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章

    “乖徒弟,惊喜不?!”

    这扑上来就是一个熊抱,亲完她脑门那一下,还无尾熊一样卡在她腰上笑的见牙不见眼一脸欠揍样的男人,不是邪中天又是谁?

    这货还是老样子,玫红长衫风流倜傥,一双桃花眼笑成两条弯弯的线,张开双臂,看着显然惊喜过了头完全傻眼的乔青,等待自家乖徒弟扑入怀中来个爱的抱抱……

    砰!

    爱的抱抱没等到,一记老拳朝着他眼角就揍上去了。

    “欺师灭祖!你这是欺师灭祖!”

    邪中天躺在地上哇哇大叫,乔青冷笑一声猛扑上去,一把拎起这货的衣领子:“你他妈的舍得出现了?!”

    她一脸凶残,白牙森森,邪中天立马老实了,听出那话语中带着的一点点颤抖,他捂着熊猫眼结巴:“老、老子……”

    “老子在上头搅和出那么大动静,就差举个杆子插个大旗写上寻找邪中天了,你敢说你不知道?!”骤然袭来的惊喜过后,乔青便是满心汹涌的怒意!从进入东洲的第一天开始,她就想着要出名要出名要让自己的名字名满大陆,她为了什么?还不是想让失散了的这一群能循着她的名字找来。她搞风搞雨生怕自己的名号不响亮,生怕这名字传不到每一个人的耳朵,终于整个东洲乔青二字无人不知无人不识,可还就是有那么一个混蛋——充耳不闻!

    很好,充耳不闻!

    她之前一直以为邪中天肯定是在哪个犄角旮旯里风流快活,后来见到老祖和宫琳琅的一刻,一种可能性骤然就压了下来!也许,他也处于危险之中呢?也许,她把这一群朋友们的境地想的太好了?也许,他根本就是被困在了哪里出不来呢?这种种可能压在她心头上,一日两日虽然没说出口,可心里的担忧却越来越重。

    结果呢?

    结果这混蛋好端端地出现了!

    惊喜?!

    惊他娘的喜!

    她搞出来的大动作他听见装没听见,把她扔在上头着急上火操心操的他妈心都碎了,他倒是好,跟个耗子似的在地底下优哉游哉小日子过的妥妥的!眼里的冷光和怒气更甚,几乎要迸射出来化成实质一把一把小冷刀子射出这人一身三千六百个窟窿!

    邪中天被射的浑身小风嗖嗖的透:“我……我……”

    乔青一瞪眼:“闭嘴!”

    他立马闭嘴。

    “老子就问你,我在上头搅合出来的动静,你听没听见?”

    邪中天摇头如拨浪鼓。

    这副画面,只让一旁站着的沈天衣等人齐齐笑出声来,乔青压在邪中天身上,一手还揪着他的衣领子,脸色冷厉一点一点逼近着他,邪中天就跟个遭遇老流氓的黄花大闺女似的,泪眼朦胧,拼命摇着头……

    等等!

    摇头?

    乔青眨巴眨巴眼:“你是说你没听见?”

    邪中天点头如捣蒜:“可……可以说话了?”

    她直接让这装模作样的给气笑了,一咬牙:“装什么,以前没见你这么老实。”

    邪中天小心翼翼地瞄她,顿感危险解除:“真没听见,老子骗天骗地也不敢骗徒弟,松开松开,不知道尊……哦不,爱幼啊。”说着扒拉开揪着领子的手,一脚把她给踹开,爬起来的这一下子,那熊猫眼顿时在神力的流动下恢复如初,再现瑰丽妖孽的面容。啪的展开手中骨扇,邪中天晃悠上来,一根手指点狠狠点上乔青额头:“教训起老子来了!长本事了你。”

    乔青斜着眼哼一声,倒是不回嘴了。

    邪中天立马打蛇随棍上,手指头摁着她脑门,一下一下的戳:“小兔崽子,有你这么对师傅的么?!”

    乔青咕哝一声:“那谁让你消失没动静的。”

    “我愿意的?老子愿意的?”

    “那你……”

    “那什么那!”

    什么叫风水轮流转?这俩师徒之间,从来是你强我就弱,你弱我换扇子戳!他瞪着桃花眼看乔青翻翻眼睛不说话了,收起扇面改用扇柄接着戳:“厉害啊,嗯?带着人马来抄你师傅的老窝?”

    众人皆是一愣:“老窝?这上古遗迹是……”

    邪中天没好气儿道:“什么遗迹,老子还没死呢!”

    上古遗迹,说的是消失了的上古氏族,可从邪中天的话来听来,这显然的确是一个上古氏族的所在,被岁月和历史掩埋在了这一片流沙海下,可更显然的,这里仍旧有族人存活着!这样的惊闻只让众人一瞬瞪大了眼,弄了半天,东洲还存在的氏族,远远不止当初那四个啊?

    邪中天环视一周,看着这一圈儿熟悉的面孔,妖孽的脸上也换上了喜意:“白发小子,身体大好了?”

    沈天衣赶忙微躬身,温润一笑:“是,已经大好了,多谢前辈。”

    他点点头,又转向宫琳琅:“你这小子命也忒不好。”

    宫琳琅一愣后明白过来,哈哈一笑:“原来晚辈和前辈还当了四年的邻居,缘分啊!”

    “从那老家伙来的时候,我就知道,可惜知道归知道,却是力不从心啊。”他就在这遗迹之下,上面发生的一切又岂会不晓得,只是从来了东洲就被困在这里,哪怕知道,也帮不上忙。邪中天叹息一声:“那老家伙怎么样了?”

    “回谷主,老祖还没醒,尘公子在修罗斩里照顾他。”非杏笑着解释道。

    邪中天再扭头看她们,在非杏、无紫、洛四、项七带着喜意盈着泪花的脸上一一扫过:“可别给老子来稀里哗啦的那一套,不错,没给你家谷主丢脸。”

    四人齐齐半跪:“见过谷主。”

    他拿着扇子一个一个敲过他们的脑袋,乐呵呵地转向凤无绝,正要跟这徒女婿来一场叙旧,却见这人黑着脸表情很不善,那酸溜溜的气息不用说也知道——吃醋了。邪中天咧了咧嘴,心说这醋坛子还是老样子,有功夫跟我十八岁的老人家吃醋,应该挺好,不用问了。赶忙扭头,再一次对上乔青,双臂被他张开成一字形,显然还惦记着那个爱的抱抱呢……

    奈何乔青一向没有师徒爱,撇撇嘴一胳膊把他脖子勾过来,另一只手飞快拧住他的耳朵,七百二十度一旋转:“别跟老子打马虎眼,赶紧的给我解释,解释不出个满意来老子没师傅!”

    邪中天嗷嗷的叫:“臭丫头,没良心!”

    再拧七百二十度:“招是不招!”

    “可怜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大,就养了这么一个小白眼儿狼啊……”眼见徒弟强起来了,这货哭着嚎着改用示弱策略,从她六岁的时候开始说,什么端屎端尿唱儿歌连喂奶都出来了,那嗓子扯的跟公鸭子似的嚎了半天,一滴眼泪没掉下来,反倒耳朵都快被拧掉了!邪中天暗道不好,这鬼精的死丫头,没个答案是不准备算完了:“还有你六岁半的那一年啊,无绝小子来半夏……唔唔唔。”

    乔青虎躯一震,立马松手,改捂嘴。

    邪中天被捂着嘴笑的一脸欠扁——小样的,跟老子斗。

    乔青瞪着眼小刀子嗖嗖的——等着,没完!

    这俩师徒大眼瞪小眼了老半天,谁也没用眼神杀死谁,却觉一股阴风从侧飘来,同时被一道阴影笼罩。俩人一齐抬头,就看见太子爷微笑的俊脸,意味深长:“六岁半那一年?”

    俩人同时仰头望天。

    “咦,天花板的品味好别致。”你要是敢卖了老子就等着哭爹喊娘吧!

    “算你识货,全是汉白玉的。”越长大越不可爱啊,连抱都不给抱了。

    “贵族财大气粗,佩服佩服。”你刚才还亲了老子一下!

    “客气,小小一族不比姬氏。”你小时候老子天天亲你。

    这倒是真的,有其徒必有其师,乔青这个老流氓的师傅绝对青出于蓝。邪中天别的没有,恶趣味那是一箩筐,当年刚刚带回半夏谷的时候,这小丫头片子正处在穿越的抑郁中,天天板着脸闷闷不乐跟被欠了百八十万两银子似的。别误会,邪谷主可不是出于师徒爱,完全是你越不搭理老子老子越要招惹你的贱兮兮本性发作罢了。逮着这不到他大腿高的小女娃折腾来折腾去,故意吧唧她小包子脸一下,换来小小的乔青一眼一眼的瞪……

    当然了,小小凤太子倒霉的时候,也正是那一段儿。

    啧啧啧,多可爱啊。

    到了后来,这丫头也不知道耗子药吃多了还是什么,显然适应了穿越这一事实。忧郁不再,本性凸显。也意味着从那以后,半夏谷和他集体步入了噩梦时代,他再也没在这臭丫头身上占过一银子的便宜,全变成被她恶整加收拾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这小混蛋,老子当时收她当什么徒弟!望着天花板的邪中天顿时懊恼不已,一边儿怀念着小丫头片子六岁那会儿软软糯糯的小模样,一边儿感慨万千:“你那时候,就跟小十一样大吧?”

    乔青歪头想了想:“唔,差不多,小十也六岁半……等等!”

    俩字,顿时让邪中天一激灵。

    他扭过头去,果然看见了自家徒弟沉下来的脸,那阴兮兮的森森冷笑,只让他脖子一缩,呲牙咧嘴地往后退。乔青就这么一步一步慢悠悠地往前逼近,双臂环起来,发丝在背后摇摇晃晃,嘴角噙上似笑非笑的弧度:“啧啧啧,最近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好使了。你猜猜我刚才听见了什么,凤小十啊!我怎么就不知道自己师傅这么牛逼呢,一边儿啥也没听见啥也不知道,一边儿连我生的孩子几岁大都一门儿清。啧啧,啧啧,啧啧啧……”

    邪中天只想一嘴巴抽死自己!

    他退无可退,抵住了身后石门,一脸苦逼相:“有有有……有话好好说,老子真没听见,真没用耳朵亲耳听见。”

    乔青眸子一闪,没用耳朵亲耳听见,也上不去这遗迹之上,那是怎么知道的。恐怕和他的族中血脉有关了。她心下明了,面上还是那副笑吟吟的危险模样:“真的么……”

    两个字意味深长,那尾音打着卷地就钻进邪中天耳朵里了。他丝丝吸着气,桃花眼在这一眼见底的石室内飘,显然在找着跑路的可能性。忽然视线一转,就见前方朝着他走过来的乔青,正背对着凤无绝对他挤眉弄眼中,眼珠子都快甩出了眼眶。邪中天是什么人?这师徒俩多少年的默契,立马就明白了:“真的,绝对真,比真金还真!不信你问玄苦,那老神棍就在里头,走走走,带你们进氏族去……”

    乔青步子一顿:“外面那些人……”

    “死不了,他们是被困住了。”

    他摆摆手,三两句把这氏族之外的阵法解释了一下,的确如之前那武者所说乃是一个障眼法,看上去乃是呈十字形一间连着一间的石室,实则这石室是环绕而设,每隔着数间就有一扇通往氏族的石门。可障眼法也有个高低上下,他老祖宗布下的阵法,岂会是他们能解的?哪怕就靠着那石门,他们也是打不开的……

    是以一不用怕他们死在里头,二也不用怕他们会进入氏族。

    邪中天一拂袖,顿时他身后的石门轰隆开启。

    这巨大的重量刮擦着地面的声音,带起一种亘古悠久的气息,顿时众人的注意力都朝着那石门望了过去,一眨不眨,望着这即将开启一个古老氏族的大门,一点一点,在他们的眼前展露出后面的情形……

    乔青和邪中天瞄一眼亦在盯着石门的凤无绝,同时眨眨眼——转移注意力,成功!

    她正为了这石门完全开启后,出现的景象而震撼不已,就听后方凤无绝的声音,沉沉响在了她耳朵边儿:“六岁半的事儿,咱俩一会儿好好聊聊。”

    乔青刚刚伸出准备迈步的腿,一软。

    砰!

    还没进门,便在这古老氏族的大门口,无数邪中天族人的注视下,摔了个别开生面声势浩大的大马趴。

    这下好了,丢人丢到地下来了……

    乔青呈大字型趴在地上,瞪着眼前一双双陌生的脚尖,和一张张族人错愕的脸,微笑,呲牙,摆手:“HI~”

    果然我年纪大了,熬了一晚上,连着两天都睁不开眼……

    于是,偷懒两天,明天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