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二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第十二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二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你问蚣蝮这几日去了哪里?

    答案很简单,龙族。

    龙族乃是在东洲大陆的一方异空间里,占地面积,足足有整个东洲那么广阔。平均划分为十座宫殿,龙皇龙后居一共,九个儿子各居一宫。而出了这片绵延无际的广大湖泊,湖泊尽头在四娃眼里那所谓的水天一色,越往近了看,一座通天彻地的巨大宫门越是清晰……

    四娃恐怕打死也想不到,她心心念念的龙族,其实就在脚下!

    只不过,谁能想到呢?

    龙之九子的每一宫,不是玉砌雕阑,也非琉璃金瓦,而是直接形成了一片巍峨壮阔的自然地貌,每一宫都占据了东洲大陆上整整一个阶梯那么广,这龙均居住面积,说出来简直吓死个人!

    就连数年之后,见惯了大场面的乔青第一次光临龙族,都忍不住嘬着牙花子恨恨嘀咕——一股土豪的气息扑面而来!

    而此时——

    这土豪蚣蝮,正站在他土豪大哥的宫殿里。

    赑屃形貌如龟,这宫内地貌便是一片汪洋大海。蚣蝮在细白的沙滩上走了一圈儿,总算看见了一个由细沙堆积而成的高高堡垒,而他好负重的大哥,正趴在那下头用龟壳驮着打盹儿呢。

    听见声音,小三角眼掀了掀:“咦,小六?”

    不怪它奇怪呢,这小六跟他们虽说亲厚,可性子偏冷,极少会主动上门来探望。眼见着这弟弟板着棺材脸像是陷入了什么难题中,赑屃身子一晃,在沙堡坍塌之中化为了一个光头壮汉。眉目端正,五大三粗,尤以宽厚的背脊为甚,高高隆起有力的肌肉。

    赑屃抖着满身的沙朗声大笑着:“少见你小子这模样,来跟哥说说。”

    蚣蝮还没说话。

    远处一声嘹亮的清鸣,巨大的古怪的鸟从尽头处的山峰上俯冲而下!

    这鸟速度极快,眨眼的功夫,已经化为一个高瘦的毛寸美男:“嘿嘿,老远就看见你来了,有什么不痛快的说出来听听,让你二哥也痛快痛快。”

    这又慵懒有狡黠的气质,自然就是龙族二子,鸱吻。

    蚣蝮默默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始怀疑自己来求助并不是个好主意。两个哥哥一个殷殷期盼,一个幸灾乐祸,集体亮晶晶地瞅着他,既来之则安之,他这么安慰了自己一会儿,便准备一五一十和盘托出。

    “等等!”鸱吻一嗓子截断他,咻一下消失不见,再出现的时候手里抓着一把谷子,盘腿儿在沙滩上一坐,嘎嘣嘎嘣往嘴里丢:“可以开始了。”

    这茶话会的节奏是几个意思?

    蚣蝮再一次默默沉默了一会儿,三两句话说了个清楚,赑屃挠了挠大光头,一脸纠结:“难办,难办啊,那丫头吞了你的玉珏,又是伴火而生的姬氏人,要是她铁了心鱼死网破,你还没搞死她,她先一步搞死你的软鳞!”

    蚣蝮愣了一下:“我没想搞……”

    “那更难办。”鸱吻呸呸吐着谷子皮儿:“你要是打着两败俱伤的谱,闪电出手搞死那丫头,说不定软鳞还只是受点儿伤,到时候对你伤害虽大,倒也不至于不能挽回。可你不想搞死她,这不等于把柄抓在人家手心儿里,啧啧,啧啧……”

    这一句一句的“搞死”,听的蚣蝮是浑身不舒服,眉头都皱成疙瘩了。眼见着这两个哥哥一龙一句交头接耳挤眉弄眼聊的欢生,他皱着眉头扭头就走——自己真是脑子让驴给踢了,才来求助这么俩货。

    “哎哎,这不还没讨论完么!”

    蚣蝮扭头:“有主意?”

    “咳。”鸱吻爬起来,拍拍手:“知己知彼才百战百胜,走,会会那小丫头去!”

    说完,顿时化身为鸟,傲娇仰着头拍了拍翅膀。蚣蝮和赑屃双双一跃,站在了这鸟背上,一声嘶鸣,穿云破雾一路到达了他的地盘儿上。

    下方湖水碧绿,极致的高度让那一座湖中小岛化为了一个小圆点儿,岛上木屋更是小的可怜。三龙神识散出,那木屋里静悄悄的,竟是没有任何人的气息。鸱吻瞪着鸟眼东张西望:“哪儿去了?”

    蚣蝮也奇怪,难不成……走了?

    还不待惊喜,他瞳孔顿时一缩,立在二哥背上的身子都跟着僵了起来。身边赑屃察觉到他的问题,跟着他的视线往下看去,这一看,差点儿蹦了起来:“我靠!那丫头能御水?!”

    四娃能御水,这之前蚣蝮已经提过了。虽说对她那包含了四种元素的火焰啧啧称奇,可他们这些龙族一活十几万岁,啥没见过?是以惊奇了一会儿,也就罢了。可这一刻,眼看着那小丫头在湖水里起起伏伏,竟没被暴虐的大湖淹没,就真正吓掉了他们半条命!

    要知道。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而这一片大湖,可是真正的龙六子生而栖息之地,早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湖水那么简单!换句话说,这湖有灵——如果火能分为天地玄黄,那么水亦是如此——这片湖水,本就自龙族中孕育而生,又因为数万年来蚣蝮的气息温养,绝对能卡上个天级水的边儿。

    “不简单,不简单啊!”一连两个不简单,足以说明赑屃的惊讶。

    蚣蝮更是眯着眼睛看了良久良久,之前那丫头回来,他是气糊涂了,竟也忘了问她怎么能抗衡过水中意志。却是没想到,她竟不声不响和这水建立了一种交流!

    不错,交流,如今这丫头还只能保证自己不死,尚且无法完全的驾驭此水,可其中丝丝缕缕的亲和之力他又怎会看不出来?相信用不了多久,三年,或者五年,这丫头就能在水中如履平地了!再有个百年,抑或千年,这水更是会为她所用,指哪打哪,绝无反抗!

    好一个丫头!

    蚣蝮说不出是惊讶是赞赏还是懊恼,盯着下头那一个浪头被拍下去过了一会儿又打不死的小强一样钻出来的小脑袋,忍不住弯了弯嘴角。那弧度还没呈现在脸上,又硬生生扯了下去,板着脸一声冷哼:“不用管她,咱们回去。”

    大鸟俯冲入屋。

    就在这一刻,正努力练习着御水的四娃,若有所觉地往上瞄了一眼,对着那空空如也的一片天空,小眉毛狐疑地挑了挑。还没等她想个明白,湖水中强大的压迫力再一次把她拍了下去,她赶忙凝神静气,沉浸在和这股力量的对抗之中……

    这练习,一直持续到晚上。

    她干劲儿十足,可扛不住肚子咕咕叫,不舍地扑腾着上了岸,癞皮狗一样呼哧呼哧躺着直喘气儿。

    一片阴影覆盖下来。

    小绿豆眼往上飘。

    “喝!”鸱吻倒抽一口冷气:“刚才还没发现,我说小六,不会挑个水灵点儿的,咋这么歪瓜裂枣呢。整天对着这么一个,不做噩梦啊?”

    鸱吻哪怕是人形的形态,可细长脖颈,长脸长眼,头顶金毛朝着四面八方挓挲着,跟顶了个鸟窝似的。再加上对这鱼的称呼,小脑瓜一转就猜到了他是谁。四娃撇撇嘴,这毒舌鸟,简直是——鸟界的耻辱!

    面儿上朝蚣蝮一点头,脆生生地问:“你二哥?”

    蚣蝮没搭理她。

    她又看了眼盯着她满目惊叹的光头男,视线在他背后拱起的肌肉上一顿:“你大哥?”

    蚣蝮依然没搭理她。

    她也不介意,挠挠头:“失敬,失敬,只有两位么?”

    四娃显然没想到什么龙族,只以为是这两个哥哥来这儿探望弟弟了。听她这么一问,赑屃就眉眼一赞!他一向是个憨厚好脾气的,刚才二弟一开口就默默叫了声糟,心说哪个丫头听着这话不得一哭二闹三上吊?可看这小丫头除了愤愤了一下倒是没什么大反应,别看年纪小,能耐倒是不小,御水就不说了,礼貌也是有的,不禁就有了几分好感。

    他笑呵呵地道:“小三怕鲸,连带着也怕水,有水的地方是绝对不来的。”

    四娃点点头,传说龙三子蒲牢怕鲸,果然是真的:“那大白叔和饕餮叔呢?”她最关心的,当然还是这两位长辈了。

    “噢,小七啊……”赑屃像是想起了什么,嘴角一抽:“小七这俩月又胖了两吨,从地上爬起来要用一炷香的时间,父皇正命它减肥呢。”

    四娃眨巴眨巴眼,脑中不期然地浮现出她最后一次见那肥猫的模样,已经胖成了个椭圆形的球,这又加两吨——啧,喵界的耻辱啊!

    “至于小五……”赑屃捂着脸都不好意思再说了,鸱吻嘴贱地接上:“小五那货一听小七要减肥,已经常驻那边儿了,专门儿逮着小七不能吃的下嘴,美其名曰——刺激疗法!”

    一只又爱吃又爱逗猫的狗——啧,汪界的耻辱!

    四娃忽然很同情龙皇和龙后,可怜见的,这一生九胎就没个不是奇葩的,她大白叔和饕餮叔就不说了,就前头那三位,身为老大脾气好的不像话,身为老二嘴巴贱的不像话,身为老三胆子小的不像话,还有这条大鱼,看着又帅又酷又美型,其实说白了就是个呆萌!有时候还奇奇怪怪的,不知道哪根筋儿搭错了咻一下就不见了……

    简直是——

    四娃一个激灵。

    她抬头看着静静俯视着她好像看穿了她一肚子腹诽的大鱼兄,默默划去心中那个选项,一咧嘴,改成了——龙族的骄傲!

    大鱼兄眉头一挑,略满意。

    小丫头低着头一脸苦逼。

    蚣蝮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娱乐了,心情很好的伸出手,粗鲁地揉了这丫头脑袋一把:“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进去。”

    说完,在三双眼睛的目瞪口呆宛若雷劈之下,身有洁癖的白衣美男十分淡定地转过身,优雅如仙地踱进了屋……

    看标题想歪了的,自动去面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