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七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七章

    于是——

    整个第九梯外,便发生了这样的一幕。

    十几万修为低下的武者,对着对面狂放威压,一波一波在他们看来排山倒海一样的,犹如实质地汇聚成一座大山,向着那三千高手轰然砸下!可结果呢,那三千弟子连头发丝儿都没乱上一下,头顶巨硕无比的大山便这么无端端消散了……

    这就是实力上的差距!

    看见这一幕的人,纷纷预料之中的发出了一声声轰然大笑。

    就连那三千弟子,都没想到这近期风靡东洲闹的沸沸扬扬的乔青,竟然是个傻子。之前那正要动手的领头人伸出的手就这么顿住,原本因为这威压而动起的怒意,也变成了耍猴一样的戏谑:“哈哈哈,这是给咱们挠痒痒来了么。”

    一双双讥嘲的眼睛,睇着对面面红耳赤的众人,大片大片的奚落声在整个天地间回荡着,偏偏处于被奚落者的位置上的乔青,脸不红心不跳,发挥出一不要脸二不要命的精神,一声大喝喊的震天响:“继续,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我珍药谷可不是好惹的!”

    “噗——”

    “她说什么,给谁点儿什么看看?”

    “哈哈,这个姬氏千金简直是个奇葩,这么狂妄这么愣头青,三大门派肯定要被激怒啊!快看,威压又放过去了。”

    远方那连绵不绝的一座座山脉,除去这样的议论声,倒是还有一些城府较深的,在这句话后瞳孔一缩!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关于这乔青的一些传闻。自从她身份被揭,不论是凤九还是乔青,这两个名字在下层阶梯中一系列的行为行事全部都被好事之人挖了出来,极其夸大其词地流传着。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十传十十传百早就失了考究不辨真伪,可其中似乎就有那么一条是说……

    “此人化名凤九的时候,似乎在杀域中显露过吞噬威压的能耐呢。”一声饶有兴致的嗓音,呢喃着响在了那人群之中。这是一方马车,乍看并不起眼,可细细观来不论木料还是帷幔,尽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在这第九梯上人人都是识货的,纷纷远离这边表达了他们的敬畏。

    车帘垂着,看不见说话的人,后头足有二十名守护武者垂手而立,听他啧啧两声:“有意思啊有意思,这乔青,好是狡诈!”

    守护武者尽职尽责地当着木桩子。

    “你们都不好奇?”里头的人似乎不满了起来。

    二十人的眉骨齐齐一跳,以一种背书样的流利齐刷刷道:“主子经天纬地雄才大略见解独到远非我等蠢货可以妄加揣度!”

    “嗯,算你们还有自知之明。”

    他的声音带着得意洋洋的笑:“主子今天就给你们解释解释——这惹人发怒啊,也是个技术活,不能多一分,不能少一分。你做的过了,人家怒气变成了杀气,集体动起手来可就抓瞎了;你做的不到,人家逗你玩儿似的给个反击,也达不到心中期望的效果——你们肯定在想,期望的效果是什么,啧,别想了,一群猪脑子能想出什么来——还有这激怒的人,讲头也大了,那些高高在上的,未必会把你放在眼里,越是平时被压狠了的,越是迫切的要展示自己——这一次那三个老东西是抓瞎了,派出些外门弟子,本意是下马威,结果呢,正好被那乔青钻了空子——城府,眼力,把握,啧啧啧,这乔青,当真是耍的一手好贱啊……”

    这人自问自答了这半天,依旧是没有人回答半个字。

    那二十个守护武者眉毛都快抽麻了,一个个锯嘴葫芦一样坚决不搭一句茬!

    听他们主子发出了一声深深的叹息,这叹息余音绕梁,久久不散,在充分的诠释了何为“低调的骚包”的马车内,颇有一种天大地大苦无知音的感慨。他像是觉得无趣了,一句话,对以上一堆屁话做出了总结:“等着看吧,第九梯这次,算是要栽了。”

    随着他话音一落。

    下方城门口那三千弟子,终于被这种不痛不痒的威压给惹恼了:“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之人,让他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威压!”

    轰——

    三千神皇的威压,顿时朝着乔青那边席卷了过去!

    这是威压对威压的单方面蹂躏!

    声势浩大的一股子压力几乎形成了罡风,雄浑无比地汇聚在一起,没费什么力气地将十万人发出的威压给冲开个口子,一路摧枯拉朽风靡到了对面!在柳飞等人的感觉上,便是一种压迫感扑面而来!只一下子,后头无数弟子蹬蹬倒退数步,脸色惨白,满目惊骇。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知道神皇高手是多么的强悍。

    而这三千人,还仅仅是第九梯的外门弟子。

    随着四面八方的空气都被压迫起来,他们竭力抵抗着也纷纷有人吐血跪地,耳边那些散修的嘲弄和对面三千人的鄙夷,让心中不由自已地升起一股无法言喻的渺小。抬起头所见的,便是开天辟地般的巍峨城墙,这巍巍九梯便如同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天堑般横亘在他们的视野中……

    对面的三千人,得意洋洋地欣赏着他们悲愤又无可奈何的情绪。

    忽然——

    那领头人瞳孔一缩,发出了一声不可置信的惊讶:“什么?!”

    不只是他,所有人都发现了,源源不断地威压过去,只在一开始造成了巨大的压迫之后,渐渐的,忽然就仿佛有一个漏斗将威压一口口吞噬了下来,那边的弟子骤然轻松,一个个爬起来,咬着牙憋着一股子劲儿,再一次将威压释放出来,和他们对抗着……

    “怎么可能?”

    “难道那乔青可吞噬威压,是真的?我靠,她不会是准备凭借吞噬晋升到神皇,以一人之力对抗那三千人吧?”

    “不对,不对,她修为没变。”

    “我也没感觉到她有一丝一毫的精进,这个人,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到了这个时候,自不会有人再认为她是大言不惭不知天高地厚了。方才那一举主动攻击,明显是一早就计划好了的。人的思维惯性之下,对方放来了威压,回以的自然也是威压,可这乔青得到了吞噬的机会,却不用……

    无数道视线,狐疑不已地朝着下头那红衣身影汇聚过去。

    就见她,笑了。

    这一笑,当如夏花灿烂,有一种谋算成真智珠在握的笃定,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千年狐狸的妖气!只见她陡然腾空,红衣在半空中狂舞翻飞着,一种雄浑无比的气势透体而出!还不待让人反应过来,这乔青怎会有这种甚至超过了神皇的气势,就见她衣袖一拂——

    身前猛然撑起一股气浪!

    那气浪,哗啦一下冲上天空,很快便如顶天立地般成为了一面恐怖的平面,透明的颜色浑厚地凝聚在一起,密度之高可比新疆切糕,只让人心惊胆战魂飞魄散!而那红衣女子,就这么凌空站在气浪之后,俯视着下头发出懒洋洋的一笑。

    “我的天!”

    “她要干嘛,她……”

    “跑!快跑!还他妈废话什么!”

    无数的眼睛瞪了个滚圆,那气浪虽然恐怖,可到底波及不到远远站在山巅的散修。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下头的场面大翻转,一时脑子都不够用了。只见那三千弟子一个个被针扎了屁股的耗子一样,尖叫着朝四面八方飞快逃散……

    而那红衣女子,冷眼看着这一切,脸上的表情甚至连变都没变。那等似笑非笑的模样,只让所有人都一个激灵,见她一手撑着这气浪,以一个拍砖的姿态,咣当一下,砸了下去!

    轰——

    势如炸雷,地动山摇!

    那边发出了轰隆一声巨响,顿时碎石飞溅,向着四面八方飞射过去!这些碎石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一个个爆裂开来就如同暗器,砸到身上全是血淋淋的疼!

    三千弟子抱头鼠窜,在一片烟尘弥漫之中,山巅上的散修咕咚一声吞下一口口水,他们看见了,那烟尘渐渐散开之后,露出的……是一个巨大的窟窿!

    不不不,仔细再看!

    那哪里是一个窟窿,根本就是第九梯的城门!

    谁也不会想到,这乔青竟然胆大包天至此,一击,把偌大一个城门给轰塌了!那地方全是碎石,城门周遭的城墙也跟狗啃的一样坍塌了一大片,看起来像个巨大的狗洞,嘲讽着城门之前的一片人仰马翻。

    这幅场景,直让整个第九梯内外的所有人都撑圆了眼睛,眼珠子都险些要脱眶而出。凤无绝看了眼从天上落下来的他家媳妇,只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货,憋了这几年没祸害人,这一下子就干出了这种撑杆子捅破天的事儿!

    无紫非杏洛四项七,更是太久没见过乔青出手了,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唏嘘:“公子果然就是公子啊,这是不是就叫十年磨一剑?”

    柳飞和小童连连点头,从头爽到了脚趾头,胸中千言万语汇聚成了一声:“我操!”

    囚狼一拍大腿,仰天狠狠骂了一声娘。那些冒险队的汉子们,一个个木桩子一样戳在原地,瞪着前头终于落下地的他们夫人,差点儿没嚎一嗓子抱头痛哭,这种恐怖的暴力分子战争贩子,他们是怎么瞎了狗眼以为她是大家闺秀的?

    就连一向淡定非常的沈天衣,都没绷住自己那优雅的修养,狠狠抽了一下嘴角,表情精彩万分地憋出一句:“……有种!”

    可不是有种么?

    这样的事儿,谁敢干?!

    看看对面那些人哭爹喊娘的蠢样,后头无数弟子只觉得胸中憋着的那口鸟气,顿时烟消云散了!短暂的沉默之后,一声声激动的欢呼呐喊,简直要冲破了耳膜!

    “干的漂亮!”

    “万岁!乔公子万岁!”

    这样的叫喊声,让那些七零八落四下里散开的三千弟子,纷纷愣住了。他们修为在那里,跑的也算快,顶多被暗器一样的小石子儿在身上划出了少许外伤。伤势不重,可丢够了脸!一个个衣衫褴褛,满身被暗器划出的小口子,翻着脏兮兮的血迹和沙尘。

    三千人一脸狐疑地回过头,完全不明白四下里这种反应是怎么回事儿。

    这一看,完全呆滞。

    扑通,扑通,一个一个控制不住的脚下一软,瘫倒在地,哪里还有之前那等轻蔑骄傲的德行?

    “塌……”

    “塌了,塌了啊……”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三千人惨白着脸色完全不敢往下想,一旦被三大掌门知道了这个情况,还不得一个一个的吐血而亡!这是第九梯啊!象征着绝对威严的第九梯啊!从东洲格局变为阶梯之后,这屹立了十几万年的大门,就这么破了?

    直到现在,他们也想不通方才那不符合逻辑的一击是哪里来的。难道这乔青隐藏了修为?

    “你……你毁了我九梯大门!”开始那领头的弟子呆呆地转过了头,眸子里先是没有焦距,在看见乔青之后一丝一丝汇聚成一股子恨不得扒皮抽骨的愤慨!他竟是疯了一样的冲上来,不管不顾,杀气冲天,身上神皇的气势陡然飙升!

    “凤公子!”

    “快,快挡住他!”

    那些弟子被毁掉的大门冲击到发狂,一时想不明白。可乔青周围的人和在外围观的散修,又岂会不明白?她这根本是借力打力!吞噬了那三千弟子的威压,转换为神力,再一股脑的还给他们!这也就是方才那神力所汇聚成的气浪,密度如此之高的原因!将三千人的威压,统统压缩在一个人的身体里,在骤然释放出来,能不高么?

    这乔青没被威压撑爆了经脉,简直是个奇迹!

    而现在,她一介神王,又岂能抵挡住对方这神皇高手?!

    四下里乱哄哄的,周师叔陈吟等人前仆后继地冲上来要帮她阻拦,乔青心下一暖,这些傻子,不知道上来的结果就是被这弟子一击毙命么?她的目光对着那一道神力冲过来的弟子,脸上的表情一变未变,包括身边的凤无绝沈天衣等人,亦是丝毫不动。

    在外人看来,这几人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一身气度让人心折!

    山巅上那些散修,不由暗暗点了点头,改观了少许。

    他们又怎么知道,乔青根本一早就算好了!

    电光石火——

    眼看着这一击就要击中了她,那弟子冲到半空的身形猛然一颤!他的身边忽然出现了一股波纹,涟漪一样荡漾在半空中,紧跟着一只手伸了出来,凭空出现一样的,那般诡异地在他肩头轻轻一拍。这弟子势如破竹的一击,就这么被生生压制了下来。

    他脸上扭曲的神色顿时消散,仿若有一股清明之力,顺着那一拍灌注了整个身躯……

    那只手,轻轻一拂。

    弟子整个人轻飘飘被带到了后方人群中。

    看见这一幕之人,尽都呼吸一窒,面色骇然。就连一早料到三大门派掌门会来的乔青,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手段,震到瞳孔一缩!波纹中一道人影走出来,随着这看上去三十来岁的男子打着哈欠一步迈出,后头的涟漪顿时消散无踪。

    与此同时,他的身边又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两个人。

    这就是那三大门派的掌门了。

    第一个打着哈欠的男人,无忌天宫的掌门眠无忌。

    第二个肥头大耳的胖子,是异域盟的盟主朱通天。

    第三个冷艳逼人的女子,三千雷火殿殿主雷惊艳。

    三人对视一眼,像是并不意外会见到对方,他们常年在第九梯上和平共处,虽是并不常见,交情却是极好。没什么寒暄,直接转向了后头的九梯大门。

    这一看,脸上那等高深莫测云淡风轻的高手风范……裂了。

    用了好半天,才齐齐深吸一口气,表情精彩地转过了头。他们看着乔青,一时也没说话。要说起来,方才的一切都是他们以神识锁定住的,从头到尾看了个清清楚楚,是以,才会在这乔青被攻击之际,出来。

    眠无忌很有些郁闷,早在之前,这个消息他们就收到了,甚至可以说,身为第九梯三大门派掌门,他们三个比谁都要清楚,当日那一卷如意令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或者也可以这么说。

    真正站在巅峰上的这些人,心里那都是一门儿清。

    这搀和了姬氏两个闺女的斗争,他们不愿意管,省的惹上一身骚。尤其是在得知了姬氏族长已于一月前出关的消息之后。这件事,便更加的微妙了起来。于是在听闻了乔青带着人来踩场子的时候,便派出三千弟子,把她当成个普通人一样的对待。

    就如同之前散修所说的,她说她是姬氏千金,谁知道呢?知道也得装不知道!

    可是这下好了,这个“普通人”一上来,就把他们的大门给戳穿了,当着全天下这么多人的面儿,毫不客气的就穿了!我说你稍微客气客气也好啊——这怎么弄,打?有欺负小辈之嫌;杀?人是姬氏的闺女;放行?第九梯的脸往哪搁;当没看见?这口气得憋死他们……

    眠无忌想的头发都快掉了,这种情况,按照惯例他得打个哈欠先,手抬到一半儿,想到如今这操蛋的形势和后头那操蛋的大门,又放下了。

    方要开口——

    乔青先说话了:“见过三位掌门。”

    吆喝,态度不错。

    你要是刚才没丧心病狂地干出这打我们老脸的事儿,我还真信你!眠无忌心说。看着乔青那一拱手,一微笑,一脸的尊老爱幼满面无辜,眠无忌想打死她的心,是发自肺腑的:“呵,小丫头,你以性命逼我三人出来,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一语被揭穿,乔青丝毫不尴尬:“是,多谢三位掌门前来迎接。”

    迎接你大爷!眠无忌咽回去涌上来的那一口血。一边儿雷惊艳冷笑了起来:“好一个狂妄小子,我第九梯的大门,也是你说打就……”

    “此事自是在下的不是。”话还没说完,乔青先一步截住了她,拱起手深深作了一揖:“辜负了三位掌门对小女的一番心意。”

    眠无忌掏掏耳朵:“什么?”

    不只是他,在场的人全都懵了。这是个什么意思,这乔青是在讽刺还是如何?哪里又来的一番心意。无数的视线落到这脸不红心不跳的女人身上,听她背着手慢悠悠踱起了步子:“三位掌门特派三千弟子来给我接风,我却见猎心喜,硬要和贵派弟子切磋一二。啧,一不小心,就闯了这弥天大祸啊……”

    她说着,摇摇头,一脸的悲从中来。

    眠无忌再一次确认了自己想打死她的心!

    乔青就像是没看见这掌门又怒又气的表情,顿住步子,诚恳地看着他们:“三位莫急,这大门在下必定赔偿!该怎么赔怎么赔,我修为虽低,道理却是明白的,仗着姬氏身份以势压人的事儿,绝对不会干!”

    静。

    这一番颠倒黑白扭曲是非的话说完,第九梯内外都静极了。

    每个人都是耳畔一阵轰鸣,好像心里有成千上万只蛤蟆,一起端坐朝天,异口同声的在耳边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呱!”无数的视线落在这毫不作伪的表情上,齐刷刷在脑中升起了这么一句话:“姑娘,没去唱戏选了修炼,这事儿真的屈才了!”

    谁也没想到,在三大掌门齐齐出现之后,她非但不收敛下来,反倒这么强势的指桑骂槐!不说之前那些空口白牙的迎接屁话,最后这段,就差没指着这三个老货的鼻子骂他们一句“不明事理,以势压人”了!更妙的是,不着痕迹的点出了自己的身份,让那三个掌门投鼠忌器,气到吐血还得记着,她是姬氏的人!

    众人齐齐摇头,这乔青年纪轻轻,想来不足百岁,可这山路十八弯的心思,却是比他们这些千万年的人都深!

    三个掌门冷眼瞧着她。

    乔青亦是冷笑回应。

    “难道是在下想错了不成?”她摸摸下巴,在对面那狼狈不堪的三千人身上一扫,别有深意地拖长了音调:“总不至于,这三千弟子不是来接在下,反倒是来给下马威的吧?”

    不待对方说话,乔青摆摆手,充分展现了什么叫一分钟变脸。方才还是冷笑森森的模样,顿时和蔼可亲无辜无害:“啧,瞧我说的,三位掌门修为高深,亦是东洲的泰山北斗,岂会用这种不上台面的手段。再说了,这要是下马威,也太不威风了不是?”

    不上台面么?

    并不,太上台面了!

    这三个人不愧是老妖精一样的人物,这三千人派出来,一来显示出第九梯不把她们放在眼里的高人一等,二来也是高手的风范,真要派出多牛逼的弟子,那才叫以势压人。三来么,实则也是他们根本没将乔青放在眼里,自认为,这么三千人,就能把她漂漂亮亮地打发出去……

    可如今呢,就如她所说,这要是下马威,也太不威风了不是?是以三个掌门打落牙齿和血吞,还真不能承认是下马威。眠无忌皮笑肉不笑地道:“这赔偿就算了,一个大门而已,算不得什么。四大氏族离着这里说不上远,倒是也不算近,小友一行人上路,若是碰见点儿见财起意的散修,恐有性命之危啊——这样,既然小友和这三千弟子相处的不错,那就由他们一路护送,也算是小友路过第九梯的一点缘分了……”

    这话一落——

    乔青身后的众人,尽都脸色一变。

    乔青却是笑了起来:“三位掌门误会了,在下并非路过。”

    “哦?”揣着明白装糊涂。

    “此事不急,可以容后再议,倒是眠掌门,在下准备了一点见面礼。”乔青话音落下,手中无端端出现了一棵种子样的东西。

    这让三人集体眼睛一缩:“空间系铸造品!”

    他们可是清楚乔青的身份的,当年四夫人他们见过,后来消失也是三十年前的事儿了。三十年不在姬氏,她竟然会有这样的东西!尤其是雷惊艳,雷火三千殿乃是一个醉心铸造的门派,这雷惊艳更是铸造大师一样的人物,一眼便看出这东西出自她手腕上的古朴镯子。而那镯子给她的感觉,竟是比神品还要高明!

    雷惊艳目光火热地盯着她的镯子,就听旁边眠无忌,呼吸陡然急促了起来。她一扭头,便见这从来睡不醒的老朋友,以一种她几千年没见过的精神振奋,睁大了眼睛盯着乔青手里的东西:“菩提玄心!”

    随着眠无忌四字落地。

    第九梯内外出现了无数惊呼之声,不少人猛然站直了身子,抻长了脖子望着眺望过来。

    “菩提玄心!”

    “什么什么,那就是菩提玄心?”

    “我的天,她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玄菩提万年生一片叶,万年开一片花,三叶三花共要六万年才算成熟!而菩提玄心,一花统共只出三粒,她竟然有一粒!”

    各种各样的声音汇聚在一起,那些从开始到现在始终淡定处于一个看客身份的散修们,集体沸腾了!开始乔青说见面礼,他们嗤之以鼻,一个低阶小子能有什么好东西。后来那空间系铸造品,他们多看了一眼,却并未在意,那东西在下阶稀有,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也不算多么难求。可是如今,在这一粒小小的莲子样的东西下,他们坐不住了……

    不少人眼睛通红地望着这边,更有人险些都要腾空而起前来抢夺,可一想到那边眠无忌的修为,不由如一盆冷水浇了下来。谁都知道,眠无忌寻找菩提玄心,找了已经几千年!

    眠无忌死死盯着乔青的手,直过了半晌,才深吸一口气:“小友,有什么要求,你开吧。”他倒也没失去理智,认为这真的只是一份见面礼。

    “要求没有,愿望有一个。”乔青说完,随手一丢。

    那被无数人死死盯着的菩提玄心,就这么让她扔垃圾一样,扔到了眠无忌的眼前。眠无忌差点儿跳了脚,赶忙伸手去捞,待到这小小的莲子终于入了手,她还不敢相信自己寻了几千年的东西,就这么到手了?这东西并非有多逆天的功用,却实在实在太稀有了,稀有到他如今的修为必要有这个的辅助才能再晋一步,却停滞在了神尊修为几千年,没有一丁点儿的提升……

    像是生怕有人来抢,他飞快把菩提玄心收入铸造品中。

    这样的动作,自然惹得周遭一片眼馋的叹息之色。他们不敢从眠无忌手里抢东西,便把注意纷纷打到了乔青的身上:“乔……姑娘,玄菩提一花可结三粒,不知姑娘的手中……”

    乔青点点头:“我的确有三颗。”

    嘶——

    “姑娘,剩下两颗,可否卖于老夫?”

    “天魔老鬼,你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竟想独吞?”

    “哼,老夫明买明卖,如何不可?乔姑娘,老夫出两倍的价,不论你开价多少,绝不还口!”

    “放屁,我出三倍!”

    “姑娘……”

    各种各样的声音,叽叽喳喳响做一团,大有东西还没得到先你死我活之势。乔青却是微微一笑,丝毫得意之色都没有:“诸位,这东西稀有是真,放在我手里却并没有用,听说一月之后,天元城有个拍卖会,在下倒是愿意将它双手奉上,诸位到时公平竞争,价高者得。”

    四下里沉默了片刻。

    “好,希望姑娘说话算数。”

    “我乔青说话,从来快马一鞭!”

    众人终于满意,嘱咐归嘱咐,心下也相信了七八分。这丫头方才赠药的举动,魄力世间少见,比之男人也不遑多让!不,反观自己,一个天材地宝,岂能说扔就扔?武者,从来都好与爽朗之人打交道,尤其是一些眼高于顶的散修,最易对这样的人产生好感,当下,对乔青又是一阵改观赞叹:“那我等就在此,先谢过姑娘了。”

    一边儿得了菩提玄心正乐呵的眠无忌,一看这架势差点儿没气昏过去。

    这丫头,简直在借刀杀人!

    拍卖会一个月以后举行,他们三个要是现在赶人,那些散修还不得一拥而上?!哪怕他们不敢,心下也必定生了记恨。眠无忌气的咬牙,偏生拿人手短,这会儿也不好意思跳出来反对,除了心里破口大骂两句,只能恨恨打了个哈欠。

    乔青身后,纷纷暗笑:“公子这一个棒槌一个甜枣,把那老东西逗狗一样的逗呢。”

    他们齐齐望着乔青的背影,只觉得心头一股暖流缓缓流过。那玉山周遭的东西,每一件都是世所难求,也是公子用命换来的!如今,为了珍药谷,却是随手送出去了。

    柳飞摇头笑了笑,嘴欠地道:“我说小师妹,这人情我是还不了了,不如以身相……相……”许字还没说出来,一边凤无绝已经对他微微笑了起来。柳飞一个字卡在喉咙里,捶着胸口连连咳嗽,脸都憋紫了。

    一边儿小童蹦着高笑:“狗改不了吃屎,活该!”

    众人纷纷笑了起来,柳飞怕凤无绝,这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前些日子还走在路上呢,凤无绝忽然勾着柳飞的肩膀,说要探讨探讨人生的意义,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哥俩好的绑架着走了。等了好半天,再回来的时候,太子爷脚步轻快,一身舒坦,柳老祖笑的比哭还难看,从此以后,见了这男人就耗子见着猫似的,马溜溜地绕道走……

    柳飞想起那半日辛酸史,顿觉说多了全是泪啊。

    不跟凤无绝计较,他一伸手,直接把小童提溜起来,一把扔给非杏了:“丫头,不用客气,给老子狠狠虐他!”

    非杏笑眯眯:“遵命!”

    那俩人再一次掐成一团。

    这幅轻松又悠闲的模样,再一次让三大掌门气歪了鼻子。乔青看向雷惊艳,这女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她的修罗斩,倒是没有什么觊觎的神色,不过那炙热的目光,还是让她摸了摸鼻子:“啧,这叫爱屋及乌?”

    众人齐齐望天,这自恋的货色,又来了。

    乔青轻咳一声,笑眯眯道:“雷掌门,在下也有一份见面礼相送。”

    雷惊艳眸子一亮,乔青赶忙把手藏到背后:“不是这个。”

    眼见着雷惊艳的眼睛,以飞快的速度一层层黯淡下来,她都有点儿觉得自己不是东西了。乔青皱了皱眉,总觉得这雷惊艳的心智,比起另外两个,似乎浅了些。她不动声色地从修罗斩中唤出一个东西:“雷掌门,紫炼天钢,可否合意?”

    “噗——”

    “什么钢,她说什么?”

    “不是吧,她怎么那么多好东西啊,搞的咱们跟一群土包子似的。”

    不少刚刚才从菩提玄心的震撼中休息下来的人,再一次被震了个地儿朝天。一口口水狂喷出去,瞪大了眼睛望向她那素白平伸的手掌。掌心中,一块儿紫色的小石头正静静躺着,不过普通吃饭的碗那么大小,却是所有人都脸色通红了起来!

    半天,才有人憋出一句:“真想抢劫她!”

    众人深以为然。

    紫炼天钢,不同于菩提玄心的小众,这是一个在兵器中加攻击的材料!这么一小块儿紫炼天钢,融化到铸造品中,可让兵器的强韧程度以倍数增长!只是这玩意儿,大多是用在九节鞭等一些女子常用的兵器上,乔青用不上,身边的朋友也用不上,倒不如把它拿出来做人情了:“雷掌门?”

    雷惊艳从看见这个东西,眼珠子就不动弹了。

    这么一个冷艳逼人的女子,又是站在巅峰上的高手,此刻活跟被雷劈了一样傻愣愣地呆视着乔青的手。过了好半天,她才艰难地移开了视线:“小丫头,你很好,来之前已经打探到我们的喜好了。不怕告诉你,这个东西,对我很有用,可你若想凭借这个,就直接进入第九梯,未免异想天开了!”

    这话说的不算客气。

    乔青却是笑了起来,懒洋洋的朝她一丢:“说了是见面礼,买卖不成仁义在。”

    雷惊艳一把接过,神色复杂地看了她半晌,真正是丢回去不舍得,收起来又没面子。一边儿一直没言语的朱通天哈哈大笑,这个胖子一笑,整个第九梯外全是他的声音,声如洪钟,震耳欲聋:“好,丫头,我老猪你又准备了什么?”

    这话一落,眠无忌和雷惊艳,一同转头看了他一眼。

    乔青不知道,可他们却明白的很,朱通天此人,只有对对脾气看的上的人,才会这么自称。看来,这小丫头是对他脾气了。两人对视一眼,纷纷无奈地笑了起来,这丫头又何尝不对自己的脾气,从进入第九梯开始,他们一直以神识锁定着这边,可是看了全场的。不论开始的谋算,还是以自己的性命相逼,再到后来,温言软语,机锋暗藏,看着狡诈圆滑,骨子里却有一股凌厉的匪气!

    这样的人,岂是一个小小的第二梯出来的?

    他们还不知道乔青的来历,更对凤无绝等人没有接触,待到日后熟悉了,得知她这一伙子人竟是翼州来的,更是双双瞪着眼睛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变态!”

    而此时此刻,两人正好奇朱通天的见面礼是什么。

    不,所有人都一脸的好奇,无数的目光都盯着乔青呢,想看看这移动百宝箱,还能拿出多少让人心动的好东西!得不到,摸不着,看看也好。一片好奇宝宝的注视之下,只见那红衣人站在那摸了摸鼻子,一摊手,很尴尬:“咳,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