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三章 上古遗迹

第三十三章 上古遗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三章 上古遗迹

    天高阔远,红日西斜。

    热辣辣地铺散在黄沙滚滚的的流沙海上,蒸笼一般让人浑身发汗、燥热难安。然而这一片地方,没有一个人说话,密密麻麻的人流围拢着这终于现了身的逐风冒险队,将所有的视线,都停留在了最前方的黑衣男人身上。

    “诸位——”他逼人的眼风环视一周,和他目光接触的人齐齐别过眼去,只觉如芒在背,心下大惊——果然是神尊高手!四下里变得更静,听他沉沉的嗓音,接着道:“在下九指,乃是逐风冒险队的话事人。”

    “见过九指大人。”

    “众位客气。”

    他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让看着这一幕的乔青笑出了声,谁能想的到,当初神剑门那人人可欺的外门弟子,短短数年,如今摇身一变竟成了名扬大陆的老牌势力话事人:“真是世事难料啊……”

    沈天衣笑她一句:“就只准你三级三级的往上跳?”

    乔青耸耸肩:“大陆上天赋高的有不少,我可从来没小瞧了东洲的武者。可他要真是天赋惊人也就罢了,怕只怕……之前在跟老子藏拙啊。”

    “原因呢?”

    “谁知道呢,反正这人目的不纯。”

    她说完,扭头看了囚狼一眼,这家伙一直以来对那逐风都好奇的不得了,今天真的见了逐风老大,怎么又没声了?这一看,顿时眉毛一挑,只见囚狼面色狐疑地盯着人不放,尤其视线在他黑色的手套和铁质的面具上来回寻梭着,恨不能冲上去把人面具给扒下来的模样。乔青一把勾过他脖子,暧昧闷笑:“这是看上人家了?”

    “他长的……”囚狼瞪她一眼,问的有些犹豫。

    “长的还成吧,浓眉深眼的,不是老子喜欢的类型。”

    “谁问你这个了!我总觉得这人……”

    “什么?”

    囚狼自嘲一笑,摇了摇头。乔青狐疑地看他半天,心说别是让华留香和穆兰亭给刺激了,真开始对男人有兴趣了,就听凤无绝提醒道:“说到正题了。”

    “诸位,想必大家都很好奇,我逐风冒险队此次扎营在此,数个月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之前九指也一直在说话,诸如感谢诸位给面子光临之类的寒暄客套,这一番你来我往的屁话总算打住。众人齐齐神色一振,听他双唇微动,终于揭开了谜底:“一个上古遗迹!”

    “什么?!”

    “上……上古遗迹!”

    “老天,我没听错吧,上古遗迹,已经多少年没有发现那玩意儿了!这流沙海里竟然藏着一个?”

    议论声顿时炸开了天幕,众人在这一惊闻之下险些跳了起来,几句惊呼之后纷纷双眸闪烁,迸射出激动不已的光芒!

    上古遗迹,再具体说,乃是上古氏族的遗址。当初多少氏族名噪一时,后来就那么消亡在了战火中,遗留下来的大大小小的遗址亦是随着岁月更替,渐渐消失了。以至于如今一旦发现了上古遗迹的踪影,必是趋之若鹜蜂拥而至!

    谁能想的到,这漫漫黄沙的掩盖之下,竟然藏着一个上古遗迹!不用多,这消息一旦放出去,恐怕原本那些自持身份的三大氏族,也要按捺不住赶来了。

    九指也明白这个道理,他一伸手,压下四下里的骚动:“想必大家都清楚,一个上古遗迹意味着什么。这个遗迹,具体是属于哪一个氏族,如今还并不知晓,甚至那遗迹的入口,也还在开掘之中。不怕告诉各位,此遗迹早在数年之前,便被逐风的一名成员偶然得知,这些年来,逐风也一直在暗暗的开掘那遗迹入口,如今,还一无所获……”

    “那大人又是怎么知道?”

    九指一皱眉。

    那开声询问的武者,立刻躬身拱手:“大人莫怪,在下并无不信的意思,只是这恐怕是在座诸位同样的疑惑。上古遗迹,现在还遗留下来的实在太少,包括三大氏族,这些年也一直有人在探寻上古遗迹的下落,可大人一说一无所获,二又肯定那的确是上古遗迹,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是啊,可别空欢喜一场了。”

    “大人,您既然将这等秘密告诉了我等,又何必再掖着藏着……”

    对于神尊高手,若无诸如族长、掌门、长老这等称谓,武者便会以“大人”相称,以表对高手的尊敬之意。然而这上古遗迹的惊闻之下,众人再对九指,也难免多了几分迫切的逼问。他嘴角发冷,还没说话,之前那个在乔青手里吃了亏的逐风成员,先怒出一步:“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不相信我们老大的话?”

    “不敢。”

    “哼,说的倒是好听,那上古遗迹正是我马冲发现的,你们相信,那一切好说,大家一起进入遗迹探索,得到什么东西各凭本事。若是不信,大可就此走人,也无谓在此纠缠!”那人一拂袖,怒气冲冲。原本在乔青手里吃的大亏憋了一肚子的鸟气,全数发泄给这些眸子闪烁的武者。这才扭头半跪了下来:“老大恕罪。”

    九指摇摇头:“退下吧。”

    “是。”

    待这名叫马冲的男人退了回去,他才接着道:“各位不相信,也是正常的,换了任何人得知上古遗迹的消息,都不会将此事泄露出去。咱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这上古遗迹的秘密,我愿意分享给各位,也是有逐风的难处。之前在下就说过,此遗迹逐风已发现了数年,为何不入其中,乃是直到现在,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也未开掘出遗迹的入口……如今时间紧迫,想必再过些时候,会有更多的人赶来此地,想必各位也不愿这遗迹同更多的人分享吧……”

    众人皱起眉头,眸子连连闪烁。

    他这番话算是说到了点子上,这会儿的人就已是数以万计了,再耽搁下去,还能分多点儿东西?

    九指见差不多了,眼中笑意一闪,直接道:“如果各位再有什么疑问,我等深入流沙海的路上,在下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为今之计,还是先深入流沙海内部,相信在下的,逐风无上欢迎,之前若有什么摩擦,只望各位放下芥蒂,一切以上古遗迹为上。若是不信,也请离去的能守住这个秘密。”

    上古遗迹的诱惑力太大了,哪怕有所怀疑,也不会有人就这么离开。片刻沉默之后,众人纷纷点头应允。九指又吩咐了几句深入流沙海所需的准备,便发下命令,翌日一早集合。

    人群哗啦啦地散开,纷纷回到营地里收拾行囊。

    九指说完这一切,又遥遥对乔青点了下头,大步回去了自己的营帐内,显然不准备在这个时候跟她叙旧。现在已近傍晚,距离明早尚有一夜的时间,乔青环视一周,望着那些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武者,恐怕这一晚上,没人能睡着了……

    果不其然。

    整整一夜,一种极其兴奋焦躁的情绪,弥漫在流沙海上。翌日天尚未亮,已有大批的人收拾好了行囊等待在外,待到日出东方,一抹红霞吻上滚滚黄沙,几乎所有人都留了下来,决定深入其中。

    毕竟,一个上古遗迹,也意味着上古氏族珍藏着的数不尽的宝贝,药草、矿石、丹药、铸造品、玄石、玄兽,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得到族人的传承呢……

    “传承?”乔青擦了擦额上的大汗,望着长龙一样往大漠深处进发的队伍,扭头问道:“血脉也可以传承?”

    “想什么呢,做梦去吧!”囚狼头脸全被布包包了起来,以防风沙漫卷,吹进嘴巴里。一听这话,狠狠笑话这没见过世面的:“血脉那都是天生的,爹妈一早就定下,还传承个屁。传承的是其他族人遗留的神力。”

    “什么意思?有人死前封印一部分神力,让后来者吸收之后直接晋升?”

    “没错。”

    乔青沉默了下来,一边儿走一边儿寻思着。这初听是天大的好处,不劳而获,掉下来的馅儿饼,可仔细想想,却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修炼一事,讲究稳扎稳打,直接吸收了别人的神力化为己用,和服用那些强行提升的丹药有什么不同?她将这疑问问出来,囚狼一愣,解释不出个所以然,一边始终沉默的姬十三摇了摇头:“小姐说的本没错,修炼一道,自不如自己一步一步走上去来的扎实,可那是旁人。”

    “旁人反过来,你指的是我?”

    “小姐聪慧。旁人在晋升的同时,那需要心境的相辅,若强行提升,心境跟不上去,只会造成境界不稳,给以后的修炼形成巨大的弊端。是以那传承,虽说是天大的好处,可也伴随着天大的危险!”他一顿,放低了声音:“可小姐的修为,如今还有提升的空间吧?”

    乔青也不瞒他:“还有个四五层的样子。”

    姬十三一脸的“果然如此”,他深深看了眼乔青,摇头苦笑道:“那就是说,小姐的心境停留在神尊六层上,比修为大大超前了一段,那这神力传承,小姐在修为和心境持平之前,可以放心吸收,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乔青点点头:“我记住了,要是有神力传承,老子上去抢就是。谁知道有没有呢,甚至那到底是不是个上古遗迹,我都怀疑的很。”

    她说着,嘴角挑起一抹冷笑。

    从那日营地出发,已有两日的时间,这一路上,九指果然如他所说,所有人提出的问题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据他所说,那上古遗迹,乃是名叫马冲的手下,无意中从几个修为极低的人口中得知。那还是几年之前的事儿了,那几个人修为不过神师神宗的样子,甚至里头还有个初入神尊的老头,虾兵蟹将,游勇散兵,也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竟想深入流沙海内部寻什么遗迹。

    那马冲当时初听,只觉可笑非常,然而离开之后一再回想,又觉并非全不可信。流沙海中危机重重,光是最普通的凶兽,都不是那群人能对付的,更遑论这内部还有一只极为强悍的血凤,足以秒杀神皇高手!而那些游勇散兵,若无准确的消息,又岂会贸贸然往那深处去?他这么一想,立刻返身回去,跟在那几个人的后面,一路深入……

    这一路上,他暗中帮忙,那些人全然不知,还以为自己保下了一条小命是走了什么天大的运气。

    就这么着,还真让他们寻到了流沙海深处。

    马冲那日隐在树上,当下便是眸子一闪。

    目之所及,乃是一片矿藏!

    深深的一个矿脉,竟全是稀有矿藏紫炼天钢!想想后来乔青在第九梯上送出的见面礼吧,紫炼天钢,小小一块儿也是无价之宝,连雷惊艳都要为之心动的东西,竟是连绵开去数里地!马冲几乎被所见冲花了眼,更不用说那几个蝼蚁一样的人,当下便喜极而泣,惊呼着冲向矿藏……

    蝼蚁到底是蝼蚁。

    在这紫炼天钢的诱惑之下,这些人完全忘了什么上古遗迹,欢呼着便用神力去凿这矿脉。紫炼天钢无坚不摧,自然不是他们能撬动的,一身神力费尽,也不过弄下了一点点。甚至东洲大陆上的武者,哪里有什么节操可言?他这一惊讶的功夫,下面那几个已然窝里反了起来,那初入神阶的老头被同伴一掌打伤,剩下的人,也纷纷红了眼的厮杀起来!

    很快,唯一还活着的,就是那装死的老头了。

    马冲看着他颤巍巍地爬起来,伸手去抓那一点儿紫炼天钢,冷笑一声,落了下来。那老头没料到竟有他人在此,大惊失色之下,一脸绝望:“大人……”

    “我不会杀你。”

    他说到做到,的确没杀这老东西,倒不是因为什么怜悯,实在蝼蚁一样的人物,脏了他的手。只是从这些人的举动上,他也想到了一个办法。马冲不像他们眼光短浅,他除了看见这紫炼天钢外,还看见了附近有人活动的痕迹!这一片矿脉,不知存在了几十万年,绝对不是原封不动的模样,曾经有人在这里大肆开采过!他心思电转,很快想到了这里也许真有一个上古遗迹:“说,你们怎么知道上古遗迹的消息?!”

    他把那老头抓起来,没费什么力气,就拷问出了一切。

    紧跟着,这个消息他飞鸽传信给了逐风成员,立刻从整个东洲暗暗抓来了不少修为低微的武者做苦力,一边奴役着他们开采紫炼天钢发展壮大冒险队,一边寻找着那遗迹的入口。

    就这么着,已是数年过去。

    马冲在九指的吩咐下,解释完这一切,冷笑道:“这就是从那老头手上搜出来的,我马冲向来说一不二,如今,还有谁不相信的?”他从怀里取出一把拂尘,还有一块儿紫炼天钢,漫漫黄沙之下,众人听完这始末,目光在那泛着紫色的矿石上一顿,纷纷对视一眼吞了口唾沫。这么听着,倒是没有任何的漏洞,想必此事为真了!

    他们一脸的惊喜激动,没有任何人对逐风冒险队的所作所为有任何争议。东洲大陆,原本就是如此,弱肉强食,物竞天择,没有实力的人,永远任人宰割!掌握了力量的人,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导者!

    这就是东洲的规矩!

    乔青早在杀域的时候,就一切明了。

    她冷笑一声,不准备去评断逐风的残酷与否,只要跟她扯不上关系,她没必要去当这卫道士:“这么说来,那逐风说的倒也可信。”

    凤无绝点点头:“应该是后来动静太大,走漏了风声,这才不得不把这消息给分享出来……”

    “应该不止。”乔青沉思着,她和那九指虽无交情,可到底打过几次交道。那个人的神秘就不必说了,当初的鬼域先不提,反正打死她都不相信,那人能凭借自己之力,这几年一跃成为一个神尊高手!且她总觉得九指有所收敛,绝对不仅仅是神尊一二层的样子!那人藏了多少的秘密,只要和她无关,她就没兴趣去探究。

    可有一点——

    依照九指昨日的说法,既然消息已经泄露,他们逐风又寻不到入口,不妨集思广益,让众人一同出力,总好过守着个宝藏看的见吃不到的好。甚至他承诺,就连那矿脉都无偿分出,那些被抓来的奴隶开掘出的矿脉,从今往后,一半给这里的人平分……

    很好的说辞。

    很大的诱惑力。

    可她总觉得,那个九指可没这么简单,也不会做这种无本的买卖!乔青正想着,一抬头,看见那马冲手里拿着的拂尘,猛然一颤!她想都不想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马冲正要收起来,被她一把揪住了衣领子:“那老头现在怎么样了?!”

    马冲完全愣住了。

    他怔怔看着眼前的人,只觉那一双黑眸中杀气惊天,他回不过神,怎么也想不到,那蝼蚁一样的一个老头,竟然会引起这九长老这般激动。

    他正呆愣着,便听乔青杀气腾腾的嗓音,一字,一顿:“我问你,他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