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06 电话是个坏东西

番06 电话是个坏东西

    展小怜看燕回的眼神那就是看便便君,十分的不待见,燕回嚷半天,她什么话没说,提着篮子打算回去,燕回立刻急吼吼的冲过去:“喂,爷跟你说话呢?爷让你打电话,你打不打?”

    展小怜没好气的说了句:“我什么都没说,你干嘛呢。喜欢网就上。”

    燕回抓头,为自己找后路:“你上去以后不许跟爷发脾气!”

    小馒头不依不饶:“舅舅,以后不能说我老爸坏话!”

    燕回又把他脑袋推回去:“你老爸早死了,哪来的老爸?滚远点!喂,女人!”

    展小怜本来都走上台阶了,结果听到燕回的话,直接走回来,拿起手里的篮子对着燕回劈头盖脸的就砸了下去,“你又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就不怕李晋扬和傻妞跟你拼命?”

    小馒头站在那边对着空气挥拳,生龙活虎的学着展小怜打燕回的动作蹦达,报复燕回说他老爸坏话:“左勾拳,右勾拳,又是右勾拳……左勾拳……姨姨加油!”

    燕回回头对着小馒头:“跟你那死鬼老爸一样不招爷喜欢……哎哟!你这疯女人有病吧?”

    展小怜真是被他气的直哆嗦,这死人说话能不能照顾点孩子的感受?小馒头这是年纪还小的,他要是大一点了是不是就会起疑了?这事要是从燕回的嘴里给暴露了,李晋扬夫妻得把他恨成啥样啊?看看穆曦养小馒头那么尽兴,再看看李晋扬对小馒头的态度,人家夫妻俩真是把小馒头当亲生儿子再养,以后人家自己跟小馒头说是一回事,可现在孩子还小,他要是瞎说了,对孩子打击得多大?

    展小怜一把抓着燕回的手,直接往台阶上托:“燕回,你给我上来!”

    燕大爷被那女人牵着手,无比顺从的上去了。

    小馒头还在原地握拳蹦达:“姨姨加油,姨姨威武!”

    费小宝慢吞吞的抓了下头,然后乖乖坐下来,继续摸索他的枪,小馒头快乐的跑去换枪,准备接着打一轮。

    燕回被展小怜拖到上面,展小怜没撒手,保险起见,还把他直接拖房间了。

    燕大爷不要脸的问:“女人,难不成这大白天的你想跟爷睡?”

    燕回扯扣子脱衣服,“爷看在你这么心急的份上,就勉为其难的答应跟你上床……”

    展小怜抓狂:“你能不能正经点?”

    燕大爷抖腿:“爷难道表现的还不够正经?爷这是相当的正经。”

    深吸气,展小怜郑重提醒:“不要在小馒头面前胡说八道,要是小馒头的事是你说出去的……”展小怜握拳:“要是傻妞有一天因为这个事跟你急跟我绝交,那我们俩也就完了。”

    燕大爷继续抖腿睁眼说瞎话:“爷明明什么都没说!”

    “我都听到了你还不承认?”展小怜抓狂,转身的时候扔下去:“我刚刚说的不是假话,小馒头的事你要是因为你说出去了,我就带着小宝大宝回安享小镇去,你这辈子都别想见你女儿!”

    燕回先是呆了呆,半响突然跳起来一把拉住展小怜:“靠!你这疯女人怎么回事?就为了那个死小子,你竟然要把爷的燕大宝偷走?”

    听了燕回的话,展小怜直接把脑袋看向一边,“先说好,我没开玩笑。”

    燕回直接把她整个箍到怀里,勒的紧紧的,咬牙切齿:“爷他妈什么都没说!”

    “我是提醒,”展小怜抬抬下巴,“别人家的家事,你别乱搀和进去。”

    燕回瞪着她,半响再次强调:“爷什么都没说。”

    展小怜点点头,退步:“没说最好。以后也不能说。”

    “就是没说!”燕大爷大怒:“爷都说没说了!”然后燕大爷不耐烦的说:“行了行了,不许再提!”

    撇撇嘴,展小怜再次点头:“好。”

    展小怜要出去,燕回死活拉着:“来都来了,跟爷睡一觉再说。”

    展小怜斜眼看他:“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家里有客人不知道啊?一会客人午睡醒了,好看啊?”

    燕大爷得瑟:“谁敢看爷挖了谁的眼睛!跟爷睡一觉,就做一次……”

    展小怜的回答是抬脚踢在他膝盖上,转身走了,燕回弯腰抱着膝盖跳脚:“疯女人,你给爷等着!”

    燕大宝在睡梦中的时候她的那些小客人被他们的父母给带走了,燕大宝压根不知道,等她睡醒了找小朋友们玩,才发现人都走了,燕大宝起床气连带着生气,哭的嗷嗷的。

    面对着哭的声嘶力竭的燕大宝,燕大爷很是不满,大手一挥,就要让人把那几个小兔崽子给弄回来,然后少不了被展小怜一顿骂。

    燕爷很生气,抱着燕大宝指着展小怜大怒:“你这女人怎么回事?没看到爷的燕大宝哭成这样?凭什么那小兔崽子的朋友能一直待在这里,燕大宝的朋友不能待在这?”

    展小怜白他一眼:“小馒头跟那些孩子能一样吗?你敢让他就这样回去?”

    燕大爷表示很生气:“怎么不敢?让那小子出来……”

    展小怜懒的搭理他,伸手把燕大宝抱过来,往她身上套衣服:“大宝,你都是大姑娘了,好好的哭什么呀?人家也要回家的呀,要不然,他们的爸爸妈妈想他们怎么办?就像你,你要是去了湘江,一直都不回来,妈咪想你你难道就不回家了?”

    燕大宝抽噎,眼泪吧嗒的说:“妈咪,大宝想去舅舅家玩。”

    展小怜把她最后一件衣服穿好,柔声柔气的问:“大宝有三个舅舅,大宝想去哪个舅舅家玩?”

    燕大宝的小胖手指了指门外,“想去很远很远地方的舅舅家玩。”

    展小怜抬眸看她:“你想去湘江?行啊,不过要等你放假了才行,你要死乖乖的,妈咪就等你放暑假了带你去湘江的舅舅家,好吗?”

    燕大宝的注意力被展小怜转移,点点头,然后从床上爬下来,一边乖乖穿鞋一边说:“那大宝去找哥哥玩。”

    燕大爷还等着小宝贝往他老人家怀里扑求安慰呢,结果宝贝闺女穿上鞋以后,自己直接走了。

    默默的摸了把伤心泪,燕大爷自己把碎成粉末的小心脏给粘了起来。

    小馒头在展小怜家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小包子也跑过来跟踪一起玩,最后连燕大宝都跟几个哥哥去玩了,等展小怜到处找燕大宝的时候,燕大宝都不知道被燕回带哪去了。

    楼上找了一圈没找到,展小怜直接站起来去找地下室,到了地下室展小怜就炸毛了,燕大宝正跟在费小宝身后,低头摆弄一把小手枪呢,看到展小怜燕大宝拿着小手枪跟展小怜显摆:“妈咪,大宝的新礼物。”

    展小怜瞪大了眼看着燕大宝手里的小手枪,然后抬头看向燕回:“你给她的?”

    燕回一看展小怜的表情和脸色就知道她不高兴了,立刻抬头看天:“爷不知道。”

    但是燕大宝出卖了他:“是爸爸给大宝的新礼物。”

    “燕回!”展小怜一声狮子吼,燕大爷快速的冲过去,把燕大宝手里的枪拿过来,直接卸了子弹,然后跟展小怜说:“没子弹的。”

    展小怜的小心脏都被气的疼,对燕回招招手:“你跟我出来,我们俩上去说。”

    燕回坚决不上去:“爷要看着燕大宝。”

    展小怜咬牙:“你跟不跟我走?”

    燕回伸手把燕大宝抱起来:“走就走。”

    展小怜冷着脸,把燕大宝强行抱过来,然后上楼,转身就交给保姆,又把燕回给拖房间了。

    燕大爷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抖腿。

    展小怜吐出一口气,在他对面坐下,开口:“小宝我交给你,我接受你给他的一切。但是大宝不行。”

    燕回继续抖腿:“燕大宝是爷的。”

    展小怜点点头:“对,我知道她是你的,但是她也是我的。最重要的,她是个女孩子,我不能让你把我女儿教成一个女流氓。”

    燕回斜眼看她:“爷那是教她自我保护……”

    展小怜顿时嗷嗷吼了一声:“你让一个刚上幼儿园的小奶娃玩带子弹的枪,你这是教她防身还是让她误伤自己?”

    燕回大怒:“那小兔崽子上幼儿园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这女人就是偏心,就是想让爷的燕大宝什么都不会!”

    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展小怜深呼出一口气,她就知道燕回肯定又是觉得她偏心费小宝了,这人也不想想,小宝和大宝能一样吗?好歹燕大宝是个小姑娘,小宝呢?小宝除了是男孩,还是爱德华家族的公爵继承人,难不成他还要让燕大宝也成青城的流氓继承人?

    不是展小怜护短,展小怜绝对不会让燕大宝以后走上打打杀杀的鲁,就算燕回千方百计要把燕大宝弄成继承人,展小怜也不会同意,大宝是女孩子,怎么能接触那些打打杀杀的东西?当然,展小怜这种很喜欢钱的财迷肯定也不会让燕回那么多钱落别人手里的,所以她自己心里打的算盘是以后让燕大宝找个有能力的老公来打理。

    这边展小怜心里转圈的时候,那边燕大爷还觉得委屈呢,“那小兔崽子和燕大宝一样大的时候,你怎么没说别让爷接触?爷带他出去,你不是也没管?凭什么轮到燕大宝你这疯女人就跳出来?你就是偏心!”

    展小怜再次呼口气,然后从燕回对面的沙发上站起来,走到燕回身边坐下,伸手挽着燕回的胳膊,把脸转向他,好声好气的问:“你觉得我是偏心?”

    燕回怒气冲冲的点头:“本来就是!你这女人一直都是偏心!”

    展小怜也不跟他吵,而是问:“你觉得燕大宝以后跟人家两句话没说,伸手拔枪打人是好事还是动不动就要砍人家手脚是好事?”

    燕回理直气壮的开口:“那才是爷的燕大宝。”

    展小怜点头:“你是希望燕大宝以后跟你一样,刀里来枪里去,身上大疤叠小疤就算了,还动不动就被人暗杀刺杀弄的半死不活的?”

    燕回大怒:“爷的燕大宝才不会这样!”

    展小怜歪着脑袋看他:“你怎么知道不会这样?你自己现在不就这样?”然后她瞄了瞄燕回的领口处:“你身上那些伤痕是怎么来的?”

    燕回不要脸的说:“你抓的。”

    展小怜还是不生气:“我是铁爪子还是手是刀,能在你身上抓出那么多刀伤枪伤?”

    燕回抖腿,一脸不悦:“爷这是教燕大宝在碰到坏人的时候自我保护。”

    展小怜立刻往燕回身上靠了靠:“燕回!”想了想觉得这个称呼不足以让他飘飘然,破天荒的开口:“老公!”

    燕回迅速的扭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脸上的表情很自然,就跟没发现她刚刚喊了燕大爷什么似得,燕大爷快速的回过头,假装自己刚刚没做任何动作,很坦然的接受了那女人的新称呼,眼睛看着前方,语气还颇为不耐烦的说了句:“干嘛?”

    展小怜又挽着他的胳膊往他身上靠了靠,说:“你说,要是我现在出去,有个不怕死的流氓调戏我怎么办?”

    燕回嗤笑:“谁敢?”

    展小怜晃了晃他的胳膊,说:“那,我就要是碰上了呢?你说我是冲上去咬他还是骂他?”

    燕回抬脚把面前跷着的茶几往前踹了一脚:“爷在还要你动什么手?爷非要亲手把这东西碎尸万段以后拿去喂狗。”

    “对啊!”展小怜虚情假意的拍手:“我是女人嘛,保护我当然是我老公的责任,难不成还要我动手打那个不长眼的东西?我都有你了,我干嘛要动手啊?”

    燕大爷果然飘飘然了,“那是。”

    展小怜对着燕回笑的小花朵似得:“难不成你是担心你以后年纪大了保护不了燕大宝?”

    燕回大怒:“你这女人怎么说话的?谁敢碰燕大宝一根头发,爷就弄死喂鲨鱼!”

    展小怜松开挽着燕回胳膊的手,低头剔指甲:“那你都这么厉害了,干嘛还要燕大宝自己保护自己?”

    燕回:“……”

    展小怜又抬头看着他,妩媚的眨了眨眼睛,问:“难不成你是担心有个什么万一?也就是说你还是做的不够好是不是啊?”

    燕大爷是绝对不会承认他老人家哪里做的不够好的,坚决不承认:“怎么可能?爷在燕大宝周围围的可是铜墙铁壁!”

    展小怜继续眨眼睛,“哦?”

    燕回大怒:“你敢不相信爷的话?”

    展小怜撇嘴:“那你刚刚还说要她自保呢。”这人是猪啊,自保也不能给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玩带子弹的枪啊!

    燕回:“……”

    展小怜又靠过去:“老公,保护女人是男人的责任,小宝是男人,保护大宝是他的责任,我让他努力学本领保护妹妹,你说我到底是偏心了小宝还是偏心了大宝?再说了,你要是真担心大宝以后有什么事,我们以后给她找个有本领的老公不就行了?我们好好的大宝变成了女流氓,人家以后不定私底下不定怎么说你呢。”

    燕回大怒:“爷有什么好说的?谁敢说爷?爷拔了他们的舌头!”

    展小怜无辜:“人家能说什么?人家说燕爷老了没本事,也保护不了自己女儿,人家李晋扬家的饭团就是淑女,燕大宝就是个女流氓。你不觉得自己很挫?”

    燕回差点蹦起来:“他们找死了是不是?”

    展小怜拉着他的胳膊:“你现在激动什么呀?我们家大宝还小呢。”

    燕大爷摸下巴:“燕大宝比李晋扬家那个胖妞漂亮多了。”

    展小怜表情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提醒:“燕大宝不比饭团瘦多少,我看着她还更胖呢。”

    燕回大怒,“燕大宝的胖就是漂亮,漂亮就是胖!不准说燕大宝的坏话!”然后燕大爷伸手摸下巴,突然邪笑起来,对展小怜说:“妞,你说爷去跟那小兔崽子说,让他搞大李晋扬家那胖妞的肚子怎么样?”

    臣服番外之014

    展小怜觉得这人惦记李晋扬家的饭团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她鄙视的看了燕回一眼:“他们才多大点孩子?别说的那么难听,再说了,小宝比饭团小四、五岁呢。”

    燕爷觉得这完全不是问题,无耻的说:“年龄小怕什么?那玩意不小就行……”

    话还没说完呢,展小怜已经一巴掌打了出去:“你说的难听行不行?”

    燕大爷完全没自觉,一边愤愤的揉着被打了一下的胳膊,一边说:“怎么难听了?爷是实在人,爷说的可是实在话!”

    “你懂什么是实在?就你还实在人实在话呢……”展小怜有点无语,忍不住说了句:“你别打小宝的注意,这以后的事谁说的准?再说了,就算他们长大了,要是两情相悦还好,这要不是,李晋扬还不得把小宝撕成一片一片的?”

    燕回抬头看天,心里嘀咕,要的就是这效果。

    展小怜站起来打算出去:“你别跟小孩子说些有的没的……”走了两步又不放心,回头:“燕回,我跟你说,你别忘了你也是有女儿的人,人家可是有两个儿子呢。”

    燕回顿时大怒:“那两个死小子敢打燕大宝的注意,爷弄死他们……”燕大爷挽袖子愤愤道:“爷现在就去弄死他们……”

    展小怜赶紧伸手拉住:“唉唉,你还真去了?回来!”斜眼看着燕回:“你别想歪主意打人家饭团的注意,他们能怎么着呀?”展小怜抬脚往门边走,“我出去看看小宝他们……你也消停点,都多大的人了?整天做事都不动脑子,真是服了你了。”

    燕回几步蹿过去拉住展小怜:“喂!你这女人怎么回事?”

    展小怜回头:“我又怎么了呀?”

    燕回大怒:“你刚刚是怎么叫爷的?”

    展小怜装傻:“我叫什么了?”

    燕回愤怒的提醒:“就是你说的那个,保护女人是谁的责任?”

    展小怜理所当然的说:“这不很明摆着吗?保护女人肯定是男人的责任啊。”

    燕回指控:“你刚刚不是这么说的!”

    展小怜摊手:“那我是怎么说的呀?我不记得了。”

    燕大爷抓狂:“就是保护你,是谁责任?”

    展小怜伸出手指指指自己又指指燕回,“保护,当然是你的责任,谁让燕大宝是你女儿也是我女儿呢?”

    燕回差点跳脚:“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的责任,爷他妈是谁啊?”

    展小怜更加无辜:“你傻了?你是谁都不知道了?你是燕回啊!”

    燕大爷瞬间嗷嗷叫:“爷是问,爷是你什么人?!”

    “哦,”展小怜恍然大悟的模样,然后说:“原来你还纠结这个啊,你是我女儿燕大宝的爸爸呗,要不然还能是谁啊?”说完,展小怜直至门:“没事我出去了哈。”

    燕回摔东西,抗议:“你是爷的女人,你刚刚喊爷老公!”

    展小怜一脸嫌弃的回头看了他一眼:“那个呀……偶尔喊两声玩玩而已,别当真。当真你就输了。”拉开门出门:“大宝?大宝睡觉了吗?”

    燕回指着展小怜的背影生气:“死女人,你给爷等着!看爷晚上怎么收拾你!”

    在费小宝的印象里,妈咪和勇敢叔叔就是在吵架中度过,明明可以和平相处过好日子的,可是每次勇敢叔叔都惹妈咪生气,费小宝也不知道为什么,看来看去,总觉得是因为勇敢叔叔喜欢吵架。要知道,妈咪可是很温柔的,偏偏勇敢叔叔说话老让妈咪生气。

    不单是费小宝这样认为,就连燕大宝都知道爸爸老是惹妈咪生气挨骂了。

    暑假展小怜带费小宝和燕大宝去湘江,燕大宝跟龙谷在一块的时候就巴拉巴拉倒豆子似得跟龙谷说爸爸妈咪整天吵架的事,听的龙谷笑个半死。

    当然,展小怜带两小家伙去湘江也没多少安生的时光,因为燕回是一天十几个电话的往湘江打,就追着问展小怜什么时候回去。展小怜忍无可忍了,她对着电话一声吼:“暑假有两个月,我们刚来两天,你到底催什么催呀?你是催命鬼还是什么呀?烦死了!”

    燕回大怒:“爷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打算带着爷的燕大宝躲起来?你赶紧把爷的燕大宝送回来……”

    话没说完呢,展小怜把手机递给燕大宝,燕大宝奶声奶气的开口:“爸爸你好呀。”

    燕回在电话里怂恿自己的宝贝疙瘩:“燕大宝,跟妈咪说你想回青城,你想爸爸了。”

    燕大宝坐在沙发上,晃着小胖腿:“不要,舅舅明天带大宝去游乐园,很大很大的游乐园,爱吃大米的老鼠游乐园,比青城所有的游乐园都要大上很多很多,有很多很多玩具,大宝要去玩。”

    燕回大怒:“燕大宝,你这个叛徒!”

    燕大宝坚定的摇头:“不要,我要跟舅舅哥哥们一起出去玩。”

    燕回干瞪眼,半响终于知道哄燕大宝了:“燕大宝,你在家里的时候是怎么跟爸爸说的?还拉钩了的?”

    燕大宝眨巴着吸取了爸爸妈咪优点的漂亮大眼睛:“大宝和哥哥保护妈咪!”

    燕回咬牙:“燕大宝,爸爸是让你看着你妈,那女人最喜欢在外面勾三搭四……”

    燕大宝抬头看了看正跟舅舅说话的妈咪,嘟嘴说话:“不能让妈咪跟坏叔叔说话。可是,可是妈咪现在就在跟舅舅说话,舅舅不是坏叔叔。”

    燕回立刻问:“哪个舅舅?是不是流鼻血的那个?”

    燕大宝看了看龙谷,又看了看躲在一扇门后面对着妈咪喷鼻血的大舅舅,老老实实的说:“二舅舅没有流鼻血,大舅舅流了好多鼻血。”

    燕回顿时跳起来:“燕大宝,把那个流鼻血的赶走,那是坏叔叔。”

    燕大宝睁大眼睛反驳:“爸爸,大舅舅给大宝漂亮的礼物,大舅舅不是坏人,大宝现在有很多很多漂亮的衣服,都是大舅舅给的,不能赶大舅舅走……”

    燕大爷被他的宝贝疙瘩气的当时就吐出一口血:“燕大宝你这个叛徒!”

    正跟龙谷说话的展小怜看到燕大宝打了半天电话还在打,觉得她浪费电话费:“大宝,怎么打那么长时间电话?跟爸爸说完后就挂了吧。”

    燕大宝举着电话递给展小怜:“妈咪,爸爸要跟你说话。”

    展小怜暗自翻个白眼,“你又有什么事啊?”

    燕回对着电话吼:“臭女人,你给爷离那些乱七八糟的野男人远一点。”然后咔嚓挂了电话。

    展小怜瞪着被挂断的手机,懒的搭理。

    这一年到头难得出来一次,还被一个催命鬼一直催,有谁比她更悲剧?

    以前燕大宝小的时候,展小怜是每次带着费小宝和燕大宝回安享小镇,后来燕大宝上幼儿园了,展小怜就减少了带他们出去的次数,有时候还是折中带出去,把燕大宝送到湘江,然后她带着费小宝去安享小镇,尽量减少燕大宝过去的次数。主要是怕她混乱,燕大宝现在还没有分辨事情的能力,展小怜暂时还没打算跟燕大宝说哥哥跟她有什么不一样。

    展小怜带着两孩子去湘江,燕回在家里就疑神疑鬼的,这东西自己干什么都理所当然,展小怜要是在外面跟异性说句话他就抓狂了,给燕大宝打电话的时候腿边还有两个美人给他捏腿了,燕大爷压根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

    燕回坐在沙发上抖腿,手指快速的敲在沙发面上,心思转了好几个弯,龙家所有人里面,燕回最讨厌的就是龙湛,不单单是因为他有洁癖,实在是因为他知道龙湛每次流鼻血,都是因为看到那死女人,这让燕回无比痛恨,也是燕回每次和龙湛见面就要打几架的原因。

    以前因为为了把展小怜给弄回来,所以燕回还有所收敛,现在那女人都到手了,也没必要巴结龙家那些东西了,燕回那就是肆无忌惮了,他是看出来了,只要不打出人命和断胳膊掉腿的,那女人就没打算管,为此,变态燕大爷还专门找人研究怎么样打人打哪个地方才能疼死人又没法让人看出来,就是为了对付龙湛。最好能把那鼻血男打的七窍回血鼻孔堵塞,短期快速的翘辫子,这样就没人敢打那死女人的注意了,燕大爷果然威武霸气,鼓掌。

    当然,龙湛在某些变态特质上和燕回还是挺像的,燕回在研究对付他的同时,龙家大少同样的在研究怎么对付燕回,最好把他打的五脏错位不能人道,这样小怜就会嫌弃那死人,直接换个年轻又身强力壮的男人,龙大少拍手,多好的计划,皆大欢喜,鼓掌。

    燕回捧着手机盯着时间算,每隔两个小时就打一次,确保那女人有没有背着燕大爷勾搭野男人。看着又过了两个小时,燕回伸手拨电话,结果不知道展小怜是没听到还是故意不接电话,反正电话响到自动挂机都没人接。

    第一遍的时候燕回抖腿,淡定的自语:“死女人敢不接爷电话,你给爷等着……”

    第二遍拨出去,电话还是没人接,燕回的脸有点冷,盯着手机屏幕,眼神阴恻恻的看。

    第三遍……给燕大爷按摩捏腿的美人动作有点过,揉揉嫩嫩的小手直往不该摸的地方摸,燕回的腿搁在面前的桌子上,觉察到那美人手上的动作,拿着手机的手顿了下,然后抬眸看向那个女人。

    燕回的目光还是阴恻恻的,看着女人的时候没有添进去其他额外的表情,那女人见燕回没有反对的意思,壮着胆子加大的动作。

    手机的画面显示正在连接中,燕回的脸色铁青,已经不能用不悦来形容,电话再次自动无人接听到自动挂机,燕回猛的伸手把手里的手机对着钢化玻璃的阳台的方向砸去,同时蹲在他脚边的小美人也被他一脚踹出几米远:“滚!贱人!”

    原本以为成功入了燕爷青眼的小美人倒在地上半天才爬起来,另一个急忙过来拉着她赶紧跑了,很明显,原本就阴晴不定的燕爷今日的心情似乎更加不好。

    燕回站在原地,对着面前的桌子就是一同踹,对着门外吼:“人呢?都死绝了是不是?爷要飞机,现在!马上!”

    门卫一阵脚步急促的来回跑走,燕回喘着粗气半躺在沙发上,五分钟以后,那被他砸在地上的手机突然“滴滴答答”的响起来,带着邪气的眼微微挑起,燕回顿时抬高了下巴,他慢吞吞的站起来,抬脚朝着手机走过去,没了外壳的手机模样十分的丑,不过不影响功能的适用,燕回用脚把手机踢的翻了个身,一眼看到来电显示是“老婆”两个字,满是阴霾的脸上顿时流露出得瑟的表情,“算你识相。”

    燕大爷心情大悦,飞机也不要了,脾气也没了,满心都是得瑟。

    燕回站在手机面前,没有伸手拿手机,而是居高临下的看着那手机,任由它响了好一会,就在燕大爷觉得自己给那女人的教训够多的了,已经报复回来,打算接电话的时候,手机自动挂机了。

    燕回立刻蹲下来,伸手把拿起地上破破烂烂的手机和分在两个地方的手机壳往一块凑,完了捧着那电话开始等,他刚刚可是打了好几个,没道理这女人就打一个就不打了,于是燕回捧着手机,乖乖坐在沙发上,开始等展小怜打第二个电话。

    燕大宝偷偷拿了展小怜的手机,躲在沙发后面玩游戏,也不知道玩了多长时间,反正等费小宝发现妹妹偷玩妈咪手机的时候,妈咪手机已经显示快没店了,费小宝把手机哄下来还给妈咪,自己把燕大宝带过去玩,展小怜拿到手机以后才发现上面有下午燕回打的好多电话。

    心里知道肯定是那死人又开始骚扰电话了,展小怜还是伸手拨了回去,结果响到差不多最后一声的时候,手机突然自己关机。

    展小怜再一看没电了,摊摊手,让人把手机拿去充电,然后陪着一群孩子做游戏。

    燕大爷捧着电话一直等到晚饭的时间,都没等到展小怜给他打第二个电话,燕大爷表示很生气,一整个晚上都盯着手机看,熬成了熊猫眼,然后开始自己一个人生闷气。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