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01 父女

    某日,燕爷闲来无事跟着展小怜去接费小宝和燕大宝,展小怜懒的搭理那个神经病,燕回自说自话了一路,展小怜低头玩着手里的游戏。喜欢网就上。

    到了幼儿园门口,刚好赶上燕大宝放学。

    展小怜站在门口,老远就看到一只有弹性的肉丸子一颠一颠的跑来,展小怜缩回头继续玩游戏。

    那边燕大宝一边颠着小胖腿,一边张着小胳膊,哭喊着对燕回扑过去:“爸爸——”

    燕回一把抱起燕大宝,燕大宝委屈的伸手搂着燕回的脖子,哭:“爸爸——”

    一看燕大宝哭了,燕爷勃然大怒,对着幼儿园的门抬脚就踹了一下:“哪个王八蛋欺负爷的燕大宝了?出来!给爷滚出来!”

    燕大宝一边哭,一边说:“虫……虫……”

    燕爷立刻抱着燕大宝往幼儿园里闯:“这里哪个东西叫虫?滚出来,看爷不扒了你的皮,敢欺负爷的燕大宝……”

    燕大宝委屈的抽噎再抽噎,等着爸爸帮自己报仇。

    展小怜等在外面的房车里,心里还惦记着小宝,接完这个小的还要再去接大的,结果左等右等都没等到燕回抱着燕大宝回去,展小怜奇怪死了,怎么半天还没回去呢?探头一看,幼儿园门口没有燕回的影子,倒是幼儿园里面吵吵,就跟有人闹事似的。

    展小怜立刻扔下游戏机,冲出房车朝着幼儿园里面跑过去,还用想吗,肯定是燕回带着燕大宝在干什么坏事,这事三天两头都发生一回,展小怜完全没法习惯。

    有时候小孩子相互之间磕磕绊绊是常有的事,孩子小不懂事,大人哪能真跟孩子计较?有常识的人都这样想,可燕大爷偏偏是没有常识的那个,所以,哪个小子要真落燕大爷手里,死定了。

    之前燕大宝跟同桌的小男孩打架了,就是燕大宝头顶上燕爷亲自扎的小辫子给拽歪了,燕大宝把人家打一顿不说,还跟燕回告状,结果燕回直接把那小子从大门口给踹到了教室门口,偏偏展小怜那天没去接孩子,老师校长门卫说什么燕爷都不听,最后还是老师哄燕大宝跟爸爸说打人不对,燕回才放过可怜的小子。

    人家小男孩的父母也都是摆宴有头有脸的人物,一看宝贝儿子出了这事,当然要闹,结果一听对方名号,啥话没敢说,先给孩子看病,幸好没什么大问题,好了以后人家还得登门道歉。

    展小怜一问燕大宝怎么回事,燕大宝哪里知道妈咪想听什么,呱呱全说了,展小怜一听,顿时气的头顶冒烟,人家孩子都那样了,还反过来给燕大宝和燕回道歉?

    晚上回家展小怜就跟燕回打了一架,主要是燕回挨打,他要动手,展小怜哪还有人样啊?说回来燕回也不敢打,估计他真动手了,展小怜也直接带俩孩走了就不回来了。

    对展小怜来说,燕回这死人不打不行,父女俩都欠收拾,大的小的,没一个省心的。

    后来展小怜下狠招,要把燕大宝带走,说省的被燕回带坏了,燕大爷一看这女人跟他动真格的,这才急了,最后燕爷请费小宝代笔,自己签上大名,写了一份保证书外加一头被打出来的包才让展小怜勉强消气。

    这会展小怜站在幼儿园门口,看看,这人就是老毛病犯了,时间长不收拾就开始发神经,她咬牙,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声:“燕回!”

    幼儿园里的骚动声突然静了几秒,然后就听到燕大宝兴高采烈的声音传来:“妈咪,爸爸在打虫虫!”

    展小怜一听燕回又在打人,几秒跑过去,然后就看到贴了瓷砖的台子上摆放着一条肥硕的大青虫子,燕回正用他一直随身携带的刀把大青虫切成一段一段的,还咬牙切齿的说:“敢欺负爷的燕大宝,看爷不把你切成十八段!”

    展小怜就觉得血往上涌,握拳:“燕回,你干什么?”

    燕大爷扭头,一脸怒气冲冲的表情,理所当然的说:“这死东西敢把爷的燕大宝吓哭,爷要把它切成十八段替燕大宝报仇!”

    展小怜吐气:“燕大宝!人家虫子碍着你什么了?”

    燕大宝学着自己刚刚的样子走出来,说:“妈咪,大宝从门里出来,大虫子掉在大宝的脚下面,大宝踩一脚,软绵绵,大宝害怕,大宝哭了。”

    展小怜咬牙:“虫宝宝从天上掉下来已经摔的很疼了,你还踩了它一脚,虫宝宝就更疼了,你不跟虫宝宝道歉,你还敢爸爸告状?虫宝宝得多疼啊?”

    燕大宝眨巴了两下漂亮的大眼睛,胖乎乎的小肚皮一挺一挺的,撅着粉嘟嘟的小嘴,大眼睛中慢慢的堆起一泡眼泪,就在燕回打算跳起来保护燕大宝的时候,燕大宝突然张着小胳膊对着展小怜扑过去,哭喊着说:“妈咪!大宝可怜的虫宝宝啊……”

    展小怜看天翻白眼,然后蹲下来指指被切成好几段的大青虫子:“跟虫宝宝道歉,然后为它举行葬礼。作为你犯错的惩罚,远离爸爸一个星期。”

    燕大宝每次只要跟燕回接触的多,就会干几件坏事。

    毫无疑问,燕大宝聪明机灵,她和费小宝不同,费小宝慢吞吞的性子和学习能力,让他在接收外界反馈过来的信息时也十分缓慢,所以至今,虽然费小宝频繁甚至长期和燕回在一起,但是燕回的言行似乎对费小宝没有太大的影响,却对燕大宝的影响非常大,燕回对燕大宝本来就尽心,燕大宝要星星他绝对是给手消毒后亲自摘下来给燕大宝的,燕大宝身上的恶习全是燕回给教会的,这是展小怜整天跟在盯着的,要不然燕大宝现在绝对是个混事小魔王。

    为大青虫举行葬礼以后,燕大宝垂头丧气的跟在展小怜后面上车,燕大爷不爽的抖腿,不就是一条虫吗?多大的事?凭什么不让爷的燕大宝不跟爷亲热?远离一个星期?凭什么?凭什么要远离一个星期?

    抖腿,继续抖腿,燕大宝的坐在房车的另一头,因为展小怜发了话所以不敢随便靠近燕大宝,但是燕大爷的心里是非常非常的不爽。

    展小怜把燕大宝抱在床上,自己坐在旁边跟她讲故事,这是展小怜每次在燕大宝因为燕回犯了一些错误以后必然要做的事,她必须把燕大宝还没有完全形成的想法逆转过去,虽然燕大宝不能完全忘记燕回的言行带给她的影响,但是展小怜必须要让燕大宝有另外一个有约束的认知,否则以后的燕大宝只会是第二个燕回。

    燕大宝坐在床上哭的嗷嗷的:“妈咪,大宝可怜的虫宝宝啊……”

    展小怜给她擦眼泪:“不但是虫宝宝,天上的小鸟宝宝,地上的小兔子小猫宝宝,它们要是被人欺负,都很可怜啊,你说是不是?大宝有哥哥和爸爸妈妈,虫宝宝只有一个人,如果别的小朋友也欺负虫宝宝的爸爸妈妈,那虫宝宝不是更加可怜了?”

    燕大宝哭的更伤心了:“妈咪,大宝不欺负虫宝宝,大宝跟虫宝宝道歉了……”

    展小怜摸摸燕大宝:“知道就好,以后不能随便欺负弱小的小动物或者小盆友,不然他们多可怜啊?是不是?”

    燕大宝撇嘴,点头。

    燕爷继续抖腿,对于那疯女人的话表示十二分的不满,嘀咕:“尽把爷的燕大宝往歪路上带……爷的燕大宝怎么能被人欺负呢?不像!”

    展小怜猛的一回头瞪他一眼,燕爷抬头看天,假装自己什么都没说,刚刚说话都不是他,真的不是他,燕大爷说话都是大嗓门的,绝对不会装熊小声说话的。

    接完燕大宝又去接费小宝,费小宝背着小书包,慢镜头似的一蹦一跳往外跑,小小的少年跑的步伐缓慢但是稳健,他自己爬到车上,“妈咪,妹妹……”一抬头看到一脸哀怨之气的燕回,费小宝立刻脱了鞋往床上跑,嘴里还是对燕回喊了一句:“勇敢叔叔好!”

    燕爷拉着脸,继续抖腿,不搭理。

    费小宝坐在燕大宝旁边,燕大宝继续撇着小嘴不高兴,跟爸爸学,也不搭理。

    展小怜提醒燕大宝:“大宝,哥哥跟你说话呢,不可以不礼貌。”

    燕大宝委屈的看向燕回,燕回继续抬头看天,么看到,燕大宝撇嘴,然后可怜巴巴的跟哥哥说话:“哥哥好。”

    费小宝笑嘻嘻的乖乖坐好,对于眼前的一切早已习以为常,勇敢叔叔肯定又带着妹妹做坏事被妈妈骂了,要不然勇敢叔叔才不会一个人坐在最后面一脸弃妇的模样呢。

    对于燕大爷和燕大宝的千方百计的争宠,费小宝压根没有知觉,燕回经常偷偷摸摸指使燕大宝欺负费小宝,但是费小宝从来不觉得妹妹是在欺负自己,每次燕大宝跑过去推倒他搭的积木跟他抢玩具,费小宝都主动让给妹妹玩,妈咪说了,妹妹是小姑娘,哥哥应该保护妹妹,让着妹妹,燕大宝这个小肉球总是在哥哥的谦让下跟哥哥重新成为好朋友,然后一起做游戏讲故事,每每燕大爷都会被气的吐血,燕大宝这个破孩,怎么就不知道压着那小兔崽子呢?

    燕大宝喜欢跟爸爸在一起,因为相比较展小怜,爸爸对她那是完全的千依百顺,她喜欢游乐园里所有的玩具,爸爸就会那里所有的东西都给她玩,她喜欢吃糖糖,可是妈咪看的很紧,不让大宝吃,爸爸就偷偷带着她躲在外面,吃完糖糖了再回家,当然,后来被妈咪发现了,燕大宝的小屁股挨了一段打,燕大爷的脑袋上多了一堆包。

    展小怜把两个孩子带进家门,燕大爷自动自觉的跟前面的三个人保持距离。

    燕大宝在展小怜面前,总体来说其实是个好孩子,这种感觉就像费小宝在展小怜的面前一样,乖乖的,有点调皮,很聪明,伶牙俐齿,可爱无比,和燕大宝比,费小宝不算聪明,就是千万个最普通小学生里的一个。

    燕大宝在被燕回带出去的时候,那是个展小怜从来没见过的野孩子,骨子里有着燕回式的嗜血因子,她会晃着胖乎乎的小短腿,坐在燕回办公室的大桌子上,睁大她漂亮的眼睛看着燕回收拾几个不知名的杀手,也会帮爸爸的忙,用燕回塞给她的小刀割人家的头发,更会在爸爸打拳练枪的时候跟在后面给爸爸加油打气。

    对于那些喷在她脸上的鲜血,燕大宝的反应是哇哇大哭,看着小手上血糊糊的,手都没地方放了,举着小手哭喊着跟燕回说:“爸爸,脏!大宝不漂亮了……”

    燕大宝还对燕回那个奢华标本间里的各种标本十分淡定,那些混杂着生物肢体的标本,在燕大宝眼里就像是普通的工艺品,第一次见的时候她就没有表现出对任何的不适。

    而燕回也理所当然的觉得那就是应该的,根本没觉得他可爱漂亮的小女儿是不是应该表现出害怕的反应才正常。

    当然,燕大宝会在人家表现疼痛的时候眼泪汪汪的看着燕回,说要请医生奶奶帮他们治伤,这让燕回十分满意,觉得自己的燕大宝果然是个善良乖巧的好孩子。

    展小怜眼里的燕大宝,只要她不跟燕回在一起,她就是个可爱的小公主,她一旦跟燕回接触的使劲久了,燕大宝就会变一变,有时候还会欺负哥哥,所以为了防止燕回带坏燕大宝,展小怜对燕大宝的关注度很高,有时候还会督促费小宝帮忙一起教育妹妹。

    上幼儿园的燕大宝,三天两头把别的小盆友打伤,展小怜对于这点真是被气个半死,偏偏展爸展妈怕展小怜打燕大宝,还老帮瞒着,展小怜就差在幼儿园里面装个专用摄像头来监视了。

    燕大宝吃晚饭的时候可乖了,知道爸爸成不了附身符,还被妈咪罚晚上不能进房间睡觉觉,燕大宝表示很替爸爸难过,可是家里妈咪是女王,燕大宝帮不了爸爸。

    费小宝很乖,每次在妈咪和勇敢叔叔吵架以后,费小宝就很乖,姥姥姥爷说了,大人说话,小朋友就远离,不然会殃及鱼池。

    吃完饭,费小宝直接牵着燕大宝上楼,给她念故事书讲故事去了。

    展小怜让人收拾了一下,准备哄两个孩子睡觉,结果燕回个阴魂不散的飘过来:“你这女人凭什么不让爷跟爷的燕大宝在一起?燕大宝是爷的,你凭什么不让爷跟她在一起?”

    展小怜冷睨他:“我又没拦着你,你可以直接带走,我又拦不住。”

    燕回愤怒:“爷是不想跟你吵架!你这女人别不知好歹!”

    展小怜看天:“不想吵架?那你现在是跟我干嘛?你离燕大宝远一点,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燕回伸手一指房间:“那爷要回房间睡觉。”

    展小怜翻白眼:“我又没拦着你,你去呗。”

    燕大爷趾高气扬的进房间睡觉,还把自己脱光洗干净的等着,结果等了一夜都没等到那女人,燕大爷的献身计划由此夭折,第二天起来一看,那女人从燕大宝的房间里出来了,燕大爷顿时吐出两口老血:“你这女人什么意思?害爷白等一晚上!”

    展小怜懒的搭理:“你等一晚上跟我有什么关系?大宝,起床了,妈咪今天送你和哥哥去幼儿园,顺便去看看姥姥姥爷……”

    这话一出,燕大爷就知道了,这女人也打算跟燕大爷学,要回娘家了。

    对于回娘家这事,燕大爷干的从来都比展小怜多,动不动就带着小宝大宝回娘家,回去了就对着展爸展妈说展小怜各种坏话。

    展爸展妈怎么可能对听他说自己闺女坏话有反应?齐齐当没听到。

    燕大爷说的口干舌燥堪比长舌八卦妇,就等着展爸展妈给他主持公道,结果展爸展妈压根不符合,这教育孩子的事,展爸展妈是坚信小怜比燕回教育的好,燕回他自己就是个问题儿童,还谈什么教育大宝?

    因为展小怜要回娘家,燕大爷立刻行动起来,动作麻溜的把费小宝和燕大宝搅合起来,费小宝揉着眼睛问:“勇敢叔叔,怎么了?”

    燕大爷正话反说歪曲事实:“小子,起来起来!睡什么睡?看看你胖的,比燕大宝还胖,燕大宝那脂肪是美,你这就是肥胖,起来起来,减肥了!”

    燕大爷又去叫燕大宝,温柔的能滴水:“燕大宝,爸爸亲自来喊你起床了,燕大宝,来来来,起床了,爸爸送你去幼儿园……”

    然后燕回被展小怜推了房间:“我昨晚上说的话你忘了?一个星期不准抱燕大宝!”

    怒火中烧的燕大爷一听,生气了,直接带着费小宝回娘家去了,就不信带走这小兔崽子,那死女人还敢不去接燕大爷!

    &

    因为沾了费小宝的光,第二天中午燕大爷如愿以偿等到了展小怜和燕大宝。

    展小怜敲开家门,展爸开的门,一看到展小怜,展爸就顺手指了指里面:“赶紧把人带走,都在这别扭了一天了,多大的人了?三天两头往这跑……”

    展爸展妈真服了,这人到底知不知道“娘家”指的是什么呀?跟小怜吵架,竟然理直气壮的往小怜的娘家跑,这就算了,还当着展爸展妈的面说小怜的坏话,一听就知道展爸展妈之前跟他解释的“娘家”的含义这人压根就没听明白。

    燕大爷闹了一晚上的别扭,费小宝晚上是一个人睡的,知道勇敢叔叔跟妈咪吵架不高兴,费小宝不愿意打扰勇敢叔叔,展爸展妈也不敢让费小宝跟燕回睡,展爸特地把客房的东西收拾出来,让费小宝在里面睡了一晚,燕回自然是赖在展小怜原来的房间不出去的,谁都拿他没办法。

    展小怜进门,燕大宝一蹦一跳的朝着费小宝跑过去:“哥哥。”

    费小宝慢吞吞的抬头,又慢吞吞的对燕大宝招了招手:“妹妹过来,哥哥给你好东西。”

    燕大宝立刻撒着小腿跑过去。

    跟费小宝比,不管是脑子的灵活程度还是动作的灵敏度,毫无疑问都是燕大宝更占优势,燕大宝除了肉嘟嘟的,她还真算的上是个好体能的小胖妞。

    燕大宝围着费小宝打转:“哥哥,哥哥,你要给大宝玩什么?”

    很快燕大宝就被哥哥给的新玩意吸引过去了。

    展小怜懒的管那两个自娱自乐的小东西,直接去敲门:“燕回,开门!”

    燕大爷在里面生闷气,伸手拉被子盖头:“臭女人,滚开。”

    展小怜当没听到,既然来了就要把人带走,要不然就是放着祸害她爸她妈:“你开门,我拿东西呢。”

    燕大爷大怒:“拿东西?你要拿什么东西?”燕大爷一个大活人她不管,竟然还要拿什么东西!这臭女人就是欠教训。

    展小怜继续敲门:“你赶紧开门,我赶时间,小宝下午还要上课。”

    燕大爷踢被子:“爷不管!”

    展小怜翻白眼:“你行了啊,几岁了呀?你比燕大宝还小是不是?我不是拿东西,我就是来接你的,满意了是不是?满意了赶紧开门,要不然我一会走了你后悔。”

    燕大爷从被窝里探头,斜眼盯着门看,展小怜又敲门,下最后通牒:“燕回,我数三下,你再不开门我就走了。你别后悔,我这就带着小宝和大宝走了。”

    展小怜刚说话,转身就朝着客厅走,结果刚走了一步,门就被人猛的拉开,燕回从里面冲出来,“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穿鞋的时间都不够,你凭什么走这么快?”

    展小怜睨了他一眼:“我也没说我要走啊,我还指望在我爸我妈这吃中饭呢。你闪开!”

    燕大爷抖腿,当没听到,展小怜白了他一眼,自己绕过燕回走向客厅。

    燕大宝正围着费小宝团团转,费小宝趴在桌子上,面前放了一叠纸,手里拿了一支笔,正认认真真的在纸上画画,燕大宝在旁边看的直冒星星眼:“哥哥,厉害。”

    展小怜过去看了一眼,费小宝正在纸上画的是一把手枪的线描图,他慢吞吞的画着,把手枪内部的线条结构一一画了出来,哪怕展小怜不懂这玩意,她看到费小宝画的东西也会不由自主夸了一句:“小宝,画的真棒!”

    费小宝抬头对着展小怜咧着小嘴笑了一下,然后继续低头画画,燕大宝在旁边就是对着哥哥崇拜。

    燕回不爽的走过去,打击:“这画的什么玩意?歪歪扭扭的你当是蚯蚓还是蛇?”

    费小宝还是慢吞吞的低头画画,继续画着他不专业不直但是却十分详细的线条,稍微懂行的人都会知道,这个小小少年笔下这些歪歪扭扭的图案,是在设计一把功能最新射程更远的新型武器。

    展小怜趁着两孩子没注意,抬脚对着燕回的膝盖就踢了过去,燕大爷伸手揉着膝盖,对着展小怜怒视:“你这疯女人想死是不是?”

    燕大宝立刻跳起来对着燕回喊:“爸爸,妈咪说了,骂人是不对的!爸爸不能骂人,爸爸道歉!”

    燕大爷指着展小怜跟燕大宝告状:“燕大宝,这个疯女人刚刚踢爸爸的腿!”

    展爸展妈擦汗,有大人一本正经乞求公道的跟几岁小孩告状的吗?

    燕大宝眨巴了两下漂亮的大眼睛,“妈咪说了,空口无凭,要拿证据。大宝没看到,大宝听到爸爸骂妈咪。”

    展小怜对燕大宝摸摸小脸蛋:“宝贝真乖,和哥哥一样,知道保护妈咪,妈咪真高兴。”

    燕大宝义正言辞的看着燕回:“爸爸,你还没有跟妈咪道歉。”

    燕回:“……”

    燕大宝不依不饶:“爸爸!”

    燕回咬牙,怒视展小怜,嘴里说道:“道歉!”

    展小怜笑眯眯的点头:“下次还要乱骂人吗?”

    燕大宝睁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爸爸,就像看到幼儿园里的老师教训班上调皮的男同学一样。

    燕大爷咬牙切齿,忍辱负重,摇头。

    展小怜继续点头:“好吧,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我原谅你,下次不能随便乱骂人,知道吗?好了,玩去吧!”

    燕大爷内伤,差点喷出一口血。

    燕大宝满意的继续崇拜哥哥去了。

    展爸展妈在厨房忙活,一大家子都来了,还有两个孩子的食物要单独准备,有的忙了。

    这就是展爸展妈的生活的常态,平常没什么好忙的,就老夫妻俩在家,经常一起去看看美优和龙宴,帮忙看看孩子,有时候就去幼儿园看看燕大宝,放学了也能去接了一起去等费小宝,反正只要孩子他们就不觉得累,展小怜身边是俩孩子,龙美优是一个,他们就分开去看,孩子怎么好他们怎么来,反正怎么都没关系。

    展小怜坐在沙发上翻杂志,燕大爷挤在旁边,心情依然不爽,抖着腿,使劲往展小怜身上挨,展小怜忍无可忍:“你屁股长锥子是不是?一个劲往我这边挤什么挤?你离我远点!”

    燕大爷使劲过去:“你是爷老婆,挤挤怎么了?挤挤暖和!”默了默,燕大爷突然又说:“爷许你这疯女人坐爷腿上,爷不嫌你重……”

    展小怜扭头看怪物似的看着他:“你以为我三岁?还坐你腿上,你怎么想出来的?离我远点听到没?”

    燕大爷大怒:“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是勉为其难才同意你坐爷腿上的……”

    “这么多位置我坐你什么腿上?”展小怜就知道这人神经病犯了,想一出是一出:“别以为你会几个成语就不得了了,你给我坐对面去……”

    燕大宝抬头想要过来,结果费小宝拉拉燕大宝:“妹妹,你看这样画好看吗?”

    燕大宝被费小宝吸引,点头:“好看,哥哥厉害!”

    两孩子不管,燕大爷就得寸进尺:“是你这女人先找茬的。”

    展小怜低头翻杂志:“你还血口喷人呢,我找你什么茬啊?我明明什么事都没做。”

    燕大爷抖腿,不满:“爷都回娘家了,你是过来接的,你还不对爷好一点!”

    展小怜暗自翻个白眼,服了,看书,坚决不搭理。

    燕大爷有一搭没一搭伸着脖子跟展小怜说话,结果展小怜不理他,时间久了燕大爷自己也觉得没趣了,吸了吸鼻子,闭嘴,只是整个人还跟没骨头似的往展小怜身上靠。展小怜推了几次没推开,也懒的搭理了,就这样吧,靠一下又死不了人。

    吃完午饭一家四口直接把展爸展妈给撵走了,“赶紧回家去,三天两头往这跑,周围邻居都知道每次燕回一带子孩子过来就是被家暴了……”

    展小怜:“……”扭头看向燕回,燕大爷立刻抬头看天,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就是燕大爷说出去的。

    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个早上,燕大爷第n次被家暴后带着费小宝和燕大宝离家出走回娘家,大清早的,燕大爷砸了半天门都没人开门,偏偏燕大爷这次出门忘了拿钥匙了额,于是燕大爷很不爽的踢门,结果没把展爸展妈踢出来,把左邻右舍的邻居给踢出来了。

    两三个早锻炼回来的大妈大婶过来问:“这不是展教授家的女婿吗?小怜对象这一大早带着孩子过来走亲戚?怎么没看到小怜啊?”

    然后,燕大爷就跟抓到诉苦对象似的,在这群八婆面前把展小怜家暴的事实真相大曝于天下,展小怜对燕大爷做的那些“坏事”,可谓罄竹难书啊,左邻右舍听的目瞪口呆,小怜以前看着可乖了,又聪明又乖,从来没听说过又家暴的事,怎么听她对象讲,小怜好像是个暴力分子呢?

    燕大爷说完了,自己就忘了,然后这楼上楼下左邻右舍的就全知道了,展爸展妈都被人拉住问过,展爸展妈都晕了,他们家小怜什么时候变成这种人?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怎么知道的?展爸展妈一问,知道了,是那位燕大爷自己亲口对人家说的。

    展小怜抬头看看楼上,默默的带着两孩子进房车,燕大爷刚要跟着上车,展小怜转身堵住门:“你这个被家暴对象,麻烦自己找车回去。”说完,直接拉上车门。

    燕回:“……”然后对着门砸:“疯女人,你这是虐待,爷要告你去……”

    展小怜默默的扭头看向一边,她什么都没听到,真的。

    一家人回到青城,展小怜把两孩子带到屋里,燕回自己从后面的车上下车,绷着脸,行走的步伐显示了燕大爷此刻万分不高兴的心情,可惜没人搭理他。

    燕大爷更加不爽了。

    晚上睡觉,展小怜把两个小家伙安顿好,自己去卫生间冲了下,然后拿电吹风把头发吹干才出去。

    燕回正整个人压在床上,靠着被子跷二郎腿看电视,电视里放广告呢,燕大爷盯着广告气鼓鼓的看。

    展小怜看了眼广告里的美女,推他:“让让,你一个人要占多大地方?”

    燕大爷不理,坐着不动,展小怜伸手推他:“燕回,让你让下听到没?我要躺被窝了。”

    燕回扭头怒视,然后慢吞吞的往旁边挪了下,意思意思的让开了,展小怜受不了的往床上一坐,硬是给自己挤出了一半的位置。

    燕回不情不愿的靠在旁边,看着那女人就自己这样钻到了被窝里,燕大爷不高兴,一点都不高兴。他把遥控器放到旁边,然后胳膊一张翻身压在展小怜面前:“喂,你这女人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爷说?”

    展小怜钻被窝以后就打算躺下,嘴里说了句:“我没什么话要说的,你赶紧收拾收拾准备睡觉。”

    燕回压着展小怜不动,装死:“不收拾,爷就这样了,爷就这样睡觉……”

    展小怜被压的喘不过气:“随便你,那你把电视关了躺下好好睡,我被你压的累死了。”

    燕回的身体往上撑了撑,然后回头看了眼电视,指着电视里的美女的说:“那美人不比你漂亮?你就是妒忌人家比你漂亮,爷就放着碍着你什么事了?”

    展小怜暗自翻白眼,点头:“那你就放着行了吧?省的你一会看不到你相好的,你就难受……”

    燕大爷大怒:“你这女人怎么说话呢?爷是有老婆有燕大宝的人,爷是那种随便的人?”

    展小怜受不了:“你以为你是好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整天在外头招蜂引蝶勾女人……”

    燕回抬头瞪她:“你想死?”

    展小怜往被窝里钻了钻:“不想,我想睡觉。”

    燕回趴在旁边想了想,突然一骨碌坐起来,硬是把展小怜给拖了起来:“起来,你给爷说清楚,谁他妈在外面头招蜂引蝶勾女人了?”

    展小怜的背后被他塞了枕头靠着,她有气无力的说:“燕回你想怎么样啊?还真的要我把你那些女人一个一个拖出来给你对质是不是啊?”

    燕大爷努力证明清白:“爷都有燕大宝了,怎么玩女人了?”

    展小怜摊手:“我没说你玩女人,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燕回大怒:“你刚刚还说爷玩女人了!”

    展小怜无辜:“我真没说,我是说你招蜂引蝶。”

    燕回立刻跳起来抓住把柄似的嚷:“你看你看,你现在就说了!”

    展小怜:“招蜂引蝶和玩女人是两码事,你别混为一谈好不好?”展小怜用手比划了一下:“像你这么一朵大喇叭花,虽然老了点,不过我得承认你看起来还算娇艳,那些什么蝴蝶啊,蜜蜂啊什么的往你身上扑,这不很正常?”

    燕大爷抬头看天,努力判定这女人究竟是以赞扬的态度还是打击的态度,最终燕大爷自行定位为赞扬:“那是爷魅力大!”

    展小怜嗤笑:“你魅力大?赶紧拉倒吧,是你的钱魅力大,你说你都这么大年纪了,人家那些小姑娘什么样的帅哥找不到,非要找你一个半个身体埋在黄土里的老头?人家还不是看中了你的钱,我说你是娇艳的大喇叭花你还真信了?……”

    燕回瞪圆了眼睛,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半响,燕大爷怒气冲冲的关了电视准备躺被窝睡觉,展小怜嘴里跟着说了句:“你是不是打算明天找几个女人试试你的魅力?那我明天刚好不过去了,省的你发挥出问题……”

    燕回大怒:“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什么都没做,爷就知道你这女人没安好心,你就是打算让爷找女人,然后你有借口把爷给甩了,爷告诉你,没那么容易!”

    展小怜重新钻到被窝睡觉,闭目养神不搭理。

    燕回在旁边吼了一通,展小怜没反应,燕大爷想了想,伸手把展小怜的身体给掰过去,让她面朝自己,展小怜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重新闭上,燕回不管不顾的强行把展小怜搂到怀里,睡觉。

    次日,燕大爷起了个大早,出门的时候还特地打扮了一通,然后精神抖擞的出门去了。

    展小怜起了后听人说了直撇嘴,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燕大爷那骚包孔雀今天绝对是打算试试他老人家的魅力还在不在了,展小怜把俩孩子送学校以后又一个人回来,收拾了一下直接出门去青城市区。

    展小怜的车一出现在集团大厦的大门口的时候,周围的人立马正襟危坐的挺直了腰杆,展小怜下车,头也不抬的径直朝里走,雷震从里面迎面走上来,直挺挺的挡在展小怜面前:“展小姐……”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伸手拨开抬脚朝前走,嘴里说了句:“雷大叔我觉得你年纪大了也该退休了,要不然怎么不知道好狗不挡道的道理?”

    雷震默默的躲到了一边,伸手摸了把伤心泪,这就是夫纲不振的结果,燕爷被老婆压住了就算了,连带着他们这帮跟着燕爷混日子的兄弟都被欺负,明明是燕爷的人,怎么到最后就变成了这小妞的跑腿和跟班了?这不科学啊!

    话说,燕爷,大难来了,您老人家好之为之吧!

    正大腿翘着二郎腿的燕大爷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他吸了吸鼻子,嘀咕:“谁说爷坏话了?”

    身边围着的三个年轻美艳的美人立刻紧张的围过去:“爷,您老人家没事吧?哎呀,青青给您倒点水……”

    另一个美人一看倒水的活没了,赶紧跟着说:“爷,喏喏给你揉揉肩……”

    燕大爷颠着二郎腿,一脸不爽的摸下巴生闷气,燕大爷的魅力明明还在,那死女人凭什么说他是半个身体埋在黄土里的老头?

    屋里的美人正争先恐后的对燕大爷献殷勤,门把手突然被人拧动,展小怜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犬,你给我让开!我什么时候到这来还需要你来传话?不知道的我还以为你自愿给燕回当传话太监了呢……”

    燕大爷一听展小怜的声音,一拍巴掌,得瑟:“死女人,敢说爷老了……”跷着二郎腿对着门喊:“让她进来,爷正找她呢。”

    卿犬诧异的回头看着关着的门,然后耷拉着眼皮子对展小怜睨了一眼,走过她身边的时候突然压低声音说了句:“待会想哭鼻子,肩膀免费借你用……”

    展小怜看怪物似的看着他:“你全家都哭去!”

    卿犬摇摇晃晃摆摆手走了,展小怜对着他背影鄙视,重新伸手拧门,展小怜拧门的时候就知道燕回在里面干什么,她就是想看看那死人到底打算怎么收场。

    结果门开了,展小怜抬脚走了进去。

    燕回大腿翘着二郎腿的坐在沙发上,举着手里的酒杯展小怜吊儿郎当的开口:“哟,妞,你这是专门来陪爷喝酒来了?”

    展小怜疑惑的看着他,然后直接朝着卫生间走去,伸手推门,空荡荡的,走回来又朝着卧室走,床上整整齐齐的,还是没人,展小怜对他太了解了,这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屋里要是没女人,她都敢说把脑袋砍下来提着。

    展小怜抱着胳膊,站在燕回面前,问:“你把人藏哪去了?”

    燕大爷力证清白:“什么人?爷不是在你面前?”

    展小怜嗤笑:“少装算了,我的说的是女人,你藏哪了?”

    燕回站起来,摇摇晃晃带着点讨好的搂着展小怜的肩膀:“不就站在爷面前?你还要找什么女人?来来来,跟爷喝两杯……”

    展小怜翻白眼:“你少给我装了,说吧,这屋里藏了几个女人?你证明的结果如何?别告诉你老人家确实人老珠黄,一个美人都没勾到。”

    燕大爷大怒:“怎么可能?”

    展小怜停下脚步,扭头盯着他看:“哦?这么说燕爷的魅力不减当年?”

    燕回愤恨:“那是当然,爷是什么人?那些贱人看到爷还不乖乖贴上来……”话说了一半,燕回看到展小怜在冷笑,立刻改口:“爷可是青城的好公民,是良民,是有良民证的!”顿了顿,燕回突然提高声音,努力证明:“爷都有燕大宝了,爷不玩女人……”

    展小怜冷哼一声,抬脚就往外走:“你当我傻子是不是?”

    燕回“哎哎”两声,伸手拉住,“爷话还说完呢。”

    展小怜回头:“我没兴趣听,你爱找谁听就找谁听……”

    燕回的脸忽一下冷了下来,死死的抓着展小怜不撒手:“爷他妈都说没玩女人了!”

    展小怜眯眼:“我没说你玩女人。”

    燕回伸手指门:“那你要走是什么意思?爷都没玩女人,你凭什么要走?”

    展小怜呼气:“我回家怎么就不能回了?你清白了,行了吧?”

    燕大爷认真想了想,貌似也是,但是不知怎么的,燕大爷就是觉得不踏实,展小怜前脚回去,他后脚也跟了回去,那三个吊阳台那边眼看着就要掉下去的女人都快哭了,怎么还没人来把她们给拉上去啊?

    燕回回家:“妞,妞,爷真没玩……”

    展小怜一边拿工具磨指甲一边点头:“我知道,你没玩,你让让,我手被你挡了。”

    燕回不踏实了两天,燕大爷自己也翻来覆去的琢磨,明明没玩啊,真没玩,连摸摸小手都没有,他干嘛这么心虚?都是那死女人害的。

    两天以后,燕大爷总算知道为什么他老人家心里就是惴惴的不踏实了。

    ------题外话------

    渣爷回归,新坑会填,有兴趣的美妞可前往先收藏,番外约十万字,群内看过的美妞勿订。

    新文:

    《吾皇万万岁》

    自古以来,流芳百世极难。

    魏西溏以为,要想吾皇万岁,首先得学着做个能遗臭万年的恶人。

    于是,她愈发的恶了。

    *

    天都国所有雄性皇亲国戚都是朕的敌人,带把的总比朕得那些老匹夫的意,这些人日后都是皇位竞争者,趁小了赶紧弄死,省的以后麻烦。对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好,免得史书记载德盛女帝心狠手辣,朕是宅心仁厚、被万民敬仰的仁德好皇帝。督促太史公不用写的太好,实事求是即可,朕面皮薄,恐受之有愧。

    *

    薄情女帝v痴情忠犬。

    忠臣异心,妖男祸国,一个痴情到绝情的男人,一个薄情到无情的女人,狗血小言,勿较真。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