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五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五章

    这个情况——

    正处于交锋之中的老祖们没发现。

    正处于惊惧骇然中的弟子们也没发现。

    一片哗乱之中,众人的注意力完全被三个老祖的交手给转移了,甚至忽略了最开始这一场混乱的起源。强行提升了的柳飞,面对上同样举动的甘方两人,还是没有占了便宜。他们剑拔弩张动着手,一点一点朝着峰顶处移动着。这一切说来漫长,实则在神阶修为的速度之下,也不过顷刻的时间!

    顷刻之间——

    已然转移到了乔青所在的院子外面!

    那百名弟子大惊失色:“老祖?”

    柳飞并不回答,他在甘方两人的联手之下受了不轻的伤,一边勉强抵挡着,一边空隙处飞快环视了院子一周——发现小童和周师叔站在门外,而陈吟和那稳婆都不在外面,终于松下一口气:“应该是来得及,进去接生了。”这会儿的形势已然无法善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两人拖到乔青生产完毕,孩子顺利降生!

    柳飞眸子再狠,漂亮的眼睛里掠过一丝破釜沉舟之色:“他妈的,为了老子的干儿子,跟这俩杂碎拼了!”

    却在这时——

    “啊——”

    “哇——”

    两道声音,同时从那紧闭的房间之中破顶而出!

    这声音毫无预兆,来的太过突然了。以至于院子里外的所有人都一时愣住,不论是打斗的还是颤抖的突然就停了下来,一丝儿的动静都无!唯有那一大一小的二重唱,嗷嗷叫着穿透屋顶,直冲九霄,响彻天地!

    一道,犹如杀猪的痛叫,除了乔青没别人。

    一道,清脆嘹亮的啼哭,自然是小凶兽了。

    “生……生了?”

    “哈哈,生了,生了,终于生了!”

    柳飞只觉堵在嗓子眼儿里的心一下子就落了回去,小童一屁股坐在地上嘿嘿傻笑,周师叔双手合十不断念叨着什么,那些弟子们一愣之后齐齐爆发出一阵欢呼!而院子外面,和他们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不明所以的第一第二峰之人。

    此刻,所有的视线,全部聚焦在了那紧闭的房门!

    那两道声音才方方落下——

    只见另有两道人影,其速如电,直冲房门而去!

    柳飞一个激灵,怒吼出声:“这两个王八蛋——拦住他们——”

    其实不用他说,反应过来的小童和周师叔,已经双双冲了上去。可对方实在太快了,甘方两人的速度又岂是他们能阻挠的?!小童和周师叔被迎面而来的神力一击,顿时倒卷飞出!那百个弟子连思索的时间都没有,就前仆后继地冲了上来,没悬念的,他们也天女散花一样向着四面八方跌落而下。

    不过只这一阻的功夫,起码给了柳飞追上的时间!

    眼见着那两人就在眼前,房间内传出乔青的一声厉喝:“出去!”

    甘方两人对视一眼,果然是她!他们冷笑一声,速度再快,后面的柳飞却是眸子一闪,似想到了什么——这一声出去,对那两人来说有什么意义?那女人会是做这种无用功的人么?心中一抹预感升起,柳飞并不确定他猜测的对是不对,可这段时间以来对于乔青的强大信心,让他二话不说飞快倒退!

    袖袍一挥卷起散落在地上的众弟子:“退!”

    这一方小院之中。

    两人冲向房间,百人齐齐后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砰——

    那房门被甘方飞冲而去的劲道给撞了开来!

    扑面而来的血腥气味中,房间内的一切也展露在了众人眼前。

    大开的后窗正正看见一手抓着稳婆一手抱着个婴孩儿一跃而出的陈吟背影,那婴孩儿趴在陈吟的肩膀上,红红皱皱小猴子一样,一双懵懂的黑眼珠动来动去,最后定在了冲进房门的甘方两人的身上。清亮清亮的狡黠,似乎在说:“可怜见的,祝你们好运。”

    甘方两人只觉得自己疯了!

    一个刚出生的小崽子,哪里看的见?又哪里会有这样的情绪?可刚才那一眼,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真正是让他们生生打了一个激灵:“活他妈见鬼了!”

    一种不好的预感升上心头,然而这会儿,极致的速度之下,却是停也停不住了!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几乎全部发生在了一眨眼的时间之内,从乔青那一声“出去”,到这两个修为高深的老祖冲入房间,再到此刻两人的攻击落向了这房内唯一的一方床榻的时候,外面柳飞众人才方方落地,就地一滚,爬了起来。

    那方床榻之内,轻纱包围,只有一道红色的人影不甚清晰,影影绰绰。

    可神识覆盖之下,谁都知道,这就是那凤九无疑!

    甘方两人心下大定,一个神阶大圆满,就算有诈,又能如何?

    一击落下——

    乔青就告诉了他们,又能如何!

    那两道攻击和床榻内红衣人相触的一瞬间,只感一股子让人心惊肉跳的神力波动迸发出来!这波动并非冲他们而去,而是似乎引动了天地,将四下里空气中的玄气全部一股脑地吸入其中,形成了一个漩涡状的态势。

    这个情景,他们太熟悉了!

    这个情景,所有人都太熟悉了:“她她她……她晋阶了?!”

    这不知道是谁发出的一声惊恐大叫,顿时让第三峰上鸦雀无声。眼见着甘方两人的一道攻击落下,竟然生生倒卷出来,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喷出一口口的鲜血,砰砰两声巨响,摔落地面。众人只觉脑子都不够用了,一片空白中只剩下了这么一句话:“这也太牛逼了吧,啊啊?生个孩子也能生出个晋阶来?”

    不错——

    乔青生着孩子,晋阶了!

    早在泡完玄灵泉的时候,她的修为已经是神阶大圆满,只要闭关感悟心境,便可顺理成章不费吹灰之力的晋升。而这七个月,她却是完完全全没有去理会那修炼一事,完完全全将全副心神都放在了小凶兽的孕育和出生之中。这样的心态和生活方式,是从前的乔青从未尝试过的,心境也在这悠然平静中一丝丝发生着改变……

    直到小凶兽出生的一刻!

    直到乔青成为母亲的一刻!

    ——心境的升华已然是毫无悬念!

    ——晋升玄师,也自是手到擒来!

    想想看当日玄云宗那可怜的玄天吧,不正是被晋升中的乔青给阴了一把?天地法则不容侵犯,它不只会对晋阶中的人短时间内作出保护,还会在一切攻击落下之时反弹回去。也就是说,与其说现在倒在地上哗哗喷血的甘方两人是被乔青给玩儿残了,还不如说他们是被自己的攻击给攻残了!

    刚才那攻击,到底有多狠。

    此刻他们受的伤,就有多重!

    想明白了这些的众人,纷纷咕咚一声吞下一口唾沫,再看床榻里轻轻坐起了身的那道人影,只觉她可比洪水猛兽让人惊骇欲绝!有没有搞错?那还是个女人?连生孩子都能算计的人,你丫绝对纯爷们吧?

    纱帘之内,生完了孩子纯爷们晋阶完毕,发出了一声尾音悠扬似是极为不满的:“嗯?”

    众人傻戳着:“什……什么?”

    纯爷们:“老子要沐浴。”

    “唔。”

    众人傻傻回应,还没从放空状态下回过神来,忽然虎躯一震,哗啦啦,集体转过了头去。乔青这才满意了,从纱帘内探出个脑袋瞧了瞧,确定所有人都背对着她之后,随便披了件儿外衣迈着酸疼酸疼的双腿爬下了床,走进浴房。

    水声从里面传出来。

    外面站着的只觉今天发生的一切,那都叫个颠覆!只觉满心满肺,除了膜拜还是膜拜!

    凤公子,你可看见自家孩子还在陈吟的怀里探着头啃手指头?

    凤公子,你可看见房外还有两个老祖奄奄一息快挂了?

    凤公子,你可看见咱们都木桩子一样杵着呢?

    凤公子必然没看见,她飞快洗了个战斗澡,洗去一腿的血腥粘腻,总算清清爽爽。幸亏这里是东洲,幸亏这地儿修玄气,否则刚生完孩子的人哪里有这样的待遇?还不得被摁在床上一睡十天半月?乔青第一次感觉到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那么的好,她披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路踩着嘀嗒嘀嗒的水珠溜达出了门:“小十,老子的小十呢,把丫的给我抱过来!”

    这会儿,那百个弟子全部围着沉吟怀里的小不点儿,脸上欢喜的不行,只听那边一声声正夸这娃长的漂亮呢!乔青急溜溜地凑上去,陈吟一看她凶残的表情,顿时一哆嗦:“凤公子,你是要……”

    乔青咧嘴一笑,白牙森森:“这货差点儿去了老子半条……”

    她话没说完,忽然愣住了。

    眼前这小小的婴孩儿,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从瞳孔游入四肢百骸,只剩下了满心的柔软。不,这并不是重点,这个孩子是她生的,这种骨血之情已深深镌刻在了心里足足十月怀胎!而现在,她看见的,却是这个孩子的长相——他软软小小的身子趴在沉吟的怀里,那五官——剑一般的小眉毛,带着笑的黑眼睛,高挺如斧刻的小鼻子,薄薄的两瓣唇,镶嵌在红红皱皱的小猴子一样的皮肤上,可不正是一个缩小版的没长开的凤无绝?

    而和凤无绝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小不点儿,唯有一双眼睛完全继承了她,漆黑漆黑的,锃亮锃亮的,明明不该有焦距的瞳孔,黑葡萄一样在眼眶里滚来滚去,狡黠非凡。那两个肉呼呼的小拳头,朝着她的方向伸过来,这是求抱抱?

    乔青傻愣愣地望着他:“凤小十?”

    似乎是听懂了自己的名字?这小不点儿动了动淡淡的小眉毛,一咧嘴,淌出一串儿晶莹剔透的哈喇子。乔青的心里软到一塌糊涂,黑眸柔成了一汪春水,一个猛虎扑食就冲了上去,在小不点儿惊恐的眸子里一把把自家娃给抢了过来,上下其手地蹂躏了一番……

    掰扯掰扯小胳膊,倒腾倒腾小肉腿儿,捏捏小脸蛋儿,捻捻柔软的头发丝儿,那叫个看啥啥新鲜,玩儿了不亦乐乎。

    吧唧——

    乔青一口咬在亲儿子的腮帮子上:“来来来,叫爹爹。”

    砰——

    众人齐齐绝倒。

    凤小十此刻的表情,如此清晰明了地挂在了他光溜溜的小脑门儿上:左边郁,右边闷;左边崩,右边溃;左边苦,右边逼;左边救,右边命……众人齐刷刷扭过头去,一身同情怜悯的冷汗。还是柳飞率先反应了过来,一个高蹦上来把可怜的小不点儿从不靠谱的亲妈手里抢了过来:“我靠我靠,你小心了点儿,别弄疼老子的干儿子!”

    乔青哈哈大笑,一摆手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那叫个豪迈:“靠,爷生的,怎么可能这么脆弱——咦?”

    “怎么了?”

    “你看——”

    她把自家小孩儿从柳飞身上一翻,让它倒挂在柳飞的胳膊上,两个屁股撅在两人的眼前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貌似某个小东西深深叹了一口气,乔青狐疑地瞄他一眼,见凤小十依旧是那副懵懂的小模样,便不再多注意,只指着他的两瓣儿屁股道:“看见没,这是什么?”

    柳飞摸下巴:“胎记?”

    “不像啊……”

    “那你说是什么?”

    乔青研究着两瓣儿小屁股上,类似胎记的两个图腾,右边乃是一抹极为细小的红色流线,若是将它放大,倒是有点儿像火焰的标志。再看左边,这个图腾亦是极小,尚且看不清晰,可对于她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正是凤无绝那魔修的图腾!乔青的眼中,一抹金芒乍现,皱着眉毛一会儿看看这边,一会儿看看那边:“那火焰,不知道是不是跟自己有关,只是那魔修图腾,幸好是长在了屁股上,不然在有自保之力前,也太过扎眼!”

    乔青正得瑟着,自家儿子真会长。

    其他人却是齐刷刷扶额,柳老祖,凤公子,你们把一个刚出生的娃这么倒挂着,真的没关系么?

    噗——

    很明显,有关系,绝对有关系!

    这还不能说话不能表达的娃以实际行为抗议了!一声细微的声响,一股细微的气流,直逼两人门面!乔青和柳飞顿时皱起了脸,踩了尾巴的耗子一样蹦了起来:“我靠我靠,怎么这么臭!”

    柳飞嗷一嗓子就把小不点儿给丢了过去。

    乔青接过来嗷嗷两嗓子又丢了回去。

    柳飞转身想跑,乔青瞪眼直骂:“接着你干儿子!接着接着,摔着他老子跟你没完!”

    柳飞欲哭无泪,接住就往乔青这边儿跑,乔青撒腿儿就逃,这两人只觉周身一股臭气萦绕不散,脸都被臭绿了,核武器都没这么牛逼的好么。还是陈吟看不过眼,从柳飞手里接过这娘不亲干爹不疼的娃,吸了吸鼻子:“没味儿啊?”

    乔青和柳飞同时一顿:“没味儿?”

    陈吟又嗅了嗅:“没有啊。”

    两人狐疑地望过去,只见小不点儿软趴趴地赖在陈吟的胳膊里,小屁股撅着,咧着小嘴儿乐的那叫个欢腾,像是在说:“小爷也是有脾气的!”

    柳飞捅捅乔青:“话说,你这是生了个虾米?”

    乔青呆呆回答:“难道真是头小凶兽?”

    柳飞翻白眼儿:“有凶兽是以臭屁攻击的么?”

    乔青仰头望天:“这个……还真有。”

    她家大肥猫的杀手锏,不正是叫做惊天一屁么!唔,难道这小子,不仅仅遗传了她和无绝,还把那好吃懒做的肥猫绝活都给继承了?我靠,这必须得是个小恶魔啊!乔青抽了抽嘴角,看着自家娃被陈吟照顾的很好,和柳飞对视一眼,望向了自方才摔出来就被弟子扶住的甘方两人。

    该到正事儿了!

    此刻——

    甘方两人强行提升的效用,因为重伤而提前散去,虚弱到只能用阴狠的眼睛,死死盯着她!

    乔青轻笑一声:“两位,可知我是谁?”

    她这么问,让两人皱了皱眉,心下泛起一股疑惑。似乎这凤九的身份,并非一开始说的那么简单。若是四大氏族中人,也不必女扮男装藏在珍药谷里。重伤意味着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们阴狠中还透着一股绝望,似乎连思索都懒得了。乔青接着笑,一步步走了过去,停在二人身前:“没关系,你们不愿猜,我来说——”红唇轻启,吐出三个轻轻的字眼:“我姓乔。”

    姓乔?

    乔九么?

    不,不对!两人瞳孔一缩,顿时想到了某个这一年中风靡东洲的名字:“你是乔青?!”

    这变了调的惊呼,让四下里的声音完全湮灭!不论是盯着孩子看的,还是低垂着头惊惧万分的,或者是那些事不关己的,所有的弟子都在一瞬间霍然转头,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乔青?她就是乔青?而柳飞等早就知道内情的,亦是皱起了眉,不明白她亮出身份的用意。

    乔青环视一周,大方承认:“不错,我叫乔青!”

    嘶——

    这四个字所造成的轰动,是一片死寂之中连番的抽气之声。

    对着这些半信半疑的目光,对着甘方两人不断闪烁的眸子,乔青分毫不避讳,似笑非笑着抬起指尖。在耳际处轻轻捻起了什么,一拉,一张人皮面具便被她轻轻撕扯了下来,露出了自己本来的面孔,和那如意令上一模一样的绝美面容!

    这张脸,已经接近一年的时间,未见天日了。

    因为做了母亲而稍显柔和的五官,和一年覆盖之下更加白皙的肤色,就这么呈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那漆黑又妖异的眸子一转,便引起一阵心悸的粗重呼吸!这很好理解,能被东洲上呼风唤雨的姬氏族长心心念念的四夫人,必然是美的惊人的!而她和叶落雪足足像了七八分,又岂是寻常?这种痴迷的视线,她见的多了,早就习惯。只看向了自家盯着自己眼珠直转的小小的娃,看他哈喇子刺溜刺溜地往外流,笑眯眯一摸下巴:“啧,不愧是爷生的,有品味!”

    凤小十哈喇子成灾。

    乔青哈哈大笑,待到在场之人接受了这一惊闻之后,才重新道:“怎么样,甘老祖,方老祖,我们来做一笔交易。”

    两人大变的面色,渐渐压了下来:“乔青!你混入我珍药谷,到底有何目的?!还有你,柳飞——”他们瞪向柳飞:“你竟敢把此人暗中藏于谷中!柳飞,你是要让我珍药谷从此消失于东洲么!”

    柳飞冷笑一声:“要不是你们两人咄咄相逼,凤九的身份,会永远成谜。”

    “老夫为珍药谷几千年,你一个小辈却后来居上,老夫不服!你对谷中从无建树,一消失就是千年,这三峰你何曾管理过一二?!”甘老祖是个直脾气,大怒之下连番咳嗽了起来,那一声声,到得最后,显得有些悲凉:“柳飞,你回来作何,你回来作何……”

    柳飞面色一暗。

    乔青一摆手打断那老东西的话:“柳飞回不回谷,第三峰也用不着你们伸手来理!想要权利而已,谁不想?你若是承认,老子还敬你是个前辈。这幅做派,少拿出来惹爷不爽了!”

    柳飞跟着一愣,半晌摇着头笑了起来,这女人,好像是自私的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实则真正被她当成了自己人,连自己这么小的一点情绪,都顾忌到了。柳飞心里暖着,面上撇撇嘴扭过了头去,逗弄起干儿子来。

    乔青没注意这些。

    她看着甘老祖那副“既生瑜何生亮”的德行就心烦,老子揭下面具,可不是为了跟你们讨论谁对谁错:“闲话少说,我只问你们——交易!”

    方老祖冷冷哧道:“你凭什么?”

    “凭什么?”乔青轻笑一声,捏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忽然面色一厉,眼中凌厉如冰,字字铿锵!

    “凭你们现在乃至后面的一整年,都手无寸铁——这够不够?!”

    “凭老子现在站着,你们歪着;我俯视,你们仰视——这够不够?!”

    “凭你们修为牛逼,此刻也只能在我设下的局里任我宰割——这够不够?!”

    “凭珍药谷窝藏姬氏罪犯乔青,一旦此事传出,贵谷必将覆灭——这够不够?!”

    “凭整个东洲人人都在寻我,人人都想杀我,老子直到现在活蹦乱跳——这够不够?!”

    “凭我若非自愿暴露,你们包括整个东洲这辈子都别想知道凤九就是乔青——这,又够不够?!”

    一连六个够不够后,看着甘方两人若有所思的面色,乔青冷笑森森,一把扯住了方老祖软塌塌的身子,拉到眼前!她冷冷盯着他,嘴角是似笑非笑的玩味弧度:“方老祖,你若还想知道,还有第七,第八,第九,你可想听?”

    方老祖颓然无力:“什么交易。”

    乔青也不多说废话,直接道个清清楚楚:“第一,第一第二峰所有人立下天道誓言,今日一切烂在肚子里,永不再提!第二,从现在开始,收回你们的手,老老实实回去管理好自己的峰,永远别想染指第三峰和珍药谷的高位!”

    “那我们呢?我们能得到什么?”

    “没有。”

    “没有?”甘老祖什么都没说,那更为狡猾的方老祖,脱口而出。

    乔青看他一眼,笑了起来:“不错,没有。这就是东洲的规矩,弱肉强食,实力说话,你们懂的。今天,若是我站在你们的位置,保下自己一条命和珍药谷的未来,必不会再多提一字,引我发笑。”

    方老祖面色不甘:“那你……”

    乔青松开他:“一年后,我离开。”

    柳飞霍然抬头,盯着她一眨不眨,乔青回看向他,就这么对视了一阵子,柳飞顿时明白了她的打算。甘方两人,杀不得!这是他们都明白的事儿。他们两个人,不光代表了自己,还有珍药谷的水平。珍药谷这个时候,拥有三位修为高深的老祖,在第二梯上非但不弱,还属于一个数一数二的位置。可一旦甘方两人死了,只剩下一个老祖的珍药谷,必将面临着整个第二梯众多门派的围攻!

    就如乔青说的——

    这就是东洲,弱肉强食!

    珍药谷里这么多年的积累和底蕴,丹药,铸造品,玄石,太多太多的好东西了。当甘方两人一死,这消息一传出去,也就相当于为其他门派大开了烧杀抢掠的方便之门!而那两人不能死,却也不能这么留下,唯一的一个方法,便是立下天道誓言。至于甘方私下里甘心不甘,那就不是他们关心的范围了,有天道规则在,用不着担心。

    而乔青,珍药谷只是她暂时休养生息的一个地方。

    或者,也可以说是她的一个后盾,她总是要走的。

    想通了这些的柳飞,继续逗弄起他干儿子来:“倒是她承诺的这一年时间,便是为了珍药谷了,算这货有良心,多拿出一年留下保护三个手无寸铁的老祖……”柳飞眉毛一皱,不对:“这货当时说,未来一年,孩子由我带……我靠我靠,这明显是早就猜到了会有今天这一幕,也早就猜到了老子会提升修为,不能修炼一整年?!”

    柳飞顿时跳脚,一眼一眼瞪乔青。

    乔青赶忙望天,坚决不看他:“糟糕,被发现了。”

    她的确是一早就料想到了这一切,开始那生孩子的时候嗷嗷叫,疼是真疼,可演戏的成分也有点儿。心境的提升和晋升都是她一早就能预料到的,自己的修为到达个什么程度,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是以,若是要对付这两个老祖,只有借着晋升的这个时候,引动他们对她出手,借着天道之手,一举把这两人拿下!

    不过关于柳飞,会不会强行提升,她也没有那么肯定:“唔,这师兄,老子算是欠下他一个大人情了。”乔青心虚地不看柳飞,转向甘方两人:“考虑的怎么样?”

    是选择随着珍药谷一同覆灭,还是立下天道誓言?

    剩下的,几乎就没有悬念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更何况还关系到了他们为之经营了几千年的珍药谷。两人倒是也想挣扎挣扎,可看着柳飞那明显唯乔青马首是瞻的模样,也便无法在珍药谷的身上做文章了。后面,一切很顺利,乔青亲眼看着甘方两人立下天道誓言,反复琢磨了几遍,誓言中没有任何的漏子可捡,这才算完。

    接下来,便是珍药谷所有的弟子。

    值得一提的是——

    有两个人——

    一个是白飞鹤,立誓的时候目光不断闪烁着。

    还有一个阮丹彤,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脸色惨白。

    乔青没把阮丹彤当回事儿,只和柳飞提醒了提心那白飞鹤。当日柳飞把这人从第一峰弄了过来,便是因为看他很有问题,至于问题出在哪里,却也说不清楚,只能说是下意识的一种感觉了。有问题的人,自然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才能放心:“若是怕杀错人,不妨先软禁起来。”

    柳飞没反对:“先看看再说。”

    如此,一众弟子也全部立誓完毕,有了天道誓言的参与,珍药谷的形势,才算是平稳了下来。

    三个老祖重伤虚弱的消息,被极为严密的隐瞒了下来,甘方两人闭关静养,三峰重新回归正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乔青便将凤小十丢给了整日无所事事的柳飞,不可动用神力而已,换个尿布,喂个奶,这个还是没问题的。柳飞变身超级奶爸,和凤小十的关系越来越好,甚至乔青还听见这货偷偷问娃:“来来来,告诉干爹,干爹好还是亲爹好?”

    “……”凤小十专心致志扯他头发。

    “不对,不能这么问,嗯,如果是干爹好,你就不说话,如果亲爹好,你就告诉我!”那货得意洋洋,眉毛都要飞到天上去。

    “……”扯完了头发,开始揪耳朵。

    “你不说,那就是干爹好了啊?”

    作为腹黑货乔青和太子爷的亲儿子,凤小十似乎天生继承了这一点。快半年大的他还不会说话,歪着比亲爹小一号的英俊小脑袋瞅了这货半天,翻过身,噗——给了他一个浓浓的臭屁。咯咯笑着运用新学会的技能,挥着小肉胳膊三两步爬远了,那意思——想忽悠小爷?没门儿!

    柳飞狠狠抹了一把臭气熏天的脸,无语望青天:“这娃的爹,到底是个什么品种啊!”

    从来没见过乔青放过如此逆天的屁,柳飞自然下意识地把这逆天技能给抠到了太子爷的脑门上,啧啧啧,那女人的眼光真心独特,难道就好这一口么?

    乔青站在门外捂着肚子笑了半天,静悄悄地走远了。

    对于柳飞心里那点儿若有若无的情愫,她不是看不出来,可到底先有了凤无绝,对于这便宜师兄,她只能无视了。乔青溜到后窗子那里,陈吟正接管了满地爬的自家小孩儿,给小家伙喂荷粉圆子呢。一个个五颜六色的小圆子飘在喷香的汤里,入口即化,只闻着就让人食指大动。凤小十小朋友自己拿着小勺,贼美贼美地吃着。

    吃一口,软榻上滚一周,那叫个自在。

    乔青把滚来滚去的小家伙抱起来,凤小十几天没看见亲娘,顿时奉送一个大大的笑容。这种在凤无绝的面上极为少见的甜腻腻的笑,挂在这张小一号的小脸儿上,看的乔青一愣一愣的。

    她笑眯眯在儿子软软的小脸儿上吧唧一口,要抱走,小朋友却不愿意了。

    乔青皱眉:“你是要荷粉圆子?”

    小朋友点点头:“咿呀。”

    乔青眉头皱的更紧:“难道你爹还比不上一个荷粉圆子?”

    一边儿陈吟默默扶额,这么下去,估计这孩子迟早要分不清男女。小朋友倒是没多在意,抱起满满一碗荷粉圆子,摇头,又点头。乔青顿时明白过来:“你是说,我比的上一个荷粉圆子,但是比不过这一碗?”

    凤小十一咧嘴,大大的笑。

    乔青拂袖走人:“靠,这吃货!”

    这货气哼哼地走着走着,默默走到了厨房门口,探着头往里瞧。不一会儿,厨房里的小二赶忙跑了出来,如今整个珍药谷里,谁不知道凤公子已然总揽了大权。别看她极少管理什么,可她的话就犹如圣旨,背后的皇帝!小二点头哈腰:“凤公子,可是想吃什么,小的给您送房里去?”

    乔青咳嗽一声:“唔,你们的荷粉圆子……”

    “噢!是小十公子想吃?”刚才陈吟不是来端过一碗了么,小二摇摇头,管他呢:“凤公子等等啊,小的这就给您做去,小十公子一次能吃一大碗呢!嘿,那小胃口,小的就没见过这么好胃口的,十九个荷粉圆子没一会儿就吃光了!——诶,凤公子,你去哪?”

    乔青转过厨房的大门,站在门边默默计算:“于是,老子在儿子心里,是大于1小于19个荷粉圆子?”

    深受打击的孩儿他娘,终于还是决定去自己比较熟悉的领域里寻求安慰。接下来的小半年时间,乔青将重心放回了修炼上。不过和从前不同的,心里有了牵挂,再也不可能一闭关就是一年半载了,每隔个三五七天,她总是出来跟凤小十联络联络感情,争取早日胜过19个荷粉圆子……

    嗯,最不济,也得往双数上走吧?

    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给小小的凤小十造就了一个错误的世界观,比如说——有软软胸部的,是爹爹。如此,绝对可以想象,当几年之后,凤小十第一次看见自家亲爹凤无绝的时候,那称呼,会引得目瞪口呆的太子爷一个什么样的新表情,又会让乔青多少晚下不了床……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此刻,乔青在珍药谷中,过完了这承诺中的一年。

    三个老祖的修为已然恢复,甘方两人虽然对着她没有什么好脸色,但是在一定程度上,他们的心里对乔青,还是存有一种说不出的惧怕的。这种惧怕,不因修为,不因实力,却是因着她那种诡计多端的卑鄙性子,和堪比千年老狐狸的诡诈心智。想想看吧,作为一个女人,连生产这件事儿都可以拿来设局,又有什么是办不到的?

    乔青离开的这日。

    甘方两人也象征性地出来送别了她:“凤公子,这一去,不知何时再见。便祝阁下……”

    乔青一摆手:“这是我到东洲的第一个家,顶多三年,我肯定回来看看。”

    两人一噎:“……不用这么客气。”

    “不客气怎么行,哪怕是走了也到底会牵挂两位。啧啧,好歹一番交情,看看两位是在珍药谷安享晚年,还是被天道出手抹杀。”

    她这话说的两人一脸便秘,如何不明白这是在警告他们?偏偏人家一边拱手,一边微笑,那叫个一脸谦逊一脸友好,想发作都不行!两个老祖只有认栽,双双干笑两声,黑着脸站到后头去了。小童等人捂着嘴直乐,心说果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他们倒是不会舍不得乔青,就像她说的,顶多几年时间,便会再见了:“小十啊……”

    几乎所有人都聚拢到了乔青的身后,哭鼻子抹眼泪的。

    ——那里,她家儿子正被她塞在一个药箱里,只露出个小脑袋,乖乖巧巧地望着众人。

    这幅模样,顿时让所有人心都化了,只恨不得把这娃从乔青的手里抢下来,以后就养在珍药谷得了。不过想想孩儿他娘的战斗值,齐齐虎躯一震,忍了:“小十啊,长大了也别忘了周叔叔啊!”

    “周师叔,你好意思叫叔叔么,您这年纪该叫周爷爷吧?”

    “咳,岂敢岂敢,这不是占凤公子的便宜么?”

    “别吵,先别吵,小十啊,还有小童叔叔,千万别忘了……”

    “滚开点儿,儿子,干爹才最疼你!”

    各种各样的声音,哇啦哇啦响在乔青的……背后。直叫她脸色发青,郁闷的可以。靠,好歹是老子跟你们并肩作战,这小兔崽子一年时间,就把你们给忽悠成这样了?乔青咳嗽一声:“咳!”后面众人没反应,继续:“咳咳!”众人全不搭理她:“咳咳咳!”

    好吧——

    这都明显成这样了,必须得有点儿反应了:“凤公子?”

    乔青眉开眼笑;“嗯?”

    众人泪眼汪汪:“记得带小十回来啊!”

    乔青:“……靠!”

    众人哈哈大笑。

    乔青黑着脸挥挥手,背着小药箱和药箱里的儿子,步出了珍药谷。

    凤小十的小脑袋从药箱里伸出来,眉眼弯弯,一人一个飞吻。乔青自然不知道,她家儿子就是以这种乖乖巧巧甜甜腻腻的腹黑方式,虏获了一众人西子捧心泪眼汪汪的小心肝儿。日出东方,她踩着一地金辉,在所有人久久不离的注视中,重新踏上了东洲的土地,踏上了寻找孩儿她爹的路途。

    渐行渐远……

    珍药谷没完全结束,柳飞小童,以后还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