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四章 屈辱

第三十四章 屈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四章 屈辱

    此时的流沙海最深处。

    毒辣的阳光下,一条矿脉绵延数里地一望不见边际,那反射出的莹莹紫光,正是能让整个东洲都为之心动的紫炼天钢!啪,啪,鞭子划破气流,在细沙纷扬的污浊空气下,抽打在半裸着上身的数百名武者身上,带起一声声压抑的闷哼。

    “快点儿!都他妈的快了点儿,谁要是敢偷懒,老子捏碎他的软蛋!”执鞭的男人哈哈大笑,在一个个低着头讷讷不敢言的奴隶周围走来走去,看谁不顺眼了,就甩上一鞭子送上一脚,反正这里的人,全跟畜生没什么两样。

    啪——

    又是一鞭子。

    他停在一个男人的身后。

    这人半蹲在矿脉前,披头散发,光裸着上身,那背上一道道纵横交错的鞭痕。执鞭人冷冷地盯着他,尤其是那背上翻卷出了皮肉的一道鞭痕,合着脏污的细沙渗出大片的血迹:“说你呢,八十七,蹲这老半天了,想偷懒不成?!”

    八十七,这是编号。

    这里的人没有名字,只有身为奴隶的卑微的编号。

    八十七偏转过头,沾着黄沙的嘴角一先是一挑:“大人,我神力枯竭了。”

    又是这样!

    明明是个狼狈又卑微的奴隶,偏偏透着一股子让他也说不清的感觉,好像长年累月的身居高位形成的一种压力!无关修为,却总觉高人一等。那上挑的嘴角让执鞭人升起一股子无名火,一把揪住他的头发扯到眼前:“给我放聪明了点儿,你这条小命攥在老子手里头,我想你生你就生,想你死你就得死!”

    八十七无所谓地跟他对视。

    四下里无数的奴隶低着头,不敢往这边看,神力击打在矿脉上发出有序的叮叮声。这背景音下,执鞭人和八十七就这么冷睨了对方老半天,他狠狠一推,八十七的头猛然撞到坚如磐石的矿脉上。这哪怕是耗尽了一身神力也只能刮下一小片碎屑的紫炼天钢,顿时在他前额挂擦出一块儿青紫的淤痕。

    执鞭人冷笑一声:“滚,休息半个时辰。”

    八十七爬起来,一口带着血的唾沫,呸到黄沙里,趔趔趄趄地往远处走。

    一旁另有几个逐风冒险队的成员凑了上来:“三哥,这刺儿头又找事儿了?”

    “就他?个初入神阶的小杂种,老子一把捏死!”

    “哈哈哈,就是,还以为自己是谁,到了咱们这个地方,是龙就得盘着,是虎就得趴着!”

    “你们见过初入神阶的龙?”

    又是一阵哄然大笑,笑声中说不出的得意,这一群逐风冒险队的人,看守着从九个阶梯上抓来的奴隶,就如同巡视领土的皇帝,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任由他们宰割!其中一个成员往那边儿瞧了一眼,看那八十七拐过矿脉,走进了地牢的方向:“又是去看那老不死的了,我看那老东西撑不了几天了,快不行咯。”

    “谁让他不自量力,一群废物还想找什么上古遗迹?”

    “这就是命,那群傻鸟不走运,千辛万苦寻到这里来,屁都没得到一点儿!咱冲哥只跟着他们,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说话的成员笑的得意洋洋,想了想,又皱了下眉头:“不过……那个八十七……真的没问题?”

    “说什么呢!”被唤作三哥的执鞭人一巴掌扇下去:“少长他人志气,冲哥办事儿你们还不放心?”

    “三哥息怒,我就只是说说。这么些年老大不在,一直是冲哥带着咱们,要是没他,冒险队早散了。”那人摸着脸,也不敢回嘴:“也是,冲哥抓人之前都查过他们的身份,这些奴隶全是修为低又没背景的,惹不上什么麻烦。”

    “能有什么麻烦,就算有点儿背景又怎么的,老大回来了,咱们逐风又出世了,就算那三大氏族的要招惹咱们,也得掂量掂量!”

    “不过三哥……”

    “又怎么了?”

    几个人小心翼翼地凑上来,挨着那三哥悄声道:“哥们儿几个都是后来才加的逐风,不像三哥你是队里的老人了,咱们自从加进来,就一直是冲哥带着的,都知道有个老大,可这么些年也没见过……”

    “他妈的,你们到底想说什么!”

    “就是……咱们老大……”他们顿了顿,犹豫着,想着措辞:“就是这次回来的老大,怎么跟以前冲哥和您跟咱们讲的,不大一样?”

    三哥眸子闪烁,一把把他们推开:“去,不该你们知道的别瞎问!你们就只记着,咱们老大不管是什么样,那都是要干大事业人,只要忠心跟着逐风跟着老大,早晚有你们飞黄腾达的时候!记住了!”

    “是,是。”

    这一段对话,被靠在地牢门口的八十七听了个隐隐约约,待到那边儿没声了,再一次响起了鞭子抽打和奴隶的闷哼,他才扶着地牢发了霉的墙壁,一步一步,趔趔趄趄地往里头走。

    外面是烈日滚滚,刺目耀眼,里面却阴暗潮湿,腐臭冲鼻。有五花大绑的武者被高高地吊在半空中,惨无人道的刑具加身,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嘶吼。这些都是这几年来妄图逃跑的奴隶,在这里,死,只是最轻的惩罚。惨叫声远远地传出去,和外面开矿的奴隶日日作伴,彻底地绝了他们逃跑的心思!

    八十七跨过地上一具发臭的死尸,在黑暗的逼仄的地牢里熟门熟路地前行,腐臭混合着血腥汗味一阵阵飘出,该死的令人作呕。他走到尽头,这一段窒闷到连呼吸都哽住的甬道,让他扶着铁栅连连咳嗽了两声:“老祖。”

    里面一共两个人。

    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姑娘,靠在墙根儿上。

    另一个,躺在茅草垛上的老人,仿佛是死了。

    披头散发,骨瘦如柴,虾米一样伏在上面,听见声音,他微微动了动,一个翻身的动作好像去了半条命,让他发出漏风的老风箱一样的喘息声。此时若有翼州的人在此,定会为这老头大惊失色!这人,正是当初的柳宗老祖!当初翼州大陆真正的第一高手!

    他睁着昏花的老眼,发出了一声嘶哑的苦笑:“皇上,别叫我老祖了,我哪里还是什么老祖……”

    门口的八十七,推开铁栅迈了进去:“甭这么说,等离了这儿,老子还是皇上,你还是老祖,谁敢有意见让无绝跟忘尘灭了丫的!”他哈哈笑了两声,把这老人扶起来,靠在草垛上,自己也一屁股靠下去,哪怕如今狼狈不堪,也依旧没被磨去浪荡子一般的德行,不是宫琳琅,又是谁?

    老祖也跟着笑起来,笑中苦涩不已:“还有这一天么。”

    “有,怎么没有。”

    宫琳琅摆摆手,那茅草跺扎的他背后伤痕活生生的疼,他呲牙咧嘴地道:“你不知道,那几个混蛋现在混的可好了,乔青那个臭不要脸的成姬氏少族长了,对了,你记得当初这流沙海上的那只血凤么,连神皇高手都能秒杀的,就是那个臭丫头进军第九梯的路上给灭了!”他说着嘴角泛起说不出的欢欣:“还有个挺厉害的冒险队,好像跟逐风都差不多了,是无绝那小子一手建起来的!”

    老祖老眼一亮:“好,好啊。”

    宫琳琅笑的见牙不见眼:“还有忘尘……”

    “忘尘怎么了?”

    他却不回答了。

    他扭过头,看着这个曾经显赫大陆如今却犹如行将就木,浑身充斥着浓浓的死气的老人。所有人都知道,他快不行了,被当初同伴的背叛一掌打伤,这么多年无医无药暗无天日的挨着,挨到现在,一只脚踏进了棺材的边缘,就是希望还能再见一见那个他亲手养大的孩子!

    宫琳琅看着他,看着他因为“忘尘”两个字而重新点亮了老眼,伸出的手扶上这老人的双肩,用力之大,几乎将指骨都嵌入他的皮包骨头里:“老祖,你听着,忘尘怎么样我不会告诉你,他是死是活,是云是泥,是龙是虫,老子一个字儿都不告诉你!你只有活着,活着,等到咱们出去的那一天,否则,你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他的一丁点儿消息!”

    这一字一句,合着肩头的疼,犹如重锤般砸上老祖的耳膜,老祖的心房!

    他猛然咳嗽了起来!

    这咳声剧烈,让深深凹陷了下去的颧骨泛着不正常的薄红,连那老风箱一样的声音都再也发不出了。他大喘着气,咳出了大把大把的血,宫琳琅死死攥着拳头,那边墙根儿上靠着的女子赶忙爬过来:“坚持住,坚持住,你没听他说么,会出去的,外面还有你牵挂的人……”

    老祖昏过去了。

    这女子把他扶回草垛上,探了探他的脉象,低声道:“他……不知道能不能熬到明天。”

    宫琳琅猛然闭上眼:“多谢。”

    女子摇摇头:“咱俩是一起被抓来的,当初若不是你劝我,我可能一早就自尽了。八十七,你还记得跟我说过什么么。”

    这个女人是九十一,四年前险地里临时组队的一个武者,几个人一同被抓了进来。另外那几个已经全死了,有逃跑失败丧身兽口的,有被抓回来刑罚折磨致死,还有一个直接在巨大的绝望中自尽了。如今,唯一剩下的,只有他,和这个被他从鬼门关劝了回来的九十一。这几年下来,二人多多少少也有了些交情,宫琳琅扯了扯嘴角,想露出个笑容来,没成功:“记着,只要活着,总能出去的。”

    “你现在……还这么想么。”

    “是。”

    他低头望了气若游丝的老祖半天,嘴角一勾,泛起了一抹独属于宫琳琅的笑容,浪荡、桀骜、什么都不在乎一般,可那笑中冷意,让这女子眉眼发颤,听他转身大步往外走:“啧,半个时辰到了啊……”

    他伸着懒腰走的趔趔趄趄。

    后面这女子就盯着他,一直见他消失在黑暗之中,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

    是夜。

    宫琳琅果然再一次进入了地牢。

    这女人几乎是惊慌失措:“你果然是想逃跑!”

    “嘘——”宫琳琅一把背起悠悠转醒的老祖:“你走不走?”

    九十一也放低了声音:“你疯了么,这几天他们活动的很频繁,一直大力搜索着上古遗迹的入口。现在走,无异于是找死!再说,听说外面……”

    “我知道,流沙海外面聚集了不少人,逐风的成员几乎全在外面。你听我说,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留意他们的谈话,除了逐风,也有不少势力在外头,只要能逃出这里,寻到外面的异域盟或者凶兽冒险队,就有一线生机!”

    “你说真的?”九十一激动起来,那温婉俏丽的脸庞一瞬充满了希望。她抓着衣摆在地牢里走来走去,忽然摇头道:“不行,我不敢冒这个险,你急什么,再等一阵子,说不定他们就进来了。”

    “我能等,老祖等不了!时间不多了,你若是走,咱们一起逃。”

    “我不敢,我不敢……”这女子捂着脸呜呜抽泣了起来:“一旦被发现,我承受不了那样的折磨!你走吧,快走吧……”她赶忙把宫琳琅往外推:“你一定要成功,逃出去,回来救我,你一定会回来救我的吧?”

    她双目含着希冀,问的小心翼翼。

    “会。”宫琳琅郑重点了点头:“这些年,多谢你一直照顾他。”

    九十一终于放下心,破涕为笑:“我等你,等你带人回来,把我们都救出去!我一直记着你说的,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只要活着,总会找到出去的可能!”

    她眼中的光芒实在太盛,在这阴暗逼仄的牢房里,那光芒亮的不同寻常,有些尖锐的刺人,几乎要灼伤宫琳琅的眼。他背着老祖大步朝外跑,因为开掘矿脉而所剩无几的神力,全部化为了双腿间的速度,一边跑,一边喘息着飞快道:“我本来不想冒险准备等无绝来救咱们,一年等不到就两年,两年不行就十年!可老子等的起你等不起,今天我也陪你赌上一把,赢了,咱俩逃出升天,输了……输了我也没脸去见那两个混蛋夫妻了,老子就他妈陪你一块儿死!”

    “这四年下来这里的一切我摸了个八九不离十,守卫白天松懈,晚上紧张,可咱们修为就这样了,白天死也别想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溜出去。晚上两个时辰一换岗,寅时正是换岗的时间也是咱们逃脱的唯一时机!只要能逃出这里,找到外面的人,咱们就有救了!”

    背上的人,半天没声响。

    甚至于,连呼吸都在一点点弱下来。

    宫琳琅咬着牙:“醒醒,坚持住,千万别死!”

    你要是死了,老子怎么跟无绝交代!宫琳琅脚下再快,穿过这漫长的甬道外面一阵凉气扑面,大漠的晚上实在是冷,对他和老祖这样神力几乎枯竭的人,更是冷到不可思议。他牙齿都打着颤,四下里看一眼猫着腰朝着一个缺口跑去。那是他这段时间观察出来的守卫最薄弱的地方,他感受着背上那皮包骨头一样毫无重量的人,只觉得从没有过的憋屈!

    他不怕死,他这一辈子皇帝当过,东洲来过,睡过的女人条条款款条子正盘子靓,他这辈子他妈的值了!可老祖怎么办,这老头要是死在他背上,他就是下了地狱都没办法跟兄弟交代!他大舅子的师傅,他没照顾好,他宫琳琅还有脸见兄弟?!

    “老祖,醒醒,想想忘尘,想想忘尘……”

    “忘尘……”

    背上的人终于有了反应,那气若游丝的两个字,只让宫琳琅吊在嗓子眼儿里的一口气猛地松了下来。他借着矿脉的掩护,一路沿着这边缘往外跑,眼见着前面就是矿脉尽头,一旦出了这里,就再也没有可以掩护的东西。放眼所及,一片黄沙!也就是说,只要有人闲的蛋疼跑到这边来看看,他和老祖都将一览无余地落入那人眼底!

    这个时候,完全管不了那么多了。

    已经出了那边逐风的监视范围,是生是死,全凭天意。

    宫琳琅使出吃奶的力气,背着老祖在漫无边际的黄沙中狂奔:“不错,忘尘,我记得你说他是故人之子,这怎么回事儿?”

    他想办法吊起老祖的注意力,背上的人双目迷离,人都说人越老越爱回忆,心底那点儿记忆被一遍一遍的挖掘出来,生怕有一日就忘了。而他被关在这里整整七年,一遍一遍在脑子里兜兜转转的,都是忘尘那小时候的模样。他伏在宫琳琅的背上,布满了皱纹的嘴角露出一个笑容:“忘尘啊……”

    当初第一次见那孩子的时候,他才两岁那么点儿大,精雕玉琢的小模样站在那昏倒的女人旁。他不过偶然路过,根本没将那满身是伤的一大一小放在眼里,然而这孩子却忽然抬起头,仿佛看见了他的所在,那一双眼睛,纯稚又干净,他说:“救救我娘。”

    宫琳琅再接再厉:“然后呢。”

    “然后……老夫鬼使神差地给了她几颗丹药。”

    “啧,大手笔。”

    “哈哈哈……咳咳,可不是……大手笔,咱们那地方,丹药有多稀有。”老祖笑着猛咳了起来,脸上那笑容却更深更悠远:“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这辈子做了那么件好事儿,得了个……得了个……好徒弟啊……”那个女人是什么身份,大概能猜测出该是东洲的人,可具体的,他直到现在也不晓得:“老夫这一生,天赋实属普通,当时卡在玄帝修为上,还以为这就是尽头了。谁想那女人醒过来,三两句点拨,让老夫醍醐灌顶!”

    宫琳琅点点头:“怪不得你说他是恩人之子呢。”

    “我知恩人必定身份不凡,邀她去柳宗小住,她却道有仇家在追,不愿连累于我。萍水相逢啊,我也怕给柳宗招致灭顶之灾……”

    “所以你走了?”

    “是啊……咳咳,咳,走……走了。”

    他声音越来越弱,甚至连咳嗽也变成了短促的类似打嗝一般的声音,像是一口气提不上来,下一刻就要撒手人寰。宫琳琅急的眼珠子都是血红,身侧的拳头攥的死紧死紧,听他模糊不清的声音,被耳边奔跑的狂风吹散:“老夫这一辈子,最幸运的,是遇见了忘尘……最后悔的,就是没留下……”

    他不止一次的想,如果留下会怎么样呢?反正必定不会如后来,数年之后再见,故人不在,那孩子也遭逢大劫。你能想象么,那个当初眼神纯挚乖乖巧巧的孩子,目光空洞,与野狗争食,就仿佛被人生生掏走了灵魂……

    “这不怪你。”

    这的确不怪他,就像他说的,萍水相逢,他赠予了几颗丹药,忘尘的娘回以他修为上的点拨,这之间的情分一早就两清了。谁又会为了一个陌生人,赔上一整个宗门的安危呢。可错就错在,那个人是忘尘啊,是后来遭遇了大劫被他捡回了柳宗一手养大的忘尘。这师徒之间的情分后来有多深,这个老人心里的愧疚就有多重。

    后颈忽然一湿,宫琳琅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谁会想的到,当初的翼州第一高手,如今变成了这个模样,骨瘦如柴,行将就木,在这大漠的夜下老泪纵横。他甚至有一种预感,也许等不到他跑出流沙海,这个老人就要……

    他听见自己艰涩的嗓音,颤抖着问出:“你后悔么,来东洲。”

    后面的人,却再也没有了回答。

    翼州所有的高手,一生的希望就是能达到一个顶峰,有机会来这东边的大陆看上一看。即便他来了什么也不是,即便那边的鸡头在这儿连凤尾的资格都没有,即便他连自己的兵器也没保住。他也是,不后悔的吧。这是这个柳宗老祖宗的尊严,可以绝望,可以痛苦,却不能为自己的选择后悔!

    他当然知道那些人打的是什么主意,为首的那个乃是某个氏族的后裔,生而对寻宝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那人寻了几个修为差不多的,又找了几个像他这样的炮灰。好控制,没有还手之力,危险重重中就把他推出去。可怎么就一时鬼迷心窍答应了呢?既然来了东洲,总得混出个名堂来!这是一个赌博,赌赢了,从此飞黄腾达在现辉煌,赌输了,说不定就丧生兽口骨头都不剩!

    结果,他输了。

    宫琳琅忽然大笑起来。

    他不敢回头,不敢去看这老人是死是晕,他拼了命的跑,听着后方追击来的衣袂摩擦声,只觉得心头前所未有的绝望!东洲的经历,他不绝望,四年的奴役,他不绝望,可这一刻,他是真的绝望,那种看见了希望之后的幻灭,森凉地在心里戳出一个又一个的窟窿……

    他听着后面那一道熟悉的女音:“大人,小女子没说谎,你们看,他们就在前面!大人,我立下大功,是不是可以回去了,求大人放了我!大人放了我吧……”

    是九十一。

    那个照顾了老祖数年之久,曾被他一命相救,前一刻还在泪眼朦胧地让他回来救她的女人,这一刻,就主动告发带着追兵来了。宫琳琅狂笑不止,拼了命的跑,趔趔趄趄,吃了一嘴的沙。这笑声在大漠黄沙中蔓延开来,极其的浪荡不羁,也极其的悲凉:“去他妈的操蛋的东洲!”

    轰——

    后方一道神力猛然击来!

    宫琳琅咬着牙猛转过身,替背上的老祖挨了这一下。

    他整个人倒卷出去,一口血狂喷出来,在黄沙上洒下大片的猩红。爬了半天,才算是爬起来,看着追击来的三哥等数十个冒险队成员,宫琳琅一把抹去嘴角的血,无视了那眼神闪烁的九十一,对着被甩在了他两米开外的老祖苦笑了一下:“老子这辈子第一次替人挡命,竟然是个男人……啧,口味真重。”

    那三哥嗤笑一声,眼里是猫捉老鼠一般的戏弄:“小子,你不是一向很狂么……”

    “放屁吧。”宫琳琅半坐在地上,摆摆手:“我这叫个什么狂,真正狂的你那是没见过。”脑子里浮现出一个久违的红色身影,他笑了笑,这一笑,五脏六腑都火烧火燎地疼,宫琳琅抬起头:“别怪我没提醒你,老子的兄弟给兄弟的媳妇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动手之前,还是先掂量掂量。”

    众人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忽然,哄堂大笑了起来。

    那九十一砰一声跪了下来:“大人,小女子和这老东西同住一间地牢,时常听他们谈论几个人,乔青、凤无绝、忘尘,这些名字这两人总挂在嘴边。”她说着说着,眼中的闪烁和愧疚也跟着消失了,有种一不做二不休的意味,一咬牙道:“小女子虽在此地,也常听大人们谈论东洲之事,不管这两人所说是否为真,以防万一,大人还是……”她的手在脖子上一比划,阴狠道:“杀了他们!”

    宫琳琅噗嗤一声笑出来:“他娘的,最毒妇人心。”

    那几十个人,也是一愣,齐齐喷笑出来:“什么?”

    “哈哈,他认识那乔青?”

    “这小子别是想认识大人物想疯了吧,人姬氏少族长,知道你是哪根儿葱?三哥,别跟这小子废话,杀了他!”

    三哥阴郁地笑了起来:“杀了他?那不是便宜了他?兄弟们,这流沙海里一呆几个月,多长时间没尝过女人的滋味了?看这小子白白嫩嫩,不是女人,也胜似女人了吧……”

    他说着,在宫琳琅的冷笑里,一步一步走了过来。站在宫琳琅的身前,阴影笼罩下来,他等着看这一向高人一等的蝼蚁露出惊恐的神色。可他失望了,宫琳琅是什么人,曾经的大燕皇帝,哪怕修为不高,威严犹在,哪怕虎落平阳,也不会露出狗的姿态。他眼中的冷光一闪而逝,化为嘴角漫不经心的一挑:“一向都是睡美人儿,换换口味也不错。”

    砰!

    一脚!

    三哥一脚踩在宫琳琅的脸上,在他的侧脸上狠狠地碾着:“我让你横!”

    他飞快解着裤腰带,在那九十一一声一声恳求放了她的背景音中,在那些逐风冒险队的成员看热闹的扭曲的脸中,一把逃出了自己的家伙。地上的宫琳琅闭上眼,脸上的痛没有心里恨来的深,他咬着牙,嘴角抿的死紧,等着!都等着!老子有兄弟早晚来报仇!双手无意识地在大漠的沙地里狠狠地抓着,感觉到这三哥腥臭的味道一点一点逼近了他:“小子,你笑吧,有你哭的时……啊——”

    话音没落!

    顿时化为一声凄厉的惨叫,破了音的嘶哑尖利,杀猪一样冲上了天。同一时间,一股子温热带着浓重的血腥气,飞溅到宫琳琅的身上。他猛然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在地上滚来滚去的那个三哥,不远处,是他方才从裤子里逃出的家伙,连根斩断!

    “三哥!”

    “什么人?”

    那些冒险队的人四下里惊望着,发出一声声惊诧不已的呼喝。

    很快,一道一道的身影就落了下来,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这红色、黑色、青色,熟悉的三个为首之人,只让宫琳琅双目睁大,又狠狠闭上,一滴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他咬着牙仰天发出一声狂笑:“草他妈的,老子的兄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