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二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二章

    呼吸和跳动?

    猜想过无数种可能性,却没想到会从儿子的口中听到这五个字:“确定?”

    “嗯!”凤小十郑重地点了点小脑袋,他刚才也一直疑惑自己是不是感知力出错了或者那危险关头的一接触记错了,可回忆来回忆去,都是一开始的感觉:“那感觉,就好像摸着的是一个……”

    “活物!”乔青脱口而出!

    虽然这个想法有点匪夷所思,可之前想不通的一切,似乎都在这两个字下解释了过来!前后不一的颜色,岩壁不同的质地,不再出现的尸体,六十度倾斜的滑梯,奇怪的咕噜声——她们一大一小,包括宋远帆那一行人,也许此刻都在某个活生生的玩意儿肚子里!

    到底是什么呢——

    是地下产生的一个精魄?

    是一片地岩岩浆中孕育出了神识?

    或者,根本就是一只深藏地心的巨大凶兽?

    不论是什么,既然是活的,就比没有生命的死物来的好对付!活物,就有弱点!乔青并不知道这玩意儿的弱点是什么,可此时此刻这脚下的岩浆飞快向上蔓延着,已然淹没了她的半个小腿骨!那烧灼的疼痛只一瞬犹如针扎,到得现在已经完全的麻木了,整个小腿惨不忍睹!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一旦这岩浆继续这么“涨潮”下去,她便真的要跟凤小十变成两块儿火海没顶的水煮肉片了。乔青眉眼一厉,柿子都找软的捏,更何况这岩浆遮盖之下的一片柔软质地:“不管这是你的什么部位,老子都得让你掉下一层皮,乖乖把爷吐出去!”

    凤小十仰头吐槽:“被吐出去很牛掰么?”

    乔青不耻下问:“难道拉出去比较好?”

    好吧,对比才能出效果!小朋友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明显已经脑补了一出被当做那啥给拉出去且一路在菊花中随波逐流的场景了。小脸儿顿时严肃了下来:“老爹,全靠你了!”

    “靠你的小胳膊小腿儿也不成啊。”

    “那你也没少奴役小爷。”

    凤小十暗暗嘀咕着,可那双黑葡萄样的眼睛定定望着化为一把锋锐匕首出现在乔青手中的修罗斩,一眨都不眨。乔青亦然,口中说的轻松,心下一丝儿都不敢怠慢!想想看吧,之前那岩壁有多么的坚硬,坚硬到她全力一击都只造成了个粉尘乱飞的效果,这看似柔软的地方实际上到底如何,谁也不敢说。

    已然恢复了几分的神力,支撑着修罗斩狠狠一击!

    轰——

    赤潮翻涌!

    三尺高的赤红巨浪,向着两侧轰然分开,露出了底下那不知是何玩意儿的皮肉上一道深深的血痕!几乎是立刻地,皮肉翻卷开来,猛力一个收缩!岩浆轰隆轰隆地沸腾着,感觉这整个赤红的世界都开始震动,乔青的耳中也听到了一声吃痛的闷哼。

    说是闷哼,可真正响彻在耳际,却犹如一道惊雷滚滚,厚重、炸耳、饱含威压!

    凤小十的小脸儿惨白。

    乔青顾不上儿子,既然要动,就要不给对手反应和反击的机会,来一次狠狠的动!这一望无际的岩浆都是那不知何方神圣的身体一部分,它又该是一个怎样的庞然大物?!一旦让它有了喘息的机会,她和凤小十给人家当顿点心都嫌寒碜。

    再一次运起神力,修罗斩正要施展第二击!

    乔青气息一窒!

    不对!

    她恢复了的神力,竟然在无声无息间渐渐流失了!

    不知什么东西正在一丝一丝蚕食着她,而丹药的效力也在发挥着,两相一抵消,以至于她一时半刻都没察觉到。直到此刻这至关重要可说生死一刹中的第二击,乔青才深感到一丝端倪!她霍然低头,看见的就是自己被烧灼的破破烂烂的衣衫之下,露出的一截发青发乌的脚腕:“妈的,这岩浆有毒!”

    什么叫打了一辈子雁,偏偏叫雁啄了眼。

    她好歹也是堂堂修罗鬼医,传说中的医毒无双,竟然没发现这岩浆中的毒性!

    不单单是毒性,若只是毒尚且达不到这样的程度,还有一种极为可怕的腐蚀性!怪不得了,那么多门派弟子的骨头,都脆弱成了那副模样,带着青黑之色,且一碰便成为了渣子!且如今看来,这腐蚀性比她想象的更要牛逼,在腐蚀实体的同时还可以将她虚幻的神力都一股脑的蚕食了去,这样的效果几乎闻所未闻!

    乔青眉眼狠辣,耳边那吃痛的闷哼尾音久久不散,在四下里不断回荡着,形成了一种精神攻击!精神攻击,专攻神识!乔青脸色一白,若不是她神识强大,这会儿已然会被这攻击给重创了!她受了不轻的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伤,怀里的凤小十修为不到神阶,只有感知,并无神识,倒是没有受到太大的波及。可即便如此,小脸儿也泛着一种虚弱之色。

    乔青心下一抽,心疼到了极致!

    再怎么早熟怎么聪明都仅仅只是个不到三岁的孩子……

    这一刻,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这个又爹又妈的角色的不称职。当妈不够细致,当爹不够强大!这心疼和悲愤转化为浓浓的怒火在心头翻涌着,乔青的脸上呈现出一股子极致的匪气:“很好,拼毒!今天要毒不残了你老子就跟你姓!”

    一瓶瓶毒药从修罗斩中飞出来。

    毒药这种东西,自从修为的提升之后,对于高手来说已经没什么作用了,她也多年没用。可三不五时地还是会拿出来研究研究琢磨琢磨,是以这一瓶一瓶里,真正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要说能对武者高手产生致命伤害的,很抱歉,没有。但是那些阴损的不痛不痒却让人防不胜防的,那只能说,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做不到!

    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乔青看也不看,一挥袖——

    齐刷刷不要钱似地落入沸腾震动的岩浆。

    噗通——

    噗通——

    声音此起彼伏,效果立竿见影!

    各种颜色的粉末液体消融到岩浆之中,如同打翻了的调色板绚烂多姿,飘散出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浓烈味道!

    凤小十已经猜到了自家老爹的目的。

    那样一个庞然大物,靠武力是绝对赢不了的,不武力,就得智力!说白了就是,用这些东西……嗯,恶心死它!哪怕对它来说一瓶的效果就如一只虱子,可虱子多了不咬人也恶心人不是?哪怕一只蚂蚁搞不定一头大象,可蚁多还咬死象呢不是?更何况凤小十对乔青的卑鄙无耻绝对有信心!

    想当年,他可没少被这些玩意儿给忽悠过。

    不到三年的记忆中,他老爹每一副笑眯眯的表情后面,都有一段独属于他的悲催心酸史啊……

    不得不说,如今他这不同寻常的小智商,绝对是被乔青给一虐一虐训练出来的!凤小十想到此,仰起英俊的小肉包子脸,两行热泪哗哗流淌:“哥们一路走好,真的,我懂你!”

    然而话音方落——

    凤小十和乔青一块儿傻眼了:“纳尼?”

    只听原本的闷哼和动荡一下子全部停了下来,半空中传来一声心满意足的饱嗝,打的那叫个舒坦。与此同时,一股莫大的吸力骤然降临,乔青只觉得她被这吸力一下扣住,毫无反抗之力地眼前一黑,再睁开时,场景已经完全变换了。

    赤红不再,高温不存。

    空气中似乎发生了扭曲,一丝丝如同幻境般变作了一片白茫茫的朦胧世界。

    呃……

    难道没有吐出去,而是被拉出去了?

    这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菊花如此奇特,竟是干干净净仙气儿十足的:“唔,如果是这样,倒也没那么不能接受。”

    乔青正摸着下巴评头论足着——

    忽然眸子一凝!

    前方朦胧不清中,一道细长细长的影子如同土狗那么大小,慢悠悠踱步了过来。

    空气中的雾气实在太过浓郁,一切都显得那么虚幻,直到那影子四爪停住,站在了她的前方不远处,乔青才大概看清了三四分,这是一只动物,细节不清,只干瘦干瘦到皮包骨头让人怀疑它那细竹竿儿一样的四条爪,站着站着就得嘎嘣一声,折了。

    而那慢悠悠的踱步,委实可称之为颤巍巍……

    可是即便如此,也不能让人对它产生半点儿轻视之心!

    不错,这看上去一脚就能踹个半死的玩意儿,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势,却正正是属于方才那一交锋中的庞然大物!如此巨大的反差不免好笑。可乔青没笑,她微眯着眼睛满身的警惕都暗暗竖了起来,她知道,这“半死狗”,不用一脚就能把她和凤小十给踹个死透透!

    她在等——

    等这半死狗先说话。

    不论是威胁,还是警告,或者逼问,又也许是其他的什么。这个东西把她二人弄到这里,就绝对不会毫无目的!只要它先开了口,她就能针对语气和内容,从中寻到一线生机!乔青和凤小十都沉默不语,半死狗也半天没动弹,只两道视线透过雾气扫射在两人的身上。

    气氛似乎发生了凝滞,沉默压抑地让人心惊!

    一炷香过去。

    一盏茶过去。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

    两人一兽就这么对视着,足足含情脉脉了有一个时辰,久到凤小十眼睛发酸,乔青差点儿要打个哈欠,它终于开了口——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方才那些东西交出来,饶你们不死。否则——”这声音,如同开始那一道吃痛的闷哼,一开口便似闷雷滚滚,雄浑、威严、森然、饱含威压:“咕噜噜!”

    乔青:“……”

    凤小十:“……”

    一大一小完全傻眼。

    母子俩对视一眼,只觉得方才那什么威严什么森然全是狗屁,最后这一声肚子饿的咕噜声简直是弱爆了!这货要刚才的东西,根本就是为了吃吧?这货跟他们对视了那么久,根本就不是心理战术而是在思考怎么才能把要吃的这么丢脸的话说的牛逼哄哄不丢面子吧?

    高深莫测一秒钟变萌呆二货!

    颠覆的同时乔青非常满意,打蛇打七寸,你有软肋,我才好下刀!

    怕就怕你软硬不吃!乔青心下电转着,就是“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知道这玩意儿是天生喜毒呢,还是已经饿到荤素不忌来者不拒了!视线在它那瘦骨如柴上溜了一圈儿,这个问题,嗯,不好说。她不再多想,二话不说心念一动,却见呼唤了半天手中依旧空空如也!乔青一愣,低头看看老老实实扣回了自己手腕的修罗斩,顿时欲哭无泪:“这叫个什么事儿,早知道刚才的毒就留下两瓶,也不用这个时候一脑子小阴谋小算计偏偏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半死狗眼巴巴地盯着她。

    乔青压力山大:“咳。”

    半死狗摇了摇尾巴,似乎是察觉出了什么,不满地一“嗯?”四下里顿时如同打雷一样发出了一种欲求不满地磨牙声,嘎吱嘎吱震耳欲聋!乔青眼睛一闪:“这里可是阁下的神识空间?”

    神识空间,是一个概述。

    说的再细致一点,对于武者来说,这个空间就是她们的识海,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地方。而对于凶兽玄兽,则只有足够强大和血统牛掰的才会有这玩意儿,就是它们的兽丹!乔青不知道这半死狗到底是个什么,可神识空间,不论对人对兽或者生长出智慧的天地奇物都是极为重要的,几乎等同于生命!

    胆敢冒着这样的风险把她们拉入神识空间。

    到底是有恃无恐,还是迫不得已?

    乔青发现自己问出这一句后,半死狗下意识地看向了某个方向,她的余光不着痕迹的飘过去,这里能见度趋近于零,她看见的只有白茫茫一片。可乔青知道,恐怕那地方有个什么东西,能让这半死狗在看过一眼之后,大定回答:“小子,莫要耍什么心思,我敢把你拉入这里,就不怕你兴风作浪!”

    “自然,自然。”

    “交出东西,饶你不死!”

    “阁下,我很愿意交出那些对我无用的东西,来换取一命。”乔青这话说的极客气,也的确是真心话。半死狗满意地“唔”了一声,刚要点点头,就见她一耸肩,一摊手:“可惜没了。”

    没了?

    没了!

    先是迷茫,待明白了这两个字对它的意义之后,浑厚的尾调因为激动都破了音!连装高深莫测都忘了,轰——身上压力大盛!乔青顿感两道森冷的眸子带着杀气定在了她的身上,这视线一定,她神识又是一痛,嘴角渗出了一丝血痕:“妈的,又是神识攻击!”接连这么几次,她的神识再强也受不住,已经有了少许损伤:“但是——”

    这两个字亏得她说的快。

    半死狗激动的强悍一击生生收了回去:“但是什么?”

    “但是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啊!”

    “你有鱼?”

    乔青貌似听见了哧溜哈喇子的声音,她冒着危险试探,便是想知道这玩意儿到底需要的是什么,如此看来,这货真正是饿到了极致来者不拒的类型了。她思索着,接触了这点儿时间,这个是凶兽的概率远远大于其他的可能,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把老子拉入神识空间,除了有恃无恐之外,也有迫不得已的因素!”

    一只和地心长在了一起几乎融为一体的凶兽?

    沉默的时间太久,嘎吱嘎吱的磨牙声又开始震耳欲聋了,乔青摇头,这没文化的:“阁下,方才那句话是说,给你的那东西不论有多少,总有吃完的时候——别激动,吃不完,吃不完!——嗯,但是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个办法,能让阁下拥有数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那东西,岂不是更好?”

    半死狗已经快要摇尾巴了。

    这幅又萌又呆的模样,顿时让乔青想到了萌贱萌贱的自家大肥猫。

    不知大白落在了什么地方,那肥猫跟她之间应该有感应,四年了都不找过来,丫的不会找了只风骚小母猫忘了老子这小青梅了吧!乔青暗暗磨了磨牙,压下一见面就把大白的毛给拔光的想法,正要继续从这凶兽的身上套话——

    一边百无聊赖的凤小十,插了一句:“阁下贵姓?”

    乔青顿时仰头望天。

    貌似有谁说过,玩儿不残人家要跟着姓的,嗯,是谁呢,不记得。

    那凶兽在这母子俩的跳跃性思维中,明显已经不耐烦了,它深吸一口气,为了“吃不完”努力让自己淡定下来:“饕。”

    “唔,饕兄,久仰久……”仰字还没说出口,乔青磕巴了:“饕饕饕饕……”半天,才深吸一口气,微微眯起了眸子,闪烁着一种极为奇异的光芒,吐出了这吃货的名字:眸子微眯,吐出了这吃货的名字:“饕餮!”

    不错——

    这一脚就能踹个半死的玩意儿。

    正是饕餮!

    正是那大名鼎鼎的上古四大凶兽之首!

    今天临时有事儿,姑娘们抱歉了。

    明天更新一万五,就是爪子废了,都把今儿的补上。

    挨个顺毛,挨个鞠躬,对不住期待万更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