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四章 丧家之犬

第二十四章 丧家之犬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四章 丧家之犬

    裘万海简直愣住了。

    他设想过传送台会有人出现,却没想到是这么的快,也设想过裘氏族人无比风光地前来支援,却不是这种一身血一身狼狈的惊慌模样!裘万海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一把扯住这族人的领子:“说!”

    这人就剩下了一口气儿,气若游丝,说的断断续续:“族长,我们……我们中了埋伏!”

    “不可能!怎么会有埋伏?”如今姬氏八千族人都在他眼皮子底下,那边儿只剩下了两千人,绝对不是裘氏那四千人的对手!甚至于裘红丹还有接近两千的守护武者,是前族长也就是现在躺在地上的那条尸体专门分派给她的,两千人,尽是神皇高手!

    六千对两千!

    这绝对是一面倒的杀戮!

    这绝对不该有任何悬念!

    “你在说谎!”裘万海杀气腾腾地盯着这个族人,像是在看一个妖言惑众的背叛者。族人被他勒的喘不动气,眼中满是迷茫和绝望,像是也想不到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他还记得他们四千族人雄纠纠气昂昂地撕裂空间,一路到达了浮图岛之下,那岛上却是一片安静。原以为是那两千武者已经解决了岛上的残余,却没想到:“我们上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死了!满地的血……满地的尸体……都是我们裘氏的族……噗——”

    这个族人一口血喷出来,被裘万海生生拧断了脖子。

    砰的一声。

    尸体被甩在地上,正正躺在姬明霜的身边。

    两具尸体,横陈在一起,齐齐大睁着死不瞑目的眼睛都在望着他,就像是一个不详的征兆。

    “是你——”裘万海霍然看向了乔青。

    同一时间——

    所有人都看向了乔青。

    不论是大比之地,不论是姬氏还是裘氏,这打的不可开交的混乱场面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就连九梯上那些被一个个的惊闻震撼住的旁观者,也都仰着头观看着那高高的天幕投影。看着那红衣人以雷霆之势干掉了姬氏明霜之后,一边儿擦着手上的血,一边儿笑吟吟从满身绝望的大夫人身上移开眸子,视线偏转,落到了裘万海的身上:“我?”

    她慢悠悠的一个字方落下。

    眉毛一皱,转头瞪向姬氏族人的脸顿时凶猛非常:“谁让你们停的?!”

    姬氏族人虎躯一震!

    谁让他们停的?见鬼,少族长没发话,谁敢停下?!简直是一个口令一个动作,方方才休战歇了下来的姬氏族人,打了鸡血一样就冲了上去。那些反应不过来的裘氏人被三两个逮住就是一顿群殴胖揍!

    裘氏的人完全被揍懵了。难道这不是东洲的规矩么?难道这不是武者必备的精神么?这难道不该是四大氏族的风度么?一方停了手,另外一方也该很有格调的同意休战,否则跟地痞流氓小瘪三有什么区别?他们还没想明白姬氏的人怎么这般卑鄙无耻阴损下流到惊天地泣鬼神,那一拳头一脚已经雨点一样的落到了身上,带起一片悲愤不已的崩溃惨叫!

    “这还差不多,今天不揍的这帮龟孙子哭爹喊娘,老子就让你们哭爹喊娘!”

    “少族长英明!”

    一片崇拜的呐喊声几欲震翻了天地!

    英明的少族长十分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无视掉满场稀里哗啦掉了一地的节操下巴眼珠子,终于看向了裘万海。裘万海这个时候,整个人沉浸在巨大的打击之中,早已经顾不上什么裘氏的族人。他迫切地想知道乔青到底在里面搞了什么鬼!他死死盯着乔青:“是你——是你——”

    “唔,如果你说的是让浮图岛上那六千的裘氏族人全军覆没的话……”乔青低着头终于把沾满了姬明霜血迹的手指擦干净,帕子一丢,抬起的眸子正正对上脸色青红交替的裘万海,一点头:“对,是我。”

    裘万海倒退三步:“不……不……”

    “不可能?”她耸耸肩,把之前这人得意洋洋的那句话一字不差地还了回去:“没什么不可能。”

    “你撒谎!你撒谎!浮图岛上分明只剩下了两千……”

    “对,姬氏只留下了两千人,可还有第九梯呢。”

    乔青微微一笑,欣赏着裘万海的如遭雷击,一脸享受的表情——她当初说要给自己一个后盾一个筹码,可不只是说说而已。一番艰辛进入了第九梯,困难重重地站稳了脚跟,就只是为了让珍药谷当一个炼药大派么?她乔青,可不打没把握的仗!

    从回到姬氏,到如今已经两年的时间。

    两年的时间,在三大门派的帮助之下,珍药谷早已今非昔比!

    不说谷中招揽的闲散高手就数以千计,就说那几乎囊括了整个第二梯的十万弟子,修为不行,扎堆儿还淹不死个六千人?别忘了,还有三大门派呢,妹子有难,老哥会袖手旁观?异域盟里多少上古氏族的后裔,无忌天宫的少宫主可是天衣的爱慕者,就连雷火三千殿的雷惊艳,都欠了她一个天大的人情!真以为当初那谢御火,她是大发慈悲白放了一条小命呢。

    乔青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多少年没作恶,都当老子是软柿子,想捏就捏,想踩就踩不成?

    这少族长可是爷拿命换回来的,要是能让你们给一锅端了,老子还混个屁!

    “明白了?”

    她一声大喝,整个东洲在一句“第九梯”的之下,集体想了个七七八八的人,齐刷刷点头如捣蒜。那小鸡啄米一样的听话,让众人面红耳赤恨不能扇自己一嘴巴子!见鬼,她一姬氏的少族长,咱们这么听话干嘛!再听乔青一句懒洋洋的“用不用老子再给你们解释解释”,刚刚才唾弃完自己的众人,条件反射就摇头如拨浪鼓……

    好么,这次可以直接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得了。

    不过也不怪他们吓掉了半个魂儿。

    想想看吧,眼前这个人,竟然从进入第九梯开始,就已经在算计着要剿灭了裘氏!眼前这个人,竟然真的做到了!三大掌门无不以她马首是瞻,轻轻松松将计就计,干掉了裘氏整整六千人!那个是属于上古氏族血族的六千个族人啊!

    无数的视线,惊惧不已地望着她。

    望着那道似笑非笑的红色身影,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声。

    天地无声,唯有惊叹!

    哦不,其中还夹杂着裘氏族人的鬼哭狼嚎,这些被打了鸡血一样的姬氏族人给揍的鼻青脸肿的人,甚至已经绷不住了施展血脉之力,让在场的人集体恢复了神力。一片一片的哀号惨叫声中,充分说明了他们的水深火热……

    直到——

    蹬蹬蹬——

    裘万海连退三步:“乔青,你不过虚张声势,我不信!老夫不相信!”

    这老东西已经在巨大的打击之下,完全疯狂了,眼睛里血丝遍布,充斥着满满的杀气和戾气。他不相信,他怎么能相信,从坐上族长之位到如今不过一夜时间,那把椅子他甚至都没坐上去感受感受,这族长的称呼他甚至都没听爽利了,乔青这个小杂种就给了他狠狠的一击!犹如做了几千年的梦想终于成真,方方才被人捧上了云端,突然之间,就被她一脚踩进了泥地里,打破了他的黄粱一梦……

    裘万海满目疯狂,正要出击!

    大夫人一把拽住了他:“走——”

    撕裂空间!

    一个空间黑洞被裘红丹一把撕开!

    这个女人不愧为姬氏坐了几千年的大夫人,当年能审时度势嫁给姬寒,后来能不动声色谋夺权势,如今就能一败涂地忍辱偷生!甚至顾不上地上姬明霜的尸体,在所有人愣神的这一刻,她死死拽着裘万海和大长老冲入黑洞,回过头来的视线布满血丝地盯了乔青一眼,比毒蛇还要阴狠!

    “他们想跑!”

    “拦住!”

    “快拦住他们!”

    姬寒、大长老、囚狼、穆兰亭、纳兰秋、场内无数高手……

    一瞬间,一束束的光柱争分夺秒地朝那黑洞射去!

    然而再快,也快不过两人这一步!

    黑洞消失。

    神力齐齐爆开在半空中,竟是没能拦住他们分毫!

    “逃……逃了……”

    “他妈的,竟然让他们跑了!”

    “这下可怎么办,一旦让他们回去了裘氏……”

    回去了裘氏怎么样呢,所有脸色颓然恨恨咬牙的人,心里都有数。四大氏族的人数大差不差,统共一万多的数量,去掉这里的三千和浮图岛上那四千,裘氏应该还剩下了三千左右的人。而身为一个氏族的根据地,又岂会没有点儿压箱底的东西?就连当初的珍药谷都有护谷大阵呢……

    而裘氏呢,北面冰封之地,一旦开启了冰雪封锁,那便如同一个钢精铁铸的冰城,便是神火也不能融化分毫!三千的裘氏残余,三个伺机报仇的歹毒之人,就如同三条隐于暗处的剧毒之蛇,吐着猩红的信子睁着歹毒的三角眼时时刻刻不在暗暗盯着你,跗骨之蛆,挥之不去!

    一片一片的叹息声中,夹杂着砰砰砰的声音。

    裘氏那三千人,一个接着一个的跌坐在地。

    他们被遗弃了。

    他们成为了弃子?

    这些人面如土灰地瘫倒在地上,就连被揍的青一块儿紫一块儿的皮肉之痛,也唤不起他们的分毫神智。被遗弃的不可置信,被背叛的痛苦,让他们满目茫然,忽然抱起头来失声痛哭!这哭声呜呜汇聚在一起,让听见的人无不跟着声声叹息……

    “嗤——”

    一声嗤笑,那么清晰地响彻。

    乔青睇着这些可怜的人,眼里却分毫的怜悯都无:“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自己选错了主子,能怪谁?”

    她就如同唯一的一个清醒者,这话,或者无情,或者凉薄,可仔细想想却并非没有道理。看看吧,地上那裘族长的尸体还没凉透呢,这三千个人,分明就是三千个背叛者!他们背叛了裘族长,跟随了裘万海,有了如今这下场,也不过是咎由自取!

    众人再一次看向乔青,只觉一种冷意直冒心头!

    这个人,真的是个女人么?

    所有女人应该拥有的多愁善感,好像全都让她喂了狗,甚至比起诸多男子都让人发指的冷静!姬寒也在看着她,眼里盛着一种深深的忌惮之色,只觉得仿佛是第一次认识这个女儿一样。唯有凤无绝,囚狼,非杏四人甚至大长老和姬氏的族人,望着他们的少族长满心满肺的崇拜之色——这当然不是一个女人,这是一个领袖!

    乔青才懒得理会旁人的想法。

    一片寂静寂静之中。

    她素手一吸,地上姬明霜那软面条一样的尸体上,顿时横飞出无数的火星。将明未明的昏暗天幕下,这些火星耀眼夺目,星星点点地铺散开来一瞬将整个大比之地照耀的犹如白昼!姬氏族人齐齐抬起头来,望着这在乔青的神火压制下一动不敢动的火星,蕴含了姬氏四次觉醒的血脉之力的气息,浓郁地四散开来……

    乔青素手一拂:“愣着干什么,让老子喂你们不成?”

    哗啦——

    火星如雨,坠落天际。

    终于反应了过来的姬氏族人,一个个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然而还来不及看清那一片如流星坠落之后的那一道模糊红影,这四散的火星已经如此精准地落在了每一个族人的天灵上,轰的一下子,涌入了他们的四肢百骸!

    来不及惊喜,来不及激动,甚至来不及热泪盈眶,他们集体盘膝坐下,沉入了吸收这火星的修炼状态中。

    你说啥?这么盘膝,有危险怎么办?

    嘿,当咱们英明神武不可战胜的少族长死的不成?

    从上头往下看去,足足八千人盘膝而坐,竟然就这么放心无比地封闭了五感,好像只要有乔青的存在,就是一整个东洲的群起而攻之,也伤不到他们分毫!乔青摸摸鼻子:“老子这是要被迫护法了?”

    凤无绝嘴角一勾:“能者多劳呗,少族长。”

    她无语瞪着这八千个自动自觉把她当护法使唤的,老半天,认命地一拂袖,带出一片神力屏障,将他们整个儿的罩在了其中。同一时间,大白和饕餮原地一蹦,双双蹲到了那屏障的上头,睁着圆溜溜的猫眼狗眼,自动担当起了护卫的角色。

    神龙睚眦和凶兽饕餮一齐护法,八千族人一齐觉醒,这等壮观不已威风八面的画面,直看的其他三族眼巴巴的呆滞——咱们怎么就没如此牛逼一少族长呢!

    羡慕嫉妒恨啊!

    这无比艳羡的情绪,一直延续到了天明日出。

    一线日光从昏暗的天际铺展开来,驱散了这大比之地的一夜阴霾,伴随着一个族人的欢呼呐喊,整个神力屏障之中,一脸惊喜地打坐中睁开了眼的族人此起彼伏:“老子血脉觉醒啦!”

    “哈哈,哈哈,二次觉醒,老子竟然也有这一天啊!”

    “呸,你得瑟个屁,还不是多亏了少族长!”

    “少族长万岁!”

    “少族长万岁!”

    “少族长……”

    呐喊欢呼几乎要掀翻了天幕,一张张喜气盈盈地脸,从乔青撤掉的神力屏障中露出了出来,无比狂热地集体盯上了她。那视线,好像在看一个人形移动血脉觉醒器!乔青被看的狂翻白眼儿,心说这一群,也太容易满足了吧。

    她又怎么知道,自己比明霜的觉醒次数多了老鼻子了,自然用不上。她的火焰更是已经晋升到了神火,一个顶峰,也不需要再去吞噬明霜的了。这不用可惜用了鸡肋的明霜之火,却是这些族人们求之若渴的巨大宝藏!从前有传承池,谁也不会去觊觎已经逝去的族人身体,可如今就不同了,传承池被某人无比没良心地吸了个干净,姬明霜又是姬氏狼子野心的叛徒,这么一来,这四次觉醒的血脉之力,便如同天降甘霖一般,滋润了他们因为不能再觉醒而干涸的小绝望……

    这一举,当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这一举,让乔青本已巩固的威望,更上一层楼!

    大长老捋着胡子眉开眼笑,越看这“姬氏的希望”就越满意,只觉得老天开眼才把这流落在外的少族长给他们送了回来啊!好好好,姬氏族长从来都是以威压震慑之,到了这一代,才是真真正正的上下一心,前所未有的团结一致!他敢以自己的胡子发誓,这个时候,就是乔青说太阳是打西边儿出来的,他们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动一下怀疑,那必须就是西边儿出来的:“少族长……”

    乔青眉眼一挑:“唔?”

    “那裘氏的……”他没说完,可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裘氏那三个漏网之鱼,到底还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蹦跶出来给他们背后来上一下子!尤其那三个人,还尽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不可不防!

    四下里的欢呼声,渐渐静了下来,又重新恢复了担忧的神色。

    “是啊,少族长。”

    “少族长在想办法了,你们别吱声!”

    “就是,不就是三个漏网之鱼么,还有咱少族长办不了的事儿?”

    一片一片的“少族长”中,没有人注意到,姬寒的脸色无比的难看。姬氏,似乎经过了这一天一夜后,都只知乔青而忘了姬寒,有乔青在侧,谁还记得他这个正牌族长?

    别人没注意,乔青却注意到了。

    她嘴角一勾,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姬寒,似笑非笑道:“父亲,此事不可不妨!”

    这下子,才哗一下所有人都朝姬寒看了过去,天知道,他们刚才还真把这人给忘干净了!姬寒眉目一闪,垂下的眼睛里尽是闪烁之色,半晌,他抬起头,笑道:“如今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此事就交给青儿全权负责,让为父看看青儿的本事!”

    “全权负责?”

    “不错,青儿你方方接手姬氏的事务,前头的日子也在传承之地。如今这件事,就是你作为少族长之后为父给予的第一件任务。”

    “父亲不会插手?”

    “自然。”

    姬寒笑的别有深意,四下里却多了几分狐疑之色,总觉得这番话里有些其他的意思。乔青再厉害,到底太过年轻,这一次也大多是将计就计,且其中恐怕也有姬寒的部署,否则,珍药谷的人必不能悄无声息地埋伏在浮图岛,和留守的两千族人共同合作。而姬寒这意思,却是将后头的事儿全部都交给她了,那北面裘氏的大本营,一旦开启了冰封之地,岂是那么好入的?

    恐怕就是姬寒,也不会有任何的办法!

    几乎所有的族人,都不认为乔青能完成这个艰难的考验,担心的视线齐齐朝着她看了过去。

    却在看见她的神色后,齐齐愣住了。

    只见乔青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那斜斜勾起的嘴角,那弯弯眯起的眸子,无不在说明着四个字——正中下怀!她跟凤无绝对视了一眼,笑的跟个狐狸一样,仿佛让人看见了她的屁股后面,正有个大尾巴摇来摇去……

    纳兰诗意小姑娘一下子捂住嘴,眼睛眨巴眨巴:“尾巴……”

    凤小十十分严肃地转头看她:“小爷说的没错吧。”

    小姑娘傻傻点头——公然出墙,果然是会长尾巴的。

    喷笑声一片一片,齐齐让这俩小朋友给逗乐了,也冲散了这里略有压抑的气氛。却听一片善意的笑声之中,乔青一把撕裂开空间,慢悠悠的嗓音轻轻响起:“父亲嘱托,青儿怎敢推辞?走吧,可别让大娘久等了……”

    一步迈出,消失无踪。

    后方,凤无绝一步跟上,接着是囚狼、无紫四人、凤小十牵着纳兰诗意……

    众多族人纷纷大奇,怎么听着这个意思,是少族长有办法了?他们赶忙跟了上去,一个接着一个的鱼贯迈入了空间裂缝……

    再出现时,已是一片冰雪之地!

    风雪漫天,极度冰冷!

    大片大片的雪花灌入张成了一个个鸭蛋样的口中,让一个接着一个从中走出的人齐刷刷打了个寒颤!

    原因无他——

    这里,正是裘氏的根据地。

    前方,正是他们的少族长。

    而对面,裘红丹、裘万海,大长老,这三个逃跑了的老货正盘膝坐在裘氏城门之外,漫天大雪之中,睁着血红的眼睛,死死瞪着带着人马追了上来的乔青。

    犹如三个丧家之犬,裘氏大门在前,却无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