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一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一章

    这些尸体首尾相继地堆叠在一起,乍一看来,少说也有个几十具!

    他们的模样已经看不见了,全部变成了森森白骨,骨头发乌,带着点儿透红的焦黑之色,像是中了毒,也可能是死后被这里的高温炙烤出来的。乔青蹲下身子,以神力包裹住自己的手指,准备翻开最上面的一具看上一看。

    方一触碰——

    嗤——

    细微的轻响中,早已经焦脆焦脆的白骨,便化为了一堆齑粉!

    “唔,这么不给面子?”乔青无语地瞪了瞪眼,再动下一具,又是同样的效果。这些完好无损的尸体被外力轻轻一刺激,多米诺骨牌一样,一具一具变成了渣子,堆在乔青的脚下:“我靠,这也太脆了吧!”

    看不出具体的死因,乔青很郁闷。

    可到底他们的身份大概是明白了:“制服诱惑啊,应该是哪个门派的弟子。”

    凤小十蹲在一边:“都是从那边来的。”

    尸体不存,外面罩着的统一着装还保存的完好,这种纯色的简单长袍很有辨认性,一看就是东洲大陆上的门派装束。顺着凤小十指着的地方看过去,那是前方无尽的甬道,几乎每隔一段路程,就有一小堆这样的尸体:“嗯,这些哥们都是朝着地窖的方向,应该是那边发生了什么,原路折返回来,结果没熬住,挂在这了。”

    “那咋办?”

    “还能咋办,后头没路,前面就是龙潭虎穴,那也得闯啊……”似笑非笑地看了这小小的货一眼,溜溜达达地跨过地面的骨灰,走了。

    老爹,你刚才那一眼是有多意味深长啊!被亲妈一眼给射杀的凤小十欲哭无泪,迈起颤巍巍的小短腿儿,蹬蹬蹬跟了上去。

    接下来的路,简直是无限的长度。

    四下里都是赤红的岩石,那道路越修越窄,越修越难走。连续走了有两日的时间,狭长的甬道细窄到只能容一人通过,头顶也越来越低,即便是乔青都要微微低着头,才不会撞到上面的岩壁,把自己烫成满头小卷儿。不过即便如此,她也闻到了自己头发上传来的焦臭的味道……

    乔青肉疼着自己的秀发,脸色越来越臭。

    可怜的凤小朋友一路夹着小尾巴,据嘴儿葫芦一样半个字都不敢说。

    又行了有大半日的时间,乔青半弯着腰,看着眼前一下子低了下来的顶壁:“这他妈是狗洞吧?”

    可不是么,甬道的低窄程度,需要她弓成个虾米才能通过了。虾米就虾米吧,偏偏到了这里竟一下子小到需要用爬的了?那个门派明显为这地道准备了极长极长的时间,不可能到了这里开始,甬道修的这么仓促艰难……

    她在这狗洞前后看了看,敏锐地发现这里像是一个分界线,明显岩壁的颜色不同了。里面的岩石更偏向于红色,温度也更热了起来!纤细的手指在狗洞口的红色岩壁上试了试:“这么硬?”

    轰——

    神力发出三分,竟是纹丝不动?

    五分,七分,八分,九分……

    她不敢太冒进,一点一点的加大着攻击力度,若是这里发生了坍塌那可哭都没地儿哭去。轰轰轰轰的声音不断,可直到这试探性的攻击,已经用出了十分全力!也只让眼前的岩壁微微颤动了一下,扑簌簌掉下来一点儿粉末!乔青不可置信地皱起了眉毛,怪不得这里修成了这样,小就不说了,还跟狗啃的一样:“这种硬度,估摸着得数百高手同时发力,才能弄出个浅浅的窟窿!”

    乔青顿时原谅了这幽深不见尽头的狗洞。

    她眨巴眨巴眼,扭头看向凤小十:“儿子……”

    凤小朋友虎躯一震:“老爹,不是吧?”

    开玩笑,这两天就没得到个好脸色,这会儿微微一笑非奸即盗啊!小朋友被炙烤到发红的小脸儿,扭曲成了一个窝瓜,已经猜到了乔青要干嘛。果不其然,某人下颔一点:“不要大意地去吧,到你将功赎罪的时候了!”

    凤小十张了张嘴,乔青一挑眉。

    小朋友闭上嘴,老老实实地去了。

    奴役童工的乔青一点儿负罪感都没有,干脆盘腿儿坐了下来。她是让凤小十先去探路,如果后方走下去根本是个死胡同,或者甬道再低矮到根本不能通过,就得提早回返再想办法。等待的时间不短,大概又是两三个时辰,脚步声远远响了起来。

    乔青从调息状态中睁开眼睛。

    气喘吁吁的小身影从黑暗中走出来,一屁股坐到地上开始擦汗:“可以走,反正我一路飞奔,还没到尽头。”

    吧“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唧——

    凤小十一边儿擦脸,抹掉脸上亲妈的口水,一边儿使劲儿瞪眼,糖衣炮弹什么的最讨厌了!乔青哈哈大笑,钻进洞口,匍匐前进:“走了,GOGOGO!”

    一大一小很快消失在洞口深处的黑暗中。

    她们并没有发现,从后面看来,这低矮洞口就如同一只静静蛰伏的兽口,将进入其中的人一遭儿吞没……

    *

    乔青是什么人?

    如果一开始没发现,那么待到在这狗洞中前进了足足有七日时间之后,忽然发现眼前的一切霍然开朗,必然已经意识到不妙了!不,其实早在之前,进入了这地道三五日的时候,她就有了这样的预感……

    只因,地面上再也没有了门派弟子的尸体。

    前头一切的路程,三不五时就会发现一堆儿或零星几具尸体,可这么长的时间了,尸体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第一,那些门派弟子并没有走到这里,早在之前的路程中就已经遇害!可这说不通,毕竟甬道修建到了此处,而她和凤小十也一路安全。第二,就是这条路上有她所不知道的问题,让那些尸体消失了……

    消失了……

    这三个字给她一种极为不好的感觉,非常不好!若是倒退,已然不划算,可继续前进,也并不明智。乔青只能压下这种感觉,和儿子提高警惕,又爬了接下来的三日,到达了此刻所在之地!

    这里,若是一定要形容的话,极像是现代儿童乐园里随处可见的滑梯。

    不错,滑梯!

    逼仄的尽头处,忽然豁然开朗,呈六十度向下突兀地倾斜,形成了一道赤红的滑梯。唯一不同的是,这幽深滑梯的下面,不是等待着接住游戏儿童的父母,而是一片沸腾的岩浆,恐怖的深渊!

    极致的热度携着刺鼻的硫磺味从下方岩浆中逼面而来,滚滚岩浆不断冒着气泡,一浪接着一浪,翻滚着拍打着席卷着偶尔露出的赤色礁石,发出滋啦滋啦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乔青毫不怀疑,一旦不慎落入其中,必将被这火海完全吞没,一丁点生还的可能性都没有!

    她拉起凤小十肉肉的小手,一身狼狈地并肩站在这赤红深渊之上:“儿子,怕不怕?”

    小朋友仰起小脸儿:“也不看看小爷是谁的种!”

    乔青哈哈大笑:“好样的,没给老子丢脸!”

    乔青知道,到了这里,便绝对不会是那个门派之人挖掘出的地道了——谁也不会把地道挖掘出这样陡峭的弧度,或者垂直,或者平缓下滑。当然了,如果这真的是人力挖掘出来的,那她真是要对那见鬼之人深深鞠上一躬,有创意!——而实际上,她们恐怕是进入了一个不可控制也不可预估之地了,也许是地心深处,也许是千万年前那火山的爆发处,也也许是一个根本她还没想到的地方……

    但是不论如何——

    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那就闯上一闯!

    一大一小对视一眼,眸子里都是同样的笑意和同样的匪气!乔青一咬牙,纵身向下一跃,犹如一只赤红的苍鹰:“他妈的,大不了就死在这里,十八年后又是一条纯爷们儿!”

    凤小十小小的身影紧随其后:“老爹,十八年后咱们只会变成……”

    “虾米?”

    “两块儿变质的水煮肉片!”

    “……”

    上方一片漆黑,下方一片赤红,是以即便由上往下能看清楚一切的情形,却并不代表这深渊的高度就是低矮的。正相反,这条深渊,乔青简直怀疑比当初翼州的剑峰还要幽深!一路过来,为了抵挡这越来越热的温度,她一直以神力笼罩在四周,给自己和儿子起到一个隔绝的作用,下落的时候更是以神力控制着速度。

    而如今,身体里已然是快要力竭了……

    降落中……

    降落中……

    就像是永无止尽的降落,明明下方的岩浆越来越清晰,就仿佛近在眼前,然而降落一直没有结束!从上往下看去,她就如一条火红的凤,向着滚滚岩浆缓慢且稳健地俯冲着,这样的画面,若是被旁人见到,必要惊掉了半条魂儿!一旦下落的过程有丝毫的神力不济,一旦落脚的时候掌握不好方向,或者倒霉催的正巧碰上那岩浆起伏中吞没了露出表面的那一点点赤色礁石,那么,就真要新鲜出炉两条鲜香辛辣的水煮肉片了!

    什么叫好的不灵坏的灵?

    好死不死地——

    她的神力还就在这个时候不济了!

    轰——

    耳边的热风轰隆响彻!

    乔青知道,这是没了神力的控制和阻碍之后,她下落速度快到极致的表现!

    该死!

    乔青眼眸一厉,一咬牙,榨干了身体里本就几乎没有了的神力,全部用在让她整个人侧身一拧,倒转着蹬上一侧炙烤到冒火的崖壁上!一蹬,也是一个缓冲,手腕上的修罗斩脱腕而出,化为一把匕首狠狠一插!

    噼啪——

    一溜儿明烁的火花“噼啪”炸裂,炸开的火星几乎要迸溅到乔青的脸上!她只死死盯住匕首在崖壁上划下的一条长长痕迹,无数碎石滚落下去,溅起三尺高的火浪,又迅速被淹没了下去。

    铿——

    一声闷响,身形顿住!

    乔青呼出一口长长的大气,忽然眨巴眨巴眼:“我靠,儿子!”

    一低头,果不其然,凤小十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软趴趴地坠落下去,眼见着就要掉进那火海里去了!乔青二话不说,抽出修罗斩就是狠狠一劈!轰的一下子,修罗斩斩出的气浪就如同一道气墙让下方岩浆一分为二,向着两侧轰隆堆叠而去,使中间露出了一条深深地赤红底面!乔青眸子一闪,她看见那底面似乎并非极为坚硬地质地,反而好似什么柔软的东西形成!

    此时此刻顾不上这些,乔青大吼一声:“凤小十,有肉吃!”

    有肉吃……

    有肉吃?

    有肉吃!

    早已经在下坠过程中体力不支陷入了晕眩半昏迷状态的小吃货,顿时一个激灵,秒醒了过来!漆黑的眼睛瞪的老大,小脖子四下里乱转着,像是在说:“肉呢肉呢?”

    上头因为修罗斩的抽出而再次下坠的乔青一脸苦逼地抚住了额头:“坑爹的,快给老子用玄气!”

    又是一激灵,这个时候,可怜的饿了多少天的苦逼娃想起此刻状态的第一个反应不是惊吓,竟然是失望——我去,果然吃肉就是浮云啊浮云。凤小十不敢怠慢,运起玄气,小短腿儿飞快在半空扑腾着,终于在最后关头稳住了急速跌落的身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小手抚摸到柔软地面的时候,他愣了一下,便听上头乔青的喊声嗷嗷叫着:“快快快,接着老子!”

    砰——

    不用他伸出小手去接,乔青已经实落落地砸到了这娃的身上,差点儿没把他的小俊脸给砸平了。

    刚才一边下落,她已经从修罗斩中唤出了最后剩下的一粒回复神力的丹药,吞了。这会儿神力稍稍回流了一点儿,她不敢怠慢,一骨碌爬起来拉起儿子就朝着前方一块儿尖尖的礁石上飞去!凤小十刚要问怎么了,已经被迫腾空起身,眨眼的功夫,后面两人落地的地方,已经被两侧惯性之下重新滚来的火海给吞没了干净。

    凤小十一阵后怕,小脸儿上全是汗。

    这时候,乔青也提溜着他平稳降落了,踩着尖尖的礁石上,跟耍杂技似的:“嘶,真他娘的惊险刺激啊!”

    话音方落——

    便看见了自家儿子写满了职责的小脸儿:“老爹,你刚才忘了什么?”

    乔青干笑两声,好吧,虽然说当娘已经两年半了,可到底没孩子的时候前世今生加起来都五十多年了!一时半会儿忘了,值得原谅,值得原谅。很明显,小朋友不认为这值得原谅,他斜眼瞅着:“嗯?”乔青继续干笑:“咳,那啥,啊,怎么离开这里呢?”

    就知道会是这样!

    转移话题大法,用来用去还是这一招!

    懒得跟她再计较,凤小十哼哼两声,小肉手抱紧了乔青的脖子。四下里一看,顿时张大了嘴巴,好家伙,怎么离开这里呢?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乃是这视野中无尽岩浆的正中央,不错,无尽岩浆,几乎一眼望不见头的岩浆,形成了一片如海无垠的红色世界!而他们,正在正中踩着尖尖露头的那一点点礁石,还要忍受着脚下不断弥漫上来的火海……

    小剑眉皱成个疙瘩。

    毕竟才是两岁半,这娃刚要嗷嗷叫,嘴巴被乔青一把捂住:“唔唔唔唔……”

    “嘘。”乔青耳尖微动:“有声音!”

    声音非常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之小,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断断续续若隐若现,若不细听几乎不能察觉。凤小十的小耳朵抖动着,只能听见个大概,这是几个人的说话声!

    且还是熟人,宋远帆,郑佩,还有那些武者们。

    耳中传来的声音,是他们在互相抱怨:“宋公子,这条路是你带咱们走的,如今一路上死了这么多人,咱们……”

    “不错,这狗日的地方,哪里有什么宝贝?要我说,还是原路返回吧,前面不能再……”

    “不行!”郑佩厉声否决。

    “哼,别把咱们当成傻子,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郑佩支支吾吾说了些什么,好像是在否认,半天只听见了咕噜咕噜的奇怪声音。乔青皱起了眉头,四下里狐疑地看了看,不知这咕噜声是到底从哪里发出。那边声音又传过来了,听宋远帆慢条斯理地声音,解释道:“诸位,大家都是为了奇物而来,此事也非宋某提议,若说是在下存有目的,未免有失偏颇。如果诸位要返回,宋某必不阻拦,不过……”

    “不过什么?”

    “已经到了此地,若是回去岂不是前功尽弃?而且刚才那段路有多凶险,你们也是知道的,咱们人数减半,再回去,谁能保证不会全军覆没在……”

    “那怎么办?”

    “难道只能往前去,他妈的,谁知道前面有什么,刚才的声音你们也听见了,嗷嗷的……”

    又是一阵咕噜咕噜声,半天之后,那声音散了,才再次听见宋远帆那一行人最终的决定:“诸位也别慌,咱们静下心来必能想到个办法。不如这样,先寻个地方休整片刻,待到有了统一的决定,是继续前进还是原路返回,到时候再行商议和出发吧。”

    接下来,便是乱糟糟的脚步声,走远了。

    乔青等了半天——

    没等到再传来说话声,她才松开了捂住凤小十嘴巴的手,静静思索着。

    那些人并不在附近,只打眼一瞧便能看见,不知道声音从哪里传来,他们应该也听见了自己这边的声音,正是她的嗷嗷叫,才让那行人产生了退却的心理,没有继续前行。还有,估计他们走的路应该碰上了什么危险,以至于死了有一半的武者。乔青冷笑一声,摸下巴:“开始内讧了么?”

    一开始,宋远帆处在个救命恩人的地位上,又一直是引导着他们,从没主动提出要进入这里,那些人又被什么天地奇物给蒙蔽了神智,自然会被他牵着鼻子走。可人数锐减,一路狼狈,神智也在这些打击之下清醒了过来,只要想一想,便能发现宋远帆的异常和必有目的!

    恐怕这还只是个开始。

    再过几日,宋远帆再说什么,那些人更不会听了:“唔,那人心思不浅,应该能料想到后面的事儿,定会在所有人都反了之前到达他的目的地!难道这里,离着那天地奇物,已经不远了?”

    世事就是这么神奇,她越是不愿意搀和进宋远帆那一行人里,越是意外地又跟他们碰了头。

    嗯,意外,最意外的还是乔青接下来的发现——四下里的岩浆,貌似涨潮了!去他妈的涨潮!这到底是个什么狗日的地方,火海而已,又不是真的海,还会涨潮?!老天这是在玩儿她吧?乔青瞪着眼睛看着几乎要将脚下的尖尖礁石给淹没的岩浆,简直要无语了!

    现在的情况是——

    她的神力还没完全恢复!

    即便恢复了,也未必能一次性带着儿子飞渡过这片火海,谁知道尽头到底在哪里!

    而岩浆的淹没速度,却绝对要比她的恢复速度更快,眨眼功夫,乔青的脚已经能感觉到灼热的痛楚!

    漆黑的眸子四下里看着,哪怕只要有另一片礁石露出来,给她一个中转的地方,她就有希望离开这狗日的鬼地方!脚下痛楚更甚,耳边那咕噜咕噜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也不知到底是从什么地方传过来的,时大时小,聒噪的人心烦意乱!乔青正心念电转着想办法,忽然听沉默了很久很久的凤小十皱着小剑眉弱弱道:“老爹,我刚才……”

    “嗯?”

    “刚才落地的时候,发现了一点儿问题。”

    儿子这么一说,乔青忽然也想起了自己在崖壁上看见的一幕:“对了,地上是什么材质?”她掉在小十的身上,又是飞快爬起拉住他就离开,倒是巧了,没顾上探一探那地面,也没接触上一下。只见眼前的小剑眉越皱越紧,小脸儿都扭成了一团,瞪着自己在地上一撑过的手,半信半疑地模样纠结道:“就是这个事儿,地上不知道是什么,软软的,黏黏糊糊的。还有,我感觉到了……”他深吸一口气,换上了一副郑重的小表情。

    要是往常,这小模样绝对能逗乐了乔青,可现在非常关头,她知道,自家儿子可不能当做普通的两岁半小屁孩来看待:“感觉到了什么?”

    小朋友仰起严肃的小俊脸:“呼吸,和跳动!”

    空调修好啦,明天万更!

    还有谢谢所有复选投票的姑娘,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