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章 三个葫芦娃

第五章 三个葫芦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章 三个葫芦娃

    乔青这孩子生的,简直比大白减肥都艰辛。

    可不管怎么说,这连续四天四夜的功夫,凤无绝连带凤小十一家三口齐上阵,总算是把三个娃给整出来了。这可说牵动了整个姬氏整个东洲乃至整整两片大陆的孩子,到底是男是女,几男几女,紧跟着就成为了所有人望眼欲穿的疑问。

    一片眉开眼笑的殷殷期盼中,凤小十第一时间被他娘亲给踢了出来,怀抱三只小包袱,高高举起:“一男两女!”

    上上下下,一片欢腾!

    凤太后望着这买二送一的三个大胖曾孙,直接激动到晕了过去。

    沈天衣囚狼柳飞一人一个抢过来抱着,眉飞色舞乐的合不拢嘴。

    邪中天玄苦为表欢欣,蹦到天上精神头十足的打了个三天三夜。

    一传十十传百,消息飞快蔓延到两片大陆的大街小巷,只让每一个武者都欣喜若狂。小小的娃自一出生就被捧在了这世界的掌心中,鸣凤、柳宗、姑苏、万俟、大燕、甚至整整九个阶梯,皆自发地举行起了欢庆宴会。

    足足一个月的流水席一梯连着一梯,浓郁的酒香弥漫大陆,千篇一律的祝酒词集体换了新花样:

    “一胎生仨!”

    “三喜临门!”

    “乔爷威武!”

    ……

    威武的乔爷威武地咂了咂嘴。

    她刚刚结束了为期一个月的生活不能自理,吃喝拉撒全在床上,身子臭的可比茅坑,头发里头虱子乱蹦,邋里邋遢灰头土脸。这灾难一样的日子扒拉着手指头数过来数过去,总算熬过了此名为坐月子实则二等残废的苦逼生活。

    此刻干净净清爽爽香喷喷,沐浴完毕重获新生,嘬着牙花子开始自己的每日一思索:“这第三只到底是哪出来的?”

    眼前三个小摇篮里三双六只小眼睛眼巴巴地瞅着她,表达自己嗷嗷待哺的期待。

    乔青换个姿势,双手托腮,继续想:“老子明明把过脉了啊。”

    三只包子一齐发出鬼哭狼嚎。

    乔青朝后一仰,倒头躺了下去:“真他娘的怪事儿年年有。”

    这么一趟,就躺了有一盏茶的时间。

    孩儿他娘盯着天花板摇着头啧啧有声,三只包子就张着小嘴儿飙泪三重奏,也不知道是哭累了还是终于明白了自家亲妈的不靠谱,震天响的大嗓门儿转变为了小小声的抽抽搭搭,可怜巴巴地在篮子里蹬腿儿。

    蹬了老半天,小腿儿都快蹬折了,乔青总算想起来了自己貌似还有喂奶这一重任。

    她一个轱辘坐起来,先歪着头仔细打量了打量自己的这三个娃——先前出生的两只是龙凤胎,一公……哦不,一男一女。这几乎分辨不出样貌的一双龙凤胎,不看小鸟还真不知道哪只是男哪只是女,小的几乎是踩着大的脑门儿出来的,之间相差不过一分钟。

    介于后来凤无绝的接生行动实在太悚然听闻,直接吓傻了一屋子的稳婆,以至于后来再问,竟是一问三不知,没一个说的明白的。

    于是乎,这双龙凤胎的大小问题,一时成谜。

    她把两只抱起来,扯开衣衫,准备喂奶。

    这个时候,这两只的性格就分出高下了。

    有小鸟的这只先盯着某球状物静静观察着,哪怕饿的嗷嗷叫也不贸然张嘴,这淡定小姿态简直了!乔青正叹这娃颇有乃父之风,左边一痛,没小鸟的这只已经不管三七二十一下了嘴,吧唧吧唧吃的欢生,全忘了现在叼的这人之前还置她们肚饿于不顾。

    乔青一爪子戳上这二百五闺女的脑门儿:“记吃不记打,别说是老子生的你。”

    二百五闺女摇头晃脑,继续吧唧。

    再看先前那只,人家还在观察呢。

    他一脸淡定地看球状物,乔青就一脸胃疼地看着他。

    说起来,这最先出生的老二老三长的可说唇红齿白像极了她。一个多月的时间足够他们脱胎换骨,褪去了红红皱皱的小猴子模样,白嫩嫩水灵灵地招人疼。反倒是那躲过了她的把脉的神奇物种老四,反倒没随上她和凤无绝的一点儿好处,歪瓜裂枣很是有抽象艺术……

    乔青牙疼地看一眼摇篮里仍在排队的老四:“啧,老子和无绝的结晶,能长成这样也算你厉害了。”

    老四仰天就开始嚎。

    吓的乔青一哆嗦,差点儿把怀里这两个给甩出去!

    于是这两个也跟着哭:“哇——”

    三重奏卷土重来!

    这三个孩子加起来的哭声简直能敌过凤小十的一百个!聒噪炸耳那就别提了。要不是她生的必须拍墙上抠都抠不下来!乔大爷的母爱你指望她有多少?从前只有一个凤小十,又是在那样艰难的环境下一路逃亡着生下来,母子两人相依为命,那亲切感自是不必说。如今这三个,可是被一众长辈们捧在手心儿里生出来的,从在她肚子里就折腾的她够呛,出生的时候又鬼门关里走了一遭……

    两相一对比,这差距就出来了。

    乔青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怀念凤小十小朋友啊。

    提起凤小十,又是一桩悬疑,那小兔崽子待她生完孩子,一眼看见这老四屁股上和他一模一样的胎记之后,一个高蹦起来,一溜烟儿跑了个无影无踪。唔,乔青怀里抱着俩只能伸脚去翻另一个,脚尖拨拉拨拉,把艺术细胞很浓郁的老四翻了个身,盯着她屁股上的胎记若有所思……

    门口凤无绝一进门,看见的就是这样一个画面。

    乔青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完全神游天外中,三个娃就一个比一个飙着高音,还有一个是趴在摇篮里的。

    顿时,一双剑眉紧到能夹死苍蝇。

    太子爷快步走进来。

    乔青顿时傻眼了!

    只看两个女娃齐刷刷闭了嘴,只拿着两双红红的小眼睛瞅着亲爹。凤无绝赶紧把两个闺女给抱起来,吃饱喝足的那个进了亲爹的怀抱,咬着小拳头倒头就睡,吐着泡泡一秒钟进入沉睡状态。还没喂过奶的第三只揪住他衣襟哼哼唧唧,看她一眼,看凤无绝一眼,又看她一眼,再看凤无绝一眼,颇有在以眼神告状的意思。

    乔青一脑门儿的黑线,老子就不信他能明白!

    凤无绝立刻告诉了她什么叫父女感应:“闺女饿了,还没喂呢吧。”

    乔青一把把儿子推出去当挡箭牌:“这小兔崽子不吃奶。”

    凤无绝一拍脑门儿:“忘了告诉你,咱家儿子不吃奶,只吃米糊。”

    “为什么?”

    “唔,可能是嫌奶腥。”

    “……”

    “还有襁褓只用极北冰蚕丝的,褥子得是雪鸳身上最细的绒毛,晚上不点百年制取的迦南香睡不着,每天早中晚要洗三次澡……”

    耳边凤无绝一句一轰鸣,就跟一连串儿的二踢脚似的,乔青瞪着眼完全被炸懵了。这一个月她坐月子,孩子一直是奶奶和他带的,她就偶尔心情好了招招手把三个娃叫来床边儿捏捏腮帮子蹂躏蹂躏。是以她竟然生了这么三个祖宗,直到今天月子坐完了,才后知后觉……

    好么,弄了半天,她是被儿子嫌弃了?

    弄了半天,她到底生了仨什么玩意儿?

    一个儿子娇生惯养生下来就祖宗命,老子叫他爹怎么样?俩闺女一个是标准的二百五,还有一个属性未知没出生就差点儿弄死亲妈!果然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她乔青祸害完两个大陆如今就派来了这么仨祖宗来祸害她?

    望着那瞬间金光闪闪的小摇篮里重新躺回去静静看着她的儿子,再望着凤无绝怀里睡的呼噜呼噜响的闺女,最后看了一眼抓着他手指哼哼唧唧像是在笑且连笑都笑的极为抽象艺术感十足的第三只不明物种,一股悲催之感从天而降兜头砸下!

    乔青欲哭无泪地仰头望天。

    说好的乖宝宝呢?

    说好的软软香香乖乖巧巧呢?

    说好的打不还口骂不还手左边捶腿右边捏肩呢?

    就这么三个,她还指望有当皇太后的一天?顿感未来希望之渺茫的乔大爷默默扭头:“无绝……”

    模范老爹捧着俩闺女保持上身不动的姿势坐下来,周身神力一震,老二那金光闪闪价值千金的摇篮顿时左右轻轻摇晃了起来,难为这高难度动作他竟做的帅气十足。乔青傻眼地看了他一会儿,他笑着扭头:“怎么了?”

    “咳,娃的大名我还没想到。”

    “没事儿,娃还小,慢慢想也不迟。”

    “不过小名有了。”

    凤无绝剑眉一挑:“唔?”

    乔青母爱十足地望着三个娃,笑的无辜又无害:“取的简单点儿,好生养——不如就二娃,三娃,四娃?”

    对这媳妇从来了如指掌她眸子一动就知道在想什么的太子爷,这一次却迷茫了。乔青笑成这么个模样绝对没安好心思,可听上去也的确是这么个理儿,贱命好生养,这从来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俗语。太子爷想破了脑子也想不出有什么问题,于是一拍板儿:“你喜欢就好。”

    乔青悠悠远目。

    纵横二十一世纪经久不衰家喻户晓的儿童最爱葫芦娃,咱们家二娃、三娃、四娃,也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