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04 节操喂狗

    展小怜带着燕大宝又去接费小宝,等接了费小宝以后才一起回青城。

    以前费小宝上学的时候,燕回千方百计阻止展小怜去接,想着法子让她在家里带燕大宝,就想她跟燕大宝多交流感情,后来燕大宝上幼儿园了,燕回又想着法子让展小怜去接燕大宝,反正就是要展小怜多跟他的绝世燕大宝多相处。

    展小怜对燕大宝费心,经常去接完全是因为对燕回的不放心,她要是不去,燕回就蹦达着要去,他要是去了,不定就会惹出点什么事。对此展小怜无比的痛恨,这是什么爸爸啊,尽把女儿往歪路上带,想想展小怜就恨个半死。

    这会展小怜坐在房车的沙发上,燕大宝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头上还被燕回扎了两个小辫子,那真是燕回早上打完拳回来给燕大宝扎的,那会燕大宝的起床气犯了,正跟保姆闹别扭呢,燕大爷心疼他的绝世燕大宝,直接过去抱起来当心肝哄,然后还给她扎了两歪歪扭扭的小辫子,好歹燕大宝不哭了。

    燕大宝站在展小怜面前,然后开始给展小怜表演她今天在幼儿园学的东西,这边扭扭小屁股,那边扭扭小肥腰,燕大宝开始做操给妈咪和哥哥看,嘴里还奶声奶气的数数:“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四二三四……”

    燕大宝太胖了,扭的时候不是腰在扭,而是整个小身体都在扭,扭完了她睁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妈咪等待表扬:“妈咪,大宝跳的好不好?”

    展小怜眼里,费小宝和燕大宝那真是什么都是好的,不是她不知天高地厚就认自己孩子,而是她心疼好,不会刻意去对比孩子,她只要孩子开开心心有个快乐的童年。展小怜对着燕大宝拍手:“非常棒,妈咪大宝贝怎么这么棒?跳的真是太好了。”

    费小宝也慢吞吞的拍手:“妹妹跳的好看。”

    燕大宝扭着小身体高兴,然后一蹦一跳的跑到费小宝身边,有点显摆有点得意又有点期待的问:“哥哥,大宝会做操,哥哥今天的老师给哥哥讲什么了呀?”

    费小宝乖乖的掏出书包里的本子,打开,又拿出铅笔,低头在本子上端正的写了两个字:臣服。

    燕大宝眨巴了两下大眼睛,摇摇小脑袋,不认识。

    费小宝教她念:“这两个字念‘fu’,哥哥学的新词语,意思是俯首称臣的意思,就是……”费小宝想了想,想用最通俗的语言形容出来让燕大宝明白:“就像勇敢叔叔对妈咪那样。”

    燕大宝继续眨巴眼睛,“妈咪很凶,爸爸很可怜。”

    展小怜满脸黑线,她平时挺注意的,难道就这还影响到孩子了?展小怜开始反省自己。

    费小宝抓头:“就是勇敢叔叔很听妈咪话,妈咪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意思。”

    燕大宝举手说:“妈咪不凶,爸爸就不听话。”

    费小宝低头继续写今天新学的词语,一边写一边慢吞吞的说:“妈咪不凶,勇敢叔叔也听话。”

    燕大宝蹦跶:“大宝也听话。”

    费小宝点头:“嗯,妹妹是好宝宝。”

    燕大宝很高兴,“哥哥也听话。”又扭头看向展小怜:“妈咪,大宝和哥哥还有爸爸都听妈咪的话。”

    展小怜正低头翻报纸了,受不了的抬头:“谢谢宝贝,妈咪知道你和哥哥都是乖宝宝。”

    燕大宝抗议妈咪忘记说爸爸了,提醒:“妈咪,爸爸也听妈咪话。”

    展小怜暗自翻白眼,就没发现那神仙哪听话了,说一句他顶十句,到底哪里听话了?敷衍小女儿:“没错宝贝,爸爸也听话。”

    燕大宝得意:“爸爸也是乖宝宝。”

    费小宝抓头:“妹妹,勇敢叔叔是大人,不是宝宝。”

    燕大宝不听,自己一个人在房车中间蹦达:“我们都是乖宝宝,我们都是乖宝宝,大宝是个乖宝宝,哥哥是个乖宝宝,爸爸是个乖宝宝……”

    展小怜看着小丫头的的样子,受不了的换个方向继续翻白纸。

    车到青城,燕回还没回家,车门一开,燕大宝已经自己从车上跳了下来,就像一只胖乎乎的小肉球,撒腿朝房子跑去,一溜烟跑回家了。

    展小怜在后面拿了燕大宝的衣服和费小宝的书包,带着他一起下车。

    进屋就看到燕大宝已经完全投入状态的跑去滑滑梯了。

    燕回以前为费小宝打造的儿童游乐园,如今成了燕大宝的天下,客厅里的所有玩具和器材都被燕回换了几次,完全是按照燕大宝的成长换的,客厅里的玩具对燕大宝来说,比任何儿童乐园的玩具都有意思。

    燕大宝站在滑梯的顶端,对着展小怜喊了一声:“妈咪,大宝来咯!”然后坐下来,直接从上面滑了下来,跟着又跑上去重复刚刚的动作。

    费小宝自己找了个离妹妹不远的地方,安静的坐下来,然后翻着一本世界杂志认认真真的看杂志,要是燕大宝喊他看她表演,费小宝就抬头配合的看,还会鼓掌鼓励。

    回家以后展小怜就完全不用操心了,吩咐保姆准备什么食物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的事,还会在书房上网顺便在大学的群里跟大家胡侃一通。

    正在群里跟大家聊天聊的开心,书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燕回直接走了进来,什么话没说,走到展小怜身后强行抓住她的头发让她抬头,然后从她身后低头在她嘴上亲了一下,跟着又跑了出去:“燕大宝,爸爸来陪你玩!”

    展小怜揉了揉被他抓乱的头发,完全淡定的继续上网,嘴里嘀咕了一句:“又犯病了……”

    刚打了两个字,房门突然再次被人推开,本来应该跟燕大宝一起玩的燕回又跑了回来,“你这女人在干什么?”

    说着,燕回一溜烟跑到展小怜电脑面前就往上凑,展小怜伸手把电脑屏幕最小化了,扭头警惕的问:“你怎么能偷看别人的**呢?一群女人话题你能不能别参合进来?”

    燕回不相信,伸手就去要去抢鼠标,想看看被她缩小化的是什么东西,“你让爷瞅一眼。”

    展小怜护鼠标:“你别这么八婆行不行?就是我大学的群……”

    那下面的对话框一闪一闪,一看就是有人在发言,燕回死活要抢鼠标,“爷就看一眼……”

    展小怜扭头看他:“真的?确定?看完你就出去。”

    燕大爷举手保证:“确定。”

    展小怜伸手把对话框调了出来,结果跳出来以后画面上就出来一张图,就是个音乐字符的五线谱,只是满眼看上去这些字符都是动态的。

    展小怜一眼以后立马就把对话框给关了:“好了你看完了,赶紧出去!”

    燕回指着电脑屏幕:“不对,那个图不对……爷瞅着那个图不对……”

    展小怜站起来把燕回往外推:“哪不对了?你瞎想,你赶紧给我出去,说话要说话,要不然你不举……”

    燕大爷被展小怜直接推到了门卫,看着被展小怜撞起来的房门,燕大爷站在原地抬头看天,那个图……那个图……

    展小怜翻着白眼把对话框重新点开,快速的打字。

    怜爱爆米花:你们这群死女人怎么挑时机发图的呀?早不发晚不发,偏偏现在发,差点被看到啊啊啊啊!

    梦落之小菊花:三十六式,这是为了造福人类的伟大发明。

    太阳小强6:hiahia,晚上跟你老公试试上面的姿势,保准明年添俩娃。

    喵星人:汗水……

    怜爱爆米花:(惊奇)你们都试过了?大拇指!

    梦落之小菊花:话说胶带,女人三十如狼似虎,男人四十一枝花是好听话,中看中不中用可就不好说了,胶带你们家那位还能行吗?

    怜爱爆米花:戳小菊花,牛鞭鹿茸壮阳药齐上阵,十分和谐,谢谢关心,家里还剩一堆,谁家要大补的?

    喵星人:……胶带,你……

    门牌妞004:好重口,姐喜欢。

    怜爱爆米花:不用崇拜姐,姐就是个传说。

    梦落之小菊花:求现场直播。

    怜爱爆米花:拉灯中……

    门外有人敲门:“展小姐,晚餐准备好了。”

    展小怜嘴里答应一声:“来了。”手上快速的打字。

    怜爱爆米花:持续拉灯中,闲人勿扰,谢谢。

    群里的人因为刚刚的重口味纷纷冒头,展小怜伸手合下电脑屏幕,直接下楼用餐。

    餐厅内,燕大宝踢腾着小胖腿,对着下楼的展小怜喊:“妈咪,吃饭啦!”

    展小怜走过来,低头在她的胖脸蛋上亲了一下:“来了宝贝。”

    亲完燕大宝,展小怜又在费小宝的脸蛋上也亲了一下:“妈咪宝贝蛋久等了。”

    燕大爷一脸不爽的坐在旁边抖腿,对着展小怜使劲清了清嗓子。

    展小怜当没听到的在旁边坐了下来,“宝贝们,吃饭了,我们比赛谁吃的多,挑食的小盆友要取消比赛资格,开始!”

    其实展小怜这招就是专门用来对付燕大宝的,燕大宝吃的多,不过她挑食,差不多燕回不吃的东西,她都不吃,后来真是展小怜一点一点的给掰过来的,连哄带骗的,再加上费小宝不挑食,母子两人联合起来哄燕大宝,燕大宝挑食的毛病总算有了改善,现在燕大宝都能发过来批评爸爸挑食了。

    燕大宝拿起自己的筷子,低头开始扒饭,妈咪给她夹什么,她就吃什么,吃的小嘴油碌碌。

    燕大爷完全被漠视了。

    不过,燕大爷这次没有继续闹腾,而是一脸不爽的吃东西,吃到不喜欢的东西了,照样把东西给挑出来,往展小怜面前丢,意思是让她看看这里面都放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影响了燕爷用餐的兴致。

    展小怜当没看到:“我们看看大宝刚刚有没有把胡萝卜吃掉呀?哎呀,大宝真棒,都吃完了!”

    燕大宝举着筷子:“大宝什么都要吃,大宝长的比哥哥高。”

    费小宝伸出小手,给燕大宝夹了一片嫩笋:“这个也长的高,妹妹吃。”

    燕大爷全身都散发出不爽的气息,这些小兔崽子,竟然没有一个人关心燕大爷的。

    燕大爷快速的吃完,然后直接上楼,结果燕大爷上楼不是回房间,而是去书房。

    掰开电脑,输入燕大宝的三围密码,进去了,燕回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爷姿势十分书房,抖腿,抓着鼠标点开一闪一闪的对话框,开始从头看聊天记录。其实就是检查那女人有没有背着燕大爷勾搭小白脸的,几个小白脸没勾搭到,就看到里面不同的名称发的不同的图,有些图片很需要和谐,不过燕大爷看的津津有味。

    当然,那张内涵满满的音符五线谱也入了燕爷的法眼。

    燕回开始就觉得那五线谱看着有点怪怪的,一眼看去,晃的眼花,这会总算有机会近距离看了,乍一看不要紧,这一仔细看了,燕大爷突然觉得发现了一个宝贝,这满眼晃的小人,可不是正在做着嘿咻运动吗?特别是最后几个小黑点,还是三人一组的。

    然后,燕大爷就不要脸的觉得全身的兴奋点快速的从大脑下移。

    于是,在展小怜陪着费小宝和燕大宝吃饭讲故事做游戏的期间,燕大爷就一直对着那张五线谱看啊看,直到他老人家觉得自己把那些小符号的形状都记住了,才伸手合上电脑。

    展小怜陪燕大宝玩的时候心里就奇怪了,今天燕回怎么安静?上楼了就没下来,难不成真伤心了?

    在展小怜心里头,燕回那就没有什么伤心的时候,她总觉得那死人有时候就是故意撩她生气的,一天不挨骂他心里就特别不爽,迄今为止还没有说因为被她骂一顿就伤心的说法。

    展小怜是真不担心这个,不过展小怜有点担心他是不是不舒服。常听人家说,平常不容易生病的人,要是突然生病了会很严重,展小怜是担心这个,毕竟燕回也不是二十来岁的小年轻,是人的就会有生病的时候,燕回当然也不例外。

    好不容易盼到燕大宝打呵欠,奶声奶气的跟她说要睡觉了,展小怜赶紧把燕大宝带楼上,让宝贝给她洗了洗,然后哄着她睡着了,等燕大宝睡着了,展小怜再去找费小宝,费小宝已经自己洗干净乖乖的躺到了被窝里,完全不用她操心的。

    展小怜默默费小宝的小脸蛋,“晚安宝贝。”

    费小宝从被窝里探个小脑袋出来,乖巧的跟展小怜说了一声:“晚安妈咪。”

    展小怜回房间,还惦记着燕回怎么了,推门进屋就听到淋浴间有淋水的声音,她站在门口伸手敲门:“燕回?!燕回!”

    嘴里喊着,展小怜伸手把门拧开,果然看到燕回在冲澡,透过磨砂玻璃的,看到燕回精神抖擞的模样,展小怜没好气的白了那影子一眼:“你怎么不吭一声啊?”

    水声哗哗,燕大爷认真洗头。

    展小怜对着镜子洗脸,低头往脸上撩水,拿了卸妆乳为皮肤做彻底清洁,闭着眼睛自顾按摩,正准备把脸上的水洗掉,冷不丁身后的人一把把她给抱住,展小怜睁开眼一看,就看到镜子里燕回搂在她的身后,皱皱眉头,“干嘛呢?没看我洗脸吗?松手,这么大的人了你洗完澡都不知道穿衣服的?”

    燕回就当没听到,低头就往她的脖子下啃,展小怜气个半死:“好好的发什么疯?你身上是不是没擦水?完了,你把我衣服都弄湿了……”

    燕回直接说了句:“反正都湿了,干脆去洗一把算了。”居心不良的燕大爷,无比殷勤的搂着展小怜往淋浴间走,“爷不嫌麻烦,爷陪你再洗一会。”

    展小怜心里琢磨着不,反正衣服都湿了,那就简单冲一把算了,推推燕回:“不用陪我了,你赶紧上去不,别感冒了。”

    燕回嗤笑:“爷怎么可能会感冒?”

    展小怜一边脱衣服,一边随口说道:“感冒细菌不挑人的……”

    燕回主动伸手帮忙:“爷帮你脱。”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你今天怎么这么勤快?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缺德事?”

    燕回大怒:“爷一直都是这么勤快!你这女人怎么回事?脱!”

    展小怜听着他最后一个字怎么那么怪呢?弄的她就跟那啥似得,被人逼着脱衣裳呢,顺手指指门:“行了行了,我自己长手了,会脱,你赶紧出去吧。都这么大年纪了,你还打算洗鸳鸯浴呢?”

    燕回当机立断的点头:“这主意好,爷就是要洗鸳鸯溪!你要是敢把爷撵出去,你就是嫌弃爷老!”

    展小怜伸手将身上最后一件衣服扔到角落,开了淋浴头,嘴里说了句:“你本来就老,别不承认,你也不想想你今年多大年纪了,都奔五的人了,还装人家二十岁的小年轻……”

    燕大爷勃然大怒:“爷非要给你这女人一点教训不可!”

    展小怜刚把脸上的东西冲干净,就冷不丁被燕回按到了墙上,跟着那人就跟个狼似得对着展小怜就是一顿狼啃。

    展小怜真是被他气都气饱了,“我洗澡呢……”

    “洗什么洗?天天洗,澡有什么好洗的?”燕回含含糊糊喊了一句,那手脚就是开始朝着自己记下来的符号姿势模仿。

    展小怜就觉得这货今天有点不对劲,被他压在墙上就是一顿狼啃,后背被墙面垫的都疼。

    展小怜心里还没琢磨明白,不妨燕回突然一把把她整个人托了起来,脚一离地,展小怜心里就慌,这就是早前被卿犬要扔楼下时的后遗症,估计是好不了了,“燕回,你放我下来……”

    结果,燕大爷人在楼上养精蓄锐为的就是这会,他老人家找的就是刺激,谁让燕大爷的性致被那几个邪恶的五线谱给勾起来了呢?

    温柔什么的跟燕大爷不是一个国家的,展小怜那两只光溜溜的细胳膊就只能抱着燕回的脖子,生怕燕回脚下一滑把她给摔了,摔伤了怎么办?小宝和大宝怎么办?展小怜现在不担心费小宝,她就担心燕大宝,一不小心就能被她爸爸给带成小魔头。

    燕回抱着怀里的女人,努力模仿他惦记的符号,展小怜本来还以为这人就是一时兴起,结果发现他根本就是有目的的,那手脚的位置,他还非要让她固定放在他指定的位置,展小怜要是不小心移开了,燕回非要把她的手拿回去。

    等两人都躺倒床上以后,展小怜被累个半死,全身软绵绵的打算睡觉,然后就看到燕回精神抖擞的从床上爬起来,身上裹了条围巾,直接出去了。展小怜隐约听到书房的门被人打开,好一会功夫以后,燕回推门进来,进来以后钻到被窝,然后就往展小怜身上靠,展小怜勉强睁开眼睛,警惕的问了一句:“你干嘛?”

    燕回本来很心虚,听到他这样说以后,突然就觉得他老人家应该是理直气壮的,燕大爷睡自己老婆怎么了?他又没在外面找女人,怎么就不能睡自己老婆?青城哪条法律规定一晚上只能做一次?

    为了证明燕大爷身强力壮宝刀未老,燕大爷坚定的,目的明确的伸手掰展小怜的身体:“爷还能干嘛?爷跟自己老婆怎么了?”

    展小怜闭着眼睛,有气无力的说:“我累死你了,你敢再碰我一下,我跟你拼命……”

    掰着展小怜身体的手一顿,当然,也只是一顿,然后燕大爷继续把人给掰了过来,又开始专心致志的研究刚刚记住的新姿势。

    被他这样一骚扰,展小怜要是能睡得着才是怪事,她睁开眼睛:“燕回……”顿了顿,又问:“是不是谁今天给你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燕回坚决不承认,“什么叫不该看的?爷这是聪明决定一学就会!”

    展小怜呼气:“你还真看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别乱咬行不行……哎哟……”

    燕大爷得瑟:“就试最后一个……”

    想了想刚刚燕回发疯时整的那几个姿势,展小怜一骨碌就想坐起来,“唉”,没起来,被燕回压住了,“你是不是偷看我聊天记录了?”

    燕回大怒:“什么叫偷看?爷那是光明正大的看!”

    展小怜握拳:“你还真照着标准来了是不是?”她咬牙切齿的问:“最后还有个三人组的,要不要找只鸭过来三个人一起试试?找个燕爷的旧情人什么的,我也没意见。”

    燕回直接把脑袋伸到展小怜脖子下面,低头狠狠咬了一口:“别想趁机找野男人,让爷捉到了爷直接咬死你。”

    展小怜鄙视:“你少给我叉开话题!”

    燕大爷表示和好:“少啰嗦,最后一次睡觉!爷答应明天送燕大宝上幼儿园了……好好的上什么幼儿园,上了两三年花了爷多少钱?爷的燕大宝怎么能上幼儿园?不像话……你别动!是这样的……”

    在燕大爷老人家的严格要求下,某个音乐符号完美再现,燕大爷彻底满意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展小怜那就是拼着老命才爬起来的,她又不是身体柔软的舞蹈演员,燕回在兴头上的时候她怎么骂都不听,结果他老人家尽兴了,展小怜丢了半条老命。

    当然,燕回自己心里也是有数的,所以早上一看到以往那个到点就起床的女人还躺着睡觉的时候,燕大爷自己乖乖的起床了,眼看着燕大宝和费小宝都迟到了她还没动静,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绝对是因为昨晚上被折腾的。

    燕大爷精神气爽的起床,亲自去叫费小宝起床,直接抓着费小宝的脚,把费小宝从床上扔到地上,直到费小宝醒了自己慢吞吞跑去穿衣服才出去,又去把燕大宝哄起来,燕大宝的起床气很严重,不管是谁把她喊醒,那小脚丫子蹬的跟踩单车似得,嗷嗷的哭,嘴里一个劲的喊妈咪,结果展小怜没听到,燕大爷的脸上被燕大宝蹬了好几下,鼻血都被蹬出来了。

    燕回大怒:“燕大宝!”

    燕大宝抽噎:“妈咪,大宝要妈咪……要,要妈咪……妈咪……”

    燕大爷清了清嗓子,心疼了,过去抱燕大宝:“燕大宝,那个……昨晚你不是跟爸爸说好今天爸爸送!妈咪生病了,不许跟爸爸吵……”

    燕大宝穿着小睡衣站在床上,半响突然长大嘴巴嚎起来:“妈咪呀,你不要大宝啦?妈咪呀,你生病啦……你不要大宝啦?……妈咪……”

    燕大爷用毛巾擦鼻血,擦了下又擦了下,“燕大宝,要迟到了……”

    朝前走一步,燕大宝就嚷嚷一句:“不要不要,大宝要妈咪!”

    保姆站在门口也不敢进来,燕大爷又跟他宝贝疙瘩僵持在屋里,费小宝自己都收拾妥当了,就等燕大宝出来一起上学了,结果燕大宝一直没出来。

    费小宝慢吞吞的吃完早餐,又慢吞吞的上楼,结果就看到勇敢叔叔跟妹妹还在屋里没动,燕大宝连衣服都没穿,哭的鼻涕眼泪一起往下掉,“妈咪,妈咪……”

    费小宝什么话都没说,慢吞吞的走过去,拿过燕大宝的衣服,就开始往她头上套,燕大宝一边哭,一边被费小宝穿衣服,虽然两个都是孩子,动作都慢吞吞的,穿衣服就跟折腾衣服似得,不过最后衣服竟然被费小宝给穿上了,而燕大宝这个坏脾气的挫娃娃,虽然脾气没少发,不过在费小宝帮她穿衣服的时候那小胳膊小腿十分配合,这衣服就是在燕大宝一边哭一边听话的过程中穿上的。

    燕大宝的衣服穿好了,费小宝又蹲下来给她的小脚丫套袜子,袜子穿上以后又穿谢,然后在燕大宝的哭声中把燕大宝牵下楼,拿小勺子开始给燕大宝喂饭。

    燕大爷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他老人家这辈子就不知道什么是脸红丢人,压根没有那种一个小学生都会帮小盆友穿衣服而他老人家不会的羞愧感。

    倒是保姆很惊奇小少爷和小小姐的反应,等展小怜起来了还特地把这事跟展小怜说了。

    展小怜早上起来的时候毫无意外的问候了燕回的祖宗十八代,包括原始人时代的那位,她揉着她不算柔软的老腰,在卧室里扭了好一会才出门。两个小家伙都已经上学了,燕回也不在,保姆跟展小怜说是送孩子还没回来。

    展小怜用完早餐进书房,气呼呼的把她跟人家的聊天记录全给删了。

    回来送完两孩子回来,燕回找到展小怜开始得瑟:“爷的燕大宝被表扬了!”

    展小怜回头看了他一眼,燕大宝被表扬?按照惯例,燕大宝被表扬正常情况下是因为她把幼儿园的食物全吃完了,不过这一大早的貌似不是用餐时间,因为什么事被表扬了?还是燕回对人家老师威逼利诱了?

    燕大爷抖腿,等这女人追问燕大宝为什么会被老师表扬,结果,展小怜就看了他一眼,然后就转过头上网。

    燕回大怒,提高声音:“爷说爷的燕大宝被老师表扬了。”

    展小怜头也没抬的说了句:“我听到了。”

    燕回螃蟹般横行过去,“你凭什么不问问爷的燕大宝为什么被老师表扬?”

    谁跟他吵架啊?展小怜配合的随口问了一句:“为什么呀?”

    燕回得瑟:“老师说燕大宝的牙长的最好,没有虫牙!爷就知道,爷的燕大宝是世界上最好的。”

    展小怜抬头,用十分不待见的眼神打量了他一眼,“你现在也知道没有虫牙好了?你偷偷摸摸给她糖吃的时候怎么没听你说虫牙的事?”

    燕回抖腿:“爷心里有数。”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有数?有个毛数,他就是为了讨好燕大宝,糖啊巧克力啊什么的一股脑都给燕大宝,别说是几块了,要不是展小怜发现的早,那就是一卡车一卡车的往家里装的,对于地下室已经装了半个房间的小肥妞牌奶糖和巧克力,那就是被展小怜强行给弄走的,燕大宝要是这样吃下去,估计那一嘴的小米牙全都被虫给蛀光了。

    因为燕大宝的小牙被表扬这件事,燕大爷沾沾自喜了一整天,就连展小怜送过去的白眼都没接收到,展小怜看他不顺眼,撵他去青城市中心:“你一个大男人整天待在家里坐月子呢?你也不怕你那些走狗把你的公司啊,ktv啊什么的都败光了。”

    燕回跷着长腿坐在沙发上,两只大脚在茶几上抖啊抖的,得瑟:“爷是有老婆的人,还有老婆养。”

    展小怜超级嫌弃:“谁是你老婆?我可没承认。”

    燕回忽一下拿下腿,直接上楼,一会功夫以后把一个小红本拿出来,打开在展小怜面前晃:“白纸黑字,爷可是合法的,爷是青城的良民,爷不但有良民证,爷还有老婆证……”

    展小怜眼皮子都没抬,看都没看:“我可没承认,你别往我面前凑,小心我给你撕了。”

    燕大爷快速的把本子收起来,又快速的上楼扔到了保险柜里,速度的改了密码,燕大宝的最新三围。

    展小怜撇嘴,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三岁似得,谁说她有两个孩子?她分明是养了三个,其中最难搞的就是那只叫燕回的。

    周六的时候,燕大宝邀请了三个小盆友来他们家玩,不过因为燕大宝的同学都是住在摆宴,只有她是住在青城,来自不方便,人家都不来了,燕大宝哭的伤心死了:“妈咪,爸爸,为什么大宝没有朋友?大宝好可怜……”

    展小怜抱着胳膊看着燕大宝表演,燕大宝撕心裂肺的嚎,燕回心疼:“燕大宝,你想要几个朋友,爸爸帮你抓回来!”

    展小怜对着燕回瞪眼,燕回立刻抬头看天,燕大宝眯着大眼偷看展小怜,使劲嚎:“妈咪……”

    展小怜抱着胳膊说:“本来呢,妈咪在摆宴是有房子的,还是非常大的房子,可以住很多人,也可以邀请很多小盆友去我们家玩,可是呢,后来被爸爸卖掉了,而且,还是在妈咪不知情的情况下,所以,我们家现在在摆宴没有房子,妈咪也没有办法。”

    燕大宝立刻带着一泡眼泪看向燕回:“爸爸!”

    燕回:“……”坚决不要在摆宴买房,谁知道这疯女人哪天会不会又发神经的要求搬摆宴去住?

    燕大宝件爸爸不理自己,又开始张着小嘴嚎:“爸爸,妈咪!”

    展小怜叹气:“大宝,你邀请了几个小盆友来我们家玩的呀?”

    燕大宝竖起一只小胖手,伸出五个手指头,奶声奶气的说:“三个。”

    展小怜伸手按下燕大宝的其中两个手指,“大宝,这才是三,刚刚那是五。你有没有他们家的电话号码呀?我们可以邀请他们来我们家做客,然后用我们哥哥和大宝的房车去接他们过来,好不好?”

    燕大宝撇着小嘴点头:“好。”然后扭头对燕回说:“爸爸,你能去把他们接过来吗?”完全忘记了电话号码的事,反正在燕大宝心里头,爸爸除了害怕妈咪,其他的地方都是无所不能的。

    展小怜提醒:“人家有年轻妈妈漂亮美人,别鬼迷心窍,弄的以后燕大宝没脸见人。”

    燕回大怒:“爷也是有节操的好不好?”

    展小怜撇嘴,他还有节操?早喂狗了。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