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四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四章

    岩浆汩汩,炙如蒸笼!

    这一方经历了剧变的魔刹原,如今就像是阿鼻地狱里永不休止的油锅火海,被完全封死在了封印之内!不论是外围诸多门派还是内部众人,都被全没想到会出现的对方给惊愣住了。

    在那仙风道骨的老者一问之后,四下里一时竟无人出声,静谧的诡异。然而在这静中,气氛却并不平静。隐隐就似是一根绷紧的弦,一有风吹草动,必是弦断铮鸣!

    啪嗒——

    一滴冷汗,从凤小十的额头上落下。

    汗滴落入地面,眨眼被四下里的高温蒸发了干净。凤小十此刻的感觉,这环境真就如一个封死的瓮,而他,就是那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瓮中小土鳖……

    任人宰割么?

    不!

    稚嫩的小脸儿上,倏然就写满了匪气!

    这一股子匪气,跟乔青真正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是种“爷就是只小土鳖,也要咬掉你们一块儿肉死死不撒口”的狠劲儿!四下里,看见了这一表情的人尽是心下一惊,好一个奇特的孩子!

    却见他那一狠之后——

    “不知道爷这小牙口会不会肉没咬掉,先崩掉了牙呢?”唔,这是个问题。纠结中的小土鳖滴溜溜转了转眼珠子,脑中顿时想起了某个无耻女人的第二条教导——当对方太过强大占不了便宜的时候,要采取谄媚政策,小命要紧!果断分析了形势的小朋友到处看了看,小剑眉一蹙,小鼻子一皱,小眼圈儿一红,瑟瑟发抖着抱膝坐回了乔青的身边。

    这纯挚又无辜的小模样,简直就是只迷途小羔羊!

    呃……

    方才是看错了吧?

    这才符合一个孩子的表现!封印外的人,狐疑地盯着这个人畜无害的孩子,失笑摇了摇头。一个两三岁的小屁孩儿而已,可怜见的。殊不知,这在他们口中可怜的小屁孩儿,心里正冷笑呢:“傻鸟,爷这是策略——敌不动,鳖……啊呸,爷不动。”

    凤小十不动,自然有人动。

    那三十个人之前被魔刹原的剧变给惊住,又完全没想到一闭眼一睁眼竟然就出现在了地面表层,外面轰隆隆的人群让他们一时反应不过来。可这么一会儿功夫,足够清醒了!一个人猛的看向乔青,目中的贪婪还未散去:“杀……”

    他脱口而出的话被身边另一人一把拉住!

    后者明显是个心思更深的,对他打了个眼色,让前者一个激灵咽下了没说完的话。

    一直默默观察着形势的凤小十,淡淡的小剑眉疑惑一挑:“那人先看了一眼宋远帆,又看了一眼封印的外面,这是什么意思?”凤小十一边思索着,就听那心思更深的武者对着外面一抱拳:“见过诸位掌门!”

    透明无色的封印之外——

    数不尽的乌压压人群,以那个仙风道骨的老人为首。他是第四梯上第一大派璇光派的掌门,人称璇光老人。其他众位大佬尽都落后他半步而立,显示出个恭敬的态度。璇光老人的视线一直淡淡地落在宋远帆船的身上,精光内敛,晦暗不明,看的宋远帆如芒在背,一侧的手紧紧攥住!半晌,他才点了点头:“你们是何人?”

    先前那武者立刻躬身:“小人乃是散修一名,常年在魔刹原上历练。”

    “哦?”

    “绝不敢蒙骗璇光掌门!”

    “很好,那说说吧,这魔刹原上都发生了何事?”璇光老人威严的眸子在火海中环视一周,又着重在宋远帆的身上一顿,才又道:“至于你们,所有的武者死的死逃的逃,我等在此地观察了数日,你等从何而来?”

    宋小十把这一切看在眼里。

    他托着小脑袋只觉大人的世界无比复杂:“为什么那些人不第一时间抢夺异火?那掌门之前的一个问题,宋远帆为什么半天不回答?还有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为什么这么古怪?”满脑子的为什么,让小朋友深深叹了口气,对身边盘膝闭目老僧入定的他亲妈无比怨念:“老爹,你这是在锻炼我的思考能力么——貌似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个小秘密啊……”

    等等——

    秘密——

    凤小十眸子一亮:“对了,就是秘密!”

    两个字让小不点儿醍醐灌顶,似乎明白了什么。

    对那三十人来说,乔青身上的异火就是秘密!一旦他们说出来了或者表现出了什么,外面那么多看上去牛掰哄哄的大佬,必定会出手争抢!到时候,这三十个打生打死抢来抢去的人岂不是一番功夫全部白费,还给他人做了嫁衣?而宋远帆呢?他的那点儿深入地心探寻的异心,更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一旦被璇光老人知道,他焉有命在?好在郑佩已经力竭晕了过去,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这里面,只有三岁的凤小十,恐怕想破了小脑瓜都想不出个完完全全。

    不过——

    他只要知道一点就够了!

    你们都有秘密,这个不能说,那个不能说,那就让小爷来说呗!

    先前那个武者,正说到了一半的:“回禀掌门,此事说来话长,可否先让我等出去这封……”印之地。后面三个字还没说完,便听见了脆生生的两个字:“爷爷!”

    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循着声音望了过去。

    不,应该说,所有人都被这一句“爷爷”给吸引去了视线。

    “爷爷,这个问题我知道。”他们看见的,就是颤巍巍举起了手,羞涩一笑的凤小十小朋友。出去再说?在这封印里头,小爷面对的是三十个人,一出去了还有退路?靠,当爷傻呢!

    四下里鸦雀无声,面面相觑。

    老半天,众人才反应过来,这声爷爷叫的,可不正是璇光老人?

    璇光老人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目中隐隐闪过了晦暗的不悦和杀意!

    我靠,小爷我呆萌呆萌地叫你声爷爷,貌似马屁拍到马腿上啊?凤小十心下叫糟,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璇光老人修为乃至神皇大圆满,年纪却是接近八千岁了。八千岁,乃是神皇高手的一个大限!也就是说,一旦他不能在近百年内晋升神帝,就只有一个饮恨而亡的结局了。这一声爷爷,可不正正再一次提醒了他的年纪?

    璇光老人压抑着心底杀意:“你知道?”

    小朋友弱弱一抖,充分表演出了一只迷途小羔羊的惊惧:“是啊,我知道。”

    他这模样,顿时换来封印之外的一片眼冒红心。这里来的有不少女弟子,哪扛得住这等无辜又可爱的模样?一下子母爱泛滥,纷纷嬉笑了起来:“既然你知道,那就说说,让咱们听听是不是真的。”

    “这地底下藏着一只饕餮!”

    哗——

    “什么?”

    “饕餮?!上古凶兽饕餮?!”

    “这怎么可能,我说小朋友,这话可不能乱说!”

    一片质疑和讨论声顿时响了起来,谁都不会想到,这小屁孩这么一说,说的就是这么劲爆的一个内容!饕餮啊,上古凶兽,龙族血脉,这两个字就犹如一个深水炸弹,顿时让四下里沸腾了起来!也让那三十个人包括宋远帆在内,齐齐眸子一凝,紧张地握起了拳!

    凤小十心下冷笑,继续抖,那频率简直跟筛糠一样了:“我我我……我没乱说,这是我爹爹说的!”

    “你爹爹是谁?”

    “那——”

    小朋友一指,众人又齐齐看向了乔青,待见她不过是个神宗大圆满,不由得半信半疑了起来。这修为不高不低,到底识不识得那等几万年没出现过的传说之兽,还是个问题呢。那边小屁孩儿顿时蹦了起来,就似是一个被质疑了心中最为强大靠山的幼小动物,只能挥舞着还不成熟的爪子,一遍一遍地重复着:“我爹爹好牛的,好牛好牛的……”

    众人只觉好笑:“噢?有多牛?”

    如意令下全东洲找了丫四年愣是一个都没找到,你们说牛逼不牛逼?当然了,这话自是不能跟这群傻逼说的。凤小十托着腮演戏演的肠子都打结了,老爹,你快点儿醒啊,起来把这群装逼犯一个一个揍趴下!还有刚才那什么老人,丫的竟然想杀小爷,不烧光了他那把胡子,我就咽不下这口气:“爹爹一眼就看出那凶兽是饕餮了,头上有角,四只眼睛,两只长在腋下呢!你们说,不是饕餮又是什么?”

    是啊,不是饕餮又是什么?

    静。

    静极了。

    意识到了这孩子口中所说,也许并非假话的众人,一瞬间目光炯炯心下飞快转了起来!龙族血脉,如果能得到这么一只玄兽……这就是人的贪念,此刻他们全然没想到那饕餮是如何的强大,第一时间,便被贪婪给冲昏了头脑。

    “我爹爹还说了,那饕餮以神念的姿态出现,只有一个神识攻击的手段,必是受了重伤呢!对了对了,爹爹也说了,这魔刹原的异象都是那饕餮形成的!”凤小十再接再厉,又给他们加了一把火,让这贪念愈加熊熊燃烧了起来!他弱弱对着手指:“哎,它也好可怜的,伤的那么重,想离开这地心又走不了……”

    受了重伤!

    只有神识攻击!

    本体还离不开地心!

    还有比这更加惊喜的消息么?

    对于之前那三十人来说,修为有限必然不敢肖想那饕餮,可外面这些人就不同了!这些门派掌门长老们,尽都对自己的修为极有把握,更兼之人数众多,单挑搞不定群殴还拿不下么?凤小十的这颠颠倒倒不明不白的一番话,顿时让他们把一切都串了起来——不知道什么原因,那饕餮受伤藏于地下,引得了魔刹原上的岩浆渗出和凶兽逃窜,而这群人,应是在它深藏地心的时候被卷入其中,且在饕餮的重伤中活了下来,逃离到了此地!

    璇光老人眸子闪烁:“远帆,这孩子说的可是事实?”

    宋远帆懵了。

    这是事实,但不是事实的全部!

    那些掌门长老们这眼睛发红嘴唇发干一脸贪婪的模样,宋远帆敢确定,他们猜测的必是另外一番结果!可他敢否认么?一旦他说出个不字,掌门必会深究,那么之前的一系列举动和他的那一点儿夺宝的异心,也必定会被牵扯出来!想到此,他下意识地看向那边的凤小十,却见后者朝他奉送了一个大大的微笑,那叫个眉眼弯弯阳光灿烂。

    宋远帆差点儿没吐血:“回掌门,此事属实!”

    璇光老人点了点头,又看向那些人。

    “又是一个疑心重的,连自己的弟子都不相信。”凤小十撇了撇嘴。他可不怕那些人说出真相,饕餮不知去了哪里,他们又被困在这封印之中,危险随时存在!他这举动必定会让外头的人打开封印,这对想要出去这里的他们来说,还算是帮了一把呢。

    果不其然。

    那三十人只稍一犹豫,便对视一眼点了点头:“是,这孩子所言非虚。”

    此刻知道内情的所有人,都还没有发现,这境地已经完全不受他们的控制了!一切,都在凤小十的自说自话中,进入到了一个不可扭转的局面。为了心中那个小秘密,他们不敢否认,也不能否认,只得被这三岁小孩儿牵着鼻子走……

    后面会发生什么?

    他们不知道,也不敢往下想。

    这一些,封印之外的人自然不知道,所有人都被那受了伤且画地为牢的凶兽之祖给牵动了全部心神!有了这么多人的肯定,必然不会是假的了!外面的大佬们互相对视一眼,纷纷闪过丝志在必得之色:“璇光前辈,依您看……”

    璇光老人半天没说话。

    他想的是另外一码事儿——

    这件事,还要从几千年前说起了。

    饕餮口中那曾误入神识空间且死于玉山之人,正是这璇光老人的一个弟子。这弟子与他感情审笃,便被他在身上留下了一个神识印记——想想看当日给乔青留下了一个大隐患的孙重华之死吧!同理可证——那弟子在力竭而死的一刻,璇光老人便通过神识印记,看见了那飞快闪现的一幕!仅仅只有眨眼的功夫,可这足够他被那玉山四周的一切给惊到霍然起身了!

    弟子的死,本让他极为痛苦。

    可那玉山周围的一切,却将这痛苦完全推翻,变成了莫大的惊喜!

    他已经八千岁了,原本以为没有了晋升的可能,但是这玉山又给了他一道希望的曙光——晋升神帝,太难了,一旦失败说不得连最后几千年的寿命都不存。但是只要得到了那些东西,去寻找一个八品乃至九品炼药师,必定能辅助他冒险一试,让晋阶的成功率大大提升!

    ——这便是璇光老人千年计划的由来。

    ——这便是他不顾众多门下弟子的死活,也要进入这魔刹原地心的原因。

    这么一寻,他寻了足足有数千年,直到他只剩下了百年寿命,始终一无所获。魔刹原上的这一次异变,隐隐让他察觉到许和那玉山存在之地有关。他亲自对各大门派传了讯,一同前来查探,并将神力屏障融合在了这个补给地的旧址,也正是为了怕地下的那些东西暴露出来!可连续几日的查探,什么也没有发现,他心下又是失望,又是松了一口气。

    失望的是,难道他真的只有等到大限到来,含恨陨落了么。

    松了一口气的是,那些东西没有被旁人发现,说明还有希望。

    而此刻,那饕餮的出现,会不会是他的另一个转机?!他并未完全相信凤小十的话,他甚至怀疑那宋远帆也许知道了什么,更可能看见了什么。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呢?既然如此,一探便知!

    身边——

    众大佬又问了一遍:“您看……”

    璇光老人一个激灵回过神来,那始终晦暗不明的眼睛里,深藏了灼灼精光:“老夫如今是什么情况,你们也都大概明白。本来老夫已经多年不曾管这些门派琐事,若非这魔刹原上发生了巨变,老夫也不会出关。”

    “前辈也莫要灰心,说不得剩下百年,您能一举突破呢!”

    “哎,突破这事儿,我是不想了。”

    璇光老人装模作样的一叹气,满身风骨地道:“不过既然你们有这机缘,老夫就带你们搏上一搏,只望在我陨落之后,璇光派你们能照拂一二。”待其他几个掌门纷纷客套安慰哀叹了几句,他心下冷笑着,面上更和气地道:“只不过……”

    “前辈您有话直说。”

    “我第四梯和其他几梯不同,向来是个和睦的。”他这话倒是没说错,其他阶梯之间大多看似和平,实则风云暗涌。这主要是因为没有一个绝对强大的人存在的关系。而第四梯,就连这些门派掌门都要对璇光老人称一声前辈,有他的存在,反倒让下面那些门派掀不起了浪来:“若是因为这一个饕餮,而让你们产生了争端,可就得不偿失了。再说,那地下到底是不是只有一个饕餮,还是未知。若是再有点儿其他的天材地宝,岂不是……”

    他话到这里,顿下。

    几个掌门纷纷摇头道:“前辈多虑了,不妨咱们现在就立下誓言,若那饕餮臣服,便归我第四梯所有门派共有!至于什么天材地宝,那几率可太小太小了,我等并未抱什么希望。”

    璇光老人笑道:“免伤和气,还是先行商议了为妙。”

    这些人并不明白,他怎会执着于什么天材地宝,那饕餮是个什么凶兽,天性贪吃,若真的有不早就进入了他的肚腹了么?再说了,一个饕餮都是捡来的便宜,哪里还会指望有其他的好处?可知道内情的宋远帆等人,却是齐齐一惊,霍然抬头!

    璇光老人淡淡望了过去。

    宋远帆飞快低下了头,背上都渗出了汗。

    他脑子里已经是一片轰鸣,太过紧张之下也不确定方才自己的异状有没有被掌门发现。那边几个大佬又说了什么,他全部听不清晰了,只觉得乱糟糟的在耳边回荡着,似乎是他们分分表示“如有可能,绝不争抢”,后来又全部都发了誓之后,天空之上似乎有什么隐隐一闪,宋远帆知道,这是誓言生效了。

    哗啦——

    一声响动自那边响起。

    宋远帆飞快抬头看去,那处的神力封印,被这些掌门齐齐击出了一道裂缝,就如同一片透明无色的墙面上,被人哗啦一下撕裂了一个口子。魔刹原上流淌着的少少岩浆,顿时朝着那口子汇聚过去,向外蔓延。好在过了这些天,这里的动荡已经渐渐平息,那一点流淌的岩浆已不成气候。

    璇光老人和诸多掌门站在最前方,后方是每个门派的十几个长老,再后面是一群被吩咐了退后以免被波及的弟子。大佬们准备完毕,在璇光老人的一眼之下,同时眸子一凝,周身气息大盛!

    轰——

    一道试探性的攻击,落在远方地面上。

    这一道攻击,乃是所有人的神力汇聚而成,让远处的岩浆霍然腾起,赤红的颜色四处飞溅!他们不知道饕餮的具体位置,却都明白,那定是个庞然大物,先下一道试探性的攻击,必能引动那于地下翻动。如此一来,之后才好出手。远方飞溅起的岩浆,形成了一片赤红的幕布!升到天际,哗啦而下……

    这画面便似一片火海形成的瀑布,极为壮观。

    所有人都是屏息凝目,紧紧盯着那里,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声。却见那片动荡之后,四下里完全寂静,一丁点儿的动静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那饕餮已经走了?或者说,它重伤垂危,完全连动弹都不得了?

    正在所有人都满腹狐疑之时——

    喀嚓,喀嚓——

    “什么声音?”有人大惊失色,问出一句。

    璇光老人皱眉听了少许,解释道:“无妨,那边岩浆之下,被咱们打裂了。”这是一早他们便预测到的情形,哪怕有岩浆再从里面出来,只要将封印加固就好,这也是他们只给封印撕开了一个裂口的原因。璇光老人懒得理会这些,他现在是又急又恨,希望之后的失望,让他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再来一次,老夫就不信……”

    话音没落——

    变故陡生!

    轰隆——

    轰隆,轰隆——

    犹如闷雷的声响自地下传来,由地心传至上方让所有人都是脑中一嗡,猛的颤动了起来!跟着颤动的还有地面,这颤动先是极为轻微的,只眨眼功夫变成了猛力一震!又是轰隆一声,地面表层的岩浆狂飙而起,一浪接着一浪,足足飙起了三丈之高!

    封印内的三十人尖声大叫,飞快后退!

    他们感觉到了,地面在喀嚓喀嚓地开裂,而那开裂的地方,正是之前璇光老人他们落下的那一道试探性攻击!那远远的地方,就好像是拉开了水闸一般,赤红的岩浆汹涌地倒灌而出,顷刻间已涌到了他们脚下,从浅浅一层漫到了脚踝!

    “快跑!”

    “是那饕餮!它要出来了!”

    他们飞快向着那道封印上的裂缝跑去!像是印证了他们的猜测,后面巨大的岩石拔地而起,一块儿块儿从地面飞上了天空,在岩浆巨浪之中兹兹烧灼着,转瞬,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坑洞!具体有多大?回过头的人吓的差点儿尿了裤子!这坑洞几乎一眼望不见边际,他们看不清下面有什么,却全都知道——

    那下面的,必是饕餮本体!

    喀嚓喀嚓的声音,沿着坑洞的表层向外开裂着,很明显,这巨大的一个洞还仅仅只是它身体的一部分,不足以支撑它整个本体从里面出来……

    所有人都是面色大变,一片倒退逃窜的混乱之中,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个震撼的念头。

    ——上古凶兽,果然名不虚传!

    唯有璇光老人眸子一闪,仰天狂笑:“来的正是时候!”

    一道神力向着那边狠辣而去!他的这一击,顿时让四下里的掌门全都醒了过来,饕餮的出现太突然了,以至于他们都忘了,不正是要捕捉这一方孽畜的么!璇光老人扭头大喝:“快!一起上!”这些人立刻围了上来,和他一同对付起了远处那还卡在地底的庞然大物!

    他们不敢动用全力!

    依照之前的说法,那饕餮已然深受重伤,只能发出神识攻击,那必定是性命垂尾!

    生怕全力而出的攻击把饕餮一击毙命,所有人都是用了五分力!神力的合击让那边不断有巨石飞到天空,轰隆砸落,谁也不知道到底打中了没有,只感觉到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大,越来越强烈。伴随着远古巨兽的一声轰鸣嘶吼:“恐怕那饕餮是在垂死挣扎了!”

    璇光老人惊喜之极的一句话落!

    他傻眼了。

    ——垂死挣扎么?

    ——不!

    ——痛苦的哀嚎么?

    ——不!

    那是饕餮的一声欢快大叫!

    原谅那货吧,巨大的身形让他不论发出什么声音,都好像雷声嗡鸣。

    轰隆一声巨响,这真正是震耳欲聋的一声,只见那边方圆千丈的巨石岩浆齐齐翻腾而起,形成了一副让人目瞪口呆的壮丽画面!而紧跟着拔地而起的,是一只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庞然大物!眼见着青黑色的一个表层从地面一点一点缓缓升了起来,甚至给人一种整个土地都在拔高的错觉!

    那是饕餮的背!

    一点,一点……

    很快——

    骤然暗了下来的天光之中,饕餮的全影出现在了众人眼帘。

    原本的满目赤红,如今全部变成了青黑的颜色!眼望着天空之上遮天蔽日到无法形容其巨大的凶兽,众人只觉脚下发软,呼吸不畅,连脑子都转动不起来了!它真的很大,大到若不细细看去,甚至会以为天空上什么都没有,只是天色黑了下来夜幕降临了而已。唯有那四只眼睛是那么的清晰悚然,犹如横亘在夜幕中的四只睁开的天眼……

    森冷,无情,凶戾!

    ……

    什么叫做不自量力?

    什么叫做无知者无畏?

    东洲大陆上,对于饕餮的有限形容也全部存在于数万年前了。它太久没出来兴风作浪了,这片大陆安宁了太久了,以至于众人甚至都忘记了饕餮是个怎么样的存在!都忘记了凶兽之祖,怎么才能称之为凶中之大凶!这群人直到现在才傻了眼,比较着封印外头足足上万的人,加起来貌似还不够人家一个脚指甲盖大的时候,才真正是退却了……

    所有人都吓傻了,就连璇光老人都蹬蹬倒退了两步。

    就在这个时候——

    只听一声稚嫩的小声音嗷嗷欢呼了起来:“我靠我靠,你怎么现在才出来,小爷差点儿就要羊入虎口了他奶奶个熊的!”

    四下里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愣愣转过了头去,看见的就是那之前还迷途羔羊一样的孩子!自始至终,这一片混乱之中,唯有他一动不动屁股都没挪过地方,这会儿正一脸笑眯眯地揉着屁股爬起来,对着天上那尊祖宗吆五喝六!

    哦不,这不知死活的小孩儿……

    他疯了么!

    若是惹怒了这饕餮,他们所有人都要跟着陪葬!众人一愣之后就是齐齐大怒,充满了杀气的眼睛瞪向凤小十,若不是这会儿腿脚还发软着,只恨不得冲过去立刻堵上他那张嗷嗷叫唤的嘴巴!

    “羊肉有点儿膻,虎肉很酸的,熊肉……”哧溜一声,众人的耳中响起了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一片轰鸣,只有凤小十知道,这是天上那货在哈喇子。他默默扭过头去,听那吃货说出后半句:“熊掌是我的最爱啊!啊,不对,又跑题了。”

    呃……

    这是聊起天儿来了?

    事情貌似不怎么对头有点儿古怪啊!

    众人依旧处于一个愣怔状态,尤其是听着饕餮那自肚腹中响起的滚滚声音,真就如有千军万马踏在他们的耳膜上,让不少修为不高的都脸色发白。凤小十也跟着白了白脸,小小的身子一晃悠:“我说,你声音小点儿,这是要吓死谁,吓死谁?!”

    “那抱歉。”饕餮点了点巨大的脑袋,还真的放低了声音:“咦?她还没醒?”

    四只眼睛一齐看向了乔青。

    凤小十眉眼弯弯:“应该快了,老爹的脸色都好多了。”

    哗——

    “他们……”

    “他们明显是认识的!是他,是他……”

    “该死,原来是这样!咱们全都被这小杂种给耍了!”

    一开始,说话之人的声音还极小极小,不可置信的模样。到了第二句有人接话,已经变成了一字一顿的咬牙切齿。至于最后这一句,便真正是杀气腾腾冲天而起了!直到这一刻,他们才意识到了什么,之前的那一系列串联在一起,似乎都找到了源头!几乎是立刻的,带着杀气带着狠辣的目光,全部朝着凤小十汇聚了过去!

    然而这杀意之中,还有着浓浓的不可置信。

    真的是不可置信,那个孩子才多大?

    两岁多?

    还是三岁?

    这样的孩子,还能称之为孩子么?若要让他们相信,由始至终他都是在演戏,真正比此刻看见了如此庞大的饕餮都让他们惊悚和感到头皮发麻!可如果不是?不,一定是他!饕餮出来的地方,不正正是那几个掌门动手发出的试探性一击么?

    ——他们猜对了。

    时间还要回溯到小半日前。

    饕餮之前将宋远帆等人吐出来,那叫个牛掰轰轰,只想着幻化出本体让他们知道凶兽是怎样炼成的!可是呢,很丢脸的是,它预计错误了。兽丹发生了损伤,让它高估了自己此刻的能力。人一吐出去,他一使劲儿,嘿,没出来!饕餮再使劲儿,诶?还是没出来。饕餮就这么在地下不断的使劲儿,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它还是动弹不了分毫……

    万年时间,让它和地心的融合,完全达到了一个想象不到的粘合度。

    直到他郁闷地想:“娘希匹的,这次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忽然就惊喜地发现,有人帮了它一把!

    不用怀疑,这帮忙的人,正是被凤小十给忽悠地晕晕乎乎满心贪婪的众位封印外大佬。他们的合力一击,给始终在做无用功已经绝望的饕餮顿时打出了一个突破口!就着那突破口,饕餮再次用力,再次惊喜,后面他们的一击一击又一击,到底是帮了它多大的忙啊……

    傻乎乎把这些给解释了一遍的饕餮,很开心地晃了晃大脑袋:“刚才是你帮忙的?可是不对啊,你都还不是神阶呢。算了算了,不管怎么说,都得谢谢你,你跟你那个精明死个人的老爹帮了老子好多的忙,小七又是她的青梅竹马。噢,我还要重申一遍,马肉最难吃了!对了,老子重见天日啦!”四只眼睛里集体冒出了兴奋的光芒,仰起大脑袋又是一声声泪俱下的大吼:“老子被困了一万年,终于重见天日了啊——”

    重见天日啦……

    天日啦……

    日啦……

    回音轰鸣中,凤小十的脑中只有一个字:“日!”

    你能想象这娃此刻的苦逼感觉么?

    眼见着这呆萌呆萌的吃货一点儿也不避讳的就把之前的情况全解释了一遍,甚至连它兽丹受了伤修为倒退了一半都没忘了说;眼见着它如此强调了一下伤势的严重性,让它从地底下愣是没出来;眼见着四下里原本还被吓的尿裤子的一片人,全部都精光灼灼犹如肥肉一样的盯上了它;眼见着另外没盯着饕餮的也全都杀气腾腾地盯上了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儿……

    小朋友眼前一黑,差点儿一头栽地上去。

    什么叫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凤小十还没崩溃完毕,就听饕餮终于感慨完了,回音不断飘荡之中,它低下了自己那吓人的大脑袋,十分好奇且友好的问了句:“对了,怎么这么多人,都是你朋友?”

    凤小十:“……”

    哥们儿啊,小爷好不容易营造出的虚张声势,被你两句话全毁了啊……

    哥们儿啊,你真是凶兽界的一朵千古奇葩啊……

    哥们儿啊,这是要了小爷的老命啊……

    哥们儿啊,说多了都是泪啊!

    凤小十欲哭无泪地弱弱后退,四下里众人分开了两个方向,牛逼大佬全部在掌心中氲起了神力,满目贪婪地仰望着上方那让他们心潮澎湃的实力倒退了一半的凶兽!另外不够牛逼的弟子们和封印里的三十个人,全部转向了的咬牙切齿一脸怨念的小朋友。没有人发现,凤小十身边的红衣人,面色已经从挣扎渐渐平静了下来,嘴角还微微上扬了那么两三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凤小十的身上。他们的想法尽是相同——

    他才多大?

    这才两三岁的孩子竟将他们给集体耍了,若不能将他扼杀在萌芽状态,今后他又会成长为怎样的高度?对上这么一个孩子,他们从未想到自己竟会产生了一种又惊又惧的心态,让杀气把这种恐惧努力压了下去,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杀了他!”

    轰——

    场面再次大乱!

    几乎是眨眼之间,无数道人影飞冲了过去。

    距离凤小十最近的是一名普通门派的普通弟子,修为大概在初入神宗。他长开的五指犹如毒爪,携带着无色却浑厚的神力就这么直奔他细细的脖颈而去!而与此同时的,四下里的其他人尽都冷眼观看着这一幕,没有人会认为,一个神阶高手如此对待一个孩子,是胜之不武!那些女弟子默默转过了头去,谁都知道,这孩子,必死无疑了!

    “受死吧!”

    伴随着那弟子的一声狠辣大喝,只听紧跟着一声噗——

    轻微的声响,继而无声。

    小剧场一则:

    乔青:“儿子,记得娘教你的不,忽悠是一门大学问!”

    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凤小十:“记得,记得,忽悠要真真假假一起上,七分真话两分假话一分空白,剩下的让他们自己去想,这才是忽悠的最高境界!”

    乔青:“矮油?学的不错。”

    凤小十:“那是,小爷今天全做到了哦!”

    远在千万里之外的太子爷,口吐白沫,倒地不起:“媳妇,你都教了咱儿子什么乱七八糟的!”

    ps,明天换地图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