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五章 打草惊蛇

第二十五章 打草惊蛇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路进入这随天盟。

    一路有不少的武者都恭谨地对这兄妹二人行着礼,眉宇间极为小心翼翼,四娃将这种担惊受怕的小心收入眼底,似是随口感叹道:“没想到三小姐竟能建立起这样一支势力,真是让人惊讶。”

    那三小姐忍不住的得意:“母亲当年能一手将珍药谷带入辉煌,我们这点儿成绩,也算不得什么。”

    “跟天道大人一比,的确算不得什么。”风萧的声音从后面响起:“不过这么一支势力,怎么不直接拉去九天殿,反而龟缩在这迷雾林的深处?啧,看上去颇有点儿见不得人的意思。”

    那三小姐脸色一变,瞬间回头,却见他云淡风轻地四下里打量着,仿佛刚才那一句诛心之言不过是个玩笑。三小姐目光闪烁盯着他紧紧不放,见身后跟着的新来的武者纷纷狐疑,便拂了下发丝,笑着解释道:“还不是我哥哥,不想用母亲之前建立下的势力,希望我们兄妹能真正的不靠着‘天道’这两个字,闯下自己的一片天。”

    那些武者纷纷了然:“哈哈,二公子志愿宏大,不愧是天道大人的公子,颇有乔爷当年的风范啊!”

    听着这些新人一句句的恭维,四娃却敏感的发现,随天盟中原本驻扎着的武者,在这句话后纷纷目光闪烁,想来这么长的时间下来,这些人也对这对兄妹的身份和目的产生了怀疑。

    不过既然怀疑,为何不离开?

    四娃正想着。

    脑中一抹声音响起:“这里,有那青蛟的气息。”

    她扭过头,蚣蝮正目不斜视地往前走,仿佛这一道神识传音根本不是他发出的一样。四娃心下了然,恐怕这随天盟里,也有高手!且那人此刻说不得正隐在什么地方看着他们,蚣蝮修为高深,给她传音不会被发现,她若是贸贸然传回去,可就落入了旁人耳目了。

    她几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听蚣蝮单方面的给她传音:“而且,这些武者的血液里好像被种了什么,他们应该被控制了。”

    被控制了?能做到这一步的,恐怕就是这随天盟所谓的盟主了:“三小姐,不知贵盟的盟主是……”

    之前也有不少人听见那武者“禀报盟主”的话,立刻将好奇的目光投了过来,三小姐倒是不避讳,直接答道:“随天盟虽说这我兄妹俩建成,可我二人资历尚浅,怎能大言不惭地担任盟主之位?至于盟主,便是之前跟妹妹提及的那位高人了。”她说到这儿,面颊一红,羞答答地瞥了蚣蝮一眼,这才接着道:“盟主修为高深,对我兄妹多有照拂,和母亲的关系亦是颇深,众位可以放心。”

    “哦?认识天道大人?”

    “是,盟主乃是我的长辈,和母亲是多年好友。”

    “那倒是要见上一见了。”

    四娃和风萧齐齐冷笑,异口同声。一说完,又双双狐疑地看向对方,目中带上一抹了然地转开了视线,不知道都在想着什么。那三小姐却没听出二人话中冷意:“放心吧,诸位先在随天盟中住下,待过些时候,盟主大人自会出面相见的。”

    随后又寒暄了几句,便将众人的住处定了下来。

    四娃和蚣蝮所住的地方,在随天盟的东北角,一个不大的院子,两间木屋相连。更远处,不少的木屋正处于半成品的状态在搭建,看来这随天盟中的人数也在一日日增多着。木屋中一住数日,两人之前也是在湖中岛里相依为命,是以也不觉得无聊,倒是难得的在大部队齐赶路的热闹中寻得了一丝平静。

    这些时日,四娃也不修炼了,有事儿没事儿就跑到隔壁去逗逗大鱼,把自家师傅气的脸色铁青头顶冒烟,嘿嘿笑着撒丫子跑路,日复一日,乐此不疲。

    风萧兄妹倒是常常来做客,四娃对他们的印象格外的好,相处不算多,却总有一种倾盖如故的感觉。且这些天她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时常盯着风萧的脸看来看去,想从中查询到易容的蛛丝马迹,风萧也像是在探测着什么,言语间总不经意地问起她的家人等等。

    于是这模样,更坚定了另外两人的看法。

    风笑笑兮兮摸下巴,看来宫姑娘对二哥也不是没意思啊!

    蚣蝮咬牙切齿的想,这小子果然对他家孩子动了歪心思!

    至于为什么是歪心思,大鱼才懒得去深思,反正他是怎么看都看这小子不顺眼!再看自家熊孩子老盯着人家看,更是气的肠子都疼,连带着平日里对着四娃的脸色都臭的要死。就在这不爽中,一周时间晃眼便过,那所谓的盟主却连面都没露。

    “不露面,我就逼‘他’露!”

    夜深人静,四娃冷笑一声,换了一身的夜行衣。蚣蝮斜躺在床上,看这丫头一身的行头准备完毕,只在蒙面中露出了一双细长细长的眼睛,颇有一种神秘的异域风味,竟让他心头一跳。他咳嗽一声,扭过脸去:“不怕打草惊蛇?”

    她细长的眉眼一眯,冷意迸射:“蛇不冒头,怎么打它七寸?”话锋一转,那眉眼顿时弯成一道月牙,狗腿不已:“再说有师傅在,我怕什么?”

    这马屁拍的不错,蚣蝮懒洋洋地唔了一声:“你又知道我打的过那人?”

    “连那条恶蛟都死在师傅手里头,一条小小的爬虫师傅手到擒来!”

    这马屁也不错,蚣蝮哼一声:“去吧。”

    “真去了啊?师傅你可得罩着我。”

    “哪来这么多废话。”

    他翻个身,用后背对着她,就这么一个动作,四娃却感觉到一股极为浓厚的力量将她扫地出门。噗通一声,四娃摔了个屁股墩儿,已经一屁股坐在了木屋的外头。房门轰然关闭,传出了蚣蝮冰冷而危险的嗓音:“放心大胆的干,有什么事儿为师给你兜着!”

    这嗓音一如平常的冷漠,四娃却从中听出了极淡极淡的笑意。她揉着屁股爬起来,笑的眉眼弯弯,再转过身面对这包裹在夜色下的一整个随天盟,笑靥如花的面色顿时冷厉了下来。她大步而去,仿佛只要有那条鱼的一句话在,再大的危险也无惧!

    夜色静谧,这绵延开来的建筑群亦是进入了栖息的状态,诸多武者纷纷陷入沉睡,唯有一条纤细的影子在其中穿梭来去。

    四娃的想法简单而粗暴。

    那就是:放火!

    既然你龟缩不出,我就一把火烧了你的大本营!

    随着这条黑影的穿梭往来,每过一处地方,皆有一丝火星燃起。这一点一点的火星方一接触到木屋,立刻带起恢弘的火苗风蹿,随着四娃将神力打出,巨大的罡风肆虐开来,成为了火苗最好的助燃剂,很快,东北角的一大片建筑群都陷入到一片火红之中。

    “着火了!”

    “怎么搞的,怎么回事儿?”

    “快救火啊!”

    有不少的武者从木屋中火烧屁股地蹿出,这火焰对他们来说算不得什么,用神力包裹着身体,勉强可以抵御。可一准备以神力灭火,却发现这火焰竟是扑之不灭,顽抗的惊人!这是异火!一片片的惊呼声中,有人还在无休无止地企图灭火,而更多的,却是那些早早就进入了随天盟的“老人”了,他们站定原地,不声不响没有动作,双目闪烁着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

    四娃将一切的喧嚣抛在身后,一把火一把火放的痛快不已,漆黑的天幕都被染成了火红之色,亮如白昼。

    “咦?”

    “咦?”

    异口同声。

    她身形一顿,站在一棵大树上向西南方向看去,在她放火的同时,那边也莫名陷入了一片巨大的火焰之中。竟有人和她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同一个方式——打草惊蛇!更诡异的是,那边儿的火竟然也扑不灭,也是异火!

    而同样发出了疑惑呼声的女音,正巧就在她身前一棵树上,也在看着东北角的方向。

    四娃收回视线,望向这女子。

    女子也看了过来。

    四目一对,同时眨了眨眼,又是异口同声:“是你?”

    这人,自然就是风笑,风笑一把扯下脸上的黑布,摇头摆尾亲亲热热地飞了过来:“宫妹妹,你也有异火啊?”

    四娃想的却是另一码事儿,让她感觉到亲切,双胞胎兄妹,对这随天盟有敌意,天赋好的不像话,一个冷冷淡淡气质清贵,一个娇憨可人笨笨傻傻,姓风,有异火,再结合她之前和风萧的百般试探,有一个结论已经呼之欲出了!

    四娃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儿。

    她还不待说话,风笑的身后又是一道黑影飞了过来,恨铁不成钢一脸嫌弃地骂:“这笨丫头,她是你妹妹!”

    风笑犹在傻眼:“哪个妹妹?”

    风萧捂着脑门,一眼都不愿意多看她。他望着四娃眉目闪动,带着一抹欣喜到了极致的笑容,连身躯都微微颤抖着。哪怕一早便有了这样的猜测,却是忍不住激动到无以复加。风笑哪里见过自家二哥这么个德行,当下瞪着眼便猜到了什么,笑嘻嘻的面上一寸寸裂开,盯着四娃一眨都不眨,听风萧沉重且缓慢地吐出俩字:

    “小妹。”

    “二哥。”

    四娃忍不住地扑过去,被风萧一把抱住,这样的亲昵程度是她这么多年来都不曾出现的,除了对待大鱼,还是第一次有人和她离的这么近这么近。可神奇的是,血浓于水的感觉包围着她,竟连一丁点的抗拒感都不曾有。

    她在风萧的肩颈上蹭了蹭,笑的眼睛都弯了起来。

    忽听前方风笑一声尖叫。

    俩人一齐扭头看去,风笑结结巴巴地指着她:“你……你你你……”

    她和风萧十分无语地对视一眼,这笨丫头,总算是反应过来了。便听风笑也就是三娃张大了嘴,瞪大了眼,一脸见鬼地嗷嗷叫:“二哥,你你你,你怎么能喜欢小妹!”

    咔嚓——

    一道声音嘎嘣脆地响在四娃头顶。

    那是风萧满含笑意的表情,寸寸龟裂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