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六十三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六十三章

    指控声声,有理有据。

    目光束束,不怀好意。

    就是这样的气氛,这样人人居心叵测恨不得立刻就群起而攻之逼她交出九天玉的恶意气氛之下,乔青轻轻一笑,挑眉看去:“说完了?”

    “哼,难不成你以为还能狡辩么?”

    乔青从兜里把小西红柿给提溜出来,这小东西之前被抹上了那毒,虽说是灵物没有太大的危机,却是浑浑噩噩呆了吧唧的,这会儿毒早在开始被乔青解了,知道自己再一次被人当枪使了,叶子捂脸,一副没脸见人的模样。

    乔青弹了它一下,把它弹到地上,骨碌碌滚了两圈儿,稳当了。这才道:“很好,你们刚才问的,我一一回答——你说我杀了裘鹏程,因为并蒂果是我的?”

    “不错,当日有几个散修亲眼看见那一幕,容不得你不承认!”

    “前雷火三千殿的首席弟子,手里应该有不少好东西吧?”

    她着重了那个“前”字,让谢御火整个人一摇晃,脸上表情狰狞了起来:“你是说我收买了他们?好,既然两方各执一词,你又敢不敢当着天下人的面儿,取一滴血当场验证?”

    拥有神智的灵物,或者玄兽,和主人之间都是拥有契约的,这东西平时看不见摸不着,却除非主人身死,否则一生只能契约一次。这并蒂果既然是她的,那么她若再次滴血,这果子必定不能吸收。他笃定乔青不敢,却听她笑眯眯应了一声:“好啊。”

    谢御火一皱眉:“你打的什么主意?”

    乔青让他给逗笑了,和他的心急火燎相比,她显得无比悠然:“你看,我说不是我的,你不信,主动提出来了,还要怀疑我使诈。谢御火,不是老子说你,三大门派的三个首席弟子里边儿,属你不是男人,就连眠千遥都比你爷儿们!”

    谢御火当场一噎。

    实在是这个女人的花招诡计来的太多太多了,容不得他多多警惕。他下意识地朝眠千遥看去,却见她翻着白眼儿瞪乔青,根本连眼角都没分给自己一个。谢御火心中火气更盛,思索再三,想不到有作弊的可能:“好!就当着众多前辈的面!”

    眼见着谢御火朝四面一抱拳,争得了裘族长等人的同意,雷惊艳再一次失望摇头。

    凤无绝和囚狼这两个当日亲眼在玄山目睹过一切的,双双可怜地看了他一眼,可不是想不到作弊的可能么?乔青根本就不是作弊!那果子,也根本就不是她的契约者!天知道一个天地灵物,好好的干嘛要跟着这女人一路找虐,被栽在花盆里当盆栽一栽就是十几年,还连个名分都没有。

    “咦,你媳妇怎么了?”

    囚狼一看乔青的表情,懵了:“怎么愁眉苦脸的?跟欠人钱似的。”

    凤无绝匪夷所思地看囚狼:“欠人钱她会这表情?”

    也对,这女人,从来没什么道义,欠人银子她是大爷:“啧,被欠了钱才该是这个死爹死娘的德行。”

    正不动声色默默看着这一切的姬寒,耳尖一动,冰冷的视线霍然射了过来。这视线如刀子,让囚狼心下冷笑,你他妈这么有本事,刚才这些人欺负你家闺女的时候,你吃屎去了?还真别瞪眼,说不定你在那变态眼里,不如个死了来的好。面上,他朝那边一抱拳,以示口误。

    这么一会儿功夫,乔青还在苦着脸磨蹭。

    她看一眼地上叶子挠头的小西红柿,再看一眼自己的手指,半天不动弹。

    难不成刚才答应的那么痛快,是在虚张声势么。谢御火笃定她露怯了:“乔青,你不敢了?”

    便见乔青一咬牙,肉疼地用小飞刀在自己的素白的指尖上划了一下,一滴血珠滚落,正落到了仰着小脑袋的西红柿头上。所有人都眸子一凝,看向了那一滴融入了西红柿的血,血珠渗入表皮,西红柿猛然一颤,其上白光大亮,连带着天花板外的天幕上,也有什么遥遥一闪。

    “契约了!”

    “那不就说明,这并蒂果原本不是她的?”

    在场的人集体透出神识,上空天幕上的一切感知到清清楚楚,天地契约有了反应,这根本无从怀疑!终于有了名分的小西红柿,原地一弹,抖着叶子蹦到了乔青肩头。乔青两下把这玩意儿给拨拉走了,直接丢去了凤无绝那边儿。小西红柿叶子挠头,可怜巴巴地蹲坐在凤无绝肩上,脑袋一歪,不动弹了。

    谢御火终于反应了过来:“不可能!他们明明说……”

    “事实胜于雄辩。”唔,这下子,这并蒂果就真的是正大光明的变成老子的了:“到你了,玉姬,你带来的人,可是宋远帆?”

    那佝偻的身影猛然一颤。

    果然是他!

    玉姬一个推搡,砰的一声,宋远帆跪到了地上,玉姬神经质一样笑了起来:“即便那并蒂果不是你的,你也最多洗脱了杀裘鹏程的嫌疑。可你偷走了九天玉,却是不争的事实!想不到吧,这人会被我找来,人证在此,你还不承认?”

    乔青只盯着宋远帆,猜到是一码事,真正确认了又是一码事。他戴着的人皮面具乃是一个年轻人的模样,虽和这个男人的样貌相差甚远,却也勉强入眼。而和面具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那唯一无法易容的眼睛,那里面早已没了曾经的意气风发,透着一种落魄、沧桑、被人情百态磨的千疮百孔的狼狈。

    谁会想的到,当初第四梯上高高在上的宋公子,如今竟成了玉姬的阶下囚!

    动辄拳打脚踢,满身锁链穿骨,这么狼狈落魄地跪在她面前。

    乔青叹息一声:“郑佩可好?”

    宋远帆又是一震,那双眼睛里很快染上了一点儿亮色,半晌被蒙蒙雾气遮蔽了起来:“死了。”

    他嗓音嘶哑,像是很久很久没说过话,死了,被他的私欲给害死了,融化在岩浆里尸骨无存。宋远帆抬起头,看着上方的红衣人,颇有些恍如隔世——当初三个各有心思争夺那玉山的人,他,她,还有旋光老人,如今一个死了,一个潦倒落魄地跪着,唯有这个人,这个最后的赢家,高高在上俯视着他。

    即便知道他可能会一句话害她成为众矢之的,万劫不复!

    玉姬却不给他感慨的时间。

    她猛力又推搡了一下,将他整个人推的一歪,锁链发出哗啦哗啦响:“跟她废话什么,还不快说!”

    “我说,”宋远帆好容易爬起来,抬头环视一周,看着每个人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从前,这些目光是敬仰,是艳羡,如今,这些人他一个也不认得,也一个都得罪不起,他们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他。他低下头:“各位前辈,在下第四梯旋光派宋远帆,当日魔刹原上发生的一切我亲眼所见,绝无虚假。乔青——”

    “什么?”裘族长向前一步。

    “乔青是不是有另一个九天玉?”

    这些人迫切地问着,宋远帆猛然抬头,一字一顿说的清晰无比:“乔青没有什么九天玉!是她——”她一指玉姬:“她说谎!她恨乔青,你们都被蒙骗了!”

    轰——

    话音没落,他整个人向后倒飞出去。

    狠狠撞在墙壁上,一口血浆喷了一身,更是狼狈不堪。宋远帆爬了好几次,没爬起来,在玉姬歇斯底里的狰狞他叫“你说什么,你胡说,你收了那个贱人什么好处”中,干脆就这么趴在地上,仰着头发出一声嘶吼:“是玉姬!是这三个人,他们陷害乔青,他们在说谎!”

    话落,糊着一嘴的血浆,深深看了乔青一眼。

    一咬牙,断气了。

    十三卫中一个人飞冲过来,探了他的脉:“自绝经脉。”

    玉姬猛然冲过来:“不可能!”他抓着宋远帆已死的脖子,不断摇晃着,甚至要伸手掌掴他!

    高高抬起的手,被乔青一把捏住!

    玉姬猛然瞪向她:“是你,对不对,乔青,我真是小看了你!勾引男人你真是有本事,有一个凤无绝不够,还勾引了我的天衣,现在,跟着宋远帆也有一腿吧!哈哈哈哈……天衣,你快看,看看她的真面目!看看这个贱人……”

    啪——

    一巴掌,比乔青还早了一步。

    玉姬半张脸被打到红肿不堪:“姬氏的小姐,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口出恶言!”

    她捂着脸,双目毒如蛇,讷讷不敢言。

    乔青还没来得及打出的手,下意识地放到了下巴上,看向身边这个男人。十三卫一向隐藏在暗影之中,样貌一个赛一个的普通,丢进人堆儿里就绝对找不出来的类型。这么长时间下来,明明后头那十三个男人长相各异,她却是一闭眼,就瞬间忘记了他们的样貌。如今离着这么近,眼前这人的眼睛下面,有一道极为细小的疤痕,看着年代久远了:“谢了哥们儿。”

    出手的人立刻躬身:“小姐说笑,姬十三逾矩了。”

    “你叫姬十三?”

    “是。”

    “我记住了,下去吧。”伸手拍拍他陡然僵硬的肩。

    “遵小姐命。”姬十三低眉垂首,无视姬氏的人狐疑的视线,回到了队伍中。

    乔青不再看他,也不理会那一会儿瞪着她,一会儿痴痴看向沈天衣的女人。她蹲下身,素手一拂,宋远帆的尸体便消失不见。已成了尸体,便不在生命体的范围中,而是属于死物。是以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她有个空间系铸造品,见此也没多想。只是众人完全在方才的情况如,那玉姬口口声声的人证,竟然反过来反咬她一口,到底哪边是真,哪边是假?

    裘族长的眸子晦涩不明。

    艾文暗道不好:“乔青,你好手段,收买了宋远帆!可凤无绝你又怎么解释?”

    “闭嘴先。”她一摆手,烦躁地掏了掏耳朵,这一晚上就听这些人唧唧歪歪哇啦哇啦了,一群属乌鸦的。艾文被堵的脸色发青,她只慢悠悠一耸肩:“你不就是想说,凤无绝明明见过九天玉,却瞒着不说么。很简单——”她环视一周,在一群人闪烁莫测的眸子里,红唇轻吐:“我的手里,有另一块儿九天玉!”

    哗——

    “她说什么?”

    “什么叫另一块儿?”

    “老天,九天玉到底有多少块儿,怎么好像都跟这乔青有关系?”

    无数惊呼声脱口而出,再看向她的目光简直匪夷所思。在今天之前,谁知道什么九天玉到底是个啥玩意儿,可这么一晚上,就蹦出来了三块儿!一块儿,据说是被她所偷,一块儿,据说她曾经得到。这两个尚且没有被证实,这乔青一片形势大好,却忽然开口,承认了她有另一块儿?

    她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所有人都懵了,包括自以为已经离输不远的谢御火和玉姬,两人不可置信地瞪着她。

    朱通天急的肥肉乱颤,他算是东洲地界上,除了四大氏族之外,唯一了解九天玉内幕的人!眼见着乔青竟然承认了,他真是恨不得冲上去掐住她脖子,逼她把那句话给咽回去!见鬼,见鬼,她知不知道这句话会引起什么,哪怕她是姬氏千金,今天也别想带着九天玉离开这里!

    他却不知道——

    乔青根本就没想带着九天玉一个不剩的离开。

    怀疑的种子已经埋下,不论真假,她都将成为四大氏族的眼中钉肉中刺,从今往后,四个氏族即便是姬氏,也会暗暗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到时候,才是真正的麻烦不断。既然如此,她不如主动交出一个,九天玉这样的东西,连裘氏都恐怕只有那么一个,但凡她交出其中之一,便会彻底杜绝了所有人的探究!

    而出去了一个,她手里还有三个。

    唔,不对……

    乔青眼睛一弯,笑的狐狸一样,恐怕那两个丫头已经开始动手了,送出去一个小的,拿回来一个大的,还有个倒霉蛋给爷当替死鬼。

    “阿嚏——”

    天元城外,正在往四大氏族的方向疾行而去的一辆马车中,一声惊天动地的喷嚏差点儿没震翻了车顶。马车两侧十八名守护武者紧随左右,前方驾车的两人将鞭子甩的嗡嗡响,马儿吃痛,四蹄飞奔,在这一条夏夜小路上一路飞奔……

    车帘被掀开,一件女子的旗袍丢出来。

    再掀开,女子的绣鞋撒落地上,很快被走远的马车甩在了后头。

    车内的人探出头,一张和娉婷姑娘极其相似的脸孔,像是洗去了什么简单的描画,少了妩媚,多了几分男儿气概。这男人一身青衣,下摆处绣着朵朵清雅的兰花。手中,一方一人高的古怪玉石,正是属于那裘氏被偷走的九天玉!

    他四下里看一看,眉头越皱越紧:“奇怪,这要倒霉的预感是哪来的?阿阿阿阿——阿嚏!”又一个喷嚏,他揉揉鼻子:“再快点儿,晚了他们就追来了。”

    “是,主子。”

    驾车人鞭子再甩,马车像是要飞起来!

    没有人注意到,暗淡的月光下,在这小道两侧的山巅上,正有两个姑娘掩映在漆黑夜色中,和他们平行着前进,一步不落下在这马车后头。两双眼睛一双温婉可人,一双俏丽无双,正透着和天元大殿内她们主子一样的狡诈笑意。

    而再往后面——

    数里之外,小小的红衣人影蹲在马背上,滚着葡萄样的骨碌碌大眼睛,带着数不尽的人马紧随其后:“敢跟小爷的老爹比无耻?哼哼哼哼。”

    “阿嚏——”

    被点名夸奖了的乔青,也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一双双眼睛的注视下,乔青心念一动,手中顿时出现了一枚莹白如玉的珠子。那道道视线顿时亮了起来,紧盯这枚珠子便如饿狗见了肉!乔青从善如流的一笑:“这东西呢,在下乃是偶然得到,便是方才玉姬所说的魔刹原。只不过……”她耸耸肩:“不知道怎么被传成了什么玉山。”

    裘氏手中的九天玉,不过一人高。

    本来旁人所听的玉山,就觉得过于夸张了,她这么一说,反倒让人相信了起来。毕竟这个姑娘一路而来,形形色色的传闻真是够多了,其中夸大的,虚假的,几乎无可辨别。

    乔青见他们表情,就知道目的达到了!

    而这个时候,最重要的,还是要给无紫和非杏足够的时间。她眼波流转,在裘族长贪婪的浑浊眸子上一顿,再在姬寒意味不明的表情上停留片刻,这两个人上人可会想的到,还有另外一支势力,敢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偷梁换柱偷天换日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上位者做的太久了,太久没试过这样的刺激了吧?

    乔青笑的更开心,从善如流地一扬手,指尖中的玉珠猛然飞起:“既然知道了这东西是什么,在下可不敢要了。便将它转增给有缘人吧……”

    无数的眼珠跟着滚动起来,随着那玉珠在半空中划过一个流畅的小弧度,一只手下意识地赶忙接住。待到看见了那只手的主人是谁,众人方方一愣,便听后头囚狼猛然大喝了起来:“九天玉!别抢——”

    “抢啊,我才是有缘人!”

    “交出来!”

    轰——

    这一声之后,原本还没抢的人想都来不及想,各自喊着口号齐刷刷向着那接住了九天玉的人冲去!

    “乔青!”始终看着好戏的明霜姑娘,脸上那等事不关己的表情终于挂不住了。这两个惊恐的大字方方落下,一道道的人影便饿虎扑食一样向着这个“有缘人”扑了上去!

    关于昨天那一章,有姑娘抗议我没写完这个情节了。

    这里解释一下,本来昨天是到乔青说的那句“你明白”的话结束,裘族长的心理活动一完,这个情节就结束的。谢御火三个人,是准备放在这一卷的最后一个情节,单独写的。

    后来想到既然都是九天玉,没必要再开一个新的情节,就给合到了一起。

    于是这个场景,就是这一卷的最后一个情节了。

    等这个场景结束,再有一章常规收尾,就差不多是最后一卷,氏族了。还有姑娘们的问题,这个爹略渣,大家可以把他想成古代帝王那样的人物,不能说不爱自己的娃,不过利益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