而里面的玄石,已然到了这红衣人白皙的手里,叮呤当啷地把玩着。只这一出手,汉子便是瞳孔一缩,砰一声跪了下去:“求神医救救我媳妇!”

    “下等?”

    “什、什么?”

    汉子没听明白,狐疑抬头,看见的,就是她皱起的眉毛。黑锃锃的眼珠子在手里玄石上瞥了一眼,极不满意。汉子顿时红了脸:“是、是,都是下等玄石。”

    玄石按照里面蕴含的玄气浓度,可分上中下三等。而这一些,几乎连下等都算不上,有大有小,零零散散,只是一些玄石碎片罢了。红衣人看了眼汉子背后的女人,啧啧两声转身往里走:“中毒不轻,这些勉强够吧。”

    “谢谢神医,谢谢神医!”原本以为必死无疑了,却没想到峰回路转,汉子大喜过望,在地上磕起头来。

    “神医请留步!”却在这时,那小个子男人怒而出声:“他要救他女人,那是他的事儿,阁下手中的玄石里可是还有我的一份儿,还请阁下归还。”

    “这玄石当我问你借的。”汉子赶忙求道。

    “问我借,哈哈,别逗了,咱们合作这么多年,互相是个什么情况谁不明白?”小个子却是嗤笑了起来,好像听见了一个笑话:“如今她中毒在身,就凭你一个人,还得照顾着一个废人,哪有的还我?”

    “你说什么?!”

    四字一落,汉子背着背后的女人就冲了上去,当街和这同伴动起手来。然而即便如此,杀域里依旧人声鼎沸,繁华热闹,这两个无关紧要的人之间的拼死搏杀,引不起旁人的一丁点儿注目。医馆里那托腮打哈欠的红衣人,眼中凌厉的金芒幽幽一闪,便移开了眸子,恢复了慵懒。

    不错——

    这人,正是乔青!

    两月之前,她所降落的位置,正是在这大陆的西边,杀域往西万里之地。几乎是在降落的一刻,脑海中便出现了一方简易地图,以红色痕迹标注出玄灵泉的九十九处所在,还有一些天道赠予每一个初临者的信息。

    同时,乔青便知道:她和凤无绝失散了!

    “恐怕那明霜有什么秘法,可以寻到我的所在之地。只是没想到我会临阵倒戈,太过突然,以至于那秘法尚未施展,便让我逃了!没想到经由那传送阵,降落的地方竟是随机……”乔青眯着眸子想通了这一切,当下不再迟疑,小心地在离她最近的两处玄灵泉中,选择了靠近杀域的迷幻之域:“既然玄灵泉是必去之地,想必明霜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人越多,越容易隐藏。”

    神阶满地走,玄尊多如狗,绝不只是说说而已!

    一路上,乔青的神识谨慎地覆盖出去,几乎所见尽是玄皇之上!

    这让她愈加的小心起来,凌空飞渡只选择夜间的时候,白日则用走的,易容伪装成任何一个赶路的东洲之人。东大陆实在太大了,想想看吧,当初玄尊修为的时候,她三日便可绕翼州一圈;可如今,一月时间,也只从降落之地,到达了相邻的迷幻之域。

    然而就是这个时候,她听见了两个字:乔青!

    那是两个来自杀域的散修,口中断断续续聊着关于那如意令的消息。乔青隐于暗处,将这些听了个一丝不漏,她炼药多年,神识比起一般的初入神阶要强上不少,倒也没被发现。可这下子,那玄灵泉,必是不能再去了。她果断选择了原路返回,和路上偶遇的一个散修同往杀域。

    也正是如此,让她真正体会了一把何为杀域,何为东洲大陆!

    &nbs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p;就如此刻这殊死搏斗的汉子和小个子,听他们之前的交谈,乔青已然可以想到这几人的情况。实力不济,背后无人,一穷二白,只靠着在迷幻之域猎杀低级凶兽赚钱度日。这样的散修,通常有固定的合作队伍,几个人,或者十几个人。然而合作就是合作,不论一共对敌了多少年,只有利益互助,绝无同生共死!

    这,就是杀域!

    这,也是东洲大陆人情冷暖的缩影!

    其实很好理解,当你的性命可以延长到千年万年甚至亘古,似乎什么朋友亲人都会变得不值一文起来,只有自身修为的不断提升才是那终极目标所在。这里没有信任,也没有朋友,一切在利益面前都可以出卖。就如她当日碰见的那个散修,路上合力杀了一只凶兽之后,尚未落地,那散修反手就是一刀!

    若非她持有修罗斩,能自动护主,恐怕这时候已经在阎王那里开医馆了。

    而真正让乔青匪夷所思的,是那散修动手的原因:并非是发现了她的身份,而是仅仅只为了那凶兽的尸体!

    即便她从前就是个自私凉薄的人,即便翼州大陆也并非什么和平友善之地,可真正来了这边,乔青才算明白过来,原来背信弃义出手击杀一个战友,真的只需要这么简单的一个理由。乔青把那个散修埋了,孤身上路时,眼中似乎少了一些什么,又多了一些什么:“这是一个教训,乔青,记住了!”

    噗——

    门外那汉子吐出一口鲜血,明显不敌。

    小个子男人握着兵器,轻蔑地冷哼一声:“神医凤九,此事你怎么说?”

    乔青慢悠悠掂了掂手里的玄石碎片,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和这悠然的动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似笑非笑的凉薄嗓音:“这是你们之间的事儿,我只收我的报酬。”

    小个子皱着眉头,细细衡量了起来。

    神医凤九,到底是何修为无人可知。只因她明着看似是初入神阶,暗地里却有不少挑衅之人,都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其中不乏有神师级别的高手!越级挑战,一次两次或者勉强说的过去,可次数渐渐多起来之后,便有人开始猜测,这凤九的身上有隐藏修为的铸造品。而凤九的大名,也开始在杀域里流传开来。

    不过……

    传言总归只是传言。

    退一万步说,哪怕是真的。真正会到医馆来治疗的,尽都是如他们一样的散修。那些有能耐的,一粒丹药便可痊愈,又怎会选择这种落后的医术?是以她所杀之人,里面的水分是极大的。而他——修为在神师中级,本身就是散修之中的佼佼者。小个子想到此,眉眼一眯,带起一丝狠辣:“神医凤九,这一个月来在杀域似乎名过其实了,倒是让你不知天高地厚了起来!”

    乔青轻笑抬头:“进来送死,或者滚。”

    “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神阶!”话音一落,小个子霍然出手!

    这一次,终于引起了不少行人的关注。若是散修与散修之间的争斗,这早已见怪不怪。可是神医凤九,如这个小个子想法的人太多太多了,不少人都在猜测着传闻的真伪,如此,正是一个鉴别的机会。渐渐有人驻足旁观了起来,冷眼看着那神师中级的小个子冲入医馆!

    砰——

    大门轰然关闭。

    砰——

    大门再次敞开,一具瞪大了眼的尸体砸落地面,带起大片的血花。

    看清那尸体的身份,医馆外顿时寂静了下来。这具小个子的尸体,只勃颈处一道深深血痕,瞳孔大张,似乎看见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东西,惊恐的神色还留在脸上:“秒……秒杀!”

    一个初入神阶的路人,倒抽着冷气吐出了这两个字。

    顿时——

    众多复杂难明的目光,全部落到了医馆内擦手的红衣人身上。连一开始诸多面色不屑的高手,都跟着瞳孔变换,精光闪烁!若是他们,要击杀一个神师散修,也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可是……秒杀?他们掂量了一番,神识锁定住医馆中的乔青,半晌,只余一句疑问留在脑海:“没错,初入神阶——这神医凤九,的确古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怪!”

    乔青却只丢掉手中的帕子:“你媳妇快死了。”

    那大汉从愣怔中一个激灵,连滚带爬地冲了进去。

    医馆大门再一次关闭起来,隔绝了外面高手们意味深长的目光。乔青站了片刻,似乎透过这木质大门,还能看见少许停留未走的人,这些视线中隐隐藏着觊觎之色:“这里不能再呆了,继续下去,每次都是暗地里动手,修罗斩早晚会被发现。”

    若是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天级火不能暴露,修罗斩也不可用出,否则一个神品兵器,必会引起整个大陆的觊觎!到时候,只想想那个画面,乔青就是头皮发麻。可这两样,乃是她的最强攻击,一旦搁置,哪怕碰上同样的初入神阶,都只是勉强平手。

    乔青收回目光,打定主意,想个办法自然地离开这里:“把你媳妇放平。”

    汉子还在盯着她看,小心翼翼地将背上的女人放平在床榻。

    乔青一边给这女人解毒,一边状似不经意地问:“今天听你说,是为了神剑门……”

    她顿在这里,没再继续。果不其然,这汉子并非是个沉得住气的,立刻握紧了拳头大怒起来:“不错,今日之事,全因那毕荣想进神剑门!”毕荣,也就是一开始那个粗布青年:“神医有所不知,我与那毕荣最先相识,至今已经百年。百年合作,我二人关系自是尚可,前些日子听他说起,想进那神剑门,我开始还不相信。神医恐怕也明白,明日那么多的门派招收弟子,实则收的不过是外门。想进内门,谈何容易?而在外门,哎,那还真不如当个散修自在……”

    这汉子还在继续说着,大抵就是今天的经过。

    乔青却开始思索他话中透露的消息了。

    杀域,既然是散修聚集地,自然也是一些门派招收弟子的最佳场所。一来,有钱赚,那一百个玄石的报名费便是敛财的最佳手段。二来,招收的不过是外门弟子,说白了就是一群打杂跑腿的奴才。三来,若是真能遇见天赋高的,通过考验收为内门,也算是赚了个大便宜。可是即便如此,还是有人如那毕荣一般,前赴后继地希望进入其中,有个门派当靠山,不必终日奔波刀头舔血……

    乔青眸子一闪:“等等,你刚才说——”

    “小人是说,真正进入内门的,才会被带回门派里去。多少年了,都是这个规矩,杀域里的外门弟子,几乎就只是挂了个名罢了。”

    “带回门派里去,那岂不是会经过迷幻之域?”

    “是啊。”

    汉子点点头,见乔青沉吟了下来,不由一拍脑门,笑道:“神医莫不是担心迷幻之域里的凶兽?嘿,您这就多虑了,迷幻之域,在咱们看来是危险重重,可对那些大门派的高手来说,绝对的小菜一碟!有他们带着,很安全……”

    “可以了。”不待他啰里八嗦个没完,乔青打着哈欠往后院走去:“从外面把门带上。”

    “神医,神医,我媳妇!我媳妇的毒……”汉子急匆匆地想拉她,忽然一愣,傻呆呆望着床榻上已经解了毒,面色恢复正常的女子。半晌,对着不见了人影的后院,连连磕了三个响头:“多谢神医!”

    乔青回了后院。

    这一方医馆,是她以玄石所租下来的。

    咳,要问她玄石从哪来?自然是那地宫里,这货当日进第二门去晋升玄尊高级,趁着所有人都出了大殿,悄么声地把风玉泽镶嵌在墙壁上的那些给抠了下来。那个时候,乔青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有利于修炼速度的提升,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却没想到,玄石在翼州如此的难得,到了东洲大陆,竟然成为了这里的流通货币!

    吃穿住行,租用医馆,这些都是玄石,更遑论还有个东洲大陆之人所人手必备的玩意儿——身份文牒!在杀域中行走,或者那东西尚不需要,可一旦离开了这里,越是往东的高级阶梯上,身份文牒查的就越是严密!可说若无身份,寸步难行!就这个东西,乔青在杀域的地下交易场里,一次就花去了十万的上等玄石!

    十万上等玄石,什么概念?

    那散修四人打生打死几乎去了半条命,整整数日,才得到了不到百个玄石碎片。

    是以,当整个大陆都在寻找她的时候,在明霜和大夫人认为她会第一时间去往玄灵泉的时候,谁也想不到乔青竟然会拥有数不清的玄石——不但在这散修聚集地里化名易容,优哉游哉开起了医馆;更是连身份文牒都准备了齐全,可以大喇喇地当着她的神医凤九!

    ——毕竟,一个位于翼州大陆巅峰的神阶高手,蹲在地宫的墙壁下抠玄石?

    ——这种事儿,谁信呢……

    “妈的,早该把那第二门给全抠了!”乔青趴在床上捶胸顿足,待到神识进入了修罗斩,掰着手指数了数剩下的数目,更是肉疼的哭爹喊娘嗷嗷叫,把床板儿捶的砰砰响。

    所以说,今天抢了那点儿玄石碎片,真心不是她贪财:“穷啊,穷啊,老子这个穷啊!再呆上几天,锅都要揭不开了啊……”乔青嚎叫两声,翻个身平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无奈地计划着接下来的打算:“第一时间,先想办法混进一个门派,成为内门弟子!有了门派的掩护,再去迷幻之域的玄灵泉,她总有办法躲过那二十人!第二,想办法赚钱!第三……”乔青眸子一眯,漾起一缕坚定耀眼的金色光芒:“出名!”

    她要出名!

    并非是以本身的名字,而是凤九!

    只要凤九这个名字,能在大陆上流传起来,凤无绝和邪中天等了解她的人,必然会在第一时间联想到她,哪怕不能直接来找她,也会想办法给她一些线索!东洲,实在太大太大了,若是以她现在的修为,只怕没有个三五七年,都走不完整个东洲,更遑论还要细细寻找着可能隐藏起来的人?

    说不担心是假的。

    连她都会在东洲里如履薄冰,更何况身上一分玄石都没有的众人?

    邪中天和玄苦倒是好些,从东大陆出来的,这次也算是回家了。剩下的人里,凤无绝感知大损,待到晋升神阶之后,该是有多危险?好在他身上的魔气可以收放自如了,那图腾也可以隐藏起来,总算是多了一份保障!还有沈天衣,若是预言师的身份被发现,他又将面临着什么……

    囚狼,万俟风,宫琳琅,华留香,洛四,项七,他们的修为更低一些,岂不是更加的寸步难行?

    无紫,非杏,这两个丫头可学的会心狠手辣?

    杀域里呆了这一个月,她自然已经把这里了解了个透彻,初入神阶的修为,都只能算是三流货色!也正是因为如此,有人挑衅的时候,她才会毫不客气地将人毙命!心狠手辣,是在杀域乃是东洲活下来的必要条件!乔青承认这一个月来,她的行事方法改变了少许,那些在凤无绝的影响之下渐渐收了起来的东西,又在这地方的不得已中被全数激发了出来!

    她并不后悔——

    在东洲,她要活着,要在明霜和那氏族的眼皮子地下活蹦乱跳,要找到凤无绝和邪中天等所有人,要完成从翼州延续过来的那些事……

    改变,是必然!

    可她的心底,永远有那么一小块儿柔软的角落,是留给那些生死与共不离不弃的朋友。

    而现在,在寻找到他们之前,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相信他们,拥有自保的能力!相信他们,可以适应的很好!相信他们,或者会活出一片她想象不到的天空……

    乔青嘴角一勾,带着这些牵挂,渐渐睡了过去。睡前脑子里升起一个疑惑:“唔,老子不是刚刚才睡醒么……”

    这一觉,她从下午足足睡到翌日清早,第二天起床的时候,那种懵了吧唧的状态,持续了小半个时辰才慢吞吞地揉了揉眼睛,一个激灵蹦了起来:“靠,迟到了!”

    不错,今天就是门派报名的日子了。

    几乎是一出医馆,乔青便感觉到有一股股的神识波动锁定在她的身上!

    若是普通的初入神阶,这样刻意收敛过的神识,并不能发现。可她神识强大,只一分辨,就数出了十几道之多。这些,都不是现在的她,能抵挡的。还有那么几道若有似无的,更是高手中的高手!乔青不动声色,视线划过手腕上静静扣着的镯子,慢悠悠地闲逛在喧嚣的大街上:“果然昨天一举,引起了太多人注意了。”

    耳边人声鼎沸。

    杀域,似乎还是那个杀域。

    可是乔青知道,今天的杀域,真正就如这名字一般,充满了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