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十五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十五章

    乔青猜的不错,外面果真是四大氏族的来了。

    这房间隔绝了一切神识的查探,声音却能从外面极好的透进来。听着一声声此起彼伏的“见过裘公子,见过纳兰小姐”,想是只来了裘氏和纳兰氏的人。之前朱通天已经打过预防针,没听见穆氏和姬氏的,也不算意外。

    囚狼浑身一震,起身打开了房门,将神识朝外面探了出去。

    片刻功夫,他攥着拳,无声地又坐了回来:“你们继续,我没事儿。”

    厢房内半天没声音。

    乔青皱着眉头:“你这可不像是没事儿的样子。”

    “要是放在十几年前,我恨不得一枪一个宰了那群装逼犯!”囚狼脸色一冷,却在看见了一张张熟悉的充满了关心的脸庞后,渐渐泛上了暖意,连面上那一条狰狞的疤痕,都显得柔和了下来:“不过到了今天,等了这些年,也不差这么点儿时间。”他看向乔青和凤无绝,笑骂道:“行了,把上坟的表情收起来,以咱们的关系,我也不跟你们客气,这事儿一个个都记好了,以后帮着老子……”

    森然的话音说到一半,顿下。

    大家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关于囚狼,相处十几年,他的仇敌他的仇恨,他们不是不知道的。而这一路以来,除了最开始的时候,这人再也没提过那仇人的细微末节。直到方才,自一迈进这天元会场,自那裘页一出现,囚狼的气息便乱了。

    裘,囚。

    这其中代表的含义,还用明说么?

    乔青斜眼瞧他:“啧,没事儿赶紧的坐下,你个大个子往那一戳,刷存在感呢?”

    囚狼哈哈一笑,眼中的阴郁虽不见少,却没了方才那等压抑的情绪。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他们的言语都模棱两可,然而所有人都懂得对方每一个字里表达出的内容,信任,托付,不必明说。

    外面的声音传进来,一系列恭维的声音让人心下作呕,有个年轻人问了句什么,那裘页老头低低回禀着,大抵是关于这天元拍卖的一些问题。

    众人没兴趣听。

    相比于什么狗屁氏族,还没有凤小十的小时候让他们感兴趣。

    “公子,快说啊,小主子小时候……呃,有多讨厌啊?”小朋友被留在了驿馆里,项七抓过桌上果盘里的苹果,喀嚓一声,咬的嘎嘣脆,问的毫无压力。

    乔青清清嗓子,非杏立刻将茶盏摆好,麻溜地重新倒好了一杯茶,她满意地接过来,在一众好奇宝宝的视线中喝了一口,这才道:“你们不知道,那小子从小就不听话,啧,可要气死我。”

    柳飞和小童皱皱眉:“不会吧,小十小时候可乖了。”

    她瞪眼:“放屁!那小混蛋都不拍老子马屁!”

    众人齐齐望天,好吧,对一向自恋到了极致的某个人来说,这绝对是不可饶恕的最大错误,没有之一。

    “别看这那小东西现在嘴甜的要命,小时候可讨厌了,老是数落老子不会赚钱。”乔青一仰脖子,饮尽一杯茶,跟喝闷酒似的:“对了对了,他还不会撒娇,戳他一下白我一眼,也不会哭鼻子,多戳两下就摇头晃脑地说我幼稚,老子快二十多岁的人了,他两岁就说我幼稚!”

    凤无绝一挑眉:“多大的时候不会撒娇?”

    乔青咳嗽两声:“咳咳,半岁。”

    众人齐齐望天,果然还是这个男人了解她,坑爹玩意儿半岁的小孩儿话都不会说呢,指望他撒娇?乔青立马不愿意了,嘎吱嘎吱的磨牙声在包厢里无比的响亮,就听凤无绝严肃道:“都半岁了还不会撒娇?该打!”

    众人齐齐转向他,那意思——太子爷,你的节操呢?

    凤无绝一点儿心虚都没有——喂狗了。

    乔青可算找到人吐苦水了,顿时兴致盎然地拉着他说起凤小十小时候的不孝事迹,方才的大白事件一撂爪忘的干干净净:“人家小孩子小时候睡觉都要听讲故事,老子好心好意给他讲故事,可是我讲了两句他竟然丢枕头把我赶出去了!”乔青愤愤:“人家小朋友病了,都会依依呀呀跟只小猫一样找大人顺毛,他竟然钻进被子里蒙头睡大觉,问他怎么了,他说,大概病了!”

    乔青扭头。

    凤无绝立马摆出悲痛欲绝的神情。

    “大概病了!这是两岁小朋友会说的话么?!”桌子被拍的啪啪啪啪响,上头的果盘茶盏跟着一跳一跳,充分说明了某人内心的气闷:“那小混蛋,还老子的年少无知天真可爱!浪费老子整整两年青春享受不到童年!”

    沈天衣哭笑不得,凤小十说这货幼稚,真是没说错。知道内情的柳飞翻了翻眼睛,丫的给两岁小孩儿讲鬼故事,不被一枕头拍死都是好的!无紫端着茶壶,都不记得给乔青倒茶了。

    她和非杏低着头抖啊抖,忍笑忍的好辛苦!

    这一幕实在是太熟悉了,不正是当初半夏谷中六岁的公子真实写照么?

    想当初,旁人家六岁的小朋友上房揭瓦掏鸟蛋,她们公子却是整天研究着一堆毒物,一脸无辜的把整个半夏谷给闹到个鸡飞狗跳鸡犬不宁。为此,邪中天可没少吹胡子瞪眼跳着脚大骂不可爱啊不可爱……

    当然了,下有对策,上有政策。

    邪中天为此,整整给公子讲了一个月的鬼故事,整整一个月被枕头拍的一脸鸡毛。也唯有讲到艳情话本的时候,她才来了那么点儿兴致,不时慢条斯理的点评上露骨的几句,听的人没怎么样,讲的人反倒捂着脸泪奔了……

    想起从前,这两个丫头,眼中纷纷带起了追忆之色。

    无紫忽然红了眼眶,翼州,多久之前的事了。这几年下来,众人散落在天南地北,危机里徘徊,生死线上挣扎,好像过了足有一辈子。漫长到,她甚至开始怀疑,那个名叫乔文武的男人,是不是上一世的记忆了。

    乔青拉过这丫头,揉了揉她的头发:“等这边的事儿结束,回去一趟吧。”

    无紫顿时抬头:“公子?!”

    几乎所有人都猛的抬起了头来:“回去?”

    乔青耸耸肩,搂着无紫给她擦还没掉下来的眼泪,那砸吧着嘴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像是在揩油。啧,脸上皮肤真好。她还没暗爽完,被凤无绝不动声色地拉了下来,握在手里。听她得得瑟瑟地道:“又不是多远的地方,等到了神尊修为,就有了随时撕裂空间的能力。”比如当时的眠无忌三人,第一次出现便是如此。

    项七立刻点头:“对对,哪怕到不了神尊,还能等那百年一次的传送阵呢。”

    乔青一脚踹过去:“没出息的!”

    众人哈哈大笑。

    这气氛,重新轻松了下来,不论呆在这里多少年,在他们心里,真正的家始终都是翼州。念着她的二伯,盼着孙子的老太太,等着恋人的乔文武,那是怀念,是牵绊,也是故乡。

    却在这时!

    “哈哈哈,本公子听见了什么?”

    “神尊修为?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简直口出狂言,痴人说梦!”

    裘鹏程一进门,便听见了这么一句话,还来不及反应说话之人是谁,已经被那言语中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给激到嗤笑了起来。随着这个锦衣华服的裘氏公子一句讽刺,和一旁戴着面纱的纳兰氏千金的冷语鄙夷,后头的一行人也纷纷跟着进来了。

    这两人的身后,是足有百名修为可达神皇的守护武者。

    再后头,是方才出去迎接他们的无数散修。

    嘶——

    “原来是乔姑娘!”

    “老天,她竟然没出去迎接?”

    “还迎接呢,屁股都没动过地方,纳兰姑娘是纳兰族长最小的女儿,要论起来,可比乔姑娘的身份高多了。”

    “不对,不是盛传这乔姑娘也是姬氏族长的千金么,要是这样,裘公子还是她的远房表哥吧,怎的好像不认识一样,这气氛不对劲啊!”

    一阵倒抽冷气的低低议论,悉悉索索地响在人群中。

    乔青并不知道,若是普通的氏族弟子,这些拥有进入会场资格的散修,也并非是这么个恭敬态度。可这一次,真正破天荒的,来的竟然是两个大人物!左边的纳兰颜,是纳兰一族备受推崇的未来族长的亲妹妹;右边的裘鹏程,更是姬氏大夫人嫡嫡亲的侄子!

    于是所有人入目所见的,便是非但没出去迎接的厢房中众人,更是隔着数丈距离四目相对的这一对“远房亲戚”。厢房里的乔青只扫了他一眼,便目中无人的转开了视线,而裘鹏程却是一眨不眨地冷冷盯着她,眯起的眼睛里迸射出了阴毒的寒意!

    诸多声音渐渐静了下来。

    朱通天和眠无忌对视一眼,正要说句解围的话。

    一侧的老头裘页,已经先一步怒皱了眉头发出一声冷喝:“大胆乔青……”

    话音没落!

    数名守护武者,在纳兰颜微微一动的素手后,齐齐一跃而起,犹如疾射的利箭直冲乔青而去!

    轰!

    天元拍卖,还未开场,已是剑拔弩张!

    今天是个好日子?

    赶了两场结婚宴,中午一个人,晚上一个人,嘤嘤嘤嘤,小红包大出血,下个月可以就着咸菜啃馒头了……

    这种身边一个一个全结婚了的赶脚,怎一个苦逼可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