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四章 百年大比

第十四章 百年大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四章 百年大比

    乔青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凤无绝差点儿都没敢认。

    这个家伙一向自恋的冒泡,从来光鲜又妖异,潇洒又风流,哪怕再狼狈的时刻,那通身气度也不会少上一星半点儿,无时无刻不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说白了,丫就是臭美!可是这会儿,她完全没了臭美的力气!

    那头发,半年没洗了吧?

    那衣服,半年没换了吧?

    那眼睛,也整整半年没合上了啊!

    满眼都是红血丝,满头都是乱海草,脸上油光锃亮刮下来都能去炒菜……呕……这脑部真是恶心的绝了!哗的一下,众人齐刷刷闪开她三米远,这销魂的小味道飘啊飘无孔不入的往鼻子里钻,递过去碗,瞬间就装备齐全能要饭!

    乔青没心思搭理他们。

    她抓了抓一头乱发,咕哝了句:“是不是生虱子了……”

    哗——

    又是三米。

    这个时候,在一群幸灾乐祸又嫌弃满满的孽畜里,就显出凤无绝了。

    太子爷皱着眉头,把她一把给拽了过来。这货还蔫了哒哒的满眼迷茫,差点儿一个趔趄摔下去,凤无绝心疼的肠子都绞起来,二话不说,一个倒栽葱抗在肩膀上,大步走了。从囚狼他们的方向看,乔青那一蓬乱发乱糟糟地扫着地面,跟个人形拖把条似的……

    噗嗤——

    噗嗤——

    直到她被抗走了,没了影儿,他们憋了老半天的大笑才一个又一个的喷了出来,齐刷刷笑趴在了地上,眼泪哗哗的。

    从敞开的房门往里面看去,沈天衣被包成了一个粽子,从头到脚全是绷带,连脸都给包起来了,唯一露出来的是一头白发,那画面,又带起一片稀里哗啦的捶地大笑。好半天,非杏才捂着肚子爬起来:“哎呦,笑死我了,沈公子应该是好了吧?”

    这个问题,凤无绝也在问。

    乔青浑浑噩噩的被他丢到浴池里,温热的水波包围中,这才算是缓了过来半条命。累,真心累。这半年可不比闭关修炼,全副心神都要集中精力到极致!就像她说的,接驳经脉是个技术活,既要快,又要细致,哪怕有一丁点儿的差错都是不可承受的结果!这样的情况下,她的一脑子神经都被绷到了极致,汗水出了又干,干了又出,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等到这会儿完全放松了下来,这种累才轰一下子侵袭了上来,四肢百骸甚至每一个汗毛孔,无处不在累……

    她仰在浴池边儿上,双臂平伸,温热的布斤盖住脸,几乎都能睡过去。

    凤无绝皱了皱眉,见她完全状态外,便也不纠结那答案。她虽累,却没有其他的情绪,那么恐怕即便不是太好的消息,也不会是坏消息。

    凤无绝猜的不错。

    这消息虽不算太好,可也不算太坏,对于原本就已经残败不堪的沈天衣来说,亦是算的上惊喜了!治疗之前,那个家伙的性命全部都系在九转血芝的消息上,甚至也许撑不过一年半载!可是如今,他的脉络在几株并不成熟的血芝修复下,分明是一夜回到了解放前——东洲那个时期。生而带的病根未祛,后来受的伤势已愈。只要今后注意一些,不再受到几近致命的大伤,不再动用天赋预言术,也不可没日没夜的拼命修炼让经脉超出负荷,长命百岁什么的,都不在话下。

    这也正是,乔青虽不满意,倒也了却了一桩心事,睡的香甜的原因。

    凤无绝这么一思量的功夫,她的呼噜声已经吭哧吭哧震天响。

    面上的布斤被吹的一跳一跳,他失笑摇头,神力一运,衣服便片片碎裂,落入了水里。

    眼前这具身体,真是看的都快能闭着眼睛画出来了。可是即便如此,也不妨碍他鼻子一热,尴尬地摸了一下,很好,没血。太子爷压下满心旖旎的绮念,给她从头到脚细致地洗干净了,纠结地望着这人又纤了几分的身子,叹一声刚补的胖了点儿,这又瘦回去了,刚才那么扛着,就跟扛了只小猫似的,轻的让人心里发酸。

    他小心翼翼地抱起她,大步回了房。

    这一边儿,太子爷是打死都不会叫乔青起床的,只想让她睡个够本,至于什么四族大比——什么玩意儿?有他媳妇睡觉重要?

    而那一边儿——

    四族大比已经开始。

    百年一次的大比,举行的地点乃是一方异空间。这异空间的传送点,分布于四个氏族之中,而这一届,开启的便是姬氏的传送阵。巨大的阵法坐落在姬氏的晚宴之地,那一片露天的地方升起一个高台,一次足足可容纳数千人之多。一早便有半数多的族人去那边准备了,剩下的半数便和三族一同进入,数不尽的上等玄石被投放进去,眨眼功夫,那阵法高台便是一闪,一道金光将所有人给笼罩其中,再睁开眼,入目的便是一别百年的大比之地了。

    一方偌大场地,四个传送高台。

    这个时候,唯有姬氏的高台是升了起来的,众人从上面走下来,纷纷入了席位,等待着比试开始。

    合共三场比试。

    ——百岁以下。

    ——千岁以下。

    ——万岁以下。

    这偌大的一方擂台足足有十个足球场那么大,悬浮在半空之中,下方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是四个氏族的坐席。场地十分之巨大,若不用上神力感知,坐在其中一头几乎看不到对面的边际!再往后面,在整个外围围了一圈一圈的观战之人,便是在大陆上每一梯都极有名头的门派代表和闲散高手了。姬氏这一次,作为主办方足有百分之八十的人进场,密密麻麻乌压压的人头立刻便将东方给坐了个满满当当。

    而另外三个方向,人数却少的可怜。

    纳兰一族,本来就只有纳兰秋这一家子到场。

    穆氏一族,穆兰亭也只带了二十的守护武者。

    至于裘氏,却是很有些古怪了。

    大夫人坐在姬寒的身边,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微微一笑,解释道:“父亲说,本没想到这一次两族都轻装从简,这么一来,倒显得裘氏人多势众了,没的抢了咱们东道主的气势。这不,就留了几十个人在岛上,也算是帮忙留守了。”

    姬寒点了点头。

    他刚想说什么,大夫人已经回转了头去,没心思再听。

    这样的举动,直让从来被献媚的姬寒愣了一下,一抹不满飞快地划过,又湮灭在了冰冷无波的眼瞳里。然而表面上再淡然,心里那股子燥意却挥之不去了。他脸色沉着,忍不住的一声冷笑,听大夫人忽然又扭过头来:“青儿怎的没来?”

    姬寒深深地看着她,语气更是冷:“你希望她来?”

    “不过奇怪罢了,族长又何必多加揣测。”

    “我却是连句话都不能说了。”

    “族长!”

    大夫人这一声,立刻让姬寒的眉头皱了起来,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都说了什么的一刻,整个人升起了巨大的怒意!这怒中,掺杂着少许的狼狈,让他猛然站起了身:“来人,谁知道少族长去了哪里?”

    这何止是他要问的。

    整个大比之地里,所有人都在抻着脖子到处找。

    第一场的比试是百岁之下,此刻高台上,穆兰亭,纳兰秋,和裘氏一名仅次于姬明霜和纳兰颜的天之骄女裘柔琳,已同时立于了擂台三角。唯一一个没到的,便是姬氏的大比之人了。而这个人,毫无疑问,定会是如今风头正劲的新任少族长,乔青!

    别看这一次的百年大比不同于上一届的人数众多,然而百年大比,就是百年大比,它在四族之中所占的绝对性地位是无可动摇的!四个氏族,如何来划分高低,身为东洲的下九梯武者根本无从衡量,那么这大比,便是最为直观的一个方式。

    可以这么说——

    最后三场下来,获得总分最高的那一族,将会是之后百年所有东洲之人所认为的最强一族!

    而东洲武者又如何知道呢?

    除去少数能被邀请来的人之外,剩下的,则是由这本为铸造神品的一方擂台呈现了。不同的一片天空之下,几乎整个东洲的九梯武者,全部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打架的停手了,比武的休战了,修炼的清醒了,闭关的出关了。这些分布在大陆每一个角落的武者们,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天幕之上犹如画卷一般的擂台直播,画面清晰,音效震撼,视觉效果妥妥的。

    “怎么还没来?”

    “是啊是啊,急死老子了,还想着看看偶像呢!”

    “行了哥们儿,谁不急,从她进军第九梯老子就是忠实拥护者了,这都还没见过偶像的真身呢!”

    这样的对话,正在九个阶梯的每一个犄角旮旯里重复发生着。自从当初的围攻珍药谷事件开始,这个人的名字便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风靡了东洲,然而不论是进军九梯,还是天元拍卖,甚至重回氏族,绝大多数的人都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如今,这四族大比,终于能让她不再仅仅是一个沸沸扬扬的代号了。这一刻,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关注着这一方天幕、一次大比,等待着那姗姗来迟的姬氏少族长!

    ——乔青!

    过渡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