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章 还有一个?

第三章 还有一个?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章 还有一个?

    你不会想象到这五个字在浮图岛上造成了怎样的效果。

    “生……生了?”正在天空上习惯性三日一小打五日一大打的凤太后邪中天和玄苦,同时惊悚对视,一个神力不继齐刷刷从天上掉了下来。

    “我靠我靠老子的干儿子!”囚狼脸没洗牙没刷从房间里破窗而出,连滚带爬就朝这边儿跑了过来。

    “淡定点儿。”沈天衣还是惯常的眉目温润嘴角含笑白衣白发姿态如谪仙从隔壁院子里凌空落下,可这家伙说着淡定,仔细看看那笑比哭还难看,一抽一抽跟得了帕金森似的,连帅的不行的飞行姿态都是顺拐的……

    弱,太弱了,弱爆了!柳飞望着这些麻爪傻眼的心情无比美好,他可是亲自参与过凤小十的降生的,比起这些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的紧张简直就是稳如泰山。等等,这个腿抖个不停下身一股尿意传来是怎么回事儿?

    柳飞捂着裆一溜小烟儿跑走了。

    朱通天等人却是火急火燎地冲进来:“我的天,我的天,我要当舅舅了,我老朱要当舅舅了,哈哈哈哈……啊不对,怎么办?妹子要生了,咱们怎么办?”

    他一会儿乐一会儿愁一会儿哈哈大笑一会儿又原地打转,已经让这消息整神经了。他们都如此,更不用说这浮图岛上成千上万的族人们,乔青的院子外面直接围成一个加强连,那些一拥而来的族人一个叠一个多米诺骨牌一样摔在门口,摔了个水泄不通鸡飞狗跳……

    人人脸白如纸眼睛通红抖的腿脚都不是自己的了。

    啥?

    你说凤无绝?

    凤无绝极其镇定点着摔跤大军的脑袋飞了过来。

    黑衣翻飞,黑发凌空,鹰眸沉定,表情冷静,足点脑袋兔起鹘落连眉头都没皱上一下,那遥遥而来的风姿简直是犹若神智酷的掉渣!只让众人齐齐张大了嘴巴滚落一地眼珠子!

    差距啊!

    什么叫差距?不对比凤无绝的狂霸酷帅吊炸天,永远显示不出他们有多么矬……

    一片目瞪口呆的仰望之中,太子爷终于凌空滑翔了下来,尤以最后一个落地动作为甚,十分狂霸酷帅吊炸天的……摔了个大马趴。

    人人捂脸,泪流满面。

    这前后对比太过强烈,以至于一时也没人记得要扶他一把,好在凤无绝也不用人扶,再一次狂霸酷帅吊炸天地站了起来。这会儿乔青早就在房子里面嗷嗷嚎叫了,之前的一幕幕全部充斥着某个产妇撕心裂肺的背景音,叫的他心头乱颤一个激灵就往产房里冲!

    “STOP!”一声狮子吼舌绽春雷。

    一个口令一个动作,那绝对超过了二百迈的速度顿时就刹住了车。

    就这么一刹车的功夫。

    “大夫来了!”

    “稳婆也来了,让开,快让开!”

    “开水,剪子,纱布,全准备好了……”

    端着水盆的婆子们轰隆隆跑了过来鱼贯而入。

    俗话说家有一老胜似一宝,大长老不愧是东洲活的最久远之人,刚才那一嗓子失态之后立马就淡定了下来。大夫,稳婆,各项所需,井井有条地吩咐了下去,纵览全局,统筹兼顾,里里外外一把抓!片刻功夫,最后一个婆子都钻进了产房里,还没忘了一扭身,咣当一下,把门从里面给带了上,毫不留情地送给望眼欲穿的孩儿他爹一串儿冰冷的小风……

    听着里头窸窸窣窣乒呤乓啷,凤无绝的苦逼那就别提了。

    可乔青正在里头生着孩子,明令禁止他不准进去,他自然也不会硬闯惹他正生娃的媳妇不快。于是这满腔悲愤全数化为了冷气嗖嗖外放,凤无绝站在大门口,紧紧盯着里头一动不动,听乔青一边儿喊的连大嗓门儿朱通天都摇着头自愧不如,一边儿把他从头到脚痛骂到体无完肤,连他的宠物小凤凰都不放过……

    小凤凰扑棱着翅膀赶过来的时候,正听见那句“咒你丫的黑鸟一辈子美白失败”,直接翅膀捂脸,望天忧伤了。

    大白追着自己的尾巴满院子转圈圈儿:“要生多久,生多久,喵了个咪的,急死猫爷了。”

    “别转了,转的你哥胃口都没了。”饕餮一巴掌把它拍地上,顺便从花盆里把小西红柿揪出来,撕下片儿小叶子嘎吱嘎吱地嚼了。

    囚狼忍不住为都快被撕秃了的并蒂果掬了把同情泪,扭头问道:“我说你们怎么知道她在这儿?”不怪他好奇,这三只家伙被乔青给折磨去了龙族,怎么刚巧知道她来了姬氏?

    “小十说的。”大白盯着紧闭的产房大门咬着爪子无意识地答。

    它在龙族躲了俩月,越想越担心,连小鱼干儿都觉得不好吃了。小青梅生娃,猫爷爷怎么能不在?眼见着预产期快到了,便拉着饕餮和它媳妇咻咻地赶去九天殿。正巧路上碰见了哭丧着一张脸的凤小十,这又赶紧的调转方向,朝着姬氏跑了过来……

    随着它的解释,没有人知道,正在这院子外面一处草丛里缩着的凤小十,简直快把自己给埋进地底下了。

    凤小十如今已经十五岁整,再也不是当初的小肉包子了。十五岁的时候乔青是什么样?已经可以一板儿砖拍晕了大燕一字并肩王,也能扮着废物韬光养晦把整个乔府玩儿个底朝天。而凤小十同学呢,亦是在前两年中迅速地抽条了起来,比乔青都要高上不少,和凤无绝极其相似的面目,一双乔青般狭长精明的黑眸,依旧的一身红衣,远远看去,活脱脱就是少年时代那乔青的风姿!

    眼见着囚狼叔只随口一问,肥猫叔也随口一答,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凤小十抹去一脑门儿的汗:“好险。”

    一边儿出落的精致可人的小美人胚子,乖乖巧巧地眨巴眼望着他,正是也十三岁了的童养媳纳兰诗意:“小十哥哥,咱么躲什么?”

    凤小十的回答,就是直接亮出了他的火。

    嘶——

    纳兰诗意倒抽一口冷气,一张小小的檀口张成个O形:“魔……魔……”

    凤小十耷拉下双肩:“魔气。”

    不错,魔气!

    这炫目的赤红火焰之中,正夹杂着漆黑的一丝丝魔气,凤小十狐疑了这么多年的屁股上的两个胎记,血脉觉醒的一刻总算让他整明白了——他竟是继承了老爹的火和娘亲的魔气!这下好了,混沌之气自产自销,天道继承人的不二人选!

    “小爷要是不跑,后半辈子还有自由可言?”凤小十瞪着自己的火焰直撮牙花子,要是让他去当那劳什子天道,他梦想中吃饱睡睡醒吃的美丽富二代生活岂不是要泡汤了?没看他老爹现在都烦的整天嗷嗷叫么。

    啥?

    你说乔青不会这么没义气?

    算了吧,这孩子可是从两岁就过上了被自家老爹奴役的日子了……

    凤小十把自己往下缩了缩,借着草丛的掩护抓心挠肝儿地等着,听着里头他老爹一声一声的嚎叫,心疼的腿肚子都在发软。

    他是腿肚子发软。

    凤无绝是心里软。

    哪怕知道乔青这嚎叫里有不少的水分,也碍不住一颗心都像是被人攥了起来。男人再牛逼对于女人的生产之事除了精神上支持永远也帮不上任何的忙,他几乎是被钉在了房门外头,一双鹰眸一眨不眨,这么半日一夜的等待的功夫,将和这货的往昔一幕幕自脑中回放。

    一板儿砖,一支曲,一张琴谱。

    一朵九叶鸩兰,一座豪华大猫屋……

    凤无绝的嘴角缓缓勾动起满足的弧度,目中忍不住融入了丝丝笑意,那一幕幕就仿佛近在眼前生在昨天,可是今日,他们的儿子已经长大,一双儿女亦在孕育生产之中……

    “生了!”

    “生了生了!”

    伴随着产婆的一声惊喜呼号,伴随着两声血脉相连的嘹亮啼哭,伴随着日出东方射出耀眼的一线,这折腾了乔青也折腾了他们所有人足足十个月的两个孩子,终于生了!

    姬氏上下,一阵狂喜!

    凤太后抱着拐杖一个龙精虎猛地蹦了起来,玄苦的佛珠嘎嘣弹到了邪中天的脑门儿上,难得这从来小气吧啦的妖孽男却只揉着脑门儿嘿嘿笑,朱通天团团转的步子猛然刹住了车,沈天衣和囚狼睁大了眼嘎啦嘎啦地扭过脖子,大白一激动直接把肥爪子啃秃毛了,刚从茅厕里跑出来的柳飞一捂裆脚下一转又进去了……

    外面疯狂的欢呼,全部变成了这两声啼哭的背景音。

    凤无绝什么也听不见。

    他一把扶住了门框,半日一夜的淡定犹如洪水般翻卷而来让他一瞬间浑身湿了个彻底,那种几乎连骨血都在沸腾的喜意,淹没掉四肢百骸让他心头发软,眼眶湿润。

    耳边回荡着他一双儿女的啼哭,一个比一个的大嗓门一个比一个精神盎然,两道尖尖的嗓音汇合在一起就跟二重唱似的争着抢着飙高音……

    凤无绝正要迈步。

    乔青一声跳脚的大骂顿时展示了什么叫做一音还有一音高:“我……靠!小王八蛋,你作弊!”

    “怎么了怎么了?”

    “族长快给我看看。”

    “我的妈呀!怎么……怎么还有一个?”

    晚点还有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