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八章 组团晋阶(万更,补完)

第三十八章 组团晋阶(万更,补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八章 组团晋阶(万更,补完)

    同样的姿态,同样的语气,也是同样的腹黑!

    众人嘴角狂抽,眉毛狂跳,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明显对这俩夫妻如出一辙的默契无语到了极点。

    而和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绝对是正中那被残魂蹂躏着的逐风成员!

    他们落脚的地方本非这个树洞,数日厮杀一路朝着这边撤离,然而追击上来的残魂越来越多,仿佛不把他们这些闯入者彻底抹杀不肯罢休!接连几日的惨烈搏斗,已经陨落了三分之二的兄弟,如今仅剩的这三分之一,也已是强弩之末了。刚才乍听见有人的脚步临近,他们正惊喜着,却没想到……

    却没想到!

    接连两拨,竟是这两个人带队!

    天亡逐风……

    这四个字,同时在每一个还活着的逐风成员脑中浮现,只让他们面如土灰,满目绝望。马冲望着四下里一具具尸体,望着一个个伤重不治的兄弟,再看那黑红两人环胸抱臂的悠闲姿态,疯狂的恨意几乎要把他烧灼:“乔青!你一代神尊高手,却见死不救,落井下石,何来武者风范!”

    这两个字,顿时让眉目慵懒的凤无绝一怔。

    他这才注意到,这无限昏暗的树洞另一头,竟似是隐隐约约伫立着另一批人。为首那人,一抹红影在黑暗中不甚清晰,然而那犹如夜中冷钻的一双眼睛,却是再熟悉不过了!凤无绝嘴角一勾,眼中暖意融动,一想便明了了之前的一切。他低低笑了起来:“你怎么样,可有受伤?”

    八个字,穿过一片厮杀惨叫,清晰地飘进乔青耳朵。

    她站在另一头,笑的眉眼弯弯:“开玩笑,爷是谁。”

    她不得瑟还好,一得瑟,凤无绝这气就不打一处来!那边笼在手里的夜明珠平伸开来,照亮了她周围的一小片区域。凤无绝咬着牙打量着她,见她果真完好,立刻就板下了脸来:“可不是么,天罚都敢引,这区区树洞又算得什么。”

    糟!秋后要算账:“咳,老祖怎么样?”

    某人一副望穿秋水的表情遥望扶着老祖的忘尘,隔着大老远,忘尘都能感觉到那小目光里传出的“救命”讯息。奈何这一向天大地大妹妹最大的恋妹狂,显然也因为天罚之事而心下气恼。忘尘看都不看她,干脆利落宣判了某人死刑:“坦白从宽。”

    转移话题失败,乔青摸鼻子:“今天天气不……”某人的惯用伎俩,在仰头望天之后,卡壳了:“咳,过程不重要,咱注重的是结果。”结果就是老祖活着。

    沈天衣点点头:“既然不重要,乔爷当然不介意讲上一讲。”

    宫琳琅耸耸肩:“就是,也让咱们这些土老帽都长长见识。”

    无紫非杏点头:“多少年没听公子的教诲了。”

    洛四项七环胸:“公子,请吧。”

    靠!这一群以下犯上的小王八蛋!乔青瞪着眼睛郁闷老半天,心说现在真是一点儿地位都没有,看看对面那一群,一个个凶神恶煞地斜着她,大有“不说个究竟你今天完蛋了”的架势。快完蛋的乔青被斜的牙花子直疼,干脆闭眼装死。

    这边儿是装死。

    那边儿是真的死。

    砰砰砰——

    这么一会儿功夫下来,逐风成员里又有二十多个人在残魂攻击下不甘倒下。

    那大睁着死不瞑目的双眼昭示着他们满腔滔天的愤恨!尤其是马冲,眼睁睁看着兄弟惨死,眼睁睁看着有高手在侧却隔岸观火,眼睁睁看着乔青和凤无绝旁若无人的聊着天简直把他的叫骂当空气,他一口气差点儿没提上来,就这么活生生的憋屈死!

    马冲目眦欲裂:“乔青!你枉为武者!枉为高手!以大欺小!恃强凌弱!仗势欺人!见死不救……”这罪名在他尖利的嘶吼中罗列着。

    乔青却只睁开眼笑吟吟地听,听完一抚掌:“好!”跟看耍猴似的。

    噗嗤——

    噗嗤——

    忍了半天的笑终于喷了出来。

    众多武者们稀里哗啦笑成一团,齐齐为这倒霉的逐风掬起一把同情泪。

    可怜见的,这才是报复的最高境界啊!你在那儿哭天喊地满腹悲愤恨不能骂尽人祖宗三千六百七十八代,可人家呢?环着双臂倚着洞窟聊个天儿叙个旧审个问外加没事儿扭头看看乐子鼓掌叫好两不耽误,这小仇报的,怎一个悠闲又自在,惬意又痛快。

    一众颤巍巍的小目光朝着乔青汇聚过去。

    却见她忽然收起了笑意,扭头朝着对面问了一句:“什么时候满意了,就喊一声。”

    她这话没指名道姓,那边儿宫琳琅却知道她问的是自己。他吊儿郎当的一笑:“差不多了,老子如今咸鱼翻身,一早就什么鸟气都出光了。”

    乔青一挑眉,满目钦赞!

    这就是宫琳琅,或者修为不高,或者实力不强,在这龙争虎斗人才辈出的东洲,他实在算不上什么。可这个人的格调,从来不是凭借着这些来体现。不需小人作态,不需斤斤计较,哪怕曾为地底泥巴任人践踏,也践不去那一身皇家傲骨!

    乔青一边儿为自家男人交朋友的眼光得瑟不已,一边儿冷笑一声,一挥手:“上!”

    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身后千把人之中,数道异火和魔气凌空而去。

    同一时间,凤无绝一道命令,他的身后亦然。

    就和乔青所料的一样,或者一个人的异火和魔气,只能对这些残魂造成少许伤害,可这许多人一同出手,那效果就翻倍提升了!各色的火焰和黑色的魔气交接在一起,叠为一加一大于二的威力,一瞬缠绕在那些残魂的周身。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方才还将逐风等人蹂躏的尸首遍地的残魂,在这些璀璨颜色的缠绕之下,一点一点变得通透了起来……

    眨眼功夫,数个残魂就完全消失,化为虚无散在了血腥浓郁的空气之中。

    吧嗒——

    一枚神力碎片落在地上,乔青素手一吸,收入了掌中。

    一枚,又一枚,她收的不亦乐乎,残魂也灭的飞快。

    很快,整个洞窟之中,只余下了三个神尊四层的残魂,犹自挣扎不已。对于它们这个境界来说,普通的异火和魔气,似乎并不能产生太大的效果。乔青一皱眉,指尖一抹细如发丝的火星顿时浮现,她正为这仅存的一点儿火星肉疼不已,却见另一头——

    轰——

    沉郁的魔气从凤无绝的周身透体而出!

    那是一种极端的黑,压抑的黑,带着说不出的魔性一缕一缕愈加浓重。这些魔气犹如化不开的浓墨,只让感受到的人一瞬心惊胆战战栗莫名:“魔修!”

    “他是魔修!”

    “老天,这怎么可能,之前一点儿魔性都没感觉到!”

    不错,魔性。

    就如同天魔老鬼和在场的所有魔修,虽也能自如的运用魔气不被侵染腐蚀了心性,可长年累月的时间下来,难免周身都带着一种让人不喜的邪性,一种阴暗的气息。这种感觉,以肉眼或者不能一眼看穿,可一旦用上神识,便是很明显了。而凤无绝并不。在这魔气被释放出的前一刻,他就好像一个正道武者,一点端倪都看不出。然而下一刻,魔气释放之后,那眉宇之间便显现出了几分煞气,几分独属于魔修的让人毛骨悚然的阴戾!

    一片不能自已的惊呼之中,凤无绝完全被黑色笼罩!黑色的发丝,黑色的衣袍,黑色的犹如实质的魔气,奔腾着一种疯狂又阴暗的气息!然而这还没完,他的修为,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丝一丝攀升了上去……

    从原本的神皇高手,一路攀升。

    神皇大圆满!初入神帝!神帝大圆满……

    神尊!

    神尊一层!

    这修为高歌而上,终于停在了神尊一层上,渐渐稳定了下来。

    紧跟着,他魔气释放,朝着那三个仅剩的神魂轰然而去!它们正同时射出三道神力要将那马冲绞杀,马冲满目绝望,已是频死状态,却见身后魔气轰然而来和那三道神力猛一交锋!罡风震荡,马冲倒卷而去,骤缩的瞳孔映照着被蚕食了干净的三道神力,也映照着一往无前的浓郁魔气,一瞬缠绕上了那三个神魂的影子。

    眨眼时间,神魂消散,化为三片亮晶晶的神力碎片。

    倒不是说凤无绝的魔气可以秒杀神尊四层,不过是这些半透明连神力都击不中的神魂正好被具有渗透力的异火和魔气相克罢了。而即便如此,也足够满场所有武者瞠目结舌惊愣呆怔的了。

    一片寂静。

    一片骇然!

    一片目瞪口呆地惊悚视线,全数从乔青身上转移,呆呆挪向了凤无绝。

    砰——

    一声巨响。

    马冲摔落地面,将所有傻眼的武者一瞬惊醒。

    齐刷刷的倒抽冷气之中,乔青都跟着吓了一跳,她错愕地朝着凤无绝看过去,后者只剑眉一挑,回以她一个戏谑的小目光。乔青给他的回应就是一个天大的白眼儿,用力之猛,险些翻不回来。

    傲娇!

    这男人绝对在傲娇!

    刚刚翻回来的白眼儿,她忍不住又狠狠翻上去,这么大一个惊吓,差点儿让她小心脏受不了,直接厥过去。从来都只有她三级跳吓唬人,总算出来了一个吓到她半死的。靠,见鬼的,瞒的老子好苦!

    凤无绝遥遥皱眉,那意思——什么时候瞒着你了?

    乔青瞪眼——那你不说!

    太子爷微笑——你也没问。

    很好,这个对话太熟悉了,前头她才为了冷夏的事儿这么回答过,这人今天就照葫芦画瓢来了个回马枪。他娘的,太机智了!某人郁闷着郁闷直接歪楼了,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让她从气闷顿时转到了得瑟上去:“啧啧啧,老子的男人就是牛掰,交朋友和挑媳妇的眼光就不说了,连当个魔修都帅的要死!”

    砰!

    众人齐齐绝倒。

    一个个爬起来的第一时间,先以一种十分佩服的眼神儿望乔青,那哭笑不得的小目光像是在说,您还能更不要脸一点儿么?

    乔青立刻就以实际行动告诉了他们,不要脸的最高境界,远远不至于口头上。她一个箭步就蹿过去了,蹦起来,跳到凤无绝身上,吧唧就是一口:“帅死个人!”

    太子爷被“吧唧”的通体舒坦,嘴上还是忍不住要戳她两下:“哪有天罚帅。”

    乔青的脸顿时绿了。

    周围沈天衣等人齐齐憋笑:“该!”

    他们对这货可气了不是一天两天,天罚这种东西,也是能随随便便搞出来的?哪怕知道是为了老祖,也不由为她狠狠担心了一把,生怕在这树洞里穿梭来穿梭去,下一秒看见的,就是这货的尸体一具。如今免不了的老生常谈,凤无绝还没说下一句,乔青立刻点头如捣蒜:“我知道,不能犯险。”

    凤无绝刚张开嘴。

    某人摇头如拨浪鼓:“绝对不是嘴上一套做上一套。”

    凤无绝眨眨眼,乔青继续点头,小鸡啄米:“没错,我就是个光说不练的混蛋。”

    板着脸的男人愣了好半天,直接让这货给气笑了,很好,他要说什么她全知道。满腔苦笑化为唇边一声长叹,他伸手狠狠戳了戳这货的脑门,戳的乔青呲牙咧嘴,仰着头瞪眼:“这不特殊情况呢么,我一直表现良好,也没见你表扬表扬——赏识教育,懂不?”

    “……话都让你说了。”

    “你媳妇一向舌灿莲花。”

    乔青仰着脸傻乐,凤无绝还该死的就拿她没办法,这么多年过来,他早就知道自己栽在这货手里头了,跟着提心吊胆也早该习惯了。这么安慰了自己两句,还是忍不住又伸手戳了她脑门一下,感觉到危险解除的乔青立刻眉毛一挑,笑吟吟地问:“这魔气是怎么回事儿?”

    “你忘了?”

    “啥?”

    “白头镇,枯骨老人。”

    他一提醒,她才想了起来,当年白头镇上他对付枯骨老人的时候,的确也用了魔气。魔气一出,修为暴涨!只是到了东洲这人轻易不动用了这个,这一茬早让她忘到了姥姥家。她点了点头,也不再纠结这些,关于凤无绝的底牌要谈也不该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谈,更不用说,还有个逐风没解决呢。

    乔青转过身,一步一步,走向了那马冲。

    阴影笼罩下来,马冲还躺在地上,被之前的罡风一卷,整个人爬不起来:“哼,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们!”

    她只俯视着他。

    马冲好像找到了突破口,他的手在地上流沙中无意识地抓着,支撑着身子努力让自己起来了一些,望着四下里的那些武者大吼着:“你们看见了?这就是这乔青的真面目——恃强凌弱!身为神尊高手,却对一个神帝出手,何来高手的风范?!何来武者的风骨?!你们跟这样的人组队,小心她关键时刻把你们卖了,小心你们受到威胁的时候,此人也像今天这样,隔岸观火,落井下石!”

    他一句话吼完,那尾音还在寂静的洞窟中轰隆不散。

    乔青可怜地看着他,啧啧两声,摇了摇头。

    这样的目光,顿时激起马冲目眦欲裂:“你可怜什么?!”

    “可怜你到现在都看不清形势,做这小丑姿态,惹人发笑。”乔青环视一周,这些还活着的五六十个逐风冒险队的人,尽都是和他一样的神色,怒气冲冲,恨意滔天。她冷笑着俯下身,逼近这马冲疯狂扭曲的脸:“你们奴役那些奴隶,就是东洲的规矩,弱肉强食;老子踩你们,就是恃强凌弱,仗势欺人?”

    “有胆做,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准备。老子从翼州过来,东洲的规矩一早就见识的透透的,所以哪怕我兄弟我师傅再惨,我没有一句抱怨,没有一句叫嚣,你可听老子跟你喊什么狗屁道理没有?今天我有这个实力,我就能踩在你头上,你说我什么都好,老子就是踩了!不服气的尽管站出来,跟我真刀真枪的比划比划!少他妈冠冕堂皇一堆屁话张嘴就来,没的连死都死的没格调!”

    马冲神色发怔,愣在当场。

    他怎么也想不到,在自己说下这番诛心之言之后,她非但不放过他们澄清自己,甚至连反驳他一句都没有,就这么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自己的作为!他正呆怔着,便见乔青微微一笑,站直了身:“爷天道都敢踩,天罚都敢接,还怕你这三两句挑拨人心?”

    这红衣人,在昏暗的洞窟之中,就那么似笑非笑地俯视着他。

    俯视着他,犹如一个神祗,仿佛他为了保命为了报复做出的那点儿小手段小伎俩,不过在她眼里一个笑话而已,一个跳梁小丑上蹿下跳闹出的笑话!马冲的脸涨的发紫,看四周所有的兄弟都跟他一个表情,张着嘴,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他就知道,逐风不管是死是活,是存是亡,他们的面子,他们老牌势力第一支冒险队的风骨,已经被这个人狠狠踩在了脚底,踩到了粉碎!

    乔青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

    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边抬起手,一边红唇斜勾,吐出了最后一句话:“记着,下辈子做事儿之前,先摸摸自己让狗叼了的良心,想想爷送你的这句——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嗖——

    寒光闪烁,飞刀如雨。

    无数把飞刀从她指尖如落雨般飞出,划破气流,划破空间,划破了这一群逐风冒险队的咽喉!

    无一例外的,这几十个人同时毙命,大睁着错愕又仿佛在思索着什么的双眼,就这么狼狈地倒了下去。浓郁的血腥气一瞬满溢洞窟,然而所有的人,所有的武者,都和他们同样的神色,在思索着什么……

    思索着什么呢。

    或者是她之前的所作所为,那即便宫琳琅和老祖重伤垂危都没有发出过一句不平叫嚣。或者是她方才那一番话,她凌弱却不恃强,天道也敢踩,天罚也敢接。也或者是她最后的一句忠告,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这句话,也可以理解为,风水轮流转,莫欺少年穷。这几乎颠覆了他们对于弱肉强食的一切认知,对于这个残酷世界的从来做法,脑中不可抑制地回放出这个红衣人从名扬东洲以来所做的一切,她狂妄,她嚣张,她甚至时常得意洋洋能得瑟到天上去!可她的对手,从来都不是弱小于她的人,她的目光,从来不会放在低微的武者身上,她进军九梯,一手建立珍药谷,她把持姬氏,一手玩儿残了裘氏氏族,她甚至敢于和天争命……

    然而,她却从不会做出如每一个东洲武者理所当然之事。

    这个邪性狂肆的红衣人,心里自有一把标尺,那尺子或者和众所周知的道德仁义背道而驰,却对的起天,对的起地,对的起这整个东洲几乎所剩无几的……

    ——良心!

    无数的视线,怔怔望着那一道黑暗中的模糊红影。

    不少人下意识地摸上自己的被注入了什么的心房,那心湖狠狠震动着,产生了和从前截然不同的某些想法,某些改变……

    凤无绝就这么含笑望着乔青,嘴角那一抹傲然不已的笑意,像是得到了一生至宝,怎么看也看不够似的。多好笑呢,良心这件事儿,从那一向没良心的嘴里说出来,可却是那么的理所当然,那么的发人深省,那之前的几句话依旧在耳边轰轰回荡着,言语声声,铮铮如铁!

    宫琳琅小心翼翼地凑上来:“咳,我说,她是为了我才……”

    凤无绝斜这自作多情的老友一眼,颇有一种自家媳妇一向很正义的意思。

    宫琳琅翻翻眼睛——开玩笑么?

    他微微一笑。

    皇帝大人立马上一边儿蹲着画圈圈去了,可那郁闷不已的表情下,也藏着望向乔青的笑意,眯着眼睛跟只偷了腥的猫一样。那家伙,就算抢走了自家最好的兄弟,也是让人又恨又爱啊。

    乔青一转过头,就看见了这些密密麻麻的视线,那么深沉地看着她。她被看的鸡皮疙瘩阵亡了一地,赶忙扭头找自家男人洗眼睛,再看凤无绝那几乎能掐出水儿来的柔情小视线,已经阵亡的鸡皮疙瘩又撒着欢儿地蹦跶回来了。她一个激灵,再转,对上宫琳琅笑眯眯的模样;继续转,沈天衣嘴角含笑,眉目含赞;接着转,忘尘满目傲娇,那面具都遮不住他对自家妹妹的欢喜……

    好吧,这一群混蛋,她眼瞎了。

    众人心下发笑,这货明显是不好意思了。

    要是平时,她还不蹦着高的自恋起来,这会儿这少见的不自在模样,真是看的人倍儿舒爽啊!

    “走了走了,别发呆了,找神力碎片去。”

    某个刚刚还大展神威震撼全场的,摸着鼻子捡起一地神力碎片,飞快穿过了另一个洞窟,不见了影子。后面发出一阵阵痛快的大笑声,齐齐跟了上去……

    接下来的任务,一切都是顺理成章了。

    有了凤无绝用之不尽的魔气,乔青也保存下来了她那点儿少的可怜的神火,一路跟在太子爷后头理所当然地充当起了依人小鸟。

    凤无绝的魔气,虽说在众人中引起了震撼,可大家都聪明地选择了闭嘴不问,谁也不会傻的去探究高手的底牌。这些人如此,之前跟在他身后的人,就更是如此了。他们一早就见识了他的魔气,而这一路上的时间,凤无绝也如同乔青一般发现了神力碎片的规律,心有灵犀的,用前头得到的碎片为珍药谷笼络了亦是近两百的高手!

    这事儿一说开,大家都瞪着眼睛哭笑不得,再一次齐齐大叹:“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就这么着,一路在诸多洞窟里穿梭来去,遇见的武者就救下来加入到组队当中,逐风的就直接灭掉二话不说,残魂被大家联手合力绞杀干净,待到后面几日下来,几乎把所有洞窟都探索了个遍,她手里神力碎片的数量也噌噌的往上涨,珍药谷麾下的小弟人数更是成正比直线飙升,达到了千人之多!

    而相应的。

    越是走到后面,那神尊残魂的修为也越是高,大多都在六层七层的程度,甚至出现了一个八层高手!只从神尊八层的残魂,众人也可见识到八层高手的威能,这一个残魂,是乔青放出神火,和凤无绝的魔气合力,才最终一次斩杀!

    乔青捡起这八层高手掉落的神力碎片,在偌大宽阔的洞窟中皱起了眉:“暂时别往前走了。”

    凤无绝也是这么想:“你神火消耗的差不多了吧,后面若是再遇上,不好对付。”

    两人低声细语的功夫,焰惊川走了出来:“两位大人,老夫有个主意。”这个老家伙一路上对乔青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小九九,甚至于一向和他颇有嫌隙的凶兽冒险队,他也命令麾下成员莫要冒犯。见两人齐齐一挑眉,他提议道:“如今大人发放下去的神力碎片有不少,不如咱们先停在这里,暂时休整一番,趁此机会让大家都吸收了碎片。一呢,是未免夜长梦多,二呢,能提整体实力,也可应对后面的问题。”

    他一番话说的尚算中肯。

    乔青却听出了别的味道:“焰老可是察觉出了什么?”

    焰惊川点点头:“以老夫的推断,咱们现在走的路线是正确的,而这里,应该也接近了那上古遗迹的入口。”

    乔青沉吟片刻,知道论起在这种地方的经验来,这焰惊川的话实属权威。她应了一声,谢过他的提醒,扭头对众人说出了他们的判断和疑虑。这会儿后面跟着的人,已足有六千多数,其余的那些,应该都是在这上古遗迹之外被残魂给绞杀了。这些人大多是在危险关头被乔青和凤无绝救下,心怀感激,已将两人的话奉为圣旨。没什么抗拒的,众人便兴奋地散落开来,得到神力碎片的满目兴奋地吸收了起来,没得到的,则趁此调息到最佳状态。

    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大步走到沈天衣等人所站的地方。

    手里没分出去的碎片,还有十几枚,四片五层的留给了非杏四人,三片六层的给了沈天衣、姬十三和龙天。宫琳琅的修为太低,承受不了太高的碎片能量,乔青特意给他留下了数片神尊一层的碎片。再有三片七层一片八层,正好她、凤无绝、忘尘,三人平分。

    忘尘却摇头道:“我不是修炼到神尊,接受琴族的传承,让我的心境没跟上修为,暂时不能服用神力碎片。”

    “那你先拿着,以后再用。”

    “还是你先吸收了,后面不知道会碰见什么,实力提升的越高,相对也越安全。”

    乔青想了想:“成,那这个我先用了,后面遗迹里有好东西,再给你留着。”

    忘尘笑着摸摸她的头:“这还用说,我才不跟你客气。”他顿了一下,搀扶起犹自昏迷之中的老祖,之前流沙海陷落的时候,他把老祖保护的很好,并未受伤,可这么几日的奔波下来,显然对老祖的身体无利:“不如让师傅去你的修罗斩里修养,我也进去,照顾他,顺便也给你们护法。”

    这样也好。

    看看四周,所有人都在打坐之中,她心念一动,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两人收了进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如此一来,剩下的三片七层和一片八层,就由她和凤无绝平分了。凤无绝取了一片七层的,和忘尘同样的理由,这东西必须有心境上的提升才能服用,否则对以后的修炼有弊无利。说着,还很不爽地白了眼自家甩他九条街的媳妇,显然对这货那鬼域石碑中的两年,很有那么点儿羡慕嫉妒恨。

    乔青仰天哀嚎:“你们是没进去啊,老子天天看饕餮吞鬼脸,我容易么。”

    修罗斩里,传出某只狗状凶兽一声干呕。

    一不小心戳中某狗痛处的乔青眨眨眼,赶忙蹦到一边儿,盘膝坐下,沉入了修炼的状态。

    这里危机四伏,哪怕有忘尘护法,她也没敢完全的封闭五感,只将自己的心绪调整下来。过了好半天,她呼出一口气,睁开眼睛,取出手中的一枚七层碎片。亮晶晶的碎片,在她的吸收之下,顿时流动出浓郁的能量,顺延着经脉一点一点游走在四肢百骸之中,和原本体内的神力大军一丝丝融合在一起……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

    这一方洞窟之内,接连数日,没有一丝的声响。

    漆黑的环境之下,遥遥望去,密密麻麻足有六千的高手,都在盘膝打坐修炼之中。天魔老鬼第一个睁开了眼睛,一双老眼中迸发出惊喜的神采:“老夫晋阶了!神尊!哈哈,老夫也有这一天……”

    这一道不可抑制的欢呼,就好像是一个引子。

    紧跟着,接二连三的武者睁开了眼,纷纷大喜过望:“我晋阶了!”

    “我也晋阶了!”

    “哈哈,老夫虽然没晋阶,却是到了神帝大圆满!”

    “恭喜啊,神帝大圆满,距离神尊也只差一步呢!”

    无数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响彻在这一方洞窟里,有惊喜的,有道贺的,也有不少眼含羡慕的。这一次的流沙海之行,尚在遗迹之外,已有数百人到达了神帝大圆满,更有近百人晋升到了神尊一层!

    神尊啊,从前几乎是想都不敢想的境界,就连三大氏族的神尊高手也不过是数十的数量吧。而这一次,却因为那么一对夫妻,一手打造出了一支百人神尊队伍!

    这样的一支势力,带到东洲上去,足以横扫每一个大型势力!

    一片一片的惊叹之中,众人皆把视线投到了那黑红两色的夫妻身上。

    一日之后,凤无绝先乔青一步醒了过来,一枚七层的神力碎片,让他从神皇修为,晋升到了神帝大圆满,距离神尊,只差一线!不过即便这样,也没有一个人敢小瞧这个男人,可别忘了,人家释放出魔气之后,可是会修为暴涨,连神尊也可以藐视的!

    众人连连走了上来,纷纷恭贺:“恭喜凤大人。”

    凤无绝也一一颔首。

    沈天衣走过来,凤无绝看他一眼,嘴角一勾:“神帝大圆满?”

    他微微一笑:“总不能被你俩甩到后面去不是。”

    这家伙只用了一枚六层碎片,却能达到和凤无绝一样的高度,不少人都诧异地望了过来,对这个之前没怎么放在心上的白发美男,暗暗留心咂舌了起来。啧啧,这乔青大人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吸引在周围的,一个比一个变态!他娘的,这是人形天才吸引器不成?

    两人相视一笑,同时看乔青:“还不知道这最变态的,能有多高呢。”

    很快,乔青就给了他们答案:“四层。”

    众人被吓了一跳:“乔青大人,您……您……您四……”

    “老子还没死。”不过快了。乔青站起来在心里补了一句,臭着脸十分之不爽,她还以为两枚七层和一枚八层,能辅助她一次性冲到神尊六层的境界和心境持平。谁知道这玩意儿绣花枕头好看不好用,这数日吸收打坐,也只到达了神尊四层的高度:“哎,果真神尊上一层,难于上青天啊。那么巨大的能量,老子上哪找去。”

    这吓死人不偿命的,自顾郁闷自己的,完全没注意到四下里鸦雀无声。

    众人瞪着她一个个跟见了鬼一样,开什么玩笑,几天时间蹦了三层,您还在这不满意?那姬寒从入了神尊到神尊二层的时候,可是足足用了近千年呢!再换朱通天那三个掌门,更是呆在神尊一层上,足足两千年!

    您这玩儿似的晋升,这是要吓死谁?

    众人对她发出无声的批判。

    这一道道见鬼的视线齐刷刷就飞过来了,人多力量大,以至于乔青脸皮之厚也差点儿扛不住这深深的怨念。好吧,有的升好过没的升,她撇撇嘴,看过每一个朋友的进度,无紫四个,齐齐迈过了神皇大关。姬十三进入了神尊二层,龙天成为了神帝,就连宫琳琅,都在数个一层碎片的堆叠下,晋升了一阶还要多,成为了神师大圆满!

    这样的结果,让她不太满意自己进境的心情,顿时就飞扬了,一瞬喜笑颜开,眉眼弯弯:“对了,我都忘了这一茬,你现在的心境应该比修为要高,多用几片也没问题吧?”

    宫琳琅经过的这一系列的磨难,另一方面上,也带动了他心境的提升。和她相同的,心境比修为高了太多太多,如果要用正统的修炼一步步上去,以宫琳琅的天赋恐怕需要漫长的年月,可吸收神力碎片就不同了,不会有任何的弊端。

    宫琳琅也不跟她客气:“你不早说,老子修为低成那样,哪懂这个。不过你说完之后,我感觉了一下,貌似还有再提升一点点的空间,上个神宗是没问题吧。等着啊,一会儿再有多给我留点儿。”

    乔青哈哈大笑:“好咧,保准让你吃撑了!可惜囚狼那家伙不在,也不知道跑哪去了,一会儿再有神力碎片,得给那哥们儿留一个。”

    凤无绝一皱眉:“还有九指。”

    “后面再看吧,可能正巧在下面的洞窟里。”乔青压下心底的担忧,看着一张张摩拳擦掌的面容,一挥手,豪气干云:“进军上古遗迹!走起——”

    “走起走起!”

    “乔青大人万岁……”

    “跟着大人混,天天有肉吃……”

    一片欢欣鼓舞的呼号之中,队伍再一次启程,朝着这洞窟的深处快速前行。所有人都知道,后面的道路,将充斥着更多的危机,也蕴藏着更多想不到的惊喜和机遇。

    上古遗迹,就在前方!

    北京时间,凌晨五点,终于补完!于是我竟然万更了咩?!

    晚上订阅了的姑娘,有木有双更的赶脚?喔呵呵呵呵~

    叉腰大笑,我真是勤奋啊勤奋!

    \(^o^)/姑娘们好梦,我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