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一章 你算老几?

第三十一章 你算老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一章 你算老几?

    外面,烈日炎炎,炙热如火。

    里面,冷气嗖嗖,阴森如冰。

    天知道这一方小小的马车怎么就出现了犹如那裘氏冰雪之城的奇景!

    以至于乔青回来的时候,一钻进马车,一脑门儿的汗顿时被蒸干了:“我靠,这车里够凉快啊……”

    她冷不丁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在马车里瞄了一轮——外头项七和洛四驾车,里面无紫非杏正打盹儿呢,姬十三自始至终的闭目养神,囚狼还躺在地上挺尸装死,沈天衣靠在一角慢悠悠翻过一页书。除了这几个外,珍药谷的弟子们到了第九梯便被柳飞带着回了大本营,原本她还准备去看一看珍药谷的山门,可时间有限,就和他们约了流沙海的事情结束,再去珍药谷一聚。

    如此一来,这一次真正是轻装上路,人数从简。

    剩下的就只有弹琴的忘尘和表情像杀人的凤无绝了。

    忘尘接受了琴族的传承后,那琴技也不知道高到了什么程度上,这一路上那把残琴就这么搁在他双膝,时常见他指尖轻捻,琴弦轻颤,有神力的波动扩散在四周,可奇妙的是竟然毫无声音流出!他就像是在弹奏一支无声的琴曲,自弹自听,自娱自乐,直让乔青啧啧称奇了好一阵子。

    瞄过这一圈儿后,目标已经很明确了。

    凤无绝!

    这男人双目闭合,指尖在扶手上轻敲着,明明是个极其慵懒的姿态,可那表情,活生生让乔青打了个激灵。咳,但愿这人想杀的不是老子,上帝保佑,乔青摸了摸自己脆弱的小细脖子,踩着地上囚狼的肚子就走过去了:“那啥……”

    人形冷气机睁开眼:“嗯?”

    乔青缩缩脖子,索性又踩着囚狼退了回去:“咳,前面马车是没法跑了,咱们得下车,直接走过去还快些。”

    “这么夸张?”地上的囚狼诈尸一样。

    “人挤人跟下饺子似的,一个个的全弃马弃车了。”

    她一边儿说,一边儿抽了沈天衣的书,抱走忘尘宝贝一样的琴,一脚把囚狼给下了车,拍拍两个丫头的脸颊,拎起打坐中的姬十三,顺便顶着太子爷一千瓦的复杂小目光把他拉了下去。直到下了马车,青天白日,阳光灼人,众人才知道,方才那话,绝对一点儿也没夸张!

    目之所及——

    除了黄沙,就是人!

    原本浩浩荡荡的队伍,此刻都在卸着马车,准备轻装上路。还有路边不少被遗弃了的马匹,就这么扎着堆儿地挤在一块儿。遥遥望去,那边漫天黄沙上一片一片的圆形帐篷,密密麻麻,早已经占下了各自的营地。

    而尚在匆匆向着那边赶的人流,在流沙海之外就驻足不前了,造成了水泄不通的拥堵局面:“那边儿怎么了?”

    乔青摊手:“老子硬是没挤上去,好像有两方人起了争端,具体的,咱们过去再看。”

    “没用神识?”

    “我怕让人认出来。”这里人数众多曾和她打过交道的也有不少,一旦放出神识,很容易泄露了自己的气息,被人循着找过来:“甭抱怨了,走吧——”

    就这样,谁也没想到,尚且停留在流沙海之外呢,人多到已经连马车都没法再坐。一行人,就这么甩着11路,过五关斩六将从拥堵的大军中往里冲,等到随着队伍挪到了最前面,也从一路上旁人沸沸扬扬的议论声中,明白了个大概……

    逐风冒险队的所在,在整个流沙海的内外围交界处,看这意思,应该是准备等到一个时候,深入流沙海内部的。而这一次,被吸引来的冒险队,就足有近二十支,更不用说一些由亡客组成的小型临时队伍,更是数之不尽。

    如此情况,营地怎么排列,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一支队伍,百多人到千多人数量不定,少说三五十个帐篷扎下去,就是一片巨大的区域。而几乎所有人都希望能紧邻着逐风的所在,得到第一手的消息,于是争来抢去,这一阵子的矛盾可说升级升级再升级!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这种激烈的气氛在如蒸笼般的燥热环境下愈演愈烈,每天都有人受伤,每天都有队伍死人。

    而这一次——

    造成了人流拥堵的原因,正是凶兽和烈焰,这两支一早就结下了梁子的冒险队,对峙起来了。

    “按理说,以你们异域盟的威名,用不着也戳在这儿干等吧?”身后一道声音响起,正带着异域盟弃了马看热闹的龙天,下意识地就解释道:“这不同,到了凶兽遍布的险地,就是冒险队的天下了。他们才是穿梭在这九个险地中的主人,强龙不压地头蛇,就算是异域盟,也没必要在这儿得罪了……”

    龙天话到一半,一脸奇怪地回头看去:“兄弟你谁啊?”

    眼前的人一身红衣,面戴铁面具,若是平时必会让人指责为藏头露尾,可还真就巧了,如今因为乔青和逐风的名扬天下,整个东洲,这么打扮的人还真不在少数。放眼望去,几乎有一小半的人身穿红衣,显然都是乔青的无脑崇拜者;另有一部分的人和那逐风老大一样,戴着各式各样的铁面具,亦是一种跟风的行为。

    是以,乍一见这又红衣又面具的,龙天也不敢贸贸然就小瞧了这位。他在这红衣面具人的身上流连了一遍,心下一种心惊胆战的小预感噌的一下子就蹿上来了,再在后头黑衣和白发的两个面具人身上一顿,立马蹦了起来:“小……”

    乔青一把捂住他的嘴:“大侄子,低调了点儿。”

    龙天吞吞唾沫,不情愿地凑近她:“小师姑,你怎么也来了,你不是应该在……”裘氏么,且裘氏那边儿搞定了也该回去姬氏。龙天话没说完,在乔青面具中露出的冷光一闪的黑眸中,立马明白了过来:“这是被外放了?”

    他一脸的幸灾乐祸,乔青一巴掌拍过去:“赶紧的,你姑问你话呢。”

    龙天哼一声:“刚才不是说了么,冒险队可是俗称险地之王!他们熟知地形、熟知凶兽分布、对每一次危险来临都有强烈的预感,在这种险地里边儿,没有人愿意在应付凶兽的同时再得罪他们,一个不好,就容易给自己的队伍招来麻烦……”

    冒险队,可说是游离在九梯之外的特种人群,没有固定的大本营,九个险地里穿梭往来,哪怕犯了事儿得罪了大门派,只要往险地里一钻,谁也找不到他们。更不用说这些全都是和自然和凶兽搏斗的亡命之徒,说不定以后有什么任务,还要仰仗这些人呢——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何苦与他们为敌?

    龙天一篇长篇大论解释完,好奇道:“你男人就是冒险队的头子,你不问他,来问我?”

    “我说大侄子,我男人可是你姑父,说话客气了点儿。”

    “你……”

    “唔?”

    她一挑眉毛,阴丝丝的小眼风飘过去,龙天立马一个激灵,老实了。他还没忘了自己在这人手底下吃的一次又一次的亏,再说凤无绝当时和他单对单的较量过,他输得心服口服!龙天自诩为大丈夫,懒得跟这又是小人又是女人的计较,对上凤无绝,倒是老老实实点了下头:“姑父。”

    凤无绝应了一声,目光还放在前面的两个冒险队上。

    一边儿,是以野狗带队的他的手下:“烈焰的,那营地是我们先占下的……”

    “放屁!”说话的,正是另一边儿数百人的烈焰队伍的领头人,一对姐妹。这姐妹正是烈焰老大的一双女儿,焰红云、焰飞霞,两人皆红色铠甲英姿飒爽,眉宇间带着一种常年混迹在险地里的煞气!焰红云手持长枪,指着对面趾高气昂地发出一声大笑:“你说是你们的就是你们的?这么多双眼睛看着的,我烈焰已经在那儿住了半月时间!小家伙,真当这围观的英雄们都不长眼睛不成?”

    “不错!”

    “好像是这样,前些天烈焰还在这儿跟飞狼冒险队的打过一架呢。”

    “那是你们来的晚,这营地一开始就是凶兽的,后来这半个多月不知道他们上哪去了,才让烈焰的抢了来……”

    这人说到一半,被那焰红云一眼阴戾地看过来,顿时闭上嘴不敢说话了。野狗一步上前,朝着这个武者一抱拳:“多谢阁下仗义执言。焰红云,仗着老牌队伍就能仗势欺人?飞狼的被你们吓跑了,老子可不吃这一套!今天,就让众位评评理,到底是谁抢了谁的营地!”

    “呵,你们说两个月前就扎营了,那这半个月人去哪了?”妹妹焰飞霞笑着走了上来,比起她姐姐,这女人更阴柔一些。

    “明知故问。”

    “哦?”

    “你倒是说说,老子带队在流沙海深处猎杀凶兽的时候,你们干了什么?”提起这个,野狗的脸上闪过不属于他少年年纪的狠辣,他们一行人,的确如他所说,早早便来了。彼时这流沙海的人尚没有这么多,大部分都还在赶往此地的路上。凶兽冒险队里的,都是一群闲不住的家伙,本来就因为扎营在这儿没架打闲的拳头痒痒,正巧听见乔青晋升的消息,一个个全沸腾了!

    有人提议,给夫人准备个贺礼,顿时获得了众人响应。

    可巧,流沙海的内部,有斥候传来消息,发现了一个凶兽巢穴。那巢穴深入黄沙之下,极有可能是沙漠之王——褐地蜥!褐地蜥,不同于普遍常见的蜥蜴,具有微末的龙族血脉,身长数丈、背部如甲,四脚生刺,那倒钩一样的爪子和坚硬到神力都无法击碎的背甲,让它在沙漠之中无往而不利,足以称雄!且这玩意儿,有一个大大的好处,那就是血!其血冰冷生寒,蕴含着这凶兽千万年的修为,是炼药不可多得的好材料!

    就这么着,一行人一商量,留下了数人守着营地,就集体深入到巢穴里了。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守巢,设陷,抓捕,厮杀,足有半月时间,一番折腾下来几乎人人带伤,总算把那褐地蜥给成功绞杀!然而还没来得及收拾战利品,这一双姐妹忽然从天而降,带人劫走了他们半月的成果。厮杀之中,惨死了数名兄弟,待到再出来要找烈焰理论个清楚,却见连营地都被抢走,之前驻守的几人,全部失踪……

    野狗面目悲愤,说话的条理却是清晰,一番指责下来,众人再看烈焰的目光,已是深深的鄙夷:“有没有搞错,这还叫老牌冒险队呢?”

    “就连咱们都知道,谁动的手,战利品归谁,这还是当年逐风冒险队定下的行规呢。”

    “就是,有本事自己杀去,趁着人家厮杀完了,才出手埋伏,真够卑鄙的。”

    一声声低低的指责,顿时就朝着那一双姐妹去了。焰红云脸色难看,大骂声正要出口,被妹妹焰飞霞给拦了一下。她眯着阴柔的眼睛冷笑道:“一面之词罢了,我烈焰从建立之初,到如今已是近千的年头,不怕说句狂妄的,除去这些年沉寂了下来的逐风不说,烈焰在冒险队里的资历无人可比!你们一个小小的新晋队伍,也敢信口雌黄?”

    “不错!你们说杀了褐地蜥,证据呢?”

    “凶兽的小兔崽子,你们算什么东西,竟敢污蔑咱们?”

    “再说了,什么为了给夫人庆贺?你们说的可别是那姬氏少族长吧?哈哈哈哈,人家地位尊高,又是八品炼药师,又是神尊强者,认识你们这些人是谁呢……哈哈哈哈……”

    烈焰的集体大笑了起来,另有不少围观者也跟着脸色戏谑。对他们来说,这里面几分真,几分假,可都是两边的一面之词。可这少年口中的夫人,未免就太过可笑了。凶兽冒险队的老大是凤无绝,这毋庸置疑,经过了这么多年过去,几乎所有人都在口口相传之下得知了这一真相。可凤无绝是谁?乔青的男人!姬氏少族长的丈夫!人家夫妻俩那样的身份那样的修为,又怎会还记得这小小冒险队?

    各种各样的笑声中,龙天戳戳身边笑容顿消的乔青:“咳,你真的成了神、神尊?”

    她重新恢复了笑容,只是那笑里,带着让龙天心肝儿胆儿颤的阴森:“要不咱俩比划比划?”

    “得了,我不找虐。”龙天撇撇嘴,以前就不是这人的对手,更不用说现在。他只是有些郁闷,曾经还能和乔青险险持平,如今,人家身份压过他,辈分压过他,连修为也狠狠压过了他!龙天不爽道:“就这么看着他们被人欺负?你厉害,你倒是动手啊。”

    乔青眉眼一挑,笑的意味深长:“哪有我大侄子厉害啊。”

    龙天还没反应过来,只听那边儿野狗忽然举起了手,铮铮有声:“夫人是不是我们的夫人,我们心里知道就好,用不着跟你们解释!今天,咱们就就事论事——我野狗,对天发誓,所说一切绝非虚言,否则,将受天道的制裁,灰飞烟灭!”

    天空中遥遥一闪,誓言成立。

    然而,野狗这一句发誓说完,一点天地异象都没有出现,显而易见,这是事实。

    四下里一片静悄悄的,集体将视线看向了烈焰那两姐妹。两人皆是同样的茫然,怎么都没想到,这野狗竟会对天起誓,拿天道规则来验证真伪!不怪她们慌了心神,对天发誓,这对于武者来说,乃是一个稍显侮辱的举动,尤其是在这样的场合里,颇有一种还未争锋就先自比弱者的感觉。而根据她们对凶兽那一群疯子这么多年对抗的了解,这绝对是一群心高气傲之辈!

    焰飞霞沉下脸色,恐怕是她们拿那乔青说事儿,这一群人才立刻发下誓言,不愿意把话题牵扯到那女人的身上给她招惹麻烦。而恐怕他们没有一上来就遵循了之前的作风大打出手,而是耐下性子来和她们对峙跟围观武者们解释,也是因为头顶上有乔青凤无绝那两个人,怕坏了那二人的名声。

    该死的,该死,千算万算,没算到他们对那夫妻两人的尊敬!

    她正思索着对策。

    只听野狗冷笑森森:“怎么,哑巴了?老子已经发下了誓言,你们若是问心无愧,大可也跟着立上一个!”

    姐妹俩对视一眼,更为冲动的焰红云忍不住大怒出声:“这种懦夫行为,本姑娘为何要从?不用跟他们废话,既然想争营地,那就上!”

    铿——

    两边齐齐亮出兵器。

    场面混乱,一触即发!

    然而就是这个时候,却见远方一阵脚步声挪动,原本堵的水泄不通的人群,自发性地向着两边儿分了开来。这对峙中的两队人马,集体一顿,听那头有人窸窸窣窣地喊着:“是逐风、逐风冒险队的来了!”

    逐风?

    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同时朝着那边看了过去。果不其然,分开了两边的人群之中,空出一条足以容纳数人同行的悠长道路。正有一行人踩着黄沙快步而来,而一见那一行人的修为,乔青和凤无绝尽是一惊:“神帝!”

    不错,神帝!

    如果只是一个两个,绝对引不起两个人的惊诧,可那是足足近百名的神帝,足足百名神帝高手,这是什么概念?记得当初的强闯吊桥么?那足以成为几个公子小姐手下第一猛将的守桥人,也不过是神皇神帝的修为而已。就算是三大氏族,也不过如此了,可这个,还只是那逐风冒险队的冰山一角!

    囚狼在一边儿瞪着眼睛喃喃自语:“老牌势力,啧啧,老牌势力啊,吓死人了!”

    就连他都被吓了一跳,更不用说在场的各个冒险队和闲散武者了。一时间,四下里寂静无声,全部在这百名神帝的威压下动弹不得。这些天,逐风冒险队极为低调,大多在营帐之中不现身,而守营人的修为皆是神王神皇而已,并未引起任何人的上心。

    谁能想的到,这逐风,恐怕不过是在等!

    等待一个时机,一个大陆上武者皆至的时机,一鸣惊人!

    乔青的眸子,在那齐齐戴着面具的百名神帝上扫过,嘴角挑起一抹冷笑,你们想一鸣惊人,也得看看老子的心情。她在等,等着看这逐风的判决,合不合她的意。终于,那百人停在了两个冒险队的前方,前头一个为首之人沉沉开声:“发生了什么事?”

    烈焰的抢先走出一步,那焰飞霞三两句话把之前的一切解释了。当然,这解释乍听上去没什么问题,然而言语之间诸多偏颇,明显把事实的一方立在了他们这边。而野狗那边,却变成了抢夺营地捏造事实的小人!野狗还没说话,那为首的人已经一皱眉,截断了他:“不必说了,我逐风多年不出世,没想到如今大陆上的冒险队,早已没了冒险精神。”

    语气含鄙,显然已经不愿意再听他解释。

    其实大多数人都看的出,这件事,逐风分明也没准备问出个谁对谁错,只要把事情压下去便好。而一旦承认了野狗所说为真,事情明显要麻烦很多,归还战利品,让出营帐,说不得,还要跟烈焰闹上一番。而如今,则方便的多了,一个新晋队伍而已,只要把这群人打发到一边再寻营地就是。

    那为首之人一句顿下,便不准备再跟野狗多说,直接转向了在场众人:“这一次,乃是逐风冒险队重出大陆的契机,诸位前来,恐怕有诸多疑问在心。这件事,待到再过几日,寻个合适的时机,自有我冒险队老大出面,跟大家解释清楚。到时候,愿意参与的,我们无上欢迎。而现在,在下便代表我冒险队老大,在这里立下一个规矩——”

    “阁下请说。”

    “从今天开始,若是谁再在此地闹出什么争端,便是不给我逐风的面子,跟逐风过不……”

    嗖!

    他话音没落,只听一把重剑划破气流,气势汹汹,破空而来!

    同一时间——

    一道似笑非笑的嗓音,无比邪肆地响彻整个寂静如死的流沙海天幕:“给你面子,你算老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