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十七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十七章

    这声音……

    这语气……

    这一声玩味的轻笑,那么熟悉又那么突然,突然到整个会场之中的散修全部僵住,所有和那个人打过交道说过话的,都猛然一颤想起了这标准的乔青式调侃。他们迅速扭头看去,声音响起的地方,竟是在高台下方的大椅处!

    嘶——

    这一看,立刻就是齐刷刷的倒抽冷气声。

    那高台之下,一排一排环形排列的椅子上,零星坐着悠然看戏的可不正是刚才他们以为死了那一群人!不论是乔青、凤无绝、沈天衣,还是柳飞、小童、非杏四人,一个都不少,个个完好无损,一脸坐山观虎斗的戏谑。

    这这这……

    这是死而复生?

    不少心理素质低的差点儿被吓的心脏病发厥过去,简直活见鬼了!

    “你……你们……没死!”还是纳兰颜第一个反应过来,早在之前她就感觉到了有铸造品的波动,要不是裘鹏程一转脸把她卖了,她也不会被搅合的失了理性方寸大乱。这会儿一见乔青出现,怎么可能还不明白:“你是故意的,伪装假死引我二人翻脸!”

    虽是问句,却是笃定的语气。

    乔青瞥这纳兰颜一眼,她对这女人倒是没什么恶感,四大氏族,这些年私下里的争端不断,不过立场不同罢了:“全中。”

    见她大大方方的承认了,纳兰颜就是一声嗤笑,嘲讽地看向一旁的裘鹏程。后者早在乔青那一句话出的时候,就被吓的一哆嗦,这人心里有鬼,脸都吓白了:“可笑你洋洋得意自以为借刀杀人计谋无双,在人家眼里,说不定你连个……都不是!”

    她修养良好,那个“屁”字到底是没好意思说出来。

    便听乔青摇摇头:“纳兰姑娘可理解错了。”

    纳兰颜一愣。

    乔青深深看着她,一脸正经:“啧,表哥在我心里,还真就是个……屁。”

    扑哧——

    无数散修十分应景的喷笑出声,这屁声模拟终于让裘鹏程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听着纳兰颜和乔青一人一句的讽刺,他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狰狞又扭曲了起来,乔青懒洋洋瞥他一眼:“你就是把脸挤成个海绵宝宝,也改变不了长的挫决定苦逼智商的事实。”

    “我说哥们。”一边儿囚狼风凉凉地插了句。

    “嗯?”

    “傻叉也是要脸面的,你当着这么多人说出来,真的好么?”

    “这么高档的玩意儿他竟然有?”

    “啧,有的吧。”囚狼摸下巴。

    “对不住,傻叉,我不该。”做忏悔状。

    这俩人嘴欠的不行,又是一阵哄堂大笑,裘鹏程那脸真的挤成海绵宝宝了,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他猛然一指乔青,几乎被刺激到口不择言:“你别忘了,我还是你表哥!”

    “表哥……”这两个字在舌尖走了一圈儿,只让她胃里咕噜咕噜冒着酸水儿,连肠子都打起蝴蝶结了。她一脸胃疼又蛋疼的表情看着囚狼,控诉:“你丫的,不是说这傻叉要脸面么?”

    囚狼也是一脸蛋疼:“老子不是也没想到么,牛掰,太牛掰了,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凤无绝微笑提醒:“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可不是不要脸么,就连在场的散修们都不由匪夷所思地看着那裘鹏程,先前他还承认了曾经想买凶杀人,这会儿又堂而皇之的说什么表哥。不少人暗暗摇起头来,都说那姬明霜是氏族这一代中的女子第一人,颇有手腕魄力,就连这以机敏著称的纳兰颜都要甘拜下风,却没想到,那个女人的哥哥竟是这么个货色。

    输了就输了,可笑的是他输不起。

    在这一点上,纳兰颜明显比他高了不止一个段数。

    她朝着乔青远远一点头:“乔姑娘,先前的事儿是纳兰失礼了,这一次,我输的心服口服。此次天元拍卖,纳兰也不会再插手,多谢姑娘教我看清了一个道理——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告辞。”

    语毕,四面环视了一周,竟是带着人直接离开了。

    从头到尾,直到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到门口,都没有再看裘鹏程一眼。纳兰颜忽然步子一顿:“回去几个人,把那四个的尸首带上,回去族里好生安葬。”

    “是,小姐!”

    顿时有四个武者激动地回返了去,纳兰颜站在会场外,静静望着即将升到中空的烈日,后头有个手下小声问道:“小姐,咱们就这么走了?”

    “不然呢,丢脸还没丢够么。”

    “可是公子的吩咐……”

    “是我想错了。我只当这乔青风头太劲,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却忘了空穴不来风,”她想起当时提议要来天元拍卖的时候,哥哥虽没反对,看着她的目光却是别有深意。当时她只以为哥哥的意思和她一样,现在想想,只怕他一早就猜到了自己讨不了好,让她来长长见识呢。

    纳兰颜握紧了拳,透过洞开的会场大门,远远地,可看见那裘鹏程脸色难看的站在那里,对面坐着的乔青那一行人,谈笑风生,每闲闲地聊上几句,裘鹏程的脸色就难看上一分:“亏我一向自诩机敏,方才顶着朱通天的威压,一时完全慌了。”

    “小姐不必妄自菲薄。”

    “呵。”

    “属下句句实言,这一次是咱们对乔青了解太少,低估了对手。”

    纳兰颜苦笑了一声,她极少出来氏族,一直站在哥哥的背后,几番谋算帮着哥哥拿下了纳兰氏族下一任族长的位置,越发的自视甚高了起来,像这一次的意外,她这千金大小姐就从未遇见过:“听说那乔青当日,可是顶着三大掌门的压力夺下了九梯一个位置,亏我之前还嗤之以鼻。”

    “小姐,既然如此,咱们更不应该让这乔青安安心心的回族。”

    “不,这乔青,留着比杀了好。”

    这样一个人,恐怕回去姬氏也不会安安分分,杀了最多能借机挑起裘氏和姬氏的矛盾,可留着,姬氏说不定要鸡犬不宁呢。她还没说的,这一次,原本不是裘鹏程来此,原本也不是自己来此,那裘鹏程能来这,恐怕是被人挑唆的,想着来给他家姑姑出一口气;纳兰氏呢,又是谁走漏了这个风声,故意将消息透露给她,让她以为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可怜那裘鹏程个傻……咳,让乔青一招将计就计的假死就糊弄住了,为旁人当了试探的垫脚石还洋洋自满。

    纳兰颜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个人名。

    她冷冷笑了起来:“这天元拍卖,不呆也罢,省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属下大吃一惊:“您是说……”

    “回来了。”纳兰颜却没再说了,听着去抬尸体的脚步声回返,她手臂一挥:“走。”

    “就这么让她走了?”

    乔青匪夷所思地看一眼问话的小童:“吆,小童大爷牛逼,那你去宰了她呗?”

    开玩笑,这纳兰颜可是纳兰秋的宝贝妹妹,人家兄妹情深着呢,他去杀了这个女人,还不得被纳兰氏族的给玩儿死?小童瞪着眼睛还没说话,一边儿非杏凉丝丝地问:“公子,这样算工伤吧,万一腥风血雨了,报销不?”

    “伤了管治,死了管埋。”乔青很负责任的说。

    众人哈哈大笑,一齐幸灾乐祸的看小童:“肥差啊,不要大意的去吧。”

    小童上一边儿画圈圈去了,这一群没良心的玩意儿!

    乔青眼波流转,和凤无绝对视了一眼,纳兰颜自然不能动,先不说杀不杀的了,就说那个女人临走还要刺儿裘鹏程一下,也知道是个记仇的。她刚才隐在暗处,一招假死,目的有三。

    一来,这么巧这次两大氏族都出来了了不得的人物,偏偏姬氏和穆氏都没了影儿,这里头有什么猫腻,有谁在背地里煽风点火,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如今,恐怕纳兰颜也明白了。

    二来,裘氏和纳兰氏,她虽不怕,却没必要让他们穿一条裤子。不管背后的人是谁,有什么目的,是试探,或者是杀招,先拆了那两个被利用的“枪”再说。

    三来,这次珍药谷进驻九梯的目的,便是要建立一个将来可用的势力,笼络九梯的诸多散修,刚才那一个突然的机会,正好可以暗暗记下每个人的反应——有没说话的,有跟风瞎喊瞎叫的,有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有下意识离着三大门派的人远了一步的,也有眼睛闪烁在算计着什么的……

    众生百态,不一而足。

    乔青站起身,朝众人走了过去。

    这件事,她唯一觉得对不住的,就是朱通天:“老哥。”

    朱通天一颗心放下来,啪啪两下拍上乔青的肩:“没事儿,妹子好好的就成,我老猪就说么,四个小小的神皇,怎么可能把我妹子给伤了!哈哈哈,吓死老子了。”一边儿笑,挺着的大肚子也晃悠悠的颤。

    乔青被她拍的呲牙咧嘴,这次却没躲开,心下一阵暖意。她转向裘鹏程,终于正视了这个“表哥”,按理说姬明霜长的不错,怎么这裘鹏程一张脸跟让鞋拔子拍了似的,怪成这样?乔青默默别开眼,不愿意看这种歪瓜裂枣:“那啥,该付的银子就付了吧,十万上品玄石,还有这天元会场的损失。”

    “你……”

    “你不会是想抵赖吧?”

    “我……”

    “我知道你不要脸,可总不能连带着裘氏的脸一块儿丢光了不是?”

    裘鹏程你你我我了半天,硬是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来,气的鼻孔都憋大了一圈儿。乔青默默远离开两步,心想这歪瓜裂枣可别嫉妒老子花容月貌,喷出火来把我烧着了。安全范围之后,乔青勾勾手指:“非杏,先给表少爷倒杯茶,怒伤肝,看他这模样就是个肾不好的,肝再憋坏了,可了不得。”

    噗——

    四下里一阵齐刷刷的喷笑声。

    众人猥琐地望着“肾不好”的裘公子,深深为他鞠了一把同情泪,可怜啊,碰上这种活能把人气死的无耻之徒,自说自话的混不吝,真不如一倒头死了算了。

    非杏蹬蹬两步跑过来:“表少爷,喝茶。”

    裘鹏程一把把茶水挥开,哗啦一下,杯盏碎了一地,四下里也顿时静了下来。

    “表少爷,方才的损失你还没赔,又打碎了一个杯盏……”

    好好好,一个奴才也妄想骑到本公子的头上:“下梯上来的乡巴佬,一个个就跟没见过银子一样。我告诉你,那十万玄石,本公子就是扔给叫花子,也不会便宜你们一分一两!”

    他话音一落,后头裘页就松了一口大气。

    这公子哥总算是长了点儿眼神儿,这老头一口气还没松下来,就听见了裘鹏程的下一句:“哼,可怜你乔青再想回族,永远都不会理解氏族的底蕴!不就是一个破厢房的损失么,裘氏还差这点儿钱不成?”

    裘页眼前一黑,来不及阻止,非杏飞快接了一句:“不差这点儿钱?说的倒是好听!”

    裘鹏程冷笑森森:“裘页,拍卖结束去银庄取玄石,让这些乡巴佬看看,什么叫不可弥补的差距!”

    砰——

    一声巨响,老头儿口吐白沫,当场厥倒。

    直到这个时候,一众静默不出声的散修,才哗啦啦笑到东倒西歪,哎呦哎呦死活爬不起来。裘鹏程皱着眉头,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眠无忌已经打着哈欠走了上来,一张长卷戏谑十足地递了上去:“裘公子,请过目吧,若是没有问题,拍卖结束老夫就派人去裘氏取——别误会,并非信不过裘公子,不过……”他一顿,笑的意味深长:“恐怕这整个东洲的银庄加在一块儿,也敌不过裘公子金口一开啊……”

    裘鹏程没动。

    眼前乔青似笑非笑,非杏偷了腥的猫一样,四下里一片看好戏的神色,眠无忌望着他的目光就跟在看一座长了腿儿的金山。到了这个时候,这傻叉要是再不知道,自己被激将了,那就真的白活五百年了。

    不错,五百年,裘鹏程今年已经五百多岁,修为方至神皇,若是在大陆上看,那自然也算是天赋不错的,可放到人才辈出的氏族里,就真的不够瞧了。可他会投胎,裘氏二族长的爷爷,姬氏大夫人的姑姑,姬氏未来族长候选人的表妹,这三个人,保证了他在四大氏族的地位,甚至比一些不受宠的嫡子都要高的高。

    裘鹏程呆怔半天,盯着这张长卷就像是看见了什么洪水猛兽,好半天,他才一咬牙,接了过来。

    哗啦啦——

    长卷足有两米多,延伸到了地毯上。

    乔青只瞥了一眼,就看到下半部分那高额的列表,一个一个的“十万”“二十万”几乎要闪瞎了她的眼。这多少万自然指的不是金银,连普通的玄石都不算,全部都是上品玄石!这么一估计,这一张的数目至少也得有千万玄石之多!

    千万玄石,这是什么概念?

    哪怕是底蕴丰厚的裘氏,都得被狠狠撕下一块儿肉来!

    裘鹏程晃了三晃:“不……不可……”

    他一个劲儿的念叨着不可能,然而上头一项一项列的清清楚楚,字迹娟秀,似乎是雷惊艳的笔迹。上头的一切,已经让他明白过来,这天元拍卖会场,竟然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铸造品!所需要的修复材料,也尽都是稀有矿石,甚至就连那一小块儿地毯,都是冰南天鸳的绒毛!

    冰南天鸳,没有攻击力,几乎灭绝的一种玄兽。

    尤其是近些年,这东西随着越来越少,价钱也越来越高,他记得裘氏族长的书房里也铺着一张儿,那天一样的价格……

    砰——

    可怜的裘鹏程,终于步了裘页老头的后尘,眼睛一翻,厥过去了。

    头顶的日头终于升上了正空,裘鹏程被他的武者们飞快抬去了属于裘氏的包厢中,喂下了丹药后,依旧魂不守舍脸色惨白。裘页也醒了过来,梦游一样的飘上了高台,脸上那表情如丧考妣。他满脑子只剩下了一千万这三个字,飘过来,飘过去。

    不出?氏族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出?一千万玄石,这简直就是开玩笑!

    然而不管出是不出,裘氏这次都因为裘鹏程的冲动,成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而他,这次拍卖结束,也可以回去准备后事了。裘页想到此,浑浊的眼睛死死盯着高台下的乔青,眼里风云涌动,那巨大的恨意几乎滔天!

    众多宾客已然落座,珍药谷的包厢毁了,只能一块儿去三大门派那边儿坐了,好在地方够大,也坐的开。方一进入厢房内,眠无忌就皱起了眉头:“丫头,你这次有点儿冲动啊。”

    在他的眼里,乔青绝对不是个冲动之人,当时那个情况,她有一万个办法可以温和的解决,既打了对方的脸,也不用结下这么大的仇怨。唯独这一种,似乎有点儿过了。乔青知道他的意思,笑了笑,坐下:“年轻人嘛,难免都有冲动的时候。”

    眠无忌差点儿一头栽进软榻里。

    众人一齐瞪着眼睛瞧她,真敢说,你也就长了个年轻人的脸,那一肚子黑心肠子,咱们这些老妖怪都比不了!

    眠无忌不明白,囚狼却是眼眶发红,他怎么会不知道乔青这么做的原因?这个女人的护短,简直逆天了,她把他当自己人,朋友,亲人,家人,那么他的仇,他的恨,他的债,她便义不容辞地抗上了身!囚狼哑着嗓子:“哥们……”

    “少来,你要是敢哭出来,老子笑你一辈子!”

    “……我是说,实在不行我以身相许得了。”

    “唔。”

    乔青摸着下巴,刚要说这提议不错,一边儿凤无绝就轻轻咳嗽了一声,真的是轻,轻到乔青一个激灵,囚狼脑后一凉,俩人一块儿扭头干笑:“啊哈,开个玩笑,调节调节尴尬的气氛嘛。”

    凤无绝似笑非笑地瞥她们一眼:“对了,刚才那纳兰颜……”

    乔青一个高蹦上去,一把勾住这男人的脖子,两条腿缠住他,危险地眯起了眼:“你想说她长的漂亮?”

    “她戴着面纱。”

    “你想说她胸脯大?”

    她胸脯大不大,关我屁事儿!太子爷回忆了一下,完全没留意,这模样顿时被乔青抓住:“小样,你竟然还敢回味?”乔青蹦下来,一把把地上吭哧吭哧贱笑的猫爷拖过来,胖乎乎的毛球揉在手里,一会儿捏成个包子,一会儿捏成个兔子,指点江山地摇摇头:“你们这些男人,狭隘!”

    “嗯?”众男人一齐看她。

    乔青丢开喵喵惨叫的猫爷,靠上软榻,两手一伸,无紫非杏立刻靠了上来,娇羞状一边儿一个依偎着。这模样,哪里是个女人,从头发丝儿到脚指甲盖儿都是个风流浪荡子!

    她笑吟吟地眼波一转,慢悠悠道:“女人嘛,胸不在大,有点就行。关键要看腿,你们想啊,做运动的时候,两条长腿缠在胯上,小蛮腰一把就能攥住,再来点儿销魂的小伴奏,啧啧啧,那才是真极品。”

    囚狼被她说的,鼻血都快要流下来。

    沈天衣尴尬地咳嗽一声,关闭住自己下意识脑补的画面。

    朱通天和眠无忌,两个老货齐齐转过身子去,遮挡住尴尬的部位。

    项七和洛四对视一眼,再一次对自家公子不是女人的事实,表示深深的赞同和感叹。

    凤无绝呢?

    太子爷的一张脸刷一下黑了个彻底,当初那花船上的“男女通吃荤素不忌”,打着卷儿地就飘进脑子里了。很好,他其实都快忘了这件事儿,他媳妇总是能在关键时刻把这种招蜂引蝶招猫逗狗的前科事件给抖出来,让他再一次陷入到拈酸吃醋的境地去。

    酸,真他妈的酸!

    这一酸,凤无绝再看非杏和项七的目光,就有那么点儿意味深长了。

    非杏在乔青怀里一颤,想跑,被她家公子默默拽着背后的肚兜,一脸苦逼地低下头,就差把脖子埋进裤腰带里。项七也想跑,旁边儿的洛四很没兄弟爱的咻一下点了他的穴,面上板着扑克脸,心下砰砰砰砰跳,生怕这货跑了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

    非杏和项七在心底泪流满面,公子,你当真耍的一手好贱!

    耍贱的公子欣赏着自家男人的黑漆漆的脸,别提多爽了,见凤无绝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下来,她笑眯眯地松开了手,肚兜重获自由的非杏撒腿儿就跑,闪开她八丈远。凤无绝很平静地笑了一笑,暗暗得意的某人还不知道,她家男人已经在心里列出了三百六十五天的床上计划——唔,长腿,蛮腰,销魂小伴奏,很好。

    吱呀——

    厢房的门被打开。

    雷惊艳走了进来,这会儿午时已过,外面的拍卖会已经开始了。雷惊艳找了个软榻坐下,发现房内气氛有点儿古怪。尤其是男人,一个一个的姿势都很扭曲。众人也看向她,乔青一挑眉:“雷掌门,有心事?”

    要说一开始,她还真没忘了朱通天,她想的是,雷惊艳在旁边,自然会感受到铸造品的波动。却不知道,她走到门口发现了乔青应该没事儿之后,就急着出去了。雷惊艳摇摇头:“没什么,御火那孩子不知道上哪去了,晌午的时候还在的。应该没事儿,对了,你的那个镯子……”

    雷惊艳不愧是铸造痴,这一提起镯子,眼珠子顿时不会动了,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手腕。

    乔青将修罗斩取下来,递给她。

    雷惊艳迫不及待地接过来,拿在手里赞叹地看着:“你就不怕我见财起意?”

    乔青耸耸肩:“我不给你,你还不会抢?”

    雷惊艳一愣,笑了起来,又还了回去:“好东西啊,你现在应该还没完全的掌握它,那收容生命体的技能也是方方才激发的吧?”

    “什么?”

    “生命体?”

    眠无忌和朱通天,异口同声,霍然起身。两人瞪着眼睛看着那个镯子,半晌艰难地移开了目光,刚才那一瞬间,他们甚至都生出了三分觊觎之心。幸好,幸好,冷静下来,理智了。

    朱通天一屁股坐了回去,整个软榻跟地震一样,让人担心要坐塌了:“妹子,刚才那一幕,大家都被裘鹏程的事儿给吸引了注意力,一时半会儿也没好奇你是怎么办到的。记着,等着再有人问,就说是这黑暗凤凰的天赋技能!”

    乔青眨眨眼:“这么严重?”

    可不是严重么,可以收容生命体的铸造品,这代表了什么?代表着大战之中,可以把大军收入其中,神不知鬼不觉地来一次奇兵突袭!四大氏族一直不平静,早些年还开过一次战,也是最近这些时候才渐渐平稳了下来。可谁都知道,这四个氏族之间也只是表面的平静,否则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些事儿了……

    而这个镯子,现在对她来说,用处并不大。

    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朱通天这么一解释,乔青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的确如雷惊艳所说,这空间系铸造品,从前只能收容一些死物,当个随身包袱来用。后来,玉山附近的植物,可以栽种进去,但不知是不是那玉山的出现,给这方空间增加了什么,今天那四个神皇武者一动手,她以修罗斩反击,造成了那莫大一个深坑,心里只在当时闪过一个念头:“若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假死一次,把那两人给阴了……”

    然后,所有人都一阵天旋地转。

    再睁眼时,已经站在了那一座玉山的旁边。

    乔青思忖了一会儿:“嗯,我记着了。”

    她将修罗斩扣了回去,几人看向了高台上。透过透明的墙壁,那高台上的一切都清清楚楚,裘页老头正说着开场白,这一次天元拍卖和当初的万宝楼那次不同,并没有任何的目录页,到底要拍卖什么,都是临场才知道。天元拍卖的底蕴深厚,不似当初沈天衣那般,需要用目录来做个噱头吸引宾客,将拍卖品隐藏起来,反倒增加了神秘性和期待性。

    其他的,倒是相同。

    一个年轻女子举着托盘走上去,一块儿红布,遮蔽着里面的东西,也阻挡了神识的查探,想来就是那第一件拍卖品了。

    这天元会场,一切以细节见长,厢房内甚至有关闭声音的机关,可以在没兴趣的时候屏蔽外面的一切。从进来之后,眠无忌就下意识地关了声音,听了几万年的裹脚布,每一年都差不多,懒的再听。乔青就趁着这时间,思索着心中的另一件事。

    今天的十万玄石,让她想起了刚到东洲的时候。

    ——杀域,身份文牒。

    当年她买下身份文牒,为了隐藏身份,让周师叔去把黑市中的人解决掉。当时的她,对东洲全不了解,即便那些人跑了,也没当一回事儿。可是现在,今天这十万玄石,猛然勾起了她心底的记忆。

    身份文牒……

    岂是第一梯一个小小的黑市可以伪造的?

    可若不是,难道是有人将身份文牒,以这种方式送到了她手中么?

    这个想法极其荒唐,不说当时她藏身的地方,连四大氏族都找不到,就说她一个翼州的外来人口,谁会这么大费周章,只为了给她一个避难的身份?若是好意,那人从未出现过;若是歹意,这凤九的文牒助她以散修的身份穿过了二三四梯,一路畅通。

    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乔青正想到这,视线无意识地飘到了外头的高台上。

    只见那裘页口若悬河地说着什么,想是关于那拍卖品的介绍,片刻之后,他退后一步,年轻女子举着托盘走上了众人的视线之内。托盘内的东西并不算大,像是活物一般微微颤动着,女子对着下头福了一礼,一笑,揭开了红布……

    乔青无意识地目光,就这么僵住!

    那托盘之上,正有一颗并蒂双生的小西红柿,叶子捂脸,瑟瑟发抖,在满堂目光之下一点儿一点儿地朝着盘子边儿上挪动着,小心翼翼的模样,看起来滑稽又可爱。

    可乔青一点儿都笑不出。

    她霍然起身,漆黑的瞳眸里,耀眼的金芒闪着冰冷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