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章

    时间,就在满岛族人的翘首以盼中,分分秒秒的过去。

    这一次,参与觉醒的族人不少,合共三十七名,也算是浮图岛上的一方盛事了。圣地口处,围绕着那一方巨大的石碑,越来越多的人蜂拥而至,渐渐变得水泄不通了起来。姬寒、大夫人、大长老、公子小姐们,诸多分量级的人物皆前后到场。

    待到午时将近,那三十六名族人包括明霜在内,都已准备完毕,并列立于石碑之前。

    乔青,才慢悠悠姗姗来迟。

    “来了!来了!”

    “嘿,不知道十九小姐能不能成功啊?”

    “这还用说,前头在外面都觉醒了三次呢,跟明霜小姐一样的次数!”

    族人的窃窃私语落入大夫人的耳中,让她眸子一冷,朝明霜看了过去。明霜微微一点下颔,母女二人交流了一个心知肚明的眼风,便分了开来。明霜勾着嘴角,一脸的自信满满,这幅画面落入走过来的乔青眼睛里,她细长的眉毛斜斜挑了起来,一脸的兴味盎然:“爹爹,我来了。”

    “来了就好,就你一人?”

    “听说这一觉醒至少就是半年数月,没必要让他们等,再说……”

    “嗯?”

    “再说人多了,惹到大夫人不快,这罪名我可担待不起。”

    她懒洋洋地朝大夫人觑过去,语调虽轻,这里面透露的意思却让四下里安静了下来,摆明逮着那夜宴上的事儿不准备撒手了!大夫人摇着头笑了起来,几步走上前,伸出手来:“瞧你这孩子,这事儿倒是记着了,还大夫人呢,叫大娘。”

    乔青就这么站着,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放啊。

    大夫人伸出的手,在半空一僵,拐了个弯将本就一丝不苟的袖口整了整:“青儿,母女俩哪有隔夜仇。”

    “省了吧,我娘死了都好几年了。”乔青一声嗤笑,看也不看就直接过去了。要是以前,她还真不介意跟这老妖妇来个母女情深,演戏呗,谁不会啊。可有了凤小十那一出,她再也不愿意跟这女人假惺惺地玩什么绵里藏针,要不形同陌路,要不就真刀真枪的上!乔青大步走到姬寒前面:“我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

    “好!”

    姬寒一声应和,这血脉觉醒便开始了。

    觉醒的位置并非在圣地之外,而每一次除了觉醒者和负责的人,旁人也没有资格下去,只能守在这火山口处,从这巨大石碑的改变来判断下方觉醒的成功与否。若是平时,负责觉醒的大多是族中随意一个长老,这一次,却是多年不参与族中事务的大长老亲自请缨。

    这老人终于睁开了眼睛,率先一步迈出,进入了火山之内。

    后面,姬明霜,二公子,姬明艳,乔青,三十三个族人,鱼贯而入。

    下到火山底下,乔青才知道,这圣地和她预想的分毫不同。本来以为会看见魔刹原地下的那种环境,处处岩浆乱滚,处处红岩峭壁,处处气息灼热扑面而来!然而不是,眼前是一座巨大的地下宫殿!

    若只是如此,倒也不算什么,全不足以让她瞳孔一缩,险些惊呼出声来!

    大长老走在前面的步子一顿:“十九小姐,可有什么问题?”

    乔青惊诧的表情还没退却:“没事儿,滑了一下。”

    大长老狐疑地捋了捋胡子,下意识地觉得这答案怪的可以,一个神王高手会因为滑了一下大惊失色犹如见了鬼?尤其是这十九小姐,凭借自己的力量便可在族外觉醒三次血脉,要知道,每一次血脉觉醒,都是在生死关头处潜能的激发,经历过数次劫难涅槃的她,早该是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才是啊……

    乔青收拢起脸上的神色。

    大长老盯着她看了半天,转头继续在甬道内走着。

    后头,她像是不经意地随口道:“这地宫看着年头不少了啊。”

    “几十万年咯……”大长老没多想,只当她初来乍到,恨不得一下子把整个姬氏的历史一下子全告诉她:“咱们姬氏,自打上古时期就存在了,这地宫,却是比咱们的年头都还要久远!没人知道这地宫是怎么来的,好像从有记载以来,姬氏就在此安家落户,这地宫便是咱们的血脉传承之地,后来历届族长的牌位也被供奉于此。对了,据说整个东洲所有氏族的传承之地,好像都是差不多的结构,那天元拍卖会的藏宝库,便是按照氏族的传承之地来修建的……”

    他一路絮絮叨叨,又说了什么,乔青全没听见。

    她的心思,完全被那句“几十万年”给牵动着,脑中已经乱成了一团乱麻,无数乱七八糟的猜测千头万绪地缠绕在一起。越是想,越是觉得不可思议,越是想,越是觉得有什么超出了她可理解的范围!

    这一座地宫,她的确熟悉!太熟悉了!却并非是因为想到了天元拍卖——这构造,这地形,这脚下的每一条路,这大长老推开石门之后,眼前霍然开朗的一方大殿,就如同回到了五年前——是的,五年前——那一座,风玉泽开辟出的异空间!

    她曾经在那里面,得到了修罗斩,得到了玄石,得到了三圣门的历史,得到了晋升玄尊的机会,也得到了无数的丹药抵抗天劫,那个地方,她怎么可能忘了?怎么可能记错?

    而现在呢。

    这几十万年前就曾有的那么一个传承圣地,又怎么会和万年前才出生的风玉泽建立的地方——一模一样?

    是风玉泽在到达东洲之后,见过这里?

    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乱七八糟的疑惑缠绕在脑子里,乔青一时想不清楚,眼前不由又出现了当初七国比武的那一座七门塔,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贪食、色欲,那座用来比试的高塔应该也是风玉泽的手笔,似乎和那地下宫殿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那个时候,风玉泽还并未没来过东洲!

    是巧合么?

    轰隆——

    一声石门被推开的声音,惊醒了乔青满脑子的疑问。

    大长老站在最后一座石门之前,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透过那顶天立地的一方大门,乔青看见了这石门后的情景,那是一座池子,其内金色的物质流动着,既像是液体晶莹,又像是气体氤氲,绝高的温度让站在外面的她一瞬间大汗淋漓,犹如走入了桑拿房的窒闷。

    她都如此,就不用说那三十三个普通族人了,脸色通红,眼睛迷茫,已经到了昏厥的边缘……

    大长老淡淡看过她们:“这就是传承之地了,你们之中绝大多数都是第一次接受传承,浸泡在传承池中,便可洗髓锻骨,去污伐体,激活你们血脉中的传承之力,获得觉醒。这是姬氏族人必经的一步,是至此陨落,还是涅槃重生,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

    乔青这才发现,这次的三十三个族人里,大多数都极为年轻。这年轻,并非指他们的容貌,而是眼神中露出的那种青春的神采,既好奇、恐惧、又跃跃欲试,想来真正的年龄应该也不大。而那些看上去较为淡定的,只有寥寥几人,应该已经过了百岁,经历的是第二次血脉觉醒:“我说,来之前可没人告诉我,觉醒不了的下场是死啊……”

    大长老胡子一跳:“说什么死,晦气晦气!”

    乔青古怪地看他一眼:“唔,童言无忌。”这老头比她还紧张,啧,不就说说。

    他这才脸色好看了一点儿,瞪她一眼,解释道:“不是必死,这一切只看你们的心性了,即便是姬氏也并非所有人都能觉醒血脉,熬不过这池中烈火者十之八九,若量力而行迅速出来,性命自是无恙。可若被心魔所阻勉强为之,那就……”

    乔青点了点头。

    经过这半个月,她也从姬明艳那儿了解了不少。

    整个姬氏中,真正姓姬的只有不到一千人,这一千人,在浮图岛上的地位可说高人一等,属螃蟹的横着走。而剩下的九千人,却非全部都是外面招揽来的高手,也有没通过血脉觉醒的族人,被剥夺了姬姓降为外姓族人的。而这些人里,又分了数个等级,诸如姬寒分给她的五百统领,就算是外姓族人中较为高等的,再往下,还有陆陆续续的一些阶级,只有立下大功者,才有可能晋升族中的地位。

    是以,血脉觉醒,可说是姬氏族人鱼跃龙门的一个捷径!

    是从此高人一等俯视众生,还是剥夺姓氏地位大降,便在此一举了。

    一个个族人即便恐惧依旧兴奋难当,其中有一个都快晕过去了,还是一咬牙,一跺脚,攥着拳头就要往池子里迈。他颤巍巍地伸出一脚,整个人紧张到了极致,忽然,耳边又是一声问:“这地方……”那族人一个趔趄,差点儿没一头栽进去,刚鼓起来的勇气哗啦一下烟消云散,一脸苦逼地瞪着乔青恨不得拽着她同归于尽,哪来这么多问题?!

    乔青摸摸鼻子:“咳,先问清楚了好——这地方,能不能动手脚?”

    姬明霜眸子一闪。

    大长老皱起了眉:“十九小姐,你的意思是……”

    “唔,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若是有人见不得老子好,想利用这传承池从此一劳永逸,有没有什么可行方案一二三四?”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懒洋洋,声调慢悠悠,轻松惬意的好像不是在说杀她的可能,而是在问,今天午饭的菜单你列个一二三四吧?

    大长老不待说话。

    姬明霜先撩了撩被汗水浸湿的发丝:“青妹妹,你这问题就未免可笑了,莫说此地平日里把守森严,若不是绝对的高手根本进不来这里,即便进来了,也会被传承之火所伤。就说姬氏传承已臻几十万年,一代代族人从这里觉醒,怎么到了你这儿,就有了这么多的问题?”

    “普通的高手进不来——唔,大夫人似乎不怎么普通啊……”她笑吟吟地斜着姬明霜,好像只是开个玩笑。然而所有人都知道这绝不是说笑,那双漆黑的眼睛,在如此迷蒙的地方依旧亮的惊人,也邪气的惊人!

    四下里静的吓人。

    就连大长老,都在一瞬间看向了姬明霜。

    后者冷笑一声:“若你不信,倒不妨我先下去好了!”一步迈出,第一个走入了池子中。

    轰——

    恐怖的气息顿时从那平静的池子里爆射而出!

    这犹如平镜一般的传承池,一瞬间便如同被什么刺激了一样,滚滚压力朝着浸泡其内的明霜涌去!池中金色的流质方方没过她的肩头,她露出在外的脸上顿时痛苦难耐,原本被热气蒸的发红的脸色迅速变得惨白,像是在抵抗这池中的火焰。

    是的,火焰!

    先前大长老说池中烈火,乔青还没往这方面想。

    此刻随着姬明霜的入内,这金色的流质中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更有火苗在其内跳跃升腾着。姬明霜就好像在火里被炙烤的烧鸡,不可自抑地发出了一声声破碎的呻吟。

    这般痛苦的模样,只让所有人都心下惊惧,何时见过明珠一样的大小姐这么狼狈?她可是已经经历过三次觉醒的人啊!咕咚咕咚吞咽唾沫的声音不绝于耳,之前还想下池子的那个族人一屁股坐到地上,吓的浑身颤抖。姬明艳满目恐惧地退后一步,二公子摇着扇子的手攥的死紧死紧。

    过了有好半天——

    姬明霜好像终于有那么一点儿适应了,这才睁开了布满血丝的眼睛,气若游丝地道:“怎么样,妹妹可是还怀疑?”

    乔青蹲在池子边儿,看的啧啧称奇:“你头发烧焦了,啧啧,不知道面具会不会被烧掉啊。”

    “你……”

    “大长老,你不检查检查这池子,我可不下去。”

    直接无视了姬明霜急切的狰狞,她一屁股坐在了池子边儿,石膏腿甩的咣当咣当响,脑门上大大的一行“我很怕死”,仰着脸一点儿不好意思都没有地看大长老。那意思——你要是不能确定那老妖妇没动手脚,就别指望老子去觉醒这劳什子血脉。

    众人差点儿让她给吓厥过去。

    她怕死?

    靠,开什么玩笑!

    怕死你一来就硬闯吊桥?怕死你明刀明枪的跟大夫人叫板?怕死你这会儿就差没指名道姓地说上一句——老子怀疑姬明霜这对贱人母女想做掉我?

    一众人集体大翻白眼儿,一脸的哭笑不得,大长老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被这混不吝的德行给气死。

    见鬼,见鬼!

    这一生谨言慎行的老人,这辈子第一次想破口大骂,怎么“姬氏的未来”会是这么个油盐不进的滚刀肉!这老头气的胡子乱颤,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险些让乔青为这一脸褶子的老人捏一把汗,以为他下一秒就能被气到厥过去。好在能当姬氏大长老的果然不是盖的,任他气到摇摇欲坠了老半天,那苍老的身躯始终坚挺地立在乔青面前。

    他皱着眉头想了想,眼中闪烁着一种挣扎。

    这神色落入乔青的眼睛里,让她眸色一动,大长老先看向了其他人:“二公子,七小姐……”

    两人一齐点了点头,一咬牙,迈入了池中。

    接下来,这剩下的族人也一个个鱼贯而入。

    待到整个池子外,只剩下了大长老和乔青两个人,这一方宽阔无边的传承池内,一声声的闷哼惨叫凄厉的响起。乔青看着里头那最先想入池的青年,那小子分明是第一次进去,也是这里头最弱的,整个人只在眨眼间,滋啦滋啦化为了一片灰烬!

    就这么死了……

    一个刚才还活生生的人,就这么被这传承火焰给烧死了。

    乔青叹息一声,看多了生死,对这种事儿早已经没了太多的心绪波动。可即便如此,也不免唏嘘,这姬氏的血脉传承,当真是残酷之极!恐怕,这也是这些氏族能永久的凌驾在普通人之上的一个原因吧——优胜劣汰,从来如此。

    她看着池子。

    大长老就一直看着她。

    当乔青的视线不放在他身上的时候,这个老人的目光含着悲哀和无奈,还有一种如同至亲长辈般的慈爱,和让人不能理解的期望希冀。他脸上横七竖八的皱纹夹的死紧,一会儿点点头,一会儿摇摇头,像是有什么不能决定的挣扎……

    他犹豫道:“十九小姐……”

    乔青一摆手:“叫十九姐姐都没用。”

    很好!

    有的人就是有这种本事,大长老那一丁点儿挣扎,顿时消失殆尽一丝儿不剩了,二话不说,一脚就把她踹了下去。

    咣当——

    一声入池的巨响。

    乔青有幸成为了这几十万年来,传承池里第一个撅着屁股脑门儿着地的:“我靠,我靠,这剧情不是这么走的!”

    哇哇叫的抗议还没吼完。

    轰——

    炽烈无比的传承火焰,滚滚而来将她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