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七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沈天衣……”

    “什么人啊,哪个犄角旮旯里又蹦出个珍药谷的?”

    “可不是么,真是好大的胆子!这个时候谁不避着珍药谷,偏生有人削尖了脑袋来送死啊!诶,等等,这个声音好像有点儿熟悉啊……”

    一片议论声中,谁也没想到,此等时刻这沈天衣非但不和珍药谷脱开关系,竟然还主动应了第一战?也不知是说他不自量力的好,还是老寿星上吊——活腻歪了!然而渐渐的,随着有人发出了一声疑问,那些弟子也尽都狐疑了起来,扭头看过去。

    随着那六万弟子一层层向着两侧分开,一道人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中,嘁嘁喳喳的声音就这么静了下来。

    死寂。

    四面八方,一片死寂。

    白发垂曳,白衣浮动,满身高华,温若谪仙!

    那人于四下寂寂中缓步而来,极具标志性的白发懒懒地在身后晃动,嘴角带着笑,那笑却极为疏离,有一种我于云端俯视众生的高华和不可接近,让人一眼望去,自惭形秽!

    他们认出来了!熟悉?可不是熟悉么?早在之前这些日子,此人便时常出现在弟子阵营之中,似乎是七环玉峰的那唯一一个男弟子,且身份不低被人尊称为“公子”!

    而刚才,这公子说什么?

    珍药谷,沈天衣?

    “这不是真的!”一静之后,立刻便是轰天而起的炸耳惊呼!怎么会是他?!大片的讨论声质疑声不可置信的惊叫着,差点儿没把天都给掀了!那六万弟子如此,更不用说珍药谷的人了,更是满头雾水闹不明白了,他们珍药三峰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仙人样的男人?

    三千弟子瞪着眼睛完全看呆了!

    原谅他们吧,但凡有沈天衣出现的地方,伴随着的绝对是一双双看直的眼,不论男女老幼。小童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使劲儿掐起了柳飞的大腿:“我说师傅,你珍药谷第一美男的名号保不住了啊!不过这人哪里来的,要是谷里有这么一号人,小爷不可能记不住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第一美男,老子用的着跟人比那个?”柳飞很有风格的一摆手,耳朵尖儿动了动,在对方阵营的各种讨论声里听了一会儿,摸下巴:“不过这男人来的稀奇,听他们的语气,貌似是个间谍啊?”

    周师叔皱眉插了一句:“会不会……是他们使出的花招?”

    方老祖却摇了摇头:“不像,此人看上去像是个翩翩公子,可那气质却傲,不是个屑于做这种事的。”

    “气质可以装。”

    “你倒是装一个我瞧瞧?”

    “咳,装成这样可有难度——那你说,是谁派出去的间谍?反正老祖是不认识他。”

    柳飞他们奇怪,后头的弟子们更是一人一句讨论了起来。这一句问完了,大家全都摇头。就像方老祖说的,这么一个看似温润实则气质傲然的男人,能看的上他们这一方珍药谷的小庙?退一万步讲,就是看上了,来当了个普通弟子,谁又有这能耐派出去?

    直到有人弱弱地说了一句:“你们看,凤公子她……”

    大家这才想起,从一开始听见这男人的名字之后,就再也没出过声的乔青。视线全部汇聚在乔青的身上,顿时傻眼了一片一片,什么时候他们见过自家无所不能的凤公子如此诡异的表现?

    ——满目激动,胸口起伏,正和对面那谪仙样的沈天衣“深情对视”!

    一红,一白,隔着约有十丈距离,遥遥望向了对方,眼中都一丝丝一丝丝染上了暖意,染上了笑意。那是一种让人看不懂的感情,比亲情浓烈,比友情炙热。可若说是爱情,又似乎欠了那么一点……

    没有人知道,除了乔青和沈天衣,没有人了解,这是一种穿越了时空穿越了大陆不论历经多少艰难险阻不论时隔多少漫长岁月永远也不会改变的感情——患难与共,生死相随!

    就如此刻。

    时隔四年更多,漫长至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站在那里,笑意满满,温润如初:“我来了。”

    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没有更多了。

    没有久别的拥抱,没有重逢的热泪,甚至没有一句寒暄、半句叙旧。我来了,就好像这只是一个约定,他们昨日分别,今日再聚。乔青忍不住的仰天大笑起来,畅快之极,痛快之极!沈天衣来了,曾经的挚友再一次并肩作战,还有比这更好的么?

    “来了就上!”她收回准备迈出去迎战的腿,大喇喇窝回那张大椅子里,半点儿也不跟他客气!

    她是不客气,柳飞却是蹦高了:“我靠我靠,这什么人啊,小师妹?”

    “自己人。”乔青眉眼弯弯,完全没注意到柳飞绿了的脸。

    其实他当然能看的出,这沈天衣跟乔青之间,感情笃定着呢,恐怕就是她在翼州失散的朋友,恐怕也是她一直让他帮忙寻的人。只是这人够能耐的啊,七环玉峰收了个男弟子,他又岂会不知道,在那边也打探了好几次,偏生这沈天衣就是有办法让他查出来的消息全他妈是错的!

    果然凶兽的朋友都是凶兽么……

    噢不,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才刚刚下定决心,把自己悄悄藏了三年的想法给坚定了,这白头发的程咬金拦路虎立马就出来了!柳飞瞪着那边和乔青深情对视中似乎谁也插不进去的白发男,越看越是不爽,暗暗嘀咕着:“哼,白头发,跟未老先衰似的,没看有什么美的。”

    偏偏小童凉丝丝地飘过,砰砰,补了两枪:“唔,不知道刚才谁跟小爷说,他用的着跟人比这个?噢,对了,这家伙不会是小十的爹吧?”

    柳飞捂住胸口,连退三步。

    同样连退三步的,还有如遭雷击的玉姬。

    且不说沈天衣一出现,玉姬就整个人呆住了,再回想起之前那女弟子的禀报,孙耀山和他们之间的异状,似乎一切都有了解释。玉姬不可置信地死死盯着沈天衣,想从他的面上找出那么一丁点儿被人胁迫的痕迹。然而没有,从头到尾,这让她放下身份追逐了四年的男人,根本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他含笑盯着那该死的乔青,待到听她一句不要脸的“来了就上”之后,嘴角的笑容越发大了起来。

    玉姬疯狂了!

    这在她眼里视若神明一样的男人,竟然会对那贱女人的一句指使,表现出这般惬意和欣喜的笑容?!她疯狂的上前一步,想到了什么,死死压住自己心底疯长如野草的嫉妒,牵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天衣,回去。”

    这是命令!

    乔青猛然皱起了眉头,她凭什么?

    玉姬满目笃定,傲然地冷觑了她一眼,就如同一个胜利者对失败者的俯视。然而她失望了,沈天衣非但不动,反倒满目讽刺的笑了起来:“第一场,珍药谷,沈天衣出战!”

    “你……”玉姬瞳孔皱缩:“天衣,再过一月,可是……”

    回答她的,就是沈天衣轰然释放出的神识!

    玉姬轻轻笑了起来,看着他就如同看自家不听话的孩子。在她的眼里,沈天衣永远是那个当初被她捡回来初入神阶,整整四年,没一丁点儿进步。也对,那样的身体,若能进步也奇怪了。玉姬摇了摇头:“既然你想玩儿,我就陪你玩玩。”语毕,神识也霍然释放了出去!

    那两道神识在半空一对。

    竟然是个旗鼓相当之势!

    玉姬皱起眉头,却没想到,他修为不高,神识竟是如此惊人。就如同他这个人一般,看似温润,潮水一般荡漾而来,可润泽之下隐藏着的是意想不到的锋芒!那潮水一波一波后继绵绵,越是往后,越是让人惊叹!

    不只是她没想到,其他那些掌门亦是惊了一下,纷纷对视了起来,此人神识比修为高出如此之多,太过不可思议!没有人发现,看见这一幕的乔青,窝在椅子里怜悯地勾了勾嘴角,这一群傻鸟,真以为沈天衣只有初入神阶的修为呢?

    一边周师叔担心地道:“公子,这沈……”想到他和乔青明显不一般的交情,改口用了敬称:“沈公子可斗的过那玉姬?”

    乔青笑的神秘:“等着看好戏吧。”

    “你就这么确定?”一边柳飞撇嘴,那味道别提有多酸了:“这人的修为似乎有些奇怪,看上去是初入神阶,可我总觉得,他似乎隐藏了实力!不过,东洲大陆上隐藏修为的铸造品,实在是不多……”

    乔青没说话。

    东洲大陆不多,翼州可并非没有!尤其是想当初叱咤翼州的三圣门少主,还是那神品铸造师风玉泽的后人,又岂会没有点儿压箱底儿的东西?想当初,他连三圣门主都能骗过去,骗骗这第二梯上的一群傻逼,还不是手到擒来?

    像是印证了她的想法。

    那边只听——

    轰——

    一声巨响,玉姬已经睁大了眼睛猛的倒飞出十几米!

    “承让!”一片骇然之中,沈天衣淡淡两个字,顿时让所有人都回过了神,猛的倒抽一口冷气!神识对轰,即便是相同的修为也最多让人神识损伤,而不会这么明显地被击飞!这沈天衣,神识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玉姬从地上好半天才爬起来,嘴角溢血,死死盯着他:“你隐藏了修为?!”

    哗——

    隐藏修为的铸造品!

    一瞬间,无数目光贪婪地落到了沈天衣的身上。

    伪装系铸造品,稀有程度可比空间系,自然引起了诸多觊觎。沈天衣不解释,也不反驳,甚至看也没看那眉目不断变幻好像在打什么主意的玉姬,直接望向了对面:“下一个。”

    无视!

    绝对的无视!

    可接下来,一道男子的声音,紧跟着就响了起来,立刻告诉了他们什么叫真正的无视:“沈公子去歇一歇,下面那送死的,就留给我们了!”

    ——项七!

    乔青猛的一震,霍然抬头,远远站在山峰上站着四道身影,头戴斗笠,遮住了面容。可乔青一眼看去,就知道,那正是项七、洛四、无紫、非杏!四人齐刷刷的动作,摘下了斗笠,经历过东洲洗礼的面容尽都成熟了不少,唯一不变的,是他们眼中浓浓的激动、依恋、忠心!

    乔青几乎是泪如雨下!

    这四个人啊,从小就跟着她,是她最为亲近的人,也是她最为担心的人!

    其他诸如沈天衣忘尘凤无绝邪中天玄苦,不论是谁,都有绝对的天赋和绝对的手段。唯有他们四个,一直在她的羽翼下成长,在这东洲的尔虞我诈里,可会习惯可会生存?然而他们不止来了,还在这一刻完好无损以一种让她欣慰非常的方式出现了!她知道,没了自己,他们也活出了各自的一片天空!

    四道身影,如离弦的利箭一般,蹿到了眼前!

    “公子!”无紫直接冲上来一把抱住了她,眼泪哗哗往下流。

    “公子!”非杏跪在地上,捂着嘴哭成了一个泪人。

    “公子!”项七的嘴角直接咧到了耳朵,两颗小虎牙锃亮锃亮的。

    “公子!”洛四只有这两个字,不笑,也不哭,但那颤抖的双肩可看出他的激动。

    久违的“公子”啊,乔青抹去眼角的眼泪,眯着眼睛笑的欣喜之极。把无尾熊一样的无紫从身上扯下来,扶起非杏,拍拍项七和洛四的肩:“欢迎回来!”

    四个字,让棺材板洛四,都红了眼眶。四人对视一眼,对沈天衣点了点头,再转向柳飞一抱拳:“柳老祖,谢谢。”这一声,是谢谢他在他们不在的时候,给了他们公子一个安居避世之地。

    柳飞瞪着眼睛看他们半天:“雌雄双煞?”

    四人尴尬地仰头望天,该死的,到底是谁给他们起的名号,估计要被公子笑死了。

    果不其然,乔青噗一声喷了项七一脸口水,虾米?啥玩意儿?雌雄双煞?无紫捂脸,非杏扶额,项七低头,洛四咳嗽,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她。乔青拍着椅子腿儿哈哈大笑:“快快快,给老子讲讲,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号?”

    雌雄双煞,乃是四年前在第四梯上小有名气的四个散修。本来么,散修和散修组合到一起猎杀凶兽,这太正常了,可不正常的却是这四个人,拥有一种绝对的默契!四人,修为都不算高,不,她们的修为太低了!低到单个拿出来,那是绝对要被任何一个高手蹂躏的。可是一旦组合在一起,就发生了“一加一加一加一大于四”的诡异结果,从一开始在高手的手中伤痕累累的逃跑,到后来,藐视一切同等级武者,甚至可以越阶挑战,不可谓不是一个奇迹!

    “也因为这四个人是两男两女,于是被第四梯上的散修们,送了雌雄双煞这个名号。原来他们就是你让我找的那四个手下啊?”天知道,柳飞总结完毕,差点儿没吐血晕过去。四年啊,多么具有标志性的时间点,他自然也托人多番打听了这雌雄双煞,可得到的结果跟沈天衣一模一样——男的五短身材,一脸猥琐;女的高大威猛,两个汉子——再看看这会儿站在眼前的俊男美女,柳飞算是明白了!

    一句话——

    但凡跟乔青有关系的,那都不能以正常人的范畴去衡量!靠,一群凶兽!

    非杏吐了吐舌头:“咱们也知道有人在打听,可谁知道好人坏人,你派来打探的那个小孩儿看着就不像个好东西,于是我们就略施小计,把他给骗回老家了。误会误会啊。”

    乔青好奇:“你派出去了什么小孩?”

    柳飞望天,往旁边一指。乔青顺着望过去,顿时看见了小童黑如锅底的脸,那圆圆的娃娃脸拉的,跟个鞋拔子那么长了。乔青再一次喷了,可怜的小童,一百多岁了被这四个小家伙这么个整治法,可不是得郁闷死。

    非杏摸摸鼻子,也没想到自己说着坏话,那原主人就在身边。

    不过在身边又怎样,她可是公子调教出来的人,生就是这个狂妄的调调了!直接无视了满脸杀气的小童,四人转头看向了对面。此刻不是叙旧的时候,即便他们有多想寻个无人之地好好诉说这东洲分别的四年,可四下里还有数不尽的敌人需要解决!

    经过这片刻功夫,那些掌门们也回过味儿来了:“小儿狂……”妄。

    “赶紧的吧,上来四个人给咱们打发了,磨磨蹭蹭的这是要急死谁?”项七一呲牙,连话都没让神剑门主说完,蹦到了场中央。紧跟着,无紫非杏双双一跃,紫色和杏色的衣衫交织,划出两道极其优美的弧度:“可不是么,耽误了咱们和公子叙旧,你们可赔的起?!”

    神剑门主差点儿被气到厥过去。

    百里家主正要出声,洛四跟着跃至中间,言简意赅:“速度,来死!”

    于是所有人看着场正中那明明修为只有神师大圆满的四个人,纷纷傻眼了。搞什么,这是狂妄桀骜大团聚么?那乔青一个沈天衣一个傲慢的让人崩溃就罢了,好歹人家有资本。这四个小子怎么敢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神师,神宗,接下来才是神王,也就是说,他们离着对面的那些掌门,差了整整一阶零一个屏障啊!

    柳飞也担心:“话虽是那么说,可他们配合到一起,到底能不能越阶还是个问题。不如……”

    “不必。”乔青摇摇头:“他们敢这么说,就能做的到!”

    柳飞有些愣,望着她那毫不作伪的轻松,一瞬心底好像被什么狠狠击中。要知道,这四个人如果输了,按照天地誓言,她的命,可就是对方的了。可这个女人,竟然对这四个手下信任至此!他摇了摇头,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护短和信任,才会让这四个人,从第四梯赶过来的速度,只比一三两梯的散修慢了数个时辰吧……

    要知道,第四梯和这里之间,还差了整整一梯呢!

    一个多月的时间,横跨两梯,可想而知他们四个是以什么样的速度和拼命三郎的精神一路马不停蹄的疯赶来的了。

    柳飞眯着漂亮的眉眼笑了笑,一边回到珍药谷阵营的沈天衣一挑眉,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乔青,唔,貌似又有人步了他的后尘了啊。柳飞狠狠瞪一眼沈天衣,让他一头问号地摸了摸鼻子,还不知道,他已经为凤无绝那哥们,背上黑锅了……

    正说话间——

    那边走上了四个人。

    四个在第二梯掌门中修为较弱的,皆是方方晋升神王:“既然你们四个小辈找死,就别怪我等心狠手辣!”

    四人齐齐一摆手:“废话少说,赶紧的。”

    轰——

    神识就这么以四对四的方式,两相对撞了起来!

    这一对,四人脸上的那等轻视之色,尽都消失了。原本他们可郁闷的紧,对四个小辈出手,真是丢尽了人!可谁让他们修为最弱呢。这下子,赢了是胜之不武,输了……靠,这怎么可能!本来还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只以为挥挥手之间就打发的事儿。却没想到,这四个人单看真正是弱,可配合在一起,却拥有不下于他们的实力!

    四人脸色严肃。

    场外也是一阵阵的惊呼之声。

    “有没有搞错,还真的行?!”

    “这什么雌雄双煞,也太逆天了吧,什么人教出来的?”

    “恐怕是那乔姑娘了,没见他们叫她公子么。啧啧,看上去,不只不弱,还占了上风啊?那四个掌门脸上都见汗了……”

    不错,那四个掌门,在一片议论声中脸色通红,大汗淋漓。越是想速战速决,就越是有更多的漏洞透出来!而对于非杏四个来说,从小一起长大,再加上这四年生死中的磨合,默契已然臻至化境!他们在神识的强度上是差上一些,可一旦对方任何一个人有哪怕一丝的漏洞,无紫和非杏便合力一拥而上,去冲击那神识的漏洞处!项七和洛四也立刻调整神识的攻击方位,在后面作为两人的支撑和后盾!

    小童看着看着,不由一脸惊叹:“好精妙的配合!”

    场内非杏笑着朝他眨眨眼:“怎么样,小孩儿,厉害吧?”

    小童立马再次黑脸,乔青身边的人真是讨厌啊讨厌!一个一个都是那么的讨厌啊讨厌!乔青笑着一瞥小童,再瞥一瞥非杏,摸下巴:“这丫头从来温婉的很,是四人中脾气最好的,竟然会多次出言逗小童?唔,有情况……”

    她心思一落,眉眼立刻眯了起来。

    只见对面一个掌门,急迫之下卖了一个巨大的漏洞出来:“很好,可以结束了。”

    轰——

    伴随着她一句话落,那掌门率先退出三步!

    少了一人,剩下的三个立刻就在四人默契之下摧枯拉朽一般接连倒退出去,噗噗噗,三人集体吐出一口鲜血!反观对面,非杏四人齐齐收起了手,脸色只是微有苍白,嘴角尽都挂着欣喜笑容:“公子,幸不辱命!”

    四下里一片寂静。

    寂静之后,紧跟着的就是轰然的叫好声:“好!大开眼界!”

    “四对四,越阶挑战,还赢了!”

    “这四个人也太生猛了吧,这是群什么怪物!那个沈天衣就够让人吃惊了,这四个更吓人,这是手下么?那乔姑娘到底是什么人,不愧是如意令上通缉四年的人物啊,身边的一个比一个生猛!”

    听着四下里的议论声,再看己方阵营里明显被打击到了体无完肤的士气,四个掌门脸色颓然,灰溜溜就下去了。神剑门主更是焦躁了起来,玉姬神识大损,这四个稍好一些,可也受了不轻不重的伤,这一仗,他们输的一败涂地!

    神剑门主脸色难看,死死盯着和非杏四人叙旧的乔青,一边百里家主安抚道:“好在只剩下那乔青和柳飞两人了,我们还有七个人,七对二,如何还赢不了?”七对二,三个一次,磨死那乔青和柳飞,还剩下一个呢。

    神剑门主点了点头。

    他刚刚定下了心。

    就听对面乔青一声狂笑:“何用七对二?”

    一道红影如贯日长虹,凌空落到了那十丈之地的正中央,似笑非笑地斜着他们。那绝美的五官,漆黑眼眸中的凌厉,让神剑门主刚刚放下的心立刻就咯噔一下。了解她的人,已经猜到她要干什么了,沈天衣含笑摇了摇头,无紫非杏洛四项七一齐望天,好么,公子这是又要吓死人不偿命了!

    果不其然——

    只见她笑吟吟站在正中央,手指一勾,跟逗小鸡似的:“来,七个一起上。”

    *

    噗——

    这是有人瞪着眼睛喷口水。

    呃——

    这是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

    砰——

    眼前一黑从树上栽了下来。

    啊——

    正好砸到了下头的呆头鹅。

    方圆百丈,一片诡异之声,全是让这豪言壮语给震懵了的。一阵小风吹来,还有咔嚓咔嚓石雕开裂的声音。什么叫狂妄?什么叫张扬?什么叫邪佞?什么叫生猛?乔姑娘,我们实在是不该怀疑您的生猛程度的,真的,那四个绝对是你教出来的!

    那从树上掉下来的哥们,老半天才哆哆嗦嗦爬了回去,发出一声无限唏嘘:“如意令上的乔青,果然名不虚传啊……”

    他们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了!

    直过了半晌——

    久到乔青都站在那开始打哈欠了,神剑门主才猛的反应了过来,差点儿没一个气儿不顺被堵死在原地。他捂着胸口喘息了好半天,一张口,气极反笑:“好好好,好一个乔青!既然你要找死,本主又岂会不成全你!”

    “钟掌门?”百里家主大惊失色:“真要七对一,咱们的面子?”

    神剑门主冷睨他一眼:“咱们如今,还有面子可言么?”

    今天这一仗,不论输赢,第二梯的面子里子是都没了!他已经可以想见,几日之后,第二梯会成为东洲的一个笑柄!即便如意令上的悬赏到手,让他们集体晋了阶梯,也难以在其他梯中立足了!如今之计,只有不择手段赶在其他几梯的大门派人来前,把这个乔青拿下!面子没了,利益总要捏在手里。

    神剑门主想了想,一咬牙:“上!”

    咻咻咻咻——

    七道身影,齐齐落于乔青对面。

    没有任何的言语,落下的一瞬间,在神剑门主的一点头后,齐齐将满身神识爆射而出!七道独属于神王级别的神识,掠至半空后融汇到一起,形成了一堵声势浩大的高山,轰隆一声就压了过来!

    神识交锋,原本不该有罡风。

    可这七个高手汇聚的神识,竟然雄厚到引起了罡风肆虐,一波一波向着四下里席卷出去,让不少人都大惊失色,惊呼后退!直到又退出了十丈之外,那些散修们才凝重下了神色,幸好之前没冲动之下去和这群人抢那乔青,否则真正对上,这七个第二梯上至强掌门的合力,指不定会是怎样的后果!不知那乔青,又要怎么应对?

    “嘶——”

    “格老子的,她要硬抗?!”

    “有没有搞错,一个对七个就罢了,还是硬碰硬?那还是个女人么?!”

    听到这句话的沈天衣和非杏四人加上整整珍药谷的三千弟子,全部以一种怜悯的目光朝散修们瞄了过去。女人?你们在开玩笑么?爷们儿都没有这么纯的好么!不过说归说,他们也替乔青捏了一把汗,知道她强,知道她从来变态,知道她可比凶兽,可以一人之神识硬抗对面七个高手,这是不是也太冒险了?

    电光石火间——

    那浑厚的神识泰山压顶一般逼迫而来!

    迅猛的罡风让乔青的头发在身后狂舞着,可她脸上的笑意竟是丝毫未收,眉眼一厉。惊天的神识破体而出!

    那神识只有一人,可浑厚的强度丝毫不示弱,在她的身前形成了一堵无色的高墙,不但将对方逼来的尽数抵挡,还似乎隐隐有要破开敌手,强势反扑的迹象!风向逆转,对方七人的发髻顿时被吹了个散乱,乌糟糟地挂在脑袋上,露出一头乱发下瞪的滚园的七双眼睛!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七个掌门狠狠一咬牙,把全身的神识全部调动出来,一股脑的不要钱一要再一次冲了出去!这一刻,那一座巨山在上方扭曲幻化,一声凝若实质的虎啸震彻山谷!所有人都是呆住了,怔怔望着头顶那只咆哮中的林中之王,发出了一声声不可置信的惊呼:“神识化形!”

    “怎么会这样?”

    “不是只有神尊级别的高手,才能神识化形么?”

    神尊级别,那已经是如今已知境界上最为牛逼的人物了!自然,乔青还知道,神尊往上,还有一个遥不可及的境界,东洲十数万年来也有过那么数百人曾经险些达到,只不过如今那些人,都随着鬼域化为了泡影——圣者。是以,神尊这个境界,已是所有人眼中的顶级!

    而如今,这么七个神王,竟然神识化形了?

    柳飞一脚踹翻了身边的大椅:“他们用了药物!”

    当初珍药谷,一二两峰可是给了那七个门派不少的丹药,其中,自然也有短暂提升神识的。这会儿,必定是眼见着不敌,那神剑门的老狐狸出的主意了,让他们集体暗地里服用了药物。也许神识提升到了神皇或者神帝的高度,可别忘了,那是七个人,七个人汇聚到一起的神识,便勉强达到了化形的效果!

    柳飞这么一解释,急的眼睛都红了:“乔青的神识一向是高,可也架不住神尊级别的神识化形啊!”

    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沈天衣眯着眼睛,死死盯着天空中那一道尚不算清晰,可实实在在是存在了的猛虎。那猛虎前爪一扬,巨大的兽口再一次发出了一声仰天咆哮,朝着下方的乔青一口吞了下来!

    “公子!”

    “乔青!”

    “乔姑娘,小心啊!”

    四下里一片惊呼之声,就连那些散修们,都在那七个掌门的不耻行径中下意识地倒向了乔青。甚至那六万弟子,都不自觉地捏紧了拳头,有些羞愧地扭过了头。七对一,还要用上这种卑鄙手段,的确是令人不齿。眼见着那出闸猛虎汹汹而来,乔青的眼睛只紧紧盯着那虎,猛然闪烁了起来:“七个强行提升了的神皇或者神帝,汇聚七人力量,达到了神尊的神识强度……”

    汇聚……

    汇聚……

    乔青眉峰一挑,眼中升起一丝明悟:“就是这样!”

    吼——

    一声远比方才那虎啸更要惊天彻地的狂吼,将所有张大了嘴巴惊呼的人全部震住!就连那只猛虎都动作一窒,眼中呈现了极具人性化的惧怕。之间乔青身前的神识高墙由一面向着一线再向一点靠拢压缩了起来,终于化为了极为雄厚的一点!那一点中,透出的威压让所有人都心下一紧,双腿发软了起来……

    而那一声,不知属于什么的兽吼,便是从那一点中发出。

    “难道……”

    “难道她、她、她也神识化形了?”

    “不……不可能吧,那边是七个神王,还用了药物,她才只有一个人啊!”

    一片瞪眼鬼叫之中,乔青就告诉了他们,什么叫不可能中的可能!那一点之中伴随着兽吼如雷轰鸣,一只巨大的鹿角率先凝出了形状,紧跟着,驼头,驴嘴,龟眼,牛耳,虾须……

    这个兽头一出现,已然让无数人骇破了胆,连惊叫声都哽在了喉咙中。一个可能性那么实实在在地映在了他们的脑中!难道是……之后是蛇腹,鹰足。还有其上覆盖着的片片鱼鳞,在已然黑下的天际之中,泛着凛然的金芒!

    “是……”

    “我的天!那是,那是……”

    “那是远古神龙啊!真的是神龙!”

    一双双眼睛惊骇欲绝地望着那一条尚且不清晰的神龙,只一个龙影而已,却透出了让所有人都肝胆俱裂的威压!有些带着玄兽的散修,甚至感觉到了他们身边玄兽的颤抖,集体匍匐在了地上。就连一直打着盹儿的饕餮,都在这熟悉的威压之中化为了原形,头上双角戳出,腋下两眼瞪大,迷迷瞪瞪地惊醒了过来。

    一抬头,懵了。

    这货还在状况外,四只细溜溜的腿颤了半天,一软,直接趴下:“老爹!你怎么变这么小了?!”

    饕餮这一句落,众人才反应了过来,方才只被这神龙化形给惊呆了,完全没注意到,这龙还只是条小龙。跟曾经见过饕餮和大白那原形的巨大身躯一比,简直是弱爆了,也只有它们一个头那么大。不过自然了,即便如此,比起对面那只被吓破了胆的猛虎,哦不,现在是叫萌虎了,也要大的多的多了。

    那只老虎二话不说,畏畏缩缩地向后撤去,一边撤退,一边在后头摇起了尾巴,跟只卖萌求饶的大猫似的。任凭那七个掌门睚眦欲裂,不论怎么以神识驱使它,硬是起不到半点儿作用!

    只听下方——

    来自于乔青的一声喝:“去!”

    那条小龙的眼中,顿时被远古凶兽的威压所笼罩!并不清晰的身形中,只有那双眼睛是如此的森凉威严,充满了一种上位者的俯视!一口,咬断了那大猫的脖子!

    噗噗噗噗——

    伴随而来的,是七个掌门齐声喷出的鲜血。

    他们就如七道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首尾相继地向后飞去,砰的一声巨响,齐刷刷跌落到地上,带起地砖碎屑猛冲向天!神剑门主爬了半天,绝望地看着上头那条以神识凝聚出的神龙,在神龙终于消散无踪,化在了风中的一刻,他也连同着六个重伤的掌门,不甘地晕了过去……

    而他们的对面——

    那屹立于神识比试中的红衣身影,依旧那么耀眼,那么挺拔地立在那里!

    整个世界都静了,以珍药谷向外扩散开去,方圆多少里地连一声鸟叫都没有,所有的玄兽包括饕餮在内,都捂着嘴生怕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惹那条已经不见了的神龙大爷再现身。而人呢,所有人都是屏息凝目,呆呆望着那一道赤红的身影,眼中还存留着说不尽的震撼和惊艳!

    直到过了良久良久。

    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吞口水的声音:“赢、赢了?”

    “……赢了!”有人干哑着嗓子回。

    赢了!

    一对七,赢了!

    终于反应了过来的众人,在确定那条神龙不会出现之后,以一种无比悲愤的目光看向了乔青,捂着被闪瞎了的眼睛,发出了一声崩溃大叫:“神王都能神识化形了,这他妈叫个什么事儿啊!”

    紧跟着——

    “乔姑娘,啊不,乔公子,不对,乔大爷,求求你,别刺激咱么了,成么?”

    “老子今天真是长见识了,乔大爷啊,这他奶奶个熊的也太生猛了!”

    “长见识?你偷着乐吧,老子世界观都颠覆了!”

    无数的声音嗷嗷叫着直喷乔青而去,其中藏着多少的崇拜,多少的敬意,还有多少的惊惧,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乔青摸摸鼻子,心说一不小心,又吓唬人了。她心情不错,自己原本的神识就高出修为太多,经历了饕餮肚腹中的玉山考验,已在神帝境界了。如今又自己领悟出了把神识凝聚一点,激发最大力量的神识化形,只觉得天都蓝了几分!

    可惜,这一招不能常用,实在是太消耗体力了,那条小龙只出现了那么一会儿,且还并不清晰,她已经感觉到了力竭。自然,也不怎么实用,只有到了神尊这种轻易不出手的境界,那些牛逼人物才会以神识斗法,真正的神尊以下,除了越战,很少人会如此碰撞神识!

    乔青深吸一口气,扭头乐呵呵地望向了珍药谷那边。

    哗——

    三千弟子齐刷刷倒退一步,三千张脸上写满了同样的一句话:“快把人皮剥下来!”

    乔青望天。

    这下子,那边才爆发出一阵轰然的叫好欢呼,三千弟子齐刷刷冲了上来,将她围拢了起来。接下来,就该是收拾战场了。别看这打斗连贯,实则散场下来,也过去了有一天了,天色渐渐亮了起来,远远地有不少的第二波散修再一次赶到,更有一些第三梯上的小门派赶了过来。然而一发现这边的情况,那些人尽都按兵不动了起来。

    远处,经历了方才那一场的散修们,正兴致高昂的讨论着什么。

    乔青相信,那些听见了消息的,一时半刻也不会轻举妄动。

    待到柳飞问道:“这些门派怎么办?”

    乔青勾唇一笑:“百里世家杀了,剩下的留下。”

    “留下?”

    “我靠,难不成你还要杀光他们?”

    柳飞瞪了瞪眼,心说你这副老子是杀人狂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儿?不过如今心情好,他也不在意,只摆摆手道:“留着始终是个祸患。”

    乔青却笑了,笑的那叫个奸诈无耻引人心肝儿颤:“谁说是个祸患,对付后面来的朋友,可全靠他们呢!”

    众:“……”

    这句话一不小心被三千弟子全听见了,于是大家瞪圆了眼睛发了一会儿呆,在乔青一挑眉之后,齐刷刷当没听见,望起了天:“啊,今天的天空真蓝啊。”“是啊,是啊,好蓝啊,来的人更多了啊。”“是么,我看看,诶,那个小孩儿好漂亮,真像小十公子啊?”

    乔青翻了翻白眼儿。

    沈天衣戏谑地看她一眼,果然,有她在的地方,总会引起这样的反应。

    时间就在这插科打诨中渐渐过去了。珍药谷的弟子非常之忙,那些掌门醒来之后,发现百里世家早已经在百里家主昏死的时候,被无声无息的干掉了,全都肝胆俱裂,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敢!而听完乔青剩下的用意之后,又只差没喷着血再晕一次……

    可到底有了天道誓约在上,想翻,也翻不起了浪来。

    乔青吩咐了下去,大家都留了一个心眼儿,给那些弟子喂了短暂控制的药物。没办法,外头还有数不清的麻烦,为防他们临阵反水,非常时期只有用非常办法。

    很快,又是一日一夜,过去了。

    当一切都规整完毕,外头围着的人也越来越多!如意令上的乔青,这吸引力毋庸置疑,一三两梯的散修和各个门派全部赶来,只遥遥望过去,乌压压一片一片的人马,大概那么一数,又是数万人之多。更往后面的,第四阶梯,第五阶梯,甚至第六往上,也可想而知的正在路上。珍药谷众人的心绪又再一次凝重了下来。

    不过相应的,乔青的名声,也在越来越多的人中扩散了出去!

    这一次,她不再只是如意令上的乔青,更是神识比斗中以一敌七的乔青,也是以神王修为便可神识化形的乔青,更是诡异的竟然能化出一条神龙的乔青!流言越传越广,以珍药谷外为中心,向着四下里蔓延开去,相信用不了多少,那日的一场比斗,将会以一种风靡东洲的态势,传遍整个大陆!

    而就在这个时候,第四梯上和乔青有着深仇大恨的璇光老人,来了!

    而他的手里,还有一个孩子,凤小十!

    姑娘们,当时题外话说的是,大概是月尾的时候,视更新情况提前两天或者往后两天不一定,嗯,这是原话。

    还有,今天才是月尾啊。

    后天貌似开学了咩,明天争取早点更新。

    明天无绝就来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