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九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九章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半月后。

    珍药谷的大门口,无数弟子排排站立,翘首以盼。这群人尽都穿着谷内的弟子服,头发上束着独属于自己身份的各色发带,脸上呈现着一种欢欣鼓舞之色:“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柳老祖,终于要回归了!”

    “这消息,可是属实?”说话的人,是站于这群弟子最前方的一名老者,眉毛皱着,假笑中隐隐藏着少许复杂。他的身边,另一名中年人冷冷耸了耸肩:“谁知道呢,是那小周传回的消息,等等不就看见了。”

    这两人都没再说话。

    夏风吹动着他们的发尾,那束发之带,赫然也是两条黑色!

    就在这时,山谷口处遥遥可见一支队伍出现在视野之中。领头之人一袭青绿衣衫,如青山带水,倜傥飞扬,的确是那久久不曾见的柳飞!而和印象中不同的,他此刻少了那种时常可见的嬉笑之色,反倒满身风尘仆仆,步子飞快,眨眼就带着一脸凝重冲到了谷口!

    老者和中年人对视一眼。

    收起面上讶异,笑着抱拳相迎:“柳老祖,好久不……”见。

    话音都没让他们说完,耳边一阵疾风呼啸,柳飞招呼不打就冲入了谷中,不见身影。别说这两个人了,就连后方的众弟子都是一脸迷糊,纷纷僵立原地。小童紧随其后,暗骂一句又要小爷给你擦屁股,笑眯眯就行了一礼:“甘老祖,方老祖,好久不见啊!哈哈,哈哈,人有三急,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甘老祖正是那老者:“呵,你的意思是,你师傅正在三急中了?”

    小童眨巴眨巴眼,瞎话说的很镇定:“嗯,就是这意思——师傅他憋了一路!啧,男人嘛,你们懂的。”

    方老祖自然就是中年人了,心下冷笑一声,面上不露声色:“这种行事,倒是符合柳老祖的作风。千年不回,一回谷就归心似箭,连这等小事儿都必要在谷中解决方可安心。哈哈,我说老甘,倒是咱们白担心了,走,瞧瞧去。”

    “诶!”

    小童拦下两人,如何听不出这方老祖的讽刺?还不是在说他师傅千年不理会谷中事务,回来也没尽到该有的礼仪。他百岁年纪,在东洲虽然尚小,可跟着那不着调的师傅保姆管家侍卫连带导盲犬的工作都得干,早就剔透的人精一样!既然你们揣着明白装糊涂,小爷就跟你们装到底!靠,真当自己是乔青呢,玩儿不过她还玩儿不过你们?“两位老祖,你们这是要组着团儿去参观我师傅放水啊?”

    此话成何体统!

    两人面色一冷,甘老祖正要训斥。

    方老祖笑着一摆手,先一步道:“小童,你也不用绕来绕去,珍药三峰同出一脉,我二人跟你师傅几千年的交情。要说起来,他还得唤我们一声师伯呢!”

    “这弟子知道啊!”

    “既然如此,还不速速招来,你师傅怀中所抱之人,又是何身份?!我珍药谷,什么时候可容外人来去自如了?”

    这一句话落——

    顿时,所有的视线都朝着小童看了来。

    弟子们全部都看见了刚才那一幕,柳老祖速度虽快,可怀里那红色的人影却扎眼的很!小童心说,终于沉不住气了么,圆圆的脸上却尽是疑惑:“两位老祖此言差矣,那人只来了,可还没走啊,何来的来去自如?”

    “胡闹!”

    “小周,你说。”

    正跟在后面走到门口的周师叔,闻言愣在原地,额头都渗出了汗。他说,说什么?马不停蹄了半个月,他都还没从那凶兽也会怀孕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呢!天知道他们的感觉,跟老祖完全是一样,只觉一个天雷劈下来,脑子都不够用了。那乔青会怀孕?那乔青真是个女人?那乔青还是个会怀孕的正常女人?

    周师叔一脸傻样。

    两个老祖心下气极:“小周!可是你们峰老祖回来,我二人的话,便不管用了?”

    珍药谷,从天际往下俯瞰,乃是处于一片巨大的山脉群中凹陷之地!谷外群山环绕,羊肠小道,进可攻,退可守!且自然之鬼斧神工,又让这谷内凸起三座呈“品”字形环绕的小小山峰——一峰藏有灵脉,常出奇物;一峰玄气充沛,适宜修炼;一峰药材遍地,无不珍稀。

    至此,珍药谷便定谷于此,已然数万年之久。

    而如今这三个老祖,也正是三峰的主人,地位同大。

    是以两人这句话,无疑算是藐视之大罪了!周师叔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脸上呈现出挣扎之色。这要怎么说?说那人名叫乔青,怀孕了,差点儿滑胎,老祖应该正在里面给她狂灌丹药呢……

    哦对了——

    还有她玩儿死了其他门派千多余人,还害的他们差点儿得罪了姬氏家族,更是险些全军覆没,嗯,她还是那如意令的始作俑者!周师叔想到此,恨不能一巴掌扇上自己的脑门:“他妈的,这叫个什么事儿!”最恐怖的是,他现在竟然在为那乔青担心?没听说被虐也会上瘾啊?唔,半个月都没醒过来,不会真出问题了吧?呸!快醒醒,祸害遗千年,你死她都死不了!

    周师叔的面色那叫个好看。

    一会儿狐疑,一会儿恨恨,一会儿挣扎,一会儿便秘……

    只把所有人都看了个一头问号。那甘姓老者眼见着周师叔身后的百人队伍,竟是和他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傻逼德行,不由哀叹一声。那柳飞真正是个祸害,这才几天,就把百个好苗子给带成了这个怂样:“罢了,罢了,都退下吧。小童,等你师傅……三急结束,请他到我洞府一叙。”

    “好咧!”

    小童应上一声,对周师叔打个眼色,众人便齐齐冲向了柳飞的洞府!

    柳飞所主山峰,也正是他们所在之峰,属于那药材遍地的第三峰。一路闻着药香到达后山,一方小小阁楼便映入了众人眼前。阁楼门口,柳飞正面色纠结着步了出来。他们哪曾见过老祖这样?纷纷心下一惊:“难道出事儿了?”

    柳飞一摆手:“没事儿,她睡了。”

    小童摸头:“那你这幅死了徒弟的模样,是为哪般?”

    柳飞仰头望天,一脸悲色:“如果老子说那该死的把我千年收藏的丹药都给吞下了肚,你说是不是比死了徒弟还惨?”

    那还真是……

    不对!

    什么?!

    小童圆圆的脸顿时扭曲了起来,他一个高蹦过去死死揪着自家师傅的衣领子:“什么叫你的千年收藏,你他妈明明前九百年就在混吃等死!这所有的收藏都是近百年小爷鞭笞着你炼出来的!啊——我要疯了!一会儿不在你这败家玩意儿就把咱们的积蓄给败光了?!小爷到底造了什么孽,被射在墙上都比给你当徒弟来的走运……”

    小童噼里啪啦骂个没完。

    柳飞面色讪讪,孙子一样挨着。

    刚才事出突然,还没到洞府就发现乔青的呼吸几乎要停滞了!情急之下,他一股脑把怀里的丹药全给喂了下去,等到反应过来,想再抠出来也不可能了。当时他就心道坏了,他又不是稳婆,炼制的自然也不可能有保胎丹,这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吃下去了,可别药性相冲赔了丹药又折青啊?可谁知道,一探那乔青脉象,却是隐隐有了好转的迹象?

    不但如此,那些丹药还全部都被吸收了?

    柳飞不知道自己是要哭还是笑,这狗日的害自己凭白被雷劈了一路,这会儿又把他的积蓄一锅端了,这他妈就是他的克星吧?

    小童还在骂个不停,炒豆子一样几乎就没个重样的,直把周师叔等人看了个目瞪口呆。想着刚才的事儿,周师叔迈出一步道:“老祖,甘老祖让您到他洞府一叙。”他想了想,又道:“老祖千年不在,可能还不知道,近百年间三峰之间并不和平,咱们这第三峰久无主事之人,自然落了那两峰的下乘。那两位的手……”

    他只说到这里,就顿住了。

    柳飞冷笑一声,接了上:“正准备伸过来,老子却回来了?”

    周师叔没说是,也没说不是,柳飞点点头:“关于里头那头凶兽,谁也不准透露一句——妈的,老子正不爽,你跳上来给老子踩,不踩都对不起你!”

    话音落下,已然腾空而起,向着远方飞掠而去。

    众人看那方向,可不正是第一峰那甘老祖的地盘儿?顿时,一个个人的脑中都浮起了一股子莫名其妙的爽快,他们被那两峰压了太久了!瞧一眼楼阁,里面乔青正平躺着,似乎睡了过去。再瞧一眼远方,老祖正落下了第一峰,大摇大摆地晃了进去:“唔,怎么觉得,以后会有乐子可瞧了?”

    ……

    乐子不乐子,乔青倒是还不知道。

    又过了一日时间,她才从昏迷中醒来,一觉睡的那叫个舒坦,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暖洋洋的感觉。意识过了片刻方才回流,乔青爬下陌生的床,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不对!她正和那柳飞谈判,怎的突然晕了?

    不待她想个明白。

    门外脚步声临近,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凤公子,您醒了?”

    这女子,名叫陈吟,正是当日从杀域中进入内门的一男一女散修之一。方方入谷,她和那男弟子还没收到安排,小童便让她来照顾起乔青的起居。因为之前柳飞的吩咐,是以对乔青的称呼,还延续了杀域中人尽皆知的凤九。乔青自然认得她,点了点头,便见她神色古怪地盯了自己一会儿,随即摇摇头,又抬头看了她一眼,又摇摇头——那模样,真真叫个纠结!

    乔青摸摸鼻子:“老子脸上长了个蘑菇?”

    陈吟几乎是脱口而出:“脸……脸上长蘑菇,都没你肚……肚子里怀孩子吓人!”

    “嗯?”

    乔青眨眨眼,心说自己这是睡懵了,还是睡懵了,或者是睡懵了?

    嗯,一定是,还没从起床懵里回过神来。她很淡定地重新爬回床上,平躺着闭起眼来,既然还没睡醒,那再睡会儿吧!乔青很快重新睡了过去,脑中几乎是一片空白,这种感觉,有点儿像十八年前方到翼州,方到乔家,发现自己变成了个六岁小屁孩儿时候的感觉。

    ——又迷茫,又惊悚。

    她似乎在睡梦中,还听见陈吟嘀咕了一句:“听说怀孕的人都比较嗜睡,还真是这样。”

    怀孕的人……

    嗜睡……

    之前和柳飞对峙的时候那肚腹中突然传来的一股剧痛,和更之前在医馆中几乎死猪一样睡也睡不醒的状态结合在了一起,似乎串成了什么。嗯,上一次,貌似是三个多月前,兵发三圣门的前一天晚上?

    啪——

    乔青狠狠一拍脑门:“靠,想什么呢!”

    陈吟被她吓了一跳:“凤公子?”

    凤公子……凤九……凤无绝……凤家娃子……

    乔青的思维在一瞬间诡异的串联出这一系列的词汇,天知道这该死的是怎么连起来的?!然后,她把自己给吓醒了。一脑门的汗,她猛的坐了起来,直勾勾瞪着陈吟:“你你你……你刚才说什么?”

    ——这货,有生之年第一次被吓结巴了。

    沉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反应了反应,大概明了道:“凤公子可是神医,还用小女再说么?”她放下手中水盆,瞧着乔青这傻样,顿觉之前对她的那点儿惧怕也消失不见了:“公子可是太开心了?小女曾听家母说过,得知小女存在的时候,可是惊喜到脑子都不转了呢!”

    乔青是谁?

    虽然她的脑子也不转了,可听完这一番话怎么可能还不明白:“你是说……老子要当爹了?”

    砰砰砰——

    正走进门的柳飞、小童、周师叔,齐刷刷被这句惊悚的结论给吓了个眼前一黑——一个趔趄,摔了三个声势浩大的大马趴!三人从叠罗汉一样的状态中爬了起来,瞪着这半坐在床上摸着下巴不知是惊是喜是哭是笑的女人,嘴角都僵了。

    半天,柳飞才狠狠揉了一把脸:“咳,容老子提醒你,是当娘了。”

    乔青随口“嗯”了一声,明显那思绪还乱着:“老子当娘,谁当爹?”

    柳飞顿时吓的一蹦:“你想讹我?”

    他这反应再正常不过了,这乔青从翼州来,也不知道她孩子爹在不在东洲。无缘无故怀了孕,当然要第一时间给自家娃找个爹!这绝对符合此人卑鄙无耻的性子,又极为映衬她此刻的处境。而在场的人谁最合适?当然是风流倜傥修为高深又身处高位的他!柳飞完全被这诡异又自恋的想法说服了,眼睛一下一下瞄着乔青,回忆起那如意令上的一方画像,忽然觉得,倒也不算亏:“唔,也不是不行,不过……”

    不待他说完——

    乔青霍然站了起来:“你可是来自翼州?”

    柳飞被问懵了,这逻辑是怎么跳过来的:“嗯,此事没什么可瞒。”

    乔青点点头:“你可是柳宗的开宗祖师爷?”

    柳飞傻傻应着,只觉在对方那一双漆黑眼眸的凌厉注视下,他那明明高深的修为全都喂了狗:“是。”

    “果然如此!”

    “所以呢?”

    “这个等会儿再说。”乔青一摆手,不容置疑,接着问:“你刚才没说完的是什么,不过什么?”

    提起这个,柳飞眼眸一厉:“差点儿忘了,这珍药谷的形势你还不知道。”他简单说了一遍三峰之间的形势,总结道:“那两个老家伙高我一个辈分,却被我后来居上追上了修为,心里不爽都多少年了,以为老子看不出来么?呵,想插手干预第三峰的事儿,真当老子是纸糊的不成?”

    小童周师叔和陈吟看着自家老祖,只觉他这话说的是倍儿有气势!

    尤其是小童,这男人他看了一百年,真正是少见他露出如此凌厉之态!这副模样之下,连他都有了种颠覆之感,其实自家师傅,也不至于那么差劲的吧?除了莫名其妙被雷劈,除了游手好闲不爱炼药,除了性子恶劣整日斗鸡遛狗,除了自带坑爹属性永远找不到正确的方向——嗯,还除了这会儿被这乔青一问一答,跟个傻子似的。

    小童默默扭过头去。

    柳飞明显还没发现自己的傻样:“老子昨夜可是夸下了海口,第三峰收了个牛逼弟子,对,就是你,不用怀疑。两边儿可是压下了大筹码,这会儿那姓甘的傻帽正等着你去呢,走,给老子赢的第一峰毛都不剩一根儿去!”

    乔青的脑中飞快转着。

    既然是柳宗的开山祖师爷,也就是他的便宜师兄,说她是珍药谷第三峰的弟子,倒也不算不妥。具体是个什么弟子,不妨一会儿再议。乔青轻轻笑了起来,黑眸中金芒一闪,起身就往外走……

    柳飞眉头一皱:“上哪去,老子还靠你去大杀四方呢!”

    他想的好啊,那一道雷,加上千年的累积,这女人必须得给他奴役上个万年才算够本!具体怎么个奴役,倒是还没谱。此刻,他这千年妖精也回过神来了,手中一招,顿时有一把算盘抓入了指尖。

    柳飞坐了下来,噼里啪啦打了起来:“之前那些帮了你的事儿,我就不跟你算了。至于后面的,你吞了老子统共三百七十八枚丹药,其中六品丹五成,七品丹四成,八品丹一成,按照市场价格来算,老子也不多要你的,六品丹万枚玄石,七品丹五万枚,八品丹几乎是有价无市,我就给你算个十万枚!对了,上等玄石。”

    话音落下——

    他翘着二郎腿,淡定望向走到了门口的女人。

    乔青也淡定的很,回过头,直接吩咐:“赶紧的,别在那跟老子装大爷,老子当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猴山上扯大旗呢!”

    柳飞皱起了眉头:“你什么意思,想不认账?”

    乔青自然不是这个意思,不过柳飞的话,倒是提醒了她一个问题。如果说,她真的吃了这么多的丹药,不论药性为何,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儿的感觉。除了身上有一种极为舒适之感外,修为可是一丝儿没涨。这柳飞,乃是八品炼药师,乔青可不相信他炼制出的丹药,会是花架子!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她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唔,里边儿到底是个啥怪胎?”

    到了这个时候,她自然一切都反应了过来。恐怕是三月来一直的紧绷,让她把一切都忽略了。地宫,三圣门,修罗斩,天劫,明霜,如意令,玄灵泉——这一系列几乎是毫无间隔的一桩接着一桩,全然没有让她放松的时候!三个月后,玄灵泉中浸泡结束,她这一放松,问题便反了上来……

    她的娃,也终于有机会抗议了!

    不错,她有了个孩子,就在肚子里,大概三月多,是谁的还用说么?

    乔青的神色渐渐柔和,这几乎是她这十八年来从未有过的一种表情,透过易了容的平凡脸孔,也泛起了一种极美的光芒。屋内的人都看呆了,乔青却皱了皱眉:“走是不走?”

    柳飞又懵了:“走哪去?”

    “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乔青冷笑一声:“你刚才唧唧歪歪一大堆,想让老子去干嘛?”

    柳飞似乎明白过来,没有分毫被她看穿的尴尬,哈哈一笑,起身跟上。走了两步,他又是一顿:“不对啊,这逻辑简直是逆天了,咱们不是正说道,你想讹……”我么?

    最后俩字,他实在没说出口。

    只因——

    乔青看着他的神色,就像是在看个山上扯大旗的猴子。那目光中明明白白透出来的意思——就你?是老子瞎了还是你疯了?乔青一眼看完,转身就走,余光都没再分给他一星半点儿。顿时大受刺激的漂亮男人差点儿没冲出去掐死她,到底他是忍住了,勾唇一笑,又恢复了那等捉摸不定的嬉笑模样:“有意思,我倒是开始好奇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姓什么。”

    柳飞问的——

    自然是孩子的父亲,到底是何身份,竟让她在两人之间毫不犹豫几乎连想都不想如此让他伤自尊的选择了那个男人!说到底,他也只是片刻心头一荡而已,也不至于明知这乔青对那人坚定至此,还要上前找虐。

    还是连同这女人去虐别人来的实在!

    柳飞的眸子遥遥望向第一峰,那里,另外两个老祖和聚集的无数弟子,正等着他和乔青的前去。他饶有兴致地吹一声口哨,跟了上去,并没真的指望她会回答。

    然而——

    已经走远的红衣人,却有两个字,带着笑意以极其温柔的语气,轻轻道来。

    她道:“姓凤。”

    我我我,我竟然忘了“立刻发布”了…

    于是,这算是断更了咩,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