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六十二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六十二章

    迎面走来的这道人影——

    逆光而来,身形伟岸,一身衣袍无风自动,发出猎猎声响。他的身后还有一道道影子相随,黑暗中看不清到底多少人,集体脚步无声。在这静的可怕的一方殿内,唯有这人衣袂摩擦,发出一种让人闻而生畏的凛然之音!

    一步,一步。

    啪嗒,啪嗒。

    这步子仿佛蕴含着某种韵律,每一下都暗合心脏跳动的节奏。明明什么都没做,甚至连威压都没有施展,却让人感觉心惊肉跳魂飞魄散!就好像……好像只要他愿意,下一步,就会直接踏上每个人不断颤抖的心房!

    所有人都放缓了呼吸。

    他们匍匐着,在此人的临近之际瑟瑟发抖。

    直到一声齐刷刷的跪地声响,砰!震耳欲聋地打破了这殿内沉寂:“姬氏十三卫,见过十九小姐!”

    静。

    如死一般的静。

    听见这五个字的人,集体脸如白纸,泛上不自然的红晕。

    既是恐惧,又是激动。

    即便在场所有人都没发出一声惊呼,然而他们瞪大的眼睛,不断起伏的胸房,充分说明了对这十三个人的震撼!姬氏十三卫,族长姬寒的十三个影子,在姬氏中的地位和实权,甚至可和氏族大长老相提并论!而相比于长老这种职位,他们鲜少出现,极为神秘,可一旦现身,代表的就是绝对的姬氏族长!

    而此时此刻——

    姬氏十三卫对着乔青单膝跪地?

    还有更重要的,他们都站在了这男人的身后,那么这个人的身份……

    还是朱通天三人反应最快,顶住让自己心颤的不适感觉迅速迎了上去,微弓着身子一抱拳:“朱通天、眠无忌、雷惊艳,见过姬族长。”

    果然是他!

    姬氏族长!

    姬寒!

    活的!

    猜测和被证实绝对是两码事儿,每个人都在这认知中眼前一黑,差点儿吓晕了过去。

    四大氏族的四个族长,即便很少现身,那容貌也印刻在每一个东洲人的脑子里。而很有意思的是,这四大氏族的族长,年龄样貌的差异巨大——裘氏族长,年纪老迈,乍一看去便如一个垂垂老矣的老者;穆氏族长,和裘氏那一头银发的老东西形成了鲜明对比,据闻一年比一年年轻,上一次出现在几十年前,已然是个少年模样;纳兰氏的族长乃是唯一一名女子,形如少妇,风韵翩然。

    而姬寒呢?

    他终于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三十多岁的模样,高大挺拔的身材,端正凌厉的容貌,五官规规整整的镶嵌在一张国字脸上,不苟言笑尽显上位者的威严气度!那一双晦涩不明的眼睛,便如极北严寒亘古冰冻的一方深潭,只那么扫过朱通天三人,便让这三个顶尖高手,齐刷刷打了个激灵!

    忽然——

    他的视线定在了某一点上,高大的身躯猛然一颤:“雪落?”

    这两个字,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不少人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见的,就是这个神一样的男人,悠远而恍惚的视线,望着对面一片跪地和躬身中唯一一群狗胆包天站的笔直的人群里的红衣女子。所有人都知道,那刚才还被他们集体质问的乔姑娘,恐怕的确是姬氏千金,无疑了!

    冷汗顺着每一个泛白的额头流下来,四下里死寂的可怕。

    乔青缓缓抬起了眸子。

    四目相对,如有什么噼啪一闪!

    姬寒猛然从恍惚中清醒了过来,这一对父女的第一次见面,不是抱头痛哭,也没相拥相认,更无亲切寒暄,而是好像在打量在考校着对方一样——一个打量着这女儿的反应,试图从她脸上一分一毫的表情中寻到蛛丝马迹;一个考校着这老子的气度,那目光从他上上下下评断着配不配做她的父亲……

    同时升起这个想法的人差点儿又一次被吓死过去!

    靠!怎么可能?

    那可是姬氏族长,整个东洲的统治者,这乔青不上蹿下跳连蹦三高上赶着去认亲都奇了怪了,还配不配?

    就连姬寒都是诧异了一下,而后轻轻笑了起来,他竟然从这小丫头片子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端倪,看不清她的一丁点想法,这真是雪落的孩子么?那个清纯如白纸时时刻刻带着几分惹人心动的忧郁的女人?姬寒的眼睛中有什么异色一闪,紧跟着染上了暖意,犹如冰雪消融一般:“像啊,样貌像你母亲,脾性像我,哈哈哈,你叫青儿,是不是?”

    这轻笑变成了大笑,充斥在整个殿内显得极为畅快高兴。

    他身后还跪着的姬氏十三卫,集体匪夷所思的抬起头,族长笑了?多少年没听过他这般欢欣的笑了?就连备受宠爱的明霜小姐,都不足以让他开怀大笑,而这个四夫人的女儿,只一回来,半个字没说,半个表情没给,就让这个深沉内敛的男人乐成了这样?

    这么想着,一个个人的余光都向后飘去……

    “妹妹,还愣着干什么,快叫父亲啊。”女子的脚步声从那里走了出来,带着略显清冷的笑意:“父亲,我看乔青是开心坏了,您可别怪她。”

    这一副姐慈女孝的音调,不是明霜,又是谁?

    姬寒却极少的没理会她,甚至眼角都没往旁边偏一分,只双目含笑地望着乔青:“还不过来叫爹爹?”

    爹爹?

    爹爹!

    明霜嘴角的笑意一僵,飞快又接了上来,眼中却是一丝丝泛起了冷意。好一个爹爹,这些年哪怕他再疼爱她,也没让她唤过这么亲昵的称谓!她如此,十三卫就更是如此了,这些人跟着姬寒多年,虽不敢说完全了解他,揣测其中七八却是毫无压力。互相对视一眼,这十三个还没站起的人半跪着的身子又躬了几分。

    “姬氏十三卫,见过青小姐!”

    十五小姐……

    青小姐……

    这两次称呼的不同,让乔青的眉梢微微一挑,眼睛一弯,笑眯眯地唤了声:“爹爹。”

    这一声真正是甜的人牙酸汗毛倒,简直让人怀疑,这还是刚才那个当着陆见修狂的没了边儿的女人?身边的凤无绝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想起当时这货第一次叫奶奶的时候,也是这么个甜甜腻腻的小德行。可那个时候,她心理是怎么想的?唔,估计是去他娘的。鹰眸中一丝笑意浮现,看着乔青笑的眉眼弯弯,一脸的真心实意,就知道这货,又是准备逮着送上门的靠山当枪使了。

    果不其然——

    姬寒被叫的眉目大开,便见乔青晃晃悠悠地走上前去,直接勾住了他的胳膊:“爹爹,这个时候才来,是准备让你闺女被人欺负死么。”

    噗——

    在姬氏族长的威严下忍了半天的人,终于忍不住想喷血了。

    开什么玩笑,谁欺负你了?咱们是联合起来想欺负了,可也没欺负成啊?没看见这会儿那陆见修的尸体,还躺在那儿挺尸呢么?没看您这大小姐还头发丝儿都没掉一根儿呢么?在场之人悲愤咽下一口血,太无耻了,竟然告状!

    十三卫跪在姬寒身后,感受则直观的多了,感觉着从来不被人近身的族长一瞬间僵硬住的气息,不由齐刷刷眉骨一跳,为这胆大包天的丫头片子捏了一把汗,这青小姐简直作死!

    明霜更是心下冷笑,不动声色地看起了好戏。

    然而姬寒却是没动。

    他下意识反震出的罡风,在看见眼前女子的眉眼弯弯如月牙的一刻,猛的收了回去!这强行的收回,让他神力反冲,体内血液沸腾。面上一分部显,姬寒重新陷入了恍惚,若是雪落……雪落曾经也能对他如此……

    乔青笑的更甜:“爹爹?”

    姬寒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她挎在臂弯的手,重新板下来的面上,冷酷尽显。被这视线扫过的人集体哆嗦了起来,再一次把乔青给骂了个体无完肤,裘业更是瘫倒在地下体传来了一阵湿意,他猛然向前爬了几步:“晚辈裘氏总管,见过姬族长。”

    姬寒只看着他。

    裘业吞下口唾沫,赶忙道:“姬族长明鉴,我裘氏丢了……”面对姬寒,那东西是什么,瞒着恐怕也没用了:“……丢了一枚九天玉,族长想来也知道,这东西的珍贵程度,而乔……”姬寒眸子一冷,他迅速改口:“而青小姐是嫌疑最大之人,晚辈职责在身,还请族长见谅。”

    “哦?”

    “族长明鉴啊,晚辈句句属实。”

    “九天玉……呵,原来竟有一块儿在裘氏的手里。”

    四下里尽都是一脑门的问号,唯有朱通天的大耳朵动了动。听着这不咸不淡的一应,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交流了一个只有两人才懂的神色。方才一进门见到那雏形,凤无绝便认出来了,那个,正是当然汇聚了全大陆的冒险队去寻找的那一块儿石头。从前只知是氏族发出的任务,如今才算是明白了,原来正是裘氏!

    只看当初那大张旗鼓和刚才裘业如临大敌的紧张程度,那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的九天玉,就绝对不简单!可姬寒呢,从头到尾,没感觉到他露出一丁点儿端倪,甚至气息都没变过一下,他是一早便知道了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真的不在意?

    恐怕明霜眼里的父亲,可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

    她思忖这些的时候,裘业已将前因后果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又行了一个大礼道:“就是这样,族长,此事关联着一方至宝,想必族长也理解晚辈的迫切!还望姬族长能手下留情,待我族族长来到,晚辈将一切禀明之后,再行处置晚辈。”

    他话音一落,便听姬寒扭过了头去,望向后方一片阴影的走道:“老裘,好久不见。”

    裘业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只觉一股炙热的寒意逼面而来!

    是的,炙热的寒意。

    这气息之热,犹如地狱岩浆的炙烤,然而其中晕着的冰冷杀气,又让他如堕冰窖,痛苦难耐!好在这冰火两重天的折磨,不过眨眼,他已然噗的一下,没了知觉。在所有人的眼里,裘业就是这么眼睁睁的消失了!这一手比之当初啸天的“挫骨扬灰”,更高了不止一个段数,甚至连一粒粉末都没留下,凭空便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所有人都知道——

    他,已经死了……

    “哈哈哈,什么风竟把你给吹来了?咱们两个老家伙,已近千年都未见了吧?”这一声豪迈大笑来的突兀,响彻在整个天元会场上方,裘业消失的地点一圈涟漪闪现,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一步迈了出来:“哈哈,才一千年,你可又精进了。”

    他连提都没提那裘业一句,显然没把那人的死当做一回事儿,只眉目祥和地打量着姬寒,眼中一闪后,笑的更乐呵了起来。

    这个,就是裘氏族长了!

    姬寒淡淡应了两句,明霜浅浅福了一礼:“见过裘族长。”

    “你这丫头也多少年没回族里了,可是忘了我们这些老家伙了?”

    “族长说的哪里话,霜儿岂敢。”

    “行了,有时间就回来看看,这边的消息我也是刚刚收到,鹏程陨落了,你祖父正难过着,回去陪陪他老人家。”

    “是,族长。”

    明霜应完这一句,忽然眉头一皱,仿佛想起什么来:“族长,方才您在外面,恐怕也听见了。不过这件事总归是裘业一家之言,到底如何,还得细细查过才知晓。若要明霜来说,此事决计不会是青妹妹所为,想必明霜的眼光,您是信的过的。”

    裘族长冷哼一声,从出现到现在,一直乐呵呵的笑容收了起来:“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这边儿你表哥新死未葬,那边儿你倒是为旁人说起话了。”

    “哪里是旁人,乔青妹妹回去族里,便会改回姬姓,可是父亲实实在在落落在外的血脉。”明霜淡淡一笑,寒玉明珠般耀眼:“自然,若真是乔青妹妹做的,我和父亲自不会维护她。可青妹妹初来乍到,到这九梯也没一月呢,岂会有胆做下这等事?”

    裘族长眉眼一动,浑浊的老眼深深看了明霜一眼,这丫头,比她母亲的心思还要深啊。既是我裘家人,老夫便帮你一把!他这才第一次看向了乔青,眉眼一眯:“丫头,老夫只问你一句——已站在家门却不入,在九梯耽搁到姬族长亲自来接,这二十余日,你究竟是作何打算?!”

    乔青已经站到打哈欠了,听着明霜那看似开脱实则每一句都隐含刀子的话,差点儿没睡过去:“什么打算?”她皱着眉头,开始掰手指:“我想想啊,唔,前几天我打算去刺啦刺啦一个朋友,让他一张画像贴门上,从此封杀不准进了。后两天我去刺啦了另一个朋友,啧,那小子反应慢缺一根儿,爷都给他准备了好货色了,他还不动手,我这个急啊!再往后,哦对了,我让自家男人给逮进房了……咳,这个咱跳过去,你要想知道,我私下给你讲。后来么,我的打算就简单了,只想着让我家的猫优生优育,别弄出个小猫头鹰来……”

    开始她说着,裘族长还耐心的听。

    待到发现她越说越不着调,分明是在消遣他,他的老脸已经难看到了极点:“敬酒不吃吃罚酒!”

    “诶?”乔青眼睛一斜,一脸奇怪:“族长这话可奇怪了,你问我答,我一不是你裘氏的人,二没拿你裘氏一分一毫,那九天玉丢是丢了,可哪里有证据说明是我偷的?你若有证据,直接摆出来,我二话没有。若是没证据——”

    裘族长一皱眉。

    听她懒洋洋地道:“你管我在家门口呆几天呢,你管我这二十天怎么想的呢。还敬酒?嘿,别逗我笑了,我就是蹲在门口二十年,我爹没说话,你又是凭着什么身份来狗拿耗子?!”

    “咳咳咳咳……”还在那办弓着身子行礼的朱通天三人,齐刷刷的嘴角一抽,咳的脸都紫了。这妹子可牛逼,一句狗拿耗子,把两大氏族的族长全给带进去了,瞧瞧那条老狗的脸色,难看的都能挂上了——挂门上辟邪,挂墙上避孕。再看看那老耗子,要笑不笑要怒不怒的,一脸在猜测他闺女是夸是骂呢……

    老狗笑呵呵的表情,终于绷不住了:“好,好,好,好一个小辈,这整个东洲还没人敢和老夫这么说话!”

    “可不是么,所以裘族长自认为天下无敌,谁家的公事儿私事儿都想撂一爪子,也不看看你问的人到底是姓裘还是姓姬,管闲事儿管到隔壁氏族了,还怪人没老老实实把自家的帘子掀起来给你看个够。”乔青嗤笑一声,那慢悠悠的语气,那嗤之以鼻的表情,那懒洋洋的悠然姿态,只让身边的姬寒目光复杂,掺杂着说不清的东西。她对着脸色越来越冷的裘族长,问出了最后一句:“我说裘族长,你到底是想知道什么呢,还是我和男人在房里那两天,才是你关注的重点?”

    “混账!”

    裘族长一句大怒,整个人的手在半空伸出,却像是穿透了什么,一眨眼的功夫,竟隔了数米距离,诡异的在她眼前空气中凭空而出!

    撕裂空间!

    不同于眠无忌三人的整体撕裂,他这一手,已经到了能够穿透空间的地步!

    乔青盯着这只手,眸子飞快的闪烁着,不放过这手移动轨迹的一分一毫!这世上,有多少人能亲眼看见四大氏族的族长出手?且还是这样的距离,出手的对象就是自己?这只手,在旁人看来犹如闪电,在她目中便似是慢动作一般,缓缓向着自己推移而来……

    电光石火,她的脑中似乎明悟了什么。

    她闭上眼,眼中不断回放着刚才的画面。

    电光石火——

    姬寒眼中一冷,正要动手将这一招化解去,却见眼前的乔青,脚下一动,不见了!

    是的,她不见了。

    姬寒和裘族长一同面色一变,在裘业说出九天玉的时候,姬寒没反应,在裘业灰飞烟灭的时候,裘族长没反应。他们这样的人物,早已经练就出了一身铜皮铁骨金刚心,真正能表示惊讶的,极少会出现在面色里。即便刚才裘族长的怒意,也不能不说有几分做戏的成分,他要试一试,姬寒对这个便宜闺女,这疼爱到底是真是假,到底能纵容到什么程度?!

    然而这一刻,两人齐齐瞳孔一缩,不可置信地盯着消失不见的那个地方。

    空气中有波纹浮动着。

    这代表了什么,还用再说么?“什么?!”

    “那是……撕裂空间!”

    “不可能!她才是神王,怎么可能?!”

    无数人的惊诧声,掩不住的惊叫了起来。即便在场有两大氏族的族长,也禁不住他们的惊恐欲绝。瞪大的眼睛死死盯着那一处早已经没了乔青影子的波纹,只觉得这一辈子的刺激加在一起,都没有现在这一刻惊人。他们揉着眼睛,再三确认。

    ——不错,撕裂空间!

    姬寒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眸子里的复杂完全被惊诧所取代,这真的是雪落的女儿?这是他的女儿?神王便能撕裂空间?跳过三个境界直接窜到了神尊才能达到的高度?

    裘族长仰头看了一眼天幕,天花板之上,那天幕中阴云层层,就好像有什么蒙蔽了天道的眼,天道,怎么会允许一个这样的存在?

    明霜笃定的表情完全僵了,即便曾经在这女人的手里吃过一次亏,她却从不认为自己弱于她,可是短短五年,她竟能……

    各种各样的表情,各种各样的心思,唯一相同的,是静谧。

    整个殿堂内无比的静,连那只古钟都静悄悄的悬挂在哪儿,一丝儿的声音都无。这气氛持续了极久极久,久到凤无绝皱起了眉,开始担心那货别是一撕撕到西伯利亚去了。

    便听——

    咣当——

    一声巨响。

    波纹再现,刚才从容消失的红衣人一头扎了进来,趔趔趄趄地差点儿摔个大马趴:“我靠又是这么静,难道老子又扎错猛子了?”

    一抬头,看见的就是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物,和诡异的表情。一个个人看着这一猛子扎出来的女人,简直就像是看见了一头活恐龙!啊,不对,是会上树的猪,也不对,是会上天的猪!

    终于眠无忌见鬼的问了一句:“丫……乔……啊不,姑……”

    乔青眨眨眼:“啧,别这么客气,咱这年纪,叫姑哪好意思。”

    眠无忌默默扭头,不问了。

    姬寒深吸一口气,看着她:“青儿,你刚才……”

    “哦,刚才啊。”乔青一抖集体阵亡的鸡皮疙瘩,青儿,老子忍:“裘族长言传身教,我若是再学不会,那岂不是浪费了裘族长的一片苦心?唔,只不过初学乍道,撕裂空间是会了,坐标掌握的不大好,这才撕了一次又一次,七八次了才找着了回来的路。”乔青摸摸鼻子,一脸羞涩,朝着那边一口气憋在胸口的老头一抱拳:“裘族长,在下年纪轻,言语上多有得罪,多亏裘族长不计前嫌还现身说法,啧,族长品德之高,必不是在下口中那竖着耳朵不要老脸探听别人床笫之事的三姑六婆,对不住,对不住啊。”

    噗——

    众多武者一口口水喷三尺。

    这个时候,除了“狗胆包天”这四个大字,真正没什么能形容这姑娘了!无数人默默低头,开始庆幸那当了出头鬼的陆见修这会儿已经歇菜了,否则若是没有这一出,他们跟着再挤兑这乔青两句,这会儿还不知道怎么死的——死都算是痛快的!

    不信?

    看看吧——

    她一句话说完,裘族长那一脸吃屎的表情。如果刚才的生怒还是做戏的成分居多,那么这会儿就是他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了。还有比这个更让人吐血的么,出手教训一个小辈,没教训到就罢了,还让人家咻的一下,自行领悟了撕裂空间!噢对了,领悟就领悟吧,领悟完了还要回来寒碜你!

    得了便宜卖了乖,屎盆子也没忘了扣。

    这到底是多么奇葩的一姑娘啊!

    奇葩姑娘吓唬完了人,回头给裘族长深深鞠了一躬,脑门都快捧着鞋尖儿了才算完:“多谢裘族长教导!”

    无数人憋着笑死死低着头,裘族长眼中阴戾一闪而逝,转瞬便回复到笑呵呵的模样,和蔼可亲地摆摆手:“侄女天赋之高,世所罕见,恐怕这次回去族里,姬族长要好好栽培你了。老夫举手之劳,能得侄女这一记,也是好的。恐怕今日这一举,不多久就会传遍大陆,侄女也算是在老夫的帮助下名扬四海了。哈哈,老夫沾了侄女这个面子,也记住了啊,哈哈,哈哈哈……”

    乔青冷笑一声,心知这老东西是在警告她了。

    记着就记着,若是换了另外两族,她或者还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对立。可裘氏,不说姬明霜算半个裘氏人,裘鹏程虽不是她亲手杀的,却绝对是因她而死,而那大夫人,恐怕更视她为眼中钉,这梁子早就已经盘根错节的结下了!

    就说囚狼,她哥们儿的仇,她背下了!

    那边囚狼站着,并未低着头,以他从前的身份,根本这裘氏族长都没见过。就算见过,估计人家也早忘到脑后了!谁会记得一对先天发育不足的旁系兄弟呢?他只静静地看着乔青,眼中涌动着一种说不出的情绪,这一辈子,若说什么做的最对,或者就是一线天上,被这女人给狠狠揍了一顿。

    囚狼咧嘴笑了起来。

    乔青狠狠白他一眼——恶心巴拉!

    他翻白眼儿,嘚嘚瑟瑟——来咬我啊?

    ——靠,以为老子不敢啊?

    ——哎呦喂,乔爷牛掰,你来啊?

    乔青眨巴眨巴眼,她还真不敢,裘族长不认识裘狼,却未必不能感受到他的敌意。这见鬼的,一个个几年不见,全都吃定了老子。靠!乔青不愿意再在这九天玉上纠缠,她扭过头去,看一眼裘族长,再看一眼意味不明的姬寒,抱拳道:“裘族长,裘鹏程,九天玉,都并非在下所为,这件事,想来你比我更明白。”

    裘族长冷笑一声,他当然明白!

    这乔青天赋好是好,可就如明霜那丫头说的,她初来乍到,岂能做到这一些?不说九天玉这样的东西几乎除去氏族中人完全都不了解,氏族将这些消息完全封闭,就算是想查,都没地儿查去。就说裘氏的这一个库房,既然敢放置九天玉,就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可以进来的。

    第一,需要裘氏直系血脉的血。

    第二,需要对着禁地的机关阵法了解至深。

    第三,裘氏拥有九天玉的消息,四族都在怀疑,可到底收在哪里,是哪一块,谁也不知道!按照四个族长的保守,没有人敢这么大胆妄为的直接来偷。

    这也几乎排除了大部分的人,剩下的,便是最近几族里风头正劲的小辈了。纳兰秋?穆兰亭?姬明霜?裘族长和蔼的笑着,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人选,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他也不愿再和这邪门儿的乔青打交道,今日之事,从头到尾也不过是为了明霜提上一句,让姬寒知道知道,这小丫头站在门口而不入,恐怕心里根本就没认你这父亲呢,谁知道会惹上这一身骚!裘族长正要说话。

    却听——

    “你撒谎!”

    三个字,无比笃定,无比自信,直指乔青从外传来。

    雷惊艳浑身一震,猛然扭头看去,那阴影处走来的几个人,为首的可不是消失了一整日的谢御火么?而他身边的三个人,两个是乔青和凤无绝眼熟的,玉姬和艾文,还有一个,被戴了一张人皮面具,锁链加身,趔趔趄趄被拖着进了来。

    谢御火喊完这三个字,便走上前给姬寒和裘族长行礼:“晚辈雷火三千殿、谢御火,见过两位族长。”

    姬寒冷冷看着他:“你刚才说什么?”

    这六个字中带上了威压,险些让谢御火魂飞魄散,他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白着脸咬着牙道:“晚辈敢说敢认,也有了十分的证据,今日裘氏失窃裘鹏程被害,正是这乔青所为!”

    他话音方落——

    啪——

    狠狠的一巴掌,却是来自于冲上来的雷惊艳。

    谢御火的头猛然歪向一侧,嘴角有血丝渗了出来,他不可置信地扭回头,半张脸已经肿了起来:“师傅?”

    “我没你这样的徒弟!”

    “师傅?”

    “御火,我一直以为你心性善良,不过一时碍不过面子有些别扭罢了……”今天的事儿,若是她不知道,必定第一个相信他这个从小带大的徒弟,可乔青从头到尾都和她们在一块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她怎么可能不清楚。雷惊艳想到这,不愿再说了,闭上眼:“从今往后,雷火三千殿,没有谢御火这个人!”

    “师傅?!”

    “我雷惊艳,也不再是你的师傅。”

    谢御火瞪大了眼,细长细长的眸子里满是惊慌之色,可雷惊艳已经不再看他了,转过身,一步一步走回了朱通天两人身边。谢御火整个人就如同风魔了一样,满目被背叛的绝望,他猛然扭头:“是你——你到底给我师傅灌了什么迷魂汤?”

    乔青也在看着雷惊艳,她一直觉得这个雷掌门和普通人不太一样,性子偏冷,极少和人有嘻嘻哈哈的时候,有时候单纯直白的惊人,这一刻,又烈性到不可思议。尤其是她每次靠近自己,自己体内的火焰都有一种沸腾的感觉,乔青正思索着,闻言看向谢御火:“你的证据呢?”

    他仿佛被一提醒,想到了什么,立刻站了起来。

    对,只要把证据摆出来,只要证明这乔青是错的,师傅就会知道,我才是对的那个!谢御火疯狂地看着她,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朝一旁的裘族长一抱拳:“裘族长,晚辈所言,句句为真。不过在摆出证据之前,晚辈还有一个问题想问。”

    “哦?”

    “晚辈想知道,那九天玉,可是莹白之色,触之既温,且凉?”

    “你说什么?!”

    裘族长漫不经心的神色,猛然一凝,就连姬寒都皱起了眉头。九天玉的消息,哪怕是氏族中的旁系子弟,不受宠的直系子弟,都是没可能知道的。裘族长的瞳孔缩成一个点,盯着谢御火的视线带着一种深深的压迫感:“告诉老夫,你从何得知?”

    “回族长,晚辈并不知晓,不过是猜测。”

    “你最好把这事说个清楚。”

    “是。”

    身上威压一松,谢御火站了起来,四下里一抱拳:“此事,原本晚辈是不知情的,直到遇见了这两位。”他一指艾文:“此人,乃是凶兽冒险队的人。”他再指玉姬:“这一位,乃是第二梯中七环玉峰的掌门,想必如今的珍药谷是些什么人,大家都知道,这玉姬,便是当初和乔青有过很深矛盾之人。”

    谢御火看了乔青一眼,见她沉默,冷冷笑了起来:“怎么样,乔青,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可是怕了。”见乔青没理会,他也不介意,得意洋洋地继续道:“晚辈知道那九天玉,便是因为这乔青,此事,还要往一年多前追溯了。第四梯的魔刹原上……”乔青从头到尾都没说话。

    她听着谢御火将魔刹原上的一切复述出来,这其中有对的,也有道听途说的,大体不影响结果。她只观察着那个戴了人皮面具的证人,已经大概猜到了他会是谁。真没想到,他竟然会落在了玉姬的手里,当初那么意气风发的一个人,竟变成了这幅枷锁穿身的模样。

    谢御火的声音慷慨激昂的回荡着,直到他说出了那一座玉山。

    裘族长和姬氏的人,一齐猛然朝她看来:“此事,可是真的?”

    乔青一挑眉,看向同样眸子闪烁的姬寒,笑了:“爹爹,你觉得呢?”

    这一声爹爹,无比的讽刺,让姬寒猛然一僵。玉姬却不给她辩解的机会,一步越过谢御火,一脸兴奋地指着乔青:“你别想耽搁时间,当日之事,你以为所有人都死了,没人知道么?那玉山就在你的手里,你那个时候有办法,让玉山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你的空间里,这个时候,必定也有办法,让禁地里的九天玉神不知鬼不觉的出来!也许那九天玉你开始并不知道,可不代表你不会有所感应,如果这件事根本就不是早有计划,而是临时起意呢?”

    无数的视线,齐刷刷射了过来。

    谢御火紧跟着帮腔:“还有,我找到了几个散修,他们没资格进入天元拍卖,却不代表不存在!那些人,当日眼睁睁看着那并蒂果朝你去了,后头又发生了什么,虽然没人注意,但保不齐你这并蒂果意外出现在拍卖会上,也是你一手安排的!裘鹏程也是你杀的,对不对?”

    一直没说话的艾文,也道:“当日那个冒险队的任务,凶兽冒险队最终拿到了悬赏,所以那九天玉最早经手的人,其实是冒险队中人,也就是说,凤无绝你一早就见过这个东西,你们却全部都装不知道,还说不是心里有鬼?”

    “拍卖会上,你的两个丫鬟无故离席,她们又去了哪里?”

    “是不是带着九天玉跑了?”

    “乔青,你好大的胆子,裘氏的东西也敢动!”

    这三个人,一人一句说的慷慨激昂,也让一双双原本怀疑的眸子,一点点变的笃定起来。就连一开始绝不相信是乔青所做的裘族长,都不由开始怀疑。如果就像这三个人说的,那九天玉不是被人进去偷的,而是她本身就拥有了一块儿而两者有所感应自己出来的……

    不,不止如此。

    哪怕这件事的确不是她做的,她的手中,竟然也有一块儿九天玉!

    裘族长的眸子,终于被贪婪盛的满满,利箭一样冰冷地射向了乔青!同时,整个会场之内,不论知道的,不知道的,也大概全部都了解了,乔青的手中拥有一方至宝,一方连裘氏都眼红心跳的至宝!

    这一刻,无数不怀好意的视线,全部盯视住了她。

    还有一点小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