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章

    “凤公子……”

    “那就先从这发带说起吧。”

    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乔青又清了清嗓子,周师叔立马会意,给她的空茶杯里斟满了茶水。她执起茶盏浅浅抿了一口,这才笑道:“其实说来惭愧,这赠予凤某发带的人,究竟是不是贵谷的老祖,直到现在,凤某也不确定呢。”

    周师叔一愣:“凤公子,这是何意?”

    “阁下稍安勿躁,听凤某细细说来——这事儿还要从一月前说起,当日凤某正在大陆上游历,忽然收到族中长辈的传信,交代了一个小小任务。”她说到这里,皱了皱眉毛,看一眼下方竖着耳朵的各大门派中人,似乎有极多的隐情不便透露。

    可下面都是些什么人,人精一样的人物!

    只这一眼,他们就想到了某种可能性,齐刷刷坐直了身子:“凤公子,咱们不急,您慢慢说。”

    不急?周师叔差点儿没蹦起来大骂,你们可不是不急,我珍药谷的老祖,关你们屁事儿!周师叔一心念着老祖,还没回过味儿来。过了一会儿,乔青跳过那任务的内容,接着道:“族中长辈的交代,凤某自是不敢怠慢。也巧了,本就离着杀域不远,一路飞驰,有守护武者随行,三日后便赶到了这里。”

    咕咚——

    齐刷刷的吞口水声,从下面传来。

    周师叔狐疑地看一眼他们,心说这是怎么了。他将前面的几句内容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顿时眸子一闪,明白了什么:“一月前,四大氏族,任务!那岂不是——如意令?!”

    眼中精光闪烁,周师叔惊看向乔青,见她低着头组织语言,明显是怕哪句一个不好,把什么重要的内容给说漏了嘴。周师叔当然不傻,这样的重大消息,岂能当着神剑门等人的面透露:“凤公子,若是不便言明,倒也不必详说。”

    “不不不,”乔青赶忙摆摆手,一副怕被人误会的模样:“实话说了吧,这发带的主人还是凤某的救命恩人。若那真是珍药谷老祖,凤某又岂可有所隐瞒?对了,贵谷老祖……”

    周师叔还没说话,神剑门的长老已经迫不及待了;“柳前辈看着不过二十多岁的模样,相貌俊美,极是不凡。”

    乔青霍然起身,因为激动,把手边的茶盏都给碰翻了:“对!那前辈姓柳,那就没错了!他身边还跟着个……”

    “是个圆脸的少年?那是柳前辈的入室弟子,名为小童。”

    “不错不错!”乔青激动地踱着步子,所有人的视线都跟着她移动来移动去。直到她在会客大厅里转了好几圈儿,才猛然顿住了身形,脸上呈现出一种决断之色!啪,一击掌:“好!既然柳前辈救了在下,那在下和珍药谷就是自己人!凤某若是再有所隐瞒,未免恩将仇报了。”

    周师叔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去。

    珍药谷和你是自己人,可在场的还有其他人啊!这句话他当然是狠狠咽了回去,只怪这四大氏族的公子哥就是没江湖经验,若真的是如意令,那么大的消息岂不是便宜了神剑门飘渺阁那些外人?周师叔急的口干舌燥,只想把这个秘密给截下来,眼见着那凤九红唇一张,不管不顾就是一声大叫:“公子且慢!”

    乔青似乎被吓了一跳:“阁下这是?”

    “咳——凤公子误会了,珍药谷想知道的,只有关于老祖的消息。至于神剑门等诸位,和珍药谷向来关系友好,是以对老祖也是关切有加。倒是那些其他的内容,事关四大氏族,凤公子既然不方便,咱们又岂敢强人所难?”周师叔说完,看着下面神剑门长老等人飞快变换的脸色,心下得意一笑:“想占珍药谷的便宜,做梦去吧。不过……”

    他又看向那凤九,只觉得跟这种愣头青交流,比一场大战都累。脑门上哗哗流淌的大汗,被他狠狠抹去:“他妈的,太不容易了,想来她应该能听懂吧。这要是再不懂,就真他娘的是个二百五了!”

    二百五连连摆手:“方便,方便,凤某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周师叔:“……”

    凤公子,你真的可以不这么实在的……

    实在的凤公子笑容满面,似乎得知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身份,整个人放开了一个心结。立刻秉承着她的承诺,在周师叔无力的叹息中,和神剑门长老等人精光闪烁的视线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起来:“既然如此,在下还是从头说起吧。”

    乔青这个故事,编的顺理成章。

    作为四大氏族公子的凤九,在大陆上漫无目的的游历着,身边有守护武者随行,又有族中长辈赐予的可以越阶挑战的铸造品。即便修为不高,倒是穿过了整个东洲,从最东边的氏族领地,一路安全游历到了这西边杀域的附近。

    就在一月前,如意令下发的同时,她收到了族中长辈的传信:“长辈只说,那如意令中所言的乔青,有确切消息说明她曾出现在杀域周围。只可惜,那乔青诡计多端,不但令搜寻的族人重伤垂危,更在最后消失无踪。族人死前将这消息带回去,长辈便命我带着守护武者,来杀域查看。”

    乔青说的是义愤填膺。

    下面众人是呼吸急促。

    她心下暗笑,面上不露声色:“哎,可惜凤某年纪尚轻,比起那乔青实在是差的太多。那人是见着了,可两相一交手,凤某便身受重伤,守护武者也尽都丧命于那卑鄙小人的毒手!若非关键时刻,有贵谷老祖相救,只怕我这条小命……”

    “那乔青呢,可抓着了?”众人纷纷急问。

    “接下来的事,在下便不得而知了。”

    “不知道?”

    乔青叹息一声:“说来惭愧,当时凤某伤势极重,多亏老祖在千钧一发横空出现,一掌和那乔青对上。可那乔青也实在是狡猾,眼见老祖支援,她修为不敌,趁着老祖给在下喂下疗伤丹药的时候,便趁机逃离!”

    “让她逃了?”

    乔青点点头:“逃了。”

    众人齐齐发出一声失望的叹息,便听她一个大喘气儿:“唔,至于逃不逃得了,倒是个未知数。”

    刚刚呼出去的那口气儿,又被他们立马给吸了回来。所有人都瞪着眼睛恨不能掐着这凤九的脖子让她后面的话一股脑给吐出来!这种大起大落被人一言牵动的感觉,真是急死人了:“凤公子,你倒是说啊!”

    乔青仿佛浑然不觉,自己这小胃口吊的他们都快吐血了。她捏着喉咙咳嗽一声,周师叔立马跑过来递上一杯热茶。偏生这货在十几双眼睛的瞪视之下,一小口一小口抿着,那叫个滋润。

    终于——

    一杯茶被她以龟速抿了个干净,在场的人也都急的浑身痒痒招了虱子一样了。

    她这才慢悠悠放下了茶盏,接着道来:“那乔青逃是逃了,可老祖那一掌,她受伤也是不轻的。当时凤某服下了丹药,伤势有所好转,只怕那卑鄙小人这么一走,便再也寻不到踪迹。于是,凤某只好拜托老祖,去追击那带伤遁走的乔青!”

    “原来如此。”

    “事情就是这样了,之后的一月,想来你们也猜到了。”

    后来还用说么?自然是老祖见她孤身一人,又受了重伤,便将那代表了珍药谷老祖身份的发带,给了她防身。而老祖追击那乔青而去,这凤九便顺理成章地留在了杀域养伤,未免暴露四大氏族公子的身份,还租下了一间医馆打掩护。

    这么一呆,便是一月之久,一直持续到了今日。

    会客大厅之内,一时无声。

    众人皆没想到,这和往年一般无二的弟子招募,竟然招出了这么大的一个新闻!

    这么说来,如今那乔青到底在什么地方,又或者有没有被抓住,也只有那珍药谷的老祖知道了?说不得,那人已经落到了老祖的手里?而此刻,也正在向着四大氏族的方向前进,去领那如意令的赏金!这么想的,不止是各个门派的人,连周师叔都想到了这种可能,顿时激动不已,似乎已经看见了珍药谷美好的未来!

    众人心思各异,各自打着小九九,思绪电转着……

    也就没人注意到乔青眼中的一丝诡诈光芒。

    她又走回了开始的座位上坐下,喝下一口茶水,给这故事画了个完美的句号:“凤某一直念着那救命恩人,多番观察恩人所赠的发带,发现了尾端那一个小小的药鼎。多番打探之下,才得知原是珍药谷的标志。哎,也怪在下一直呆在族里,对大陆上的门派实在知之甚少。是以,今日便冒昧前来,让贵谷的弟子辨认一二了。”

    周师叔连连摆手:“不敢不敢,凤公子身份高贵,老祖偶然相救也是缘分一桩,说什么救命恩人,未免太过见外了。”

    乔青也是摆摆手:“非也非也,什么身份高贵,在下还不是险些被那乔青打死,若非老祖相救,早已是尸体一具了。”

    “诶,凤公子吉人自有天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哎,这也多亏了贵谷老祖,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哪里,哪里。”

    “客气,客气。”

    两人这一人一句,简直要把下面其他门派的给恶心死!

    他们岂会不知道那周师叔的小算盘,哼,还不是知道了那狗日的老祖得到了乔青,怕他们这些同一梯的门派群起而攻之!这才可了劲儿地拉拢起了这凤九,想攀上四大氏族这棵大树!再看凤九,众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怎么这等好事儿,竟让那几千年没回谷的老东西给碰上了?这凤九太也没用,都找到了那乔青还让她跑了!”

    心里这么想,面子上却是要做足的:“凤公子,周老弟,你们也别互相谦让了。贵谷老祖救了凤公子,但是也误打误撞寻到了那乔青,哈哈,这就叫天大的机缘啊……”

    周师叔客气道:“诸位这话可没根据了,照凤公子所言,那乔青当真是个无耻之徒!如意令之下,四大氏族的追击,全天下的搜索,她竟也能好好的活到如今。老祖到底能不能逮到她,也是个未知数啊。”

    天知道,周师叔这话真心只是客气客气,却给了其他人一个提示。

    ——可不是么?到底那老东西能不能抓住乔青,还是个未知数!

    众人眸子闪烁,一瞬又亮了起来:“凤公子,你和那乔青打过交道,具体那是个什么样的人,不妨给咱们都提个醒。若是以后再遇上她,咱们也有所防范,有所准备。若是这次老祖失了手,下一次,只要被咱们遇见,定要让她死无丧身之地!”

    “阿嚏!”

    乔青仰天就打了个巨大的喷嚏,肺管儿都差点儿喷出去:“唔,那乔青啊……”

    “怎么样?”

    “那人……啧啧,想来你们也看见过如意令上那人的画像了。”

    “这是自然,那画像如今是各个门派人手一封!”说着,七环玉峰的白衣女子,便从怀中掏出一个卷轴,当下打了开:“凤公子,请看。”

    乔青眉梢一挑,原本只是为了套点儿消息,倒是没想到他们会带在身上。她的消息,乃是从迷幻之域的外围两个散修口中偷听到的,至于如意令,还真是只闻其未见其形。当下,乔青便淡淡转了眸子,仿佛不甚在意地瞥了一眼。

    这女子手中的,也并非如意令的原本,乃是由画师拓印下来纷发到了七环玉峰的手里,作为杀域往东的倒数第二梯,这些门派尚且没有直接收到如意令的资格。但是即便是个拓本,也足够让乔青惊诧了,那卷头处的五个大字——万愿皆如意!其上磅礴恢弘的气势逼面而来,可想而知那所谓氏族在东洲的地位!

    乔青一眼转过,便不再多看:“不错,就是这幅画像。”

    “那乔青和画像上,可是相像?”

    靠,何止是相像,简直是一模一样!她都要怀疑,那明霜可别是看上自己了:“唔,那乔青的长相的确如此,端的是眉目如画,样似妖邪!可若要凤某说,这画像描摹出她的气质不足万一!”乔青摇摇头,一副不甚满意的样子,吹起自己的牛逼来草稿都不用打:“那人样貌已是极美,可若相比起来,气质当真是无法用言语描绘。在下只见她一眼,便双目晕眩,只当九天玄女下凡而来……”

    嘶——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说真的,当时一见这画像中人,可没少被这男装打扮的女子给震住!

    如今却听这凤九说,气质更胜样貌,纷纷眼前就似出现了那红衣女子的妖异风姿。尤其是七环玉峰,这女子门派择选弟子的标准,相貌乃是第一位。若去往玉峰之上,几乎可见所有女子都是美若冰霜。顿时,那白衣女子就摇摇头“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惋惜了起来:“竟没想到,那卑鄙无耻的乔青,原是个如此佳人!可惜啊可惜,如此佳人,却是没机会见上一面了。”

    乔青摸摸鼻子,心说老子的卑鄙无耻,过两天你们就见识到了:“这倒未必。”

    “嗯?凤公子的意思是——”

    “在下也不过猜测,算了,算了,不说也罢。”

    她把人胃口勾起来,又喊着不说也罢,当真让人一口血梗在胸口。那种企图掐着她脖子让她速度吐出来的欲望,又让手指痒痒了。众人碍于她四大氏族的身份,只得干笑道:“凤公子若是有什么想法,说说也无妨,反正如今闲来无事,只当闲谈了。”

    乔青状似为难:“这……”

    众人大翻白眼儿,心说这凤九什么都好,傻乎乎的个性也挺好,可就是这吞吞吐吐犹豫不决,真正让人郁闷。片刻之后,乔青似乎下定决心,一咬牙:“好吧,在下便再透露一二。当日老祖虽是追去,可到底中间给凤某疗伤询问,耽搁了不少的时间。那乔青既然能在整个大陆的追击之中,安然渡过了一月之久,恐怕也有不少的手段。是以——”

    “是以也许老祖根本就追不上她?!”众人齐齐接上。

    乔青点点头:“当然,若是追到,那自然是好。可万一……那么乔青此刻,也许还在那迷幻之域里。”

    “凤公子如何断定?”事情过了一月之久,那人又怎会还留在迷幻之域?

    “玄灵泉!”

    三字落下,所有人都是一惊:“玄灵泉?”

    不怪他们惊讶——

    玄灵泉,乃是东洲大陆上最无用的一种泉水。

    说它无用,只是针对东大陆的土著而言。相反的,对于某些外来人,却是非它不可!

    这很好理解,翼州和东洲的玄气浓度差别太过巨大,所谓过犹不及便是如此了——习惯了翼州的浓度,到达这里非但不能直接吸收玄气,反而天长日久之后会被太过庞大的浓度给压迫到爆体而亡!而玄灵泉的用处,就是洗髓煅体,提升吸收的速度,让初来乍到的翼州武者真正适应且能存活在这个高等大陆。

    是以——

    如果说那乔青的目的地,乃是玄灵泉,那么也就等同于:“她不是东洲大陆的人?!”

    乔青看了看会客大殿之外,皱眉道:“诸位,今日凤某什么都没说过,你们可记住了。”

    惊疑不定的眸子不断闪烁着,这就无疑是默认的意思了。这凤九出自四大氏族,必然比他们得知的更多。这消息的准确性,已经毋庸置疑!之前几乎所有人都在猜测,这乔青到底有没有这么个人!根本整个东洲的历史上,记忆中,这人就像是突然冒出来的。

    如今,这疑惑才算是解答了:“凤公子方才说了什么么?哈哈,公子想必是累极了,方才哪里有说过话呢。”

    乔青孺子可教地看他们一眼:“的确是累极了。”

    周师叔立刻道:“既然如此,凤公子不妨就在这里休息下来,有什么咱们改日再谈。”

    立刻便有弟子进到殿来,给乔青引路,去往休息的住所。乔青一路往外走,直到穿过庭院,拐到了客房所在的一方华丽院落,打发了那弟子离开之后,脸上那种既不通世事又自以为是的贵家公子德行,才消失无踪,变成了一抹邪笑:“唔,好好睡上一觉,想必这两天,便能出发了!”

    乔青猜的没错。

    翌日一早——

    那周师叔便来到了院子外,通知她谷内有要事召集他们回去:“凤公子,不知您的打算是……”

    “身份暴露,这里是呆不得了。”乔青叹一口气,苦笑道:“可惜的是,那乔青没抓住,在下伤势也没痊愈,更兼之贵谷的老祖尚未见到,凤某想当面致谢的心意,恐怕要待到以后了。”

    周师叔眼睛一亮:“若是凤公子不嫌弃,倒不如来珍药谷住上一段日子。”

    “这怎生是好?”

    “凤公子莫要见怪,听在下一言——公子的守护武者已然陨落,您又伤势在身,若是贸贸然上路,太过危险!二来,老祖也定是担心公子伤势的,若是在下就这么让公子离开了,岂不是我的罪过?三来么,此事在下倒是不好启齿。”

    乔青嘴角一勾,挑着眉毛也不继续问。

    那周师叔等了半晌,一抬头,看见的就是她这表情。当下,心头就是咯噔一下,难道这凤九……?!

    他惊疑不定地望着乔青,只觉得此刻的她,和昨日会客大殿上那愣头青的模样,判若两人!周师叔正狐疑着,便听身前的红衣人轻笑一声:“阁下不会以为,四大氏族里出来的,就只有那么一点儿道行吧?”

    周师叔大惊失色:“凤公子?!”

    乔青哈哈一笑,拍拍他肩膀:“别紧张,让我猜猜,你要说的第三么,恐怕是怕那乔青已经被贵谷老祖逮住,想要借助我的身份,帮你坐镇珍药谷,以震慑神剑门那些人。”

    周师叔只觉得更紧张了。

    他的确是这么想的!照他看来,那乔青落在老祖手里的可能性太大了,一旦明日出发,那迷幻之域里寻不到那人,那么剩下那些门派必定会存了嫉恨之心。他们同在一梯,又岂会允许珍药谷坐大?而老祖行踪飘忽不定,已经千年没回谷中,若是这个时候,老祖在去往四大氏族的路上,珍药谷的大本营却有个三长两短,那又该如何是好?

    思虑一夜。

    他第一个想法,便是把这凤九给忽悠到谷里去。

    ——有这么个四大氏族的公子坐镇,那些人想联合出手,也得掂量掂量!

    可是这会儿,他心里这些心思竟然完全暴露在了凤九的眼下,周师叔只觉心跳如鼓,一种与虎谋皮的危机感升上心头!乔青观察着他不断闪烁的神色,见时机差不多了,这才慢悠悠地道:“说了别紧张,看你这一头大汗,进去喝杯茶吧。”

    说罢,径自转身,步入房间。

    周师叔浑浑噩噩地跟了上去:“凤公子……”

    乔青却不说话,一杯茶水斟满了,往桌边一推,屈指敲了两下:“坐。”

    周师叔跟着坐下,也不喝,只觉对面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让他忐忑不定,无所遁形!乔青收回视线,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其实昨日那番话,有真有假,半真半假。”

    周师叔霍然抬头。

    乔青吹着水面上漂浮的茶梗;“贵宗老祖相救,乃是真。”这的确是真的,那神秘男人既然给了她一方身份的象征,想来便是为了让她在危机时能作为一次保命之机。虽然那人的目的不明,她说的过程也是扯淡:“关于那乔青的一切,也是真的。”嗯,这个绝对是真的,尤其是那美貌和气质,比真金还真!

    “那……”

    周师叔深吸一口气:“假的……”

    “你们老祖去追那乔青,是假的。”一句话落,周师叔已然杀气腾腾。昨日那一番话里,真正引来珍药谷危机的,竟然是假的!他死死盯着乔青,她却只掀起眼皮看了一眼:“急什么,坐下。”

    周师叔思虑半晌,又重新坐下:“想必凤公子把这些告诉在下,也是有原因的了。”

    “你们老祖救我一次,我便还他一次。”

    “怎么说?”

    “呵,还不明白么?事到如今,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待到回去你们门派的路上,必要经过迷幻之域,也必会经过玄灵泉。到时候……”

    房门关闭,隔绝了里面乔青含着笑意的低语。

    周师叔在这房间里呆了大概有一刻钟的时间,春末夏初,这杀域里还不算炎热。房门再次开启的时候,他却是脸色惨白满头大汗,再看乔青的目光犹如洪水猛兽又惊又惧!乔青就这么似笑非笑地跟在他后面,一直到把他送出了院子,周师叔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点儿。想是消化完了里面那番话,整个人渐渐沉着了下来。

    乔青轻笑着道:“这就对了,被人看见,可要怀疑了。”

    周师叔看她一眼,深吸一口气:“你的目的。”

    孺子可教:“第一,我的守护武者都死了,你很清楚。那毕荣和他背后的指使之人,劳烦贵谷给解决了。第二,当日未免身份暴露,我在黑市里买来了凤九的身份文牒,未免离开杀域之后,这‘凤九’再给我招惹麻烦,那人你也一并处理了吧。”

    周师叔点点头,这两个要求,都算是合理。

    四大氏族之中,并未有凤姓,这凤九也必然只是个化名。若是从前,他还想问问她到底是哪个氏族中人,此刻,他只想和这凤九划清关系,一丁点关于她的秘密都不要知道:“公子放心,既然我们合作,这两件事必定会帮你完成。只是……在下还有一个要求。”

    “说说看。”

    “珍药谷,客座长老。”

    乔青嘴角一勾,深深看了这周师叔一眼:“可以。”

    周师叔终于放下了心,想来四大氏族中人,也不会食言的吧?他这会儿尚且不明白乔青这一眼的意味,原本只是求一个心安,想来想去,也只有这客座长老最为合适,一不插手谷中内务,二又确实占了比较重要的地位。

    等到后来——

    他真正知晓了乔青的身份之后,再回想起今日这意味深长的一眼,才泪流满面地明白了里面的意思:“啧啧,正合老子意啊!”

    ……

    当日,整个杀域中的散修,便感觉到了这从来混乱又平静的地域,发生了少许的不同。

    似乎这些门派都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着什么,昨日没有完成的弟子甄选,也宣告了最终的结束。那些等待着进入门派的散修们,若想再入,也只有等待来年了。自然了,当中原因,也只有乔青清楚明了。而她,在得到了周师叔派人传来的回话,确定了毕荣和那背后的高手已经解决之后。便独自出了珍药谷的分院:“可惜,那黑市里贩卖文牒的人,竟然消失了。”

    那些人消息灵通,手段也多,想必在得知了她四大氏族的身份之后,便给自己留了后路。

    乔青只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

    一路闲逛着,听着四下里关于门派之间的疑惑和讨论,终于停驻在了一方铺面的门前:“没人?”

    这里,正是那珍药阁的所在。然而此刻,她的神识悄悄探入,却没发现这方铺面里有任何高手的痕迹。不但那修为初入神阶的小童不在,那神秘男人也没在里面。乔青不动声色地推门而入,一个没见过的小厮迎了上来:“客官,随便看看。”

    她点点头,象征性地逛了一圈:“你们掌柜可在?”

    这小厮愣了一下:“客官搞错了吧,咱们店可是珍药阁,直属珍药谷的铺面,何来的掌柜?”

    “那昨日店里……”

    “昨日?昨日是门派甄选,咱们小店没开门,小的去给分院帮忙了。”

    这小厮话音一落,终于认出了乔青,指着她结结巴巴道:“可是神医凤九……凤公子?”

    乔青应了,随口寒暄了两句,便离开了。想来也是,既然那神秘男人是珍药谷的老祖,定然也只是悄悄游荡到此,偶然相助。否则,周师叔也不会那么急着想知道他们老祖的去处了。她也说不清,那柳姓男人不在,到底是心下松了一口气,还是提了一口气:“有那么个知道内情的老祖在,不论他为何而帮,到底是个隐患。”

    乔青不再多想。

    既来之,则安之。

    接下来的时间,她去医馆中把东西收拾回修罗斩里,关了铺子,回到了珍药阁的分院。

    夜幕降临,她躺在床上,思索着接下来的一切——尚未泡过玄灵泉,她还不能吸收东洲的玄气,也就无法修炼。明霜的这一举动,真正是给她制造了一个最大的难题。玄灵泉时间为一年,一旦在到达东洲之后一年都未下泉,那么将面临地可不仅仅是无法修炼,还有被东洲的浓郁玄气压迫到爆体而亡的下场!

    如今的路——

    可说是步步惊心,每一步都要细细规划。

    乔青将迷幻之域中可能发生的情况全部思索过一遍,待到认为万无一失了,依旧睡不着。她干脆坐起来,研究起经脉中被天级火包裹着的那一丝明霜的火焰来。不确定这一丝火焰被放开,会不会引起明霜的感应,是以她小心地控制着天级火一丝不漏地封死住火焰的去路,将神识探入其中……

    这一探,乔青就是一愣:“没有?”

    不错,没有!并非是这一丝火焰消失了,而是实实在在躺在她天级火的包围中,却感受不到任何的气息。

    乔青眉梢一挑,回忆起当日那宋老惊诧的反应,可明明这火焰也到达了天级,若非她的已经在朝着更高的一级迈进,恐怕还真会被明霜给算计了:“也就是说,明霜的火有多强,可吞噬的属性,那宋老几乎是全不知道的。会不会就是因为这火没有气息的原因。”这想法一落,乔青便指挥着天级火将这一线火焰全数吞噬!

    她并不知道——

    在这一线火焰被吞噬的一“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刻,远在浮岛上的明霜,几乎是同一时间霍然睁开了眼睛:“乔青!”

    可这一切,实在太快了,待到明霜想要感应的时候,那一线火焰已经和她完全失去了联系。不用多说,已经被乔青给吞噬了!明霜的眼中冷光乍现,那精致的面容也在一瞬扭曲了起来!只片刻功夫,重新回归平静。她闭上眼睛,只余睫毛不断轻颤着,表明了她此刻心中那蚀骨的恨意!

    而远在千万里之外的乔青,也重新睁开了眼睛。

    漆黑的眸子里,一丝惊喜的光芒浮现:“好东西啊!”

    她吞噬了明霜的火,自然也得到了这火中的属性,如此一来,若再碰到那所谓的族人,便无法以火焰感应到她的血脉!而当她不愿暴露这火的等级之时,天级火,就如这世界上最为普通的一种火焰,锋芒内敛,不露声色!

    这算是她到达东洲,两个月来最大的收获了!

    乔青心情不错地吹一声小曲儿,回到床上睡了过去。

    翌日清早——

    各个门派便聚集在了杀域之外,准备朝着迷幻之域回返了。而看见了在珍药谷的队伍中的乔青,其他门派中人纷纷对视一眼,心照不宣了起来。待到得知了乔青成为珍药谷客座长老的时候,更是神色复杂地打起了哈哈:“恭喜恭喜,时候不早,咱们也该启程了。”

    因为这些门派,同属一梯,自然也就一同出发。

    话不多说,众人启程。

    路上乔青特意关注了一番神剑门的那九指,她一直记着那日一道充满了仇恨的目光,只是不知道是对四大氏族,还是对她。那九指还是当时的模样,不言不动,逆来顺受。目光只关注着自己眼前的一亩三分地儿,不偏离一分,跟强迫症似的。

    乔青看了几次,察觉不出端倪,也不再多加注意。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珍药谷收了几十个外门弟子,其中只有两个收为了内门,一男一女,都是神师修为,也跟在这次的回谷队伍中。迷幻之域离着杀域正正好十万里,这么一个大部队,差不多每个门派都有百人左右。加起来是一千多人,自然不可能没日没夜的凌空飞渡。是以脚程虽快,到达迷幻之域的境外,也足足用了小半月的时间。

    这里是乔青第二次来,也算熟悉。

    迷幻之域极大,走在其内,速度更慢了下来。

    四下里迷雾重重,诸多的凶兽隐藏在这一片沼泽之地里,随时等待着给进入此地的人致命一击!这一路来,她亲眼见证了什么叫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无数散修丧命在凶兽的肚腹爪牙之下,为的都只是那一点点养家糊口的凶兽尸体。而对这些门派来说,都只面无表情的经过,哪怕是有人死在眼前,也不会出手帮上一把。

    好在对于大部队来说,每个门派的负责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每每一有凶兽临近,便被他们出手解决。乔青估计了一番,若是她独自一人过这片历练之地,恐怕只能走到外围,便会被凶兽吞了当点心:“这些凶兽的强悍程度,和翼州那些完全不可相提并论!估计单只也有个初入神阶的修为!这还只是最西边,东洲大陆每十万里就有这么一个地方,往东边的历练之地,恐怕更难过!”

    一路有惊无险,走了大概有一周的时间。

    渐渐地——

    乔青便感觉到这些门派负责人们,情绪隐隐地亢奋了起来。她看了一眼严阵以待的周师叔,后者朝着她谨慎的一点头。两人之间的交流,并未引起旁人的注意。

    乔青知道:“离着那玄灵泉,恐怕不远了。”

    话说有很多姑娘要领养残丹兄啊~

    这个还是按照留言的时间来,最近一直在外面,回复比较麻烦。回头找一天把大家的留言全回了,看看前面哪个姑娘下手快~

    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